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一百三十一章 你欠笑笑的永远都还不清

第一百三十一章 你欠笑笑的永远都还不清

作者:恩很宅
    这还算一个家吗

    阿彪站在潇夜的家中,看着潇夜一直这么默默的看着那个趴在桌子上,身体在微微抽搐的姚贝迪。..

    这么远距离的两个人,经过了这么多事,真的能够破镜重圆的生活在一起吗

    他实在不太看好。

    而此刻。

    医生走向姚贝迪,轻声问道,“潇太太,你哪里不舒服”

    “不要叫我潇太太。”姚贝迪抬头,眼眶通红,她对着医生狠狠的一字一句,“你不要叫我潇太太,我不是”

    医生怔了一下,转头看着潇夜。

    潇夜沉默不语。

    “你们都给我滚,我一个都不想要看到”姚贝迪突然从桌子边上站起来,狠狠的丢下一句话,大步往房间里面走去。

    医生有些无力,他看着潇夜,“潇先生,你太太不配合治疗。”

    “我知道。”他看得到。

    姚贝迪排斥的是他,以及他身边所有人。

    “那”

    “你先等等,我上去看看。”

    “是。”

    潇夜转身走向2楼。

    阿彪就坐在沙发上看着满地狼藉,微微叹了叹气。

    潇夜的脚步停在姚贝迪的卧室房门前。

    他敲门。

    里面没有声音。

    再次敲门。

    里面依然一片沉默。

    潇夜这么站了两分钟,推开房门进去。

    姚贝迪坐在床头,双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本书,一个绘画本,潇夜远远看了一眼,幼嫩的绘画本,应该是潇笑曾经留在这边的东西。

    他眼眸微动。

    沉默着,好半响生硬的说着,“姚贝迪,你身体不太好,让医生来给你看看。”

    “看了身体就会好了吗”姚贝迪冷笑着冷笑着对着潇夜,“看了就会好了你到底是做给谁看的潇夜我们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你真的以为你可以弥补我什么吗可以啊,你去死,死了就算是对我的弥补了其他所有种种,你做的所有种种,我只会觉得厌恶,从内心深处的恶心加厌恶,就像我刚刚吃进去的东西一样,我会恶心到想吐。”

    潇夜喉咙微动,看着姚贝迪如此排斥如此极端的模样。

    “你不能用别人的错误来惩罚你自己。”

    “别人的错误你的错误吗你终于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我是不是应该受宠若惊,然后再装作不在乎的和你,和你这具被万多个女人上过的身体缠绵在一起我就应该装作不在乎潇笑的,和你重新来过”姚贝迪额讽刺越来越明显,说的话,残忍无比。

    潇夜敛眸,“我只是想要照顾你”

    “因为内疚,因为同情,因为觉得我可怜”姚贝迪笑着,嘴角努力的拉出一抹好看的微笑,眼泪就疯了一样的不停往下掉,她说,“潇夜,我真的觉得你很恶心。”

    “因为,我喜欢你。”潇夜说。

    因为我喜欢你。

    这大概是姚贝迪觉得自己听到的,最最讽刺的谎言。

    她笑着,笑着看着潇夜,笑得眼泪不停。

    潇夜怎么可以这么可恶,这么残忍,这么恶心。

    潇夜沉默的看着姚贝迪讽刺无比的脸颊。

    他知道姚贝迪不会相信。

    他知道姚贝迪只会觉得他在惺惺作态。

    他知道姚贝迪现在应该是,恨透了他,恨透了他的“虚伪”和“自以为是”。

    “姚贝迪”潇夜的声音突然戛然而止。

    姚贝迪现在的举动让他内心一悸,仿若失去了语言的能力。

    他看着姚贝迪一点一点的脱着自己的衣服,一点一点的解开自己的纽扣

    潇夜抿紧唇,手指在不自觉的用力。

    姚贝迪一直不停的脱得,即使看上去很快,其实每个动作都很吃力,她身体状况很差,每次脱衣服似乎都会花费她很大的力气一般,她呼吸有些快,绝对不会紧张,只是,身体机能的原因。

    姚贝迪脱掉只剩下文胸和内裤。

    她蹲坐在床上,瘦了真的好大一圈。

    记忆中原本妖娆多姿的身体,此刻看上去瘦的连骨头都能够那么明显的看到,尽管身体依然白皙,尽管身材依然可以引起任何男人的犯罪

    “姚贝迪。”潇夜大步过去,一把拉住她准备解掉文胸的手。

    姚贝迪看着他,眼眸狠狠的看着他,“放开我,潇夜。”

    “你做什么”

    “做什么”姚贝迪冷笑着,“不是说喜欢我吗那就上床吧。对你潇夜而言,喜欢一个人不就是要上床的吗要不然,我实在不知道,你还有什么目的”

    潇夜狠狠的抓着姚贝迪的手。

    力度是有些大的。

    姚贝迪会觉得痛。

    又似乎不觉得痛。

    因为再怎么样的身体疼痛,也抵不过心里的滋味。

    “怎么了吃不下去吗会觉得恶心吗还是会觉得心里不安”姚贝迪问他,字字句句的问他。

    “我不会碰你。”潇夜说,“在你不是心甘情愿的情况下,我不会碰你。”

    “呵、呵。”姚贝迪笑得讽刺无比,她冷冷的看着潇夜,看着他,“把自己装的这么清高,做给谁看的你能说你没有碰过雷蕾吗你能说你没有碰过除了雷蕾以外的其他野女人吗你这么肮脏了,你还觉得你自己洗的干净吗”

    潇夜沉默着的脸,被姚贝迪讽刺的体无完肤。

    他碰过很多女人。

    他肮脏的身体,真的碰过很多女人。

    所以。

    所以,他说,“所以姚贝迪,我不想要把你弄脏了。”

    姚贝迪只是笑,疯了一般的笑。

    笑得那么讽刺。

    潇夜默默的看着她。

    “你走吧潇夜,我看着你真的会难受。我从小到大都没有这么去恨过一个人,恨不得他去死恨不得他千刀万剐,五马分尸。”

    潇夜看着姚贝迪把自己捂在被子里面,狠狠的捂在被子里,仿若想要隔绝这个世界,也或者,只是为了隔绝他。

    他转身,离开姚贝迪的房间。

    有一刻,他甚至觉得天昏地暗,甚至真的很想如了姚贝迪的愿。

    可终究,他是自私的。

    自私的,不愿意就这么的死去。

    自私的不能放手。

    他真的觉得,如果他此刻放手了,那么就再也找不回来姚贝迪了。

    再也找不回来。

    潇夜一步一步下楼。

    阿彪和医生都在沙发上等他,看着他下来,都恭敬的站了起来,

    “大哥。”

    “你们走吧。”潇夜说。

    “可是大嫂。”

    “我身边的任何人她都会排斥的。”

    “哦。”阿彪无言以对,只得说道,“大哥你要保重你自己的身体。”

    “场子上的事情你多照看着。”

    “放心吧大哥,你安心陪大嫂,我会打理好的。”

    潇夜微点头,坐在沙发上。

    阿彪看了一眼潇夜,有些无奈的带着医生离开了这个冷漠的家。

    潇夜靠在沙发上,眼眸就这么一直看着头上的天花板。

    不只是姚贝迪排斥吃东西,其实他也排斥。

    他现在对什么都毫无胃口,甚至于一点点吃饭的欲。望都没有,身体就像是感觉不到饿了一般,只有心口处,不停的拉扯着的疼痛,不停的拉扯着疼痛。

    他拿起身边的手机,拨打,“姚贝坤。”

    “我姐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那边突然激动无比。

    “没有,但是你姐不吃东西,我找的医生过来给她输营养液她很排斥,你带一个医生,过来一趟。”

    “好,我马上过来。”姚贝坤挂断电话。

    他现在正好在医院。

    正好在“照顾”雷蕾。

    雷蕾此刻昏睡在病床上,脸色的苍白并不比姚贝迪好到哪里去。

    他转身对门口的两个小弟交代了一番,然后去了医生办公室找到姚贝迪在医院时的主治医生,带着他一起走向姚贝迪家的小区。

    小区门口,一个看上去有些眼熟的男人站在那里。

    姚贝坤有些诧异,但也没多想的,带着医生有些大步的往小区里面走。

    那个人突然跟上,对着姚贝坤说道,“你是姚贝迪的弟弟吗”

    “我是,你谁啊”姚贝坤有些不耐烦的说着。

    看上去倒是文质彬彬的,仪表堂堂,但就是想不起来哪里见过。

    “我是姚贝迪的同事殷斌,我们见过一次,在浩瀚之巅。我听说姚贝迪发生了些事情,想要来看看她,但是我只找得到她的小区,却找不到她具体地址,这么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了,给姚贝迪打电话也关机,你现在是要去看姚贝迪吗方便让我去看看她吗”殷斌一口气,说得有些快,但表达得非常清楚。

    姚贝坤这么打量了好一番殷斌,突然开口说道,“你喜欢我姐吧。”

    殷斌一怔,随即一笑,“这么明显。”

    “是爷火眼金睛。”姚贝坤一副很了不得的样子,又说道,“但是我姐是有夫之妇,你喜欢她也没用。”

    “我知道。”殷斌有些无奈的笑了笑,“但是作为同事,关心一下也好。”

    “走吧。”姚贝坤很豪迈的说着。

    其实心里在想,刺激一下潇夜也好。

    说不定还这么一刺激,潇夜就突然开窍了。

    姚贝坤带着殷斌以及医生一起出现在姚贝迪的客厅。

    潇夜看着姚贝坤,看了一眼他身边的医生,以及殷斌。

    他认识这个男人。

    但是。

    他情绪很平静,平静的对着医生简单而明了的阐述了姚贝迪现在的情况。

    医生了然的点了点头,和姚贝坤一起往2楼上走去。

    殷斌是犹豫了一秒,还是跟着姚贝坤上了楼。

    潇夜就坐在客厅,看着他们一行人,一前一后。

    不知道过了多久。

    他现在似乎对时间已经没有了概念。

    姚贝坤和医生从楼上下来,潇夜眼眸多看了几眼。

    姚贝坤直接了当的说着,“别看了,殷斌在上面陪我姐。”

    潇夜沉默着,转头问医生,“她怎么样”

    “身体还是非常差的,我给她输了营养液,但是你知道再好的营养液也敌不过人吃饭的。这么下去肯定不是办法。你刚刚说你太太排斥吃饭,一吃就吐。我刚刚给她做了一个简单的检查,因为没有什么设备,也就是我多年的经验总结出来的,你太太应该属于心理性厌食症。她是由心里的排斥导致生理的排斥,而遇到这样的情况,治疗心里伤痛肯定是必要的,但这不是一两天可以做到的,所以还是得努力的让她吃饭,适应吃饭这个最基本的生存机能。她吃了吐可以,但是一定要坚持吃,喝点牛奶,吃点水果,吃点稀饭都是好的。千万不要因为她一吐就放弃。”

    “好。”潇夜点头说道。

    “我现在给她输了液,维持她今天的需求是没有问题的,不过人都有依赖性,当你依赖了这种方式,就真的很难戒掉。所以我建议从今天开始就坚持让她吃东西,没有必须就一定不要给她输液。另外,你太太现在的情绪非常低落,如果可以,我建议你带着她去周边走走,看看外面的世界,放松一下心情,这样一直待在房间里面,难免想的越多越难受。”

    “好。”潇夜点头,一一记下。

    医生交代完所有事情后,就先走了。

    姚贝坤没有离开,他还是有些不放心姚贝迪现在的情况。

    两个人大男人坐在客厅。

    姚贝坤突然说道,“你不上去看看我姐”

    潇夜一怔。

    恍惚犹豫了一会儿,才从沙发上站起来,一步一步走向2楼。

    他脚步停在姚贝迪的房门口。

    门半掩,所以他能够一眼看到姚贝迪已经重新换上了一套保守的睡衣蹲坐在床头,身边坐着的那个男人一直在说这些话逗她开心,虽然姚贝迪依然不笑依然无动于衷,却不像对他那么排斥。

    他在门口站了很久。

    殷斌似乎是发现了潇夜的存在,想了想准备出门时,姚贝迪一把拉住尹斌,“你别走。”

    尹斌整个人一怔。

    他有些诧异的看着姚贝迪。

    姚贝迪很排斥外人接触,这么主动拉他仿若是第一次。

    他心有一秒的漏跳。

    他转头看了看门口站着的潇夜,那一刻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做好正在尴尬无比的时候,潇夜突然转身离开了。

    姚贝迪似乎是拉出一抹讽刺的笑,又似乎只是幻觉一般,她把手放开,默默地说着,“殷斌,以后过来多陪陪我吧。”

    “”殷斌看着姚贝迪,半响说不出来一句话。

    “以后多过来陪陪我。”姚贝迪一字一句重复。

    “好。”殷斌一口答应。

    心跳已经有些,不受控制了。

    “我现在有些饿了,你能帮我去煮点东西吃吗医生说,就算是想吐也要吃,我还不想死。”姚贝迪对着殷斌,说道。

    至少现在还不想死。

    殷斌连忙点头,“姚贝迪你饿了找我就对了。我可是厨房小能手。你想要吃什么稀饭吗稀饭容易消化,我做点蔬菜粥给你补补身体如何”

    “嗯。”

    “那你休息一会儿,我煮好了叫你。”

    “嗯。”

    殷斌从姚贝迪的房间离开,那一刻整个人心情是有些好的,即使没有刻意的表现出来,也恍惚能够让人感觉得到。

    他下楼,看着姚贝坤和潇夜坐在沙发上。

    姚贝坤看着殷斌出来的模样,想起刚刚潇夜从楼上下来的表情。

    他能说。

    他终于活生生的学到了“天壤之别”的这个成语吗

    “你要走了吗”姚贝坤问道。

    “不是。”殷斌说,是对着潇夜的,“姚贝迪说想要吃点东西,我下来给她熬点蔬菜粥,能不能用用家里的厨房。”

    潇夜看着殷斌。

    姚贝坤夜看着他,一脸不相信,“你说我姐说自己饿了,要吃东西”

    “嗯。”殷斌点头。

    姚贝坤转头看了看潇夜。

    这就是差别待遇吧。

    他打死不再说一个字。

    “你用吧。”潇夜说。

    殷斌友好的一笑,“放心吧,我不会把厨房弄得很乱的。”

    已经很乱的。

    确实很乱。

    殷斌看着厨房满地的狼藉,想了想,亲自动手收拾了起来,然后又从冰箱里面找了些新鲜的叶子蔬菜放在稀饭里面,熬的时候放了轻微的盐,姚贝迪现在需要补充盐分,不过他放的很清淡,听说姚贝迪现在比较排斥吃东西。

    这么熬了大概半个多小时。

    殷斌将蔬菜粥盛了出来,用碗温了一下,然后拿着勺子走向2楼。

    过了大概又是半个小时。

    殷斌拿着空荡荡的碗下来。

    姚贝坤有些不相信的看着殷斌,说道,“你是自己吃了吗”

    “是姚贝迪吃了,虽然吐了些,不过还是吃了大多数进肚子里面。”说着,满脸的笑意。

    姚贝坤转头看了看潇夜,看着他平静的脸,总觉得那一刻却如死灰一般。

    他觉得现在家里面的气氛真的是有些奇怪。

    姚贝坤犹豫了半响,突然从沙发上站起来,“那个,殷斌是吧。也不早了,咱们可以离开了,免得打扰到我姐和我姐夫休息了是吧。”

    他故意强调了我姐和我姐夫。

    姚贝坤有时候真的觉得自己超级没有原则,分明当时恨透了潇夜对姚贝迪的所有种种,但在潇夜突然,突然浪子回头的时候,突然看到他其实真的付出得并不比任何人少的时候,又莫名的倒戈在了潇夜这边。

    他现在其实是真的怕,潇夜打击过度。

    “时间确实不早了。”殷斌看了看腕表上的时间,“姚贝迪刚刚也睡着了,我也就离开了。不过刚刚姚贝迪说让我多来陪陪她,我们只是同事关系,还请你不要多心,这几天我可能会来的频繁一点。”

    这样了,还让潇夜不要多心

    这是考验潇夜的智商还是考验潇夜的承受能力啊

    姚贝坤直直的看着潇夜,说不出一个字。

    潇夜微点了点头,没说话。

    殷斌感激的一笑,“走吧,贝坤,我们一起。”

    我们关系没那么好,需要叫得这么亲热吗

    姚贝坤看了一眼潇夜,和殷斌一起离开了这个家门。

    离开后。

    整个家里面仿若就突然安静了。

    安静无比。

    潇夜这么坐在沙发上很久,很久,他突然走向厨房,看着那还剩了一大碗的蔬菜粥,看上去色香味俱全。

    他默默的将那部分粥用保鲜袋放好,放进冰箱里面。

    他想,或许姚贝迪醒了之后还会吃。

    还会吃,别人做的饭菜。

    他从冰箱里面拿了些面包出来,他不是饿了,但不能不吃东西。

    在姚贝迪出院前,他买了一整冰箱的食材,有些干粮,有些蔬菜,有些肉,很多,他想够吃一段时间了。

    这么看来,够吃一大段时间了。

    他三两口吃完面包,喝了一杯牛奶。

    胃里面有些翻滚的难受,他压抑了很久,才让自己的胃舒服些。

    他收拾完厨房,走向2楼。

    他脚步停在姚贝迪的房门口,看着姚贝迪非常安静的睡在床上,仿若睡的很熟一般,瘦的只有巴掌大的小脸蛋上,传来了均匀的呼吸。

    他推开房门走进去,手伸向她的脸颊时,又默默的缩了回去。

    他帮她轻轻的拧了拧被子,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看到床头上那本绘画板。

    绘画板大概有4a纸那么大,一部分是图片,应该是潇笑自己上的颜色,一部分是文字,文字内容不多,而且这么工整的字体,应该是不是潇笑自己写的,或者是潇笑说的,谁帮她写的文字。

    潇夜坐在床边,一张一张的翻阅。

    “xx年xx月xx日。这是妈妈给我买的绘画册,我很喜欢。后面附上一个可爱的笑字符号。”

    “xx年xx月xx日。今天我在幼儿园弹了钢琴演奏,外公外婆妈妈舅舅都来看了我的表演,他们说我很棒。”

    “xx年xx月xx日。好久没有吃牛排了,好想妈妈带我去吃牛排。后面附上一个哭泣的符号。”

    “xx年xx月xx日。今天和妈妈还有外婆一起去了游乐场,我好喜欢坐旋转木马。妈妈答应我下次还会带我去。”

    潇笑的这么多篇日记中,没有提到爸爸。

    潇夜抿着唇,往后翻。

    “xx年xx月xx日。妈妈今天带我去了妈妈家住,我看到了爸爸,还和爸爸一起吃了早饭。”

    潇夜的心猛地跳动。

    然后缓缓,如针刺一般的难受。

    “xx年xx月xx日。爸爸受伤了,在医院,妈妈看上去很担心。舅舅也受伤了,怎么男人都那么脆弱”

    “xx年xx月xx日。有时候我觉得爸爸也不是那么难相处,可是为什么爸爸和妈妈感情就这么不好”

    “xx年xx月xx日。舅舅今天问我,说爸爸妈妈离婚了怎么办我不知道怎么办,但是总觉得,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妈妈好像和爸爸在一起不快乐。”

    “xx年xx月xx日。今天学校组织了亲子活动,我听到甜甜的爸爸说,说甜甜是他上辈子的小情人。我会不会是爸爸上辈子的小情人呢”

    “xx年xx月xx日。今天妈妈说要和爸爸离婚,爸爸不喜欢妈妈。爸爸为什么就不喜欢妈妈”

    “xx年xx月xx日。其实,我好羡慕有爸爸的小朋友,我好想坐在爸爸的肩膀上,那样应该很高很帅吧。”

    “xx年xx月xx日。我今天”

    “你做什么”

    突然的声响从耳边响起。

    潇夜抬头,还未有任何反应,就感觉手上的绘画册被一股蛮力猛地一下拿了过去,狠狠的抱着怀里,一脸愤怒到抓狂的表情看着他,“你凭什么看笑笑的日记。”

    潇夜沉默着,看着姚贝迪刚刚那么安静的模样,在此刻,突然就疯了一般的神情。

    他站起来,“你好好休息。”

    “潇夜,你这辈子欠潇笑的,永远都还不清。”

    嗯。

    他知道。

    永远都还不清。

    他走回自己的房间,重重的回到自己的床上,躺在床上。

    看着天花板发呆。

    脑海里面似乎一直重复着重复着,“其实,我好羡慕有爸爸的小朋友”

    他微闭上眼睛。

    红润的眼眶终究,流泪了。

    对不起,潇笑。

    真的,对不起。

    一周前。

    阿拉斯维。

    亚洲边际一个独立岛屿城市。

    乔汐莞望着这么一个陌生的地方,看着满室富丽堂皇的装修,感受着身下那柔软到不行的大床。

    她整个人其实是有些诧异的。

    她是又穿越了吧。

    脑海里面不停的回想。

    回想。

    她被齐凌枫威胁着,然后逼到了公路悬崖边。齐凌枫突然放开她,突然从悬崖边上跳下去身边猛然又响起爆炸的声音,到处都是火红一片,后来她就昏迷了,昏迷的时候,似乎是躺在一个坚挺而宽广的怀抱里面的,现在醒来,为什么就变成了自己一个人。

    她从床上坐起来。

    “嘶。”她冷抽一声,觉得后背有些痛。

    正在呲牙啮齿的时候,房门突然被人推开。

    乔汐莞眼眸一顿。

    那个走进来的男人似乎是料想到她现在要醒来一般,非常淡定自若的走过去,坐在她旁边,二话不说,开始脱她的衣服。

    “顾子臣你丫的做什么”乔汐莞扭动着身体。

    一动身体,疼痛更加剧烈了,她痛的大叫。

    “你别动,我看看你背上的伤。”顾子臣有些好笑的说着。

    乔汐莞突然就安静了,然后没好气的看着顾子臣,抱怨的说道,“你早说嘛,我还以为你猴急着想要干嘛干嘛呢”

    顾子臣似乎是笑了一下,脱掉她的面衣,里面什么都没穿,顾子臣坐在乔汐莞的背后,看着她光。裸。的后背上那依然被烧伤着还未愈合的伤口,眼眸紧了紧,说道,“有点痛,我帮你上药。”

    “嗯啊顾子臣,你要杀了我吗”乔汐莞前面一秒点头答应着,后一秒就开始大吵大闹。

    顾子臣上药的手顿了顿,真是很怀恋乔汐莞昏迷的那段时间,不管他怎么弄,最多不过皱皱眉头,不舒服的喃喃两声。

    “你轻点。你轻点,让你轻点,你怎么这么不会怜香惜玉”乔汐莞精神很好的,大吵大闹。

    顾子臣手指紧了又紧,咬牙切齿的说道,“乔汐莞,我根本就还没有来得及上药”

    “哦,是吗”乔汐莞一怔,转头看着顾子臣,“可是我为什么觉得会痛。”

    “你是你心理作用。”

    乔汐莞汗颜。

    顾子臣拿起药膏,上药。

    刚碰到乔汐莞的伤口。

    乔汐莞就忍不住抽了一口。

    顾子臣手抖了一下,似乎是咬了咬牙,大肆的上药。

    乔汐莞痛得想要杀人。

    这次绝对不会心理作用了。

    乔汐莞尖叫,声音震耳欲聋。

    房门外楼下客厅,武大掏了掏自己的耳朵,“我没有出现幻听吧。”

    “应该没有。”尹翔说。

    “他们兴致这么好”武大问。

    “谁知道。”

    “老大果然能力非凡。”武大由衷的佩服。

    “确实让人,惊叹。”尹翔点头。

    然后大厅内大家相似一笑,又心领神会的把电视声音开大了些。

    房间内。

    顾子臣好不容易上了药,换上新的绷带,绷带绕过她的胸部,乔汐莞大声喝斥,“顾子臣,你丫的别这么紧,胸部被你裹小了怎么办”

    顾子臣脸上黑了又黑,“你胸部是气球吗”

    “顾子臣”

    “何况,我也不嫌弃。”顾子臣说得理所当然。

    “”乔汐莞那一刻竟,无言以对。

    做好所有一切,乔汐莞穿上衣服。

    顾子臣询问,“想吃东西吗”

    “我昏迷多久了”

    “大概2天。”

    “我居然没死。”乔汐莞惊叹。

    顾子臣脸部抽搐。

    “我们现在在哪里”乔汐莞直接问道。

    总觉得这里的气息陌生到,应该离了上海十万八千里。

    “阿拉斯维,一个岛屿城市。”

    “我为什么到了这里”

    “我带你来的。”

    “你会什么会在这里”乔汐莞认真无比。

    “我一直都在这里。”

    “从离开上海就一直在这里”

    “嗯。”顾子臣点头。

    “你在这里做什么”

    “偷袭基地。”顾子臣也不隐瞒。

    “成功了吗”

    “功亏一篑。”顾子臣表情严肃,“接到你消失的消息,我就回到上海了。”

    “所以说原本你是可以达到你的目的地,但是因为我你放弃了”

    “也不一定。基地现在防备得很,不一定能够直捣黄龙。”

    “所以我不用感觉到内疚了是吗”乔汐莞问道。

    “不用。”

    “为什么是你一个人来这里”

    “不是我一个人,我找了帮手,只不过前段时间不方便带着武大他们,会引人怀疑。”

    “那现在带着了吗”

    “带着了,因为现在,已经让人怀疑了。”顾子臣解释。

    “哦。”乔汐莞问,“那我什么时候可以回上海”

    “你想回去吗”顾子臣扬眉问她。

    “嗯。”还有些事情没有处理完。

    “等你伤好了我送你回去。”顾子臣说。

    “那我现在危险吗”乔汐莞看着四周。

    “暂时安全。”

    “暂时”乔汐莞询问,眉头一扬。

    “我会保证你安全的。”顾子臣承诺。

    乔汐莞嘴角突然笑了笑,似乎是问清楚了所有的来龙去脉,摸了摸肚子说道,“我饿了,我们出去吃饭吧。”

    顾子臣点头,带着乔汐莞下楼。

    楼下。

    莫梳、尹翔、武大,还有一个不认识的白皮肤蓝眼睛的帅气外国人,看上去大概30岁左右。

    几个人坐在一起看电视,看上去很悠闲。

    然后看到他们下楼,所有人眼眸都顿了顿,然后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乔汐莞觉得被他们看得浑身不自在,不爽的皱着眉头,“你们这么看我做什么”

    “没什么。”所有人连忙转移视线。

    “介绍一下,莫梳、尹翔、武大你都认识的,这是温特森。”顾子臣简单的介绍着。

    “也算是重新认识你们了,我是乔汐莞。”乔汐莞自我介绍。

    所有人都是友好的一笑。

    “我有些饿了,要吃点东西。”乔汐莞说。

    顾子臣带着乔汐莞走向饭厅,从开放式厨房里面拿了些食物出来,很多都是现成的,比如沙拉啊比如面包吐司什么的,没有中国的米饭和大鱼大肉。

    “先这么吃点,晚点温特森会出门买菜做饭。”

    “哦。”乔汐莞点头,在这个地方,还不至于那么任性。

    顾子臣就一直陪着乔汐莞。

    乔汐莞吃有些撑,和顾子臣一起坐在武大他们之间。

    她看了看那些电视节目,表示没什么兴趣,这么睡了一天,有些懒洋洋的,后背又不敢又太大动静,坐在那里浑身不自在。

    “不舒服回房间吧。”顾子臣看着她的模样,轻声说道。

    “哦。”乔汐莞也不推脱的,往2楼上走去。

    只是。

    她怎么都看不出来,楼下这几个人在经历什么,生死浩劫。

    这么悠闲自在。

    回到房间,乔汐莞站在外阳台上。

    第一次看到阿斯拉维的天空。

    很蓝,天空很宽阔,很美。

    她就这么静静的感受着这么温和而温暖的气息,看着前方

    前方。

    也不知道是不是上海的方向。

    齐凌枫从那么高的悬崖上掉下去

    她抿了抿唇。

    脑海里面全部都是这一幕。

    齐凌枫果然到死那一刻,都不会做一个好人。

    身后,突然有人走过去,站在她的旁边。

    乔汐莞转头,看着顾子臣出现,穿着白色的衬衣,微风吹过,让他的衣裳就这么轻轻地飘荡着,看上去有些远,却又觉得,触手可及。

    顾子臣给人的感觉总是这般的,分明没有特别强势,就是怎么都忽视不了。

    “你怎么上来了”

    “来陪陪你。”顾子臣说。

    “哦。”乔汐莞点头,顺着他的方向看着天边。

    两个人沉默着,微风一直扑到在他们的身上。

    好像很久没有见到过顾子臣了,好像很久没有这么和顾子臣单独在一起了。

    心里面是什么感觉。

    她其实自己也不知道。

    但从顾子臣离开开始,周围发生了很多事情。

    她突然开口,说道,“顾子臣,你妹妹流产了,你妈妈中风了,叶媚自杀了。”

    顾子臣眉头微动了动,“嗯,我知道了。”

    “你爸要你回去后和我离婚。”乔汐莞说。

    顾子臣转头看着她,“你离婚吗”

    “我随便你。”乔汐莞很平静。

    其实在很早之前就想的很清楚,只要顾子臣说over,她就真的可以over。

    她现在得到了她自己的所有,我可以非常心安理得的离开。

    “那就不离婚吧。”顾子臣突然说道。

    乔汐莞一怔,有些诧异。

    “结婚了,就没想过离婚。”顾子臣说。

    “你爱我吗”乔汐莞突然问他。

    顾子臣没有回答。

    “齐凌枫把我威胁着在悬崖边上的时候,你怕我会死吗”

    “嗯。”顾子臣点头,淡淡的点了一下。

    “其实齐凌枫有句话让我感触很深。”

    顾子臣看着她。

    “他说,我想要听到的不是生死有命而是,生死相依。”乔汐莞对着顾子臣,“那一刻,我觉得我有些难受。”

    “我也是。”顾子臣说。

    乔汐莞诧异的看着他。

    “当你说,齐凌枫我爱你的时候,我也有些难受。”顾子臣一字一句。

    乔汐莞咬着唇。

    “齐凌枫死了。”顾子臣提醒。

    “嗯。”乔汐莞点头。

    “好好休息一下吧,过几天我送你回上海。”说着,顾子臣转身就准备离开。

    “顾子臣。”乔汐莞突然叫着他的背影。“本来想要报复你一下的,本来想要对你不理不睬的,本来觉得我和你可能也就是萍水相逢又突然莫名其妙滚了床单也可以拍拍屁股滚蛋的,但是到了此刻,我不得不承认,我原来我还是爱你的。所以我会明确的告诉你,顾子臣,我爱你,我不再爱齐凌枫了。你说你不是一个长情的人,我现在才发现,我原来和你一样,或许人类都是如此。”

    顾子臣的高大的声音转身看着她。

    看着她。

    忽然,大步走向她,托起她的下颚。

    一个吻重重的印在她的唇瓣上。

    心那一刻有些微动。

    乔汐莞一直都知道,爱情的路上谁先爱了,谁就更容易受伤。

    很显然。

    她已经爱了

    ------题外话------

    这几章要开始写莞莞的剧情了。

    么么哒。

    对比起贝迪,莞莞的剧情会轻松那么一点点。

    小宅也虐的心肝都痛了。

    厚脸皮拉票中:

    一定要给小宅投票哦,首页专题谁是掌门人

    认准小宅,爱你们不解释。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