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因果报应(四)不得善终

第一百二十六章 因果报应(四)不得善终

作者:恩很宅
    一行人对峙在乡间弯曲而陡峭的公路上。

    来来往往没有任何车辆的经过,秋风吹得很欢,将彼此的衣裳头发吹得张扬而凌乱。

    顾子臣就站在离乔汐莞和齐凌枫2米之外的距离,齐凌枫用那把锋利的瑞士军刀直直的抵触在乔汐莞的喉咙处,似乎是有意的,刀锋静悄悄的划过乔汐莞的皮肤皮层,让她喉咙处染上了丝丝血珠,狰狞的暴露在外。

    “顾子臣,你别过来”齐凌枫警惕的眼神狠狠一紧。

    顾子臣冷着脸看着他,薄唇微动,“放了乔汐莞。”

    “凭什么”齐凌枫邪恶一笑,“到了此时此刻,就算是死,不也应该拉个人陪葬吗何况美人在侧,黄泉路上也不会寂寞了。”

    顾子臣冷眼寒光乍现,“齐凌枫,你最好清楚你现在在做什么”

    “现在你威胁不了我顾子臣。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从小似乎就会对你产生一种说不出来的畏惧感,但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似乎也不需要有任何害怕了。”齐凌枫很释然的表情。

    “我从来不威胁你。”顾子臣一字一句,“我只是提醒你,你如果真的有那个本事,就带着乔汐莞从这里跳下去,两个人一起去死。如果没那份勇气,放开乔汐莞让她过来”

    “顾子臣,你这么激将我,你就不怕我一个冲动真的和乔汐莞跳了下去。”齐凌枫嘴角邪恶一笑,眼神看了一眼身边护栏的高度以及下面悬崖的高度,或许脑海里面还在捉摸着,这样的举动实施起来的难度以及跳下去后会不会真的粉身碎骨。

    “生死有命,我尽我最大的努力。”顾子臣有些冷漠的声音,声音却是对着乔汐莞说道,“如果最后不能免于一难,那是你的命运。”

    透凉的声音在如是苍茫的天际阵阵回荡。

    乔汐莞脸色平常的看着这个在她面前突然消失了将近2个月的顾子臣,看着他这么冷血无情的站在自己面前,她想一个人的眼睛应该是骗不了人的,就算此时此景是顾子臣用的一种她也不知道什么技巧的技巧在谈判,但顾子臣那双冷情的眼睛真的骗不了她,她果然在顾子臣的心目中,也不过是比起一般的女人稍微动心了那么一点点而已。而顾子臣还有很多很多,除了她之外,在乎的事情。

    她低垂着眼眸。

    她承认她刚开始看到顾子臣那一秒,心灵撞击真的很大。

    此刻,她说就,平平淡淡吧。

    其实她也没想过会有谁来救她,从上一世的霍小溪到这一世的乔汐莞,她都习惯了一个人去奋斗,奋斗到商业神话,奋斗着将身边阻碍她脚步的人清理干净,奋斗着让自己过上人上人的生活。

    此刻。

    也只能靠自己。

    顾子臣能够出现,那是他对她还有点的情分。

    但是她不能一心把希望放在这个男人身上,因为他刚刚才说了,生死有命,他只会尽力,不能保证最后的结果。

    可是她不想死。

    不想死,即使不能依靠任何人,也不想死。

    她现在还能够清清楚楚的记得,记得上一世的自己,在面对死亡前一秒的恐惧,那种从头到着。

    顾子臣脸色难看无比。

    齐凌枫并不是一个轻松对付的角色。

    越到对生命没有了任何期望的时候,越是不能掌控。

    乔汐莞咬着唇,只是默默的感受着喉咙处那细微的疼痛感。

    感受着齐凌枫的手真的在微微的颤抖。

    颤抖着。

    好久。

    他说,“就算说出了那么深那么深的秘密,也不愿意再对我说,我爱你吗”

    声音很冷很清很讽刺。

    “不是。”乔汐莞说,“我很怕死。这是死过一次的人,更加恐惧的一件事情。所以别说让我说我爱你这种只需要说说的又不会少块肉的话,就算是让我亲你,就算是让我和你上床我也不会眨巴一下眼睛。而我告诉你这些只是想要让你知道,齐凌枫,我为什么那么恨你我到底有多恨你”

    我为什么那么恨你我到底有都恨你

    因为,我是霍小溪。

    齐凌枫喉咙微动。

    那一刻仿若连面前的视线都有些模糊不清,眼眶突然很红。

    他看着高旷的天空,秋天的风吹着他有些单薄的衣裳,他微扬了扬头,嘴角拉出一抹好看的笑容,笑着说,“让你为难了,小溪。”

    “一点都不为难。”乔汐莞说,声音不算大,但也绝对不小,至少不再是两个人能够听到的声音,她清清楚楚的说着,“齐凌枫,我爱你。”

    齐凌枫,我爱你。

    恍惚回到了很久很久之前

    齐凌枫嘴角的笑容越来越明显,明显的看着正对面僵硬如冰的男人,看着他冷冰的脸,满脸杀气。

    到死了这一刻,仿若都没办法做一个好人。

    齐凌枫这是给自己这一生做的最后的定义。

    他身体突然放开了乔汐莞,仅仅就离开了一点点。

    乔汐莞那一刻似乎就已经感觉到了齐凌枫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她整个人猛地一下转身,看着齐凌枫突然张开手臂往后倒去,后面是悬崖,一望无地

    而齐凌枫此刻,却像是找到了归宿一般的,面带微笑的往下,一点一点往下

    她看到他的嘴唇微动。

    微微动了动。

    然后闭上眼睛。

    周围本来很近的。

    周围本来只有秋风吹面的声音。

    此刻却在那么深渊的地方响起了剧烈的声音,震耳欲聋。

    是什么,破碎的声音。

    她眼前有些模糊不清楚的。

    她一直觉得齐凌枫是世界上最坏最残忍的人,所以这个人不管对别人做任何丧尽天良的事情,都不会对自己做残忍的事情,都绝对不会选择自杀这条道路。

    齐凌枫选择了自杀

    她就这么静静的看着那个悬崖,下面还很多树木丛生,所以她看不到他四分五裂的尸体。

    她当年死的时候,有齐凌枫这么惨烈吗

    如果没有,就算是报仇了吧。

    原来报仇的感觉就是这般。

    这般的

    齐凌枫当初杀死她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样,嘴角明明想要笑,眼泪却疯了一般的往外飙,疯了一般的不受控制

    “乔汐莞,小心”耳边突然响起顾子臣急促的声音。

    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她好像没有想要自杀,顾子臣叫这么大声做什么

    她木讷的回头,还未反应过来,只觉得耳边突然又响起剧烈的爆炸声,在深谷里面阵阵回荡。

    然后。

    她好像感觉到自己跌进了一个怀抱里面,但是周围好像又有什么东西一直扑打在她的身上,疼痛一波一浪的袭击过来,恍惚觉得好像有什么被烧了起来,眼底里全部都是浓浓大烟,然后莫名其妙的昏睡了过去

    在昏睡过去之时,乔汐莞脑海里面一直想着,这到底,都发生了什么事情

    上海发生了特大事故:

    三天前在xx乡村公路上发生了特大交通事故,一连4辆高级轿车重重相撞并燃火自爆,山谷间响起震耳欲聋的爆炸声此起彼伏。警察赶到之时,却意外发现没有一个人员的伤亡,且没有一个人员在场,经过调查发现,三辆黑色轿车均系无登记拍照,其中一辆为前环宇集团总经理齐凌枫所有,但通过警方多次追踪均未有查询到齐凌枫的踪迹,目前齐凌枫涉嫌多起犯罪事实,包括绑架乔汐莞,挪用公款,伪造商业机密等。警方正在对此人进行拘捕,请有线索的市民及时拨打电话

    姚贝迪坐在家里面。

    今天周末,她躺在沙发上看电视。

    事故发生已经是三天前的事情了。

    她是真的想象不到这段时间居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

    这几天她都在不停的给乔汐莞打电话,可是怎么打都打不通,她不知道是不是如电视播报的那样,齐凌枫绑架了乔汐莞,然后现在生死未卜。

    如果说上次没有见到齐凌枫,单单从乔汐莞的嘴里面说出来,她是真的认定了齐凌枫是个大坏人,毕竟从小就是那般的信任霍小溪,反正她说什么都是对的。可是那天齐凌枫突然打电话说约她出来喝茶后,她就觉得那个男人好像真的也不是乔汐莞说的那样,她总觉得他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才让彼此这般的互相折磨

    可是就算是误会

    现在又到底是什么情况

    齐凌枫真的绑架了乔汐莞吗

    如果没有绑架,这两个人为什么会突然凭空消失

    还是说,其实齐凌枫和乔汐莞两个人之间有什么合作关系,比如商业上面现在不能透露的秘密

    她很单纯,所以她希望是第二种设想。

    她希望他们都是安全的。

    古源这两天也在不停的寻找乔汐莞,找了很多关系。

    有一天她去见了古源,古源整个人很虚弱,她想应该从古源知道乔汐莞被齐凌枫绑架后,就一定会变成这样的状态。因为不管如何,在古源的心目中,没有人的地位比得上霍小溪。

    她看了看古源身边的女人顾子颜,第一次觉得顾子颜真的是一个很能够忍耐的女人。

    而这样的女人在古源身边,会幸福。

    不似她。

    所以她离开古源家的时候,对着顾子颜一字一句地说道,“古源值得你等待。”

    顾子颜微微一笑,她说,“我知道。”

    这就是古源最后的归属。

    她想,应该是幸福的。

    姚贝迪有些混乱的思绪在一阵电话中吵醒。

    她看着来电,接通,“妈妈,我知道了,我马上就出门了,知道要陪笑笑去参加钢琴考试,我不会迟到”

    “知道就行。”那边挂断了电话。

    姚贝迪懒懒散散的从沙发上起来。

    又和潇夜这么拖了两个月的婚姻了。

    没有再见过面,没有通过一次电话,甚至没有对方一点点消息。

    她很多时候都在想,这到底算什么

    是婚姻吗

    大概是折磨。

    其实她现在已经放开了,沉寂了两个月,两个月来,雷蕾也再像前两次那么极端,偶尔会给她打电话问她什么时候离婚,心平气和的语气,她只说,等潇夜,潇夜同意,她马上去。

    等了两个月,也没有等到。

    姚贝迪也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会持续多久。

    她起身,从沙发上站起来,回到房间简单洗漱了一番,准备出门。

    电话突然又响了起来。

    姚贝迪拿起电话,眉头微皱了一下,“雷蕾。”

    “姚贝迪,你是真的决定和潇夜离婚了是吗”

    “你要问我多少次”

    “我们见面谈一下,离婚内容。”

    “我说了,让潇夜来谈。”

    “潇夜不会来谈。”雷蕾说,“但是我不想还这么互相折磨了,我觉得很累。”

    姚贝迪沉默着,累的人,到底是谁

    “不耽搁你太多时间,就在你家对面的咖啡厅,我现在在这里等你。”说完,那边就挂断了电话。

    姚贝迪看着电话,犹豫了一会儿,看了看腕表上面的时间,陪潇笑去参加钢琴考试还有一个小时。

    她抿了抿唇,出门。

    还是去了雷蕾口中的咖啡厅。

    雷蕾坐在一个包间里面,今天意外的穿得非常的素净,连妆也只是简单的勾勒了几笔,看上去倒是干净很多,清新脱俗般,倒是有几分大学生的感觉。

    印象中,姚贝迪仿若还是第一次看到雷蕾这般模样。

    雷蕾看着姚贝迪,眼眸微微一动,示意她坐在她对面的位置。

    两个人对立而坐,有些沉默。

    雷蕾突然开口,“很意外我今天的打扮吗”

    “还好。”姚贝迪很淡定。

    “这段时间我都是如此。”雷蕾说,“我想或许我变一种方式,变一个样子,潇夜就会对我另眼相看。”

    姚贝迪看着她,“这是你们之间的事情,这些事情你没必要对我说。”

    “呵。”雷蕾似乎是讽刺的笑了一下,“是啊,这是我和潇夜之间的事情,我却想要让全世界人的知道。因为我怕别人不知道,潇夜是我的。”

    姚贝迪敛眸,“说离婚吧。”

    她不想说其他更多的。

    也没兴趣知道。

    “这是离婚协议书。”雷蕾拿出来,放在姚贝迪的面前,“里面写的很清楚,潇夜净身出户,什么都不会要。”

    “我也没要过潇夜什么。”姚贝迪直直的说道。

    “我知道你有钱。”雷蕾有些讽刺的笑了笑。

    姚贝迪沉默着,拿过离婚协议书看了看。

    里面的条款到底是清清楚楚,仿若除了离婚,其他事情全部都是站在姚贝迪的角度拟定,包括补偿金,包括笑笑的抚养权,保护给予笑笑一次性的抚养费等等,很多很多,大多是偏向于姚贝迪。

    姚贝迪看着雷蕾,“你拟定的”

    “嗯。”

    “潇夜为什么没签字”

    “等你签了字,我再找他。”雷蕾直白的说道,“我也不想做到这个地步,姚贝迪,我虽然没有你们上流社会那么尊贵,但我也从来没有把自己降到现在如尘埃一般的地步。”

    “这是你自己的选择,和我没有关系。”姚贝迪平静的看着她的脸,拿起的笔又突然放下,“雷蕾,我没想过一直坚持着这段婚姻,我也会累。但是我不想经过别人的手来主宰,我怕留下遗憾。所以这个字我真的不会签。”

    雷蕾就看着姚贝迪,整个脸上出奇的平静。

    姚贝迪显得也很淡定,“抱歉,我还有事儿,先走了。”

    雷蕾就这么静静的看着面前的那份她真的花费了好多心思写下来的离婚协议书,感受心里面的讽刺无限的扩大扩大扩大。

    都不知道自己在这条路上做了些什么

    软的硬的明的暗的阴的。

    各种手段。

    “姚贝迪,你知道吗潇夜昨天和你做了一样的选择。”雷蕾坐在位子上,静静的说着。

    姚贝迪的脚步刚好站在门口,停了停。

    “昨晚上我把这份协议给潇夜,潇夜也说,你们的婚姻不需要别人插手。但是呢”雷蕾笑着说,眼眶那一刻红透,面前模糊不清地说着,“但是他却从来不主动说要离婚。”

    姚贝迪觉得自己真的没有必要对面前这个女人做任何同情。

    何况,谁知道这是不是苦肉计

    她离开,大步的离开。

    耽搁了这么一点时间,笑笑的钢琴升级考试又要迟到了。

    去年也是迟到,还被笑笑抱怨了好久。

    忍不住,脚步又加快了些,回到校车内,点火,离开。

    她开得有些快,这是她以前不敢开的速度,一心想着早点陪笑笑参加升级考试,也就胆子稍微大了些。

    电话又响起。

    姚贝迪挂上蓝牙,皱着眉头接通,“我马上就到了,你不要催我了”

    “贝迪,笑笑不见了”那边突然传来崩溃的声音,是她母亲有些失控的声音。

    姚贝迪整个人一怔。

    她开得本来就快,平时根本就完全驾驭不了的速度,现在突然的刺激让她的车子不小心猛地跑偏,车子不稳的直接往一边的护栏撞去,剧烈的撞击后,瞬间停下,身体被安全带狠狠勒住,身体有一种想要呕吐的感觉。耳边的蓝牙发出惊恐的声音,似乎是听到这边不寻常的声音,“贝迪你怎么了”

    “我没事。”姚贝迪又快又急,整个人紧张到不行,“笑笑去哪里了”

    “我刚刚把笑笑带到钢琴升级考试的地方,笑笑说去上个厕所,我带着她去,进去后好半响没有出来,我进去找她就没看到笑笑在里面了,我四处找也没有找到,考试的老师和工作人员都说没有看到笑笑,我现在也不知道怎么办”姚母已经被吓哭,整个人完全是没有了分寸。

    姚贝迪此刻的心情也紧张到不行,她控制自己的情绪,说着,“妈,你现在让所有的老师和工作人员都到处找找,笑笑平时不是一个喜欢乱走的孩子,你仔细看看她是不是在厕所和你躲猫猫,我马上就赶过来。”

    “好。”那边快速的挂断电话。

    姚贝迪拔掉安全带。

    小车周围已经围了好多人,街道也因为她出的车祸而拥挤不堪。

    车子外面大家七嘴八舌,姚贝迪摇开车窗,“我没事儿,麻烦你们让开一下,我要开车离开。”

    外面的人看着她,有些诧异姚贝迪的表现,似乎没想到里面的女人会是这样的表情

    其中一个中年男人开口,阴阳怪气的说道,“还以为你被怎么样了,叫了半天也不出来,出来就摆个这什么脸色,所以说交通法就不应该允许女人拿驾照,女司机就是马路杀手,我刚刚不稍微往边点,不就惨遭你的袭击了。”

    姚贝迪忍了忍,没有多说。

    她不喜欢吵架,更不想在这个时候耽搁时间。

    “麻烦让开一下我,我要走了。”姚贝迪说。

    中年男人脸色更不好了,“你这人怎么点礼貌都没有,交通都被你影响到了这个地步了,你还这么的自大。”

    “我没有自大,我现在只是想要离开,先生麻烦你让让。”再好的脾气,在这个时候也让人有些受不了。

    更何况还不知道笑笑现在是不是真的发生了什么

    一想到这里,心跳陡然又加速了些,口气自然更加不好,“让开,我要走了”

    中年男人不爽透着,“这里有监控吗”

    “有的。”工作人员似乎才回神过来,连忙点头。

    “有厕所那边的吗”

    “有的有的。”工作人员赶紧带着姚贝迪走向监控室。

    姚贝迪控制自己的心跳,让工作人员回放刚刚笑笑消失时候的画面。

    所有人屏住呼吸。

    画面中突然出现了笑笑和姚母的身影。

    笑笑今天穿的一条粉色的公主裙,头上还带着一个可爱的皇冠。

    笑笑出门的时候给姚贝迪打电话非常开心的说她今天漂亮得像个公主,她要穿着公主裙和她一起去吃最好吃的牛排

    姚贝迪眼眶突然有些红。

    姚母看着画面中的笑笑,眼眶再次红了,低声呢喃着,“笑笑”

    视频中,笑笑乖乖的和姚母做拜拜,然后自己蹦蹦跳跳的跑进了厕所。

    随后,姚母就站在厕所门口一直等笑笑。

    这个时候,姚母身边走进去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女人,带着鸭舌帽,进去后没多久,就出来了,看上去依然是一个人,只是

    “等等。”姚贝迪突然叫了一声,“倒放,看这个女人右侧是不是多了点东西”

    所有注意力一下子被吸引,工作人员慢动作回放画面。

    是真的,因为明显故意的想要避开摄像头和姚母,走路的姿势分明和刚进去时不一样,而且放大后这么仔细一看,似乎看到了一个粉红色蕾丝边,一小点点,但分明和那个女人的穿着完全不搭的一块布料。

    “笑笑被这个人带走了”姚贝迪肯定的说着。一说出来,整个人都崩塌了

    姚母下子就软了,靠在墙壁上,“笑笑”

    “我要报警,我要报警”姚贝迪喃喃的说着,仿若已经找不到了依靠一般的,拿起电话就要拨打,手都在发抖,发抖到,连按“110”这几个数字都按不准确

    ------题外话------

    明天开始就会是姚贝迪和潇夜的剧情。

    不喜欢的亲慎入哦。爱你们么么哒。

    厚脸皮的拉票继续:

    2015年1月到6月期间订阅vip章节消费达到30元的会员都有9张选票每个类别仅有1票,每个类别的选票仅可投给该类别的作品。所以,请务必在豪门派投恩很宅一票。

    活动地址http:iges。huodong2015voteindex。ht

    也可通过首页专题谁是掌门人进行投票。

    备注:很多不会投票的亲们也可入群378414307,热情的群妹子们会教你怎么投票的。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