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因果报应(三)

第一百二十五章 因果报应(三)

作者:恩很宅
    破旧而生硬的地方。<r>p:..<r>

    睁开眼睛,四面都是墙。

    乔汐莞起床,一身酸痛到不行。

    昨晚是几点睡着的,她确实不知道,整个晚上想了很多事情,想到天都有些破晓了才微微的睡着,而此刻,应该也还早,早晨的空气出奇的清晰。

    她下床,推开有些破旧的房门,一眼望尽的客厅没有齐凌枫的身影。

    整个人有些诧异。

    看上去又漫不经心的走了其他几间简陋无比的功能房。

    齐凌枫确实不在这个屋子里。

    刚刚还处于迷茫状态下的她陡然精神一怔,齐凌枫是太放心她了,还是说压根就以为她不会逃走

    她咬着唇,也不管自己此刻才起床时有些狼狈的模样,她小心翼翼的往木大门走去,意外的,大门并没有关得特别紧,稍微用了点力气,木大门就打开了,她有些紧张兮兮的往外走去,刚走了两步,门口一条大黑狼狗就吐着红湿润润的舌头望着她,眼睛一眨不眨。

    王蛋。

    乔汐莞转身,走进房门,狠狠的把木大门带了过来。

    木大门响起剧烈的声音,因为房子破旧,似乎还脆弱的抖动了两下,才稳稳的闭合。

    乔汐莞气呼呼的坐在客厅,趁着齐凌枫不在的时候不逃跑,真是非常不甘心的一件事情。

    她左右看了看,又跑回昨天睡的那个小卧室,看了看床头上那个小的木窗户,窗户上的玻璃看上去摇摇欲坠,乔汐莞咬牙,心一狠,一个用力,窗户被她强势的弄开,她小心翼翼的爬出窗户,好不容易脚步刚下地,心跳还没平静,一转身,就看着那条黑色的大狼狗不知道何时又出现在她面前,依然那么一副想要把她吃得骨头都不剩的感觉。

    她沉默了半响。

    一人一狗,对视。

    直到耳边突然响起一个男性笑声,低低的,有些沉。

    乔汐莞转头,看着齐凌枫穿着一套蓝色的运动服,赤脚站在她身边。手上提着一个小水桶,身上也染上了一些泥土,仔细一看,连脸上,头发上都有。

    “今天有肉了。”齐凌枫扬了扬手上的水桶。

    “什么东西。”

    “鱼,新鲜的。”齐凌枫解释,“熬汤给你喝。”

    乔汐莞睨了他一眼,转身准备离开。

    整个人突然有些尴尬,她现在是应该从窗子里面爬去进去呢还是爬进去呢还是走正大门

    齐凌枫似乎也感觉到了她的不自在,很自然的走过去,用那只空余的手轻轻的握着她的手心,拉着她直接往大门走去。

    手心之间。

    乔汐莞看着齐凌枫如此模样,咬着唇,终究什么都没说的,和他一起走进小木屋里面。

    看上去破旧,却真的很整齐干净。

    她想,或许是齐凌枫提前清理过。

    她坐在客厅,听着厨房里面响起叮叮咚咚的声音。

    好半响,一道新鲜的鲫鱼汤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清清淡淡的香味,看上去鲜美无比的肉汁,乔汐莞忍不住咽了咽喉咙,没有动筷子。

    “吃吧。”齐凌枫说,“佐料有限,也就这个水平了。”

    说着,从厨房里面盛了两碗饭出来。

    一条鱼,两碗饭。

    这就是他们两个人的一顿餐饭。

    乔汐莞不想饿肚子,对于这条鱼也毫无抵抗力,也就没有半点排斥的一直不停的在默默的吃着,吃着吃着,感觉到一双筷子将鱼肉一点一点静静放在她的碗里,其实这是白鲢鱼,肉质并不是太好,且刺也比较多,她刚开始吃的都是鱼刺特别少的地方,现在吃完了,碗里面就意外的多了些,已经将刺挑干净的鱼肉。

    她沉默着,抬头看了一眼齐凌枫。

    齐凌枫只是抿唇一笑,“用不着感激我,平时你也不会吃这么多鱼刺的肉。”

    乔汐莞心想也是,被绑架来吃得差住得差,享受这种根本不算服务的服务,她理所当然。

    所以,她大口大口的使劲吃,最好是把肉都吃光了,让齐凌枫吃白米饭。

    白鲢鱼很小,肉不多。

    她还真的吃光了,混合着饭一起,饱饱的。

    而齐凌枫一直在帮她挑鱼刺,碗里的饭基本没动。

    看她吃完后,齐凌枫才捧起白饭,大口大口的吃着,吃了两口可能是噎着了,狠狠的咳嗽了两下,稳定后,拿起正剩下鱼汤的碗,倒进他剩了大半碗的白饭里面,搅拌着,吃完。

    吃完之后,齐凌枫沉默着将碗筷收拾完,走进厨房。

    乔汐莞直接回到自己睡的那个房间,什么都不会多想,更不会心动。

    她躺在床上。

    吃了就睡,在这个地方,只能做这种事情。

    她其实不太清楚这是什么地方,刚刚趁着齐凌枫不在准备逃跑时恍惚看了看四周,这应该是一个比较荒废的村庄,住的人不多,他们这间破旧的房子更是和其他房屋都有点距离,是一个完全不起眼的地方,亏得齐凌枫能够找到这么隐蔽的地方。

    只是这个地方到底是哪里

    离墓地到底是有多远

    她咬着唇,在床上翻来覆去。

    睡也睡不着,而且这么久了,人总有三急吧。

    她起床的时候参观了一下这个地方,真的没有发现厕所在哪里,倒是跑出去的时候,看到和房子连接的地方有一个用塑料布搭建的简易小房子,预感那就应该是所谓的浴室和厕所了。

    忍了又忍。

    终于忍不住了,乔汐莞走出去。

    齐凌枫坐在客厅,手上拿着手机。

    乔汐莞眼眸一紧,转瞬即逝。

    齐凌枫抬头看着乔汐莞走出来,“上厕所”

    乔汐莞也不回答,直接往大门外走去。

    齐凌枫把手机放进裤兜里面,跟着走出去。

    乔汐莞一推开大门,门外的大狼狗就一脸虎视眈眈。

    齐凌枫的手微微一扬,大狼狗就很规矩的走向一边。

    乔汐莞脸色不太好的走进破旧的厕所,齐凌枫自然而然的站在厕所外面。

    “你不能走远点吗”乔汐莞不爽的说着。

    “我看不到。”传来齐凌枫有些好笑的声音。

    “你总能听得到吧。”

    “”齐凌枫闷闷的笑了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矜持了”

    “女人都很矜持。”乔汐莞狠狠的说着。

    齐凌枫耸了耸肩,走远了些。

    乔汐莞感觉齐凌枫走远了,才开始上厕所。

    里面不脏,但是真的简陋得不行。

    她上完厕所连冲厕所的水都没有。

    不爽的拉开帘布,齐凌枫提着一个水桶站在门口。

    “你什么时候在这里的”乔汐莞不爽的吼着。

    “我一直都在。”

    乔汐莞气得吐血。

    齐凌枫没忍住的笑了笑,“帮你打水去了,没听到你尿尿的声音。”

    “齐凌枫你还能再不文明点吗”乔汐莞尖叫,也不知道是暴怒还是反正脸突然有些红,“王蛋,把水给我。”

    “我帮你,有点沉。”

    “不用了,变态。”乔汐莞一手提起水桶,冲进厕所。

    齐凌枫低低的笑了笑,看着乔汐莞气呼呼从厕所里面出来,说道,“要不要带你出去走走”

    “你带我出去走走”乔汐莞有些诧异。

    “总得让你透透气,要不然这两天把你闷死,我就从绑架犯荣升为杀人犯了。”齐凌枫耸肩说道。

    “齐凌枫我一直都很好奇,你到底哪里来的自信,我就能够在你的掌控之中。你就不怕我逃走”

    “我有小黑。你不是怕他吗”齐凌枫无所谓的耸肩。

    小黑分明是一条老黑狗。

    乔汐莞闷闷的,直接往外走去。

    小黑一直跟在他们身边,伸着大舌头,在乡间道上摇摇曳曳。

    “怎么找到这个地方的”乔汐莞走着走着,突然问他。

    齐凌枫双手插在运动裤里面,脸上的泥土倒是早早的洗干净了,身上的泥土擦了擦,还有些印记,似乎也不在意一般的,看上去还挺潇洒的模样,他说,“当我计划绑架你的时候,就在想怎么避开你们家那女金刚带走你,联想到你对霍家人的关注,自然而然就想到墓地那个地方,敲好那个地方可以很好的隐藏。不过要最快的转移,就只有在墓地不远处找个小村庄,当然,这肯定不是墓地最近的村庄。”

    “你怎么把我弄到这里来的我想如果你开车的话,武大不可能不会发现你的离开。”

    “我当然不需要自己开车,你看看那边。”齐凌枫指了指不远处的一辆拖拉机,“我租了一辆,把你放在了后面的稻草堆里面,拖着你来的。”

    乔汐莞脸色巨黑。

    齐凌枫笑着问道,“没把你伤着碰着吧。”

    乔汐莞翻白眼,什么都不想再多说

    只是。

    齐凌枫做的事情,基本上在没有完全把握的时候,不会贸然行动,所以这次绑架事故,也应该是在他精心策划下的结果,也就意味着,警方想要找到他们并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她基本不可能在顾氏贷款项目到期前回去。那么,顾氏就真的会被齐凌枫搞得乌烟瘴气

    顾家人到头来,会怎么看她

    应该会觉得,所有一切都是她和齐凌枫串通好的结果。

    以后顾家怕是真的,再也没有立足之地。

    思绪微转的一瞬间,一个人影在脑海里面一闪而过。

    她咬了咬唇,不多想。

    “小伙子。”耳边突然传来一个老年人的声音。

    乔汐莞抬头,看着一个留着白须的老大爷,穿着朴素坐在路边一颗大石头上,嘴里叼着一根烟卷,抽着老烟,笑眯眯的和齐凌枫打着招呼。

    齐凌枫走上前礼貌的打着招呼。

    老大爷转头看了看乔汐莞,又笑眯眯的说着,“这就是你小女朋友吗长得真是好看。”

    齐凌枫笑了笑,似乎是默认的。

    乔汐莞蹙眉看着他们。

    齐凌枫和老大爷聊了些家常,好半响才牵着乔汐莞的手往回走,边走边解释道,“拖拉机就是租的刚刚那个大爷的,当时就骗他说你是我女朋友,我们俩因为家里人不同意,私奔。老大爷还挺先进的,路上一个劲儿的支持我,让我好好的和你过,不要轻易妥协。”

    说着,嘴角的笑容越来越开。

    乔汐莞看着齐凌枫的模样,眼眸垂暗。

    很多事情不想要去接触也就不想要听、不想要想、不想要知道。

    齐凌枫似乎也感觉到什么,收好笑容,沉默着,两个人一起回到小破房子里。

    晚上的饭菜又变成了咸菜下稀饭。

    乔汐莞也不多说,就这么淡淡而沉默的吃,吃完之后,等着齐凌枫收拾碗筷。

    “我要洗澡。”乔汐莞要求道。

    齐凌枫点头,又奔向厨房,烧水。

    烧了应该有整整两大桶水,齐凌枫将水桶提到外面那个简陋的小厕所里面,准备好所有东西,甚至于还给了她一套崭新的睡衣,由内而外,“不知道你的尺寸,凑合吧。”

    乔汐莞一把接过,走进厕所。

    里面只有一个用电池的小灯光,周围很黑,很安静。

    一个人洗澡总之是有些害怕的。

    她沉默着半响都没有脱衣服,在思考或者就是擦擦身体就行。

    她心里各种纠结。

    “你洗吧,我在外面等你。”外面传来齐凌枫的声音,“稍微洗快点,别感冒了。”

    乔汐莞咬着唇,终究还是抵不过身体的不舒服。脱下衣服,就感觉一阵凉风吹过,冷得她瑟瑟发抖,赶快的用温水冲洗在自己的身上,才稍微暖和了些。

    很快的,乔汐莞三两下就把自己简单的清洗了一遍,正准备穿衣服的时候,脚下一滑。

    “哐。”

    剧烈的声响。

    “不要进来”

    乔汐莞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画面。

    她看着门外齐凌枫跑进来,居高临下的看着蹲坐在地上的自己,眼眸顿了顿。

    乔汐莞搂抱着自己的身体,此刻一丝不挂

    “我抱你起来。”

    “滚出去”乔汐莞尖叫。

    齐凌枫沉默了一下,转身,“我不看你,你先起来,地上这么凉。”

    乔汐莞看着齐凌枫的背影,忍着痛从地上爬起来。

    刚刚就是太冷了,有些着急的想要把衣服穿上,没想到

    她咬着唇,脚踝处有点痛。

    忍着没有发出一点声音的,快速穿好衣服。

    “好了,我要出去了。”乔汐莞说,看着堵在门口的齐凌枫。

    齐凌枫转身,看着乔汐莞还有些湿漉漉的身体,突然弯腰,一把抱起她。

    “啊”乔汐莞一个不预防,尖叫。

    “别叫,否则别人以为我们在新婚。”齐凌枫邪恶的声音在她耳边说着,吐出的气也是热乎乎的,挨着他的身体,也似乎有些滚烫。

    乔汐莞咬牙,狠狠的等着齐凌枫。

    齐凌枫把乔汐莞轻轻的放在床上,看着她有些狼狈的模样,笑了笑,蹲下身体检查她的脚。

    乔汐莞排斥的推开他,“你做什么”

    “我看看你脚有没有受伤。”

    “我没事。”

    齐凌枫似乎没听到一般,径直的拿起她的脚,手刚碰到乔汐莞左脚脚踝上,乔汐莞就忍不住的“嘶”了一下,似乎是在忍痛。

    齐凌枫的手温柔了些,轻轻地动了动她的脚踝,应该是扭伤。

    他站起来,突然就走了出去。

    乔汐莞纳闷齐凌枫的举动,正自己盘坐着轻柔脚踝时,也不知道多久齐凌枫又进来了,手上多了一瓶药酒,蹲下身体开始给她揉脚踝。

    昏黄的灯光下,齐凌枫做得似乎非常认真,他眼眸深邃,修长的手指灵活的在她的脚踝上,有点火辣辣的,却一点都不痛。

    揉了也不知道多久,齐凌枫将药酒瓶放在一边,说道,“明天就好了。早点睡。”

    乔汐莞敛眸,没有说话。

    齐凌枫似乎也没想过得到乔汐莞的任何回答,转身走了出去。

    房间又安静了。

    周围也一样的安静。

    乔汐莞就瞪着眼睛感受着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

    还有天时间。

    天时间,顾氏4的股份就落在了齐凌枫的手上,也或许其他不是顾氏人的手上

    她翻身,透过破旧的玻璃看着窗外的白月光。

    其实,她可以安心的等待这段时间,对她而言,齐凌枫要做的这些结果,对她也没有多大的影响,不过就是和顾家人恩断义绝而已当初她重生在乔汐莞的身上,也没想过会和顾家人生活一辈子

    当初。

    她强迫自己闭上眼睛,不再多想。

    夜越来越深。

    周遭静得仿若连呼吸也听得到细微的声音。

    房间很黑,很暗。

    乔汐莞一步一步静悄悄的走向客厅。

    齐凌枫睡在长板凳拼成的一张比她里面更加简易的“床”上,此刻连一床被单也没有,就这么合衣睡在那里。

    现在分明已是秋天,而且这种乡村的地方,晚上温度本来就低

    乔汐莞犹豫着,还是小心翼翼的靠了过去。

    手机在哪里

    一般的人应该回放在头睡的那里。

    乔汐莞透过外面的白月光,在暗黑的空间一点一点打量。

    一点一点寻找。

    这是她唯一能够想到,可以给外界联系的方式。

    眼眸陡然一紧。

    黑色的手机屏幕似乎在月光下微微反了一点点光芒,她伸手。

    手猛地一下,被一双温热甚至有些灼热的大手一把抓住。

    乔汐莞心跳猛地加速,没有发出一点声音的看着那个原本熟悉的男人睁开了眼睛,背光下,她看不清楚他深邃的眸子里面隐藏了些什么,她只是屏住呼吸,等待着齐凌枫,或许火冒三丈。

    她沉默着,看着齐凌枫一点一点坐起来,两个人的距离拉近。

    她能够感受到齐凌枫强烈的气息不停的逼近

    应该是,真的让齐凌枫发毛了吧。

    作为被绑架人,她真的少了很多该有的安全意识。

    她咬牙。

    本以为会有什么疼痛,却突然感觉到一道温热的唇落在她的脸颊上,轻吻

    乔汐莞整个人身体一怔。

    吻从她的脸颊,滑落在她的唇瓣上。

    深浅,拥吻。

    齐凌枫的唇好热,仿若像火一般的在她唇瓣上燃烧。

    仿若热的不只是嘴唇,搂抱着她的身体,也烫的吓人。

    意识那一刻似乎才突然清醒,她扭动着身体想要推开紧紧桎梏她的齐凌枫,这个男人却跟钢铁一般的,怎么都推不开

    “唔齐凌枫”乔汐莞发出吱吱唔唔的声音。

    刚开始单纯的亲吻,此刻分明已经变了味道。

    她甚至感觉到齐凌枫的身体在蠢蠢欲动,手也开始不规矩的往她身上

    “齐凌枫,你放开我唔,你敢碰我试试齐凌枫,你放开我”乔汐莞怒吼,身体不停的扭动,有些疯狂的反抗,不停的反抗。

    齐凌枫却一下一下忍受着她的拳打脚踢,不仅没有放开,更是强势的推着她的身体走进了她的那张小床上,床畔响起吱吱的声音,暧昧而恐惧。

    不

    乔汐莞排斥着齐凌枫的亲吻,排斥着他在她身上各种恶心的举动。

    “齐凌枫,你放开我,放开我,你个王蛋,你个恶魔”乔汐莞疯狂的大喊大叫,安静的夜晚,响起一道道声音,阵阵回荡。

    齐凌枫似乎是突然听到了一般,他此刻压在乔汐莞的身上,唇还在她的脸颊上胡乱亲吻。意外的,好像亲吻到了湿湿润润的东西,他看着身下那张梨花带泪的脸,那样一张嫌弃而排斥到惊恐的脸颊

    “别怕。不会痛。”齐凌枫声音温柔无比,此刻还腾出一只手,温柔的为她捋了捋头发。

    乔汐莞有些厌恶的把她扭向一边。

    “怎么就这么排斥我”齐凌枫似乎是在问她,又似乎是在问自己。

    “齐凌枫,你最好别做让我更加恶心你的事情,我怕我会真的控制不住杀了你。”乔汐莞一字一句,狠狠地说着。

    “我正想死的时候,找个人陪葬。”齐凌枫嘴角一勾,唇再次印在她的唇瓣上。

    乔汐莞疯狂的排斥。

    齐凌枫也不纠结,唇瓣胡乱的吻在她的身体上。

    手更是粗鲁无比的拉扯着她的衣服,直到最后一道防线。

    两个人在那道防线外,都意外的冷清了。

    不挺排斥,不停咒骂的乔汐莞突然也不吵不闹,就看着齐凌枫,看着他那张残忍的脸。

    一直在进攻一直在亲吻的齐凌枫,也突然安静无比的,看着乔汐莞的模样。

    最后一点点。

    他们之间就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就是最后这么一点点。

    “乔汐莞,你说,我继续吗”齐凌枫问她。

    乔汐莞咬着唇不说话。

    那一刻甚至连眼泪都没有了,就这么熏红着眼看着他。

    她想,她终究而言还是没办法对齐凌枫心软的,这个男人,就似乎这么的,让她生不如死。

    “很想低声细语的给你说,别怕,我会很温柔的。很想亲吻着你的唇告诉你,别怕,我会让你舒服的。但是现在”齐凌枫突然一笑。

    笑容在那一秒,似乎突然泛出了一滴眼泪。

    那滴眼泪掉在她的唇瓣上,咸咸的味道。

    齐凌枫离开她的身体,从地上捡起棉絮,轻轻的盖在乔汐莞的身上,“睡觉吧。我不会来打扰你。”

    乔汐莞紧紧抱着被子,看着齐凌枫有些摇晃的身体。

    他在发烧。

    身体的温度不仅仅是情。欲,而是他身体的异样。

    他此刻有些晃悠的身体

    是身体不适,还是打击,过度。

    乔汐莞咬着唇,身上的衣服已经破败不堪,她只是狠狠的抱着被子,狠狠的抱着

    齐凌枫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男人

    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男人

    分明已经认定他,认定他坏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这个世界上估计没有谁比齐凌枫更加的可恶可恨。今晚上却莫名让她说不出来的滋味。

    翌日。

    一早。

    乔汐莞从床上起来,换上了床头不知何时放的一套崭新衣服,去客厅。

    饭桌上已经摆放好了稀饭和咸菜。齐凌枫坐在饭桌的长板凳上,转头看着乔汐莞醒来,毫无异样的招呼着,“洗脸吃饭。”

    乔汐莞抿着唇,什么都没说的去外面的厕所洗漱完,回到客厅吃饭。

    一点味都没有的,但不能不吃。

    人到了一定年龄,自然就要成熟太多,不会任性,因为知道,一任性就会被饿死,没有人来救你。

    安静的饭桌上,齐凌枫看似拉家常的口吻说着,“今天早上也去打鱼了,但是我技术不太好,打不到。”

    乔汐莞抬头看着他。

    齐凌枫苦笑着,“我其实不太擅长做粗活。”

    乔汐莞咽了咽喉咙,就这么直直的看着齐凌枫,看着他脸蛋通红,两个人靠得不近她甚至都能够感觉到他身上不一般的体温,唇瓣此刻都已经红到发紫,看上去干涸无比。

    “你发烧了。”乔汐莞平静的说出来。

    “我知道。”

    两个人似乎又突然陷入了沉默,尴尬的气氛,一直到两个人都吃完早饭。

    齐凌枫起身收拾饭桌。

    乔汐莞直接从齐凌枫手上拿过来,然后走进厨房。

    齐凌枫一怔,随即淡淡一笑。

    乔汐莞不喜欢做家务,一点都不喜欢。

    但还是三两下把碗筷清洗干净。

    转身,就看着齐凌枫靠在房门上,一脸意味深长的看着自己。

    “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只是不想和死人住在一起。更何况你如果死了,那条黑狗反咬我怎么办”乔汐莞说得理所当然。

    齐凌枫只是耸肩笑了笑。

    乔汐莞扒开齐凌枫,往客厅走去。

    齐凌枫跟随其后。

    乔汐莞回到自己睡的房间。

    齐凌枫也跟着进去。

    乔汐莞看着他,“你想要做什么”

    “没什么,就是觉得,这么和你在一起也挺好的。”齐凌枫笑着说道。

    乔汐莞没什么好脸色。

    “介意我在你床上睡一会儿吗我实在是有点,头重脚轻。”

    “既然头重脚轻,你还去抓什么鱼”乔汐莞没好气的说着,一把把他推在床上。

    齐凌枫也没有叫痛,顺势的躺了上去。

    他看着乔汐莞,看着她虽然有些乱糟糟但是还是漂亮得一塌糊涂的小脸蛋,嘴角笑着问道,“昨晚是来找电话的”

    乔汐莞沉默着,没说话。

    “准备给谁打电话”齐凌枫继续问道。

    乔汐莞继续不说。

    “你其实应该知道我不会伤害你,等到顾氏的股份尘埃落定后,我就会放你走。你这样急切的想要出去,急切的想要阻止我的举动是因为真的很在乎顾家人吗还是说,其实就是只在乎顾家那一个人。”齐凌枫开口说着,声音不大不小不温不热。

    他其实发烧应该不轻,但整个人,除了脸上看得出来外,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一颦一笑都看不出来。

    隐藏得很深。

    乔汐莞去外面到了一杯开水递给齐凌枫,“嗯,我不想顾子臣太恨我。”

    “是吗”

    “是。”乔汐莞说,一字一句,“我喜欢顾子臣,喜欢他,所以不想他恨我。我现在不知道我被你弄到这个地步顾子臣已经在怎么看我了,我只是想要做我觉得可以做的事情。很显然,在你的眼皮子底下,我想要让自己翻身也变得难了到时候顾家所有人都会指着鼻子骂我,骂我和你联合一起骗顾家的股份,我到时候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你就是想要看到这个结果是吧”

    越说越气。

    乔汐莞愤怒的发泄着。

    齐凌枫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乔汐莞,看着她,然后笑着闭上眼睛,似乎是准备睡觉。

    乔汐莞也有些生气的,直接走出了房间。

    和齐凌枫单独在一起,总有一天会把自己逼疯。

    乔汐莞一个人坐在客厅,不停的在平复着自己的情绪,不知道过了好久。

    大概又到了中午时刻。

    乔汐莞肚子也有些饿了,推开房门进去,齐凌枫似乎还在睡熟,呼吸很重,脸依然红透。

    乔汐莞抿唇,看着齐凌枫有些难受的模样,转身准备出去时,忽然又走过去,弯下身在齐凌枫的身上找手机,现在齐凌枫这个样子了,不找白不找,反正她都习惯了不计后果的做事情。

    “还要手机”耳边突然响起有些虚弱的,却似乎又带着调侃的声音,“昨晚上的事情还不是教训”

    乔汐莞咬牙,继续寻找。

    齐凌枫揉了揉胀痛的头,从裤兜里面拿出手机,“没电了,你要用就用吧。”

    乔汐莞一把拿过,看着黑黑的频幕,不管怎么按开机键都打不开。整个人有些狂躁的狠握着手机,脸色不爽到底。

    齐凌枫撑着身体坐起来,“没有充电器,所以手机没用的。”

    乔汐莞生气的把手机往地上一砸,什么话都没说的走了出去。

    齐凌枫无奈的看着自己的手机,看着乔汐莞气急败坏的样子,嘴角拉出一抹释然的笑容。

    他转头看着房间窗户外碧蓝的天空。

    这样的日子,真好。

    而这样真好的日子,就这么在持续了天。

    第天的时候,齐凌枫突然就消失了,整整大半天。

    不用想也知道,齐凌枫去了哪里。

    去完善了他所有要完善的手续。

    下午的时候,齐凌枫出现了,笑着对她说,“我们可以走了。”

    乔汐莞看着齐凌枫,“一切搞定了”

    口吻讽刺。

    “当然,我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人生最大的败笔就在于,被你所算计。而这一切也怪我太急功近利,亦或者,迫切的想要让你注意到我的存在。”齐凌枫笑着说道。

    昨天分明还在发烧的人,今天突然就好像神清气爽,连整个人也显得器宇轩昂起来。

    乔汐莞不屑和他耍嘴皮子,想着总算可以离开这个鸟不生蛋的地方,也就不再计较。

    齐凌枫将他的小宝马开到了小破屋外面的土公路上。

    乔汐莞坐着齐凌枫的车,离开这个村庄。

    村庄真的很深,乡村公路弯弯曲曲。

    乔汐莞坐的有些想吐。

    “还有多远”乔汐莞问,当初到底是怎么就把她拖来的。

    “还有一会儿。”齐凌枫说,“车上有晕车药,在你前面的箱子里,自己找一下。矿泉水也在里面。”

    乔汐莞不想和自己身体过不去,拿开车厢正准备拿晕车药时,突然感觉到车子一阵颠簸,车速明显的快了起来。她一个不预防,头猛地一下撞在车厢上,痛的要命。

    “齐凌枫你故意的是不是你”乔汐莞抬头看着齐凌枫突然严肃无比的脸色,一种不好的预感,眼眸透过后视镜看到后面似乎突然冒出来了几辆紧逼的车子。

    “坐稳了。”齐凌枫说,油门又加快了些。

    后面的车子也提速,追得更紧。

    乔汐莞死死的拉住扶手,不敢说话。

    现在是什么情况

    后面小车坐着的人是谁

    警察吗

    如果是警察,她干嘛要跟着齐凌枫跑,她下车会更加的安全。

    “齐凌枫你没想过杀我是吗”乔汐莞突然问道。

    “本来没想过,但是现在你别以为我会放你下去。有了你,我才有了可以逃生的筹码,你知道人质很重要的。”齐凌枫一边开车,一边狠狠地说着。

    “齐凌枫”乔汐莞咬牙切齿。

    “谁让这些人这么早就盯上了,如果放过今天的我,或许你就是安全的。”

    乔汐莞紧捏手指。

    凹凸不平的乡村公路甩得乔汐莞头昏痛无比,整个人还一直紧张的,害怕齐凌枫突然做一些反常的举动。

    她屏住呼吸,全神贯注。

    “哐”。

    乔汐莞感觉到车子突然一个急刹,身体猛地被安全带拉扯着,车头似乎已经撞到了前面的大石头上。

    乔汐莞紧张的看着齐凌枫面无表情的脸。

    车子此刻已经熄火,他点火,熄灭,点火,熄灭。

    齐凌枫突然从车上下去,然后猛地一下拉开副驾驶台把她一并拉下去,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把瑞士军刀,反手把她桎梏在自己手臂之间,瑞士军刀直接抵触在她的喉咙处,隐隐约约能够感觉到刀锋的韧度

    后面的小车全部停了下来。

    车门打开。

    一个男人从车上走了下来。

    乔汐莞整个人一怔。

    不只是乔汐莞,桎梏着乔汐莞的齐凌枫似乎也有些惊讶,看着对面的男人,站在离他们不远不近的距离。

    怎么会是顾子臣。

    乔汐莞甚至想都没有想过,这个男人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他面前。

    “顾子臣,你别过来。”齐凌枫大声呵斥。

    顾子臣往前的脚步停了停。

    他表情很淡,仿若此刻这般危机的情况也只是眼底下一粒不起眼的沙子,他眼眸动了动,似乎是在打量周围的环境,也似乎只是一些,很平常的举动,看不出来任何其他情绪。

    乔汐莞似乎在这个时候才注意到,她现在的处境是真的很危险。

    不只是齐凌枫这么威胁着她,她和齐凌枫站着的地方虽然有护栏挡着,但公路的下面,真的是高高的悬崖,秋风这么吹过,凉飕飕的在衣服领子里面

    她控制着已经紧绷到不行的情绪,声音不大不小,刚好他和齐凌枫两个人能够听到,她说,“齐凌枫,我是霍小溪,你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让我死在你的手上”

    ------题外话------

    抱歉抱歉,今天实在是有事儿晚更了,而且那地方连网都没有,导致小宅一直没能够通知大家,实在是对不起。

    厚脸皮的拉票继续

    年月到月期间订阅vp章节消费达到元的会员都有张选票每个类别仅有票,每个类别的选票仅可投给该类别的作品。所以,请务必在豪门派投恩很宅一票。

    活动地址p。.vl

    也可通过首页专题谁是掌门人进行投票。

    备注很多不会投票的亲们也可入群44,热情的群妹子们会教你怎么投票的。

    另外推荐好友末栗的新文重生之最强法医,首推求收藏。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