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一百十六章 不做不死(一)车祸发生

第一百十六章 不做不死(一)车祸发生

作者:恩很宅
    乔汐莞第二天就出院了。

    出院的那天顾子臣就已经不在顾家了。

    乔汐莞问过了,武大、尹翔、莫梳等都没跟着去,就顾子臣一个人离开了,她问武大顾子臣去了哪里,武大说她真不知道,老大的行踪他们从来就不会过问,很多时候习惯了只需要结果就行。

    乔汐莞有些郁闷的回到了顾家大院。

    她其实还不太理解顾子臣的所有种种,毕竟生活的环境诧异太大,但听顾子臣的口吻里说出来的危险工作……她这个人从小就有些没心没肺,顾子臣问她为什么不怕的时候,她能说,其实就是因为她没有亲身经历过不知道他所谓的惊心动魄是不是就跟看电视时一样的畅汗淋漓而已,实话的说,顾子臣讲的那些,她就觉得,她在听故事,听一些有些残暴的故事而已。

    回到家之后,就躺在床上休息。

    医生建议是卧床休息两天,明天她要去傅氏谈合同,也就卧床休息这么一晚上吧。

    房间里面空荡荡的。

    以前不觉得什么,以前其实很多时候醒了也见不到顾子臣那厮,但是今天莫名的就觉得少了什么,心里面空闹闹的,各种的不舒坦。

    房门外响起有些小声的敲门声。

    乔汐莞听了很久,才开口说道,“进来。”

    房门推开,顾明路小小的个头出现,他小脑袋伸进来,“妈妈你生病了吗?”

    “妈妈不小心摔了一跤,没什么的。”乔汐莞说道。

    “哦。”小猴子点了点头,又问道,“妈妈我能进来吗?”

    “嗯。”乔汐莞看着他。

    小猴子推开房门走进房间,又小心翼翼的关上,爬到乔汐莞的床边坐下,小脸蛋上面似乎有些话想说。

    乔汐莞皱眉,“小猴子,你想给妈妈说什么?”

    小猴子还是有些为难的样子,犹豫着,整个小脸蛋都纠结成了一小团,看上去有些滑稽。

    “妈妈。”小猴子似乎是下定了决心,好久终于开口说道,“妈妈是你把明月赶出顾家的吗?”

    乔汐莞抿着唇,看着小猴子。

    小猴子有些难受的说着,“我昨天把我们从拉斯维加斯买的芭比娃娃送给明月,明月没要,还当着全班的面扔在了地上,狠狠的用脚踩了,说不稀罕我的东西。她还说,她被你撵出了我们家,她说你就是坏人,说你把他们家弄得乱七八糟,拆散了她整个家庭。”

    乔汐莞看着小猴子,看着他小小的身体。

    其实,她还是觉得小猴子的性格是好的。

    虽然懦弱了点,但从来不对她隐瞒什么。

    她嘴角带着笑,看着小猴子真的很难受的模样,似乎是无法理解自己的妈妈为什么会做这样的事情,他转头看着妈妈的笑容,有些诧异,“明月这么说你,妈妈你不难受吗?”

    “有你替妈妈难受就行了。”乔汐莞无所谓的说着。

    小猴子一惊。

    还有这样的说法啊?

    乔汐莞笑了笑,摸了摸小猴子的小脑袋,“明路,你是真的很喜欢明月是不是?”

    “嗯,虽然妈妈不想要我喜欢,但是我是真的喜欢她。”小猴子点头,很认真的说着,没有半点隐藏,应该是不会说谎的乖孩子。

    “但是妈妈现在要明确的告诉你,你不能喜欢明月。哥哥对妹妹的喜欢也不行。”乔汐莞说,“明月一家的事情,不管事情的经过是怎样的,结果就是,他们家因为我或者我们家的关系,现在真的被拆散了的天各一方,而且明月的妈妈死了,终究而言,她妈妈自杀的事情,在明月的生活环境内会归根结底的算在我或者我们家身上。”

    “明月的妈妈死了吗?”顾明路怔怔的看着乔汐莞,似乎不能接受这个事实,“明月不是说去欧洲旅游了吗?说是去散心……”

    “明路,妈妈告诉你这么多是因为妈妈不想瞒你。就算现在明月因为还小或许会跟你成为好朋友,但是随着长大,随着明白的事情越来越多,她会觉得你就是她的仇人,你和她成为朋友,受伤的会是你。”乔汐莞很认真的说着,“当然,其实这跟你和明月一点关系都没有,但是你是我的儿子,是我们顾家的孩子,上一辈的恩怨按理不应该给你带来什么,毕竟你什么都没做。可我们是中华名族,这样一个传统民族有一句话老话叫做父债子还,也就是说父母做了什么,子女会相应的会受到牵连。妈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在我看来我的一切都是因为我在做正当防卫,但在明月的心目中,我的一切都是让她家破人亡。一个人占的立场不一样,看待的事情就不一样。至于对错,妈妈只会告诉你,明月恨你不是错,但你不需要对明月有内疚,因为我做的一切都是问心无愧。”

    “这些道理你不会听得太懂,长大了自然就会明白我现在说的是什么意思。总之,明路,妈妈现在只想告诉你,妈妈不想你受到什么伤害,你是我最宝贝的儿子,如果你有什么我会很难受,比如上次参加你姑姑婚礼的时候,你被推下水一样,我和你爸都会很害怕这样的事情在发生。”乔汐莞说着。

    顾明路一直默默的听着。

    其实他能够明白多少,不是小孩子的我们都不知道。

    但有些事情是需要给他说清楚的,不管他能够理解多少,一个小孩子在成长过程中,总得有一个人给他指明方向,正确的引导他的发展,在他还不能理解的年龄尤其的重要。

    而且说了,总比不说得好。

    说了,至少他可能会懂。

    不说,他就什么都不会知道。

    不会理解你所做的一切,也或许会把自己逼进一个死胡同里面。

    乔汐莞摸了摸小猴子的头,“不早了,回房间休息吧。”

    “嗯。”小猴子从她的床上爬下去,然后乖乖的说着,“妈妈晚安。”

    “晚安。”乔汐莞笑着。

    小猴子一向很听话,所以她知道,最终结果小猴子会慢慢的疏远顾明月。

    或许有点自私。

    对顾明月而言有些自私。

    顾明月现在其实并不讨厌顾明路,或许在这么一个时期,更需要一个人在她身边,偶尔让她撒娇发气。

    她确实是自私的,她不想她儿子成为顾明月的出气筒,甚至于,当顾明月真的有一天长大到,觉得她所有的伤害都是来自于顾家时,小猴子受到的伤害就会更大。

    她转眸,对于这些问题,她不想再多想了。

    她就是这么一个直白的人,她能够想到最多就是怎么保护自己身边的人,至于别人的人,那都不在她的关心范围内,她没这么的精力,也承认自己不是圣母玛丽苏,她不是上帝,不能够拯救所有人。

    能够让自己活好,足够耶。

    她闭上眼睛,准备早点睡觉。

    尽管在医院这两天其实躺在床上已经睡得够多了。

    她正在酝酿的时候,房门外突然又响起了敲门声,佣人小声的在外面说着,“大少奶奶,夫人找你去客厅。”

    乔汐莞揉着有些痛的神经。

    这个点了,找她去客厅做什么。

    “好,我知道了。”她答应着。

    然后从床上起来,简单的洗漱了一下,换了一套家居服走出卧室。

    大厅内,齐慧芬一个人坐在沙发上,仿若也是刻意的等到这个点,在家里面都没有其他人后,单独和她说话。

    一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她不动声色的坐在齐慧芬的对面,嘴角一笑,“妈妈找我什么事儿?”

    “你头上的伤怎么样?”齐慧芬有些冷漠的问道。

    “没什么,医生说过两天就好了,没伤到要害。”乔汐莞解释。

    “嗯。”齐慧芬点了点头。

    “子臣这两天去了哪里?”

    “不知道,说是有些事儿就出去了,也没告诉我多久回来,但是我想,应该也要不了多久就能回来。子臣从8年前出车祸到现在,腿一直不方便,现在趁着自己没有什么事情,也没有回公司上班,可能是想要这么自己一个出去走走,放松一下心情。”乔汐莞解释着说道。

    齐慧芬也没有多想,对于这个话题看上去兴趣也不是很大,仿若就是一些开场白而已。

    乔汐莞也懂,就没有说太多。

    “乔汐莞,你嫁给我们顾家也有6年了,除去你在监狱那三年,也有三年时间。这三年时间不管你是入狱前有些木讷还是出狱后变得聪明伶俐,终究而言,你还算是安分守己的媳妇。”齐慧芬很严肃的说着。

    乔汐莞只是点头,一直看着她。

    突然的话题变得这么的凝重,让乔汐莞不自觉得捏了捏手指。

    “你和古源是什么关系?”齐慧芬直截了当。

    “妈,我不懂你的意思。”

    “我现在火气很大,忍了一天。我不想要让你难堪,所以私底下找你说这种事情。我作为你的婆婆,终极而言还是想要你和我儿子好好的生活,对于有些事情,有些我明白的事情,我不希望你来骗我。”齐慧芬的气势很强烈,看着乔汐莞,似乎也隐忍着欲与爆发的怒火。

    乔汐莞沉默着。

    知道这个时候,就是随便一点点不如意,或许就会让齐慧芬大发雷霆。

    她好久,“妈,有些事情你就说明白了好,否则我怎么不知道我该如何解释?”

    她需要对阵下药。

    她不喜欢去揣测一个,不管你说什么在她或许都是错的人。

    齐慧芬气得身体发抖。

    她狠狠地看着乔汐莞,拿起放在茶几上面的手机,一下子扔在了乔汐莞的沙发上,力气很大,手机在沙发上跳动了两下,然后静静的躺在乔汐莞的旁边。

    齐慧芬说,“自己拿起来看看!”

    乔汐莞诧异的把电话拿起来,点开,里面是她和古源的照片,从那个角度,看上去正好是古源在亲吻她。她往后翻,好几张都是如此。

    她沉默着,心里面有些气。

    有心人为之,她当然清楚得很。

    齐慧芬看着乔汐莞不发一语,冷着的脸更加的难看,“现在说明白了,你怎么解释?!我是真的不知道,原来我的一直以为听话乖巧的大儿媳妇,居然和我女儿的老公勾搭,这样的丑闻传出去,我老太婆的面子往什么地方放?!我都觉得害臊,我怎么都不知道你怎么做出来的?!你想过子颜没有,子颜今天哭着说你和古源之间有关系,我还狠狠地骂了她不知道好歹,现在看到这张相片……子颜现在怀了古源的孩子,你也想要搞得他们像你弄子寒一家那样,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乔汐莞咬着唇。

    齐慧芬的帽子确实扣得有些大。

    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顾子寒一家都是她心狠手辣的结果。

    齐慧芬就没有想过,真正逼死言欣瞳的人到底是谁?!

    她冷笑着,心里一直冷笑着,脸上却是出奇的平静,出奇的冷静,“妈我没做过。”

    齐慧芬眼神一横,“到了这个地步了,你还想要狡辩。乔汐莞,你睁着眼睛说瞎话也要有个度。这段时间我也算是看透你了,从你从监狱出来后,哪一天消停过?!一步一步的,就爬到了顾氏现在总经理助理的位置上,顾耀其对你信任得很,什么都让你做,我想哪一天,我们顾家就都是你的了,你的如意算盘倒是打的好得很。”

    乔汐莞就这么被齐慧芬狠狠的指控着。

    所以说。

    她真的很不喜欢顾家。

    真的很讨厌这个家庭。

    如果不是顾子臣,她倒是真的很想如齐慧芬说的那样,我tmd就是打你们顾家的如意算盘,就是要把你们经营了几辈人的江山打下来,彻底摧毁。

    “怎么,无话可说了?”齐慧芬问道。

    “妈,你现在说了这么多,我先不解释我和古源的关系,你今天晚上避开所有人找我,肯定有你的目的,你既然已经认定了我和古源有问题,就一定想到了,想要怎么来对我。不妨,你说说你想要我怎么做?”乔汐莞由始至终都很冷静,冷静的忍受着,甚至处理着齐慧芬的怒气。

    “马上和顾子臣离婚,离开顾氏,离开这个家,也不要去打扰古源。我不会把你的丑闻爆出去,你只要从此以后不再做这些,我可以既往不咎,还能够给你一笔钱,让你好好过完你的下辈子。”齐慧芬说,一字一句铿锵有力。

    乔汐莞突然笑了一下。

    笑得有些夸张。

    齐慧芬眼眸一紧,在如此严肃的时候,乔汐莞居然还笑得出来。

    这个女人是太自以为是,还是根本就没有把她放在眼里?!

    眼里的怒气越来越明显。

    乔汐莞在齐慧芬发火之前开口道,“妈妈,所有一切是叶媚告诉你的吧。”

    “你不用管这是谁告诉我的!”

    “其实就是叶媚。这个家里面,能够这么来陷害我的,除了她也没有其他人了。”乔汐莞说。

    “乔汐莞你最好注意你的用词,都是一家人,没有谁陷害了谁!”齐慧芬纠正,分明就是很维护叶媚。

    “那妈刚刚一字一句说是我弄得子寒家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齐慧芬气得身体发抖,“乔汐莞,你就是挑刺的吗?!”

    “没有,我只是还自己一个清白而已。”乔汐莞说。

    齐慧芬狠狠的看着她。

    “妈妈,你知道叶媚这么处心积虑的想要让我离开顾家,想要让我离婚是因为什么吗?是因为叶媚喜欢顾子臣,她不喜欢顾子臣。当然,妈你也别动气,听我说完。”乔汐莞看着齐慧芬的脸色,连忙说着,又继续,“当然,我也知道口说无凭,但到了这个地步,我总觉得如果我因为没有证据就什么不说,那就真的是对不起我自己。”

    “这么给你解释,妈妈听不听都随便你。”乔汐莞似乎是歇了一口气,“叶媚为什么不陪着子寒去沈阳,他们是新婚。作为一个女人,妈妈你也是过来人,如果让你和爸爸这么两地分居你觉得你做得到吗?!好,叶媚是为了明月。换一个角度想,叶媚为什么不带着明月去和子寒生活在一起,这才是真正一家人相聚的方式。但是叶媚毅然的选择了待在这里,忍受着和子寒的两地分居,这么久了,却一次都没有主动去过沈阳,沈阳离上海不远吧,叶媚为什么就能够做得这么绝对,如果真的是爱的,至少在新婚期间,妈你难道不觉得,两个人应该如胶似漆,就算有理智,也不会理智到这么久了不闻不问。”

    齐慧芬眉头皱紧,对于这点,她之前也疑惑过。

    年轻人两地分居这么长时间,一点动静都没有,她确实有些理解不了,而且之前给叶媚说生孩子的事情,不管叶媚用多么委婉的方式解释,总觉得是刻意的不想要。

    “现在明月也已经离开了这里,明理也去了美国,家里面应该没有什么值得叶媚操心的事情了,她却没有说一句关于去沈阳看看子寒的话,不管怎样,这样的婚姻也是让人觉得奇怪的吧。好吧,退一万步讲,在叶媚看来,她还有另外一件需要操心的事情,就是要在帮子寒看着我,看着我在公司的一举一动。我承认,对于我从监狱回来突然爬到了总经理助理一职,很多人说我别有用心……妈你不相信我,你应该不会不相信你儿子。顾子臣现在的状态,什么都已经恢复了,他没有去公司,任由我在公司上班,至少可以证明,我对他不会产生任何的威胁。而且我可以很绝对的当着你和爸爸,当着所有人的面发誓,我绝对不窥视顾氏任何一点一滴。”我不稀罕。

    当然后面这句话,乔汐莞当然不会说出来。

    齐慧芬沉默的看着乔汐莞,脸色很严肃的,似乎在想一些的事情。

    乔汐莞也安静的没有开口,有些东西,确实是需要齐慧芬好好消化。

    两个人都这么沉默了半响,齐慧芬突然说道,“你给我说这些,和你和古源有没有关系,有什么用吗?”

    “这是一个大前提。”乔汐莞说,“大前提就是,叶媚和顾子寒感情不好,叶媚留在顾家别有用心。而她的别有用心,就是为了得到顾子臣。”

    “没有任何证据。”齐慧芬一口咬定。

    终究还是,口说无凭。

    “我也知道没有证据,我现在只是在给妈妈阐述一个事实,而证据,我想妈妈只要用心点,不难发现叶媚的心思。”乔汐莞说着,“这些我们都可以先不用多说,妈妈只要心里清楚叶媚处于怎么一个状态就行。现在我觉得我最应该做的,还是需要解决掉妈现在的顾虑,关于我和古源的事情。”

    乔汐莞现在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把一切都直接明了的处理,绝不拖泥带水。

    而且她现在找不到叶媚的证据,证明她喜欢的是顾子臣,但她不会愚蠢到,当叶媚开始大肆的在齐慧芬身上挑她的刺的时候,她还傻乎乎的一直不停的花费大量时间找不知道多久能够找到的证据,而这样的结果只会是,当她被齐慧芬赶出了顾家,都没能够让叶媚受到一丁点影响,她也可以学着叶媚的方式,先诽谤了再说。

    每个人心里面的都有一杆秤,她说了,齐慧芬可以自己去衡量,而且有些话说出来,尽管不相信,但还是会往那方面想,至少就不会那么绝对的去相信那个人!

    齐慧芬看着乔汐莞沉着冷静的模样,“你怎么处理我的顾虑?”

    “我和古源什么都没有。”乔汐莞直白而肯定,“这张相片是一个角度问题,这个角度拍出来的相片,看上去就是在亲吻,其实不是。我可以承认我和古源之间是有朋友关系,我们还会经常一起聚餐,但聚餐的不是我们单独两个人,还有一个叫做姚贝迪的人,康盛药业千金姚贝迪。这就要追溯到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姚贝迪和古源以及霍小溪三个人是很好的朋友,但是霍小溪突然死了,而我阴错阳差的因为爸爸古董的事情找到古源,古源觉得我和霍小溪有些像,这么打打闹闹几次,彼此就熟悉了,也就又认识了姚贝迪,渐渐就关系好了起来。这张相片恰好是我和古源以及姚贝迪三个人在溪水人家聚餐后,古源送我回去时拍的,我不知道这个角度是谁拍到的,不管怎样,我真的没有做任何对不起子臣的事情,也没有做对不起子颜的事情。”

    齐慧芬还是看着她。

    对于今天乔汐莞说的那么多,仿若都只是一个说辞而言,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她和古源什么关系都没有,反而这张相片却出卖了她的全部。

    “妈,我觉得我其实给你解释也没用。你应该怎么都不会相信我和古源什么关系都没有。这样吧,你说子颜也在怀疑我和古源的关系是吗?我这个人从来都不希望把事情搞得太负责,最不喜欢的就是被人所误会,我想要约子颜和古源单独解释,如果子颜相信我,妈就不要再追究了行吗?”乔汐莞问道。

    齐慧芬眉头紧皱,“子颜比较单纯。”

    “妈妈。其实你的目的其实很简单,你就是不想要我破坏了子颜的家庭是不是?你就是想要让子颜安安心心的把孩子生下来,一家人幸福美满。”乔汐莞说,“而现在,子颜一直在怀疑和我古源的关系,如果我真的如妈说的那样,我离开了顾家,我和顾子臣离婚,我离开古源,你就觉得子颜心里面没有疙瘩了,就是因为子颜单纯,她反而会越想越多,反而会影响他们小两口的感情,不妨,你让我单独和子颜谈谈,如果她不信我,还是对我有芥蒂,我离开,走得远远地,如果子颜信我,觉得我和古源是清白的,她也能够安安心心的和古源过日子,妈就不要追究了好吗?”

    齐慧芬沉默着。

    确实。

    她当时看到那张相片气归气,最担心的还是怕影响到了古源和子颜的感情,两个人才结婚就要闹离婚的话,不说外人怎么看,子颜还怀着孩子,这段时间子颜心里面肯定也不舒坦得很,想东想西的,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乔汐莞似乎永远都能够抓到她话语中的重点,也或者说是漏洞。

    在对比着把乔汐赶出去和对比着让顾子颜幸福。

    她当然愿意选择后者。

    姑且,公婆有理,她也不能乱下决定。

    再进一步想,乔汐莞和顾子臣的感情她也看在眼里,两个人还有一个儿子,虽然小猴子不是乔汐莞亲生的,看得出来视为己出,再找一个后妈也不见得会这么好,更重要的时候,没有哪个父母愿意真的去才散自己的子女,能够好好的在一起过自然是最好的,有些事情其实都可以睁眼闭眼,何况这些事情,还不一定就是真的。

    齐慧芬想了想,“乔汐莞我知道你能说会道,我也不是一个不通情达理的人,认定了的事情就紧咬着不放。如果你真的可以给子颜好好解释,让她真心的相信和你古源是清白的,我可以既往不咎。我现在不说你和古源有没有什么,但我希望在以后的日子,你们什么都不会有。另外,关于叶媚的事情,我会留意她的一举一动。”

    “谢谢妈。”乔汐莞点头,一笑,“其实,想要试探叶媚对顾子寒有感情没有,其实很简单。”

    齐慧芬眉头皱了一下。

    “你可以让叶媚去沈阳。”乔汐莞说,“你让叶媚去沈阳,看看她的态度。一个人可以伪装很多东西,但有些心里面一直排斥的东西,其实是隐藏不了的。她可以答应着去沈阳,但是她绝对会用各种看似很有理由的理由来辩解自己。当然,我只是提出我的意见,妈要怎么做听妈妈你的,不管怎样,妈妈更能够为大局着想。”乔汐莞笑着说道。

    齐慧芬没有多说。

    心里面在想什么,乔汐莞其实也不想去揣测,反正,让叶媚在齐慧芬心里面有疙瘩,是她必须要做的事情。

    她可不想这个女人这么肆无忌惮的在她身边耀武扬威。

    “不早了,你上楼去休息。”齐慧芬说。

    “嗯。”乔汐莞点头。“妈也早点休息。”

    “乔汐莞。”

    “嗯?”

    “早点去找子颜,她现在还在钻牛角尖。”

    “放心吧,我明天去了傅氏汇报了我们的合作方案后,就会约子颜出来。我也不想我被误会太久,何况是子颜,我的妹妹。”乔汐莞说。

    齐慧芬点了点头,没再多说。

    乔汐莞从沙发上站起来,离开,上楼。

    二楼上,叶媚已经站在那里了,似乎是在等她。

    乔汐莞看了她一眼,嘴角一笑,“你是不是想要知道,妈都对我说了什么?”

    “我只是在想,你又会想到什么好的方法来让自己洗脱嫌疑。”

    “我能够想到的,当然比你的阴谋更多。”乔汐莞说道,“叶媚,真的不要试图挑战我的极限,你不是我的对手。”

    “我可不觉得。”叶媚无所谓的说着。

    “那我们试试。”

    “走着瞧。”

    叶媚转身离开。

    乔汐莞看着她离开的背影。

    走着瞧。

    瞧瞧,就瞧瞧。

    ……

    翌日一早。

    乔汐莞早早的起床,洗漱完毕后,坐着武大的车去了顾氏,和各部门过了一遍合作方案后,带着顾子俊去了傅氏,乔汐莞现在的安排就是,关于傅氏这个项目,所有秘书工作交给顾子俊,milk只需要配合就行。

    顾子俊心里面飘过无数个草泥马,最后也只能屁颠屁颠的跟在乔汐莞的后面。

    乔汐莞游刃有余的将公司的设计方案和理念给白季阳讲了一片,将各个细节和不同于传统的点缀说得淋漓尽致,整整一个上午工作会谈,白季阳没有提出任何异议,反而非常欣赏的说着,“乔总,我真的没有想到你们的方案在这么短的时间能够这么完美,我一直以为我们至少还要改好几个稿子,我想这个方案可以直接给傅总汇报,您如果不介意,我就把这个方案拿给傅总,待他看完之后,我们再约见,谈执行细节。”

    “很高兴能够得到你的认可。麻烦你了,白助理。”乔汐莞笑道。

    “不客气。”白季阳站起来。

    乔汐莞点头,带着顾子俊离开。

    由始至终,顾子俊都无比安静的跟在她的身后,他觉得自己就跟花瓶似得,插不上一句话,连听都听不太明白,子感觉到乔汐莞说得绘声绘色,对面那个白助理听得一脸震惊。

    乔汐莞到底为什么就这么聪明,这么能干?!

    这是他脑海里面一直都浮现的疑惑。

    任何人的结构,怎么就会相差这么远,还是同一个人,在不同时期而已。

    “我不回顾氏了,你自己打车回去,我要去另外一个地方。”乔汐莞直接说着。

    “啊?为什么?”

    “领导的命令,你只管执行就行。”乔汐莞很严肃。

    顾子俊心里鄙夷,没再多说。

    乔汐莞坐在小车内,转头对着顾子俊说道,“你别想着这个点出去偷完,我给你将顾子俊,方案虽然得到了傅氏的认可,有些需要完善的后续地方我已经交给milk让她配合你处理,你的事情还有一大堆。”

    “哦。”顾子俊不爽的答应着。

    乔汐莞指使着武大开车。

    透过后车镜,看着顾子俊唧唧歪歪的骂了好久,才离开。

    乔汐莞笑了一下,转眸拿起手机,“喂,子颜,是我,大嫂。”

    顾子颜似乎是有些惊奇,好久才开口,“你,大嫂你找我什么事儿?”

    “有空吗,我们出来吃个饭。”

    “我们俩吗?还是叫上古源。”

    “就我们俩。溪水人家找得到吗?我们不见不散。”乔汐莞说着。

    “嗯,找得到,我马上就坐车过来。”

    “好。”

    乔汐莞挂断电话。

    她其实不太了解顾子颜,所以谈不上喜欢和不喜欢。

    不过既然是关系到自己利益的事情,她想她需要好好的和这个女人好好的沟通一番。

    ……

    顾子颜看着电话,整个人有些懵了。

    乔汐莞主动给她打电话……

    是说古源的事情吗?!

    她突然有些紧张。

    昨天给她妈闹了一番,今天乔汐莞找自己……

    说真的。

    她其实一直都一些敬畏乔汐莞,总觉得在自己没有证据就这么诽谤她的时候,她其实是有些害怕,她会不会是在质问她的?!反而莫名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觉得自己听小家子气的,或许人家根本就不当一回事儿。

    这么想着,突然灵机一动,她拨打电话,“二嫂。”

    “怎么了子颜?”

    “大嫂打电话让我去和她吃饭,你说她是不是说和古源的事情?”

    “我猜想是。因为昨天妈找大嫂单独说了话,我看大嫂好像心情很不好的样子。”叶媚说着,“其实也没什么的,说清楚就好了。免得你想东想西的。”

    “可是我有点害怕,关键是没有证据……”

    “怕什么啊傻姑娘。你也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叶媚劝着,笑着说道,“你现在在哪里,从哪里出发啊?”

    “就是在古源家别墅,我刚刚叫了司机。”

    “哦,那赶紧去吧,回头给我讲讲情况,指不定还能够给你分析分析。千万别紧张,是怎么样的就怎么样,咱们都是一家人知道吗?”叶媚一直做着和事老的角色。

    所以这段时间难免的,顾子颜有些依赖她,觉得她人特别的随和,还能说道自己心坎里面去。

    而且知道这件事情的,也只有叶媚。

    顾子颜咬了咬唇,“好吧,我知道了。反正有没有什么,说清楚了最好,我豁出去了。”

    “说的自己像是上断头台似的,快去吧。”

    “恩。”顾子颜挂断电话,反正都这样了,去就去吧。

    叶媚看着手机,邪恶一笑。

    乔汐莞,你说我不是你的对手?!

    所以我倒是真的要看看,你有多少能耐。

    ……

    乔汐莞坐在溪水人家,点餐。

    她没怀孕过,也不知道怀孕的人到底应该怎么吃些什么,反正让服务员都给她推荐的,营养的,清淡的,可口的。

    这么不知不觉,乔汐莞又点了满满一大桌。

    她等了还一会儿。

    看了看时间。这顾子颜也太啰嗦了吧。

    从打电话到现在也有半个多小时了,怎么还没到。

    她皱着眉头,正准备打电话问情况时,电话突然响起。

    是齐慧芬。

    她诧异,眉头微皱。

    电话接听还未开口,那边破口大骂,“乔汐莞,你到底叫顾子颜做什么!她现在出车祸了,现在正在送往医院!”

    乔汐莞整个人一下子就懵了。

    顾子颜出了车祸?!

    怎么这么巧?!

    ------题外话------

    恩恩,你们猜对了。

    叶媚太可恶了。

    ......交流,吐槽,傍上书院大神,人生赢家都在潇湘书院微信号xxsynovel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输入xxsynovel--43841+d07427-->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