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一百二十九章 绑架(三)

第一百二十九章 绑架(三)

作者:恩很宅
    潇夜和阿彪回到浩瀚之巅。

    半个小时。

    阿信没急冲冲的走进来,声音有些急的说着,“大哥,彪哥,我们查到手机电话的主人了,而且和警方一起核对了基站信息,主要活动规矩还是子上海的郊区铜新桥附近。那个地方比较偏僻,老房子拆迁比较多,很好进行隐藏,我们怀疑小小姐可能就在那个地方。”

    潇夜突然从包房中的沙发上站起来,对着阿彪冷声吩咐着,“带足人手,去铜新桥。”

    “是。”阿彪连忙点头。

    一行人井然有序的去了铜新桥。

    此刻已经是晚上7点左右,上海的天色有些暗黑。

    驻扎在铜新桥附近的便衣警察早就恭候在此,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暂时没有发现犯罪嫌疑人的出入。

    潇夜出现后,领头的警察和潇夜正在商量救援的对策。

    潇夜让阿彪带了一组精英去打头阵,几个便衣警察在街道里面随意的走动,以便随时支援,另外还有几组人,分别对整个街道的进行全面驻点,守株待兔,避免绑匪见缝插针,突然溜走。

    所有安排妥当。

    2个小时过去。

    因为特别谨慎,到现在并没有发现绑匪的落脚地。

    潇夜沉默着,尽量让自己不那么的浮躁。

    按照原理,绑匪在这个时间段肯定会出来购买吃的,到了现在依然没有见到一个可疑人员多少让人有些慌张。他看了看时间,已经晚上9点钟了,时间越晚,对救出笑笑越加不利。

    他眼眸微动。

    “阿彪。”潇夜拿出对讲机。

    “是,大哥。”阿彪压低声音。

    “你注意观察这个地方有没有临时的商贩。”潇夜说。

    “是。”阿彪似乎是左右看了看,“大哥,有3个。卖水果的商贩。”

    “你打听一下,有没有是那种,这两天突然才有的。”潇夜一字一句吩咐。

    “是。”阿彪点头。

    然后让几个人看似漫不经心的去买水果,一边买水果一边打探消息。

    不出2分钟。

    阿彪对着隐形的耳麦,说着,“大哥,前面有一个卖苹果的,说是前天才来,生意也不好不知道在坚持什么,每天也没什么人来买东西,就坐在那里,到了吃饭的点就去买点吃的,每次买得都有点多,有人问起,说是给一家人买的。”

    “盯准他。”潇夜一字一句。

    “是。”

    到了晚上10点,临时的商贩终于开始慢慢的走了。

    其实商贩之间也有竞争,一个商贩推着自己的水果边走边阴阳怪气的说着,“这个点了还不走,也不知道还有什么好卖的,这些人都是想钱想疯了的节奏吗”

    那个被故意吐槽的商贩还是无动于衷,带着鸭舌帽坐在那里,面前的水果确实卖得不多,对于别人的讽刺充耳不闻。

    阿彪越来越觉得这个人有些古怪。

    但又怕打草惊蛇,把身边的人都调远了些,自己一个人在角落抽烟,一边抽烟一边打着情侣电话,看上去是在泡电话粥,商贩看了还几眼阿彪,阿彪是侧面对着他的,那个人看得也不清楚,似乎是观察了好一阵子,觉得阿彪也就是路人甲乙丙丁,才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起来。

    阿彪看着商贩有了些许动静,整个人紧绷了一秒,表面看上去还是漫不经心的打着电话。

    商贩先收拾完自己的东西,推着手推木板车往一家家常馆走去,家常馆老板似乎对他比较熟悉了,还熟络的说了几句话,然后开始给他炒菜,炒了3荤2素,然后打包了很多饭一起放在木板车上往巷子深处走去,走得不快不慢,但明显的有些谨慎着,到处张望。

    阿彪拿起隐形耳麦,对着一个小弟吩咐,“阿信,有一个推着木板车的商贩现在从你那边经过,你观察他的去向,不要被发现了。”

    “是的,彪哥。”那边答应着。

    阿彪左右看了看,核算了一下路径,往另外一边走去。

    阿信一直跟随着商贩,怕引起怀疑,又让另外一个人跟了上去。

    这么一直跟了大概10分钟,商贩把木板车停在了一栋有些破旧的楼层下,也没有收自己的水果摊,拿起饭菜就往楼上走去。

    阿彪一行人此刻聚集在楼下。

    阿彪吩咐着几个人跟着他一起上楼,在上楼的时候吩咐着,没有他的指示绝对不能轻举妄动,一切以小小姐的安全为主。

    所有人都谨慎无比的点头。

    这栋房子住的人不多,基本都是拆迁房了,除了几个钉子户以外,全部都是空荡荡的,阿彪在一一排查后,最终锁定了一个住处,那个地方听说是才搬进来住的,住了几个大老爷们,平时外出的时间不多,其中有一个是卖水果的,说是水果卖的又贵又不新鲜,邻居些的还狠狠地抱怨了一番。

    阿彪再次对手下几个人进行了吩咐和交代,扬起的手正准备敲门的时候,突然听到楼外响起剧烈的声音,仿若是什么突然从楼上摔下来的声音,震耳欲聋。

    阿彪整个人一惊。

    还未反应。

    似乎听到楼道里面有人在尖叫着喊道,“有个小女孩跳楼了”

    阿彪忙的从楼梯上跑下去,有个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其他人看阿彪突然的举动,连忙也跟着跑了下去。

    楼层是5楼,如果跳下去

    阿彪心一窒,脚步更是又快又急。

    所有人刚到楼下,就看着一辆黑色的轿车突然从他们面前呼啸而过,阿彪连忙对着耳麦说着,“一辆黑色轿车从巷子里面开出来,车牌号是xxxx”

    阿彪转头看着那个还有血渍的地方,又连忙说着,“黑色轿车车上有一个从5楼上跳下来的小女孩,很有可能是笑笑。”

    潇夜一听,整个人一下子就僵了,一秒后,拿起对讲机,“所有人全力以赴的追赶车牌号为xxx的黑色轿车。”

    原本安静无比的小巷子内,突然响起吵闹无比的声音。

    引擎的声音此起彼伏。

    潇夜坐在小车内,前面那辆黑色轿车疯狂的不停的行驶在上海的街头。

    潇夜一直的调动着车辆从多个方面进行夹击,明显的黑色轿车已经有些不顾一切的趋势,潇夜吩咐车辆不能够硬碰硬,因为里面还有受伤的笑笑,不知道是受伤还是

    潇夜捏紧手指。

    他发誓从今以后他再也不会让笑笑遭遇现在的境况。

    前面的黑色轿车还在疯狂的一般的往前开着。

    潇夜拿起电话,拨打从雷蕾手上拿到的电话号码。

    电话一直不接。

    潇夜看着前面车辆无比危险的在车上行驶,拳头紧了又紧。

    车子一路往郊区开着,车辆越来越少,郊区的路不窄,但是弯道极多,前面的车子几乎是偏移着不停的往前驱使,半点都没有停下来的迹象。

    潇夜狠咬着牙,又拨打了另外一组电话号码,“雷蕾,你现在给电话为xxx的打电话,让他马上停车,我不会对他做什么,只要他现在安全的停下车来。”

    那边似乎是沉寂了一秒,随即有些故意的不明所以的说着,“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不认识那个电话号码。”

    “雷蕾,我现在不想和你计较这么多,如果笑笑有个三长两短你就会跟着去陪葬,趁现在还没有到后果最严重的地步,你给我马上打电话,让对方立刻停车”潇夜压抑着怒气,一字一句却阴森得吓人。

    雷蕾咬着唇,狠狠地说着,“潇夜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笑笑不见了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雷蕾,你真的很想我现在马上过来杀了你吗我今天下午从你手机上面找到的这个号码,我甚至在你手机上还找到笑笑考试中心的相片,我告诉你雷蕾,我只给你5分钟时间,5分钟前面那辆车没有停下来,你就等着死”潇夜猛地挂断了电话。

    雷蕾看着手机,身体在抑制不住的发抖。

    刚刚潇夜说的要杀了她并不是在开玩笑,她能够感受到潇夜的戾气。

    潇夜口中说的电话号码和相片

    她突然讽刺的一笑。

    今天下午异常的举动她早该想到潇夜另有目的的,她只是没有想过,潇夜居然真的怀疑到了她的头上,她一直以为自己做得天衣无缝,她绑架笑笑,也单纯的只是想要离间潇夜和姚贝迪,让姚贝迪对潇夜彻底的失望,而算是给姚贝迪一个教训。至于会不会对笑笑生命产生危险,雷蕾还没有这么大的单子。

    她预计的只是绑架过两三天,然后再把笑笑送回去。

    现在到底为什么就发生了这样的情况

    雷蕾咬着唇,拿起电话。

    那边响了很久才接通,“做什么”

    “我不是说过,不要对小女孩出手吗要保证她的安全,否则我一分钱都不会给你。”雷蕾狠狠的说着。

    “你以为我想这样做吗谁知道妈的绑架的是潇夜的女儿要不是刚刚无意撞见阿彪,我他妈的还不知道,你让老子做的是上海黑帮头目潇夜的女儿,你他妈的想要害死我”那边狠狠的说着。

    “你现在停车,把笑笑送回去。”

    “我他妈的也想要停车,刚刚这小女孩突然从楼上跳了下去,现在生死未卜,全身都是血,我现在停车我他妈的不是自己去送死吗我现在只有逃命了。”

    “笑笑为什么要跳楼”雷蕾心里一悸。

    “我他妈的怎么知道就是让她吃饭,她突然就从窗子外面爬了出去,害得劳资也从5楼跳下去,骨头都被摔断了好几根,不是劳资跑得快,现在早就被潇夜那一群人弄死了,劳资现在没空和你废话,劳资要逃命妈的,被你害死了”说完,就猛地挂断了电话。

    雷蕾看着“通话结束”的字样,整个人一下就紧张到不行。

    怎么就发生了这样的情况

    她真的没想过把事情搞得这么大。

    她拿着手机,坐立不安。

    如果笑笑真的出事了

    她真的不敢相信,自己会被潇夜弄成什么样子。

    不行。

    她要逃。

    她拿起现金拿起银行卡,什么东西都没有收的,就准备出门。

    房门打开。

    两个潇夜的小弟站在门口。

    雷蕾心里一怔。

    “雷小姐,大哥有吩咐,在他没有出现之前,你哪里也不能去。”小弟一字一句冷冷的说着。

    前面那辆车子还在不要命的往前开着。

    一直开到了海边附近。

    此刻已经是晚上11点钟左右,海浪此起彼伏,正是涨潮的时候,一阵一阵海浪声扑打在岩石上。

    黑色轿车依然疯狂,漂移。

    潇夜一行人紧追不放。

    笑笑就在自己眼皮子低下,此刻却不能将她救出来。

    潇夜紧捏的拳头越来越紧。

    突然。

    前面那辆小车猛地一个刹车,一个急转,迎面和对面奔驰而来的大货车相撞,小车太快太急,几乎是一个360度原地打转,然后一下猛地侧翻,从高高的公路上翻了下去,下面是大海,深深的大海,此刻正波涛汹涌的扑打着岩石,小车掉下去后,一瞬间就全部淹没,仿若沉入了海底。

    “不”潇夜看着如此惊险的一幕,血液倒流了一般,天崩地裂。

    车子猛地一个急刹停下。

    潇夜甚至于整个人还处于眩晕状态,他打开车门,看着刚刚车子翻下去的地方,现在是深夜,到处漆黑一边,街道下面的海水还在不停的撞击着岩石,刚刚翻下去的车子已经不知道去向,连一点踪迹都找不到。

    潇夜突然猛地一下掉了下去。

    “大哥”所有人都惊讶无比。

    这个时候的潮水,而且这片本来深海区,潇夜怎么就这么跳了下去。不说他身体好的情况下也不能够抵抗得了此刻的大海的波涛,此刻他身体分明还受着伤,下去之后是必死无疑。

    阿彪从后面的车子赶过来。

    小弟些都不知道该怎么办,齐齐的看着阿彪。

    阿彪连忙吩咐着,“去找海上救援团队,并快辆游艇过来。”

    “是。”小弟连忙点头,转身开着一辆小车离开。

    阿彪站在岸边,预估了一下海水的深度,猛地一下也跳了下去。

    海水真的很深,很冷。

    阿彪不停的往下沉,海浪真的很猛,有好几次他都被海浪扑打在岩石上,又猛地被海浪吸着掉入更深的海水中,他费力的让自己在海水面游着,一瞬间功夫而已,他没有找到潇夜的身影,也没有找到车子的痕迹,今天的海浪出奇的大,似乎是已经被卷走。

    阿彪不停的呼气唤气,不停的呼气唤气。

    身上被海浪已经打得根本就没有了力气,好几次都想要放弃,但一想到大哥和笑笑还在海底,就又拼了命的不停的往海底深处游去。

    这么一直持续了至少半个小时,海上的救援团队赶到。

    开了几艘救生快艇,还有游艇过来。

    本来就波涛汹涌的海平面上瞬间多了好多人,岸边还有很多都一直紧张的等待着,谁都不敢大声了呼吸。

    一个有些经验的救援人说着,今晚上这么汹涌的海浪,想要救人,几乎是不太可能,而且看样子,似乎是又要下暴雨的节奏,天色又黑,天气又恶劣,救生难上加难。

    阿彪在坚持了一个小时后,终于被救援团队强势的拉扯了上来。

    此刻真的已经下起了大雨。

    冰冷的雨水一直扑打在水面上,海浪还在汹涌而疯狂,击打着岩石,振振有力。

    从潇夜跳下海中后,就一直没有再出现过。

    那辆被海浪卷走的车子也不在。

    救援队好几次都建议等雨小了再展开救援都被阿彪狠狠的威胁着,等雨小了,等天亮了,一切就都完了。

    救援团队整个夜间一直不停的在进行救援,寻找生还的人员。

    风浪很大,雨水也很大。

    整整持续到了天亮。

    海浪终于平静。

    海平面上,所有一切就像是从来没有发生过一般的,到处一片安静。

    救生团队在进行了一整夜的救援后,已经累得撑不下去,躺在甲板上闭目养神。

    平静后的海浪,那么的温和那么的平稳。

    现在。

    潇夜不在,那辆小轿车不在,潇笑也不在。

    阿彪站在海平面上,现在已经天亮,阿彪派了所有的兄弟到周围进行巡查,看是不是能够在岩石上或者沙滩上找到他们的身影。

    不会就这样了的。

    阿彪不相信,一切就变成了这样。

    他不相信,他一直崇拜的大哥,从小一直跟在他身边经过风雨经过各种磨难的大哥,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就这么突然消失了。

    上午时分。

    依然没有任何回报说找到了的消息。

    救援团队开始了第二波的救援工作。

    即使所有人都知道,一切似乎已经成了定局。

    昨晚上那么剧烈的海波海浪,已经带走了他们的希望。

    救援又整整持续了半天时间,依然一无所获。

    阿彪沉默了很久。

    很久。

    他拿起电话,拨打,“姚贝坤。”

    “有笑笑的消息了吗”姚贝坤激动的问道。

    阿彪沉默了一会儿,喉咙处在起伏。

    那是他那么铁铮铮的汉子,第一次有些哽咽不清,他说,“潇夜和潇笑掉进了海里,救援团队已经救援了一天一夜,现在依然没有他们的消息,应该是”

    那边瞬间沉默了。

    半点声响都没有。

    阿彪默默的挂断电话。

    默默的看着眼前,模糊不清的画面。

    姚贝坤握着手机,整个人像是突然抽空了一般,他脑海里面还一直浮现着刚刚阿彪的话语,阿彪说什么,潇夜和潇笑掉进了海里,两个人怎么会掉进海里面,怎么会呢潇笑不是被绑架了吗信息量会不会太大了点,大到他根本就接受不过来。

    “贝坤”身边的姚贝迪叫他的名字。

    姚贝坤恍惚着看着姚贝迪,看着她通红的眼眶,看着她又是一夜未眠,惨白虚弱到不行的脸色。

    姚贝坤在想,在想

    如果这个时候告诉姚贝迪发生了什么,姚贝迪会不会突然就死掉

    “贝坤,是发生了什么”姚贝迪突然变得很冷静,很冷静的问他。

    姚贝坤摇头。

    握着手机,摇头。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什么都不知道。

    “贝坤,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姚贝迪一字一句的问道,身影有些嘶哑,整个人却是出奇的平静。

    姚贝坤摇头,不停的摇头。

    他不知道,他真的不知道。

    “是不是潇笑出事了”说出来的话,声音都在发抖。

    姚贝坤直直的看着姚贝迪,那一刻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去面对姚贝迪,就只是这儿呆滞了一般的神情看着她,看着她,不发一语。

    “是不是潇笑出事了,你说话啊,你说话”隐忍着的平静一瞬间猛地一下崩塌,姚贝迪一把抓着姚贝坤的领子,拼了命的摇晃。

    “姐,潇笑出事了。”姚贝坤一字一句,“还有潇夜,也出事了。”

    “不”姚贝迪看着姚贝坤,那一刻仿若晴天霹雳一般的,狠狠地看着姚贝坤。

    不。

    不

    什么叫做潇笑出事了

    什么叫做潇夜也出事了

    不。

    姚贝迪的脸色极具惨白,不停的惨白,白的没有任何一点血色。

    她不相信的看着姚贝坤,不相信的说着,“我不相信笑笑出事了,我不相信她出事了,她还等着我陪她去考钢琴测试,我不相信她会就这么离开我,潇笑在哪里,她在哪里,我要去找他,还有潇夜,对,我要和潇夜离婚的,我要成全他的幸福,他们在哪里,我现在马上去就去,马上就去”

    姚贝迪不停的说着,仿若不停的说话那耳边听到的就不是事实一般,她一直喃喃自语,尽管眼泪也已经不受控制的,不停的往下掉,疯了一般的,滑落。

    “姐,你别这样,你这样我会害怕的,求你了,别这样”姚贝坤真的被要姚贝迪吓到了,她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整个人看上去根本就是一副随时都可能崩塌的感觉,有一瞬间,姚贝坤甚至觉得此刻的姚贝迪根本就不存在这个世界上,那么虚无缥缈。

    “贝坤,我要去见潇笑,还有潇夜,我要去见他们,求了你,求你了带我去见他们,我不相信的,我不相信这么残忍事情会发生在我的身上,我平时连踩一直蚂蚁都会心有余悸,老天爷不会那么狠心的用这样的方式来报复我,贝坤,我求求你了,你带我去见他们,我求你了”姚贝迪哭泣着不停的说着,她一直抓着姚贝坤的手臂,狠狠的抓着,仿若没有了这只手臂,她就没有了支撑她身体的力量。

    “姐,你别这样,我带你去就是,我带你去找他们,你别哭了,你这样我真的很怕。”姚贝坤也已经完全没有了分寸。

    他扶着姚贝迪,从房间里面出去。

    此刻姚父姚母都在客厅,看着两姐弟如此模样,心里面都揪紧了。

    姚父鼓起勇气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姚贝坤看了他们一眼,好半响的说道,“等我们回来了再说。”

    “潇笑是不是”

    姚贝坤已经拉着要姚贝迪出门了。

    身后似乎听到了哭泣的声音,是姚母崩溃到,嚎啕大哭的声音。

    阿彪一直站在岸边,看着海平面,看着救援人员一直不停的在搜索救援。

    经过了昨天晚上的发风大雨之后,一切生还的可能都成为了零。

    可很多时候,就是为了不让自己留下遗憾,就是觉得有一线希望,所以在不停的寻找,不停的在寻找中绝望。

    “彪哥,我们发现了大哥。”

    身后,突然响起一个小弟的声音。

    阿彪整个人猛地一怔,仿若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一般的,转头看着那个小弟,“你说什么”

    “我们找到了大哥,在离这边比较远的一个大石头上,应该是被海浪冲过去的。”

    “现在人呢”

    “大哥一直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不过没有死。”

    “你才死了”阿彪狠狠的说着。

    “不死,也丢了半条命了啊。而且大哥现在不让任何人靠近,所有人都不敢上前,所以让我连忙通知你。”小弟又快又急的说着。

    阿彪已经跟着那个小弟,大跑步的,穿过岩石走向潇夜。

    那个躺在岩石上面一动不动,手臂放在眼睛上的男人真的是消失了一天一夜的潇夜。

    他就一直静静的躺在那里,周围几个小弟在旁边规矩的站着。

    阿彪连忙走过去。

    “大哥。”恭敬无比的声音。

    潇夜没有说话,依然那个动作一动不动。

    “大哥,我送你去医院,你本来就受了伤,现在又在海水里面泡了这么久。”阿彪关切的说道。

    潇夜沉默着,保持着他原有的动作,仿若听不到外界声音了一般。

    有那么一瞬间,阿彪以为,躺在那里的其实只是一具尸体而已。

    “大哥”

    “阿彪。”潇夜突然开口,带着微弱的气息,他说,“有那么一瞬间,我真的想,或许死了更好。”

    “大哥”阿彪无语。

    周围都找遍了,没有潇笑的身影。

    他无法想象大哥现在心里的有多难受,他只知道,他从来没有见过大哥这样的表情,及时手臂挡住了眼睛,挡住了他大半边脸,似乎依然能够感受到他的,痛苦。

    “我看到潇笑了,在小车内,穿着粉色的裙子,我去拉她,我甚至拉到了她的裙子然后一阵浪拍打过来,瞬间就把她冲远了,我不管怎么找都找不到了,不管怎么找都再也找不到了”潇夜说,喃喃的一直说。

    后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的后来,整个人也突然失去了意识,醒过来,自己就被拍打到了不知道什么地方的岩石上,看着天空,无望的看着天空,那一刻他是真的很想,不醒过来才好,醒过来后,脑海里面全部都是潇笑那张纯真的脸颊,还有姚贝迪那么难过难么难过的一张脸

    突然,真的不知道该做什么了

    他就这么一直躺在那里,全身好像也没有了痛觉,只是心口处一直在痛,一直不停的疼痛不堪。

    阿彪站在潇夜旁边,他看着潇夜手上捏着的那一刻粉色的蕾丝边,一直紧紧的捏在手里周围围了一些小弟,全部都不知所措。

    这么沉默着,压抑的空间不知道过了多久。

    有个小弟说,“彪哥,大嫂和姚贝坤来了。”

    那个躺在地上的男人手指似乎是动了一下,缓缓的从地上坐了起来。

    脸色白的吓人,嘴唇却紫红发乌,看上去狰狞到不行。

    远远。

    姚贝坤一直拉着姚贝迪跑着过来。

    所有人都自觉的往后退了几步,直到姚贝坤和姚贝迪出现在潇夜的面前。

    姚贝迪看着潇夜,看着潇夜坐在那里,眼眸看着她,一直紧紧的看着她。

    “潇笑呢”姚贝迪问他。

    她此刻因为跑得太快,呼吸急促。

    潇夜沉默着,不发一语。

    “潇笑呢潇夜,潇笑去了哪里是受伤了吗是去了医院吗你为什么还在这里坐着为什么”姚贝迪问他,一字一句深深切切的问他。

    她一直在保持着冷静,一直努力让自己的吐词清楚,她怕她说得不够清楚,潇夜听不明白,听不明白,就见不到潇笑了

    不。

    她看着潇夜,看着他沉默的脸。

    “为什么不说话为什么不说话”姚贝迪蹲下身体,对着潇夜,手一把抓住潇夜的手臂,即使隔着厚厚的衣服,似乎也能够感觉到身体的滚烫,但是这个时候什么感觉都没有了,什么感觉都没有了。

    只要潇笑。

    只需要潇笑。

    “对不起,姚贝迪。”潇夜低沉而沙哑的声音,说着。

    “不我不要对不起,我只要潇笑。潇夜,你不能让我这么恨你,不能让我这么恨你你说过你会把潇笑带回来的,你现在为什么要对我说对不起,不,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潇笑会出事,她还等着我去陪她参加钢琴考试”姚贝迪不相信的说着,眼神已经空洞,整个人完全出去崩溃到不行的地步。

    “对不起,姚贝迪。”潇夜反手想要拉住她。

    “别碰我”姚贝迪身体一侧,狠狠的躲开了潇夜的触碰。

    潇夜的手尴尬的立在半空之中。

    “别碰我,潇夜,我觉得你很脏。”姚贝迪一字一句。

    是。

    他很脏。

    全身都是肮脏的血液。

    全身都是。

    他不能去玷污了这么纯洁的姚贝迪,他不能。

    “不是说你也出事了吗你怎么没死”姚贝迪问他,一字一句的问他,“你应该陪着潇笑去死的,潇夜。”

    潇夜看着姚贝迪,看着她,不发一言。

    “贝坤,我们去找潇笑。”姚贝迪突然站起来。

    一站起来,猛地一下又蹲坐在地上。

    头是眩晕的。

    整个人都是眩晕的。

    姚贝坤一把拉住姚贝迪,“姐”

    “贝坤,我们去找潇笑,是在海里面是吧,我听说在海里面,潇笑不会有事儿的,她肯定还活着,我知道她还活着,我要去找她”

    姚贝坤扶着姚贝迪。

    阿彪看着他们的背影。

    “你们几个去看看,看着大嫂别做什么过激的行为。”阿彪对着身边几个小弟低声地说着。

    几个小弟连忙点头,跟在了姚贝坤和姚贝迪的身后。

    潇夜就这么一直看着姚贝迪的背影,看着她跑向海边,深深切切的声音一声一声在喊着,“潇笑,潇笑,你快回来求你,快回来好吗”

    好几次姚贝迪都想要跳下去,好几次都被姚贝坤狠狠的拉扯着

    那么悲惨的一幕一幕,一幕一幕

    三天过去。

    从潇笑失踪后三天过去。

    这三天几乎出动了上海所有的救生团队,依然没有找到潇笑的消息。

    没有找到其实是好的。

    或许潇笑也会存在侥幸。

    但这些是奇迹才会发生的事情。

    可很多奇迹并不会发生在身边。

    姚家已经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姚贝迪一直守在海边,一分钟都没有离开过,刚开始会大声的不停喊着潇笑,不停的喊着,后来声音哑了,叫不出来了,只会一声一声的呢喃,一声一声,就怕停了一分钟,所有希望就会破灭。

    姚母得知准确消息后,就血压升高一病不起,一直在医院躺着,姚父陪在姚母身边,整个人也好像老了10岁,有时候看到潇笑的相片,眼泪就会不停的流,仿若不受控制,眼眶红肿不堪。

    姚贝坤一直陪在姚贝迪的身边。

    陪着姚贝迪,听着她一遍一遍的呼喊。

    直到终于精神不济的晕倒,送去了医院。

    就这么简单,摧毁了一个家庭。

    一个星期过去。

    救援团队已经放弃了再去打捞。

    所有一切似乎已经尘埃落定。

    姚贝迪躺在病床上,这个星期仿若瘦了一圈,巴掌大的小脸上只有一双空洞的眼眶,如果不是偶尔会眨那么一下,那个躺在床上的女人,就真的像是一具尸体一般,没有任何该有的生机。

    姚贝坤削了一个苹果,虽然削得凹凸不平,也是她生平以来削的第一个,他洋洋得意的拿给姚贝迪,笑着说道,“姐,看我的杰作。”

    姚贝迪仿若没有听到一般,连眼眸都没有眨一下。

    姚贝坤也不在乎,屁颠屁颠的拿起小刀子,一小块一小块的切开,装在盘子里,拿起牙签,有些卖乖的对着姚贝迪,“来,张嘴。”

    姚贝迪无动于衷。

    “乖,张嘴吃一口,就一口。”姚贝坤像是在哄小孩子一般的哄着她。

    姚贝迪仿若就活在了子的世界里,听不到外界任何声音。

    “姐,你这样辜负我的一片好心一点都不乖哦。”姚贝坤故意生气的说着。

    姚贝迪依然听不到,她只是木讷的躺在床上,偶尔眨一下眼,毫无所动。

    姚贝坤无奈的把水果盘放在一边,从到医院后,从姚贝迪晕倒醒了之后,就一直都是这样,不吃不喝,不管他用什么方法,她就是不再张嘴一下下,现在全部靠营养液维持着她的生理需要。

    医生说姚贝迪现在的身体状况很差,再这样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病房门外,突然被人推开。

    姚贝坤转头,看着潇夜。

    脸色一冷,狠狠的说着,“你来做什么”

    潇夜转眸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姚贝迪,“我来看看她。”

    “看她”姚贝坤冷笑,“你不应该去看看雷蕾吗听说她又吵着要自杀”

    潇夜沉默着,似承诺一般地说着,“雷蕾我会处理。”

    姚贝坤只是冷笑无语。

    雷蕾找人绑架潇笑的事情,早就已经传来了,现在那个女人不仅遭受着身体的伤害,应该心里面也已经恐惧到了极限。

    姚贝坤眼眸一横。

    他不可能让雷蕾这么快死。

    转眸,看着潇夜身后的阿彪,走了出去。

    而此时,潇夜已经走向了姚贝迪,站在她病床边,看着她苍白虚弱的模样。

    姚贝迪眼眸似乎是动了一下。

    这是这么久以来都没有的动静。

    她转眸,看着潇夜。

    看着这个男人。

    嘴角突然拉出一抹冷冷的幅度,猛地拿起放在她身边的那个玻璃水果盘,“哐”的一声,直直的往潇夜的头上砸去。

    一瞬间。

    房间内响起剧烈的声响。

    阿彪和姚贝坤忙的从病房外跑进来。

    只看到潇夜额头上,一道血液,狰狞的从脸上流下。

    ------题外话------

    小宅真的不是后妈。

    只是一个过渡而已。

    那啥。

    小宅不剧透,但是以为没有找到尸体,所以

    小宅真的不是后妈。

    这真的只是一个过渡而已,后面会完美的。

    呼呼。

    小宅有一种,要被千刀万剐的感觉。

    小宅还是默默的遁走吧。、

    那啥,那啥。

    记得记得,一定要给小宅投票哦,首页专题谁是掌门人

    认准小宅,爱你们不解释。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