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一百十九章 不作不死(四)直逼顾家

第一百十九章 不作不死(四)直逼顾家

作者:恩很宅
    刘正扬律师事务所。

    刘正扬40多岁,上海最有名的律师,没有之一,擅长做刑事案件中的无罪辩护,很多看似棘手的案件在他手上也不过云云,即使最后因证据确凿不能无罪,刑期减掉一半也是常有的事情。

    还是霍小溪的时候曾经接触过一两次,终究而言她觉得自己还算是一个好人,所以并不会经常接触到这样的律师。

    刘正扬看着面前的女人。

    对于这段时间风头正盛的乔汐莞,他也有一些了解,他会帮着打官司的毕竟都是些非富即贵的人,从他们口中多多少少也听说过这么一个人,听说在商场上手段独特,能力非凡,原本名不见经传,半年时间已经风生水起,在上海商业圈已经有了逼近霍小溪的神话地位。只是突然出现这样的事情,难免对她以后的前程有所影响。

    刘正扬其实也很诧异,他一向不是一个会受威胁的人,他当然也不需要去知道乔汐莞怎么会有他的电话,不过却因为她在电话中的强势而应约的接下了这个案子,也或许和他的性格有关,越是这般沉着冷静的雇主,他越喜欢,因为做很多辩护需要配合,一个人也唱不了双簧。

    两个人都没有的冗长开篇,乔汐莞直接开口说道,“我知道你们律师要的是一个事实。我也不会隐瞒一二,也会把我现在知道的一些不利分析给你听,希望你能够助我一臂之力。”

    “既然已经答应成为你的委托律师,帮你自然也是帮我自己,乔小姐请讲。”

    “我没有教唆他人去故意撞人。首先我先表明我的立场,我是做无罪辩护。”乔汐莞说,“其次,对方现在握有对我非常不利的证据。第一,人证。货车司机一口咬定是我教唆他去撞车,目前警方已经开始立案调查。第二,动机。所有人都认为是因为我和古源有一腿,嫉妒心作祟,才会教唆他人去撞古源怀有身孕的老婆。第三,物证。对方我有我和古源看似亲密的照片,可以断定我和古源有着亲密的关系。第四,提供杀人时机。在顾子颜出事之前,我正好打电话给顾子颜出来聚餐,而她在路上就发生车祸。”

    刘正扬就这么直直的看着面前的女人。

    条例非常清楚,并且把自己非常不利的条件全部都归纳总结,也少了他很多时间去研究。

    只是从她口中说的这样,无疑于真的全部都是对她非常不利的地方。

    “棘手吗?”乔汐莞看刘正扬不说话,问道。

    “非常棘手。人证物证杀人动机杀人时机,加在一起,对你判刑并不成问题。”刘正扬叹了口气,拿出一支烟,问道,“不介意吧?”

    “你请便。”乔汐莞看着他点了一直烟。

    通常听说,刘正扬觉得真的有些棘手的事情,才会不自觉的抽烟。

    “你说你没有做过。”刘正扬狠狠的吸了一口,问道。

    “没有。”

    “那就是有人刻意为之。刻意为之也就是制造假证。一般而言,很多假证都是有漏洞的,像你这样的刑事案件,如果警方拿到了证据应该会很快提起公诉,所以我们得在这短暂的时间内,寻找新的对我们自己有利的证据。比如证明和你古源没有任何关系,比如让货车司机明白制造伪证的下场,逼他说出真相。”刘正扬一字一句的说道。

    “我知道。”乔汐莞说,“我找你做我的辩护律师,一方面是想要你为我好好的打赢这场官司,另一方面,或许还需要你将另外一个人送进监狱。”

    “什么意思?”

    “制造伪证的人。”乔汐莞看着他,“如果事成,我给你律师费的三倍。”

    “那倒不用,我只拿我自己该得的。”

    “不管如何,这场官司麻烦你了。”

    “放心,我接受的案子,从来不会将将就就。”刘正扬说着,“我也怕砸了我自己的招牌,而且你这么一个锋芒毕露的人,在上海也算是名人,打赢了这场官司,也是给我的事务所增加光环。”

    “输了,就毁了招牌。”乔汐莞接话。

    “总觉得不会输。”

    “但愿不是错觉。”乔汐莞站起来,“希望合作愉快刘律师。”

    “合作愉快。”

    乔汐莞离开律师事务所。

    刘正扬打过无数这种官司,自然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

    乔汐莞坐在武大的小车内,闭目养神,其实也是在想一些事情。

    刘正扬说得没错,现在就是得寻找自己有利的证据。

    首先得证明她和古源确实没有关系。这需要古源和顾子颜出庭作证,必要的时候,还需要姚贝迪,毕竟现在看来,没了霍小溪,姚贝迪就是古源最亲密的朋友。

    其次就是找到货车司机逼他说出真相,但着谈何容易,目前已经被刑事拘留,依照叶媚的手段,肯定不会让任何人见到,想要威胁货车司机也是没有机会,总不能当着人民警察的面去让对方就范,这也是不太现实。如果货车司机有什么重要的亲人或者……

    她拿起电话,正欲拨打。

    电话突然响起。

    乔汐莞看着来电,“潇夜,是有什么重要线索吗?”

    “嗯,有一些,你过来吧。”

    “好。”乔汐莞挂断电话,连忙对着乔汐莞说着,“武大,去浩瀚之巅。”

    武大点头,看着乔汐莞出奇冷静的模样。

    车子很快到达目的地。

    乔汐莞走进潇夜的包房。

    潇夜抽着烟,抬头看着乔汐莞进来,示意她坐下。

    “有什么消息?”

    “查到肇事者司机的信息了。确实是一个小混混,几乎每天都会到夜场吃药,这段时间据说没什么事情做,也没钱买那东西,有几天没有出现了。”

    “有什么重要亲人没有?”

    “没有。现在才19岁,从12、3岁就在外面乱来,家里面人几乎已经放弃了,目测没有人可以用于威胁。”潇夜说。

    乔汐莞皱眉,“意思就是没办法让那货车司机说出真相了?”

    “也不尽然。”潇夜说,吐了一圈烟丝,“他好长一段时间跟着一个老混混,这个老混混手下也有些人,喜欢找一些不成器的小混混在自己身边,然后引诱他们吸毒,又好控制他们帮他做一些暗地里见不得光的事情。这个人老奸巨猾,但见钱眼开,我帮你联系了,不过他一口否认,说没有做过任何事情,不知道货车司机发生的事情。现在这个关键时刻不能用强,断了这个线索就什么都没有了。”

    “你的意思是说货车司机其实就是听你口中老混混的安排?”乔汐莞问道,当然知道这个老混混肯定不是潇夜说的这么云淡风轻,自然也有他的势力,不过应该还不至于成为潇夜的威胁。

    “我是这么觉得的。”潇夜说。

    “我能见见那个人吗?”

    “不。”潇夜摇头,“我来给你搞定就行,你不需要插手。喜欢钱的人最好搞定,只是需要时间而已。”

    “我时间不多。”

    “不会超出你的底线。”潇夜熄灭烟蒂,“这次帮你把事情搞定后,你就不要来找我了。”

    “是想要把我撇清,还是想要把姚贝迪撇清。”乔汐莞看着他。

    “随便你怎么想。现在没其他事情了,你可以走了。”潇夜下逐客令。

    乔汐莞抿了抿唇,终究什么都没有说的离开。

    武大一直跟在乔汐莞的身后。

    这两天确实发生了些事情,让人有些措手不及。

    武大有那么一刻都在想,这个女人到底能不能够承受得下去。

    但又终觉得,也就云云之事,花费点精力而已,她没有什么承受不住。

    两个人坐在小车内,武大透过后视镜看着她平静的脸颊,问道,“你现在此刻想要顾子臣回来吗?”

    “不想。”乔汐莞说,“不喜欢依靠任何人,更何况。”

    “更何况什么?”武大好奇的问道。

    “不可靠的男人,没想过依赖。”乔汐莞冷言冷语。

    武大无奈。

    顾子臣怎么就成了不可靠的男人了?!

    他现在经历的事情,也并不比乔汐莞更安全!

    两个人一路沉默。

    乔汐莞手机突然又响了。

    她看着来电,接通,“古源。”

    “我一直以为你会给我打电话,终究还是我按耐不住,提前给你打了。”

    “嗯。我有点忙。”

    “需要我帮忙吗?”古源说。

    “需要。”乔汐莞没有拒绝,“开庭的时候,我需要你帮我做证人。还有子颜。”

    “好,我会说服她。”

    “你相信我做过这种事情吗?”

    “不相信。”古源说,“因为我还不能够让你产生嫉妒。”

    乔汐莞低垂着眼眸。

    有些自嘲的话,似乎也是在陈述事实。

    “古源对不起,总是让你卷入我的纷争。”

    “就当上辈子欠你的吧。”那边无所谓的说着。

    “我挂了。”

    “拜拜。”

    乔汐莞挂断电话。

    古源现在的生活应该也已经被她所打扰,现在全上海的人都以为,古源是个不忠贞的男人,如果到时候再上庭帮她作证,估计会被讽刺的更惨烈。

    她深呼吸。

    此刻也顾不了别人了。

    在利益天平下,她永远会让自己站在更受益的一边。

    沉默着,车子到达顾家大院。

    不回来,也得回来。

    她下车。

    武大叫住她,“我跟你一起进去。”

    “不用了。”乔汐莞拒绝。

    “万一动手……”

    “不会动手,只会动嘴。”乔汐莞说,“这是豪门,不是屠杀场。”

    武大一怔,突然一笑。

    用“屠杀场”来形容顾家,估计也只有乔汐莞想的出来。

    “你小心点,有事儿给我打电话,老大让我保护你……”

    “如果有机会你告诉你们老大一声,需要让别人老保护自己女人的男人,不是什么好鸟。”乔汐莞丢下一句话,大步离开。

    武大看着她的背影。

    会生气也理所当然。

    正当自己发生事情的时候,那个人却不在身边,是谁都会怨恨的吧。

    武大开着车离开,但愿最后结局是好的。

    就算是坏的,也无妨。

    不就是劫狱而已,他们做得到。

    ……

    乔汐莞走进顾家大院。

    届时已经是下午已过6点了。

    客厅中有好些人。

    乔汐莞的脚步刚走进大厅,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大厅中都有谁时,一个尖锐的声音突然就怒吼了出来,“乔汐莞,亏你还有脸面回来,要我是你,早就恨不得撞死了。”

    乔汐莞看着齐慧芬,看着她气红的脸。

    身边顾耀其难得的没有回房,坐在客厅沙发上,脸上难看到不行。

    叶媚坐在齐慧芬的旁边,似乎是在安慰她。

    顾子馨和顾子俊难得的也在。

    这是准备讨伐她的节奏。

    她很自若的走过去,整个人显得很平静。

    “说话啊,你当我在放屁吗?!”齐慧芬突然说出了些,和她贵妇身份不太得体的话,似乎也是气到了极致,完全到了不受控制的地步。

    乔汐莞就这么静静的看着齐慧芬,声音也出奇的温柔,她说,“妈不是说我该一头撞死吗?!都到了这个地步,我还能说什么?”

    “你看看,耀其你看看,她什么态度?!”齐慧芬气得火大,似乎不知道发泄般的对着顾耀其开口道,“好长一段时间都对我这么不阴不阳的,倒真的不把我这个母亲放在眼里。”

    “够了。”终究而言,顾耀其还是偏袒乔汐莞的,就算是站在利益的角度,现在也不会让乔汐莞去送死,他声音稍微平和了些,对着乔汐莞严厉的问道,“子颜的事情,和你有关系没?”

    “没有。”

    “没有?!现在所有大街小巷的新闻媒体都在说是你做的,你说没有?!你说没有火车司机会一口指证你?!说起这个我倒是一口子气,你从警察局出来为什么还要去打记者?这么没有教养,我们顾家的脸面全都被你给丢光了!”齐慧芬恶狠狠的说着。

    乔汐莞眼眸微动,眼里的阴鸷一闪而过,她依然选择用最平静的方式对着齐慧芬,漫不经心的语调说着,“我打的只是故意诬陷故意诽谤我的人,我并不觉得有什么错。何况,妈你知道我是从小家庭出来的,一直不明白什么叫做教养?!是不管别人怎么虐待我,不管别人说什么,哪怕是说我给我老公带了绿帽子我也应该不做声的任由别人欺凌,还一副,我欠了全世界的高雅模样?!妈是这个意思吗?”

    “乔汐莞,你乱说什么,少在这里故意扭曲,我说的教养是处事态度……”

    “我并不觉得我的处事态度有问题。”乔汐莞冷漠了些,整个人也散发着慑人的气息,“我只是在用行动为我自己辩护而已。我没觉得自己做错什么。莫非,妈现在这么咄咄逼人的对我,不管青红皂白就对我一阵破口大骂,就是所谓的教养?”

    齐慧芬被乔汐莞堵得一个字都说不出来,脸色别提多脸色了,一阵红一阵白的。

    乔汐莞眼眸淡淡一瞄,显得那么的随意而自在。

    齐慧芬气得想要杀人,但又真的碍于自己现在的立场,不好发作。

    身边还有这么多晚辈,她也做不出来。

    顾子俊和顾子馨多多少少为现在的气氛有些心惊,两个人都识趣的没有开口。

    倒是叶媚,突然接过话,口吻听上去倒是一副好心好意,她说,“大嫂也不要这么来逼妈了?遇到这种事情,妈也不够是急了点,你想想自己的亲生女儿被自己的儿媳妇做这种事情,换做是你,你会怎样?!按照你对记者瑕疵必报的态度,估计会直接杀人了吧。”

    越来越讽刺的语调。

    乔汐莞看着叶媚,似乎还笑了一下,“弟妹,我现在和妈只是在讨论教养的问题,你又故意想要引起什么是非?!何况,你说妈是逼急了才会对我如此?!难道我不是被逼急了。被外人冤枉就算了,这么朝夕相处了这么久的人也这么来冤枉自己,你试试?!如果我说你根本就不爱顾子寒,你在顾家别有目的,你会怎样?”

    “乔汐莞!你少在这里妖言惑众。”叶媚整个人一下子就激动了。

    仿若是戳到了死穴一般。

    乔汐莞讽刺一笑,“你看,人都是这样,教养到底是什么?!妈你知道吗?”

    齐慧芬已经气得话都说不出口。

    本就知道乔汐安从监狱出来后变得伶牙俐齿,却没想到已经到了这个地步。

    想来之前是故意的隐藏了自己的锋芒,没有把经历用在家里,倒是一心去商场上奋斗。

    心里恨得牙痒痒的,此刻倒是真的说不出一个字。

    顾耀其耐烦心似乎也到了极限,“这个家到底要被你们吵成什么样子才能够安心?!现在遇到了这么大的事情,你们还嫌不够?!还要做什么?!”

    “耀其。”齐慧芬对着顾耀其,态度虽然好了些,但口吻却没有半点收敛,“我知道你器重乔汐莞,但是这个儿媳妇我不会再认了,你看看她都做了些什么荒唐事儿。我们顾家也不是没有人来经营公司,大不了就让子寒回来,子寒也做了这么久了,没有乔汐莞在不都是好好的。”

    “是挺好好的。”乔汐莞笑了一下,很无害的笑容,“只不过就是让顾氏要死不活而已。”

    “乔汐莞你闭嘴!”齐慧芬狠狠的怒骂着。“再不济,不是还有子臣吗?!子臣以前在商界可是有目共睹的,我能想办法让他回公司。”

    “说到顾子臣。”乔汐莞突然好心的提醒一下,“顾子臣是我老公。”

    “等他回来我就让他和你离婚。”齐慧芬一口咬定。

    “是吗?”乔洗莞冷笑着,“我倒是想要看看,到底顾子臣会不会听你的。”

    “乔汐莞你为什么这么狂妄,你到底哪里来的资本,在我们顾家这么的大肆撒野!”齐慧芬气得站了起来,指着乔汐莞的鼻子破口大骂,“我马上就要把你撵出去,我们顾家荣不得你。”

    “你说了算?!”乔汐莞淡淡的问道,她转头对着顾耀其,“爸,你说呢?”

    顾耀其现在也是火大。

    这个关键的节骨眼上,乔汐莞出了这么大的事儿,傅氏那边的合同指不定又会有什么问题,而且傅博文看重的是乔汐莞,如果乔汐莞不再顾氏,这个项目自然就很容易夭折。对于傅氏而言,赔点违约金不算什么,却对顾氏有着极大的影响。

    他脸上严肃无比,此刻这么坐着,胆子小点的顾子馨更是不敢发出任何声音,不自觉得往自己三哥身后藏。

    其实顾子俊也好不到哪里去。

    早知道家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他就去夜店厮混了,好不容易乖乖的回家一次,还遇到家里的战火正旺的硝烟,他这到底是有多倒霉。

    “子颜的事情你到底做过没有,现在也没有外人,你直接说。”顾耀其开口,回到他刚刚的问题。

    “我发誓我没有。谁做了,天打雷劈。”乔汐莞狠狠的说着。

    眼眸看了一眼叶媚。

    那个女人面不改色心不跳,仿若这起事故和自己半点关系都没有。

    “既然如此,你自己想办法摆平。”顾耀其严厉无比的声音,“只要不影响到和傅氏的合作,这次的事情我既往不咎。”

    顾耀其果然还是看中利益的。

    她嘴角一勾。

    齐慧芬听到这个答案,似乎是有些受不了,“耀其,乔汐莞都嚣张到了这个地步你还让她留在顾家,你到底在想什么?!顾氏不是没有乔汐莞就不能活下去的!”

    乔汐莞嘴角笑得更明显了。

    齐慧芬是气极了吧,分明刚刚那句话戳中了顾耀其的要害。

    顾耀其现在其实也是窝火的,按照平常,乔汐莞发生了这么多有侮家门的事情,早就是被扫地出门的,却因为现在顾氏确实腾不出来人接受而不得不压下怒气,齐慧芬刚刚的话无意就说明了他此刻的无能,而顾耀其这么一个自尊心强大的男人,怎么可能承认自己的无能?!

    所以。

    顾耀其突然大胜厉吼,“你一个妇人之仁你懂什么!你再闹,自己搬出去!家里面少了你,也就清净了。”

    齐慧芬不相信的看着顾耀其。

    也不明白顾耀其现在为什么这么火大。

    她目瞪口呆的看着顾耀其,有些沧桑的眼眶,第一次有些泛红。

    顾耀其那一刻也难得搭理,甩了甩手,丢下一句话,“乔汐莞的事情让她自己去解决,谁插手我都饶不了谁!”

    然后直接上楼。

    齐慧芬气得无语,整个人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再也忍不住的,就哭了出来。

    齐慧芬这么端庄高贵的富太太,还是第一次这么不受控制的当着晚辈的面哭了出来。

    叶媚连忙上前安慰着,装不完的好人。

    顾子馨看自己妈被爸骂哭,也坐过去安慰着。

    乔汐莞就冷冷的而看着这一幕,从没想过自己会这么强势的在顾家,但既然都已经发展到了这个地步,既然自己也受够了豪门里面的尔虞我诈,她也不想给自己留什么余地。

    她起身,没有说一句话的往2楼上走去。

    刚刚顾耀其发话了,现在也没有谁能够对她做什么。

    她回房。

    身后突然有个脚步追了上来,堵在她的面前。

    乔汐莞看着顾子俊,脸色很淡薄,没什么语调的开口,“你想说什么?”

    “你没事儿吧?”顾子俊看着她的模样,问道。

    “能有什么事儿?”乔汐莞讽刺的一笑,“我都把你妈气哭了。”

    “总觉得妈是在故意针对你。其实子颜的事情,我想了想也觉得和你没什么关系,你这么聪明,如果要做什么根本就不会让人抓住把柄,这么明显的诬陷,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妈就没有看出来。”顾子俊无奈的说着,但因为在家里本来就没有什么地位,所以也不敢开口,也确实说不上话。

    “或许这就是你妈想要的结果也说不一定。”乔汐莞笑了一下。

    这个时候,也可能只有她才笑得出来了。

    顾子俊看着她。

    总觉得这个女人无形中,已经让他越来越佩服。

    从原本最开始就真的很想要染指她,到后来发现她惊人能力后的无地自容。

    这么厉害的女人,他怎么可能高攀得上。

    “你现在这么一个人,想过大哥吗?”顾子俊开口问道。

    “没想过。”乔汐莞直接开口道,“指不定你大哥会站在谁的一边。”

    “大哥是我们家最聪明的人,他肯定比我看得更明白,子颜的事情和你半点关系都没有。”

    “谁知道?!”乔洗完耸肩,“反正,我也不相信任何人。”

    “大哥也不相信?”

    “不相信。”乔汐莞没有丝毫犹豫。

    “这段时间你和大哥如胶似漆,世人都看得出来你和大哥关系很好,我一直以为你是爱大哥的。”顾子俊说,说出来,莫名的突然心跳有些快。

    仿若说了一个,怦然心动的话题。

    “有时候相信不相信人,其实和爱或者不爱没关系的。”乔汐莞说,“我爱顾子臣,但是我不相信他。”

    顾子俊皱眉。

    心仿若也适当的,刺痛了一下。

    一秒而已。

    “这很矛盾。”顾子俊说。

    “在你单纯的世界很矛盾,在我的世界却是条理清楚,逻辑严密。当然,我今天很累,没心情给你解释。”乔汐莞说,“不过呢,我可以告诉你,你大哥对我也是如此。”

    “什么意思?”顾子俊完全茫然了。

    乔汐莞踏着脚步就离开了,什么也没有解释。

    顾子俊看着乔汐莞的背影。

    人和人,不都是应该生活在一个世界里的吗?!

    ……

    乔汐莞躺在床上。

    她以为她很累的会立刻就睡着。

    却莫名的睁着眼睛看着头顶上的奢华的天花板,发呆,毫无睡意。

    顾子臣到底怎么对自己的?!

    想来。

    她也不知道。

    她只是觉得,她不够信任他。

    他理所应该也是如此。

    要不然为什么做任何事情都不会给她交代。

    他可以把他的以前告诉说,告诉他以后要做的事情,但绝对不会让她插手一丝一毫。

    在她看来。

    顾子臣的这份独立,就是一种不信任。

    她也很独立,所以,她确信自己,也不相信顾子臣。

    翻身。

    想逼迫自己睡觉。

    她其实也不恨顾子臣,不恨他这段时间,在她觉得有些天翻地覆的时候不在自己身边,反而在想,顾子臣在身边指不定站在齐慧芬那边,她还不被气得吐血。

    这么辗转难眠。

    电话突然响起。

    她看着来电,有一刻是不想接的,但又觉得,反正也睡不着,就接通了,“齐凌枫,我要睡了。”

    “你这话是在邀请我什么吗?”齐凌枫问。

    “没空和你吊儿郎当。”说着,就欲挂断电话。

    “别这么冷漠,说说你现在遇到的麻烦,指不定我可以帮你。”

    “不需要,我可以自己搞定。”乔汐莞说。

    “真是遗憾,我手上貌似有一份你很用的证据。”齐凌枫漫不经心,确实在故意引诱。

    “我不稀罕。”直接拒绝,语气一点犹豫都没有。

    “为什么就这么排斥我?!我们现在是合作关系。”齐凌枫语气严肃了些。

    “除了工作上,其他任何时候我们都不是在合作。”乔汐莞一字一句,冷漠得吓人。“齐凌枫,别想要靠近我,你不配!”

    你不配。

    果然啊。

    乔汐莞打击人的时候,从来不留任何余地。

    齐凌枫看着被挂断的电话。

    花了整整一天的时间,各种手段用尽,拿到了手上的那个录音u盘。

    潇夜能够查到的,他也查到了。

    他只是比潇夜更加会用恶毒而已。

    不就是喜欢钱吗?!

    反正他钱也不少,还都是些赃款,他就当是劫富济贫了。

    何况除了钱,他还会很多把戏。

    所以手上拿到了那个录音u盘。

    棘手的地方在于,对方死都不愿意出庭作证。

    这倒是不难。

    他给潇夜打了个电话,有些道上事情他无能为力,潇夜倒是可以弥补,找他合作,为了同一件事情,潇夜没有拒绝。

    说起来,他是真的有些遗憾,遗憾雷蕾没有成为自己有用的那颗棋子,否则如果潇夜真成了自己的人,以后做任何事情,倒是轻松愉快。

    以前的霍小溪其实就是如此。

    霍小溪也做过些非法的但不谋财害命的事情,商场上的人,为了到达目的总是要做些极端的事情,霍小溪很有分寸。而他,不需要分寸。

    ……

    乔汐莞挂断电话,捂着被子逼迫自己睡觉。

    齐凌枫口中的证据她不是没有兴趣,她只是习惯性的排斥这个男人,习惯性的不想在他身上得到任何一丝一点所谓的“好”,因为,她不可能对这个男人心慈手软。

    她承认。

    她没有齐凌枫这么冷血无情,别人对她的好,她会挂念。

    心思,突然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

    乔汐莞皱眉。

    她能不能给她清净日子了?!

    她看着来电,接听电话,“潇夜。”

    “你要的所有证据已经搞定。”

    “这么快?!”乔汐莞诧异。

    “齐凌枫帮的忙。”

    乔汐莞皱眉。

    “齐凌枫主动找我合作,而且在我之前不知道用什么手段拿到了那份录音u盘,里面有老混混和对方的谈话内容,老混混老奸巨猾,他怕得不到那笔钱,留了证据,却正好是你最有利的东西。”潇夜说,“刚刚已经威迫老混出庭帮你作证。你要感谢齐凌枫。”

    乔汐莞沉默着,突然说不出一个字。

    “多了,u盘在齐凌枫的手上,你自己问他要。”说完,潇夜就挂断了电话。

    乔汐莞沉默着,看着“通话结束”的字样发呆。

    她紧捏着手机。

    那一刻有些接受不过来。

    齐凌枫主动找潇夜合作,为了她?!

    是故意想要借此拉拢潇夜,还是说?!

    她想了想,终究还是拿起电话。

    “这么快就想通了?”那边接电话很快,似乎是在等她的电话,似乎也是料想到,她会再带过去。

    乔汐莞控制情绪,说道,“你想要得到什么好处?”

    “我就只想要你而已。”

    “齐凌枫,我不是在和你开玩笑。”

    “我也不是。”

    乔汐莞有些发怒的,准备挂断电话。

    “乔汐莞。”齐凌枫说,“为什么你就不相信,我其实是无偿为你做的?”

    “因为你不值得相信。”

    “对你而言,我值得什么?”

    “去死。”

    “果然,冷血啊。”齐凌枫有些讽刺的笑了笑,“明天我会把u盘送给你的律师刘正扬,当我是贿赂他的吧,和你没关系,这样你就不觉得你欠我什么了。”

    “我从来不觉得我欠你什么。”乔汐莞一字一句,狠狠的说着,“我只知道,我入狱了对你没有好处,现在傅氏的合同还在我的手上,顾氏要不要顷刻间瓦解,你还得依靠我。”

    齐凌枫似乎是沉默了一会儿,那边一直都没有声音。

    乔汐莞看了看时间,如果不是看到“通话中”的字样,她以为那边已经挂断了电话。

    好久,那边突然说道,“我怎么没想到这个理由。”

    乔汐莞冷着脸,不发一语。

    “还是你聪明。”齐凌枫说。

    乔汐莞咬着唇,突然狠狠地问道,“齐凌枫,潇夜都没有办法一下子拿到u盘,你是怎么做到的?”

    “有兴趣?”齐凌枫扬眉。

    “随口问问。”

    “那就别问了,过程不是你想要知道的。”齐凌枫似乎是笑了一下,“其实,你想潇夜都栽在到了雷蕾的手上,玩手段,我当然比潇夜更胜一筹。”

    “你承认你在帮雷蕾做事?”乔汐莞一下抓住重点。

    “我什么都没说。”

    那边已经挂断电话。

    乔汐莞握着手机。

    该死的齐凌枫,该死的齐凌枫!

    话说一半。

    她有些怒气的把手机扔掉,然后捂着自己的头睡觉。

    脑海里面还是混乱不堪。

    但终究,她还是睡着了。

    尽管一夜,噩梦连连。

    还好。

    她不是一个胆小的人。

    惊醒了,又继续坦然的睡去。

    所以第二天,神清气爽。

    她在顾家所有人异样的目光下去公司上班。

    齐慧芬现在是恨不得除掉她这个眼中钉,千叮嘱莞叮嘱让叶媚早点把证据提供完善,然后马上开庭,让法院将乔汐莞判刑,送进了监狱自然就离开了顾家。

    而这次,她再也不会给任何机会让乔汐莞回到顾家。

    从此以后,乔汐莞就身败名裂,她倒是想要看看那个时候的乔汐莞,还能够如何的耀武扬威。

    想起那个画面,莫名的就是一阵说不出来的痛快。

    这些。

    乔汐莞当然都清楚得很。

    不就是想要看她下场吗?!

    叶媚真的以为拉拢了齐慧芬就多了一颗有利的棋子。

    当然不是。

    对于她而言,贱人来一个杀一个,一对就杀一双!

    ------题外话------

    一到周末就堕落。

    哎,亲们么么哒。

    明天真的会弄死叶媚了。

    不让坏人这么蹦跶嚣张一下,怎么让她感受到,从天上掉在地上的那种耻辱和悔恨感。

    明天必定,大快人心。

    群么么。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