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一百十四章 爱到爱了,杀人犯也认

第一百十四章 爱到爱了,杀人犯也认

作者:恩很宅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乔汐莞躺在床上,觉得有些无聊。www。lwxs520。com

    后脑勺上的伤口有些痛。

    她转头,看着顾子臣从外面进来,武大不知所踪。

    “还不睡觉?”顾子臣看着她瞪得大大的眼睛,问道。

    “睡不着。”乔汐莞看着他,那一刻少了些刚烈,看上去还有些委屈的楚楚可怜。

    顾子臣走过去,自然的坐在她的旁边,看着她的模样,“我在你旁边陪着你,睡吧。”

    “为什么老是让我睡觉?”乔汐莞扬眉,不爽。

    “因为你看上去很累。”顾子臣说。

    “你是老想着睡我吧。”乔汐莞一口咬定。

    顾子臣脸色一阵白一阵青。

    “看,被我猜中了吧。”乔汐莞还一副我很厉害的表情。

    顾子臣真的觉得面前这个女人,让他,牙痒痒。

    “你开始磨牙,准备吃我了是不是?”乔汐莞笑得何其灿烂。

    每每似乎都会被这个女人弄得,哭笑不得。

    顾子臣抓住乔汐莞的胳膊。

    乔汐莞就是一副,你看你看,你就是开始行动了的表情。

    他其实当时就只是想要强迫着闭上眼睛睡觉,然后把她盖进被子里,半点其他想法都没有,却在看着乔汐莞一副,一副好像等着他蹂躏,粉嫩的嘴唇就这么一直在微张着散发着无法言喻的诱惑时,他那一刻就真的低下头,一口吻住她的唇,如胶似漆。

    乔汐莞温顺的靠在他的身体上,主动地释放着自己的热情。

    今天齐凌枫说,霍小溪,其实我爱过你的。

    她只想说。

    齐凌枫对不起,霍小溪永远也不会再爱你。

    两个人吻得有些忘乎所以……

    “啊,对不起!”门外突然响起一个女性嗓音。

    两个人一怔,猛地放开彼此。

    撕咬过的唇瓣,此刻有些暧昧的红肿,而更加潮红的,却是乔汐莞的脸颊,还有些无地自容。

    顾子臣脸色看上去还好,表现得很淡定,而耳廓却红彤彤的,硬是有些滑稽。

    “对不起啊大哥,我不是故意闯进来的。我要是知道你和大嫂在里面嗯嗯啊啊,我绝对不闯进来。”门口处的顾子颜连忙解释着,身边是古源,古源提着一大盒水果篮子,两个人一起,似乎是来看他们。

    乔汐莞的视线放在古源身上,古源淡笑着,似乎融入在顾子言的戏言中,没有什么其他的情绪。

    “你们怎么来了?”顾子臣问她。

    “我刚刚不是做完产检吗,一出门就碰到大嫂的司机叫什么来着,古源认识的……”顾子颜一直回忆着,绞尽脑汁。

    “武大。”古源在旁边适时提醒。

    “对,反正就是挺高挺帅一女的。然后问她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她就说你头部受伤在住院。我和古源就过来了。本来我们是想要产检完去顾家大院的,听妈说你们从拉斯维加斯给我们带了礼物?”顾子颜问道。

    “一对情侣时钱夹。”乔汐莞点头。

    “正好古源差一个钱夹,等会儿看完你就回家去拿。”顾子颜笑着说道,此刻才和古源一起走进房间,把水果放在一边,“大嫂你没事儿吧?怎么会摔在后脑勺?”

    摔?!

    乔汐莞想了想,或许是武大的一个随口谎言。

    “一不留神就给摔了。”乔汐莞说着。

    古源眉头皱了一下,没插嘴。

    “那现在严重吗?”

    “你看我的样子严重吗?”

    “我觉得挺好的,要不然也不能和大哥xxoo了……”顾子颜直白无比。

    乔汐莞脸有些微红。

    转头看着顾大少,似乎尽量平息的耳廓,又在泛红。

    “你的孩子如何?”乔汐莞连忙转移话题。

    “宝宝吗?”顾子颜很有母性光环的模样,手指忍不住摸了摸还完全没有凸出来的肚子,一脸慈爱的说着,“医生说挺好的,发育很正常。”

    “现在多大了?”

    “2个多月。”顾子颜说。

    “预产期明年了。”乔汐莞笑着说道,“没想到这么快你们就要当父母了。”

    “以前的时候,总是害怕当妈妈。大嫂你知道吗?很早之前我还做过怀孕的梦,梦见自己生了一个混世小魔王,醒了之后吓了一身大汗水,那个时候就想着打死我都不会这么早要孩子,没想到和古源在一起后这么快就有了,而且一点都不反感他的存在,反而觉得很幸福。”顾子颜说着,真的一脸温柔的模样。

    不管哪个年龄阶段的女人,在面对自己的孩子时,是不是都是这般的柔情似水,这般的母爱泛滥?!

    她笑着,转头有意的看了一眼古源。

    古源点头一笑。

    两个人的默契,不言而喻。

    “古源,时间不过早了,我们还要赶着回去吃午饭,要不然妈又得打电话来催了。”顾子颜看着腕表上的时间,惊呼着。

    “你不要这么大动静,医生不是说了前三个月要小心点吗?”古源有些责备的语气,满满的都是宠爱。

    顾子颜吐吐舌头,调皮的一笑。

    古源无奈的摇头,扶着顾子颜起来。

    “大嫂你慢慢休息,我们先走了。”顾子颜笑着说道。

    “嗯。子颜。”乔汐莞突然开口,“我住院的事情,你就不要给妈说太多了,就说我没什么大事儿,明后天就出院了,让她别担心,也不用来刻意来医院看我。”

    “好。”顾子颜点头,很懂的样子,“免得妈罗里吧嗦的是吧。”

    乔汐莞笑了笑。

    顾子颜和古源离开医院。

    由始至终,古源都没有主动地和乔汐莞说一个字。

    他们的相处方式,在乔汐莞觉得扭曲无比的情况下,变成了这么自然的一幕。

    她嘴角笑着,笑着看着古源小心翼翼的扶着顾子颜离开,那幅画面,总觉得很好很温馨。

    不管古源现在对顾子颜的感情在什么地方,古源是一个有责任心的男人,他愿意生下这个孩子,愿意娶顾子颜,那么所有一切的过往都成了云烟,他就会选择,拘泥在这个现实世界里,好好的爱自己身边最近的人。

    古源。

    真是个好男人。

    她由衷的感叹。

    ……

    古源开着车载着顾子颜离开。

    古源开车本来就稳,现在就更稳了。

    甚至于,为了避免其他车辆靠近,差点就在车屁股上贴上“新手上路请多指教”了。

    顾子颜有时候觉得古源的举动很搞笑,更多时候,却真的是被这个男人满满的感动着,感动得觉得她是全世界级最幸福的女人,感动得,有些,患得患失。

    她是真的很怕,这份温柔,这份柔情,会突然消失。

    她想这辈子,再也遇不到一个男人可以像古源这样,这么温柔体贴。而自己,再也不会爱一个男人,爱到像爱古源这样,恨不得把自己的所有都给了他,恨不得和这个男人纠缠生生世世。

    “古源。”顾子颜突然开口。

    古源认真开着车,温柔的嗓音应了一声,“嗯。”

    “你觉得大哥和大嫂感情如何?”顾子颜看着他的侧脸,他表情认真,就是一丝不苟的在开车。

    古源嘴角一笑,“怎么突然这么问?”

    “我只是突然想要感叹一下而已,以前的大哥和大嫂感情一点都不好的,以前的大哥看都不会看大嫂一眼,就像空气似的,还有顾明路那孩子……根本就不是大嫂的。”顾子颜直直的说着。

    古源握着方向盘的手一紧。

    “那孩子是大哥从外面抱回来的,不知道和哪个女人生的。当时我还小,记得也不太清楚,只记得大哥当时残疾了,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面,后来爸爸妈妈为了让他生活好一点,就让他娶了大嫂。那个时候的大嫂好像是有些怕大哥的,两个人在一起时,大嫂也都不敢正眼看大哥。他们结婚后的大半年时间大哥就抱了一个孩子回来,你听说过我大哥当时是残疾的,说下。体也已经不行了,所以那个孩子是在大哥残疾前就有了的,我爸还去做了亲子鉴定,确定是大哥的。”顾子颜说,“当时大哥把孩子抱回来的时候,大嫂当时应该更绝望了,和大哥的关系就更加不好,他们的婚姻本来也不是建立在爱情之上,这样的相处方式我们家也见怪不怪。”

    “可是后来,后来大嫂突然误杀佣人被送进了监狱。3年时间出来,就好像脱胎变骨了一般,突然就变得高傲而牛逼了起来,以前老是被我前二嫂欺负,出狱后,前二嫂哪里是大嫂的菜,分分钟虐的你体无完肤,我总觉得二嫂被赶出我们家,最后选择了自杀的道路,跟大嫂怎么都有点脱不了关系的。当然,我也不觉得大嫂哪里做得不对,毕竟所有一些都是二嫂在挑事,我还是一直都相信,大嫂是一个安分守己的人,对我们顾家也是好的。只怪我爸,不太敢信任大嫂。”

    “怎们不信任?”古源看上去只是随口搭话般的问道。

    “我爸那人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不信任更何况信任一个媳妇了,他就是那样,就怕顾家那点资产落在了而别人手上似的,也没多少钱,看得比命还重要。算了,老一辈的思想我也难得去非议了,我就是想说大嫂真的不容易,从出狱后半年多时间就发展了这个地步,我其实是真的很佩服她的。”顾子颜说,看上去就真的是在阐述一个事实。

    古源笑了笑,没有再插话。

    顾子颜一直看着古源的侧脸,看着他没什么面部表情的模样。

    是自己多疑吗?

    还是叶媚说的都是假的。

    她紧紧的狠咬着唇,有时候太过喜欢就会变得这么小心翼翼,就会变得这么的,多疑。

    车子一路到达顾家大院。

    到的时候已经快12点了,家里面已经在准备午餐了。

    他们走进去的时候,齐慧芬在大厅等他们。

    看着他们回来很是热情,还不停的招呼着顾子颜不要走这么快,慢点慢点。

    顾子颜实在受不了她妈的大惊小怪,亏她妈还生了5个孩子。

    “今天产检怎么样?”

    “医生说一切正常。”古源很是礼貌的回答着。

    “那就好。今天我专程给你做了些清淡的饭菜,就怕你吃了肠胃不好。”

    “可是我想吃点有味的。”顾子颜一脸不爽。

    “听话,不就10个月时间,有什么好委屈的。”齐慧芬严肃着,转头又对古源说,“你不能由着子颜的性格,这孩子一点都不会照顾自己。”

    “妈你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她的。”古源承诺。

    齐慧芬对古源是满意得很。

    毕竟家室,人品,各方面都好得冒泡。

    “家里就你一个人吗?”顾子颜问道。

    “他们不上班去了吗?”

    “三个也去上班了?”

    “反正也就你大嫂现在能够怔住他,从你大嫂旅游回来后,就听话的去上班了。你三哥这么大的人了,也确实应该好好管教一番。”齐慧芬说着,有些无奈的口吻,“哎,总觉得这个家有些散乱。”

    “怎么了?”顾子颜好奇的问道。

    “子寒去了沈阳,明理去了美国,明月又去了言家,言欣瞳就不说了,人都走了……以前你二哥这一家人,全部都走的走散的散。那天听叶媚突然说起,我才恍惚察觉到,自从乔汐莞从监狱出来后,她仿若就是有目的班的,把子寒那一家全部都搞得支离破碎,这意味着,原本一切都是子寒的,现在都落在了她的手上。”齐慧芬对着顾子颜说着,倒是也没有把古源当外人的,就这么说了出来。

    “大嫂没这么多心机吧,这些都是巧合。”

    “哪里这么多巧合,你就是还小不懂。倒是古源,你怎么看,你作为旁人,不是说旁观者清吗?应该更看得清楚。”齐慧芬转头问着一边的古源。

    古源笑了一下,“我觉得大嫂人挺好的,可能真的如子颜说的那样,其实就是巧合而已,大嫂平时做了那么多,也都是为了家着想吧,家里面毕竟也要有个人帮爸分担的。”

    “也是这个道理。”齐慧芬点头,“可能是我多疑了。”

    古源点头,继续说道,“妈你也不要太操心小一辈的事情了,儿孙自有儿孙福,你好好保重身体才最重要。”

    “是啊妈,你别瞎操心了,都是成年人了,谁不会好好生活来着。”顾子颜也附和着。

    齐慧芬点头,叹气笑着说,“是,你们说得多。我啊,现在都好几十岁的人了,是应该好好的安度晚年了。”

    “不准说自己晚年。”顾子颜蛮横的说着,有些生气,“你在我心目中,永远都不会老。”

    “看你这张嘴……”齐慧芬忍不住笑着。

    顾子颜非常温顺的靠在齐慧芬的肩膀上,母女感情倒是从顾子颜和古源在一起后,好了很多。

    古源看着他们的模样,笑着说去上个洗手间,礼节的站起来,往厕所的方向走去。

    顾子颜看着古源的背影,眼眸顿了顿。

    古源走进楼下的公用厕所,关上厕所门,拿出电话。

    那边接通,“喂。”

    “乔汐莞,你婆婆对你好像很不满了,你自己注意点。”

    “怎么了?你在顾家?她对你说了什么?”

    “说是你让顾子寒一家支离破碎。”古源简要说明。

    乔汐莞似乎是沉默了一秒,随即无所谓的说着,“放心吧,我能够应付。”

    “知道你无所不能,就是提醒你一下,挂了。”

    “古源。”

    “嗯?”

    “以后少给我打电话。”乔汐莞说。

    “是,影响到你了吗?”他看着厕所大大镜子里面的自己,嘴角一直抿着一条好看的弧线,脸色却有些,发白。

    “我不想被顾家任何人误会。”乔汐莞很直白,“对我们都不好。”

    “好。那我挂了。”说完,古源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有些道理他不是不明白,只是。

    人是感性动物,没有谁能够这般的理智。

    因为很多理智,其实都是对这件事情的冷漠。

    如果真的有感情,不会这么的绝对。

    他深呼吸,打开厕所门。

    门口处,顾子颜站在那里,脸色有些奇怪,看着他突然打开房门,又有些吃惊的看着他,努力的让自己拉出一个灿灿的笑容,“我也想要上厕所。不知道为什么,一怀孕就尿频。”

    “医生说这是正常的,进去吧,小心地板滑。”

    “嗯。”顾子颜笑着走进去,锁门。

    门锁上那一刻,脸色真的就变了。

    她刚刚听到古源在给乔汐莞打电话。

    如果不是很好的关系,为什么会给她专程打电话说妈对她有意见,让她多注意?!

    她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心跳有些快,脸色似乎更加的苍白。

    没什么。

    或许就是普通朋友呢?!

    毕竟乔汐莞当时缠着古源买古董的时候,两个人也有些交集。

    她捂着自己的肚子,一遍一遍告诉自己,古源和乔汐莞没有什么的,古源是爱自己的,如果不爱自己,为什么要和她结婚,为什么要对她这么好,为什么这么期待这个孩子……

    她果然是想多了。

    ……

    乔汐莞分明说过不要睡觉的。

    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再次醒来,夕阳笼罩着整个房间,笼罩着站在外阳台外,似乎感觉不到热气的男人,他就这么背对着她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乔汐莞从病床上下来。

    她拉开落地窗户,走在外阳台上。

    一阵热气,带着夏风袭面。

    顾子臣转头看了一眼乔汐莞,把手上的烟蒂熄灭,“醒了?”

    “嗯。”

    “你这么一直陪着我?”乔汐莞问道。

    “要不然呢?”顾子臣无所谓的口吻。

    乔汐莞把头靠在他的胸膛上,“我一直以为你不会这么陪着我,一直让我睡觉睡觉什么的,就是想要趁机走。”

    “……”顾子臣无语。

    他一直都知道乔汐莞的思想活跃得很快,没想到活跃到这个程度。

    “这里很热,进去吧。”顾子臣带着她走进病房。

    两个人坐在沙发上。

    乔汐莞突然矫情的说着,“顾子臣我要吃苹果。”

    面前满满一大篮子古源他们送过来的水果。

    想起古源。

    自然想起她今天中午接到的电话。

    她不想这么直白的说一些让古源难受的话,但是顾家就是这样,特别是越来越觉得叶媚会从中作梗时,在顾子颜怀孕这个时期,她不想惹出什么事端出来。

    她转眸不想多想。

    她就看着顾子臣从说过篮子里面拿出来一个苹果,然后拿到卫生间去洗了一下,递给她,“吃吧。”

    乔汐莞目瞪口呆的看着顾子臣。

    顾子臣皱眉,“不吃?”

    “你,你就这么给我吃?”乔汐莞问道。

    “要不然呢?”

    “你忘记上次小猴子被顾明月推下水后,到医院那会儿,我都是削好了一小块一小块的给你吃的。”乔汐莞一脸不悦。

    “我没吃。”顾子臣反驳。

    “你有吃,我喂了,用嘴。”乔汐莞还舔了舔舌头。

    顾子臣怔怔的看着她。

    “所以,快掉削,我都要饿死了。”

    “空腹吃苹果不好。”顾子臣说,一本正经。

    “……”乔汐莞眉头紧皱,“你是不是不会削水果。”

    顾子臣脸微变,很平静的口吻说着,“不擅长。”

    “就是不会了。”

    “是不擅长。”顾子臣纠正,很严肃。

    乔汐莞翻白眼,“不擅长也能削吧?!”

    顾子臣抿唇,似乎是不想和这个女人做这种无谓的纠缠,低着头就拿起茶几上的水果刀削了起来,表情很严肃,一点一点削得很慢。

    很久。

    多久。

    乔汐莞觉得有半个小时。

    一个坑坑洼洼层次不齐的苹果就这么体无完肤的出现在她面前。

    “吃吧。”顾子臣递给她,又是这么整整的一个。

    不对。

    准确说,被他这么折腾后,是半个。

    “还要削?”顾子臣看乔汐莞没动静,遂问道。

    “不用了。”乔汐莞一把拿过来,再这样削下去,估计连这半个都没有了。

    果然是不擅长。

    tmd,这根本就是不会嘛?!

    换小猴子都能够削出着水平。

    顾子臣看乔汐莞吃得津津有味,似乎也不她咬牙切齿的吃着时,心里面在想什么,嘴角还释然的笑了笑,靠在沙发上说道,“我第一次削,慧根还不错。”

    “噗。”乔汐莞吃进去的苹果碎渣全部都给吐了出来,差点没被呛死。

    顾子臣眉头一皱。

    “顾大少,我从来都不知道你会开玩笑。”乔汐莞边擦着嘴唇,边讽刺的说着。

    顾子臣脸色一沉,“别吃了。”

    一把抢过,根本就是始料不及的态度。

    乔汐莞叉着腰看着顾子臣,“你还给我。”

    顾子臣无动于衷。

    “顾子臣你个王八蛋,你抢我的苹果,你有没有点男人的绅士风度,我要和你拼命……”房间里面充斥着乔汐莞毫无掩饰的声音。

    似乎异常火热。

    所以当武大出现在门口的时候,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眼前这么滑稽的一幕。

    乔汐莞不停的往顾子臣身上爬啊爬,顾子臣冷漠的把手上那个啃得难看的苹果举得高高的,两个这么大岁数的人了,竟玩着小孩子的游戏,似乎还不亦乐乎。

    她咳嗽了两声。

    似乎没人注意到。

    她在咳嗽了三声。

    依然没有搭理。

    “能不能考虑一下观众的感受。”武大突然开口,声音有些大。

    里面的两个人都停了一下。

    转头看着提着一个保温杯的武大。

    武大没好气的说着,“你们的晚饭。”

    “哦。”乔汐莞放弃了去要那半边苹果。

    她现在肚子是真的有些饿了,中午吃得少,没什么胃口。

    现在饿的肝肠寸断的。

    武大把晚饭放在茶几上,一小份一小份的摆放着,这是她回去从顾家厨房送过来的,看着就色香味俱全。

    乔汐莞狼吞虎咽的,吃得上口不接下口。

    武大觉得自己吃饭都已经够粗鲁了,乔汐莞这厮是要打破吉尼斯纪录?!

    反观顾子臣,一小口一下口吃得斯文得很,高贵优雅,分明就是两个极端。

    这样的乔汐莞,顾子臣怎么就会喜欢的。

    她一直觉得顾子臣应该喜欢的女人就是像叶妩那样,看上去小鸟依人却有着惊人的韧性,绝对不会是乔汐莞这种,语不惊人死不休,还一副死不要脸的模样。

    三下两口,乔汐莞吃光,舒服的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顾子臣还在旁边斯文的吃着,不快不慢的速度。

    乔汐莞吃那个地方,满桌子都是饭粒和菜,乱七八糟。

    顾子臣吃完后,自然的就把那些碗筷收了起来,还将乔汐莞吃得脏兮兮的地方用纸巾擦了又擦。

    这就是一物降一物吧。

    武大觉得自己真的看不下去了,转身欲走。

    “武大,你陪我到楼下后花园走走。”乔汐莞突然开口。

    武大转头看着她。

    乔汐莞挤眉弄眼的。

    武大点头。

    乔汐莞和武大的脚步一起走了出去。

    顾子臣看着两个女人离开,眼眸顿了顿,没什么表情。

    医院后花园。

    环境优雅,来来往往有些病人在里面散步,乔汐莞选了一个比较阴凉的地方,夕阳照耀着,浅浅的阳光透过枝叶分散着落下来,微风拂面,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惬意。

    “你查出来这起事故是谁做的吗?”乔汐莞直截了当。

    武大点头。“是叶妩。”

    “我就知道是那女人。”乔汐莞咬牙切齿。

    “叶妩是为了顾子臣好。”武大说。

    乔汐莞看着武大,看着她没什么情绪的脸。

    武大也不躲闪,任由她这么看着。

    “我其实一直都觉得,你好像是挺偏袒叶妩的。”

    “我不是偏袒她,是觉得她真的是对顾子臣很好。”

    “你觉得我对顾子臣很差吗?”乔汐莞不爽的扬眉。

    “不知道,我看不出来。”武大无比诚实的说着,她这个人不太会看很深沉的东西,所以看不出来乔汐莞到底对顾子臣如何,但是叶妩表现得很明显,她做的这些,全部都是为了顾子臣好。

    乔汐莞咬着唇,很久,“是不是你也像叶妩说的那样,我会拖累顾子臣?巴不得我马上离开。”

    “刚刚之前是,现在不是了。”

    “嗯?”

    “因为顾子臣对我说,他说你是她的老婆,他没理由让你离开。”武大嘴角一笑,“虽然不知道你对顾子臣的感情如何,但我可以肯定,顾子臣现在是喜欢你了。”

    乔汐莞看着武大。

    武大笑着补充,“顾子臣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他说要让你在身边,肯定就是能够保护你,所以你不要有负担。”

    “我有屁负担。”乔汐莞突然站起来。

    她从来都不知道,在外人的眼中,顾子臣这么喜欢她。

    心里有些说不出来的情绪。

    她一直以为,在她和顾子臣之间,一直都是她在主动,一直都在付出,顾子臣那厮就是等着她做这样做那样,完全就是一副大爷的样子。

    或许……

    或许这个男人只是说不出口而已。

    乔汐莞突然离开,大步的离开。

    武大看着乔汐莞的背影,看着突然那么急切离开的脚步,嘴角突然一笑。

    爱情,可望而不可及。

    乔汐莞一口气跑回自己的病房,看着顾子臣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顾子臣。”

    顾子臣转头,看着有些气喘吁吁的乔汐莞。

    “我突然很想要知道你的事情了。”乔汐莞一字一句。

    顾子臣有些诧异的看着她。

    “不需要你说你爱我,现在就告诉我,你到底是个什么的存在,我不需要再等了,我怕等久了,我们就远了!”乔汐莞说得很坚决。

    顾子臣怔怔的看着她,好久。

    沉默的唇瓣说道,“嗯,你进来。”

    乔汐莞想。

    不管是什么。

    反正爱都爱了。

    杀人犯也认了。

    ……

    姚贝迪再次接到雷蕾电话的时候,她带着笑笑在外面吃晚餐。

    她很久没有单独带着笑笑去吃牛排了,都差点忘记了,这个小妞很喜欢吃牛排。

    他们吃得很开心,在可以看到上海景色的大厦里面。

    此刻夕阳正好,照耀着的上海,唯美如画。

    她接起电话,“喂,你好。”

    她换了手机号码,而且对方也是用的陌生号码,所以她真的不知道是雷蕾。

    如果是她,她不会接。

    “姚贝迪,是我,雷蕾。”那边传来雷蕾有些刺耳的声音。

    “我很忙。”说着,姚贝迪准备挂断电话。

    “姚贝迪,如果你不想我现在就跑到你爸妈那里去闹的话,你最好别挂断电话。”雷蕾一字一句威胁。

    姚贝迪脸色有些难看。

    坐在对面的笑笑看着自己的妈妈,有些诧异,“妈妈,你怎么了?”

    姚贝迪做了一个嘘的动作,然后做了一个手势,意思是妈妈去那边接电话,你先自己吃饭。

    笑笑乖乖的点头。

    姚贝迪走向一边,离笑笑稍微远了一下,眼眸一直看着笑笑,对着电话里面的人说道,“你说吧。”

    “你不离婚是吗?”那边永远都离不开“离婚”两个字。

    “雷蕾,我有时候都在怀疑,你到底是想要潇夜这个男人,还是扭曲的只是想要这个身份,只是想要让别人承认你的存在,只是故意想要这么来逼我,让我难受?!我甚至在想,我离婚了,你会不会再想其他办法来折磨我?!”

    “姚贝迪,我一直觉得你笨笨呆呆的,比起你的朋友乔汐莞而言差太多了,没想到你也有聪明的时候。但我现在明确的告诉你,潇夜我要,因为我爱。婚姻我要,因为这是我应该的。至于离婚后我要不要再来骚扰你,姚贝迪你知道的,我不能生孩子了,不管怎样,你和潇夜还有一个孩子,我和潇夜什么都没有,就这一点上,我想我会极恨你一辈子!”

    “你不能生孩子管我什么事儿?”姚贝迪脸色一冷。

    “当然管你的事儿,不是你,我也不会落到这副田地。不是你我也不会被人强奸怀上孽种,更不会为了杀死那个孽种而断送了自己以后当母亲的资格。姚贝迪,你知道我多恨你吗?我恨不得杀了你。但是我不会,我就是要这么的来缠着你,我就是要让你不得安宁。”雷蕾狠狠的说着,整个人已经扭曲到了有些疯狂地步。

    姚贝迪觉得自己和一个疯子吵架实在是在对牛弹琴,她冷静的语调说着,“雷蕾,你不觉得你应该去看看心理科?!或者直接去精神病医院,我怀疑你脑子有问题了。”

    “姚贝迪!”那边尖叫,“少在这里阴阳怪气的,我这辈子都不会让你好过!”

    “随便你。你想要怎样就怎样。但是雷蕾别怪我没有提醒你,每个人都有底线的,不管是你触碰到了谁的底线,你最好想起出,大不了不就是两败俱伤玉石俱焚而已,有时候被逼急了,我也做得出来!”姚贝迪狠狠的说着。

    “行啊,姚贝迪,我倒是还没有看到你被逼急的时候,你知道这让我觉得我自己很没有成就感!”雷蕾狠狠地说着,“我真的很想看到你抓狂的样子,就像我现在这样,抓狂到恨不得杀人的地步。”

    姚贝迪沉默着。

    眼眸一直看着笑笑。

    她和雷蕾不一样。

    就算是看在笑笑的份上,她也做不到什么都不顾,她还有笑笑,需要她抚养长大,所以她不会失去理智。

    “姚贝迪,最后问你一句,你是不是真的不离婚?!”雷蕾开口,狠狠的一字一句。

    “我说过很多次了雷蕾,离婚是我和潇夜的事情,你没有资格过问。”

    “好,你给我记住了姚贝迪,我绝对让你生不如死!”那边咬牙切齿的说着。

    说完,电话猛地挂断。

    姚贝迪看着“通话结束”的字样。

    雷蕾的电话,从来没有哪一次让她舒心过。

    她甚至觉得这个女人就是在故意找茬。

    她真的在想,雷蕾现在已经到了心里畸形的地步,就算是她和潇夜离了婚,也指不定会再次这么的来缠着她不放。

    不过。

    她拿起电话,按下一组号码。

    那边接通。

    “潇夜,是我,姚贝迪。”姚贝迪很冷静的声音。

    潇夜沉默了一下,应了一声,“嗯。”

    “明天可以去离婚……”姚贝迪话还未说完。

    那边已经挂断了电话。

    姚贝迪一怔。

    是突然断线了。

    还是……

    她咬着唇。

    却不想再次拨打过去。

    她深呼吸。

    不知道雷蕾还会做什么,但至少这一刻,她不想要再因为这段婚姻受伤害,更不想要笑笑为了她的婚姻,背上不必要的骂名。

    姚贝迪回到座位上。

    笑笑看着她回来,“妈妈我都要吃光了。”

    “乖。”姚贝迪摸了摸笑笑的头,突然有些欲言又止的,又说道,“笑笑,你说爸爸和妈妈分开好不好?”

    “是不是就是离婚?”笑笑直白的说道。

    姚贝迪一怔。

    潇笑怎么知道。

    “舅舅早就给我说了,爸爸妈妈要离婚了。”笑笑解释。

    那个姚贝坤,什么话都往外说。

    “那个……你觉得行吗?”

    “有什么不行的?爸爸也不爱妈妈,妈妈当然可以离婚。”笑笑觉得很理所当然,“反正爸爸也不喜欢我们,舅舅说了,以后妈妈会找一个新爸爸,新爸爸会很爱很爱妈妈,还会很爱我。”

    姚贝迪此刻觉得自己有些,欲哭无泪。

    她一直以为破碎的婚姻会影响笑笑的成长。

    现在才白痴的知道,自己纠缠着的死不放手的婚姻,根本就是,自以为是。

    ------题外话------

    明天就会说顾子臣的事情了,亲们,么么哒。</p>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