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一百二十八章 绑架(二)

第一百二十八章 绑架(二)

作者:恩很宅
    姚家别墅。..<r>..<r>

    所有人心急如焚。

    一向贪玩的姚贝坤在这个时候也规矩的在家里面留了两天,他原本也想着去找潇笑,但是明显的,他其实起不了什么作用。潇夜几乎不眠不休的在坐镇指挥,能够想到的所有关口和能够联系到的所有但凡能够有用点的人,潇夜都亲自的一一打点,突然有任何细微动静都会带着阿彪亲自出去,整个事件中所有一点一滴全部都亲力亲为,似乎是不放心交给任何人去处理,阿彪也不行。

    而且。

    那个姚贝坤一直觉得死闷骚惯了的潇夜,在今天下午时刻主动给他打了电话,让他回去陪着姚贝迪,因为从潇笑失踪到现在已经超过了4个小时,4个小时时间会把一个人的性子磨疯,尽管潇夜在电话里面没有多说什么,姚贝坤那一刻似乎是真的感觉到了潇夜对姚贝迪的关心,赤果果的,毫不掩饰。

    别墅里面依然紧绷着让人疯了的情绪。

    姚贝坤一直默默的看着自己的父母,看着一向都对他没好脸色父亲突然就像失去了生气一般,一下子老了很多。看着一向都宠溺他的母亲,此刻两鬓似都有了白发,苍白的脸颊红肿的眼眶。看着姚贝迪坐在沙发上搂抱着自己的身体,一直在微微颤抖,颤抖,不停的颤抖,那一刻她仿若就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头埋在两膝之间,有一种不敢面对这个世界的冷漠。

    而这所有人,所有安静而沉默的人,在周围但凡有一点点声音的时候,也会惊动他们,仿若随时都可能崩塌,就向一面高高的巨石,突然被一阵雷电,四分五裂,碎石奔流。

    笑笑真的不能出事。

    如果笑笑出事了

    姚贝坤真的不知道这个家最后会变成这么样子。

    沉默到窒息的空间。

    姚贝迪突然从沙发上站起来。

    姚贝坤看着姚贝迪,姚父姚母都看着她。

    姚贝迪直接往大厅外走去。

    姚贝迪眼疾手快的一把抓住姚贝迪,“姐,你去哪里”

    “我要去找潇夜。”姚贝迪一字一句的说着,“我去找潇夜,我要问问他情况,我不能这么等下去了,我不相信潇夜,如果他不行,我马上报警,我们耽搁太多时间了,多耽搁一秒,对笑笑而言都是不安全的。”

    “姐你冷静一下,潇夜现在已经在全力找潇笑的下落了。整个上海都会被潇夜翻过来的,笑笑不会有事儿。”姚贝迪拉住她,“你现在报警是真的没用的,第一警察那边的关系潇夜一直都在走动,那边其实暗地里面已经在帮潇夜进行各方面调查了。第二如果警察真的出动,绝对会比我们现在做的显眼得多,到时候打草惊蛇了怎么办现在才过去多个小时,只有一天而已,绑匪或许还在等待时机联系我们,你要是这个节骨眼上突然暴动了,绑匪真的慌了做了什么极端的事情就真的功亏一篑。”

    “但是我不相信潇夜。贝坤你知道吗我从来没有这个时候这么不信任潇夜,我上次不是被绑架了吗我那个时候都在想潇夜或许回来救我,但是这次,这次潇笑突然失踪了,我真的有一种再也看不到笑笑的感觉,我真的不敢相信任何人,我真的觉得潇夜帮我找不回来笑笑。”姚贝迪看着姚贝坤,手指很紧张的一直拉着他的衣袖,拉过的地方,湿了一片,他说,“我去见见潇夜,当安安我的心也好。”

    “我陪你去。”姚贝坤没有再多拒绝,对着姚贝迪肯定道。

    姚贝迪点头。

    姚贝坤对父母说了一声,开着车带着姚贝迪去浩瀚之巅。

    这个时候如果再把姚贝迪这么关在家里面,这么让她一个人或许真的会把她逼疯,倒不如让她也随时随地的知道进度,或许多想些事情就不会把自己逼进死胡同里面。

    姚贝坤车子开得很快。

    姚贝迪一直紧绷着情绪,看着车窗外的一幕一幕,在眼底不停的闪逝。

    两个人一路沉默着到达浩瀚之巅。

    姚贝坤带着姚贝迪,直接走向潇夜的包房。

    包房打开。

    两个人眼眸一顿,突然怔在了原地。

    包房内,潇夜躺在沙发上,雷蕾蹲坐在地上,两个人此刻正在亲密的拥吻,雷蕾头发很长,散落着潇夜的脸上,所以那一刻姚贝迪是真的看不到潇夜是不是在享受。

    她沉默着。

    姚贝坤那一刻貌似也被眼前的一幕所愣住,半天说不出一个字。

    反而是亲吻的两个人似乎是发现了房门被人推开,雷蕾转头,看着姚贝迪和姚贝坤出现在门口,那一刻姚贝迪是真的看到雷蕾的嘴角往上一扬,那么骄傲的神情。

    其实。

    本来就知道他们关系很好,何必非要到这个时候来刺激她。

    又能怎么刺激到她,她其实习惯了。

    习惯了潇夜周围所有的女人,只是在这个时候。

    这个时候,她更加不会有任何异样,所以她表情真的很淡定。

    反倒是姚贝坤,震撼之后,口吻恶劣地说着,“雷贱人,你真是阴魂不散还是要怎样你丫的一天不蹦出来让劳资堵心你丫的就不得好好过了是不你信不信劳资马上脱光你的衣服扔出去,麻痹的看你怎么嚣张”

    雷蕾脸色难看无比,她看着姚贝坤,转眸看着姚贝迪,“你们来做什么”

    “我他妈的来强奸你的”姚贝坤怒吼。

    姚贝迪平静得多,直接说道,“我找潇夜,有急事。雷蕾,我希望这个时候你不要这么咄咄逼人。”

    雷蕾嘴角一勾,“一直以来咄咄逼人的都是你。不过姚贝迪,我也没想过这个时候了还和你做什么,我还没有那么无趣,夜,我先走了。”

    说着,对着潇夜乖乖的笑了笑,离开。

    那个躺在沙发上的男人此刻似乎才有了些动静,他沉默着从沙发上坐起来,看着雷蕾离开,看着姚贝迪一脸冷漠的站在那里。

    “贝坤,你也先出去。”姚贝迪说。

    姚贝坤眉头一皱,“为什么”

    “我让你出去就出去。”姚贝迪狠狠的说着,那个时候没心情废话。

    姚贝坤有些不爽的看了一眼潇夜,转身离开。

    真不知道潇夜到底是怎么想的,既然真的喜欢姚贝迪还和雷蕾这么牵扯不清做什么,不管有多爱,一个女人不管爱一个男人爱到什么地步,千疮百孔的心总有一天也会支离破碎,潇夜就真的不明白这个道理吗

    他靠在走廊上,抽烟。

    他从来都不是一个喜欢纠结的人,儿女情长之事对他而言也就是过往云烟,他其实一点都不在乎,但每次似乎都被潇夜和姚贝迪搞得好像这个世界上爱情真的挺那么一回事儿似的。

    他抽得正欢。

    阿彪从一边走过来,看着姚贝坤有些诧异的问道,“不是让你回去陪姚贝迪的吗你又出现在这里做什么”

    “你管大爷我的,我喜欢。”姚贝坤不爽的说着。

    阿彪似乎也习惯了姚贝坤这臭脾气,没有搭理,起身准备直接走进潇夜的包房。

    “你等等。”姚贝坤突然叫住阿彪,“我姐和潇夜在里面,你等会儿进去。”

    “大嫂来了”

    “不能来吗难道说只有雷蕾那个小贱人才能够来卧槽,想起雷贱人刚刚那一副耀武扬威的样子,爷就恨不得弄死她,狠狠的弄死她。”姚贝坤说,咬牙切齿的味道。

    “雷蕾也来了”阿彪茫然。

    “你还是潇夜身边最亲近的人吗”姚贝坤翻白眼,“估摸着那天潇夜被刺杀了你都不知道。<r>.b.r>”

    阿彪实在是受不了姚贝坤的冷嘲热讽,“你说够了吗我只是觉得大哥忙了一天一夜一分钟都没有闭眼,刚刚好不容易睡着,这么不到几分钟的时间,来找他的人怎么就这么多。”

    “”

    阿彪看了一眼姚贝坤,一副再懒得和他说的表情。

    姚贝迪站在潇夜面前。

    潇夜坐在沙发上,腰上的伤口还有些痛。

    刚刚是真的睡着了。

    他以为他睡不着的,在经过这一天一夜紧张过程中,他应该睡不着,他只是在阿彪的强迫下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也顺便调整一下情绪,想想是不是还有什么地方没有考虑到位,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仿若刚刚躺在沙发上就莫名其妙的睡了过去。

    是真的,毫无意识的睡着。

    而再次睁开眼睛,就是现在这么一副画面。

    刚刚雷蕾从包房中离开,唇上的触感他知道发生了什么。

    而所有一切,姚贝迪尽收眼底。

    她也没有任何暴动的情绪,这个时候,其实也不会有除了和笑笑以外的,其他情绪了。

    他看着姚贝迪,看着她冷冷的脸。

    “潇夜,你找到笑笑的下落了吗”姚贝迪突然开口问他,用很平静的口吻。

    其实她一点都不平静。

    但是她怕自己的慌张真的会引来很多不好的结果。

    所以她告诉自己,就这么平静。

    “暂时没有。”

    “我听阿彪说,你们在所有的关口都设置了人手,上海就这么大,很快就会找到笑笑。但是现在都过了一天多了,笑笑到底在哪里”她问他,是质问的口吻,也带着讽刺的意味。

    潇夜看着她,解释,“笑笑才失踪多个小时,绑匪有可能动作还不会这么快,所以现在查不到蛛丝马迹,但只要绑匪一开始有活动,我的人手马上就能够感知得到。”

    “呵。是吗”姚贝迪笑得更加讽刺了,“你的感知就是这样躺在这里,然后和你的女人坠入温柔乡”

    潇夜脸色有些沉,他看着姚贝迪讽刺无比的模样,张了张嘴,想要解释的话却似乎又无从开口,他只是用生硬的话语说,“我在很努力的找笑笑。”

    “从来没有这么不相信你,潇夜。”姚贝迪一字一句,“我现在突然真的很恨,恨自己这么多年到底在坚持什么你对我不够好甚至不屑看我就算了,到底笑笑有什么错,摊上了你这么一个父亲我想不管是任何谁,当遇到自己女儿被绑架怎么都淡定不了的,你却可以如此的云淡风轻。我真的不知道我还能够对你有任何什么期待”

    潇夜看着姚贝迪。

    看着姚贝迪红透的眼眶,继续说道,“我昨天去找过你父亲,我想不管怎么样,你不待见笑笑,至少作为你们潇家的血缘,你爸会有些动容吧。我真的是太高估了我在你们家的身份,太看得起笑笑的出身了。你爸清清楚楚的给我说,你不待见的女儿,也是他不待见的孙女。到现在想来,所有一切真的是我在自取屈辱。我的一意孤行,我的一味追求,如果笑笑真的有什么,都是我害了她一辈子,一辈子。”

    潇夜看着姚贝迪的眼眶红了又红,眼泪不停的往下掉。

    “我只是很遗憾我没有照顾好笑笑,要不然我不会来这么的麻烦你。潇夜,我虽然不相信你,但是我能够想到最能够救笑笑的人除了你也没有别人了。我不敢报警的,刚刚贝坤再次给我说了,他说报警是最下下之策,我刚刚在路上也想过,如果是因为我报警导致笑笑出了事我会后悔一辈子,所以潇夜,当我求你好了,你帮我找笑笑,找到之后,我绝对不耽搁你一点点幸福,我马上就和你离婚,我绝对不再出现在你面前,我会留足空间让你和雷蕾双宿双飞,以后你的世界,我绝对不会来插足”

    潇夜看着姚贝迪,看着她整个人越来越不受控制的情绪。

    她哭得很难受,声音一直在抽泣。

    她此刻突然一步一步走向他,站在离他一步之遥的距离,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她眼泪不受控制的一直掉落。

    她想这应该是她这辈子,哭得最多的时候,不管以前多么的难受多么的软弱,都不会像现在这般,眼泪就跟疯了似的,怎么都控制不住。

    她其实没想过这么狼狈,从没想过在这个男人面前,会有如此狼狈的一天。

    原来爱到极致,爱到无能为力,就会这么狼狈不堪。

    她直直的跪在潇夜的面前。

    潇夜整个身体明显的抖动了一下,一直紧捏的拳头此刻似乎无意识的捏得更紧,他一动不动的看着姚贝迪突然跪在他面前,深深切切的说道,“潇夜,我求你救救笑笑,然后我们离婚好吗我不再插足你的生活,我带着笑笑,从此以后都消失在你的眼前,你说好吗”

    潇夜坐在沙发上,整个身体都在发抖。

    抖动非常非常厉害。

    他也不知道自己此刻是什么情绪,从没想过有一天姚贝迪会跪着求他,求他救笑笑,求他离婚。

    他心里有些难受。

    震撼着的,毫不掩饰的难受。

    他眼眶好像是红了的。

    眼前好像有些模糊不清。

    房间里面仿若只有姚贝迪哭泣的声音,一阵一阵伤心欲绝的声音。

    是到了怎么样绝望的地步,才会把自己逼到这样的地步。

    姚贝迪是对他有多失望,才会让自己,卑微不堪到如此地步。

    他喉咙一直不停的上下起伏,那样努力的控制现在所有面临的一幕一幕,其实是无法控制的,他甚至有一秒觉得头脑一阵空白,眼前一黑。

    第一次体会到一种气急攻心到晕过去的感觉。

    姚贝迪折磨的,真的不只是她自己

    姚贝迪这么践踏的,真的不只是她自己

    包房的房门突然被人一下子推开。

    阿彪看着包房中的场景,整个人一下子就惊住了,半天没有开口说一个字。

    现在是什么情况

    姚贝迪跪在潇夜的面前。

    潇夜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仿若一顿佛一般,连抬头看他的动作,也变得迟钝不堪。

    阿彪已经堵在喉咙里面的话迟迟没有说出来。

    身后的姚贝坤突然从后面蹦进来,脸色难看到不行。

    姚贝坤很少会浮现这种杀人的表情,一向都习惯了吊儿郎当的他,突然就那么严肃那么嗜血的冲进去,力气很大的一把拉起姚贝迪,将她狠狠的护在身后,同时,一脚猛地一下踢在潇夜的胸膛上,力度很大,大到那一脚直接把潇夜踢翻了过去,如果不是沙发靠在墙壁上,估计沙发也会跟着潇夜翻过去。

    “姚贝坤”阿彪上前。

    姚贝坤不知道是不是气急了眼,他反手一拳,猛地一下打在了阿彪的脸上,那个力度硬是让如此彪悍的阿彪狠狠的退了好几步,也或许是始料不及姚贝坤会有如此身手,阿彪被姚贝坤重重的揍在墙壁上靠着,好半响都觉得“老眼昏花”

    姚贝坤一把拉过姚贝迪,将她保护性的搂在怀里。

    从小都喜欢惹是生非,从小做了坏事回来都是家里面人给他擦屁股的姚贝坤,那一刻却突然像个男人一般的,将自己的姐姐保护着,那样残忍而冷血的脸上,用阴森无比的声音说着,“潇夜,你给我记住了,你今天这么对姚贝迪,总有一天我姚贝坤让会家破人亡”

    说完,拉着姚贝迪就离开了。

    离开后很久,房间中似乎还回荡着姚贝坤的声音,字字句句深深切切。

    阿彪揉着自己有些痛的脸,第一次被姚贝坤这么用力的揍了一拳,他以前一直以为就是花拳绣腿,没想到力度真的让人震撼,而且不得不说,刚刚姚贝坤突然表现出来的戾气和霸道,让他恍惚看到了潇夜当年的风范,他曾经一直以为姚贝坤到这里来玩就是为了度过他大少爷无聊的青春冲动期,刚刚一秒,他恍惚有一种错觉,觉得姚贝坤那个小男人,如果真的有心,还真的能够闯出一片天地。

    他转眸看着潇夜,看着他似乎是沉寂了好久,终究还是让自己坐了起来。

    刚刚被姚贝坤那一脚踢得不轻,此刻还在压抑着咳嗽。

    阿彪看了看潇夜腰上的伤口,又开始绷血了。

    他从包房里面的工具箱里面拿出医药包,一点一点的帮潇夜擦拭腰上的伤口。

    “没想到姚贝坤身手变成了这样。”阿彪边止血,上药,便感叹。

    潇夜点头,“姚贝迪身边需要这么一个人。”

    “嗯。”阿彪点头。

    “你进来找我做什么”潇夜问他。

    阿彪仔仔细细的上着药,认真的说道,“我只是突然想着,笑笑的绑架会不会是和熟人所为”

    潇夜整个人一怔。

    “我也是大胆在设想而已。”阿彪依旧在认真的上药,“笑笑是在考试中心被绑架的,那个地方人那么多,不管哪个绑匪应该也不敢在那个地方轻易下手,而且很明显的肯定是预谋,不是心血来潮突然看到笑笑就想要绑架,所以我觉得是可以排斥那些绑架儿童的机构。”

    “继续。”

    “然后我总觉得绑架笑笑的人应该是知道笑笑的行踪,要不然怎么可能知道笑笑会在那个时间段去考试,才有了机会可以下手。而且从笑笑绑架的而视频中可以看出,那个人明显对考试中心的情况比较了解,摄像头的方向,应该怎么离开,似乎都是一气呵成。”阿彪认真的分析。

    潇夜沉默着,转头看着阿彪,“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如果不是发现了什么,阿彪不会想到这么深入。

    “刚刚我在地上捡到一张宣传单。”阿彪说,“是考试培训中心的宣传单页,宣传单页的日期应该是笑笑被绑架前几天的。我想应该是有人专程去了那个地方踩点,而那个时候刚好碰到考试培训中心做活动,被人硬塞了一张宣传单,可能自己并没有引起什么注意就无意中掉落在了地上。”

    潇夜脸色微动,“宣传单页是谁的知道吗”

    “不知道,不过我是在你包房门口捡到的。可以排除来查。今天到你包房的人也就只有你身边的几个小弟,我,姚贝坤,姚贝迪和雷蕾。”阿彪一字一句,而雷蕾两个字,说得明显要重了很多。

    潇夜眼眸一紧。

    阿彪抿着唇,“大哥我只是揣测,至于是不是,我想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宁可误杀三千也不能放过一个。就算是误会,也正好是清者自清。”

    潇夜咽了咽喉咙。

    他是真的没想过雷蕾会有这么大的胆子,在他眼皮子地下做这种事情。

    不管雷蕾有多想要得到他,什么是他的底线,他不相信雷蕾不知道。

    但就像是阿彪说的那样,宁可误杀三千也绝地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放过一个。

    他脸色一冷,狠狠的说着,“雷蕾呢”

    “好像是回去了。刚刚大嫂来的时候,就走了。”

    “送我回去。”

    “是。”阿彪猛地点头。

    其实阿彪自己也不会相信雷蕾敢做这种事情,毕竟这样的事情如果真的做的,雷蕾不仅是彻底断送了和潇夜的情谊,更是把自己往死里面弄,雷蕾不像是这么愚蠢的人。

    但有时候感情会让人失去理智。

    这段时间听说雷蕾一直在找潇夜和姚贝迪离婚,结果都不太好,而且潇夜这段时间对她爱理不理,自己会被逼疯也说不一定。

    但愿,结果是好的。

    潇夜很久没有回到这里了。

    这是雷蕾的公寓,他这段时间基本都住在浩瀚之巅,有时候他面对雷蕾的脸,连自己都觉得烦躁。

    他推开公寓的大门。

    阿彪跟着他的身后。

    雷蕾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电视,似乎没有想过潇夜会突然的回来,她整个人有些吃惊的看着门口的方向,看着潇夜疲惫不堪的身影,猛地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夜,你回来了”

    “嗯,回来洗个澡。”潇夜依然表现得很冷漠。

    但分明口吻听上去和平时不太一样。

    雷蕾此刻也想不到那么多,潇夜能够回到这个地方对她而言就是谢天谢地的事情。

    她非常热情的跑过去抱着潇夜的手臂,亲昵的挨着他的身体。

    “嗯。”潇夜眉头皱了一下。

    雷蕾心惊的放开他,“夜,我碰到你的伤口了吗很痛吗”

    “有点。”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到沙发上去好好躺着,我帮你看看伤口。”雷蕾关心无比的说着。

    “雷蕾,我有些累了,想要洗澡休息一下。”潇夜说,“晚点我还要出去,笑笑还没有找到。”

    “是吗”雷蕾有些失落。

    “嗯。但是我现在受伤了,自己一个人洗澡不方便。你帮我洗一下。”潇夜很直白的说着。

    雷蕾整个人一愣,“我帮你洗澡吗”

    “我实在不喜欢男人帮我。”潇夜看了一眼自顾自坐在沙发上的阿彪。

    阿彪耸肩。

    雷蕾心里说不出来的惊喜。

    潇夜一直都很排斥她,很长一段时间碰都不会来碰自己,更别说这么亲密的举动。

    她脸蛋红红的,连忙跑进浴室,“我去帮你放水。”

    潇夜点头。

    雷蕾离开后,潇夜使了个眼神给阿彪。

    阿彪点头,心领神会。

    很快,雷蕾从浴室出来,小心翼翼的扶着潇夜进去。

    “我帮你脱衣服吗”雷蕾问道。

    “嗯。”潇夜点头。

    雷蕾轻脚轻手的脱掉潇夜的外套和恤,就怕碰到他的伤口一般,整个过程小心无比。

    “别把你身上的衣服弄湿了。”潇夜说,“把衣服脱了和我一起进来。”

    有些冷,但分明是在邀请。

    雷蕾整个人真的有一瞬间的眩晕。

    她想她应该没有听错吧。

    潇夜让她脱了衣服,和她一起进去。

    潇夜不是从来都不愿意碰她的吗

    她咬着唇,控制着自己的心跳加速,一点一点把自己的衣服脱得一丝不苟,在走进去浴室之前,雷蕾眼眸一紧,突然拿出衣服里面的手机,悄悄的对着浴室里面拍了一张照片,然后又将自己的身体拍了下来,快速的编辑彩信,发送,“姚贝迪,你要死要活在找女儿的时候,潇夜却和我在幸福的奠堂。”

    “雷蕾,快点”外面传来潇夜冷冷的声音。

    “来了。”雷蕾把手机随手扔在了洗漱台前,走进了里面的沐浴区。

    正时。

    浴室的房门突然被人打开,阿彪走进来,耳边听着里面溪水的声音,伴随着雷蕾娇嗔的声音。

    他沉默着,打开雷蕾的手机,输入潇夜之前给他说的密码,顺利进入界面,因为雷蕾刚刚发彩信太急,界面还停留在彩信的画面,阿彪看了看,眼眸微微一顿,没有停留的开始寻找雷蕾手机上是不是有些异样的东西,比如异样的电话号码,异样的图片。

    他手指不停的动,一边看着电话号码,一边用自己的手机记录。

    来来回回看了了看短信内容,彩信内容,甚至qq软件,微信软件,还有存储的文件和相片,在尽量控制情绪认真查阅的时候,眼眸突然一紧,他发现看到了一张考试中心的相片,拍摄时间是在笑笑出事前三天。阿彪沉默着脸,继续冷静的翻阅有没有当天的发送记录,在微信中看到了这张图片,发给了一个叫做陌的人。

    阿彪有些激动,他连忙把这个人的基本情况和微信账号,手机号码记录了下来,快速的把手机放在洗漱台前,走了出去。

    浴室区。

    雷蕾一直很用心的在帮潇夜擦拭。

    潇夜转眸看了看外面,因为做了隔离,其实是看不清楚阿彪是不是已经弄完,他捉摸了一下时间,觉得应该是差不多了,在雷蕾的双手开始往他关键部位时,他冷着脸说着,“行了,把毛巾给我。”

    雷蕾一阵,整个脸蛋红扑扑的,似乎染上了情。欲。

    潇夜看雷蕾没有任何动静,自己走过去拿过一条厚厚的毛巾,“我洗完了,你自己出来。”

    “夜”

    潇夜已经大步的离开。

    雷蕾蹲坐在地上,有些难受的看着潇夜突然冷漠无比的背影。

    她果然一切都是奢望是吗

    潇夜怎么可能突然对她另眼相看,或许就真的只是不方便,让她帮他洗澡而已。

    她还傻吧兮兮的想那么多

    但是刚刚,刚刚的潇夜分明没有这么排斥。

    她紧咬着唇,不知道到底为什么这么短短时间发生了什么。

    潇夜走出浴室,已经快速的换了一套衣服。

    阿彪看着他紧皱的眉头,“大哥,你身体怎么样”

    “没什么。”潇夜冷声,“东西怎么样”

    “有发现。”阿彪一边扶着潇夜离开,一边说着。

    两个人走出了雷蕾的家门,坐在黑色轿车上,阿彪一字一句的说道,“我刚刚已经让阿信叫人去查雷蕾手上的那个微信账号和手机号码了,应该马上就能够查到对方是什么人,而且有了那个人的手机号码,通过移动基站也能够大概查询到是他在什么活动轨迹,这样一来,如果真的是他绑架了笑笑,我们很快就能够找到。”

    潇夜微点头。

    如果真的是如此,最好。

    只是雷蕾。

    潇夜脸色一黑,露出一丝狰狞。

    等他找到了笑笑,这笔账再好说说

    “大哥。”沉默的空间,阿彪突然又开口。

    “什么事儿”

    “刚刚翻雷蕾手机的时候,无意看到雷蕾发了一张彩信给姚贝迪。”阿彪说。

    潇夜转头看着阿彪。

    阿彪动了动嘴,似乎是好半响才说着,“是刚刚你和雷蕾一起洗澡时候的相片,配文是姚贝迪,你要死要活在找女儿的时候,潇夜却和我在幸福的奠堂。”

    潇夜的脸色已经黑透,真个人的杀气非常明显,暴露无疑。

    阿彪觉得颈窝处有些凉,还是忍不住的说道,“大哥,这次事情后你好好的和大嫂解释,其实你们之间都是误会,而且通过这次事情大哥应该也认清楚了雷蕾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了,大哥其实犯不着对她后产生内疚,有些事情都是意外,你不需要承担起所有的责任,而且你的责任不应该是把自己的幸福送出去那个,我也只是随口说说,大哥想要怎么做都可以,我都是站在大哥这边的。”

    阿彪感觉到潇夜脸色越来越不好,换了一个语调。

    潇夜转头看着上海街头流利的景色此起彼伏的在自己眼底不停的闪逝。

    脑海里面似乎又浮现出了刚刚姚贝迪跪在他面前的场景

    他紧捏着拳头,全身倏然紧绷。

    大概,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什么事情,可以这么不伤他的身体,却让他觉得,遍体鳞伤。

    寂静的姚家别墅。

    姚贝坤狠狠的带着姚贝迪离开,强势的把姚贝迪带回了姚家,甚至于把她直接关进了她原来居住的,佣人一直都帮她清理着的房间里。

    姚贝迪抱着自己的双头坐在床上。

    姚贝坤就这么一直守着姚贝迪,一步不离。

    他刚刚真的是气疯了。

    姚贝迪到底要怎么的践踏自己才够安心

    他一直以为乖乖的,从小就跟公主一般从未受到任何伤害的姐姐,怎么就能够被潇夜那死粗人这么的伤害,这么无底线的伤害,他想当时如果茶几上面有一把刀,他绝对二话不说的拿起那把刀就往潇夜身上捅去,一直不停的捅,嘴里肯定还会念念有词,让你嚣张让你嚣张让你去死

    现在想来都还一肚子火气。

    他丫的绝对,发誓。

    绝对绝对不会为潇夜说一句好话,潇笑找到之后,他第一件事就是逼着姚贝迪离婚,立刻离婚,远离那个男人,让那个男人后悔一辈子。

    一辈子

    两个人沉默的空间。

    姚贝迪的电话突然响了一声。

    应该是短信声。

    而这一声,却让姚贝迪整个人都怔住了,她慌慌张张的找出自己的手机,心里一直想着,一定是潇笑有消息了,一定是笑笑有消息了,她颤抖的手指点开彩信内容,直直的看着里面暴露的画面,直直的看着那彩信文字。

    真是

    真是。

    姚贝迪突然笑了,讽刺的笑了。

    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

    姚贝坤看着姚贝迪突然异样的举动,整个人也被一下子吓住,连忙跑到床边,急切的问道,“怎么了是笑笑有消息了吗姚贝迪你丫的别吓我”

    姚贝迪抬头看了一眼姚贝坤,突然猛地一下用力,手机被她狠狠的扔了出去,扔在地上,响起剧烈的声音。

    姚贝坤被姚贝迪的举动吓了一大跳,他目瞪口呆的看着姚贝迪眼眶,里面布满了都是血丝,除了一天一夜没有不眠不休没有睡觉之外,这一天一夜承受着的心理压力也不是一般人能够比拟的,所以整个面目看上去狰狞无比。她嘴角残忍而嗜血的弧度越来越明显,她直直的看着姚贝坤,笑得眼泪不停往外飙。

    “姚贝坤,我真的很想杀了潇夜,我真的很想”她说着,嘴角似乎是笑的,眼泪又在不停的往外流,看上去真像是到了逼疯的地步。

    姚贝坤沉默了一会儿,转身捡起地上的手机。

    尽管被摔得频幕都分裂了,手机还是能用,所以还是能够看几张暧昧不清的图片。

    姚贝坤想,这次之后。

    姚贝迪和潇夜就真的,完了

    ------题外话------

    小宅也觉得挺虐的。

    所以。

    小宅还是默默的遁走吧。

    年月到月期间订阅vp章节消费达到元的会员都有张选票每个类别仅有票,每个类别的选票仅可投给该类别的作品。所以,请务必在豪门派投恩很宅一票。

    活动地址p。.vl

    也可通过首页专题谁是掌门人进行投票。

    备注很多不会投票的亲们也可入群44,热情的群妹子们会教你怎么投票的。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