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一百三十章 比起心里的痛,这不算什么

第一百三十章 比起心里的痛,这不算什么

作者:恩很宅
    僵硬而窒息的病房内。

    潇夜看着姚贝迪。

    姚贝迪看着潇夜。

    阿彪和姚贝坤看着他们两个人,所有人都沉默无语。

    整个空间突然很静止,仿若那一刻,就只有潇夜额头上血液一直不停往下流的动静。

    “滚。”姚贝迪吐出一个字。

    缓缓的,很清楚。

    潇夜看着姚贝迪,看着她如此虚弱的模样,却在面对他的时候,依然释放着无尽的仇恨。

    她恨他。

    那么明显到毫不掩饰。

    其实一直都知道的。

    知道她这么的恨自己。

    却还是想要,靠近。

    他沉默了好久,“你好好休息,我明天来接你出院。”

    “你到底还有什么自信?!潇夜,你到底还有什么自信觉得我会跟着你出院?!”姚贝迪讽刺无比,声音即使都已经嘶哑不堪,还是那么清楚的,那么讽刺的,那么一字一句的问潇夜。

    潇夜杵在那里,那么高大一个人杵在那里,就像石化了一般,僵硬的看着姚贝迪。

    “不是想要离婚吗?离婚协议在哪里?我马上就签。我再也不想,再也不想见到你。”姚贝迪惨恨的说着,撕心裂肺。

    “对不起。”潇夜说,“我暂时不想离婚。”

    姚贝迪狠狠的看着他。

    “明天我来接你出院。”说完,潇夜转身离开。

    顶着那鲜红的血液,走出病房。

    病房中突然响起剧烈的声音,是姚贝迪突然抓狂到杀人的举动,她拔掉营养液,从床上蹦起来,疯了一般的摔着病房里面的东西,不停的往门外摔去,到处响起噼里啪啦的声音,姚贝坤一直捂着自己的头,有一种自己好像随时都有可能受伤的错觉!

    这两个人要不要这么激烈。

    姚贝坤看着姚贝迪不停的发泄。

    即使此刻潇夜已经离开。

    他总觉得,比起这么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能够用这种方式发泄,也算是姚贝迪作为一个人而言最正常的举动。所以姚贝坤一点都没有去阻止,尽管总觉得受伤的好像是自己,依然认命的,任由姚贝迪这么不停的摔着东西,直到,精疲力尽。

    她一屁股坐在地上。

    眼泪不停。

    “为什么我不能杀了潇夜,为什么?!”姚贝迪喃喃自语。

    姚贝坤看姚贝迪似乎是发泄累了,她走过去,蹲坐在姚贝迪的身边,“姐,其实潇夜……尽力了。”

    姚贝坤不愿意多说起潇夜。

    这个男人让他“又爱又恨”。

    姚贝迪不知道,或许是故意不想知道,其实作为旁观人他看得清楚得很。

    在救潇笑的整个过程,潇夜付出得比谁都多,甚至于用了自己的生命去营救,结果不是大家所想,但最痛苦那个人,绝对不只是姚贝迪。

    潇夜是眼睁睁看着潇笑在自己面前自己手心中消失,那样的痛苦并不是所有人能够想象,而且这次事故,潇夜也是从鬼门圈里面走了一趟回来。

    他甚至在想,经过了一个星期再来看姚贝迪,或许是真的身体到了一种极限,那个极限根本没办法让自己能够这么完好的出现在姚贝迪面前,甚至于,还想要保护姚贝迪。

    刚刚又是带伤离开。

    姚贝坤叹了口气,没再多说。

    这个时候,姚贝迪不是想要得听到对任何人宽恕,这个时候的姚贝迪或许就是需要这么一个去恨的力量,如果真的不恨了,她连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意义都没有,她还有什么,值得她活下去。

    姚贝坤把姚贝迪从地上抱起来,轻轻的放在床上。

    姚贝迪瞬间似乎又恢复了那个安静,像空气一般的模样,她沉默着,眼眸一直木讷的看着阳台外的远方,这样隔绝外界的姚贝迪,才是最让人担心最让人忧心的姚贝迪。

    ……

    阿彪陪着潇夜离开病房。

    潇夜身体其实一点都不好。

    他离开病房的时候,大腿似乎都在打颤。

    除了额头上的新鲜伤口,身上还有很多旧伤。

    他让自己养了几天,养的同时还在不停留意潇笑的消息,甚至于所有救援团队已经结束了,他还是在通过各种手段寻找,他说,这辈子除非真的见到了潇笑的尸体,要不然他会一直找下去,一直找下去,天涯海角,一直寻找……

    他说。

    潇笑不会这么离开他们,不会这么离开姚贝迪。

    阿彪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潇夜,其实很多人都很清楚,小小姐已经是凶多吉少,但他却一直不放弃的,重复着在他们看来其实是“无谓”的事情。

    “大哥。”走在前面的潇夜腿突然狠狠的弯曲了一下。

    潇夜一把扶着墙壁,没有让自己彻底的跪下去。

    身体有一刻是恍惚的,眼前一黑的感觉。

    阿彪走过去,“大哥,我先送你去医生那里包扎。”

    潇夜没有反抗。

    阿彪扶着潇夜往外科走去。

    阿彪很多时候都在想,大哥突然还这么配合治疗并不是因为自己,而且为了照顾姚贝迪,他是想要好好照顾姚贝迪,而照顾姚贝迪的前提就是,自己需要一个健康的身体。

    这是阿彪在潇夜昏迷后硬送他来医院时,他感受到的。

    他不是一个感情敏感的人,却因为潇夜在医院醒来后不顾一切的要去海边寻找潇笑下落时,他说了一句,他说,“大哥,这个时候你应该保重自己的身体,否则怎么照顾大嫂?”

    那一刻潇夜就突然安静了。

    安静的配合着治疗。

    然后休养了几天,来见姚贝迪。

    姚贝迪真的恨极了潇夜。

    以后的路,到底还能怎么走?!

    ……

    额头上缝了三针。

    阿彪扶着潇夜走出包扎室,阿彪以为潇夜应该离开病房了,潇夜却说,“我去见见姚贝迪的父母。”

    “这个时候……”阿彪有些犹豫。

    是谁也不应该这个时候去吧。

    毕竟才经历这样的事情,那边应该完全接受不了潇夜的。

    但是大哥坚持,阿彪只能扶着潇夜去了姚母的病房。

    姚母的病房就在姚贝迪的隔壁。

    姚母一病不起,这段时间最里面呢喃着的全部都是“笑笑”的名字,家里面染上了非常悲痛的气氛,仿若家里面变成了灰色地带一般,再也找不到一点点可以亮光的地方。

    潇夜出现在病房门口的时候。

    姚父和姚母都激动了。

    姚父厉声道,“你来做什么,我们这里不欢迎你。”

    潇夜沉默,让阿彪等在了门外,自己走了进去。

    走进去后,他深深地鞠躬,头几乎都已经到达了地面。

    姚父和姚母有些诧异的看着潇夜突然异常的举动。

    要知道这个女婿别说这么对他们,平时连见都见不到一面。

    好久,潇夜抬起头,“对不起。我没能够救出笑笑。”

    “现在说这些还有用吗?你毁了贝迪毁了笑笑,你别想着我们会原谅你!我们家从你和外面的女人一直牵扯不清的时候就早就不承认你女婿的身份了!何况你对我们,对贝迪,对笑笑,从来都没有做出一个你的身份该做的事情,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想得到谁的原谅,我们家不欢迎你!你马上给我滚!”姚母字字句句,说得深恶痛绝。

    潇夜沉默着,接受他们的批评。

    是啊。

    前些年他到底都去做什么了?!

    对姚家人不闻不问,对姚贝迪不闻不问,对潇笑不闻不问。

    他到底都做了什么?!

    他这么高大一个人就这么安静的杵在他们面前。

    姚父狠狠的说着,“潇夜你走吧,别再这里让我们堵心了,我真是很后悔当初纵容姚贝迪嫁给你了,她从小那么单纯,她原本应该交给清清白白的正道人家,过着平平凡凡的生活,却没想到,嫁给你了你这种身份这种背景的人,这么多年,她一直在我们面前维系着你们的婚姻,即使我们早就知道,你对姚贝迪不带任何感情,却因为不想伤害到她,却因为她真的爱你,一直默许着。默许着你们这段婚姻。以前是因为潇笑,所以成就了你们这段婚姻,现在潇笑不在了,你们的婚姻就到此结束。”

    “我爱姚贝迪。”潇夜突然开口。

    5个字,清清楚楚。

    姚父和姚母一怔,似乎是以为听错了。

    “我爱她。所以我不想这段婚姻就这么结束。”潇夜很认真,“我想要照顾她,我想要和她重新开始,即使我知道这是天方夜谭。潇笑的消失我承担所有的责任,是我能力不够,没有把潇笑救回来,是我太愚蠢,没有看清楚身边人的本质,一切的责任都是我。我愿意接受你们带给我的任何惩罚。但是请你们给我一次机会,让我照顾你们女儿一次,我想和姚贝迪重新开始。”

    姚父和姚母看着彼此,那一刻两个人突然都没有说话,也貌似说不出来一句话。

    应该是从来没有想过,潇夜会这么诚恳到低声下气的和他们说话。

    本来和潇夜接触的时间就不多,这个女婿从开始就没能够给他们留下任何好的印象,甚至于恨不得姚贝迪马上和他离婚,也算是了结了他们心里面的疙瘩。

    现在此刻。

    潇夜站在他们面前请求他们在给他一次机会。

    其实从很早之前,儿女的感情问题,他们就已经放手他们自己去处理,即使在感情方面过得如此不要的姚贝迪,他们也只是口上劝劝,也绝对不会真的插手什么。

    潇夜根本就不需得到他们的承认。

    对他们而言,姚贝迪的想法最重要。

    沉默了很久的空间,姚父突然说道,“我凭什么相信你。相信你还能够给我女儿幸福!她被你害得还不够惨?!你还要这么的去刺激他?!”

    “我现在不能用什么来证明让你们来相信我。因为以前的我真的做得太差,差到不会得到任何人同情。但是……”潇夜看着他们。

    直直的看着他们。

    突然“哐”的一声跪在地上。

    姚父和姚母看着潇夜惊人的举动。

    “这本来应该是在和姚贝迪结婚的时候就该做的事情,这本来应该是在结婚前我请求你们把女儿交给我,我就该做的事情,却拖到了现在。”潇夜看着他们,真诚的说道,“爸,妈。请把姚贝迪交给我。”

    爸,妈。

    这是潇夜第一次喊出这个称呼。

    他们以为这辈子可能都听不到女婿这么叫自己。

    姚父姚母看着跪在地上的潇夜,终究没有再多说一个字。

    姚贝坤从姚贝迪的病房走出来,看着阿彪还站在门口,有些诧异,他一直以为潇夜应该是走了。

    他有些纳闷的准备走向自己母亲的病房时,阿彪突然一把拉住了姚贝坤。

    “别进去。”阿彪说。

    “为什么?”姚贝坤眉头一扬。

    “大哥在里面。”

    “他在里面我就不能进去吗?”姚贝坤很是不爽的说着。

    他要去和他父母商量,是不是应该让姚贝迪出院,这么一直待在医院终究不是办法。

    他不爽的瞪了一眼阿彪,转身就准备往病房里面走去。

    脚步突然,戛然而止。

    那个跪在地上的是潇夜?!

    是潇夜吧!

    整个人一下子就怔住了。

    阿彪看着姚贝坤的模样,一副我让你别去看的表情吧。

    别说姚贝坤如此,他看着当时都心惊。

    不说潇夜到底在上海是一个什么角色,但这么让他给人下跪……

    他实在受不了心里面的撞击。

    姚贝坤自觉地退了出来,在走廊上来回走动,有些烦躁不安,口里呢喃着,“你说潇夜这货是不是有病,净做些让人理解不了的事情……”

    说是这么说,姚贝坤内心的冲击应该也很大。

    阿彪耸了耸肩,“以前觉得大嫂在大哥身上毫无原则,现在突然觉得,大哥在大嫂身上,才是毫无底线。”

    “你懂个屁。到现在这个地步了,潇夜再不表态,他只有和我姐玩完。妈的,现在才发现,潇夜那死闷骚,也不是劳资想的白痴。只不过潇夜这么跪在我父母前面……妈的,我心脏确实不太好,画面太狰狞,大爷我看不下去!”

    特别是这段时间经常跟在潇夜身边,潇夜对那些人的狠烈和手段,让他实在不能和病房里面的人混为一谈。

    这完全就是刺激他的神经,触动他的世界观嘛?!

    姚贝坤这么在走廊上来回走了几个圈。

    潇夜突然从病房里面出来。

    两个人看着潇夜,都有种好像发现了别人不可告人的秘密一般,猛地都低下头,不去看潇夜的视线。

    潇夜很淡定的对着阿彪说着,“明天过来帮姚贝迪出院。”

    “是。”阿彪恭敬的点头。

    潇夜转眸看了一眼姚贝坤,“贝坤。”

    “嗯?”姚贝坤猛地抬头。

    看着潇夜那张惨不忍睹的脸,又莫名其的把眼神飘向一边。

    他们家的所有人都在埋怨他,恨他。

    其实……

    他不是那么一个喜欢唧唧歪歪抓着什么不放的人,所以干脆什么都不想。

    “这段时间辛苦你了,明天我来接姚贝迪出院。”

    “哦。”其实潇夜用了比较温和的口吻,姚贝坤那一刻似乎也像是接受到命令一般的,没有反驳。

    潇夜对着姚贝坤微点了点头,带着阿彪离开了。

    姚贝坤看着他们的背影。

    好半响。

    好半响,说不出一个字。

    他是不是刚刚把姚贝迪给卖了……

    ……

    潇夜和阿彪坐在小车内。

    很沉默的空间。

    潇夜在闭目养神。

    “雷蕾在哪里?”潇夜闭着眼睛,冷声的问道。

    “在她居住的地方。这两天一直在闹自杀,说要见你。”阿彪轻描淡写。

    “现在去雷蕾那里。”

    “是。”阿彪点头,对着司机交代了一番。

    车子很快到达目的地。

    潇夜下车。

    阿彪跟在潇夜的身后。

    雷蕾家门口站着两个黑色西装,看着潇夜出现时,连忙恭敬的低头,“大哥。”

    “开门。”

    “是。”

    房门打开。

    房间里面很乱,到处一片狼藉。

    雷蕾穿着一件大红色真丝睡衣坐在地板上,头发凌乱,脸上没有一点血色,仿若是木讷的动作,因为感知到大门的打开,她抬头看了一眼,垂下,似乎是反应了两秒钟,突然从地上蹦起来,看着潇夜,整个人就像是突然打了鸡血一般的从地上站起来冲向潇夜,身体一下子撞击到潇夜的怀抱里,激动地说着,“夜,你终于来看我了,你终于来了。你知道门口那两条狗吗?!他们不让我出门,不让我来找你,他们甚至限制我的自由!夜,你一定要好好处罚他们,一定要让他们知道欺负我的下场。”

    潇夜冷冷的看着紧紧抓着她不放的雷蕾。

    他眼眸一冷。

    阿彪心领神会的走过去强势的把雷蕾拉开。

    雷蕾一离开潇夜的怀抱,整个人就崩溃了般的不停的大吵大闹甚至拳打脚踢,“阿彪你放开我,你这条愚蠢的狗,你放开我,你什么东西,居然敢这么来拉我,劳资要杀了你。”

    阿彪被雷蕾弄得有些气喘吁吁。

    潇夜就这么沉默的一直看着雷蕾疯了一般的模样。

    他说,“雷蕾,你知道我是杀你的。”

    那么疯狂那么不受控制的雷蕾整个人一下子突然就安静了,也不说话也不闹也不动了,就像一个瓷娃娃一般安静的看着潇夜,看着他那张冷酷的脸。

    她不相信的看着她,不相信的问道,“夜,你在和我开玩笑的是吗?我这么爱你,这么爱你,我从10几岁就跟着你,你说过会照顾我一辈子了,你现在居然为了姚贝迪那个贱人说要杀了我?!你知道我的感受吗?我为你伤害了那么多,我被人lun奸,我失去了子宫,我所有一切都没有了,你还说要杀我,你觉得对我公平吗?我那么爱你。”

    “没有公平不公平,只有我想或者不想。”对于雷蕾的激动,潇夜显得冷漠甚至是冷血,他就这么无动于衷的冷眼看着雷蕾,一字一句告诉她,“对我而言,这辈子除了姚贝迪,我不会爱任何人。”

    “不……”雷蕾捂着自己的耳朵,“我不相信你不爱我,我不相信你只爱姚贝迪那个女人,我不相信。你是爱我的,潇夜你是爱我的,你分明是爱我的对不对……你现在肯定是生气,生气潇笑突然死了……”

    “潇笑没有死!”潇夜厉声吼道。

    那样嗜血的眼眸,让人从小心底开始发寒。

    “对,潇笑没有死,潇笑只不过是失踪了而已。”雷蕾连忙顺着他的话说道,“我叫人绑架潇笑真的没有想过加害于她,我甚至说了,如果他们伤害到了潇笑我一分钱也不会给他们,我只是想要让你们快点离婚而已,我只是爱你,我所有做的一切都是爱你的。你相信我潇夜,我真的不是故意想要对潇笑做出伤害的,你要理解我,我生不出来孩子了,我真的是想要把潇笑当成自己的孩子对待。”

    “雷蕾,我的底线是什么你应该是清楚的。”潇夜说,那么冷,“就算对你存在内疚,也因为这次的事情烟消云散,我会杀了你,然后把你扔向潇笑消失的那片大海里面,即使……即使潇笑有什么不测,也需要有个人陪。雷蕾,希望真的如你所所,你会待潇笑,当成自己的孩子。”

    “不。潇夜你不能杀了我。”雷蕾激动无比,恐惧也在无限增加。

    其实这段时间她一直都处于现在这么一个惊恐的状态,她想要自杀又突然鼓不起勇气,她知道她这次自杀后,潇夜绝对再也不会救她,或许她没有自杀死的时候,他还会补上一刀。

    她一直在期盼,一直在期盼潇夜还有那么一点念旧情。

    一直期盼潇夜不会残忍到真的对她出手。

    但是现在这么冷冷冰冰出现在自己面前,没有一点血色冷酷无比的男人,真的是来要她命的。

    她不想死。

    更多的是不甘心死。

    她还没与真的得到潇夜,她还没有让姚贝迪那个女人得到该有的下场,她还没有踩着姚贝迪的身体,高傲的告诉她,潇夜是我的,是我雷蕾一个人的……她什么都没有实现,她不要死。

    她哭得很伤心。

    眼泪一直不停的往下流。

    “潇夜,你不能杀了我,我求你了,不要杀了我,真的不是我的错,真的不是……潇夜我跟着你这么多年,我这么爱你,我现在被你害成了这个样子,你居然还要来杀我,你就不怕天打雷劈吗?你就不怕你和姚贝迪躺在一张床上时,不会心安吗?你就不怕我做鬼都不放开你吗?”

    “冲着我来都行。”潇夜说,“我早该结束你的一切。我最后悔的事情莫过于就是,我纵容你这么一次又一次的在我的生命里不停的挥霍。雷蕾,所有的一切冲着我来,不管我内疚不内疚,不管我会不会觉得对不起你,不管你死后要来怎么的纠缠,冲着我来。我潇夜就算是丧尽天良,也绝地不会再让姚贝迪受到一点点伤害。”

    雷蕾蹲坐在地上,那一刻仿若没有了力气一般。

    潇夜可以为了姚贝迪杀尽天下人。

    潇夜可以为了姚贝迪做任何没有底线的事情。

    因为,他要保护她。

    而自己呢?!

    自己成了他第一个要除掉的隐患。

    她突然笑了。

    这么多年,还是输了,

    输在一个情字上面。

    她爱的真的不比姚贝迪少。

    她认识潇夜真的不比姚贝迪晚。

    可是最后。

    她还是输给了姚贝迪,狠狠的输给了那个女人。

    她真的好不甘心。

    真的好不甘心。

    她突然猛地一下从地上站起来,猛地一下一头撞向茶几。

    房门内响起剧烈的声音。

    额头上的血顺着脸往下流。

    她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

    她要当着潇夜的面自杀,她要让潇夜知道,他对她做了多么残忍的事情。

    潇夜看着雷蕾,看着她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模样,眼眸一抬,对着阿彪说道,“如果没死,再做做手脚,扔到大海里面。”

    “是。”

    潇夜转身离开。

    冷漠的背影,冷血的话语。

    他内心,连颤抖都不会为此颤抖一下。

    他离开雷蕾的房间。

    阿彪看着潇夜离开,蹲下身体摸了摸雷蕾的脉搏。

    没有死。

    这么撞头,不是真的撞对了位置,一时半会儿也死不了。

    他站起来,拿起电话,拨打,“姚贝坤,你真的要亲自来弄雷蕾?”

    “她死没?”

    “暂时没死,不过受伤严重。”

    “好,你给我把她送到医院来,我要好好的,贴身的照顾她。”

    “……”

    “明天姚贝迪出院,我正好有了空余时间。这个女人,就不能这么,愉快的死去。”姚贝坤一字一句。

    阿彪放下电话。

    他第一次认同了姚贝坤,第一次觉得,这个女人真的不能这么愉快的死去。

    ……

    翌日。

    潇夜在阿彪的陪同下,接姚贝迪出院。

    潇夜亲自去办理的出院手续,然后很安静的听着医生交代了很多事宜,要吃的药,平时的注意事项,如果不吃东西,身体很差还是要继续输液,很多很多,潇夜沉默着一一的记下。

    办理好所有一切,潇夜去病房接姚贝迪。

    姚贝迪看着潇夜,冷冷的看着他。

    潇夜走过去对着她说道,“我们出院了。”

    姚贝迪这次意外的没有反抗,她站起来,从沙发上站起来,似乎是默认着和潇夜离开。

    潇夜其实是有些诧异的,他一直以为姚贝迪不会跟他走,他会在接她出院的过程中,遭受到她的冷嘲热讽,亦或者拳脚相向,他做好了所有准备,却看到姚贝迪已经走出了病房。

    潇夜转头看了一眼姚贝坤。

    姚贝坤表示不清楚姚贝迪在想什么,但忠恳的提醒了潇夜,这绝对不是好事儿,所以不要庆幸。

    潇夜带着要姚贝迪坐在小车内,因为怕她不自在,自己坐在了前天,丢下了阿彪。

    在坐车的整个过程中,潇夜一直在小声的提醒司机开慢开稳一点。

    因为医生说了她身体不好,低血糖容易感觉大眩晕。

    而那么一辆高级的劳斯莱斯在路上就跟显摆似得,开得稳重无比,后面的车排上了长龙。

    潇夜丝毫不在意。

    姚贝迪肯定更加不会在意什么。

    一路原本只有20分钟的车程,硬生生的开了将近一个小时。

    到达地下车库,潇夜一点一点清理着姚贝迪的东西,其实东西不多,很多都是遗嘱和药品,他清点完了所有一切后,转头姚贝迪已经自己做着电梯上楼了。

    潇夜沉默着,等了一会儿电梯,才上去。

    入户电梯。

    潇夜走进客厅,姚贝迪不在这里。

    他有些心惊的,来不及放下任何东西,直接走向2楼,然后推开姚贝迪的房间。

    房间内,姚贝迪坐在床头上,双手抱着自己的双腿,头埋在膝盖间,仿若习惯了这么一个,保护自己的动作。

    潇夜松了一口气。

    他现在真的很怕姚贝迪突然消失。

    他轻轻地给她关上房门。

    现在房间里面的所有房门都不能上锁,他怕姚贝迪把自己锁在某一个房间,所以再姚贝迪出院前,他把所有的锁全部都卸掉了。

    他下楼,把姚贝迪的东西分类放好。

    看了看时间。

    觉得这个点是应该做饭了。

    他其实不太会做饭,但是熬粥应该不难。

    他之前看过很多菜谱,医生说现在姚贝迪的身体状况,可以适当的吃点清稀饭最好,慢慢的,让她的而身体机能恢复了些,才能够吃点油荤的大鱼大肉。

    他按照书里面的方法,淘米,加水,然后一直守着厨房熬粥。

    不知道是运气好,还是有慧根。

    半个小时后,一大碗清粥被他熬得很好,看上去软软的,不干不清。

    他盛了些出来,放在一个小碗里面,然后稍微冰凉了一下,端着走向2楼。

    推开姚贝迪的房间,姚贝迪依然保持着那个姿势,一动不动。

    潇夜将稀饭断在她面前,低声的开口,“吃点饭。”

    那个蹲坐着的人影似乎是动了一下。

    然后又突然当没有听到一般的,一动不动。

    “吃饭了,姚贝迪。医生说你现在要吃点清稀饭。”潇夜继续说道。

    姚贝迪沉默了一会儿,她抬头,看着潇夜。

    眼神呆滞,似乎不聚光一般的,就这么看着他,呆呆的看着他。

    “我喂你吗?”潇夜扬了扬手上的碗和勺子。

    姚贝迪冷冷的看着潇夜,手突然一扬。

    那碗在潇夜手上的稀饭和勺子,就这么始料不及的的被姚贝迪一下子推翻在地上,还有些温度的稀饭就这么直接的倒在了潇夜的手上。

    还好。

    刚刚怕烫着姚贝迪,他稍微温了一下,虽然还有一定的烫度,但还不足滚烫到受不了。

    潇夜的手微微有些颤抖。

    姚贝迪无动于衷的看着他,“潇夜,这不算什么,比起心里面的痛,这算什么?!”

    是不算什么。

    潇夜沉默着。

    沉默着说道,“如果不吃饭,就又只有输水。”

    “我不需要你管!”姚贝迪尖叫。

    “你休息一会儿吧,我给医生打电话。”

    “潇夜,你到底凭什么,这么理所当然的要站在我面前,要这么的出现在这里。你应该去找雷蕾,我成全你,我成全你去和那个女人,双宿双飞!”姚贝迪大声尖叫,讽刺无比。

    潇夜捡起地上的碗,离开。

    无力反驳。

    如果姚贝迪的恨能够支撑着她这么生存下去,他真的不介意一直被她这么恨着。

    真的不介意。

    他下楼,拿起电话,“阿彪,帮我找个最好的医生过来,姚贝迪姚输营养液。”

    “是。”

    挂断电话,潇夜把碗筷放在厨房。

    洗了洗刚刚被烫伤的地方,有点红,只是有点红肿而已,并没有起泡。

    他转身走向客厅,找到医药箱,拿了一盒烫伤软膏,擦药。

    他身体上的伤很多,第一次开始学着要保护好自己。

    因为是右手受伤,左手有些不方便的,有些笨拙的一点一点擦拭红肿的地方,眼眸突然一顿,他看着姚贝迪突然从2楼上走下来,一步一步,看着他在擦药的时候,似乎是冷冷的笑了一下,似乎又只是错觉一般的,她径直走向厨房。

    厨房里面又响起了剧烈的摔打声音。

    因为是开放式厨房,潇夜其实能够看清楚厨房里面所有的动静。

    姚贝迪在摔掉他刚刚煮的稀饭,愤怒的,摔在地上,满地都是。

    然后,自己开始淘米,煮饭。

    她站在厨房里面,看着水开。

    有那么一瞬间,她真的很想把那滚烫的开水,直接倒在潇夜的身上,她很怕,潇夜感受不到她现在的滋味,她真的很怕,潇夜比她更好过。

    所以她跟着潇夜来到了这里。

    想要报复一个人,不就是要这样?!要随时随地的看着他的难受吗?!

    她咬着唇,狠狠的咬着。

    从来没有恨一个人,恨到这个地步。

    她看着滚烫的稀饭。

    然后盛了一碗,端在饭厅,一小口一小口的吃了起来。

    她吃得很慢。

    因为很烫。

    因为每吃进去一口,就有一种欲。望想要吐出来,仿若面前的白稀饭真的是让人难吃到崩溃的东西,她吃进去,好半响才能够咽下去。

    这么一口一口。

    突然。

    “呕。”姚贝迪猛地一下全部都吐了出来,吐在地上,到处都是。

    潇夜坐在沙发上,想要站起来过去看看,又沉默着,看着她因为呕吐突然有了血色脸颊。

    姚贝迪这么休息了一会儿,她擦了擦嘴角,继续吃了两口。

    越吃胃里面越难受。

    她强迫自己咽下去。

    她还不能死。

    至少不能把自己这儿饿死。

    在没有看到潇夜那么难过之前,她为什么要死?!

    还有雷蕾。

    还有那个绑架了她潇笑,然后让潇笑消失了的女人,她要去见见那个女人,她要去看看她的下场。

    就算潇夜不动她,她也会想尽办法,即使罪犯法律,她也会杀了那个女人。

    她不停的让自己吃东西,不停的吃。

    然后,稀里哗啦,全部都吐了出来。

    潇夜捏着手指,终于忍不住走过去,“你怎么了?”

    “你滚!”姚贝迪怒吼。

    潇夜看着他。

    “我够狼狈了潇夜,你还想看到我怎么样?!我突然对吃饭什么胃口都没有了,我吃进去的东西,就恶心的想要全部都吐出来,够了吧?!看到我这样的下场,你够了吧?!”姚贝迪薰红着眼眶,狠狠的问他。

    潇夜抿着唇,唇瓣在那一刻似乎都已经抿得发白。

    “滚!”姚贝迪尖叫。

    潇夜看着她的模样,默默的转身离开。

    身后,突然响起碗筷摔在地上的声音,不用回头也知道,姚贝迪此刻正在狂暴的摔着东西。

    似乎没有什么可以发泄,只有这么不停地,制造各种声音。

    正时。

    房门外响起敲门的声音。

    潇夜开门。

    阿彪带着一个医生出现在门口。

    潇夜看着以上,一字一句说道,“她情绪很激动,吃东西就吐出来,应该是胃里面开始排斥食物,会不会是厌食症?!”

    “多久了?”

    “不知道,平时她没有吃东西,现在才吃了一点粥就变成这样。”

    “如果是心理上的厌食症问题不大,过段时间就会好,按照你太太的情况,应该是这段时间突然遭受的打击所致。我进去检查一下最好。”

    “但是她现在很激动,我怕……”潇夜犹豫了一秒,道,“你进来吧。”

    医生和阿彪走进来。

    房间里面杂乱不堪。

    饭厅和厨房到处都是破碎的碗筷。

    阿彪看了一眼潇夜,他冷静的脸一直对着姚贝迪。

    他转头又看了看姚贝迪,看着他姚贝迪趴在饭桌上,身体在一直微微的抽搐……

    这样家。

    还算,一个家吗?!

    ------题外话------

    小宅至理名言:过程虐你千百倍,结局待你如初恋。

    你们的懂的。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