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一百二十章 不作不死(五)叶媚的下场

第一百二十章 不作不死(五)叶媚的下场

作者:恩很宅
    乔汐莞坐在顾氏会议室内,继续昨天的会议内容。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看着她,昨天发生在乔汐莞身上的事情就像没有发生过一般,她从容不迫,依然淡定自若且思绪严谨的召开着她的会议,让参加会议的各部门经理有些震惊,却因为畏惧着她的强势而不敢开口询问一句,且不管如何,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终究而言不是好事,部门经理层次的人也都是职业上的精儿,哪壶不开提哪壶,他们还是分辨得很清楚。

    会议结束。

    乔汐莞回到办公室。

    刚坐定。

    白季阳给她打来电话,口吻不卑不吭,“你好,乔总。”

    “你好,白助理。”乔汐莞很沉着的声音。

    “昨天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是一场误会吗?”

    “当然。”乔汐莞一字一句。

    “既然如此,我想我也不用知道事情的起因和经过,但是我们傅氏需要一个结果。刚刚傅总指示,昨天你递交过来的合同他看过了,比较满意,一些小细节原本定于今天下午进行会谈的,因为你昨天的事情,她给你一个星期的时间,一个星期后,如果你没能够解决掉你现在的麻烦,傅氏将考虑另选公司进行合作,乔总还请你抓紧时间。”白季阳说得不缓不急,“傅总其实很欣赏你,希望你能够顺利渡过难关。”

    “谢谢白助理。”乔汐莞说,“回头你转告傅总一声,我从来不让欣赏我的失望。”

    “但愿如此。”白季阳笑了笑,“再见。”

    “再见。”

    挂断电话,乔汐莞若有所思。

    她沉默了一会儿,拿起电话拨打,“milk,你和顾子俊进来一下。”

    “是。”

    房门推开。

    milk和顾子俊走向乔汐莞,两个人坐在乔汐莞的对面。

    “项目的事情,刚刚傅氏打来了电话,说延后一个星期,这一个星期我会很忙,顾子俊主要负责项目的汇总工作,我给予你绝对权力,本次项目在这一个星期内由你来负责牵头完成,大部门合同已经达成共识,只需要按照我今天的会议内容进行完善就行。milk辅助。”乔汐莞吩咐。

    顾子俊一怔,突然反应过来,“乔总,你没有昏头吧,让我来牵头这个项目?!”

    “要不然呢?”乔汐莞扬眉,很严肃的样子,不像是在开玩笑。

    “我怎么能行。我连项目是什么都看不懂。你找其他人吧。”顾子俊直接拒绝。

    乔汐莞脸色一沉,“顾子俊,我现在是在和你商量吗?我是在直接委派任务。不管你做得来做不来,不管你看不看得懂,这一个星期,就是让你来完成。”

    顾子俊憋得满脸通红,不爽的说到,“你是想让我出丑是吗?”

    “是,我就是想要全世界人都出丑,就像我现在一样。”乔汐莞的口吻也有些大。

    顾子俊被怔的一愣一愣的。

    乔汐莞站起来,“顾子俊,每个人都要学着承受一些事情,不要因为你觉得你不会,你觉得你不行就把这些责任推给别人,这样的人只能叫做自私。”

    “我……”做什么了吗?!

    顾子俊看着乔汐莞。

    “这一个星期我不会在公司,我不想当我一个星期回来后,这里是乌烟瘴气。”说完,乔汐莞就挥手,“你们出去吧。”

    顾子俊看了两眼乔汐莞,终究什么都没说的离开了。

    milk对着顾子俊,也只有给他一个,你自求多福的表情。

    反正对于乔总而言,她认定的事情,没人能够改变。

    乔汐莞看着他们离开,没有耽搁一秒,直接走向顾耀其的办公室。

    “进来。”

    乔汐莞推门而进。

    顾耀其抬头看了一眼乔汐莞,眼神中闪过一些有些难以形容的复杂情绪,但很快选择了用冷漠的态度,“找我什么事?”

    “我要离开公司一个星期,处理我自己的私事。”

    “这个关键环节?!”顾耀其脸色一沉。

    “刚刚傅氏给我打了电话,允许给我一个星期的时间处理私事。一个星期后,如果没有搞定,将会考虑是否终止和我们的合作关系。”乔汐莞一字一句。

    顾耀其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所以我需要离开一个星期,这一个星期关于项目的事情,我全部交给顾子俊了。”

    “子俊?”顾耀其似乎也有些诧异他的决定。

    “子俊也该是到了自己独立承担事情的时候了。虽然这对于子俊而言有些困难,但我觉得,很多事情都需要磨练的,如果你永远不让他踏出那一步,永远都不可能看到他的发展和进度。亦或者适应不适应,强扭的瓜不甜,子俊如果真的不适合,就没必要让他碌碌无为的在公司,何不让他选择一条他自己精彩的路,如果子俊突然开窍,在职场的道路上是有前景的,我想好好栽培他,对公司而言终究是好的。”乔汐莞说得不快不慢,条理清楚,思维冷静。

    顾耀其看着乔汐莞。

    从发生事情到现在,乔汐莞一直都是这样处事不惊的态度,仿若那都是发生在别人的身上的事情,一点都没能够影响到她的情绪和对事物的判定,到了现在还能够做出这么周全的决策,不得不说让他活了一大把岁数也有些侧目。

    所以说,对于顾耀其而言,乔汐莞其实真的是很重要的左右手,这个女人的实力太强,留在身边有威胁,如果不留在身边,她去任何一个地方,金子都会发光,乔汐莞一样能够创造神话。他也会觉得惋惜,而且不得不说,因为乔汐莞,这段时间顾氏的发展在上海有了质的飞跃,他没道理让这么好一块发光石轻易的离开。

    对比起顾氏的发展和乔汐莞现在是不是真的能够掌控在手心,至少在这个阶段顾耀其会选择第一种。不管如何,乔汐莞终究是顾家的儿媳妇,要翻浪,又能够怎么翻浪到哪里去?!况且,乔汐莞的种种安排,似乎都是在给顾家培养人才,也没有在做任何项目的时候故意防备和畏忌谁。

    综上,顾耀其觉得自己,暂时还是相信乔汐莞没有二心。

    他看着乔汐莞,认可的点头道,“就按照你的安排。”

    “谢谢董事长。”乔汐莞恭敬的说着。

    “早点去处理自己的事情。”

    “是。”

    乔汐莞离开顾耀其的办公室,刚走出门口,叶媚就抱着一个文件出现在不远处,两个人四目相对,叶媚笑了一下,有些讽刺的弧度,在她娇媚的脸上形成了一个恶毒的面容。

    “乔汐莞,是不是不管遇到什么事情,你都可以这么沉着冷静?”叶媚似乎是真的很认真的在问她这个问题。

    “你想看到怎么惊慌失措的我?”乔汐莞看着她。

    “你这么个模样,让我觉得很没有成就感。”叶媚讽刺的笑容更加明显,“不过乔汐莞,不怪我没提醒你,你昨天毫不掩饰的和妈吵架,你觉得你坐牢后还能够回到顾家吗?隐忍了这么久,终究还是被激怒了?!”

    “叶媚,在没有真的成功之前我从来不会做无谓的口舌之争,所以我不屑和你多说一个字。事情的结果如何,我们拭目以待。”乔汐莞直接走向电梯。

    没空和这个女人啰嗦。

    这次第一次,唯一一次,很想要快刀斩乱麻,不需要耍太多花招,也不需要什么残忍的经过,对于叶媚这个女人,她想她连一点人性最基本的同情都不会有,只会应验一句话,“nozuonodia”。

    叶媚看着乔汐莞的背影,眼眸迸发出邪恶的光芒。

    倒是很想要看看,你还有什么回天之力!

    ……

    乔汐莞回到办公室,简单收拾了一下东西,下楼离开顾氏。

    门口不知何时拥挤了大批记者。

    保安看着乔汐莞出现,恭敬的问道,“乔小姐,需要帮忙吗?”

    “不用了。”乔汐莞手一摆,大步的走出去。

    记者看着她出来都骚动着,那一刻却莫名的,没有人靠近。

    乔汐莞的气势太强烈了。

    其实乔汐莞有些偏瘦,尽管该有的地方绝对很明显,但终究而言,在这么多男男女女的记者中,显得还是娇小了些,而此刻,却有着让人无法忽视的,不敢轻易靠近的架势。

    “乔汐莞,听说警方证据已经确凿,正在等待审批开庭受理,你有什么说的话?”一个记者突然开口。

    瞬间打破了所有人观望的状态。

    其他记者七嘴八舌,“乔汐莞,你现在离开顾氏,是不是就意味着,你以后都不必出现在顾氏了?”

    “听闻这段时间顾氏和傅氏在合作国际连锁游乐场,你作为主要关键人,突然发生这样的事情,傅氏会因此终结合同吗?”

    “乔汐莞,你知道你这起案子会判刑多久吗?”

    ……

    乔汐莞眼眸抬了一下,清冷的声音冷冰冰地说着,“我现在不会回答你们任何问题,你们想要在我身上找新闻点随便你们,但是你们记清楚了,你们现在写的,说的,一字一句,记清楚了。当事情真相大白那一刻,我会一家一家追究刑事责任,我不是在威胁,只是在提醒而已。”

    记者面面相觑。

    “且行且珍惜。”

    乔汐莞丢下一句话,没有让武大来帮她。她直接扒开记者人群就离开。

    所有人看着她高傲的背影,安静的看着她离开。

    乔汐莞直接坐到武大的小车内。

    武大看着记者目瞪口呆的模样,嘴角突然笑了一下,“你果然还是让人刮目相看的。”

    乔汐莞笑了一下,没有做任何回应。

    武大也不是一个多话的人。

    乔汐莞接到公安机关的电话。

    事情有了进一步的进展,需要召唤她去问话。

    她犹豫了一秒,给刘正扬打了一个电话,直接去了警察局。

    还是原来那个警察,看着她的时候,点头笑了一下,直截了当,“乔小姐,关于你这起故意交通罪,警方已经有了证据,并对检察机关进行了报捕,因为证据非常充分,检察机关已批捕,这是文件。还请你配合,我们将送你去看守所,直到开庭。”

    乔汐莞沉默的看着面前的警察,“我等我的律师来了再说。”

    “当然可以。”警察开口道,“你可以让你的律师帮你办理取保候审。”

    “嗯。”乔汐莞微点头。

    10多分钟,刘正扬出现在警察局,对整个目前发生的事件进度用了不到半个小时时间做了一个初步的了解,将乔汐莞的所有质控证据进行了抄录和拷贝,然后用了不到三个小时的时间将乔汐莞带出了警察局。

    刘正扬和乔汐莞坐在一个小车内,直接到达刘正扬的律师事务所。

    “乔小姐,不得不说,如果没有我们是手上的东西,这些证据完全可以把你送去监狱,一次判决就行。”离开警局后,两个人严肃的气氛就稍微得到了缓解。

    他们现在要的不是马上撇清自己的嫌疑,而是让对方毫无防备。

    能够把证据做得这么充分,也绝对不是省油的灯,所以不在关键时刻绝对不能打草惊蛇。

    乔汐莞嘴角笑了一下,“这就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谁是黄雀,很快就会知道。”

    刘正扬点头,似乎是对乔汐莞很是认可。

    以前没接触过这个女人,只是听别人这么说起,现在接触了才知道,这个女人果然不是泛泛之辈,所以能够在商业界那么出名,绝对不是空穴来风。

    “一般什么时候开庭受理?”乔汐莞问。

    “一般情况,公安机关完成侦查后,会向检察机关递送审查起诉,最迟一个半月内要给与是否起诉的决定,如果同意,法院会在一个月内进行一审判决。”刘正扬说。

    “这么长时间。”乔汐莞看着他,“我只有一个星期。”

    “我知道。”刘正扬说,“这是一般情况,而且是最迟时间限制。我会尽量找关系让你这起时间案件早日受理,保证在你的规定时间内。”

    “谢谢刘律师。”乔汐莞感激的一笑。

    刘正扬摇了摇头,“能够给你受理案件,而且是绝对必胜的案件,我荣幸之至。想了想,总觉得你找到我,也就是看在我的关系网上,你手上的证据我不用辩诉,一目了然。”

    “不管如何,谢谢你。”乔汐莞还是感激无比。

    刘正扬嘴角一勾,“不客气。”

    乔汐莞离开刘正扬律师事务所。

    往顾家别墅回去的时候,还是想了想,去了一趟医院。

    医院病房内,古源陪着顾子颜,不用想也知道会一直照顾顾子颜的小月子,古母也在,亲自送来了些补汤,顾子颜是幸福的。

    乔汐莞在病房门口站了好一会儿,才有人发现她。

    顾子颜笑着招呼着,“大嫂你来了。”

    所有人转头,就看着乔汐莞站在门口安静的模样。

    如果不发怒,如果不敌对,如果没有任何过激的情绪,乔汐莞其实婉约恬静的就像一朵含苞欲放的花朵,那么安静那么美。

    “我来看看你。”乔汐莞对顾子颜笑着说道,转头对着古源点了点头,然后叫着古母,“阿姨你好。”

    “是莞莞。”古母用了亲昵的称呼。

    古母人很和善,一点都不像老师那种死板而严肃。

    小时候她经常去古家玩,因为她的性格有些吵吵闹闹,古母和古父以及古爷爷都觉得古源太安静了,所以很喜欢她到家里去,总是给她准备好吃的,到现在她都还能够记起古母最擅长的糖醋排骨,喜欢得爱不释手。

    “子颜好些了吗?”乔汐莞对着古母,笑得很甜。

    “我没什么的,不过古源执意让我多住两天,说小月子也是月子,不能落下了病根子。”顾子颜难掩幸福的说道。

    “那就听古源的,多住几天吧。”

    “嗯。”顾子颜点头,又忽然想到什么,“你什么时候开庭?”

    “就这几天吧。”乔汐莞说。

    “听古源说,我们要到现场去出庭的?你早点通知我们,我也好准备一下,没见过那种场面,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害怕。”顾子颜一本正经的说着。

    “好,我会提前通知你们。”乔汐莞说着,沉默了一秒,又对着顾子颜说道,“子颜,对不起。”

    “干嘛对我说对不起?”顾子颜单纯的看着她。

    “虽然我确实没有加害你之心,也和古源毫无关系,但总觉得都是因为我的原因影响到你们的生活,我觉得很抱歉。”

    “别这么说,我们是一家人,没有影响不影响的。而且如果能够帮到你,我们会很高兴。”顾子颜微微笑着。

    “嗯,谢谢。”乔汐莞由衷的感激。

    顾子颜无所谓的笑得很可爱。

    古母在旁边,对自己的儿媳妇越渐的满意。

    之前也不是不满意,但人还都是自私的,也想要自己儿子找一个知书达理,贤惠善良的妻子。子颜和古源交往时间不长,因为怀孕就仓促的把婚给结了,至于子颜到底是怎么样的性格,他们其实也不是很清楚,不说会介意会反对会质疑这桩婚姻,想着儿孙自有儿孙福,不会去打扰。可如果子颜真的是个好孩子,当然对他们而言,是最好的结局。

    他们家是书香世家,要的就是这种温雅乖巧,不骄不躁的媳妇。她其实刚开始也是有些担心,子颜从如此复杂的豪门家庭出来,会有很多他们不能够接受的小心思。

    很显然,顾子颜今天表现出来的单纯、大方和善良,验证了子颜确实没有沾染上豪门的恶习。

    “不早了,我还有点事儿,也就不打扰你们休息了。”乔汐莞笑着,准备离开。

    “我送你吧。”古源突然开口。

    乔汐莞看了一眼顾子颜。

    顾子颜是不在乎的,她温柔的笑着说道,“古源你去送大嫂吧,妈在这里,我没事儿。”

    “嗯。”古源点头,宠溺的摸了摸顾子颜的头发,和乔汐莞一起离开。

    两个人并肩而行。

    有些沉默。

    古源突然说道,“你故意的吧。”

    “嗯?”乔汐莞诧异。

    “让子颜在我妈面前表现。你清楚我妈喜欢什么样的人。”古源用的肯定的口吻。

    乔汐莞笑了笑,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

    有些事情,大家心知肚明就好,不需要说得那么清楚。

    古源把乔汐莞送到电梯门口,看着她,“我就送你到这里吧。”

    “嗯。”乔汐莞点头。

    以前的时候,总是舍不得离开,总是要看着她进了家门很久才会离开。

    现在就到这里。

    不远不近,保持了一段该有的距离。

    “我以前一直不觉得我对你好会给你带来什么伤害,因为我一直觉得,我控制不住不对你好。现在看来,确实会给你惹来大麻烦。”古源有些无奈的口吻,“以后还请保护好你自己。”

    “你也是。”乔汐莞点头,微笑。

    电梯到达。

    乔汐莞走进去。

    古源看着她,笑着看着电梯的门关过来。

    就是这个距离。

    他们之间,保持着这样一个,不被侵略,不被非议的距离。

    她想。

    就这样就够了。

    ……

    5天过去。

    刘正扬办事效率确实让人惊叹。

    估计整个上海,从来没有人会在确定犯罪事实后,5天内法院受庭。

    当天法庭外的记者很多,围困在威严的大门口外。悉悉索索,蠢蠢欲动。

    开庭时间在上午10点。

    乔汐莞出现在被告席上。

    庭内无比庄严,一片肃静。

    乔汐莞看着陪审观众席上的人,顾家顾耀其、齐慧芬、叶媚在,每个人的情绪不一般,乔汐莞很淡定的一扫而过。

    审判长宣布开庭。

    书记员宣布法律纪律。

    前排审判员获得审判长许可下,对整件事情进行了阐述,“今年x月x日,在上海通桥湾附近发生一起车祸交通事故,交通事故的肇事者嫌疑人逃离,受害人因事故流产。隔日,肇事者司机自首,并承认自己被教唆故意肇事,而教唆他的人指定为犯罪嫌疑人乔汐莞。公诉方提供犯罪嫌疑人的犯罪事实如下:1、犯罪嫌疑人对受害人丈夫有着暧昧关系,因嫉妒受害人怀孕而教唆故意发生交通事故他人致使其流产,且公诉方提供犯罪嫌疑人和受害人丈夫的暧昧照片;2、犯罪嫌疑人在受害人出车祸前,给受害人打电话预约其去聚餐,提供了作案地点和作案机会。3、肇事者司机亲口指证犯罪嫌疑人教唆他故意撞伤受害人,并承诺在完成给予5万元的报酬,犯罪嫌疑人已将这部分钱财上交给公安机关作为证据一并移交至检察院。以上,公诉方现控告犯罪嫌疑人故意伤害罪。被告人为自己故意教唆他人犯罪做法律辩护。”

    审判长点头,对着乔汐莞,“被告人可对审判员阐述不完全的地方做补充说明。”

    “没有。”乔汐莞对着审判长,沉着而冷静。

    “请被告方律师进行法律辩护。”

    刘正扬站起来,对着审判长恭敬的鞠躬,然后非常有掌控力的开始了他的辩护,“审判长大人,根据公诉方律师提供的犯罪依据,我需要问肇事者司机几个问题。”

    “传肇事司机。”审判长严肃的无比。

    肇事者司机王某被带到法庭现场,有些畏畏缩缩的面对法庭。

    “王某你好。你说是我当事人教唆你故意发生交通事故,请问我当事人是通过什么途径找到你的?”

    “我不知道,突然就接到了电话,然后说给我5万元钱,去撞一辆车子。”王某说,声音有些颤抖。

    “你之前认识我当事人吗?”

    “不认识。”

    “我当事人应该没有那么愚蠢到,让你去犯事还报上姓名吧?!”律师质问,“所以你怎么知道是我当事人让你去犯罪的?!”

    “她,她给钱给我的时候我认出来的,谁不认识乔汐莞。”王某大声说着,虽然有些不确定的口吻。

    律师笑了一下,“她给你现钱。”

    “是。”

    “什么时候?”

    “发生事故当天就给的。”王某笃定的口吻。

    “什么地方?”

    “我躲藏的出租房里。”王某越说似乎也有底气。

    “好的。审判长大人,我没有什么要问肇事者司机了。”律师说道,“但是我希望传见受害人。”

    “传受害人。”审判长点头。

    顾子颜出现,对着乔汐莞微微一笑。

    刘正扬口吻也温柔些,“请问你和我当事人是什么关系?”

    “她是我大哥的妻子。”

    “平时她和你关系怎么样?”

    “不好也不差。”顾子颜说道。

    “请问你在出事的时候,当事人是不是叫你去吃饭?”

    “是的。”

    “请问你知不知道你老公和我当事人有暧昧不清的关系?”刘正扬继续问道。

    “不知道,我和我老公关系很好。他们只是朋友。”顾子颜一字一句。

    坐在听众席上的叶媚脸色冷了冷。

    齐慧芬也咒骂着,“不成器的。”

    “好的。审判长大人,我希望传见受害人的丈夫。”刘正扬似乎走马观花的问着一些不着边际的话题,似乎都没有一个能够对乔汐莞摆脱罪证,所有人都觉得莫名其妙。

    审判长皱了皱眉头,“穿受害人丈夫。”

    古源出现,依然文质彬彬。

    “古先生你好,你和我当事人是什么关系?”

    “朋友关系。”

    “有超出朋友外的其他关系吗?”

    “没有。”

    “我们这里有一张相片,你看是是不是你?”刘正扬把那张乔汐莞和古源拥抱在一起的相片拿给他。

    古源看了看,“是我。”

    “这样的照片能说明你们没有关系?”

    “这是角度问题,我没有亲吻乔汐莞。那天我和乔汐莞吃饭后,我送她回去,没有任何什么暧昧关系。”古源说。

    “好的。审判长,我的问题问完了。”刘正扬说。

    全场有些哗然。

    似乎是搞不清楚刘正扬要做什么。

    审判长示意,让出庭人离开。

    “审判长,我现在有几份证据,需要递交给审判长。”刘正扬说。

    审判长示意。

    “刚刚相信各位都听得很清楚,肇事者司机王某说,我当事人是当天就把5万元现金当面给了她。这是我当事人当天的取款记录,确定没有一笔5万块的费用支出。另外,这是我当事人当天的行程。上午去了傅氏集团谈合同,中午等受害人一起吃饭,下午去受害人医院探望,而后去了浩瀚之巅,再去了受害人医院,晚上回到顾家别墅,整个行程一目了然。而据我所知,受害人出租房在上海的郊区位置较偏远的地方,我当事人从这几个地方离开到出租房都需要至少一个小时时间,可我当事人在这几个地方辗转的路途中,均从没有超过一个小时。”刘正扬说,不因为自己找到这个大一个漏洞而有任何骄傲,他正经的再次说道,“刚刚受害人及受害人的丈夫均表示我当事人和受害人丈夫没有存在任何暧昧关系,而成为证据的那张照片,我已经找人进行了角度补拍,请审判长将我拍摄到的视频投放,谢谢。”

    审判长让现场工作人员进行视频播放。

    画面是两个人,相片放生的在同一个地方,同一个场景。通过不同角度拍摄出来的位置进行放大特写,从而对比审证据照片,表明角度可产生的差异化视觉管。充分说明,照片不能成为有效的物证。

    “综上,我嫌疑人没有犯罪动机,没有和肇事者司机对接的时间,不能说明我当事人有犯罪嫌疑。另外。”刘正扬一直说着,“审判长,我需要再问受害人几个问题。”

    审判长点头。

    顾子颜再次出现。

    “顾小姐,出事当天,你接到我当事人电话出去聚餐的时候,有其他人在知道吗?比如你的丈夫,你的闺蜜以及你的亲人。”

    “没有。”顾子颜摇头,“我接到大嫂电话的时候刚好我一个人在家,当时刚好到了吃饭的点,我就直接叫了司机送我去,我丈夫当时在上班,我公公婆婆也在上班不在家。”

    “你再想想。”刘正扬说道,“有没有给谁打过电话说过此事?”

    顾子颜蹙眉,绞尽脑汁,“对了,我给我二嫂说过。因为我觉得很诧异,我大嫂从来没有单独和我吃饭,为什么突然叫我聚餐,所以给二嫂打了一个电话。”

    坐在观众席上的叶媚脸色一下就变了。

    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

    “审判长,我能让我的当事人说几句话吗?”

    “可以。”

    “乔汐莞,请你说明,为什么你从来没有请受害人吃饭,突然想起邀请她一次吃法的。”

    “为了解释我和古源的关系。”乔汐莞一字一句,“我婆婆拿着那张因为角度而暧昧不清的照片质问我是不是我和古源有特殊的关系?我否认。我婆婆要求我给子颜解释清楚,不要影响了他们的感情,所以我约了子颜吃饭,想要当面解释。”

    “你婆婆现在在场吗?”

    “在。”乔汐莞说,指了指观众席。

    “请问我当事人说的人,是否是真的?”刘正扬隔空问道。

    齐慧芬脸色不太好,好久说道,“是。”

    “ok。”刘正扬汹涌成竹的自己拍了一下巴掌,“审判长大人,公诉方律师说的三个方面的证据,我想我都一一说明,那不是有效能够说明我当时人教唆他人产生犯罪事实的证据。这只是巧合,而这份巧合,我有更重要的证据指证,有人故意想要陷害我当事人。”

    审判长看着他,“请辩方律师提供重要证据并继续。”

    刘正扬拿出一个u盘。

    工作人员当众播放。

    里面传来两个人电话的对话声音。

    内容有两个。

    第一,里面有个女音让对方找人帮她制造一起交通事故。第二,里面有个女声音让对方一口咬定,所有一切都质控乔汐莞故意教唆,并给予三倍的酬劳。

    录音播放后,现场一片哗然。

    在法庭现场突然爆出这么惊天的秘密,让所有人的震惊。

    “审判长大人,我想我不需要多说,我的当事人就会无罪释放。但是……”刘正扬对着所有人,声音掷地有声,“我当时人现在要控告这起事故的始作俑者,叶媚。”

    全场真的哗然了。

    到处传来一片嘘叹之声。

    叶媚坐在观众席上,整个人脸色一下子就白了。

    顾耀其和齐慧芬也有些诧异的转头看着叶媚,看着她突然说不出一句话。

    叶媚紧捏着手指,不慌那是不可能的的。

    她有些惊恐的看着乔汐莞,看着乔汐莞由始至终都不动声色的,然后一步步置他于死地。

    在法庭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一下子撕破她的假面具。

    那样的耻辱,比起脱光衣服被万人强奸更加的让人无地自容。

    “审判长,我需要传见提供电话录音中的人。”刘正扬说。

    审判长有些犹豫,这已经到了超出这个案件本身的范畴了。

    “审判长大人,这个人关系到我当事人是否是被冤枉,无罪释放的重要关键。”刘正扬义正言辞。

    审判长商议了一下,“传见录音提供者。”

    老混混有些发福,地中海的发型,整个人看上去就老奸巨猾。

    “你认识给你打电话的吗?”

    “不认识。我知道她姓叶,很有钱。她通过电话联系我,然后让我去找人帮他肇事,就给我一笔钱。刚开始我拿到50万,后来又让我作伪证,说是给我150万。”老混混说道。

    “你们通过什么手续结清费用。”

    “转账。”老混混说,“不过对方比较谨慎,都是2万、3万通过不同账户转过来的。”

    “现在结清了吗?”

    “50万结清了。150万先付了30万定金。”

    “好。”刘正扬点头,“审判长,我现在对他的户头进行调查,对方的打款过来的账户,有一半是来自叶媚,有另外一半是来自她周边的朋友。这是认证和物证。至于动机。审判长大人,请允许我的当事人进行阐述。”

    审判长点头。

    乔汐莞开口,沉着冷静,将事故的经过进行概述,“叶媚和我有过节。我们喜欢同一个男人,就是我老公顾子臣。叶媚嫁给顾子寒,却一心想要顾家长媳的位置,对我处处排挤,想要陷害我离开。所以从最开始挑拨离间说我和古源有着特殊的关系,导致顾子颜和我婆婆对我存在偏见,又故意让顾子颜流产。我相信审判长刚刚听得很清楚,顾子颜出门前给叶媚打了电话。叶媚可以充分利用这一点,找准机会下手。这就是我要说的,句句属实。所以,我现在要状告叶媚,故意制假证据陷害我!”

    观众席上的叶媚早就已经崩溃了,她整个人在那里说不出一个字,现在根本就无力反驳。

    所有人的人证物证,全部都在。

    她根本就反驳不了。

    她看着乔汐莞,看着她不动声色的给了她最致命的一击,仿若当头一棒,她有种脱离了现实的感觉。

    “啪。”耳边突然响起一个嘹亮的把掌声。

    叶媚感觉得脸蛋火辣辣的疼。

    转头看着齐慧芬已经气疯了的架势,“叶媚,你个恶毒的女人,果然知人知面不知心,做了这么丧尽天良的事情居然还怪罪在乔汐莞身上,我今天总算是看清楚了你的真面目!”

    叶媚摸着自己的脸,还能说什么。

    什么都说不出来。

    只是残忍的看着乔汐莞,看着她那么一副胜利而傲慢的王者防范。有那么一刻,她真的恨不得杀了乔汐莞,四分五裂。

    乔汐莞对视着叶媚,嘴角一笑,那样的云淡风轻。

    仿若不费吹灰之力,所有一切就都在她的撞我之中。

    “乔汐莞!”叶媚突然像是疯了一般的,大叫着她的名字,然后不顾所以的往法庭中间位置跑去。

    全身一片混乱,所有人都看着一个莫名其妙的女人,突然疯狂的举动。

    这个时候,法庭里面驻扎的警察齐拥而上,一把把叶媚抓住。

    叶媚身体不停的在警察桎梏时扭动,头发已经变得混乱不堪,脸上的表情几乎到了狰狞的地步,一副想要同归于尽的表情,却因为无法实现整个人表现出来残忍画面,真是不忍直视。

    乔汐莞也没想到,会把叶媚逼到这个地步。

    她看着叶媚被警察强势的带走,撕心裂肺的声音在耳边整整回荡,“乔汐莞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你了,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等你做鬼的时候,再来找我吧。”她嘴角冷冷一勾。

    尊严的法庭在工作人员的梳理下,瞬间恢复肃静。

    审判长宣判,“当事人乔汐莞犯罪事实不成立,当庭释放。”

    一切,就这么告一段落。

    乔汐莞从法庭里面走出来。

    外面的阳光,果然出奇的好。

    不知道叶媚还能不能看到这么灿烂的天。

    她走过去,记者一拥而上。

    乔汐莞看着他们。

    “乔小姐,你今天赢得一场非常漂亮的官司,你有什么说的吗?”

    “对于你被冤枉,你想要对大众说点什么?”

    “乔小姐,不知道这次插曲对你而言,有什么体会或者不一样的感受吗?”

    ……

    乔汐莞看着见风使舵的记者,漫不经心的口吻说着,“我只是在用法律来证明我的清白而已,其他我没什么的说的,记住,我是好人。”

    乔汐莞丢下一句话,和刘正扬离开。

    记者看着他们的背影。

    正时。

    叶媚似乎是恢复和平静,从另外一侧被几个警察围困。

    “叶媚,所有一切都是你在安排吗?你真的是因为喜欢顾子臣,所以才陷害乔汐莞。”

    “叶媚,你这么恶毒,你想过会得到这样的下场吗?”

    “叶媚……”

    记者的声音被轿车所隔壁。

    乔汐莞坐着武大的车离开,看着叶媚整个人已经被记者围困,警察似乎在出动警力,维持秩序。

    乔汐莞冷笑。

    久走夜路终会撞鬼。

    这就是下场。

    ------题外话------

    小宅是玻璃心。

    亲们真的让小宅很难过。

    小宅还是默默的遁走吧。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