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一百十八章 不作不死(三)反咬一口

第一百十八章 不作不死(三)反咬一口

作者:恩很宅
    乔汐莞从医院出来,坐着车准备回顾家大院。

    想了想,突然拿出电话,拨打,“齐凌枫,是我,乔汐莞。”

    “很难得你居然主动给我打电话。”那边传来齐凌枫吊儿郎当的声音。

    “我经常主动给你打电话。”

    “都是和利益相关的事情。”

    “齐凌枫,如果我没记错,你应该是比任何人都要现实的男人,别把自己说得那么清高,这会让我质疑我自己的眼光。”乔汐莞一字一句。

    齐凌枫耸肩,“既然你都已经认定,我也没没什么好解释的。你有什么事情,请讲?”

    “你一直在和雷蕾联系是不是?”乔汐莞直截了当。

    齐凌枫抿唇,一笑,“听叶妩说你一直都在调查我,没想到我的一举一动果然都在你的眼皮子底下,我一直都很想问,你到底知道我多少东西?我怎么都觉得我在你面前就跟。裸。体一样,你什么都看得一清二楚,而你知道吗?这样的一清二楚让我觉得很,窝火。”

    乔汐莞冷笑着,“我没空和你开玩笑。齐凌枫,如果你真的和雷蕾在耍什么阴谋我劝你最好早点松手,别怪我没提醒你,如果让潇夜知道了所有一切都是你在暗中操作,你可想而知你的下场。”

    “你这是威胁我?”

    “好心提醒而已。我想我能够查到这个地步,潇夜不会比我笨。终有一天会水落石出。”乔汐莞狠狠的说着。

    “乔汐莞。”齐凌枫似乎是严肃了很多,口吻也变得冷了些,“什么事情你都要插手,你不觉得累吗?”

    “这句话我也要还给你。”乔汐莞说完,猛地一下挂断了电话。

    齐凌枫看着“通话结束”的字样,嘴角紧紧的抿在一起。

    他沉默了一会儿,拿起电话拨打,“雷蕾。”

    “做什么齐凌枫?突然想起我了,倒真是让人受宠若惊。”雷蕾阴阳怪气的声音讽刺的说道。

    “让你这段时间松手安分守己你到底听没有?”齐凌枫狠狠地说着,“你知不知道已经有人开始在狠狠的查你了,都查到我这里来了。”

    “然后呢?”

    “然后,你是真的愚蠢,还是已经心里扭曲到一定地步了?!如果知道你所有一切都是你故意安排,你想过潇夜会怎么对你没有?!”齐凌枫有些怒火的吼着。

    “我不怕。现在对我而言,什么都不怕。弄死了姚贝迪,才是我现在一直想要做的事情。齐凌枫你现在别管我任何东西,你放心,我不会出卖你。你想要在我身上得到什么利益你直接说,我能够帮你的就帮你。”雷蕾无所谓的说道。

    “什么都不需要了。走在你身上的这步棋果然是我走得最不应该的一步,雷蕾,以后你自己好自为之,也不要再给我打电话,我们从此就分道扬镳。”齐凌枫狠狠地说着。

    他倒是真的没有想到,雷蕾这个女人已经到了他根本就没办法掌控的地方。

    这个女人真的已经心理变态。

    心理变态的,也不会介意做任何事情,会得到什么样的下场了。

    “齐凌枫。”雷蕾突然叫住他。

    齐凌枫沉默着,似乎是等着她接下来的话。

    “我这个人没什么朋友,虽然你用了恶心无比的手段让我和你合作,我一直以为,至少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人不管处于什么目的至少是站在我这边的。而现在,你居然也要离开。”雷蕾讽刺极了,“没关系,我其实也没想过你还能够帮我什么。不过到最后,你能不能告诉我,谁在查我,我想以备无患。”

    齐凌枫脱口而出的话突然沉默了。

    “你准备怎么以备无患?”齐凌枫问。

    “道上的人,你说最喜欢做什么?”雷蕾讽刺的一笑。

    齐凌枫抿着唇,好久,“我只是提醒你而已,到了现在这个地步,我想我没理由告诉你那么多,有那个本事自以为是,你就要有那个本事自己处理好一切,抱歉,从刚刚我打电话给你那一刻开始,我就不会再给你提供任何,建议,当然更不会给你任何消息。”

    “你字字句句都在说是自己的原因。但是齐凌枫,我怎么就觉得你一直都在维护着谁呢?”雷蕾说,“别告诉我,你这么冷血残忍恶心的男人,也会喜欢上一个女人?!”

    “没空和你啰嗦。”齐凌枫冷着脸直接说道,“从此不要给我电话,我也会把你设成黑名单。再见。”

    电话挂断。

    齐凌枫转身看着大大的落地窗,看着落地窗隔壁的空中花园,看着那个随风飘荡的秋千,脑海里面忽然像是看到了有个女人坐在那里,背对着她,轻轻的摇晃摇晃……

    他咽了咽喉咙。

    他以为他这辈子,真的不会爱人。

    就如雷蕾说的那样,他这么冷血残忍恶心的男人,怎么可能喜欢上任何一个女人?!

    喜欢上的那个女人,得有多倒霉。

    ……

    乔汐莞一路沉默着回到顾家大院。

    武大看着乔汐莞下车,忍不住问道,“你没事儿吧,这个时候自己回去?”

    “你看我什么时候有事儿过?”乔汐莞反问。

    武大耸肩。

    乔汐莞抿唇一笑,走进别墅。

    别墅里,齐慧芬在客厅,脸色难看到不行,看着乔汐莞出现,脸色更加难看了。

    “你还好意思出现在这里?!”齐慧芬狠狠地说着。

    “妈。”乔汐莞温和的开口,即使恨不得和面前这个老女人干一架,嘴上也依然挂着,完美的笑容。

    “别叫我!”齐慧芬冷言。

    “妈,子颜这起车祸和我真的没有关系,这是意外,也或者不是意外。”乔汐莞开口。

    “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现在也没心思和你兜圈子。”齐慧枫芬着脸,“别以为你三言两语说动了子颜,子颜还打电话让我别责怪你,这事儿和你无关,我就可以原谅你。乔汐莞,我不说你这件事情做得对错,但有一点不可否认,你确实是我们顾家的灾星。因为你,我们家搞得支离破碎。甚至我觉得,我在这个家的地位也因为你变得岌岌可危。”

    乔汐莞沉默着。

    齐慧芬不过是觉得,这段时间一直被乔汐莞牵着鼻子走,又找不到任何可以发泄的突破口,心里各种不舒坦而已,趁着这次事故,齐慧芬不狠狠的做做文章,怎么能行?!

    乔汐莞什么都清楚得很,所以很明白,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或许也会让齐慧芬看她更加不爽。

    但她发展到了今天的地步,齐慧芬对她也已经无可奈何。

    至少顾耀其是离不开她的。

    顾耀其不会冒险的把她从顾氏撵走,除非他真的不想要顾氏发展了。

    所以。

    她今天在顾家的地位,她其实也用不着讨好齐慧芬,顶多不过就是,不想要大家日子太难过而已。

    而既然齐慧芬已经认定到了这个地步,她不敢解释不解释,做不做都是她的眼中钉,索性,她就不管了。

    她突然笑眯眯的说这,“妈,爸可不会这么认为。”

    就这么一句话,让齐慧芬整个人一下子火冒三丈,她从沙发上猛地一下站起来,狠狠的指着乔汐莞破口大骂,“乔汐莞,你什么意思?!你的意思就是,我在诽谤你,你的意思就是,我们顾家还离不开你了。”

    “离不离得开,你要不听听爸的意见。”乔汐莞漫不经心的说着,想清楚了,就不需要有任何顾虑,“我手上现在还握着上几十亿的合作方案,而对方公司只认定我。妈,有些时候都是要靠实力说话的,那些迷信你就留在家里面,你自己烧香拜佛就行了,别让爸添堵。”

    “乔汐莞,你倒是现在翅膀硬了,连我也敢讽刺了?!”齐慧芬气得身体发抖。

    “妈,我一心想要做一个好媳妇,孝敬你和爸爸,一心的想要和子臣好好的过日子。但现在,是你一直在执意我,把一些原本不是我的过错非要强加在我的身上。”乔汐莞看着齐慧芬,出奇的冷静,“子颜的事情到底是谁刻意为之,本来我不想插手,但为了验证你所谓的‘支离破碎’,我想我必须应该当着你的面,做得一清二楚。”

    “你什么意思?”齐慧芬听不懂乔汐莞在做什么!

    “慢慢就知道我什么意思了。”乔汐莞对着齐慧芬,再也没有用卑微而尊敬的态度,她觉得不值。

    从今天被她那狠狠的一巴掌,她就想通了。

    她不需要讨好一个一心就想要把她赶出去的女人,更何况,她真的不觉得,这个女人能够给她任何威胁。

    她转身,大步往楼上走去。

    齐慧芬在楼下气得火冒三丈。

    她狠狠地看着乔汐莞的背影,狠狠地看着她,整个人也因为乔汐莞今天突然的改变而怒火冲天,终于露出真面目了,以前在家里面什么都说是因为想好好好的在家过日子,想要孝敬他们,现在终于不装了,现在终于装不下去了,很好乔汐莞,很好乔汐莞。

    “妈。”门口处,突然传来叶媚的声音。

    齐慧芬转头看着叶媚,控制着怒气,脸色还是非常不好的坐在沙发上,不发一语。

    “妈你怎么了?”叶媚问道,用非常温柔而讨好的语调。

    “没什么。”齐慧芬没什么好口吻。

    “刚刚在大门口听佣人说你是不是和乔汐莞吵起来了。”叶媚故意的,哪壶不开提哪壶。

    齐慧芬的脸色更加难看了,但因为怒气还在,没有开口说话。

    豪门贵太的姿态还在,不能太乱了心智。

    叶媚似乎是故意看不到一般的,叹了口气说道,“刚刚去给子颜送饭,子颜那傻丫头,说不怪大嫂,说这些都是意外,和大嫂就没有关系。妈你说子颜怎么就那么的单纯。她甚至还对我说,让我也不要责怪大嫂,还让我在你面前给大嫂说些好话。都发生了这么严重的事情,不管是不是直接或者间接,子颜也应该会难过一阵子吧,也不知道大嫂去给子颜洗了什么脑,让子颜这么单纯的就信了她。”

    叶媚说得漫不经心,就像是自言自语又无可奈何一样。

    齐慧芬的脸色却因为叶媚的话变得更加的难看无比。

    想起刚刚乔汐莞的态度,想起之前顾子颜给她打电话让她别为难的乔汐莞……

    当着人一套背着人一套。

    齐慧芬气得火冒三丈。

    “我看古源也在病房,也就没有多说。毕竟古源和乔汐莞的关系……不说怎样,至少暧昧不清吧。我在想,妈,你说,会不会是因为古源强迫子颜这么说的,你想子颜这么爱古源,古源让她做事情,她还不做吗?!”

    “怎么可能!”齐慧芬越听火气越大,声音怒火无比。

    “妈你别生气,我也只是揣测,我想大嫂应该也不会这么无耻到,让古源来强迫子颜做这种事情,都是我瞎猜想的,妈别想多了。”叶媚连忙解释道。

    越是解释,就越是掩饰,就越似乎是事实。

    齐慧芬气得身体发抖,“这个乔汐莞,现在倒是什么都用得出来,以为我老太婆老了就什么中用了!不管怎样,这个家还是我说了算,乔汐莞她现在还这么耀武扬威,我非是要让她知道,我不是好惹的!”

    “妈虽然这么说,但是现在乔汐莞在公司别说有多霸王了。几乎除了爸,谁都不放在眼里,而且现在爸还都听乔汐莞的。她不是拿下了一个傅氏合作案吗?!你都不知道,一天在公司有多耀武扬威,看谁都是鼻孔朝天的。”叶媚说着,似乎还有得愤愤不平。

    “你不是帮子寒在看着乔汐莞吗?!”齐慧芬狠狠的说道。

    “现在乔汐莞这么嚣张,我哪里看得住。别说我,就说把子寒喊回来和乔汐莞斗也不行。乔汐莞现在都已经爬到了一个没办法让人拉下来的高峰了。”叶媚说道,“所以乔汐莞现在做什么都可以不再畏惧。”

    齐慧芬气得要命,恶狠狠的说着,“我就不相信乔汐莞能够一手遮天。”

    “哎,我倒是想到办法的。”叶媚说,“也是刚刚灵机一动,虽然有些卑鄙,但现在我也不想隐瞒了,我都跟妈一样,也是为了这个家着想,指不定哪一天乔汐莞就真的把我们顾家都拿了过去,那个时候别说我,妈和爸都会被乔汐莞牵着鼻子走。”

    “你说。”齐慧芬狠狠的看着叶媚。

    “子颜这车祸……我觉得出的果然是有些太巧合了些。为什么乔汐莞让子颜出来,子颜就出了车祸?!总觉得有猫腻。”叶媚皱着眉头,很认真的说着。

    “你的意思是乔汐莞故意让子颜出车祸的?”齐慧芬问道,后又一口否认,“乔汐莞不会这么愚蠢,她如果真的要让子颜没了孩子,不会选择这种陷自己不利的方式。”

    这点,齐慧芬还是清楚得很。

    “我知道,以乔汐莞的聪明肯定不可能这么做的。我们为什么不能作伪证?!”叶媚直接开口。

    齐慧芬整个人一怔,“你的意思说?”

    “是的,就是妈想的这样。我们现在有一个很有利的条件,就是货车司机撞人之后,现在在潜逃。只要我们提前找到那个火车司机,提前串通好口气,一口咬定就是乔汐莞让他故意去撞人的,他因为害怕才跑的。而且乔汐莞有做这个事情的动机,因为她喜欢古源,所以嫉妒子颜有了古源的孩子,才故意找人撞了子颜,就是为了让子颜流产。”叶媚一字一句说着,“我们还有古源和乔汐莞亲密的照片,我们有很多证据,只需要认证就行了,而人证,我有信心,我可以让我妈提前帮我找到。并做好一切准备。”

    齐慧芬听着,有些犹豫。

    这是在做伪装,做得不好,指不定就也会背上法律的罪名。

    她看着叶媚。

    这个女人她也不相信,但不管如何,对比起乔汐莞在她心目中的威胁,叶媚还不算什么。

    所以现在联合叶媚一起先把乔汐莞除掉,然后靠她自己也能够把叶媚掌握在手心中,这无疑是最好的方式。

    只是这样的后果就是,乔汐莞会再次坐牢,子臣会不会有所意见?!

    齐慧芬有些矛盾的想着。

    “妈。”叶媚看齐慧芬有些犹豫不定,又开口说道,“妈,3年前,乔汐莞不也这样过?!”

    齐慧芬一惊,“你怎么知道?”

    “言欣瞳告诉我的。”叶媚说,“那个时候的言欣瞳说子寒是一个残酷冷血的人,他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不折手段,让我不要接近子寒,想要吓唬我离开。我怎么可能就这么被推开了。因为我清楚的知道,子寒只会对自己的敌人才会如此,我不会是他的敌人,他不可能会对我下狠手。”

    齐慧芬看着叶媚。

    叶媚说的话几分能够相信?!

    不过倒是。

    现在到了这个地步,也确实不需要顾虑太多。

    她点头说道,“这个事情就交给你去办,别出任何纰漏。以前的乔汐莞之所以愿意顶罪也是被我们所逼,那个时候的乔汐莞懦弱无能。但是现在的乔汐莞早就已经发展到超乎了我们想象。”

    “放心吧妈,我做事情你放心。何况还有我妈在帮我。”叶媚很肯定的说到,“我们家要做什么证据出来,轻而易举。”

    齐慧芬想想也是,“反正,凡事小心,如果实在不行就不要强迫,别赔了夫人又折兵,到时候把我们俩送去了牢房,我还不想下半辈子在那里面过。”

    “嗯,我也不想。”叶媚笑着,邪恶无比的笑容。

    齐慧芬似乎是有些累了,就上楼了。

    叶媚也跟着回到自己的房间。

    她刚开始的时候没有想这么多,后来给那边打了个电话,在思考怎么把司机送出上海的时候,突然的灵机一动,送出去不简单,倒不如就直接留在上海,只要货车司机一口咬定自己撞人是被乔汐莞指使的就行,乔汐莞有作案的动机,还有提供了作案的条件,只要有人指证,妥妥的,乔汐莞就会被“冤枉”入狱。

    而这事儿,她还得拉上齐慧芬。

    齐慧芬现在应该也是恨透了乔汐莞,所以找她肯定也不会拒绝。

    果然,齐慧芬虽然有顾虑,还是就这么爽快的答应了。

    想来也真的是被乔汐莞逼急了。

    心里冷笑着,拿起电话拨打,“做笔生意如何?”

    “叶小姐你找我做生意,就算是杀人的事儿我也干。价钱如何?”

    “价钱你放心。我能够给你的,绝对比你接的任何生意都要划算。撞人的那小司机还在吗?”

    “在,毒瘾发了,我刚给他弄了点粉,现在才安静。不过话说,你什么时候把他送走,这么我一直放在身边也不是办法,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又怕出什么纰漏,都是自己亲自守着的。”那边有些焦急的说着。

    “嗯,我想到一个好方法,让你把司机直接送去一个安全的地方。”

    “什么地方?”那边很积极的问道。

    “监狱。”

    “叶小姐你别说笑了。我让这小子这么做的时候就答应了他不让他坐牢的,还能够给他一笔钱去疯狂的。你这不是让我为难吗?!这小子这几天也受了些苦,我总不能陷人于不义啊。其实我当时一直在想如果不逃跑更好,也不会出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

    “还不是你找的人不靠谱,看自己撞严重了点,以为死人给吓着了。给你说了那是豪华轿车,这么一撞根本就没什么大碍。不过这就算了,也当因祸得福了。”叶媚说着,“我现在给你做的这笔生意,事成之后,给你我上次的价钱三倍钱。”

    “什么生意?”那边激动的说着。

    “你让那货车司机做个伪证。就说是有人指使的。他最多算是同谋,没得什么后果,判不了多久,顶多就1、2年时间就出来了。就这么1、2年时间,可以赚他一辈子都赚不到的钱,你让他好好想想。还有啊,多半的钱还是进你自己的腰包了,你也要少做好多笔生意。考虑考虑,明天一早给我回话。”叶媚说着。

    那边一口答应,“我先和那小子沟通,完了就给你打电话。”

    “嗯。”叶媚挂断。

    乔汐莞。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我就真的不信,这次还弄不死你。

    ……

    翌日。一早。

    一个晚上基本都没有睡着。

    乔汐莞想,终究一个人还是有些孤独的。

    顾子臣那货到底好久才会回来?!

    她也不说有多依赖他,但终觉得身边少了些什么……

    她简简单单的洗漱后,出门。

    住在武大的车上,有些疲倦的模样。

    武大看着她,也没有多想。

    车子一路稳定的在上海街头行驶,今天有些阴沉的天气,让上海街头弥漫在一阵说不出来的压抑气氛中。

    “武大,顾子臣有多久回来?”

    “不知道。”

    乔汐莞转头看着落叶纷飞。

    夏天的尾巴还在,却开始有了早秋的萧条。

    她沉默着,一直到达顾氏大厦。

    走进自己的办公室,坐定。

    顾子俊敲门而进,“这是昨天做的方案修订,你过目。”

    乔汐莞指了指旁边的办公桌,示意他放下。

    顾子俊规规矩矩的放下后,准备离开。

    “半个小时后,召集各部门经理开会。你准备好会议记录。”

    “哦。”顾子俊点头。

    乔汐莞看着顾子俊离开的背影。

    心里面想了些,又陡然觉得,先这样吧。

    她翻了翻方案,还是有些细微的错误,但也看得出来,确实是用了心的东西。

    她快速的翻阅。

    半个小时后,坐在会议室,开会。

    “昨天我去傅氏,相信顾秘书已经给大家传达了,傅氏对我们的方案非常满意。”乔汐莞直白的开口。

    顾子俊不爽的皱了皱眉头。

    他又不是大嘴巴。

    他只是随口说说而已。

    他只是真的有那么一丝佩服她,然后就莫名其妙的说了出来而已。

    乔汐莞也没心思去搭理顾子俊的心情,继续又说道,“不过这这只是傅总的助理认可。傅总还没有给我亲自答复,所以大家不要开心得太早,手上该要完善的事情一点都耽搁不得。”

    “是。”

    “我现在再把所有的进度进行一个再次汇总和分布。策划部,方案的策划已经个基本完稿,但这并不代表你们的工作就已经结束,你们需要去了解这个项目的总公司和其他比如韩国,法国的方案进度,如果能够拿到其他公司的方案理念更好,可以参考并对我们的方案进一步完善,我们不要仅局限于对方公司对我们的要求,我们要超越自己。”

    “是。”策划部经理王荣川连忙答应着。

    “采购部,上次你们给出的预算我做了一点修改,你们按照修改的内容,提前和财务部进行沟通,保证资金到位的情况下,立即采购,现在时间紧迫,傅氏是一个极有效率的公司,不喜欢谁拖了他们后退,所以采购的时间已经非常有限,还需要……”

    “不好意思。”房门外突然响起敲门的声音,milk有些胆战心惊的站在门口,“乔总,我不是故意打断你们的会议,有人找你。”

    “很重要的人吗?”乔汐莞脸色不太好。

    “有点重要。”milk说。

    乔汐莞沉了沉脸,“你们等我两分钟。”

    然后离开会议室。

    接待室里面,坐着三个警察。

    “不好意思乔汐莞,关于昨天通桥湾附近发生的车祸,我们需要你跟着我们回警局录口供,麻烦请跟我们走一趟。”警察一本一眼的说着。

    乔汐莞眼眸一紧,“我不在现场,我不知道情况。”

    “我们知道。现在已经找到了货车司机,司机说车祸和你有关,为了让事情水落石出,还请你不要拒绝。”警察用着还算礼貌的语气,但是口吻却是不容置疑的。

    乔汐莞抿着唇,看着面前的三个警察。

    milk站在她身后,有些胆战心惊。

    “你们的证件呢?”

    带头的把自己的工作证地给她。

    乔汐莞看着,“xx公安大队大队长,张青。”

    “请多多配合。”张青严肃对着她。

    乔汐莞点头,“milk,通知各部门经理散会,等我从警局回来了再说。”

    “是。”milk连忙答应着,又有些小声的说道,“需要我陪你去吗?”

    “不用。”

    “那需要我帮你什么吗?”

    “做好你自己的工作就行了。”

    乔汐莞丢下一句话,和警察离开了。

    离开的时候,电梯口看着叶媚抱着资料出现,似乎是早就知道她会这么出来一般,故意的在等着看她笑话。

    这个时候,当着公司这么多人的面,警察直接到了公司带着她离开,这样的方式无疑是故意在给她难堪。

    她很淡定的,沉默着跟着警察在众目睽睽之下离开。

    又会有一阵八卦风在公司飘荡。

    乔汐莞表示自己,可以很淡定。

    她坐着警察一路到达警察局,在一个特殊的小房子里面,里面有摄像头,封闭得有些严实。

    两个警察坐在她的对面,其中一个警察在作笔录,另外一个警察开口,说道,“乔汐莞,货车司机王某,今天早上到警察局自首,说这起交通事故是你指使的他,并承诺事成之后给他一笔费用。现在司机已经被刑事拘留,我们需要你回答几个问题。”

    “我没做过。”乔汐莞直接了当,且没有半点慌张。

    “但是司机一口咬定是你。”

    “证据呢?没有证据,你们就是在诬陷。”乔汐莞狠狠地说着。

    “乔小姐你不要激动,我们现在只是在问话而已,没有指定就是你。”警察解释道,“不过既然当事人已经明确说是你指使他做的,那么这起交通事故就是所谓的刑事案件,刑事案件就要做更深一步的调查。这段时间还请你找好律师做好辩护,如果证据充分我们会对你进行拘捕,并上庭判决。另外,你现在作为这起故意交通刑事案件的嫌疑人,我们将有权多对你实施监视居住,请不要离开上海。”

    乔汐莞咬着唇,整个人看上去是平静的。

    脸色却冷的吓人。

    很好。

    被反咬了一口。

    “那我现在可以走了吗?”

    “别急,我的问题还没有问。”

    “你说。”乔汐莞看着他。

    “你和这起事故的当事人王某是什么关系?”

    “我不认识。”乔汐莞说。

    “那么这起事故的受害人顾子颜和你什么关系?”

    “我老公的妹妹。”

    “你和她有什么过节没有?”

    “没有,我们关系很好。从拉斯维加斯回来,我还给他带过礼物。一对情侣钱夹。”乔汐莞解释道。

    “但是听说,在事故发生前,你有给受害人打电话。”

    “我只是邀请她出来吃饭而已。”乔汐莞一字一句,“警察同志,我们有要陷害顾子颜的动机,你问一百遍我也没有。”

    警察无奈的耸了耸肩,“只是在公事公办而已,还望乔小姐配合。”

    “你还有什么要问的?”

    “没有了。其他我们会自己去调查。刚刚给乔小姐说的,还请乔小姐不要触犯法律违约。”警察提醒。

    乔汐莞看着他,“我现在可以走了吗?”

    “当然。”警察说道,“需要我们送吗?”

    “不用。”

    “外面有些记者。”警察说。

    乔汐莞眼眸一紧。

    “如果需要,我们可以送你离开。”

    “不用了。”乔汐莞走出去。

    反正不管是送或者不送,事情都搞大了。

    故意把这些事情搞大,当然是有心人为之。

    要不然就这么一会儿功夫,不会有这么多记者。

    她站在警察局门口,看着下面一堆的人。

    她想她这么走出去,肯定会被记者给踩死。

    她的出现,记者一下子就疯了一般的,“乔汐莞,听说你想要陷害你老公的妹妹?”

    “乔汐莞,是不是你在顾家生活得不够好,所以在报复谁?”

    “听说你和你老公妹妹的老公有一腿,所以才会有了害人之心,是不是真的?”

    ……

    乔汐莞沉默着。

    她打电话给武大。

    武大匆匆忙忙的赶到,扒开记者护送着她。

    “乔汐莞,你知不知道你会判多少年的刑?”

    “乔汐莞,你才出狱半年又因为故意肇事而入狱,你有没有什么想要说的?!这么屡犯法,你都不不知悔改的吗?”

    ……

    乔汐莞离开的脚步突然停了下来。

    看着一个记者,咄咄逼人,因为被拥挤着,因为说话又快又急,整个脸都是红的。

    乔汐莞的眼神冷冷一般的投射在记者的脸上。

    记者有些心惊,但也见过太多的这种人这种事,挺了挺胸膛,正对视着她。

    “怎么了,你有什么要说的吗?”记者问她。

    身边的记者突然安静了一半的看着被人群拥挤着的乔汐莞,看着她对着面前的记者,突然“啪”的一巴掌,毫无预防的打在了记者的脸上。

    记者带着近视眼睛,近视眼睛随着那个巴掌一下子掉在地上。

    乔汐莞的7厘米的高跟鞋一脚踩在上面,狠狠的用力,一字一句说道,“没有悔改之心!”

    “乔汐莞!我会告你的!”记者狠狠地说着,“我会告你故意伤人罪。”

    “我就不能告你诽谤了?!这警察都没有说我有罪,你就说我入狱了?你不是诽谤吗?!”乔汐莞冷冷的对着记者。

    记者哑口无言。

    乔汐莞冷笑着,低头从包里面拿出钱夹,随便抽了一叠,“拿去当医药费。”

    然后撒手,红色钞票飘在上空。

    那个时候却没有谁去捡这点钱,仿若都呆了一般的看着这么一幕,有些戏剧性的一幕。

    乔汐莞转身离开。

    武大不需要护送,乔汐莞也这么大摇大摆的走了。

    记者就这么看着乔汐莞这么轻而易举的离开,所有人屏住呼吸,被刚刚乔汐莞的架势所震慑住,好久人群中才有骚动,“乔汐莞这女人也太彪悍了。”

    ……

    乔汐莞坐在武大的小车内。

    武大看着乔汐莞的模样。

    这个女人总是会给她出其不意。

    遇到这种事情,还能够这么强势,一般的人都做不到吧。

    她嘴角不自觉得笑了一下。

    “你笑什么?”

    “笑你很牛逼啊。”武大诚心的说着。

    乔汐莞转动着眼眸,拿起电话,“喂,你好,刘正扬律师吗?我是顾氏企业乔汐莞。能否约你见个面。”

    “现在吗?”

    “嗯,现在。”

    “我现在手上有一个案子,可能忙不过来。”

    “没关系,我可以等。”乔汐莞说,“我在你的律师事务所等你。”

    “……”那边沉默了一下,“你先和我的助理谈。”

    “不,我就和你谈。”乔汐莞肯定的话语。

    “我想……”

    “希望你不要拒绝,我10分钟后到。”说完,就挂断了电话,不给对方拒绝的机会。

    乔汐莞深呼吸一口气,对着武大说,“现在去刘正扬律师事务所。”

    “是。”

    ------题外话------

    推荐好友杜十娘的重生明星文辰少追妻影后傲娇

    她一朝重生,灭渣女,灭贱男。在前世被她因爱舍弃的娱乐圈活的风生水起,影后歌后天后,后后桂冠挂满头。

    可是兜兜转转,依然折在了他的手上,转到了他的床上。成了他的代孕女郎。

    他权势倾天,叱咤纵横全球。

    对她,辰大少眯起清冷的眼眸:“你,明天嫁也得嫁,不嫁本少抢,也要你嫁。”

    对他,冷影后娇悄慵懒一笑:“我和你不熟,不嫁。”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