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一百一十七章 不作不死(二)人定胜天

第一百一十七章 不作不死(二)人定胜天

作者:恩很宅
    “乔汐莞,你到底叫顾子颜做什么!她刚刚出车祸了,现在正在送往医院!”齐慧芬尖锐而刺耳的声音在乔汐莞耳边怒吼着。

    乔汐莞整个人怔住了,似乎有些不相信一般的问道,“子颜车祸?!”

    “要是孩子有什么了……你赶紧到市中心医院!”齐慧芬猛地挂断电话。

    乔汐莞握着手机,脸色有些难看。

    顾子颜在这个空档出车祸,怎么会这么巧合?!

    她实在不是一个愿意去相信巧合的人。

    她站起来,匆匆的结完账,坐着武大的小车赶去市中心医院。

    先看看顾子颜的情况。

    她还没有冷血到,这么的无动于衷。

    武大开着车,看着乔汐莞脸色都有些发白的样子,忍不住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顾子颜出了车祸。”乔汐莞说,遂又解释道,“顾子臣的妹妹,现在怀有身孕,而刚刚,我就是在等她。”

    “哦。”武大有些粗神经的点了点头,没有想太多。

    “顾家人会把顾子颜出车祸的事情怪在我的头上,因为是我让顾子颜出门的。”乔汐莞说,看上去平静的脸上也难掩一丝焦躁。

    “啊?”武大倒是没有想这么多,她有些诧异的看着乔汐莞,“但是这是车祸,天灾。”

    “或许不是。”乔汐莞咬着唇,“我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武大想了想,也觉得对的点了点头。

    乔汐莞一路沉默着,武大其实也看不清楚这个人在想什么,直到车子达到市中心医院,乔汐莞对着武大说道,“武大,你现在去帮我找潇夜,让他通过各种关系帮我查顾子颜车祸发生时的情况,主要是对方司机的背景,我不相信这是巧合。”

    乔汐莞再次,斩钉截铁。

    “好。”武大点头。

    乔汐莞下车后,武大离开。

    她深呼吸一口气,走进医院急救室。

    她知道她现在走过去要面临些什么,她咬着唇,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慌张。

    急救室的走廊上有了好些人,放眼望去,齐慧芬、叶媚、古源、古源的妈妈、顾子馨,现在加上她。

    她的到来让原本安静无比的走廊上,有了些声音。

    她高跟鞋触碰地板的声音。

    所有人转头看着她,原本如死一般寂静的走廊上,齐慧芬突然破口大骂,“乔汐莞,你明知道子颜怀了身孕,你找她出来谈事情,你就不能去接她吗?!子颜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怎么负责!”

    乔汐莞沉默着,那一刻也没什么可以反驳。

    反驳太多,只会让齐慧芬更加生气而已。

    她就一直看着“手术中”的字样。

    她其实在来的过程中就想过很多种结局,最好的不过是母子平安,这事儿也就会不了了之,最坏的不过是孩子没了,在刚刚齐慧芬的电话中也知道,顾子颜肯定是伤得不严重的,也就是不知道孩子会不会受影响,如果孩子没了,不管直接间接或者间间接,她都成了齐慧芬和顾子颜的一颗刺,如鲠在喉。

    沉默着的走廊上,又恢复了窒息般的安静。

    所有人屏住呼吸看着“急救中”的字样,焦躁不安让每个人的心跳都在不停的加大。

    乔汐莞靠在医院的墙壁上,他转头看了一眼古源,看着他温文尔雅的模样,多了些焦虑,整个人一直看着急救室的方向,说不出来的难受。

    心有些微动。

    她其实知道古源是不会怪她的,但这个时候,越是没有发泄的突破口,越是会让古源更加难受。

    她转眸,无意看着叶媚似笑非笑的表情。

    她现在没精力去和这个女人斗,但她从不相信,叶媚可以笑道最后。

    走廊上持续紧绷,窒息。

    好久。

    “急救中”的字样熄灭。

    医生有些疲倦的走了出来,所有人一翁而上。

    “医生,我女儿怎么样?孩子平安吗?”

    “医生,我老婆还好吗?”

    “医生,我姐姐没事吧?”

    ……

    所有人都焦虑的看着医生,看着医生微微叹了口气,“大人平安,孩子没有保住。不好意思,我们尽力了。但是患者送来的时候就已经动了胎气,孩子就有了流产的倾向,而且大出血后,根本就没办法保住,强行保孩子只会让患者失去生命。不过她还年轻,这段时间好好休息和修养,孩子还会再有的。”

    孩子没了。

    乔汐莞听着医生一字一句。

    她转头看着古源,看着古源整个人好像就突然就落空了一般的,直直的看着医生,张嘴想要说什么,终究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医生无奈的点了点头,离开。

    顾子颜从里面推出来,整个人是清醒的,但是身体很虚弱,脸色苍白。

    她一出来,所有人就围了过去。

    “子颜,没事儿了,没事儿了。”齐慧芬不停的安慰着她。

    顾子颜的视线放在古源身上,那一刻似乎连唇色都是白的,她虚弱无比的说着,“古源,我们的孩子没了,我尽力了,我给医生说我说一定要保住孩子,可是孩子还是走了,古源对不起……”

    “傻瓜,你已经很棒了。而且医生说了,我们还年轻,想要孩子会很简单。等你身体好了,我们随时都能要,是不是?”古源笑着,温柔的亲了亲她的额头,“别怕,有我陪着你。”

    顾子颜点头,眼眶通红,眼眸一直看着古源。

    所有人跟着护士的脚步,推着滑动病床去病房。

    乔汐莞跟着脚步。

    突然。

    “啪。”一个巴掌猛地一下甩在乔汐莞的脸上。

    乔汐莞摸着自己的脸颊,看着面前火冒三丈的齐慧芬。

    耳光声音很大,其他要离开的人,似乎都被这个声音怔住,转头看着他们。

    叶媚冷笑了一下,讽刺无比。

    古源抬头看了一眼,默默地没有说话。

    “乔汐莞,你就是我们家的灾星!”齐慧芬丢下一句话,大步往前走。

    乔汐莞摸着自己的脸颊。

    真是火辣辣的疼。

    她心想,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无理的婆婆,她怎么就能够这么的忍受了这么久。

    她一个人站在走廊上,周围的人都走了,去了病房陪着顾子颜。

    顾子颜的孩子没有了,所有的错都会怪在她的身上,不说现在在外人眼中她和古源还有理不清的关系,此刻的状况,就已经有一种把她逼上绝路的感觉。

    她深呼吸。

    深呼吸,让自己平静下来。

    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也没有什么是自己不能够承受,不能够解决的。

    她得好好的想想,怎么还自己清白,即使此刻,总觉得自己脑袋里面都是浆糊,什么都思考不了。

    她只是在想,一直在想。

    古源会怎么样?!

    应该会难受。

    但应该也不会怪她。

    而这份矛盾的心情,让她有种说不出来的,无力感。

    “乔汐莞,能够看到你这样的表情,真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耳边,突然响起叶媚的声音。

    乔汐莞转头看着她,看着她笑得恶毒的一张脸。

    “都是你,是吗?”乔汐莞直白问道。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不过有时候呢,老天还是公平的。你以为你占尽了所有便宜,殊不知,有些意外就这么措手不及的发生,你也无力回天。”叶媚嘲讽的说着。

    乔汐莞眼眸微动,就这么的静静的看着她,不发一语。

    叶媚被乔汐莞看着头皮发麻,她脸色一沉,冷冷的说着,“乔汐莞,你看着我做什么?”

    “看你能够得意多久。”乔汐莞薄唇微动,面无表情,“我想应该,不会太久。”

    “你少在这里威胁我。”

    “我只是提醒你。”乔汐莞说,“我从来不会让笑我的人,笑得太久。”

    说完,转身就要离开。

    “乔汐莞。”叶媚狠狠的叫着她,“你是不是给妈说,让我去沈阳的事情。”

    乔汐莞停下脚步,转头,“去沈阳对你才是好的。”

    “我偏不去。今天上午妈对我说让我去沈阳照顾顾子寒?!你想把我遣走你做梦吧你。告诉你乔汐莞,别以为你的如意算盘可以成功,你以为把我弄走了你就可以只手遮天了?!你想都别想,我死都不会离开,没有把你赶出顾家大院,我死都不会离开。”叶媚说得很是激动。

    乔汐莞冷笑着,“我的如意算盘是你拒绝去沈阳,果然叶媚,你还是笨的。”

    “乔汐莞!”叶媚尖叫,“你什么意思?”

    乔汐莞离开。

    对于叶媚的发毛,她半点兴趣都没有。

    叶媚今天上午拒绝齐慧芬的举动,只是验证了,她和顾子寒没有感情而已。

    齐慧芬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老谋深算,很多事情她不需要再做提醒,她自然就能够看明白。

    如果不是发生了今天的事情,叶媚在顾家的日子本来就不长……

    很好。

    终究而言,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一环扣一环,倒是让谁都没办法省心。

    乔汐莞的脚步停在病房门口。

    病房内,古母和齐慧芬一直在小声说着话,可能也在谈孩子没了的事情,也在用着官方的话语互相安慰,古源坐在床边,一直默默的陪着顾子颜,顾子馨也坐在顾子颜的床边,她在努力的找话题,似乎是想要让顾子颜不要一直想孩子的事情。

    病房中还是和谐的。

    至少这一幕是和谐的。

    在她出现后,所有人的视线又自然的放在了她的身上。

    齐慧芬脸色一沉,“你还来做什么,不是存心的让子颜添堵吗?”

    乔汐莞静静地看着齐慧芬,“妈,我想和子颜说几句话。”

    “有什么好说的,现在子颜身体这么不好,有什么等她恢复了再说。她刚做完手术,需要休息。”齐慧芬冷着脸。

    乔汐莞沉默了一秒,微微一笑,“好,那过几天我再来找子颜。”

    齐慧芬没说什么,脸色依然难看。

    乔汐莞转头看着顾子颜,“子颜,你好好休息,有空我就来看你。”

    顾子颜只是看着乔汐莞,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乔汐莞也不在乎的,依然得体的笑着招呼着其他人,离开。

    这个时候她也只有选择离开。

    她离开病房,离开医院。

    外面,天空晴朗,璀璨的阳光还是那么热情的照耀。

    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个世界还是这般的,井然有序,生机盎然。

    她深呼吸一口气,拨打电话,“武大,你在哪里?”

    “浩瀚之巅。”

    “找到潇夜了吗?”

    “在等待,听阿彪说是有点事情,马上就到。”

    “那我马上过来。”

    “我来接你。”

    “不用了。”乔汐莞直接挂断了电话。

    她打了一个出租车,到达浩瀚之巅。

    她出现的时候,潇夜似乎也刚好处理完事情,加上武大和阿彪,四个人坐在他的专用包房。

    潇夜似乎是习惯性的抽烟,喝酒,然后冷脸。

    乔汐莞左右看了看,“雷蕾不在?”

    “你有事情就说。”潇夜冷血的说着。

    乔汐莞也不想拖泥带水,她直截了当的说道,“今天在通桥湾附近发生的那起车祸,我怀疑是人为的,我希望你能够帮我查查那个司机。我需要找到他,然后作为指证。”

    潇夜狠狠抽了一口烟,看着乔汐莞,“你怎么能够肯定那是人为的?”

    “因为我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这么多的天灾。”

    潇夜看着她,眼眸一紧。

    那一刻似乎有些明白乔汐莞的讽刺。

    他转眸,“阿彪。”

    “大哥。”阿彪恭敬的叫着他,“刚刚武大来的时候说明了情况,你在谈事情,我就先查了一下,联系到了处理这起交通事故的警察,收到些基本资料。”

    “你说。”

    阿彪点头,“这起事故是一辆奔驰轿车和一辆小货车相撞。撞的不是特别严重,双方司机都没事儿,只有奔驰里面的孕妇据说是动了胎气,刚收到消息说已经流产,看上去原本像是一起普通的事故,怪异的地方就在于,货车司机潜逃,出车祸后就跑了,警方正在全力的拘捕。”

    “我现在就要找到这个司机。”乔汐莞说。

    果然,一切都是有心人为之。

    这么一个小事故,报保险公司,赔钱就可以解决的问题,如果不是酒后驾驶,司机根本就不可能会选择逃跑的方式,她不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这么多巧合的事情。

    “想办法把这个人找出来。”潇夜吩咐。

    “是,我已经让人在调查了。”阿彪答应着,“不过我很怕杀人灭口。”

    “不会。”乔汐莞直白的说道,“现在应该还不至于。但我怀疑货车司机此刻正在想办法离开上海。”

    “司机潜逃警方已经挂在网上了,他只要用身份证,就能够追踪到他的记录。”

    “如果不用身份证呢?跑路的方式那么多,如果有人帮忙安排,一切都会简单轻松。”乔汐莞说,突然像是想到什么,声音急切了些,“我觉得货车司机肯定会和人联系,这起事故出得很突然,绝对不会是早早就策划好的。”

    因为她不相信叶媚可以未雨绸缪到,知道今天她会找顾子颜。

    一定是今天或者是齐慧芬或者是顾子颜对叶媚说了,才会突发车祸。

    所以这么短的时间,叶媚想要把一个人转移走,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潇夜不知道乔汐莞为什么会这么肯定,也似乎是没有那个心情去问,他对着阿彪说着,“你多派点人手打听一下现在道上,有没有那个人突然就消失了的,做这种事情的人,免不了是些小混混,想钱想疯了的那种。或者经常在场子来吸粉的。”

    “是,我会留意的。”阿彪说道。

    乔汐莞对着潇夜,“我希望你有任何消息了都能够早点给我打电话。”

    潇夜点头。

    “对了,提醒你一下,这次我要指证的人,就是叶氏的女儿叶媚,如果让你和叶氏之间为难了,我会很抱歉,但不希望你不帮我。”乔汐莞说得很直白。

    潇夜没什么面部表情。

    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在想什么,是帮她,还是不帮。

    乔汐莞看他没什么表情,也不想多问,站起来,“麻烦了。”

    转身就走。

    乔汐莞走出浩瀚之巅。

    阿彪出来送他们。

    乔汐莞对着阿彪问道,“雷蕾的事情还没有查出来?”

    “没有,人证都没有了。物证根本就找不出来,因为一切都是真实发生的,至于雷蕾是不是预谋,这个真的不好调查。按照常理,正常人都不会让自己做这些事情,除非真的是到了变态的程度。”阿彪有些无奈。

    乔汐莞脸色有些难看。

    就这么一个雷蕾,真的就让所有人都无能为力了?!这个女人真的聪明到这个程度?!

    “阿彪,雷蕾的电话清单你查了吗?”

    “费了些功夫,查询了。我都一个一个对比了,其实她没怎么给别人打过电话,她好像朋友不多,倒是经常给姚贝迪打电话。”阿彪说着,有些无奈,“姚贝迪这段时间被雷蕾骚扰得有些厉害。”

    乔汐莞眼眸一紧。

    雷蕾这个打不死的小强。

    “除了姚贝迪,就没有给其他人打吗?”

    “倒是还有一个。”阿彪说着。

    “谁?”

    “齐凌枫。”

    “什么?!”乔汐莞眼眸一紧。

    阿彪对乔汐莞的激动有些诧异,“怎么了?有问题吗?”

    “打了多少?”

    “也没打几个。”阿彪说着,“很久了会打一次吧。不过你知道的,雷蕾最好的朋友是楚以薰,楚以薰死了之后,雷蕾也没什么朋友,估计有些时候有什么事情就对齐凌枫倾诉吧,人不可能一个朋友都没有,不过他们打电话的时间也少,并不频繁。”

    乔汐莞突然很严肃,她对着阿彪一字一句的说道,“你有雷蕾的清单吗?通话清单?”

    “有的,你等我,我放在包房一个柜子里面。怕大哥反感我的举动,我做得比较小心。”

    “你拿给我,我等你。”乔汐莞说道。

    “好。”阿彪看乔汐莞突然这么严肃,也有些被震惊到。

    莫非自己放过了什么重要线索?!

    他快速的把通话清单拿给乔汐莞,乔汐莞一眼就能够认出齐凌枫的电话,她纤细的手指一点一点比对,脑海里面在想什么的,认真得很,“阿彪,你就没有发现,每次发生了事情前后,雷蕾都会给齐凌枫打电话吗?”

    “我知道啊,她除了给齐凌枫说,还能够给谁说,她在这座城市没什么朋友的。”阿彪似乎很能够理解。

    “阿彪,是事情前后,不只是事情后。事情发生前,雷蕾必定会给齐凌枫电话,你自己看。”乔汐莞说着,整个人是有些气的,“而且齐凌枫这个人从没有这么好心的会去安慰所谓楚以薰的好朋友,他做任何事情都有目的,我现在先不说他的目的,但是我敢肯定,齐凌枫和雷蕾之间,绝对有阴谋!”

    “这,这样吗?”阿彪已经被怔住了,有些结巴的不知所措,“我一直以为雷蕾和齐凌枫就是普通朋友关系,我真的是耽搁了太多事情了,乔小姐,对不起。”

    “也不是你的错。”乔汐莞收敛了点脾气。“你没有接触过齐凌枫这个人,自然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可恶!”

    刚刚确实太激动了。

    她只是有些生气,这么重要的线索,阿彪怎么都不早点告诉她。

    “那现在怎么办?”阿彪问她。

    果然,他还是一介武夫。

    很多深层次的东西,他就想不通,做不好。

    “现在你先别有任何举动,我去找齐凌枫说这事儿,有什么状况和需要你做的事情你才做,我怕打草惊蛇反而引起了雷蕾的注意。”乔汐莞说。

    “是,我都听你的。”阿彪似乎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连忙点头。

    乔汐莞抿了抿唇,和武大离开。

    坐在武大的小车内,乔汐莞觉得此刻整个人都有些疯癫了。

    前有狼后有虎。

    自己就是一个夹心饼干,总有一天会被咬得骨头都不剩。

    她坐车直接回到了顾家大院。

    傅氏的方案已经递交,等着傅博文有时间过执行细节,然后就是执行阶段,不停的要钱要钱,不停的回收环宇股份的时候。

    她深呼吸。

    让自己尽量的平复下来。

    现在事情多是多了点,等一切结束后,就真的,结束了。

    她低头,看着突然响起的电话,接通,“喂。”

    “你在哪里?”那边传来古源的声音,有些低低沉沉的,说不出来的情绪。

    “走准备回顾家。”

    “子颜有话和你说。”

    乔汐莞整个人一怔。

    “现在他们都走了,病房里面只有我和子颜,子颜说希望你能够来一趟,有些事情想要和你说说。”古源说得很平静。

    乔汐莞沉默了一秒,说道,“我马上就过来。”

    “嗯。”

    “古源。”

    “什么?”

    “你怪我吗?”

    “不怪。”古源直接了当。

    乔汐莞不自觉的咽了咽喉咙,“谢谢。”

    “过来再说吧。”

    那边挂断了电话。

    乔汐莞看着窗外的天空,低声说着,“去市中心医院。”

    武大点头。

    车子平稳的行驶在上海繁华的街头。

    到达医院门口。

    乔汐莞走进去,停在病房门口。

    房间里面果然只有古源和顾子颜,古源一直坐在顾子颜的旁边,在一点一点喂她吃水果。

    古源这个男人真的好到,人神共愤。

    她眼眶突然有些红。

    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温馨的一幕,却让他感动得有些想要掉眼泪。

    两个人发现乔汐莞的出现。

    似乎都沉默了半响。

    古源笑着说,“进来吧,别像个犯了错的孩子见家长似的,还迈不进这个门了。”

    乔汐莞耸肩,不着痕迹的收拾自己的情绪,走进去,笑着对着顾子颜,“身体没有什么不适吗?”

    “没什么,还挺好。”顾子颜说。

    “那就好。”乔汐莞点头。

    仿若那一刻也是有些尴尬的。

    顾子颜突然转头对着古源说道,“古源,你先出去吧,我和大嫂说说话。”

    “好,我就在门外的走廊上,你想要上厕所什么的就叫我,我抱你去。”

    “嗯。”顾子颜点头,微微一笑。

    古源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发,看了一眼乔汐莞,走了出去。

    病房的房门关过来后,顾子颜的视线才放在乔汐莞的脸上,很平静的口吻说道,“你看到了古源对我真的很好。”

    “是很好。”乔汐莞说。

    “所以为了他,我不会怪你。”顾子颜说,那么平静的口吻。

    乔汐莞眼眸一紧。

    “不想要失去古源,所以我不会责怪你,我也会在我爸爸妈妈面前替你说好话。”顾子颜重复着,一字一句。

    “为什么?是古源让你这么做的?”乔汐莞看着她。

    “不是,他这么好的人,怎么可能逼迫别人做事情。我只是突然觉得,有时候爱情就是会让人变得这么的卑微,而我一点都不反感,自己为他变得卑微。”顾子颜一字一句。

    乔汐莞沉默着。

    不管如何,古源真的找到了一个,很爱很爱他的女人。

    她笑着,默默地笑着,“以前从来没有把你放在眼里,在我心目中,对我不存在利益关系的人,我基本不会用正眼去看她。注意到你完全是因为你和古源突然的谈恋爱,突然的谈婚论嫁,但是现在。顾子颜,我突然觉得,你情商很高。”

    “是吗?”顾子颜笑了一下,脸色已经苍白,笑起来却突然觉得有些温暖,“我一直很佩服你,因为我觉得很少有女人可以像你这样,坚强到这个地步。我刚刚看到妈扇你耳光了,换做是我,肯定哭都哭死了,你却还能够这么得体的笑着。”

    “总不能让那些看我笑话的人,更加的狼狈。”乔汐莞说。

    顾子颜其实是理解不了的,她也不想多问,又说道,“你今天找我,是想要对我说你和古源的事情对吗?”

    “你现在还要听吗?”

    “不了。”顾子颜摇头,“在这之前,在当我觉得你和古源之间有些暧昧不清的时候,我甚至好多次睡梦中醒来都想要当着你的面质问你和古源的事情,但是你知道的我没勇气,一是我真的敬畏你,二是,我真的也怕,要是有什么我该怎么办,我还不如鸵鸟一般的生活下去。现在,我突然觉得,我更想要这么鸵鸟的生活下去了。”

    乔汐莞扬眉。

    顾子颜说,“我想这个世界上应该再也不会有男人对我这么好,从手术室下来到现在,古源一直陪在我的旁边,我能够感觉到他对我的心疼,我有时候在想,估计古源娶了任何一个女人也会这般的无微不至,但不管如何,他最终娶的人是我,他就只会对我一个人这般的温暖爱护,想通这点,似乎就已经够我满足了。”

    “你是聪明的。”乔汐莞说,“你真的看清了一个事实。在这个世界上,如果你还是古源的妻子,那么古源所有的美好所有的温柔所有的宠爱都会集中在你一个人的身上。因为他是一个有责任心的人,他会对自己的妻子负责到底。子颜,我今年原本找你,就是想要给你说清这个道理。你只要还是古源的妻子,你可以拥有他的全部。他会把能够为你付出点的所有都付出在你的身上。”

    “嗯,我知道了。”顾子颜微微一笑,“所以我不会为难他。我知道他不会怪你,不管你做了什么,他都不会怪你,所以我成全他,我会和他一样,不会怪你。我想两个人在一起,就算现在还不够爱,但至少还可以相见如宾,相濡以沫,这份婚姻多多少少不会让人太难过。更何况,我还是自私的,我自私的想,我做得多了,也许古源有一天就看到了,就喜欢上了也说不一定。”

    “人都是感性动物。没有谁会像我这般的冷血无情。”乔汐莞笑着,说得很直白。

    这个世界上估计就只有她才会这样,才会对别人的倾心付出,无动于衷。

    “霍小溪是真的死了是吗?”顾子颜突然问道。

    乔汐莞一怔,随即说道,“嗯,她真的死了。”

    “你知道吗?我和古源的第一次,古源叫了这个女人的名字。”顾子颜说,似乎也是释然的一笑,“还好,我一般不和死人计较。”

    “和死人计较那就是愚蠢的。你应该庆幸,古源生命中那个女人已经真的死了。”乔汐莞说。

    而她现在,叫乔汐莞。

    “嗯。”顾子颜笑着说道,“尽管有人说你像霍小溪,我看过霍小溪的照片了,我觉得一点都不像,你比她漂亮多了,我甚至觉得,霍小溪还没我漂亮呢。”

    “霍小溪就是一丑妞,还傻不拉几的,没你可爱。”乔汐莞直白的说道。

    “我也觉得。”顾子颜笑得很开怀。

    乔汐莞突然拉着顾子颜的手,“知道你想当一只鸵鸟,但是呢,我觉得我还应该告诉你,我和古源什么都没有。”

    顾子颜一怔。

    “不要有负担,他喜欢的女人只有霍小溪,但是霍小溪已经死了,所以你才是古源的唯一,在未来几十年,的唯一。”乔汐莞说,很认真很认真地语调。

    顾子颜看着她。

    乔汐莞站起来,“我还有点事情要先走了。”

    “嗯。”顾子颜点头。

    乔汐莞离开。

    离开的时候,无声地说着。

    顾子颜,古源的幸福就真的交给你了。

    她打开房门,看着走廊上的古源。

    两个人都沉默着,好久。

    乔汐莞突然开口,“对顾子颜好点吧,她真的很爱你。”

    “我知道。”古源点头。

    “我先走了。”

    “乔汐莞。”古源突然叫住她,“你还好吧。”

    乔汐莞沉默,很淡定的看着她。

    她哪里不好了。

    古源指了指她的眼眶。

    她用手指摸了摸。

    果然啊。

    有眼泪。

    有时候就是这样,莫名其妙的想要哭。

    她不着痕迹的擦了擦眼泪,笑着说道,“我这个人比较感性。”

    “现在才知道。”古源笑着,附和。

    “我先走了。”

    “乔汐莞。”古源叫着她,“你适合多笑笑。”

    “嗯。”乔汐莞点头。

    然后大步离开。

    身后是古源的一直瞩目的目光。

    她总是在想,为什么自己对古源会如此,分明不会有怦然心动的感觉,但总是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会心疼的想哭,也会恍然若失。

    她想,这份感情,终究徘徊在了,友情之上,恋人未满。

    行走的脚步,突然停下。

    她抬头,看着叶媚,看着叶媚手上似乎提着一个保温杯,应该是主动的给顾子颜送饭,准确说,应该又是煽风点火的。

    “你对顾子颜说了什么?”叶媚脸色一冷。

    “你猜。”乔汐莞冷笑。

    叶媚脸色一沉。

    “不过我想,你的如意算盘应该是要落空了。”乔汐莞说着,“你知道的,我这个人最擅长的就是蛊惑人心。”

    叶媚只是冷冷的而看着乔汐莞,一言不发。

    乔汐莞准备离开,离开的脚步突然又停了下来,“叶媚,我总是在想,走久了夜路会撞鬼的事情。我刚刚听说,警方已经开始挂网到处逮捕货车司机,你知道的,货车司机就算是用身份证上个网开个房都会被发现的,不知道他现在知不知道这么多,或者手痒了想要晚点什么游戏的去了网吧……”

    “你给我说这些做什么?!关我什么事儿?!”叶媚尖叫。

    “关不关你的事儿,你自己应该清楚的。我给你说过你不是我的对手,你手段越多,做得越多,只会让我更快的找到你致命的地方,好自为之。”说完,乔汐莞大步离开。

    叶媚狠狠的看着乔汐莞离开的方向,身体不停地发抖,气得发抖。

    她连忙拿出手机,拨打,“你给你小弟交代清楚,别让他用身份证,现在警方正在大肆的逮捕他,过几天等风头没这么紧了,我想办法把他送出上海,别给我出了纰漏。”

    “放心吧,这小子我关的好好的,绝对不会让警察抓到。我们都是和警察捉迷藏捉习惯了的。”那边吊儿郎当的说着。

    叶媚挂断电话,脸色冷了又冷。

    乔汐莞到底有什么了不起?!

    乔汐莞此刻正坐在电梯里面,她脸色也变得严肃了很多,电梯一打开,她连忙拨打电话,“潇夜,你帮我找人盯着叶媚,再帮我查查她的通话清单,就是我现在打电话给你的前面几分钟,你帮我查查她有没有给谁打电话,如果有,难么那个人就应该,罪魁祸首。”

    “嗯。”那边淡淡的应了一声。

    挂断了电话。

    乔汐莞脸色一冷。

    叶媚,我相信你做事情,少了顾子寒的滴水不漏。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我相信人定胜天。

    ------题外话------

    明天弄死她个叶媚小妞。

    么么哒。

    ......交流,吐槽,傍上书院大神,人生赢家都在潇湘书院微信号xxsynovel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输入xxsynovel--43841+d0x0s+9096378-->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