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声东击西(七)环宇到手

第一百二十二章 声东击西(七)环宇到手

作者:恩很宅
    一个星期后。

    顾氏的资金到位。

    顾氏开始了如火如荼的采购工作。

    约再过了一个星期。

    所有一切准备就绪。

    顾氏和傅氏在施工地举行了施工剪彩仪式,上海比较有知名度的媒体都到了现场,播报此次的项目活动。程晚夏作为此次的应邀嘉宾,出现在剪彩现场,依然是媒体的宠儿,无论走在哪里都是一道华丽的闪光体。

    剪彩仪式结束。

    作为此次项目的大股东傅博文举办了一个小型的但不失华丽的晚宴,以庆祝此次施工提前一周的顺利执行。

    顾耀其携带齐慧芬,乔汐莞携带顾子俊参加了此次晚宴。

    宴会现场人不多,傅氏傅博文带着他的妻子程晚夏出现在现场,傅博文的助理白季阳带着他的妻子参加,还有另外一个承办此次项目其他方案的公司主要关键人携带妻子参加,宴会厅粗略看上去仅不到20人,如此小型的晚宴外却拥挤了上百家的记者,可想而知傅氏在上海商业界的地位,无以伦比。

    顾子俊对于这样的晚宴有些心不在焉,他拿着一杯鸡尾酒,看着穿梭的人群,有些怏怏的模样。

    顾耀其带着齐慧芬已经在和其他公司的关键人火热交谈中,参加的人不多,但也绝对是非富即贵。顾耀其一向很会抓准时机惨拉拢关系。乔汐莞也不想这么浑浑噩噩,带着顾子俊走向了傅博文。

    傅博文一直搂抱着程晚夏,两个人其实话也并不太多,但总觉得两个人之间有着让人说不出来的幸福感流淌,和谐而温暖。

    “傅总,你好。给你介绍一下,这是顾子俊,顾氏的三少爷。”乔汐莞主动把顾子俊引荐给傅博文。

    顾子俊有些受宠若惊。

    陪着乔汐莞也参加了不止一次的傅氏会议了,乔汐莞倒是从来没有想过介绍他。

    傅博文看了一眼顾子俊。

    顾子俊显得稍微热情了些,连忙恭敬的叫着,“傅总你好。”

    傅博文微点了点头,说道,“顾氏缺人才了吗?”

    顾子俊一怔,随即明白傅博文的讽刺,整个脸色不太好的看着他。

    乔汐莞无所谓的笑了笑,“每个企业都要发展人才,所以要培养。”

    “那倒是。”傅博文认同的点头。

    今天的傅博文额外的让人觉得亲近了些,也不知道是不是程晚夏在身边的原因,没有那么严肃,也没有那么死板,偶尔还会露出有些魅惑的笑容,难得得很。

    “顾子臣今天没来?”傅博文询问。

    “他出国旅游了。”乔汐莞回答,“走了约莫一个月了。”

    “他还挺会享受的。把所有工作交给你,自己出去玩?”

    “哪里有傅总这么爱惜老婆。”乔汐莞玩笑的说着。

    对于不在工作场合,偶尔开开玩笑,也能促进感情。

    傅博文笑了一下,“说得也是。”

    一副,很自傲的表情。

    站在他身边的程晚夏翻了翻白眼,有些阴阳怪气的说着,“也不知道谁出狱了2个多月都可以对我不闻不问,自己老婆儿子女儿都不要了,好意思承认自己爱惜老婆?!”

    傅博文脸色一下就黑了。

    准确说是一阵黑一阵白。

    程晚夏不以为然,继续爆料,“现在唯一对你就跟对侵略者似的,你到底有什么资格承认自己对老婆好了?”

    “我现在不在弥补吗?!谁知道傅唯一那小子这么早熟,还这么记仇。”傅博文脸色有些难堪,被程晚夏气得吹胡子瞪眼睛。

    “呵,你还好意思说傅唯一早熟。我作为单亲妈妈把傅唯一养这么大这么健康这么可爱我很骄傲。莫非,你是在责怪我没有养好傅唯一。”程晚夏挑眉,故意找茬。

    乔汐莞看着傅博文那一刻有了一种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无奈,他解释道,“我什么时候责怪你了,傅唯一养的很好,又乖又懂事。”

    “那意思就是你不乖不懂事了?”程晚夏顺势接话。

    估计傅博文那一刻真的有一种死的心都有了。

    乔汐莞和顾子俊完全没有要避嫌的意思,瞪大眼睛看着两个人之间的小吵小闹,谁知道在外面冷血无情的傅博文,在对着自己老婆的时候,居然哑口无言。

    “程晚夏你今天故意挑刺的吧。”傅博文有些冒火。

    “恼羞成怒了吧,哼。”程晚夏翻白眼,放开傅博文的手臂,自己往外走去。

    傅博文看着程晚夏的背影,咬牙切齿,“我终于知道傅唯一像谁了,就是像你这么记仇。”

    离开的程晚夏突然停了停脚步。

    乔汐莞深深切切的看到傅博文的脸部抽搐了一下,非常明显的,有些紧张的表情。

    傅博文是妻奴。

    虽然外界传的沸沸扬扬,这么突然看到,对比起傅博文在商业界的处事手段,还是让人一时之间完全无法接受。

    程晚夏今晚穿着黑色的长摆晚礼服,她一步一步优雅而高傲的走过来。

    傅博文咽了咽喉咙,明显的在紧张。

    “傅博文,今晚是想要睡沙发了是吧?!”程晚夏一字一句问道。

    傅博文看着她,一言不发。

    “今晚上妞妞和我一起睡,你自己睡沙发。”丢下一句话,这次真的大步离开了。

    傅博文看着程晚夏的背影,忍不住低声骂了一句,“妈的。”

    然后二话不说的追了上去,似乎隐约还听到傅博文说着,“你敢让其他人睡你的床试试,女儿也不行。我会让你三天三夜都下不了地。”

    “你还以为你是当年的傅博文……一夜n次郎……”

    “妈的程晚夏,你别挑衅我。”

    “一把岁数了,别逞强……”

    “……”

    乔汐莞看着一前一后的背影。

    顾子俊也看着那个方向。

    “私底下的傅博文居然这么像个人。”顾子俊忍不住感叹。

    “有程晚夏才会如此。”乔汐莞总结,收回视线。

    顾子俊对这些兴趣也不大,所以搞不明白也不想去深究,他倒是突然想到什么的说道,“大哥好久回来?”

    “谁知道?”乔汐莞耸肩,看上去真的漠不关心,“也许就不回来了。”

    “怎么会?”顾子俊不相信的说着。

    “怎么不会。”乔汐莞很肯定,口吻中还有些讽刺。

    顾子俊看着乔汐莞,看着她一副淡定自若,似乎一点都不在意的表情,悠悠的问道,“你真的喜欢我大哥吗?”

    “或许吧。”乔汐莞走向一边。

    顾子俊看着乔汐莞的背影。

    是喜欢,还是不喜欢呢?!

    他心突然有些不受控制的跳动。

    这个女人真的让人,捉摸不透。

    ……

    临近凌晨12点。

    宴会散场。

    傅博文作为主人,送走为数不多的来宾。

    乔汐莞离开的时候,看了看招呼周到的傅博文,以及他身边的程晚夏,看着程晚夏嘴唇肿肿的,一脸倔强的看着傅博文,明显带着抱怨的情绪。

    傅博文似乎并不在意的笑得回味无穷。

    乔汐莞抿笑着离开。

    别人的爱情故事,怎么都觉得是美好的。

    她突然觉得有些讽刺。

    坐在小车内,显得有些无力的靠在后背座椅上,顾子俊坐在她旁边,似乎也感觉到了她冷漠,没有开口说一个字。

    车子达到顾家大院。

    乔汐莞和顾子俊一起走进大厅。

    脚步在进大厅那一秒,顾子俊突然一把拉住乔汐莞。

    乔汐莞愣怔,看着他,“有事儿?”

    “乔汐莞,如果我说我对你……”

    “死了这条心。”乔汐莞一字一句,斩钉截铁。

    顾子俊脸色一下就白了。

    他有生之年第一次,第一次想要表白,得到的回答却是“死了这条心”,麻痹的,还不如让他死了这条命算了。

    他整个人觉得尴尬到不行。

    乔汐莞冷漠的直接离开。

    没有再多说一个字。

    麻痹的。

    顾子俊咬牙切齿,这么一个冷血的女人,他真是疯了才想要表白。

    疯了才想要得到这个女人的好感。

    他转身又大步的走出了别墅,开了一辆车去他的夜场。

    那个地方才是他的归宿。

    劳资才不稀罕乔汐莞这种良家妇女!

    ……

    乔汐莞躺在床上。

    看着落地窗外的白月光。

    一切好像都已经尘埃落定。

    工程明天开始施工,顾氏的借贷资金也在第一时间进行全部有效的使用,环宇集团的股份这段时间收购了15%,加上原本的10%,达到了25%。这个数目已经有些惊人。而且这段时间还在不停的进行收购中,环宇集团因为拿出来的资金太多,要让公司维持着正常的运营链,还得拿出一部分股份流转,而此刻,乔汐莞已经开始陆陆续续的寻找其他环宇的股东进行股份的购买,神不知鬼不觉的,齐凌枫手上的股份越来越少,乔汐莞手上的股份越来越多。

    不出半个月时间,很多都能够见分晓了。

    乔汐莞躺在床上。

    那一刻反而有些恍然若失。

    从重生开始到现在,经历了那么久,每走一步都是为了即将要发生的事情。

    每走一步都是为了那一天的到来。

    当真的要实现自己的目的时,却又突然的有些惶恐不安。

    她咬着唇,努力的想让自己睡着。

    没什么好多想的。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她绝不手下留情。

    ……

    这小半个月时间真的很闲。

    工程如火如荼的进行,其他项目也已经在正常的轨道上。

    这段时间顾氏在大大小小的媒体都是炙手可热,自从和傅氏签下了那么大一笔合同,自从傅博文偶尔接受媒体采访时无意谈起乔汐莞,并表示非常欣赏她的能力时,顾氏的知名度越来越高。

    顾耀其这段时间心情很好。

    顾氏似乎又开始往曾经那个最辉煌的时期走去。

    有好几次顾耀其都语重心长的对乔汐莞说,让她放松一下去休假。

    她不想要引起顾耀其的怀疑或者不必要的揣测,给自己放了一个星期。

    这个一星期基本就是在家里躺着,无所事事,偶尔带着小猴子出去吃饭,陪着小猴子去参加兴趣班,偶尔和齐慧芬斗斗嘴,齐慧芬是恨不得把她赶出去,随时随地都是冷嘲热讽,乔汐莞也习以为常,反正齐慧芬在她身上,也占不到什么口舌便宜。她就当是消遣。

    她休完假又开始上班。

    她把顾子俊调离了自己身边,任命市场部经理助理,顾子俊跟着她一段时间后,上班倒是老实得多,不说有什么特别大的贡献,但终究而言,也开始静下心来工作。

    她靠在办公椅上面,看着落地窗外有些阴沉的天空。

    都说秋高清爽。

    真是想不明白,上海的秋天怎么可以这么沉。

    仿若随时都可能下倾盆大雨。

    电话突然响起。

    她转动着办公椅,拿起电话,接通,“喂。”

    “环宇又拿了8%的股份流动。需要收购吗?”那边恭敬的问道。

    “当然。”乔汐莞说,“之前让你去联系环宇的两个股东,他们答应要卖了吗?”乔汐莞问。

    “答应了。”那边说,“抓到了他们的弱点,不可能不卖。而且这段时间环宇的股市确实有些低迷,对于老股东而言,齐凌枫坐上环宇总经理兼董事长一职,很多其实都不满,尽管是霍小溪的未婚夫,也有些名不正言不顺,早就想要抛掉股份了,但又碍于没有一个合理的价格及合适的买家。”

    “好。”乔汐莞点头,“所有股份到位之后,给我电话。”

    “是。”那边恭敬的答应着。

    乔汐莞挂断电话。

    齐凌枫,到现在你应该也发觉了些异样了吧。

    如果到现在还不能发现,就真的浪费了我的一片苦心,我是太高估了你?!

    电话在此刻突然又响了起来,乔汐莞看着来电,嘴角一勾。

    说曹操,曹操就到。

    她接通电话。

    那边直截了当,“乔汐莞,是你吗?”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乔汐莞无所谓的耸肩。

    齐凌枫沉默着,“我现在手上还有43%的股份。因为你一而再再而三的要钱。”

    “那是项目需要,和我没有关系。”乔汐莞说。

    她承认。

    这段时间她是真的很闲。

    闲着开始盘算着怎么用齐凌枫手上的钱。

    她很庆幸,和傅氏的项目所有一切都是她在操盘,所以她说资金不够了,就不够了,她说需要追加成本,就需要追加成本,什么都是她说了算,所以顾耀其一次又一次的听着她的话,对瑞士银行进行商业贷款。

    瑞士银行和环宇集团有协议。

    瑞士银行所有的贷款均由环宇集团提供。

    相应的。

    当顾氏企业在规定时间内没有还款,顾氏企业用于抵押的30%股份追加到40%的股份都由环宇集团获得。

    这所有的操作项目,都是她在掌控。

    能够算计了齐凌枫,又把顾耀其拉下水,她真的觉得很有成就感。

    “乔汐莞,我总觉得我和你合作就是在自找苦吃。”齐凌枫突然开口说道。

    “怎么会?!你手上股份这么多,环宇80%的股份都在你的身上,你就算现在铤而走险的拿出去一部分,大股东还是你,只要你是大股东,所有的环宇决策还不都是你说了算。况且了,当你拿到顾氏40%的股份后,你就成了顾氏最大的股东,比起顾耀其手上的股份还有多一些,顾氏自然而然就成为了你的。到时候项目一结束,傅氏将所有合同款项到位,你资金一到手上,在把你环宇的股份买回来。我想这个划算的买卖,不需要我分析,你自己就能够算得到你从中占了多大的便宜吧。”

    “这是理想状态。这是在你真的和我站在一条线上才会有的结果。”齐凌枫说,“而我现在越来越觉得,你从中并不能得到多少好处,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你不是答应了我把顾氏的股份给我吗?别告诉我,你其实从来都没想过。如果真的如此,我倒觉得,我才是白忙活了一场。到头来成为了顾氏的罪人,为了他人做嫁衣。”乔汐莞不冷不热的说道。

    齐凌枫沉默着。

    似乎在分析乔汐莞说的真假性。

    他们的合作在于,齐凌枫报复顾耀其。

    乔汐莞得到顾氏的主动权。

    两者按理就是一个目的,但怎么都觉得,事情有些蹊跷。

    他把原始股做成股市抛出去,每次出去似乎都很快的被人给购买,他查过了,购买的人也都是些零零散散的人,有一个稍微大户,也是职业股市操盘手在收购,这类人只是为了拉动股市行情从中获利,不会真的要了股份,当到达一定高度时,就会全部的抛出来。

    一切看上去真的没有任何异样。

    但越是这般的理所当然,越是让齐凌枫怀揣着不安。

    他手上的股票还有43%,这就意味着,如果有一个人买了他抛出去原始股的27%,股东再或多或少的卖出去一些,环宇的经营权就不在他的手上,而这一切,最需要畏忌的人就是乔汐莞。

    乔汐莞原本手上就有10%的股份,如果加上他抛出去的27%,她只需要在其他股东手上再收购6%以上,所有的一切就都是乔汐莞的了。

    想到这里,不禁有些心惊。

    这个项目所有的暗箱操作都是乔汐莞在做,凭她现在在商业界的手段,想要实现这个目的轻而易举。

    唯一让他有些放心的是乔汐莞手上没有这么多钱来做这种事情,他查过乔汐莞所有的户头和资金源,远远不可能做到这个地步,可有一点他确实疏忽了,凭着乔汐莞的能力,她没有这么多的资金,她完全可以让其他合作人来帮她视线,比如傅氏。

    傅氏在上海市是龙头企业,不管任何银行都会卖他面子。

    不说上海,其他海外银行只要接到傅氏的单子,基本上也不会拒绝,这么一来,乔汐莞就完全有充分的资金来购买股票,且所有购买,卖出,投资,利润,所有的资金流都在乔汐莞一个人的手上,她可以通过左右手的方式让自己挖西墙补东墙,神不知鬼不觉,当一切结束的时候,就都收入囊中。

    果然。

    人算不如天算。

    齐凌枫现在想要放手,根本就无任何回天之力,他真的错就错在,找到了乔汐莞来合作,乔汐莞根本就不受他的控制,就算现在他隐约明白了什么,一切也已经尘埃落定,他只有硬着头皮,相信乔汐莞是在找他合作。

    何况。

    他虽然不尽然的了解乔汐莞,但也知道他们之间也没有深仇大恨到,乔汐莞要来置他于死地,也不相信,乔洗完如他一样残忍,用这种卑鄙的手段得到自己不该用的东西。

    “齐凌枫,如果没什么事儿,我就挂断了。”乔汐莞漫不经心的说着。

    齐凌枫狠狠的捏着手机,“你说我该相信你吗?”

    乔汐莞一笑,“看你自己。”

    “我相信你不会对我这么残忍。”齐凌枫说完之后,挂断了电话。

    乔汐莞冷冷一笑。

    我会。

    眼眸微转。

    上海的天空真的更加沉了。

    ……

    3天之后。

    乔汐莞坐拥了环宇45%的股份。

    她看着自己户头上的股份,嘴角邪恶一笑。

    是的。

    她现在成了环宇最大的股东。

    她拿回来了自己的所有。

    尽管还有43%在齐凌枫的手上。

    这也无妨。

    至少在她看来,齐凌枫所有的投资金钱全部都用在了这次项目上,手上没钱再收购多余的股份,而且齐凌枫还有些暗中操作的贷款项目,他如果不将自己的股份再卖出去,在环宇目前没有什么项目盈利款到位的话,齐凌枫握着的股票就成了空壳。

    而她成为环宇最大的股东,她有能力让环宇暂时的处于亏损状态。

    她嘴角邪恶一笑。

    拿起电话,拨打,“半个小时后到顾氏楼下等我。”

    “是,乔总。”那边恭敬的挂断电话。

    乔汐莞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办公桌,站起来走向落地窗。

    阴沉了一段时间的上海,今天难得的艳阳高照,阳光璀璨。

    这就是一个新的开始。

    她站了一会儿,下楼。

    武大的车规规矩矩的停在了顾氏大门口。

    门口外,站着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

    看着乔汐莞的时候,恭敬无比,“乔总。”

    “嗯。”乔汐莞微点头。

    两个人坐进武大的小车内。

    坐定,乔汐莞开口说道,“辛苦了,云泽。”

    “为你效劳,我很荣幸。且不管如何,环宇不应该落在齐凌枫的手上。”唐云泽恭敬的说着。

    唐云泽,当时霍小溪还在环宇时的市场部总监。

    因为对霍小溪的衷心而被齐凌枫辞退,当时乔汐莞从辞退的人中,准备拉拢两个人,一个是张乔恩,遗憾的是因为自身原因离开了她身边,再然后,通过张乔恩的关系,联系到了张乔恩的直属领导,唐云泽,比个帮让他暗中帮她对环宇进行收购。

    唐云泽其实一直怀疑齐凌枫用了极端的手段获得环宇集团,因为他无意撞见过齐凌枫和楚以薰不寻常的关系,当然凭着他的一己之力也根本就不能对齐凌枫有任何撼动,所以在张乔恩对他说,有一个人特别像霍总的处事风格时,他答应了张乔恩为乔汐莞做事。

    而且乔汐莞的目的很明确,要撕破齐凌枫虚伪的面容。

    这也正是他乐意见到的。

    两个人一拍即合。

    乔汐莞让他暗中帮她做事情,毕竟他在环宇的时间也不短,环宇的基本操作他也很懂,而且环宇里面还有很多他的老部下,想要知道些什么也轻而易举,所以两个人的合作也非常的顺利。

    在很长一段时间的准备下,这一个月开始了如火如荼的股份收购工作,从来没有做得那么的兴奋,就像是打了鸡血一般的,几乎不眠不休的帮乔汐莞一起商量计谋,找到漏洞,抓住机会,不留余地,一针见血。

    到了今天。

    他帮乔汐莞受够了35%的股份。

    乔汐莞手上有10%的股份。

    乔汐莞终于成了环宇最大的股东。

    车子很快到达目的地,环宇大厦。

    来过一次。

    上次来是因为来渐渐齐凌枫。

    这次来,是为了将他赶出去。

    她带着唐云泽直接走向专用电梯。

    所有人依然只是侧目看着她,以及前市场部总监,没人敢多说一个字。

    电梯的数字一路往上,停下。

    乔汐莞走出去。

    意外的,齐凌枫站在门口,似乎是在故意等她,整个人还是那样,穿着黑色西装,摆设衬衣,打着宝蓝色领带,器宇轩昂。

    乔汐莞眉头扬了扬,“让齐总这么的来迎接,真是受宠若惊。”

    “作为环宇总经理,迎接环宇董事长,理所当然。”齐凌枫看上去不动声色。

    所以。

    齐凌枫是知道了,她手上有45%的股份。

    很好。

    她喜欢和聪明人说事情。

    嘴角一勾,越过齐凌枫,大步走在前面。

    她推开齐凌枫的办公室,准确说以前是霍小溪的办公室,依然宽阔的视线,连接着的空中花园依然繁花似锦。

    乔汐莞直接坐在齐凌枫的办公椅上,优雅的翘着二郎腿。

    齐凌枫也没有任何异样的,坐在了乔汐莞的对面。

    两个人突然都沉默了些。

    办公室里面其实也就他们两个人,唐云泽和齐凌枫的秘书都在办公室外等候。

    安静的空间。

    齐凌枫突然笑了一下,“我其实输得心服口服。”

    “是吗?”乔汐莞扬眉。

    “找你合作,就想过会有这种可怕的事情发生,果然还是发生了。”齐凌枫说,“我太小看了你。”

    “不是你太小看了我,而是你太自负了。”乔汐莞毫不掩饰的直白无比。

    齐凌枫无所谓的耸肩,就当是吧。

    他看着乔汐莞,“你的资金是傅博文提供给你的。”

    “嗯。”乔汐莞点头,“好不容易才盼到和傅博文有了交集,当然不能放掉这么大一块肥肉。还好,傅博文比我想象的好说话,他答应陪我演戏。”

    “所以说,其实所谓你们差的工程款项,傅博文一早就已经打给你了?”齐凌枫问。

    乔汐莞点头。

    “再次觉得,心服口服。”齐凌枫看着乔汐莞,“输在你和傅博文的手上,我没什么好抱怨的。”

    乔汐莞只是冷笑。

    也是。

    当她和傅博文联手干一件事情的时候,估计就算再有两个齐凌枫也而不会是对手。

    这是必然的结果。

    齐凌枫抿着唇,半响,“顾氏你准备怎么做?”

    乔汐莞扬眉,“这和你没有关系了。”

    “我只是想要知道,你会不会把顾氏纳入手中。”齐凌枫问她,表情很严肃。

    “看心情。”乔汐莞说,“何况我没有什么要把顾氏拿到手中的必要,也或许我就给顾耀其一个面子,还给他。”

    “为什么对我如此?”齐凌枫眼眸一紧。

    乔汐莞冷漠一笑,“因为,讨厌。”

    “你不是这么意气用事的人。”

    “偶尔就是。”乔汐莞不想要解释。

    因为总觉得,还没有把齐凌枫逼到,她曾经的地步。

    齐凌枫能够这么从容淡定的接受她的侵入,这让她有些诧异,也有些不够痛快。

    所以现在。

    她想她应该找到齐凌枫致命的地方。

    齐凌枫口口声声的顾氏。

    他和顾耀其有什么深仇大恨?!

    眼眸一紧,“我要召开董事会。”

    “需要召开吗?目前最大的两个股东就在这里。”齐凌枫有些讽刺的说道。

    乔汐莞一怔,随即一笑,“也对。”

    “你想要什么安排你说了就是。”

    “我要辞退你。”乔汐莞直接开口,“等着分红就行,公司的所有工作,你不需要参与。”

    齐凌枫笑了一下,仿若也是料到的结果,“不需要我做任何工作交接。”

    “我会自己完成。”

    “好。”齐凌枫起身。

    乔汐莞看着齐凌枫的背影。

    这个男人。

    这么云淡风轻。

    非奸即盗。

    她眼眸一转,对着办公室的大门说道,“唐云泽。”

    “在。”唐云泽走进来。

    “半个小时后我要开记者招待会,在环宇宴会厅。我需要上海知名的媒体都要参加。”乔汐莞说。

    “是。”

    唐云泽点头。

    早就有的安排,只是再次把时间确定一下而已。

    乔汐莞转动着熟悉的办公椅。

    看着窗外的天空。

    这样够吗?!

    不够。

    还有很多,都需要一次性解决。

    一次性!

    ……

    环宇宴会厅。

    记者招待会现场。

    乔汐莞坐在主席位上。

    闪光灯不停的闪烁,发光。

    记者有些面面相觑,环宇集团发出来的邀请函,居然是乔汐莞坐在最中间的位置,而环宇的总经理齐凌枫却不在。

    一片安宁之后。

    乔汐莞开口,“感谢各位媒体朋友今天来参加环宇集团的招待会,我作为环宇集团董事长,对各位媒体朋友表示由衷的感谢。各位先不要激动,听我说完。”

    乔汐莞看着媒体蠢蠢欲动,七嘴八舌的模样,招呼着。

    记者又都安静的听着接下来的话语。

    “从今天开始,我成为了环宇最高的股东,而原最高股东兼任环宇总经理齐凌枫因个别原因辞退,由我担任。”

    劲爆的消息,让记者们都骚动了。

    问题扑面而来,应接不暇。

    “乔总,您的意思是,环宇的股份现在开始您就是最多持有者。”

    “是。”

    “您现在担任环宇总经理,意思就是环宇集团从此以后就是由您来带领发展。”记者不相信的问道。

    不管如何,没有任何风吹草动,环宇从来也没有发出过什么内部新闻,始料不及的改朝换代让人真的是瞠目结舌,是乔汐莞太厉害,还是齐凌枫故意退让。

    “是的。”乔汐莞一字一句,“很感谢齐凌枫将公司管理得如此的好,我接收得很轻松。”

    “那么,顾氏那边的职位呢?乔总将会继续担任,还是辞职,全心全力投入环宇的管理和发展。”记者急切的问道。

    “我会和顾董事长商量,如果没有特殊情况,我将辞职。”

    “乔总是怎么收购环宇股份的?短短时间,毫无风声。”

    “这是商业机密,暂时不能透露。”乔汐莞嘴角一扬。

    记者有些不屈不饶,“环宇是霍小溪一手创下来的产业,齐凌枫作为她的未婚夫进行管理,现在突然失手在你的手上,齐凌枫甘心吗?”

    “你应该问齐凌枫而不是问我。”乔汐莞说。

    “但是……”

    乔汐莞转头对着唐云泽,“就这样。”

    唐云泽点头。

    今天的目的就是把消息放出去,她乔汐莞已经全部接受环宇而已。

    其他动作。

    那是以后的事情。

    她在工作人员的护送下离开。

    急着一片哗然,根本就没有收到任何劲爆的消息,乔汐莞怎么就走了。

    唐云泽让工作人员维持秩序,然后充当好人的说着,“辛苦各位了,环宇为大家准备了午餐,就在环宇8楼高级食堂,请各位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用餐。”

    交代完,唐云泽也提前离开。

    记者无奈,走的走,留的留。

    乔汐莞回到原来这个宽敞的办公室,坐了一会儿。

    电话突然响起。

    她接起电话,深呼吸,“爸。”

    “到我办公室来。”那边传来严厉的声音。

    “恩。”乔汐莞点头。

    电话挂断。

    正时。

    唐云泽敲门,进来,“乔总,接下来怎么安排?”

    “我先回顾氏。”

    “现在吗?”唐云泽有些诧异。

    “恩。”

    “但是现在……”整个上海了不说,环宇内部的员工应该也都莫名其妙吧,攘外必先安内,现在不是最应该的是让员工安心的吗?!

    “没什么,你留在这里。我没有任何指示之前,什么都不要做。有人问起也不用做任何解释,时机成熟了,我会回来管理。”乔汐莞丢下一句话,直接就走了。

    “哦。”唐云泽还是处于懵懂的状态,没有再多问的点头。

    乔汐莞离开环宇,坐着电梯往下,穿过大厅。

    来来往往人群的目光很多。

    乔汐莞当没有看到,淡定自若。

    她做到武大的小车内,说道。“回顾氏。”

    “恩。”武大点头。

    忍不住还是透过后视镜看着乔汐莞,看着她一直沉着而冷静的模样,开口说道,“乔汐莞,顾子臣给你打电话为什么不接?”

    “为什么要接?”乔汐莞抬眸看着武大,“我不喜欢在电话里面解释太多。”

    “这样吗?”武大嘴角一笑。

    乔汐莞点头。

    果然是,积怨很深的感觉。

    乔汐莞这段时间在上海街头锋芒毕露,仿若每天播报最多的都是她的新闻,一时拿到傅氏合作案,一时陷害栽赃官司缠身,现在又突然的收购了环宇集团。

    一个比一个震惊。

    这比当年的霍小溪还要风靡,不叫传说,叫神话了。

    对于外界说的这些,乔汐莞似乎并不感兴趣。

    她一直在想,齐凌枫怎么可能这么平静。

    平静背后,肯定有让人想不到的阴谋。

    她不相信齐凌枫会这么好对付!

    眼眸微动,淡淡的看着上海街头的风景。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环宇已经到手,还怕找不到齐凌枫的犯罪证据?!当年凭什么,霍氏一家死去后,作为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齐凌枫,得到了所有的家产?!

    齐凌枫肯定做了手脚。

    而这些手脚,她不相信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

    ------题外话------

    今天晚更,宅实在是重感冒。

    亲们群么么。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