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一百二十七章 绑架(一)

第一百二十七章 绑架(一)

作者:恩很宅
    “我要报警,我要报警”姚贝迪喃喃的说着,仿若已经找不到了依靠一般的,拿起电话就要拨打,手都在发抖,发抖到,连按“”这几个数字都按不准确

    姚母靠在墙壁上,早就已经没有了力气,一想到自己宝贝外孙女被人绑架,全身都在发抖,不停的哭着,心里难受到要命。..<r>r.<r>

    考试中心的老师、工作人员也都一脸焦虑的看着姚贝迪,看着她发抖的手指,一下一下的拨打电话。

    好不容在电话突然接听那一秒,姚贝迪猛地一下又把电话挂断。

    不。

    万一报警后,突然打草惊蛇撕票了怎么办

    她心里面猛地一阵心悸。

    她怎么能够这么不理智。

    万一绑匪只是要钱呢她有很多钱,她有很多钱可以去救笑笑。

    就是这样的。

    她狠狠的握着手机,狠狠的想着。

    “姚小姐”工作人员看着姚贝迪不平常的举动,诧异的叫着她。

    姚贝迪抬头,木讷一般的看着工作人员。

    忽又转头看着自己的母亲,“妈,我们先回去。”

    “回哪里去”

    “我们回去等消息。绑匪肯定是要钱的,她如果要钱的话,我们就给他钱,多少都可以。我们先不要报警,打草惊蛇。”姚贝迪说,她控制情绪冷静的说出这些话。

    姚母一听,似乎也觉得有道理的猛地点头,“我马上让你爸多准备些钱在家里面,多少都行,只要笑笑平安”

    现在在姚母心里,就算是倾家荡产也要笑笑的平安。

    姚贝迪点头,扶着姚母离开。

    考试中心的工作人员面面相觑。

    姚贝迪和姚母坐在原本送笑笑来考试的车上。

    姚母看着后座位上的安全座椅眼眶又红透了,眼泪不停地往下掉。

    那是笑笑的专用位置,现在笑笑到底怎么样了

    姚贝迪从上车后,除了情绪一直处于紧绷的状态,整个人还一直狠狠的捏着手机。她咬着唇,咬得唇瓣都开始发白。

    她要给潇夜打电话。

    她终于忍不住,低头,拨打。

    她不知道潇夜能不能帮她找到笑笑,也不知道潇夜会是什么态度她不能放弃一点点可能的希望。

    电话好久才接通,那边传来一个有些冷漠的熟悉嗓音,“喂。”

    “潇夜,我是姚贝迪。”

    “我知道。”那边说,很淡的口吻。

    他想应该是谈离婚的事情。

    “笑笑不见了。”姚贝迪说出来时,情绪再次激动道,有些哽咽。

    “”那边似乎突然沉默,一悸。

    “今天下午我妈带着笑笑去参加钢琴考试,刚到考试中心,笑笑去上厕所就被一个陌生人从厕所里面带走了,我看了视频的,是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女人带走的,我们找遍了考试中心周围都没有笑笑的人影,我也不敢报警,我不知道对方是不是要钱,我怕打草惊蛇,我给你说是希望你可以帮我找找笑笑,潇夜,什么我都可以答应你,我求你帮我找找笑笑,我真的不能没有她”姚贝迪说到后面,情绪终于崩溃,声音哽咽不清,仿若支撑她唯一力量都坍塌了一般,她不知道该怎么办。

    “你现在在哪里”那边传来潇夜严肃的声音。

    “我现在和我妈回我们家别墅。”

    “你先回去等消息。”潇夜说完,猛地挂断了电话。

    姚贝迪沉默着看着“通话结束”的字样。

    她其实听不出来潇夜的情绪,不知道笑笑的突然失踪对他而言算什么,她只是真的希望潇夜可以帮她找到笑笑,她愿意拿任何东西来换取笑笑的安全,任何东西都可以离婚,永别。

    浩瀚之巅。

    阿彪看着潇夜的脸色突然变得非常彻底。

    很久没有见过大哥这般的神色,仿若突然发生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让一向都习惯沉默不语面不改色的大哥有了如此动容到狰狞的面容。

    “大哥”

    “阿彪。”潇夜眼眸一紧,“潇笑被人带走了,目前不知道是谁做的。你现在立刻让兄弟,出动所有兄弟,就算是把上海翻过来也要把潇笑给我安全找到”

    “是,大哥。”阿彪一听潇笑被人绑架,整个人也瞬间严肃了起来。

    谁居然胆子这么大,真的往老虎头上拔毛

    “一定要保证潇笑的安全,不能鲁莽行事。”潇夜狠狠交代。

    “是。”

    潇夜从沙发上站起来。

    “大哥,你去哪里”阿彪看着潇夜。

    “我去找张龙。”潇夜直接了当。

    “大哥。”阿彪站在潇夜面前,“并不能够肯定是张龙做的。”

    “所以我去确认。”潇夜直截了当,“道上敢这么不要命挑战我的只有张龙。如果笑笑落在他的手上,多一分钟都是危险的。”

    “但是大哥,张龙现在恨你入骨,上次断了他的命根子,后来你为了阿信又做了他好几个亲信,他本来对你就没有好意,难免不会用这个事情来故意做文章。而且这段时间听道上的兄弟都在说,张龙上次遭了你的道,现在对你防备到不行,你根本就不可能进得了他的场子。”阿彪劝慰着。

    “不试试怎么知道。”潇夜冷眼,“表面上,张龙也不敢对我怎样。”

    “我就怕他来阴的。大哥你也知道张龙那个人现在都是抱着要把你往死里弄的决心和你在作对。你不要和疯子硬碰硬。”

    “所以我就不该管笑笑的安全了”潇夜眉头一紧,冷光一闪。

    阿彪沉默着,“我的意思是,可以先让兄弟们找找其他线索。”

    “线索你们自己找。张龙那里,我非去不可”潇夜一字一句。

    阿彪咬了咬唇,看着潇夜,“大哥我陪你去。”

    “不用了,你去做你自己的事情,我带其他人去就行。”潇夜说完,直接往包房外走去。

    门口处,雷蕾站在那里。

    看着潇夜出现,扬着的笑容还未叫出潇夜的名字,潇夜冷漠而疏远的背影就已经离开。

    阿彪也从包房中出来,匆匆忙忙的,似乎是发生了大事情。

    大事情

    雷蕾看上去漫不经心的走进包房内,翘着二郎腿坐在包房里面的沙发上,优雅的倒了一杯有些烈的浓酒,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潇夜站在张龙的场子门口。

    身边跟着的是姚贝坤。

    姚贝坤死皮赖脸跟着来的。

    刚开始姚贝迪还一脸打了鸡血的模样,听说潇夜要去见张龙,上海两大黑帮头目正面相对,想想都是激动人心的有木有,所以就死跟着潇夜来了。要不是在路上听着潇夜那张扑克脸说潇笑失踪了,他现在肯定早就兴奋到舞动了起来。而此刻,却一点都不敢再有任何玩耍的心态,非常严肃而规矩的站在潇夜的身边,看着张龙场子口站着的那几条“狗”,正虎视眈眈的看着他们。

    “我们大哥说了,潇夜和狗不得入内。”领头的一个黑色西装冷冷冰冰地说着。

    “妈的你说什么”潇夜身边一个小弟一下子就蹦了出来,上前就要和对方干起来。

    道上的人最经不住的就是被人用激将法。

    潇夜手微一动,阻止小弟疯狂的行为,脸色平静的说道,“你把你们老大叫出来。”

    “我们老大没空。”

    “我不跟你废话,我给你分钟时间,分钟张龙不出来,我会在这里埋炸药。最棒的下载站起舞电子书;;”潇夜口吻平静,脸色却是异常的阴森而嗜血,“小猛,把炸药拿下来。”

    “是。”那个叫小猛的小弟连忙往车上走去。

    姚贝坤看着那小子手上真的拿了两个炸药包,那么肆无忌惮的暴露在所有人的面前。

    麻痹。

    姚贝坤狠狠的想着,他就知道麻痹的所谓法治人文社会,麻痹那都是杜撰的,丫的他们分明就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站在张龙场子门口的几个人看着小猛手上的东西也都有些动容,似乎没想到潇夜会真的做到这个地步,不说砸了这个场子,要真是做了这种事情,政府怎么都不可能包庇得了,潇夜这是赤果果的和政府作对,有一种不顾后果的方式。

    几个人面面相觑,其中一个人走进了场子内。

    分钟。

    张龙出现在大门口,嘴里叼着一支烟,有些吊儿郎当的看着潇夜,看着潇夜手下拿着炸药包的小弟,嗜血的眼神微动了动,嘴里确实漫不经心的调调,“潇老大这么大驾光临,让我真是受宠若惊。”

    “张龙我不跟你废话。”潇夜直接了当,“我女儿在你这里没有”

    “什么”张龙掏耳朵,似乎每天有听清楚一般,“你说谁的女儿”

    “我女儿”潇夜一字一句。

    “你有女儿吗潇老大你女人我倒是见过一堆,你女儿我倒是真的没见过。”张龙阴阳怪气的说着,“自己的家务事不要来找别人,很逊的潇夜。”

    “张龙。”潇夜脸色狰狞,上前走向张龙。

    张龙的小弟自然的把张龙护在身后。

    张龙扬了扬手,让小弟们都退下,和潇夜正面相对。

    张龙比潇夜稍微矮了点点,气势看上去弱了些。

    “潇夜,早知道你这么在乎你那个女儿,我该想想念头对你女儿动动手脚,我还以为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你潇夜特别在意的东西,让人捷足先登,遗憾死我了。”张龙故意讽刺的说着。

    潇夜狠捏着拳头,“张龙,我没心情和你废话我再问你一次,你绑架我女儿没有”

    “我还怕你威胁不是”张龙冷笑,“反正我这么了然一身,难道还怕了你不过,你这么一口咬定你女儿在我这里潇夜,我明人也不做暗事。你自己进我场子里面去找,找到了算你本事。”

    潇夜皱着眉头狠狠的看着张龙。

    “怎么,不敢了”张龙眉头一紧。

    潇夜直接踏起脚步。

    后面的小弟跟着他进去。

    张龙手一扬,让其他小弟挡住了潇夜的手下。

    张龙狠狠地说着,“我只要潇夜你一个人进去。”

    潇夜脸色一冷,直接走进去。

    “大哥。”后面的小弟有些担忧的叫着他。

    “你们在外面等我。”潇夜丢下一句话,半点犹豫都没有的走了进去。

    张龙冷冷一笑,带着他的手下也走了进去。

    姚贝坤和其他几个小弟就守在门口,所有人都是担忧到不行的地步,道上谁都知道潇夜和张龙水火不相容,张龙更是好几次放话一定要把潇夜往死里面弄,以报他“胯。下之辱”

    半个小时。

    姚贝坤其实都有些坐不住了。

    在道上,半个小时可以做很多事情,杀人埋尸绰绰有余。

    其他几个小弟在外面也都焦躁不安,小猛手上拿着炸药包,好几次都嚷嚷着,“要是张龙敢对大哥做什么,劳资分分钟把这个地方炸成平地。”

    姚贝坤也很焦躁。

    潇夜在道上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据说从生下来开始就一直在接触这个社会群体,一直到发展到现在的地步,以前也经历过很多危险的事情,为了让自己练就出来肯定也经过生死浩劫。在经历了这么多后,现在还这么硬生生的把自己送进狼肚子里面姚贝坤揉着自己有些乱糟糟的头发,潇夜到底对姚贝迪是冷漠还是冷漠,还是

    为什么每次姚贝迪发生事情,潇夜都有些失去理智

    而且潇笑从小到大这么多年,潇夜连正眼都没有看过,潇笑出了事情,他恍惚觉得潇夜有些不顾一切,不顾一切的要救出潇笑

    又是半个小时过去。

    外面的几个小弟都已经跳脚了。

    但因为没有得到指使,不敢轻举妄动。

    这个时候阿彪都已经赶了过来,似乎是把潇夜交代的事情都处理好了,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除了潇夜,就是阿彪能够主持大局。

    所有人看到阿彪,就像是抓到了稻草似的,连忙上前问着,“阿彪哥,大哥一个进去了,都一个多小时了,也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张龙是出了名的狠的,上次听说谁惹到他,把那人分尸了都画面惨不忍睹。大哥现在一个人在里面,怎么办”

    阿彪显然比其他人都冷静得多,即使脸上也表露出了担忧的神色,还是很冷静的对着他们说道,“先等等看。”

    “哦。”听阿彪这么说,其他人就又都安分了下来。

    又是一个小时过去。

    完全没有任何动静任何预兆,根本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

    二个小时时间,真的可以做太多太多事情。

    阿彪额头上开始有汗水滑落,他眼眸紧紧的看着大门口,看着门口站着的几个人,心里一横,“冲进去。”

    所有小弟一听阿彪的指使,都像是打了鸡血似的,二话不说的就往大门口走去。

    姚贝坤也混在这些人之中。

    所有人雄赳赳气昂昂的正准备大动拳脚时,门口处潇夜突然出现。

    潇夜似乎是知道他们想要做什么,手抬了抬示意他们住手。

    吵吵闹闹的大门口瞬间就安静了。

    所有人屏住呼吸看着潇夜稳健的脚步从里面走出来,脸色依然冷漠,仔细一看会发现毫无血色,身体也有些僵硬,尽管看上去还算正常的范畴。

    他说,“潇笑不在这里,我们走。”

    阿彪恭敬的点头,指使着其他人赶紧上车。

    潇夜也坐回到小车内。

    车子离开。

    阿彪看着潇夜的脸色,焦急的问道,“怎么样”

    从那个地方进去再出来,不可能什么伤都没有

    潇夜摊开自己的手,上面全部都是血。

    阿彪整个人怔住。

    “腰上面被张龙刺了一刀。没有伤到要害,死不了。”潇夜一字一句的说着,声音有些虚弱,“这一刀是我故意让张龙刺的,要不然走不出来”

    阿彪只是默默地看着潇夜被刀刺伤的地方,还在冒血。

    “张龙的场子去看了,里面有我们的内线在,从他们给我的信息中现在可以肯定,潇笑不在张龙的手上。”

    “是。”阿彪连忙点头。

    在张龙那边安排自己的内线,相对的,张龙肯定也安排了自己的内线在潇夜这边,这就要看两个人谁做得更加隐蔽,而为了让内线不被发现,很多时候都不会让内线主动现身,都是通过各种细微的表情传递信息。

    “不在张龙手上,至少潇笑就没有了那些危险。你好好的让兄弟们谨慎些,别让人知道潇笑是我的孩子,我怕绑架的人因为知道潇笑是我的孩子一个害怕就做了极端的事情,如果能够用钱解决最好,万事都先要保证潇笑的安全,道上的那些手段在潇笑没有安全回来之前都不准用知道吗”潇夜吩咐。

    “我知道的,我会竭尽全力把笑笑救出来的。”阿彪恭敬无比,“大哥,我现在送你去医院包扎,你现在还在流血。”

    “不用了,你让莫梳到浩瀚之巅来帮我包扎一下就行。”

    “大哥”

    “就这样。”潇夜冷冷的一字一句。

    阿彪点头,又说道,“莫梳走了。”

    潇夜看着阿彪。

    “也没什么交代的就走了,应该不会回来了。”

    “嗯。那就另外找一个医生。”潇夜点头。

    莫梳来的蹊跷,走的也蹊跷。

    他不想追问别人的故事。

    姚贝坤和潇夜坐在一个车上,他在前排,就这么听着潇夜和阿彪的对话。

    他其实在想。

    如果这次事故之后,他要不要充当好人的劝劝姚贝迪,也或许潇夜那死闷骚,其实是爱的。

    眼眸微转,看着上海街头。

    但是现在,潇笑的安全最重要。

    一行车到达浩瀚之巅。

    潇夜在阿彪的搀扶下回到包房。

    包房内,雷蕾在里面,看着潇夜受伤,脸色变了变,“夜,你怎么了”

    潇夜没说话,有些累的坐在包房的沙发上。

    雷蕾看着潇夜黑色恤到处都是血,整个人惊吓到不行,“夜你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突然流了那么多血,我送你去医院。”

    “不用了。”潇夜冷漠无比,“雷蕾我现在有些事,你先回去。”

    “我不回去,你受伤了,我要照顾你。”雷蕾一口咬定。

    “这里不需要你照顾,你先回去。”潇夜口吻冷漠,似乎不想要再和雷蕾多说一个字,“小猛,你送雷小姐回去。”

    “是,大哥。”小猛连忙点头。

    雷蕾看着潇夜的脸色,看着他分明有些虚弱的样子,却无论在任何时候都似乎对她拒之千里,她咬着唇,狠狠的离开。

    潇夜。

    你这么对我,你总会后悔的

    雷蕾离开后,一个医生很快就赶到,熟练的给他消毒,缝针,然后上药包扎。

    “需要静养几天。”医生说。

    “你可以走了。”潇夜直接说道。

    医生无奈,耸肩离开。

    包房内又陷入了死寂一般的沉默。

    阿彪一直进进出出,却一点都没有潇笑的消息。

    按照常理,如果一般的绑架,那边早就应该发出信息出来了,或者要钱,或者

    如果真的是绑架儿童。

    潇夜眼眸一紧。

    他都已经安排了所有的兄弟,布下了所有的线网,那些绑架儿童的集团全部都在一家一家的搜索,过去了这么久,完全都没有潇笑一点点的消息

    怎么会突然这样

    潇夜脸色难看无比,第一次觉得自己这么无力,仿若抓不到任何一点点头绪,让他整个人有些莫名的狂躁。

    房门被人推开。

    潇夜眼眸一紧,狠狠的看过去。

    姚贝迪出现在门口,似乎是感觉到潇夜不好的脸色,整个人顿了一下,还是走了进去。

    潇夜没想过姚贝迪此刻会来。

    他现在躺在沙发上,因为腰上有伤,这样对不容易拉扯到他的伤口。

    姚贝迪推开房门看到的就是潇夜这么悠闲自在的模样。

    她咬着唇,似乎是控制了一下情绪,“有潇笑的消息了吗”

    “暂时没有。”潇夜说。

    “已经失踪了个小时了。”姚贝迪提醒。

    “我知道。”潇夜看着她。

    姚贝迪捏着拳头,她不知道此刻该怎么办也不知道此刻能够要求潇夜做什么

    她在家里面一直等,等潇夜的消息,希望潇夜能够有一点点笑笑的消息,可是等了一个下午,大半个晚上,潇夜连一通电话也没有打过来,他们家已经陷入如死一般,她母亲好几次哭晕了过去,又从噩梦中惊醒,她爸也一直焦虑不安,一般又要照顾她妈的感受,一边又担心笑笑有个三长两短,家里面气氛压抑到不行,一点点风吹过的声音都会让他们家变得神经兮兮,全部人都仿若在经历着生死浩劫一般,说不出来的难受

    她忍不住了,终于还是来找潇夜。

    潇夜应该是感受不到他们心里面的滋味的。

    她知道潇夜肯定会帮她找笑笑,但是她也知道,潇夜绝对不会像他们一样心急如焚,因为笑笑本来就不是他期待的孩子,本来就不是

    “你先回去等消息。”潇夜看着姚贝迪,又说道。

    姚贝迪咬着唇,狠狠的咬着。

    “有消息了我会通知你。”

    姚贝迪看着潇夜,“我报警行吗”

    潇夜眼眸一抬。

    “我受不了了,我报警行吗我不知道那个绑匪想要什么,这么久了他没有打来一通电话,也没有说要钱,我怕万一是那些专门绑架小孩子的犯罪集团,所以我报警或许还有一线希望,我不能等了,我不能让笑笑有半点危险。”姚贝迪说,又快又急。

    她想过了。

    她要报警。

    “警察能够做到的我都能够做到。”潇夜一字一句,“所以不用报警。而且我怕警察打草惊蛇,万一惊动了绑匪更加得不尝失。”

    “但是我不相信你”姚贝迪突然大声的说着,“我真的不相信你潇夜,我不相信你可以帮我找到潇笑,我看不到你一点点的担心和害怕,我都觉得世界都快塌了,可是你呢,你还是可以这么悠闲的躺在这里,悠闲的说一些冠冕堂皇的话。你理解不了我的感受,你不知道我的担心,你不知道如果没有了笑笑我的世界会怎样”

    潇夜从沙发上站起来。

    伤口会被崩到。

    但是此刻,潇夜的脸色没有半点异样。

    他看着姚贝迪,一步一步走向她,“我知道你会怎样。”

    “你知道你在乎吗”姚贝迪摇着头,“算了潇夜,我不想在这个时候和你吵什么,也不想要在这个时候,还在为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耽搁了对笑笑的救援。潇夜,算我求你了,你用点心帮我找笑笑好吗找到了笑笑之后,你让我做什么都行,不就是离开你让你和雷蕾好好的生活吗我发誓,等笑笑回来后,我再也不会让我和笑笑出现在你的面前,我会带着笑笑离开,我出国,去哪里都行。”

    潇夜沉默着,喉咙微动。

    姚贝迪有些崩溃的哭得天昏地暗,她身体无力的蹲坐在地上,搂抱着自己的身体一直不停的抽泣。

    为什么是笑笑出事

    为什么会是笑笑。

    两个人的包房。

    传来姚贝迪阵阵哭泣的声音。

    潇夜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看着她似乎都快哭背气的模样。

    房门外突然传来敲门的声音,阿彪进来,就看着这么一副模样,看着姚贝迪坐在地上,难受的抱着自己的身体,仿若就只有这样才能够给自己一点依靠。

    潇夜站在她面前,却迟迟没有上前去拥抱这么一个脆弱的身体。

    两个人之间,隔了一段长长的距离。

    明明一步之遥,却好像山高水远。

    “大哥,你现在不适合站起来”阿彪的话在潇夜的眼神下停止。

    潇夜转身,回到沙发上,坐下。

    她没有表现出任何痛苦的表情,但是腰间那不自主的颤抖也能够看出他在极力的忍耐。

    “送姚贝迪回去。”潇夜说。

    “不用了,我能自己走。”姚贝迪突然抬头,看着潇夜。

    潇夜抿着唇。

    姚贝迪站起来,跑了出去。

    潇夜看着姚贝迪的背影。

    阿彪转头看着潇夜。

    潇夜点了点头,阿彪追了出去。

    姚贝迪是打车过来的。

    这个时候她自己也开不了车。

    她走向大门口,早就等候在门口的出租车停在她的脚边。

    姚贝迪准备上车。

    “大嫂。”阿彪突然叫住她。

    姚贝迪转头看着阿彪。

    “大嫂,你不要担心,我们都在全力的找笑笑,所有偷渡的港口我们都已经找了人手把关,车站火车站汽车站各个路口都有我们的人在,笑笑离不开上海的。上海就这么大,要不了多久我们就能够找到笑笑了,只是时间问题,大嫂你放心。”阿彪安慰道。

    “阿彪,谢谢你。”姚贝迪对着阿彪,很真诚的说着。

    阿彪整个人一怔。

    随即,“大嫂,救你和大哥的孩子是我分内事,我阿彪拼死也会把笑笑救出来的。”

    “真的谢谢阿彪,我不知道我现在还不能够信任谁,但是我希望你真的可以帮我救出笑笑,我会感激你一辈子。”姚贝迪说着,眼眶又红了些,“不管如何,麻烦你上心了。”

    “大嫂,其实大哥”

    姚贝迪已经坐上出租车离开。

    阿彪看着姚贝迪离开的方向。

    两个人的误会,会不会太深了点

    阿彪转身,现在也确实没有精力去化解这份误会,当务之急还是要尽快的找到笑笑,等把笑笑找到了,什么事情都可以解决,这是当时阿彪唯一的想法。

    姚贝迪坐在出租车内,整个人完全就没办法平静下来。

    她甚至不敢想象,要是笑笑真的有个什么,该怎么办

    整个人一怔。

    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姚贝迪对着前面的司机连忙说了句,然后坐立不安的看着窗外流利的上海夜景,直到奢华而美丽的夜景消失在眼前,面前是一栋无比辉煌而壮观的山着。“我倒是真的希望潇夜通过这件事件可以真的改变,否则,苦的是他自己。”

    老仆人点头,似乎很是认同。

    少爷从小就是太会隐藏了,不管遇到什么,仿若都是忍着承受。

    其实外人都看得很明白,少爷是喜欢少夫人的,可就是怎么都不说出来,少夫人还一直误以为少爷在记恨她“逼婚”的事情,根本就不知道少爷内心深处到底在想什么。

    老仆人扶着潇老爷子上楼休息。

    潇老爷子对着老仆人说道,“潇笑有消息了给我说一声。”

    “是的,老爷。”

    潇老爷子点点头,回到房间。

    潇夜的性格像他,这真的不太好,特别是在感情问题上,他当年和潇夜一样,什么事情都藏在心里,只按照自己的想法过。

    他想,直到潇夜的母亲过世或许都不知道,他爱她。

    他重重躺在床上,想起了这辈子的遗憾。

    心里有些说不出来的滋味

    但听说,潇夜的孩子潇笑是个活泼的小女孩,有什么开心不开心的都会表露在脸上,性格很好,又听话又懂事,长得和潇夜的母亲很像

    他想。

    或许不只是潇夜,他也应该学着,表达一下自己的情绪了。

    ------题外话------

    笑笑到底被谁绑架了

    呼呼。

    往后看。

    那啥。厚脸皮的拉票继续

    年月到月期间订阅vp章节消费达到元的会员都有张选票每个类别仅有票,每个类别的选票仅可投给该类别的作品。所以,请务必在豪门派投恩很宅一票。

    活动地址p。.vl

    也可通过首页专题谁是掌门人进行投票。

    备注很多不会投票的亲们也可入群44,热情的群妹子们会教你怎么投票的。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