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一百十五章 顾子臣的故事(必看)

第一百十五章 顾子臣的故事(必看)

作者:恩很宅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乔汐莞就静静的坐在顾子臣的身边。www.lwxs520.com

    那天下午,夕阳正好。

    透过医院外的大阳台,穿透落地玻璃,阳光静静的照耀在地上,随着窗帘,轻舞飘扬。

    顾子臣靠在沙发上,双手自然的撑着后脑勺,眼眸淡淡的看着头上的天花板,正欲开口。

    “顾子臣。”乔汐莞突然拉住他。

    顾子臣眉头一皱。

    “你等会儿,我酝酿一下情绪。”乔汐莞说,还真的在深呼吸,大口大口的呼吸。

    顾子臣脸有些黑,“你酝酿什么情绪。”

    “万一你真的是杀人犯呢?你知道的,像我们这样的平凡人,其实是有点理解不了杀人犯的,而且杀人犯每晚还睡在我身边,还和我xxoo,我,我……”乔汐莞似乎是被自己吓到了,半天说不出一个字。

    “那不说了行吗?”顾子臣问。

    “不行。”乔汐莞一口咬定,又深呼吸了一口气,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你说吧,我承受得住。”

    顾子臣眉头微动了一下。

    沉默得有些紧张的空间。

    顾子臣用低低的,带着如此磁性的嗓音说着,回忆慢慢清醒。

    ……

    5岁,顾子臣被送去了美国。在顾耀其的心目中,顾子臣和顾子寒终究会有一个人来继承家业,而通过智力测试,顾子臣明显优于顾子寒,顾耀其没有经过所有人的意见,直接把顾子臣送去了美国,美国学校的学费很贵,有点惊人,当年的顾氏企业其实承担起来并不像现在这么轻松,顾耀其为了培养人才,不惜花下重本。也或许顾耀其自己也知道,尽管通过各种手段拿下了顾氏企业,但自己的能力在什么地方,他清楚得很。所以,他需要培养下一代。

    顾子臣被送去美国的第一年是真的在美国学校度过。

    第二年,顾子臣在寝室做作业的时候,突然一阵眩晕,醒来后就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地方。那里有些和他岁数差不多的孩子,五湖四海的,中国人居多,当然也有其他亚洲人,欧美洲甚至非洲的也有,但是不多,总的人数加起来不过20人。

    顾子臣不明所以的,在那个地方学习。

    学习一些,已经超出了他能够理解的常规内容。

    他在那里学习的时间不是特别长,每年定期去学习一段时间,加起来,一年也不会超过二个月,多半时间还是待在美国的学校学习看上去正常的课程。而他每年消失的那一两个月,学校也好像就能够默许似的,不会通知他在中国的家长,也不会四处的寻找他的所踪。到自己长到一定岁数的时候,才明白他每年都要去的那个地方到底是什么?!

    领头的那个人说,那地方叫做基地。

    国家情报局重要基地。

    而他们,就是基地培养的人才。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顾子臣以及顾子臣身边所有参加培训的人都引以为傲的觉得自己高人一等,他们被基地选中,在茫茫人海无数人中选择了自己,做一些为国家效劳的伟大事业。

    他们的训练课程很多,涉及面广得吓人,包括格斗,射击,黑客,偷盗,易容,当然也有文化课,比如文学,高数,绘画,各国语言,音乐器材等等,除此之外,还会学习医术、驾乘小车飞机甚至坦克等辅助技能。不过术业有专攻,在后期的训练中,基地会根据个人的发展情况,对自己擅长的部分锁定拓展,比如武大,她就适合格斗,所以她的课程慢慢的就倾向为了跆拳道,散打,中国武术等各种能够增强她功夫的课程,再比如莫梳,莫梳就是典型的对医术这一块有着神一般的领悟力,据说在18岁的时候,就能够独立完成一台心脏搭桥手术,游刃有余。

    乔汐莞记得当时插了一下嘴。

    她问,那顾子臣你擅长什么?

    他说,都擅长。

    死不要脸!

    乔汐莞瘪嘴。

    在基地不停的训练,不停的磨合,基地根据他们20人分了2个小组,顾子臣担任其中一个小组长,而他们的职责就是,在有任务出行的时候合理分配,完成任务。

    顾子臣的手下一共有9个人,除去莫梳、尹翔、武大,叶妩外,还有温特森,路远,小a,小b,小c。

    乔汐莞问,为什么用abc来代替。

    顾子臣说,因为死的早。

    乔汐莞敛眸,什么逻辑。

    abc其实也不是死的那么早,在很长一段时间出行的任务时,大家都是游刃有余的,只是根绝经验的累积,越到后期,手上的任务越棘手,第一次失去小a的时候,所有人甚至不知道她葬送在什么地方,总是五湖四海的,突然就死了,有时候会死的特别的离奇,比如小b,据说是被炸药炸得,四分五裂,小c死的时候,是为了盗取一个反恐组织的计划,他用了将近两年的时间去对方做卧底,最后被穿帮扼杀,到了路远死的时候。

    路远死之前,顾子臣就开始质疑基地的做事方式。

    基地说自己是国家情报局,他们从这里走出去后,就是国家一级功臣,会授予国家军事勋章,但在基地的这段时间,不能给任何人提起,直到离开为止。

    他们被不停的洗脑,用伟大事业,用使命感,用各种各样的能够激发他们斗志的方式来给他们洗脑,强硬的灌输着思想,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他们已经把基地当成了他们的唯一,那些亲情血缘似乎都已经被他们所忽略,如果基地要让他们去杀自己的亲人,或许连犹豫都不会,直接执行任务。

    路远死在上海的一个任务上。

    路远擅长偷盗,在他们小团队里面几乎都是由他去正面接触敌人。那次为了在一名高官手上盗取机密,那名高官手上掌握着一些军事方面的消息,而此刻正准备将那些军事信息和反恐组织对接,为了拿到他手上的机密,路远负责在高官出行住酒店的时候进行盗取,而他们其他人配合他完成。

    那次任务执行得非常成功,至少在前半段而言是顺利的,路远轻轻松松的拿到了那份机密文件,却在他们一行人及时撤退的时候,路远突然被暗杀,子弹从不知名的地方,穿透了他的心脏,所有人眼睁睁的看着路远倒在地上,眼眸直直的看着他们离开的方向。

    他们离开了。

    路远的尸体留在了那里。

    尹翔开着车疯狂的一路到了一个偏远而安全的地方。

    顾子臣拿着路远刚得到的那个u盘,他们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但凡东西一到手,第一件事情就是交给顾子臣,这是最保险的方式,基地交给了他们很多种,让他们成功的方式。

    安静的地方。所有人一阵沉默。

    尹翔突然说道,“我回去把路远接回来。”

    “不用了。”顾子臣说,“我们都散了。”

    “去哪里?”

    “哪里都行。”顾子臣说,“不回基地了。”

    所有人沉默着。

    没有人问为什么,因为知道,顾子臣不会轻易做决定。

    现在10个人的团队,还是6个人。

    从执行任务开始到现在也才8年时间,8年内,他们死了4个人,平均2年1个人,或许下一次任务,死的就是他们其中1人。

    所以,大家都走了,四分五裂。

    叶妩红着眼眶回去了基地,将顾子臣一行人叛变的消息传送了回去。

    所有人都知道她会选择这条道路。

    因为她的家族,不能让她这么任性。

    叶氏家族从很久远的历史开始,他们家的女儿就要送去基地,基地那么多人,只有叶妩是天生注定,叶氏家族其实就是基地的一个可以见人的门户,有时候基地会靠叶氏家族来做一些显性化的东西,所以叶氏有着很多,很多无法统计的,各行各业的内部消息,这就是为什么,叶氏这么低调一个企业,没有人敢去得罪的原因。

    所有人离开后。

    顾子臣在一个不知名的城市,一个不太引人注意的小公寓内找到了一个女人。那个女人此刻正怀着孩子,已经出怀,看上去应该有4个月的了。

    这个女人怀的是路远的孩子。

    路远在出行一起任务的时候,被人围堵到绝境的地步,索性被这么一个女人给救了,还用了那种狗血的,以身相许的方式。

    路远开始有了牵挂。

    每每总是会傻兮兮的笑,一脸甜蜜。

    有一次,路远对他说,“老大,如果我说我要离开基地,隐姓埋名的生活,行吗?”

    顾子臣看着他,是有些诧异他会说出这样的话。

    “我快当爸爸了。”路远说,“我决定和基地谈谈。他们应该不会阻止我们离开,至少从未说过,不准我们离开。”

    顾子臣没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在执行任务的前一天,路远说,“老大,上面决定了,这次任务结束后我就能够离开了。从此你们可不要太想我。”

    顾子臣只是拍了拍路远的肩膀,“保重。”

    路远眼眶有些红红的,似乎是也有些不舍。

    不过那次任务,路远格外的小心,他当时还嬉皮笑脸的说着,不能让自己葬送在这次任务上,完事之后,他就要去享受他的天伦之乐。

    结果就是。

    他果然死在了这次的任务中。

    顾子臣拿了一笔钱给路远的女人,让她生了孩子好好活。

    那个女人哭了。

    一直不停地哭。

    却没有大吵大闹。

    或许是,她其实也知道,路远过的不是正常人的生活,要不然怎么会在第一次见面就被人追杀,要不然为什么这么长一段时间,都只来过几次,匆匆而来匆匆而去。

    顾子臣留了一个电话给路远的女人,让她如果有事儿,就联系他。却没想到,孩子出生后,那个女人就给他打了电话,让她帮他抚养,因为一个女人,一个单身女人,无法承担世俗的眼光。所以他把还是婴儿的顾明路接了回来。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他去见了路远的女人后,顾子臣将路远拿到的那个u盘扔了。

    他们从来不怀疑基地,基地让他们做的事情他们誓死执行,而那一次,顾子臣擅自打开了那个u盘,那个u盘甚至不需要解码也不需要任何攻克就这么直接的进了,里面是高官的和自己妻子女儿的相片,什么都没有,他反反复复对u盘进行了多次的破解,所有的程序都变成了一个符号一个符号,终究没有基地说的什么,重要机密文件。

    果然,一切都是他料想的那样。

    路远的死,就是基地设计的一个阴谋,没有直接回绝路远的离开,却用了这种方式,让路远再也不会离开。

    离开基地后,顾子臣没有藏躲。

    他回到了顾家。

    顾家原本就是他隐藏身份的一个地方,在美国的大学毕业后,基地就让他回到了顾氏,有任务执行的时候才会联系他,所以有3年的时间,他在顾氏大展拳脚,在上海家喻户晓。

    顾子臣回到顾家后,对于四处逃忙的其他人,他开始慢慢的和他们取得了联系,并一个一个的想方设法隐藏他们的身份。

    因为基地不会对他们单个人出手,基地以为顾子臣手上有重要的东西,他们必须确保,所有人都能在基地的视野范围内,才会对他们一并奸杀。

    顾子臣是基地培养出来最得力的人,基地能够想到的,他都能够想到。

    所以他开始运用他的智商,将武大送去了监狱。监狱是个安全的地方,基地应该想都不会想,他们之间会有人在监狱里面度过好些年。

    尹翔安排在了顾氏,自己身边。

    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

    不是说基地查不出来,但需要时间。

    莫梳送给了上海黑帮老大潇夜,潇夜需要一个专职医生,而他的身份不容易被人怀疑。

    至于温特森。

    温特森留在了基地周围,他让他观察基地的动向,因为在基地里面,还有他们一个卧底。

    当然不是叶妩。

    温特森需要及时的和那个卧底取得联系,才能够很快的,知道基地的最新动向,做出该有的反应。

    至于路远。

    他终究还是想了办法把路远的骨灰拿到了,埋在了上海的公募。

    按照基地死亡编号,路远的代码0923。

    这是他们纪念路远的方式。

    说道这个时候。

    乔汐莞已经被震惊。

    震惊的同时,又少根筋的问道,“你腿怎么回事儿?”

    “被顾子寒找人弄断的。”顾子臣说的,云淡风轻。

    那个时候,他已经安顿好了所有的人。

    他其实是知道顾子寒已经虎视眈眈顾氏总经理位置很久了,而他也需要这么一个梗让自己退居二线,才能够让基地的人搞不清楚他到底是处于怎么样的一种状态,也就更加不会对他轻易下手。所以他默认了顾子寒的举动,顾子寒撞他撞得有些狠,几乎用了要他命的狠烈。

    最后的结果是,双腿残疾。

    当时是真的残疾,他自己也有了一定的恐慌,但也因为双腿残疾,基地那边开始停止了对他的追击,或许在等待,也或许在观察,而这一观察,就是8年时间。

    基地又花了8年时间在他的身上,花了8年时间,找到了他隐藏着的所有人。

    而这8年时间对顾子臣而言,几乎也已经够了。

    够做很多的准备。

    其实。

    由始至终基地可能都没有想到,顾子臣从来不是威胁,是威胁的,反而是他们故意杀死的路远,如果不是路远的死,一切往往没有这么复杂,一切或许早就得到了解决。

    “顾子寒还杀了佣人。”乔汐莞提醒,“不是我。”

    “我知道,因为佣人无意知道了他撞我的事情,他杀人灭口。”顾子臣说,“而你成了代罪羔羊而已。”

    “你当年是不是很讨厌我,明知道我是代罪羔羊,居然一点都帮我,还任由我就这么被送去了监狱。”

    “你不是爱顾子寒吗?”顾子臣说。

    乔汐莞哑然。

    好像是爱的,这具身体的主人是爱的。

    “因为当年顾子寒在她面前表现过威武的一面,女人嘛,总是很容易少女情怀的。”乔汐莞用的她,而不是我,那个时候,本来也不是我。

    顾子臣不屑的说了句,“笨女人。”

    “确实挺笨的。”乔汐莞点头,附和。

    她才不会因为这么一丁点所谓的男子气概就一见钟情……

    她突然也觉得,女人其实也都一样。

    她对齐凌枫也是如此,不过就是在异国他乡突然的心灵鸡汤,其实对于当年的乔汐莞而言,顾子寒不也是那碗暖暖的鸡汤吗?!

    “顾子寒这么对你,你想过报复没有?”乔汐莞问道。

    “没想过,总得有一个人为家里面付出,不管顾子寒怎样,用怎样的手段,他最终要做的,都是对这个家的责任,而我由始至终没有想过好好经营顾氏,给顾子寒,理所当然。”顾子臣说。

    “那现在被我弄成这样……”乔汐莞有些汗颜。

    顾子寒可能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能够发展到他要的位置,其实全部都在顾子臣的纵容和默许。

    何必这么处心积虑,其实一切本来就是自己的。

    反而做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

    “我曾经怀疑过你是基地派来的。”顾子臣一字一句。

    乔汐莞诧异,“你太得起我了。”

    “我确实太看得起你了。”顾子臣嘴角一笑,“还好不是。”

    “……所以当初你一直纵容我,就像纵容顾子寒在家里面‘拳打脚踢’,也只是想要看我到底是谁?!”乔汐莞问道。

    顾子臣点头。

    “那现在已经发展到了这个地步,你也知道我不是基地的人,你就不觉得,我有些破坏了你的家庭。”乔汐莞说道。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这是基地的至理名言。你能够让顾子寒离开那是你的本事。”

    “顾子臣,有没有人说过你很冷血啊?”乔汐莞问道。

    顾子臣眼眸一顿。

    “估计不冷血,你也不能混到现在的地步了。”乔汐莞自顾自的解释道,突然又想到什么的问道,“叶妩的回来,是不是就代表着,基地已经开始对你,以及武大,尹翔他们实施行动了?”

    “差不多。”顾子臣点头。

    “那你会不会很危险?”乔汐莞问。

    “你说呢?”

    “会不会连累我?”乔汐莞继续问。

    顾子臣沉默着看着她。

    “果然会连累我。”乔汐莞一副很了然的模样,又一本正经的说着,“你可别让我死太早,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完成。”

    顾子臣的脸部已经有些抽搐了。

    “听到没,至少得让我把齐凌枫弄死了再说。”乔汐莞一字一句。

    顾子臣看着她,“我帮你弄齐凌枫。”

    “不用。”乔汐莞一口回绝,“我自己的事情我能够自己解决,你处理你的事情,你丫的别连累我就行了。”

    顾子臣的脸色已经,千奇百怪。

    “听到没?”乔汐莞很认真的表情,“不要让姐失望。”

    “我不会让你死。”更不可能连累你。顾子臣咬牙切齿。

    乔汐莞突然一笑,看着顾子臣这么一副恨不得掐死她的样子,“顾子臣你怎么这么自大?”

    顾子臣冷脸。

    “不过好在我很喜欢。不知道为什么,齐凌枫这么自大的时候我就觉得他好恶心,恨不得撕了他一般,你这么自大的模样,我怎么就觉得那么可爱啊?”乔汐莞笑着说着,还往他身上蹭蹭蹭。

    顾子臣喉咙微动,突然说道,“乔汐莞你真的不怕吗?”

    任何人,用乔汐莞的口吻来说,就是任何平凡人,听着这样的故事,不应该自动的回避,不应该觉得心惊胆颤吗?!

    还是说,乔汐莞的身体结构真的和其他人不一样?!

    “不怕。”乔汐莞直白的回答,“其实我也觉得很诧异,我也以为知道了你那些残忍啊,血腥的事情后会自然的怕得心里面扭曲,现在知道了,反而有一种也就如此云云之类的感受。顾子臣,其实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释怀吗?”

    顾子臣看着她。

    “因为不管如何,由始至终我没有感觉到你想要推开我的意思,由始至终你没有因为身边或许会有危险而让我离开,叶妩打电话对我说,他说你不在乎我才让我留在明知道到处都是危险的,你的身边,因为在乎她,所以给她选择了最好的一条道路。我现在反而觉得,因为你不够爱她。”乔汐莞笑着说,“不够爱她,所以才会选择对她好的生活方式,足够爱我,所以才会恨不得把我留在身边。爱情是自私的,没有谁愿意把自己最爱的东西交给别人保管,至少我不会。”

    乔汐莞躺在顾子臣的怀抱里,感受着顾子臣的心跳一下一下。

    非常有规律的,非常有力。

    头顶上,顾子臣低低沉沉的嗓音,磁性的说着,“乔汐莞,我想你说的是对的。”

    当年和叶妩的感情,顾子臣自动跳过了。

    其实也无非就是,相处久了,有了一定的感情。

    叶妩说喜欢他,他也不反感,两个人就交往了。

    那是基地那么多男男女女,唯一确定过关系的交往。

    有些私底下的,上上床谈谈情的,总是很快就烟消云散,而他和叶妩是真的被所有人都知道的,而且是稳定的恋情。两个人也做过很多亲密的举动,至于为什么没有上床,叶妩说,上床留在新婚之夜,他就答应了。

    那个时候,其实他们还深信有一天他们可以离开基地。

    却一直都没有质疑过,基地从选择他们到这里开始,就从来没有让他们,或者离开!

    交往的时候,他不强求叶妩做任何事情,两个人之间的相处……现在想来也就是,比所谓的同伴好了一点点而已、

    他真的不是一个长情的人,准确说,他就是一个薄情的人。

    “顾子臣。”乔汐莞突然抬头看着他。

    顾子臣低垂着眼眸,“嗯?”

    “武大是喜欢路远吗?”乔汐莞问道。

    记得,武大说过,她喜欢的人,不在了。

    是不是就是,路远。

    “是。”顾子臣点头,“武大喜欢路远,但是路远不喜欢她。”

    “好可惜,难得我们武大春心荡漾。这个世界上估计没有其他谁还会喜欢武大了吧,武大估计也不会再。”乔汐莞说,有些惆怅。

    “那是别人的事情。”

    “不都是你的同伴吗?”乔汐莞扬眉。

    “我很冷血。”顾子臣一字一句。

    乔汐莞翻白眼。

    这个记仇的男人。

    嘴角一撇,蓦然又一笑,“说一句爱我试试?”

    顾子臣眼眸一紧。

    两个人沉默着的房间。

    天色已经黑透。

    顾子臣那句我爱你,始终都没有说出来。

    而他反而说一句,让人气得跳脚的话,他说,“乔汐莞,我不是一个长情的人,何况,我很冷血!”

    乔汐莞真的很想问顾子臣,你丫的,知道什么叫“长情”吗?!你丫的,你丫的真够记仇!

    你丫的到底懂爱吗?!

    你个乌龟王八蛋。

    你个蛇精病!

    有些气呼呼的房间,刺耳的铃声突然响起,顾子臣看着来电,脸色严肃,“喂,恩,好,我知道了,就这样。”

    简单的几句话。

    顾子臣放下电话。

    乔汐莞知道,肯定不会是顾子臣说的那么简单。

    “我有点事儿要想离开,我让武大在这边陪你。”

    “会有危险吗?”

    “不会。”顾子臣说。

    “哦。”乔汐莞看着他。

    顾子臣就走了。

    走得云淡风轻。

    没有卿卿我我,也没有多交代一句话,就这么走了。

    然后乔汐莞至少有一个月的时间没看到这个男人。

    不知道去了哪里,甚至有时候觉得是生死未卜。

    ……

    晚上的顾家大院。

    吃过晚饭后,叶媚陪着顾子颜在客厅看电视。

    古源有点事儿加班了,说晚点过来接她,如果实在太晚了,让她现在顾家睡一会儿。

    古源对顾子颜是无微不至,叶媚有时候都会忍不住的冒酸水,“你看古源对你还这么好,你说你到底在哪里捡到这么一个宝?!羡慕死二嫂了。”

    “二嫂莫非是想起二哥?”顾子颜笑着,脸上浮现的也是幸福之光。

    “你看你二哥在沈阳,多久没回来了。”

    “二哥也正是,把事业看的比什么都重要。不过二嫂,你为什么不跟着二哥去沈阳啊,之前听妈说你是因为舍不得明月,现在明月也去了言家,你就不用担心了,跟着去沈阳就行,这么两地分居多影响夫妻感情。”

    “哎,还不是你二哥的意思。他就是不放心顾氏,让我帮你大嫂多照料着。”叶媚随意的说着。

    顾子颜也不笨,虽然从来不插手家里面的事情,但有些隐藏的东西还是能够敏锐的知道一些,自然是明白二哥怕大嫂独吞了顾氏。

    不想谈起这些,顾子颜识趣的转移话题,又惆怅的问道,“二嫂,你说古源和大嫂之间,是不是真的有问题?”

    “怎么突然问这个?”叶媚看上去很诧异,心里其实是冷笑着,冷笑着等着小兔子上钩。

    “今天中午的时候,妈不是谈起大嫂了嘛,说大嫂把二哥家弄得支离破碎,天各一方,说大嫂有心机,心里面自然有些疙瘩不放心,古源就替大嫂说话来着,我本觉得古源本来就是和平主义者,而且家里面肯定都是要劝和的,也没在意,却无意听到古源也给大嫂打了电话,让她注意点,别招惹到了妈。”顾子颜说着,有些茫然,“我是知道古源和大嫂之前是有接触的,却没想到,他们关系这么好。”

    叶媚点了点头,“我其实也一直有些奇怪,你知道女人一般都比较敏感的,很多时候就算不用做什么,也知道他们关系不一般。”

    “但是我又觉得不能啊,古源对我这么好,对孩子也这么好。大嫂和大哥关系也很好,不至于做这些对不起我们的事情。我总觉得是我自己觉得我配不上古源,自卑的多疑。而且越是多疑越就玩这边想,越是走不出这个死胡同里,二嫂,你说我该怎么办?我怎么不想要怀疑古源什么的。”

    “那你就给古源说清楚吧,或许他解释了就好了。”叶媚直白的说道。

    “不行。那样古源不觉得我小家子气吗?这样计较那样计较的,我不想在他心目中留下坏的印象。”顾子颜很是为难。

    “既然如此,你就不要在意了。好好当你的准妈妈吧。”叶媚说着,“你看你孩子都这么大了,还老是想东想西的,多不好。”

    叶媚声音突然说大了些,而且语调分明就带着无可奈何。

    正时,齐慧芬走过来,说道,“子颜又在想什么,都快当妈了,还这么不着调。”

    “妈,哪里嘛,这怀了孩子的人听说就是喜欢想东想西的,她就怀疑说古源和大嫂之间有什么关系,我怎么劝她都不听,看把自己急成了什么样子。”叶媚没有半点婉转的,直接就说了出来。

    还一脸关心无比。

    顾子颜顿了一下。

    分明她没想过让父母知道的。

    这种事情自己解决了就行了……

    不过她那个时候也没有责怪,一是觉得叶媚无心,而是觉得,她妈也挺能干的,或许能够帮帮她。

    “说什么话,古源怎么可能和乔汐莞有什么!”齐慧芬厉声道,“不要妖言惑众的。”

    这句话显然是对着叶媚的,分明是在责备她。

    叶媚却很艺术的将话锋给带了过去,“是啊,子颜,我也会说想多了,你看妈都觉得不可能了。”

    说得,就好像都是顾子颜在瞎想似的,和自己半点关系都没有。

    她充当好人的一直在劝慰。

    顾子颜觉得自己有些委屈,“我不是妖言惑众,不是乱说,古源和大嫂之间真的很不一般,我今天还听到古源给大嫂打电话,口吻分明就不像是普通朋友。”

    越是这么被否定,顾子颜越是这么钻牛角尖。

    “子颜,你都结婚了,想这些做什么!古源这么好一个男人,又是书香世家的儿子,你别给我闹什么花样出来。你安心的做你的古太太。还有啊,古源和乔汐莞有联系那也是因为你爸之前用了些冤枉钱买古董,而且商场上的人本来就要多交朋友,你不懂就不要瞎猜疑,倒是惹得古源不开心了,看你后悔都来不及。”齐慧芬严肃无比。

    顾子颜被自己母亲这么说,也有些生气,“反正就是因为古源的家世各方面都不错,你就是爱面子的,不管我生活得快乐不快乐都不能离婚是吧?!”

    “顾子颜。”齐慧芬气得身体发抖,“我给你找个好的家世,我错了吗?难道我让你嫁给大街上的乞丐?!”

    “我……”顾子颜气得眼眶都红了。

    叶媚连忙劝慰道,“子颜你别哭了,你看你都怀孕了,万一动力胎气怎么好?!哎,不就是一个乔汐莞而已嘛,怎么搞的家里面这么不得安宁。”

    “就是乔汐莞,就是乔汐莞。”顾子颜任性地说着。

    “好好,我不说了。妈,要不我给古源打电话,让她早点来接子颜……”

    “恩。”齐慧芬点头,脸色有些不太好。

    这个家,越来越觉得,仿若一切都围绕这乔汐莞。

    叶媚给古源打了电话,没多说其他,就说顾子颜和妈斗嘴,现在在哭,让他早点来接她回去安慰一下。

    古源二话不说,放下工作直接就来了。

    到别墅的时候,顾子颜也没有再哭了,但是就是嘟着嘴不再说话,似乎还在和齐慧芬生气。

    古源连忙说了些话,让齐慧芬不要介意,说顾子颜是因为怀孕了,脾气才会变得有些怪,解释好久,好久才带着顾子颜离开。

    齐慧芬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心里有些气的说着,“古源这么好,子颜不知道在想什么,一天没事儿就乱想,到时候真有什么,肠子不悔青才怪了!”

    叶媚圆场,附和着,“就是。不过也能够理解,子颜现在怀孕,就变得敏感了些。”

    “敏感也不能无中生有啊。”齐慧芬说着。

    叶媚咬着唇,脸色有些微变。

    齐慧芬哪里看不出来叶媚欲言又止的表情,“你是不是隐藏了什么?”

    “妈,我其实不想说的。”叶媚突然深呼吸一口气,“我也没有给子颜说过,就怕她多心了,但是现在又真的怕子颜受了委屈,我就给妈你说吧,你觉得该这么做就怎么做,我都听你的。”

    “到底什么事儿?”齐慧芬眉头一皱。

    叶媚把上次那张照片,无意拍到古源和乔汐莞的相片拿给了齐慧芬。

    从叶媚那个角度,古源看上去就是在亲乔汐莞。

    齐慧芬看到这个,脸都绿了。

    “这是古源还没和子颜结婚的时候我就拍到了。但是子颜已经怀孕了,我也不敢拿出来,而且也不敢给任何人看。怕万一是误会。这么久了,如果不是子颜自己发觉了什么,我绝对是不会拿出来,影响到他们夫妻的感情。可现在,我是真怕越演越烈,怕子颜吃了哑巴亏……”叶媚说得,无可奈何,还有些心痛。

    齐慧芬气得身体都在发抖了。

    ------题外话------

    话说,叶媚蹦跶的时间也不短了,该弄了。

    ……

    推荐友文【鬼王悍医妃】文/鱼爷殿下

    一对一爽文,妖孽男主vs腹黑女主。

    她,军区总院的骨科医生,不但穿越到一个被人利用的白痴大小姐身上,还被父亲送给克死六个夫人的鬼世子当冲喜夫人。真当她是白痴智障好欺负?欲知下文,欢迎跳坑……。</p>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