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声东击西(六)着手环宇

第一百二十一章 声东击西(六)着手环宇

作者:恩很宅
    一切尘埃落定。

    从法庭出来,叶媚直接被关进了看守所。

    乔汐莞和刘正扬坐着车离开。

    武大先把刘正扬送回去后,乔汐莞突然开口说道,“去看守所。”

    武大点头。

    车子到达目的地,乔汐莞很顺利的见到了叶媚。

    叶媚头发依然凌乱,今天刻意打扮的娇容也惨不忍睹,妆花得一塌糊涂。

    再次看着乔汐莞的时候,气急攻心,红润的眼眶迸发出残忍的视线,脸部看上去狰狞无比,“乔汐莞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狱警突然森严的声音怒吼着,“安静。”

    叶媚狠狠的看着狱警,口中竟是威胁,“等我妈来了,我让她弄死你。”

    狱警脸色很难看,冷冷的看着叶媚。

    乔汐莞对狱警做了一个手势。

    狱警点头,稍微退开了些。

    叶媚可能永远都不知道,到这里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不要和这里的警察作对,否则会死的很惨。

    当然,乔汐莞也不会好心提醒她。

    她用平静的声音说着,“叶媚,我提醒过你很多次,你不是我的对手。被当众撒脸的感觉,如何?”

    叶媚狠狠的看着乔汐莞,气得身体发抖,“你就是来炫耀的,就是来告诉我,我现在被你踩在脚下是有多可悲,是有多咎由自取?!”

    乔汐莞冷冷一笑,“是。”

    “乔汐莞你怎么这么恶毒!”叶媚咬牙切齿。

    “比你差远了。”乔汐莞冷脸。

    叶媚被靠着手铐,此刻因为乔汐莞的话,手铐在两手之间摩擦得直响,无法掩饰的怒气一波一浪。

    “我就是来看看你的惨样。”乔汐莞说,漫不经心的样子,“没其他事儿,走了。”

    叶媚忍着,忍着,眼眶狰狞无比的看着她。

    乔汐莞说,“其实也坐不了几年牢,好好打官司。”

    “你来试试?!”叶媚狠狠的说着。

    “已经试过了。”乔汐莞说,“里面的日子,自己体会。”

    说完,转身欲走。

    突然像又是想起了什么,乔汐莞低头从包里面拿出来一面镜子,“我想从法庭出来你应该一次都没有看过你自己吧。好好看看,这样的画面很难得。”

    她说,然后猝不及防的就放在了叶媚的面前。

    所以原本根本就不想要看的叶媚就这么直直的看到镜子中的,可以称作为疯婆子的女人。

    叶媚一个多在乎自己外在的人,现在让她亲眼看到自己的狼狈模样。

    果然。

    叶媚尖叫声肆起,疯狂而崩溃。

    可能自己也没想到自己会惨烈到这个地步,所有的光鲜亮丽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如此的不堪入目。

    她猛地一下将乔汐莞的镜子打碎,玻璃破碎响起的声音让狱警迅速的跑了过来,“安静!”

    叶媚看着地上的镜片,看着乔汐莞,整个人已经说不出来一个字。

    “狱警同志,麻烦你好好照顾她。”乔汐莞真诚的一笑。

    和此刻被逼到疯狂的叶媚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乔汐莞扭着她高傲的身躯离开。

    “啊啊啊啊……”叶媚崩溃的尖叫。

    这样的下场,她原本是留给乔汐莞的,为什么就变成了自己?!

    她真的很不甘心,她真的恨不得立刻杀了乔汐莞,她现在被全世界所耻笑,她现在已经毫无形象,她甚至没办法想象在法庭上被毫无尊严披露时那无地自容的惨烈,因为一想到这些,她就真的想要杀了乔汐莞,用刀,先划破乔汐莞的脸,让她永远也笑不出来,永远也笑不出来,然后再一刀一刀杀了她,冷冷的看着乔汐莞惊恐的表情,冷冷的看着她向她跪地求饶。

    但是现在。

    所有一切,都变成了自己的下场。

    变成了自己下场……

    ……

    乔汐莞走出看守所。

    迎面对上一个熟悉的人。

    她脚步停了一下。

    就一下,微笑着鞠躬离开。

    “乔汐莞。”叶夫人高贵的身姿突然用无比冷静的声音叫着她。

    乔汐莞想,她应该没有什么能够和叶夫人说的。

    但此刻,她还是停下脚步,“你好,叶夫人。”

    “有时间没,我们喝个茶。”叶夫人很淡定自若,仿若刚刚在上海街头发生的,关于她女儿的事情,分明就不是她在意的事情,她显得那么的置之事外。

    “你不要先看看叶媚?”乔汐莞扬眉。

    “她随时都可以看,你却难得遇到一次。”叶夫人说。

    乔汐莞不用多想,点头。

    两个人一前一后坐着车子到达一间装饰古典而优雅的正宗茶庄。

    包房内,对立而坐。

    到达的木纹雕花玻璃外,是黄浦江平静的江水,在阳光下晶莹璀璨。

    叶夫人拿起茶杯,优雅的喝了一口。放下,抬头看着乔汐莞,保持着她无与伦比的高贵,“一直没有小瞧过你,但一直没有想到你会有这份能耐。”

    乔汐莞突然很想要学学叶夫人这种浑然天成的贵妇气息,似乎还带着些说不出来的韵味和优雅,她拿起茶杯也这么抿了一下,然后放下,抬头看着叶夫人,笑着说道,“能够得到你的认可,我很荣幸。”

    叶夫人似乎是冷笑了一下,一瞬即逝,她说,“当着法庭的面,当着所有媒体的面把叶媚的犯罪证据突然公布,用这种不留余地的方式,就是怕我们叶家从中耍手段继而让叶媚有机会可以翻身是吧?!你果然厉害,叶媚这辈子就栽到了你的身上。”

    乔汐莞笑着无语。

    也没什么好解释的,事实就是如此。

    “不过物竞天择,只能怪叶媚自己无能。”叶夫人的口吻听上去,说得好像是真话。

    乔汐莞依然选择沉默。

    在叶夫人面前,她有一种少说少错的感觉,所以就还是,静观其变。

    “乔汐莞,你不是一直很想要齐凌枫的资料吗?”叶夫人突然转移话题,问道。

    乔汐莞看着她。

    是挺想要的。

    可她不觉得现在自己有什么资格从叶夫人手上拿到,所以她笑着说,“虽然不知道叶夫人为什么突然提起齐凌枫,但是我想,我现在也没有资格要这份东西。”

    “是吗?”叶夫人嘴角一扬,眉目间似乎有些震惊乔汐莞此刻和她说话的态度和方式,已经能够揣摩到的心思。

    乔汐莞一直淡笑着,“无功不受禄,这个道理我还是知道的。叶夫人,我想我们之间其实是没有什么多余的话可以说的,毕竟道不同不相为谋。作为晚辈,今天的茶我请。”

    叶夫人看着她。

    金边眼镜反射着透亮的光芒。

    乔汐莞从座位上站起来,很有礼貌的点头,离开。

    叶夫人就这么一直若有所思的看着乔汐莞。

    然后,乔汐莞似乎听到一个低低的声音说着,“叶媚的人生因为你而止步。”

    乔汐莞没有停留,依然大步离开。

    她不想要揣摩叶夫人话语中的意思,因为事实很明显,叶媚就真的毁在了她的身上,但她并不想解释或者掩饰什么,因为她其实清楚得很,叶夫人找她说话就是在揣摩她的心思,亦或者在找她的漏洞。

    每个人都有漏洞。

    多花点时间,仔细点,都能够找到。

    还好。

    她比很多人幸运的地方在于,她是个科学怪物,她的灵魂和身体不是同一个人,就算叶夫人花尽心思,也不一定能够得到什么,否则,也不会亲自出面找她面谈。

    她捏着手指,脸色有些严肃。

    叶夫人不可以大度到会真的觉得叶媚技不如她,叶媚就该得到这种下场,而叶媚的这种下场,也硬生生的是在给原本低调的叶氏家族蒙羞。

    叶夫人不会咽下这口气。

    乔汐莞坐在武大的小车内,觉得呼吸都有些焦虑。

    她靠在小车后背上,面无表情。

    武大有些诧异,“赢了官司,让该得下场的人得到了该有的下场,看上去你并不高兴?!”

    “有时候赢了,并不见得就是好事儿,因为这个时候,通常会牵扯出更多的麻烦,比如那个该得到下场的人,是不是全世界都想要看到她的下场,如果不是,那么那个不想要看到她下场的人,就会成为,胜利那一方的隐患,而现在,我显然已经招惹到了。”乔汐莞说,说得,漫不经心,又似乎是皱着眉头,有些无可奈何。

    “既然如此,当初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比起招惹到麻烦,比起所谓的后果,我更愿意活在当前。”乔汐莞一字一句,笃定而沉稳。

    武大耸肩。

    她表示,她真的不懂凡人的世界。

    凡人。

    乔汐莞估摸着也不是凡人。

    车子一路到达顾家大院。

    其实不用想也知道,回到这里也不会有多清净。

    她深呼吸一口气,走进去。

    大厅中异常的安静,家里面除了一个男人坐在里面,顾耀其,齐慧芬或者其他佣人都不在,此刻大厅中的落地窗透过阳光照耀在地板上,她走在昂贵的地板上,和阳光为伍。

    阳光下的她,漂亮得,倾国倾城。

    顾子寒冷冷的看着她的模样,脸上仿若镀上了一层冰霜,有一刻她觉得,不管有多烈的太阳都融化不了。

    “乔汐莞,我走了,你倒是也不会消停一秒。”顾子寒冷冷的问道。

    “和你走不走有什么关系?!你从来都不是我的威胁。”乔汐莞讽刺一笑。

    就这么一句话,让顾子寒整个人就动怒了,脸色出奇的难看,眼神中怒火冲天。

    乔汐莞显得很淡定,淡定的准备上楼。

    “乔汐莞,你这么自大,就不怕有一天也得到相应的下场吗?”顾子寒冷冷的问道。

    “不怕。因为这一天,你或许看不到。”乔汐莞说,然后直接上楼。

    顾子寒捏着拳头,狠狠的捏着,骨节处咯咯作响,仿若想要发泄,又无处发泄一般。

    他今天看新闻,然后赶了回来。

    赶回来后,顾耀其和齐慧芬没有说他什么,仿若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总是发生在他老婆身上的事情,他们对他好像除了失望,还是失望。

    失望。

    一次又一次的在顾耀其的眼神中看到这个词语。

    就算被遣送到了沈阳,拼了命的想要做出点成绩出来,到头来,乔汐莞的就这么不动声色的手指一动,就可以让他毫无预兆的,跌入深谷。

    叶媚的事情出了之后,他想要回到上海更是难上加难。

    而且他虽然离开了上海,公司发生的事情他还是一清二楚,听说乔汐莞开始全力的栽培顾子俊,这样的举动无疑就是再次给他致命的打击。

    顾耀其宁愿让顾子俊这么一个游手好闲一天只会吃喝玩乐的人来管理公司,也不再有念头让他回到上海了吗?!

    他脸色尤其的难看。

    此刻却是大步的走出大厅,自己看车,一路飙到看守所。

    他看着对面坐着的叶媚。

    两个人四目相对。

    顾子寒一直面无表情,叶媚那张潦倒的脸却突然拉出了一抹讽刺的弧度,“你专程从沈阳到上海来看我?!而我一次也没有想过会到沈阳去看你。”

    顾子寒脸色未动,依然保持着冷冰冰的模样,看着叶媚,“叶媚,你是真的喜欢顾子臣吗?”

    “是。到这个时候我也不想隐瞒你了顾子寒。”叶媚突然直白无比,“我以为我爱的是你顾子寒,我曾经无数次的和你上床想要在你身上留下自己的痕迹,那是因为,我把你认成了顾子臣。在没有见到顾子臣的时候,我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这么相似的两个人,我一直以为那个在我心中在我臆想中陪着我过了好些寂寞年头的男人是你,却没想到,一切那么的阴错阳差,所以我恨乔汐莞,恨的有些莫名其妙。你知道吗?我之所以能够嫁给你,都是乔汐莞之前在帮我,帮我设计你,帮我设计着,让你觉得我是一个可以帮助你的人,你这么现实这么有目的的人,在言欣瞳出事后,肯定会义不容辞的选择我,果然,你就这么的选择了我。而也在那一天,我看到了顾子臣。那一刻的人生真的是晴天霹雳,我从来没想到,我叶媚可以愚蠢到这个地步。”

    “所以我很恨乔汐莞,真的很恨,是她血淋淋揭露了我的愚蠢白痴和疯狂。是她一点一点让我的人生变得更加的扭曲不堪,我爱着顾子臣,却要每天忍受着乔汐莞和顾子臣的卿卿我我,又要忍受着你在我身上各种恶心的索取,所以我看似帮你让你在公司发展,其实早就知道,你会被这么乔汐莞摆一道。让你离开我,让我不再你身上作呕的承欢,也算是我期待的一种。所谓的帮你照顾明月,帮你看守公司观察乔汐莞的一举一动,那都是我骗你的,在我心中你根本连根葱都不算,还奢望我给你生孩子?!”叶媚冷笑着,恶毒而讽刺的笑容让她的脸颊显得更加的狰狞而恐怖,“所以顾子寒,我突然觉得,我原来也不是这个世界上最凄惨的人,其实你也一样的可悲,在你的世界里,从来就没有成功过,一直不停的不停的失败,这样的人生应该也很可怜是吧?!”

    叶媚说得咬牙切齿,满脸嫌恶。

    顾子寒就这么直直的看着她,没有因为叶媚的话动怒,整个人就这么淡定无比的看着她,看着她说道,“所以对于你而言,你嫁给我,成了你这辈子最悲哀的事情。”

    “我后悔之至。”叶媚狠狠地说着,“那是我觉得我人生,最荒唐最不能原谅的一个决定。”

    顾子寒沉默了一秒。

    恍惚好久才说道,“谢谢你告诉我这个现实,让我知道,原来我真的比我想象的更加愚蠢。”

    叶媚看着顾子寒,似乎半点同情都不会有。

    何况现在,她还有什么字给去同情别人,全世界估计没有谁有她此刻,这么惨烈。

    顾子寒从看守所出来。

    他很平静的出来,在听着叶媚突然说了那么多有些触不及防的事情后,他其实还很佩服自己能够这么的沉默冷静,他原本就是一个残忍的人,对自己对别人都是如此,所以其实自己不是一个很容易被别人伤害的人,他开着车往顾家别墅去。

    眼前有些模糊不清。

    有那么一秒其实是有些恍惚看不清楚前面的路。

    他讽刺的笑着。

    他居然第一次感觉到了心痛。

    就是那种被人用刀狠狠的割舍心脏时的感觉。

    原来他也会动心。

    他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没有感情的动物,他只想要得到自己的目的,不折手段,阴险狡诈。

    他技不如人,输的不说心服口服也确实没有能力翻浪。

    有那么一刻,在被顾耀其赶去沈阳的有那么一刻,他想过放弃,放弃那些虚无缥缈的金钱权势之争,去沈阳,带着叶媚带着明月去沈阳,过一些稍微平淡点的日子。

    还好。

    那一刻的想法也仅是转瞬即逝。

    因为被拒绝的非常的直接。

    要不然现在,应该会觉得自己更加悲剧。

    果然,从他的人生,比顾子臣晚一步开始,就注定所有悲剧的发生。

    他还是非常平静的回到了顾家大院。

    大厅中顾耀其、齐慧芬在。

    看着他回来,眼神里面似乎都闪过一丝的同情。

    同情?!

    这个时候,同情他?!

    何必同情。

    他恭敬的走过去,叫了一声,“爸,妈。”

    顾耀其点了点头。

    齐慧芬也拉出一抹勉强的笑容,然后久久说着,“叶媚在看守所自杀了。”

    顾子寒站在大厅中央。

    那么高大要给身影,有一刻的晃荡。

    刚刚不是才见过?!

    何况,看守所那个地方,怎么可以轻而易举的就能自杀掉?!

    “听说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到一小片刀块,狠狠的割腕,血流了一地,送去抢救的时候就已经断气了。”齐慧芬说,“真没想到,叶媚也是如此刚烈的一个女人。”

    顾子寒脸色很平静。

    尽管刚刚那一秒有那么一瞬间觉得眼前一黑,他现在终究还是平静的说着,“嗯,这是她咎由自取。”

    然后,往2楼自己的房间走去。

    顾耀其和齐慧芬看着顾子寒的背影。

    齐慧芬有些难受,“耀其,我第一次看到子寒有这种表情。”

    似乎是很难受,又似乎并不难受。

    那一刻却总觉得,整个人有些脱离现实,和原本他们印象中的顾子寒完全不一样。

    顾耀其靠在沙发上,重重的叹了口气,“子寒再也不能回到上海了。”

    “为什么?”齐慧芬差异的问道,“手心手背都是肉,你不能对子寒这么的狠。”

    顾耀其摇了摇头。

    那一刻似乎不想要对“妇人之仁”的齐慧芬解释。

    顾子寒已经没有什么斗志了。

    而且身上的负面新闻太多。

    不管是言欣瞳当初在媒体上曝光的丑闻,还是叶媚此刻曝光的丑闻,都真的对顾子寒的形象影响太多,而且两任妻子都这么突然的死去,是谁都也会觉得顾子寒有问题……

    这样的人,再也没有资格担任顾氏企业的领头人。

    顾耀其叹了口气,从沙发上起身往2楼房间走去。

    他其实也没有完全放弃顾子寒,但现在,却真的是彻底放弃了。

    所以沈阳那个分公司,就让他自生自灭吧。

    齐慧芬看着顾耀其离开的背影,眉头有些不痛快的皱了起来。

    这个家,越来越偏袒乔汐莞了。

    几乎是已经成了乔汐莞的天下。

    她今天是真的气的,气叶媚居然那么阴险,瞒着她做了对子颜那么恶心的事情还想要把她拉下水,当叶媚被关押进看守所后自己回到顾家大院又开始了止不住的担心,她是有些怕被叶媚突然反咬一口,所以当传来叶媚自杀的消息后,整个人突然松了一口大气,至少不会有人再知道诬陷乔汐莞的事情有她一份。

    只是。

    叶媚一死,顾子寒也被顾耀其彻底的放弃,现在谁还能够斗得过乔汐莞。

    乔汐莞之前就已经不把她放在眼里了,之后更别提多嚣张了。

    越想越有些气不过,在此刻,却又完全找不到可以对付乔汐莞的手段,而且她身边再也没有一个人来帮她,她一个人对付乔汐莞,说真的,到现在,她自己也没有把握。

    脸色沉了又沉。

    乔汐莞真的是他们顾家的祸害。

    ……

    乔汐莞洗了澡,然后睡觉,醒来。

    这几天紧绷的情绪得到微微的环节,所以让自己的节奏显得漫不经心的。

    她拿着手机,靠在床上,随便的翻阅。

    她是想要看看今天自己的新闻,也想要看看媒体是怎么骂叶媚的,却在看到一个“自杀”的字眼时,整个人猛地一下一阵心惊。

    叶媚自杀了。

    在看守所,应该不至于那么轻易就自杀的地方,死了。

    她有些不相信,认认真真的看了三遍。

    是叶媚自杀了。

    是刚刚被暴怒死十恶不赦全世界最恶毒的女人突然就自杀了。

    她捏着手指,有那么一瞬间的颤抖。

    叶媚这种女人,会这么轻而易举的去死。

    没有看到她的下场,就这么心甘情愿的死了?!

    她其实是有些不相信。

    脑海里面猛地浮现了一个人的面孔。

    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越来越清醒。

    都说虎不食子。

    但是叶夫人那句“叶媚的人生因为你而止步”让她有些理不清思路。

    是这样吗?!

    有时候女人的第六感准得吓人。

    她甚至觉得全身惊出了一声冷汗。

    她从床上起来,去浴室用温水擦了擦自己的脸,她看着镜子中那个有些苍白的自己。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这么残忍的事情,在自己身边发生?!

    她深呼吸,让自己慢慢的平静。

    平静下来。

    她换了一套家居服,走出自己的卧室。

    她想现在应该所有人都知道叶媚的死了,对于顾耀其和齐慧芬而言,又会是一个什么态度?!

    她脚步刚刚走到走廊上。

    迎面对上顾子寒。

    顾子寒脸色很冷,手上提着一个不算大不算小的旅行袋。

    顾子寒看着乔汐莞的眼神,冷冷的声音说道,“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你现在满意了?!一个、两个被你逼死。”

    乔汐莞其实很想要反驳。

    因为言欣瞳和叶媚都不是她逼死的,至少不是直接逼死的。

    可为什么要去给这个男人解释,解释了他会信吗?只会觉得更加讽刺而已。

    顾子寒提着旅行袋转身欲走。

    身体突然又停了下来,一字一句的说道,“乔汐莞你别落在了我的手上,落在我的手上,我一样让你生不如死。”

    丢下这么一句残忍的话,离开了。

    乔汐莞停在原地,缓缓,面无表情的下楼。

    楼下,齐慧芬在客厅,看着顾子寒的模样,忍不住问道,“子寒你是要走了吗?”

    “嗯。”

    “今天回来,在家多休息两天,不用急于一时吧,何况叶媚才死了,怎么也应该等她好好安葬了才离开吧。”齐慧芬说。

    “不了,叶媚会有叶家人妥善处理。”

    “她毕竟是我们顾家的儿媳妇。”

    “我们没有办酒席,虽然大众已经知道,但我并没有当着大众承认,所以不算。”顾子寒说,“我走了。”

    那么冷漠那么冷冰那么一副置之度外的地步。

    乔汐莞看着顾子寒,第一次觉得这个男人似乎是故意做出的这番冷血。

    顾子寒离开了,齐慧芬有些无奈的叹气。

    转头看着二楼上下来的乔汐莞,脸色一下子就变了,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冷嘲热讽的声音说着,“现在你舒服了,所有一切都到达了你的目的,现在顾家就只有你,就只有你而已。你可以耀武扬威,为所欲为。我真是很遗憾,很遗憾子臣这段时间出国周游,没能看到你这么恶毒的一面。你今天居然可以站在法庭上,这么不留情面不带感情的让叶媚如此的无地自容,你逼死了她。”

    “逼死她的不是我。”

    “不是你,难道是我?”齐慧芬狠狠的说着。

    “你想要这么认为,我也无可奈何。”乔汐莞说着,很平淡的口吻。

    齐慧芬一怔,瞬间明白乔汐莞口中的陷阱,狠狠的说道,“乔汐莞你少在那里诬陷我。”

    “我什么都没说。莫非是妈真的心虚了?”乔汐莞扬眉,“从法庭出来后我还真的去看过叶媚。妈你知道叶媚给我说什么了吗?!”

    “你少在这里给我卖关子,叶媚说了什么都跟我没有关系。我也没有兴趣知道!”

    “是不想知道,还是怕我说出来。”乔汐莞冷笑着,“我就一直在想,叶媚一个人也没那么大胆子也没那么大能耐做这种诬陷我的事情,我猜想就是……”

    “乔汐莞你闭嘴!没有证据,你别乱说!”齐慧芬突然打断她的话。

    乔汐莞耸肩,“我什么都没说,是你自己在多想而已。而且叶媚除了骂我,也说不出什么好话。”

    齐慧芬气得身体发抖。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对待乔汐莞就无法冷静得下来,导致现在处处都被她故意耍弄。

    乔汐莞似乎也不想和齐慧芬待在一个空间内。

    她往后花园走。

    脚步不知不觉就停在了温室花园前面。

    顾子臣亲手种植的这一片花海,没有顾子臣的辛勤耕作,还是长得这般的茂盛。

    她坐在离温室花园不远的椅子上,抬头看着此刻已经昏黄的阳光。

    晚夏,晚夏。

    果然是魅力四射。

    她就这么静静的待了很久。

    有时候也需要这么一个小小的自我空间,调节一下自己有些,抑郁的心情。

    ……

    第二天。

    上海的太阳依然如常的升起。

    乔汐莞去顾氏上班。

    从来都是这般的,高傲如女王,走过顾氏办公楼,所有人无不侧目,偷看。

    她还是原来的她。

    尽管经历了被冤枉,又始料不及的获得清白。

    她还是无动于衷,沉默冷静。

    回到办公室。

    乔汐莞刚坐下,拿起电话,“milk,你和顾子俊进来。”

    “是。”

    两个人规规矩矩的额坐在乔汐莞的对面。

    乔汐莞看着顾子俊,“方案呢?”

    顾子俊就知道乔汐莞一回到公司第一件事情肯定就是弄他,所以他很有先见之明的把方案准备好,递给他。

    乔汐莞接过方案,低头。

    方案有些细微的改变,没有什么特别有创意的地方,但确实对某些考虑得不周的地方进行了完善,她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说道,“今天下午去傅氏谈合同就用这个方案,顾秘书你准备好材料,跟我一起去。”

    “就用这个方案?”顾子俊有些不敢相信,“你不需要再仔仔细细的看一遍,你不需要再开什么部门经理会议再做强调和修改,就用我写的这个方案?!”

    乔汐莞眉头一紧,“你在怀疑我的能力?”

    “我是怕你因为这两天的事情搞得自己神志不清。”

    “我神志很清楚。不需要你提醒。”乔汐莞脸色不太好,“出去吧,准备好下午的材料。”

    顾子俊有些受宠若惊的和milk离开。

    离开的时候还忍不住的问milk,“虽然乔汐莞对我的态度还是这么恶劣,但刚刚那一秒,乔汐莞是不是有一秒是认可我的?”

    “我想是的。”milk点头。

    这一个星期的方案虽然没有什么大的突破,其实一个星期前的方案就已经很好了,乔汐莞要求高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修改,顾子俊做的那几处修改并不是什么惊人的东西,却能够得到乔汐莞的认可,想来,其实也没想过会有任何突破,能够这儿认真的做一件事情,估计就是乔总现在唯一想要看到顾子俊的地方。

    当然,这些话milk才没有心思说出来。

    作为下属的,看得明白就行,还是沉默比较好。

    ……

    下午。

    乔汐莞带着顾子俊去傅氏。

    傅博文亲自接见。

    乔汐莞将合作方案生动的讲解和陈述,傅博文坐在那里,沉默的听着,整个过程没有发表一个意见。

    她讲完,转头看着傅博文,“傅总,你觉得如何?”

    “很好。”简短的两个字表明了他对这个方案的认可。

    “既然傅总觉得没有任何问题,那么我就按照方案开始准备施工安排了。”乔汐莞说。

    “好。”傅博文点头。

    乔汐莞微微一笑,“如果没其他事儿我就不耽搁傅总了。”

    “乔汐莞。”傅博文突然开口,“你让我有些刮目相看。”

    乔汐莞一怔,没想过傅博文这种人会说出这样的话。

    “5天时间处理了自己的事情,还从最负面的新闻得到了最全面的认可。还在这么紧短的时间拿出来这么让我都几乎没办法去挑剔的方案,当初答应顾子臣和顾氏合作还觉得存在一定的挑战,现在想来,我果然还是小看了你。”傅博文一字一句,口吻中没有特别表扬她的语气,但字字句句却又那么掷地有声的在欣赏她。

    “能够得到傅总的认可我很高兴。”乔汐莞默默的一笑。

    傅博文点头。

    “没事儿我就先走了,回去好好准备施工。”乔汐莞有礼的说道。

    “嗯。”

    乔汐莞带着顾子俊离开。

    顾子俊一直都是佩服乔汐莞的。

    现在傅博文这么大头的人物都对乔汐莞赞许有佳,乔汐莞果然是厉害的。

    两个人坐在小车内,往顾氏大厦去。

    乔汐莞一路沉默,似乎并没有因为得到傅博文的认可而有任何改变,要是换做自己,早就欣喜若狂了。

    顾子俊实在不知道乔汐莞子啊想什么。

    到达顾氏大厦。

    乔汐莞带着顾子俊自己去了顾耀其的办公室。

    顾耀其看着顾子俊,有些诧异乔汐莞汇报工作叫上他。

    乔汐莞只是淡淡的笑了一下说道,“子俊一直在跟这个项目,让他多了解一些。”

    顾耀其有些欣慰的点头。

    乔汐莞是聪明的,明知道这个关键节点最容易引起别人的怀疑和忌讳,所以率先表明了自己的立场,告诉顾耀其她对顾氏没有半点窥视之心,要不然不会让顾子俊来全程参与。

    “说吧。”顾耀其开口。

    “傅总已经认可了我们的方案,月底前要开始进行施工建设。目前我们的施工团队,各项采购清单都已经全部准备完全,目前就差资金没有到位。”乔汐莞说。

    “资金我今天也想瑞士银行联系了,那边说资金最迟在一个星期内到位。”顾耀其看着乔汐莞,“放心吧,你这么辛苦谈下来的合同,我不会让你一场空的。”

    “谢谢董事长。”乔汐莞似乎是松了一口气。

    “好好去准备一下吧,等项目开始了,放你假,陪着子臣去全世界周游。”

    乔汐莞笑了笑,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等项目顺利进行的时候,谁知道会发生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

    她带着顾子俊离开顾耀其的办公室。

    自己回到办公室,拿起电话直接拨打,“齐凌枫,你那边的钱准备到位没有?顾耀其说一个星期到傅氏账户。”

    “放心吧,都做到了这个地步,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但愿如此。”说着,乔汐莞就准备挂断电话。

    齐凌枫突然开口,“乔汐莞,还是恭喜你。”

    乔汐莞扬眉。

    “将自己这么快就处理好。”

    乔汐莞沉默着。

    能够这么快,有齐凌枫的功劳。

    但是。她冷漠的说,“我不会感谢你。”

    “真是残忍啊。原本还以为至少你会请我吃饭。”

    乔汐莞直接挂断了电话。

    突然又像是想到什么,拿起手机,纤细的手指在手机频幕上跳动,一会儿,她又拨打了电话,“2000块,应该够请你吃饭了。吃好点,别亏待了自己,我一向大方。”

    齐凌枫受到那2000块转账的时候整个人有些懵了。

    现在是彻底的……

    乔汐莞怎么能够这么的让他,爱不释手!

    ------题外话------

    那啥,咱们莞莞开始真的,全力以赴的开展环宇抢夺了。

    精彩拭目以待。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