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一章 生死爆发(一)

第一章 生死爆发(一)

作者:恩很宅
    乔汐莞在阿拉斯维这个地方待了天。<r><r>

    每天除了吃喝就是躺着养伤。

    顾子臣和其他人其实也都很闲,闲着基本没有做什么让人觉得是惊天动地的事情。

    乔汐莞有一种错觉,错觉的认为,这些人就是在这里来度假的,那么休闲。

    而这样的错觉,在乔汐莞待了的第天晚上,就爆发了。

    当时乔汐莞想要洗澡,死皮赖脸的要洗澡。

    自从受伤后就没有洗过澡,偶尔会用温热的毛巾擦擦身体,终究还是觉得难受得很,顾子臣那个男人就和在上海时一样的龟毛,认定的事情,就他妈的半点走转都没有。

    她是嘴皮子都磨干了,甚至差点用了色诱的方法,顾子臣才松了口答应可以洗澡,但是必须是他帮她洗。

    话一说出来,两个人都有点尴尬。

    乔汐莞看着顾子臣,好半响,挤眉弄眼的说着,“顾子臣你丫的就是想要那什么什么我,何必装的这么清高,咱俩也不是第一次了。”

    顾子臣耳朵有些红,脸色有些沉,“你到底洗不洗澡。”

    “当然要洗,而且有人服务,不要白不要”

    乔汐莞脱光了衣服坐在没有装水的浴缸里面。

    顾子臣就坐在浴缸外面,小心翼翼的帮她清理后背。

    经过这几天,后背的伤口开始结茧。

    乔汐莞看了看镜子中的模样,有些忧伤的感叹道,“顾子臣,你说我后背会留下疤痕吗”

    “嗯。”顾子臣修长的手指一点一点小心翼翼的划过她后背,尽量避开了她的伤口。

    “会不会很难看”

    “还好。”顾子臣看上去认真无比,脸上很淡定。

    “你真的不嫌弃”

    “不嫌弃。”顾子臣一字一句。

    “有时候我会特别的在意这具身体,因为曾经的我嗯,曾经没这么妖娆多姿,美轮美奂,当自己有一天突然回神的时候,有些庆幸,这么美。人都是虚荣的,我也不例外。现在被自己这么糟蹋了,真是有些难受。”乔汐莞静静的说着,感受着身后人用灵活的手指帮她擦拭着身体,感受着滚烫的呼吸,灼热的视线。

    “外在不重要。”顾子臣突然开口。

    “嗯”

    “以前我从来没有在意过这个人。”顾子臣说得很直白。

    乔汐莞倒是反应了两秒钟。

    因为顾子臣说话太简短了,简短到很多时候她根本就接洽不上。

    她琢磨了半天似乎才捉摸清楚。

    顾子臣说的他以前没有在意过这个人是不是就是说明乔汐莞这个女人再漂亮,他也没有兴趣,他其实喜欢的,有那么点在意的,就是现在,重新换了一个身份的乔汐莞。

    心里那一刻莫名有些甜。

    很多时候都觉得,想要让顾子臣开口说爱她,喜欢她有点天方夜谭,但也总是希望能够得到他的一丝肯定和在乎。她不喜欢付出了没有结果的爱情,尽管很多时候也很钻牛角尖的认定着,既然我喜欢了,你就应该也喜欢,既然我喜欢了,我就应该死缠烂打直到你喜欢。

    乔汐莞深呼吸了一口气,转身。

    顾子臣还有冒泡的手突然顿了一下。

    眼眸直直的看着乔汐莞的身体,喉咙微动。

    “顾子臣。”

    “嗯”

    “我爱你来着。”

    “嗯。”顾子臣点头。

    “你爱我吗”

    “还好。”顾子臣回答,眼眸在闪动。

    “顾子臣。”

    “嗯”

    “其实我想听你说说”

    一道温热的唇已经毫无预兆的覆在了她的唇瓣上。

    乔汐莞一怔。

    顾子臣的舌头已经直驱其入,在她的唇舌间纠缠,有那么一瞬间,乔汐莞觉得自己根本就是透过不过来气的,“唔唔”着,双手抓着他的手臂,半天都回神不过来。

    过了好久。

    久到两具身体似乎都开始有了别一般的反应,顾子臣突然放开乔汐莞,气喘吁吁的喘息,深邃的眼眸直直的看着她因为欲。望而染上有些情。色的脸颊,嘴角拉出一抹好看的弧度,笑着说道,“后面的自己洗。”

    丢下一句话,顾子臣的就走了。

    乔汐莞看着空荡荡的浴室。

    脑袋还有些晃荡的看着浴室门关过来的方向。

    这个男人。

    这个男人

    刚刚开始说了在乎的不是这具身体,却还是抵不住这具身体的诱惑,男人果然都是眼观动物,男人果然都是靠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刚刚那一秒她分明可以感受到,顾子臣隐忍着的欲。望,如果不是她受伤了,他肯定会吃干抹净。

    心里不停地碎碎念。

    她一直在想,如果当年是霍小溪,顾子臣会不会真的看她一眼。

    这么不爽的清洗着自己的身体,刚洗完,从浴缸里面走出来。

    浴室的房门突然打开。

    她就这么赤果果的出现在顾子臣的面前,乔汐莞还没来得及惊呼,只感觉到顾子臣拿过一条大浴巾,直接把她抱进了进去,二话不说的抱着她就往外走。

    乔汐莞惊讶的猛地大叫,“顾子臣你有病吗我都还没穿衣服”

    “闭嘴。”顾子臣丢下两个字,直接穿过卧室往楼下走的。

    乔汐莞莫名其妙,看着客厅中等着的几个人,整个脸一下子爆红,她在顾子臣的耳边咬牙切齿的说着,“顾子臣我里面什么都没穿。”

    “我知道。”顾子臣还是淡薄到不行。

    乔汐莞恨得牙痒痒的。

    她实在不知道这个男人到底在想什么

    其他人看着顾子臣这么把乔汐莞抱出来时有些诧异,眼神都有意无意的躲闪着,但最终还是没有太多异样,所有人谨慎而急促的走出了大门。

    现在是晚上。

    这是乔汐莞来到这个地方第一次出这个大门,还是在现在这种说不出来什么窘迫的情况下。

    所有人一起坐进一辆座的越野轿车,由尹翔架势,车子几乎是一跃而出,疯狂的行驶在街道上。

    乔汐莞被这样疯狂的开车刺激得半天说不出来一个字,她就这么一直窝在顾子臣的怀抱里,看着其他人的脸色似乎都严肃了很多。

    是突然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她正欲开口问点什么,只看到其他人已经开始非常秩序般的,蹲下身体找东西,然后乔汐莞看到了他们手上的弹药和抢,黑压压的一片。

    乔汐莞目瞪口呆,半天惊得说不出一个字。

    其他人似乎准备就绪。

    顾子臣点了点头,尹翔一个完美的漂移,停车,温特森和莫梳先下了车。

    乔汐莞看着他们离开,车门关过来那一秒,似乎是听到了子弹迸发的声音。

    她是平凡人,她是平凡人,她一直以为,这些场景只有在电视上才能够看到的。

    精神恍惚之际,身体突然一凉。

    乔汐莞整个人一怔,看着顾子臣已经在脱她的浴巾。

    “你做什么”乔汐莞死拉扯着自己的衣服。

    虽然莫梳和温特森下去了,但是前排开车的尹翔还在,而且武大还在旁边虎视眈眈

    顾子臣这么肆无忌惮的脱她的衣服,这个男人是变态吗

    “我帮你传防弹衣。”顾子臣说道。

    “为什么,为什么要穿那玩意”乔汐莞有些口吃的问道。

    心里一阵心悸。

    顾子臣没有回答。

    他将防弹衣直接套在乔汐莞光。裸。的身体上,然后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找出来了一套恤和运动长裤,一边帮乔汐莞穿上一边说道,“刚刚太急,随便抓了一套我的衣服,没有文胸,穿我的内裤、衣服和裤子。<r>..<r>”

    “”乔汐莞直直的看着顾子臣。

    刚刚那一秒,她没见着顾子臣拿衣服啊

    这个男人什么时候做的这种事情

    是自己在大吵大闹之时,没太注意吗

    这么三两下功夫,乔汐莞身上已经换上了顾子臣的衣服,还好裤子有裤腰带,要不然也不知道现在穿起会不会直接就往下掉的。

    顾子臣把乔汐莞弄好了之后,自己蹲下身体开始寻找属于自己的武器。

    乔汐莞就这么直直的看着顾子臣,看着他依然一脸淡定而沉默的样子,灵活的手指在手枪上面跳动,子弹壳,扳机,枪口,赤果果的,分明全部都是真枪实弹嘛

    乔汐莞目瞪口呆的看着顾子臣。

    顾子臣将一把手枪递给乔汐莞。

    乔汐莞愣愣的看着他。

    “拿着。”顾子臣说,“防身。”

    “不”乔汐莞真的很排斥这个东西。

    顾子臣也不多说,把枪塞进乔汐莞的手上,说道,“开枪的时候要先拉动这里,这叫做上膛,否则子弹打不出去。”

    “我干嘛,干嘛要学。”乔汐莞惊恐的说着。

    顾子臣似乎也没想过和乔汐莞废话,交代完毕之后,对着旁边的武大以及前排的尹翔吩咐着,“温特森和莫梳去将他们引开,不过对方人手应该不少,他们两个人也应付不过来。我们是从那里走出来的,我们能够想到的他们也能够想到。所以现在在我们人力有限的情况下,以隐藏为主。”

    “是。”

    “前面路口停车。武大,你跟着我一起,尹翔你小心。”

    “放心吧老大。”尹翔说着。

    陡然,前面一个快速逆转,猛地一脚刹车。

    乔汐莞觉得自己差点没有这么直接冲出去,车子还未挺稳,顾子臣拉扯着乔汐莞就下了车。

    乔汐莞觉得天昏地暗的。

    在车上还真的不知道,也不知道是不是防弹玻璃的隔音效果极好,下车就听到了噼里啪啦的子弹声如雨声一般的在耳边不停地响起。

    要不要这么激烈。

    乔汐莞被顾子臣一直拉着急速的往前。

    武大跟着他们的脚步,处于一种一直防备和保护他们的状态。

    乔汐莞咬着唇,控制心跳几乎已经跳出心口的剧烈,拼命的被顾子臣拉扯着往前走。分明后背的伤口并没有好,现在却感觉不到疼一般,一心只有逃命的感觉。

    顾子臣那厮就是个骗子。

    说暂时安全。

    暂时会不会太短了点。

    “趴下。”顾子臣突然大声一吼。

    乔汐莞就感觉到自己身体被顾子臣猛地一下扑到在地上。

    全身的疼痛还未真的感觉到。

    身后突然响起爆炸声。

    乔汐莞回头,看着身后的火光,那一刻似乎晃眼看到武大被突然的大爆炸弄得身体都弹了起来。

    乔汐莞心里一悸,大声吼着,“武大”

    武大被爆炸弹到较远的地方,趴在地上,半响没有动静。

    乔汐莞爬起来,准备过去。

    “别动。”顾子臣在她耳边厉声道,然后自己起身,大步往武大那边,速度快到惊人。

    乔汐莞看着顾子臣的身影在火光中如此奔跑。

    虽然很帅,但是

    现在的环境很恐惧的好不好

    整个人的心跳一直不停的剧烈跳动,甚至没有感觉到身边有任何危险。

    顾子臣拍打着武大的脸颊,迫使武大睁开眼睛。

    武大忍着痛,从地上起来。

    顾子臣眼眸一转,脸色一沉。

    “砰。”

    黑色枪口直直的对准乔汐莞那边。

    乔汐莞目瞪口呆的看着一个男人直直的倒在自己面前,然后一动不动。

    那个男人是什么时候靠近自己身边的。

    她怔怔的看着那个男人,转头看着顾子臣。

    顾子臣刚刚是杀人了吧

    她咬着唇,狠狠的咬着,咬得下唇都开始发白。

    顾子臣和武大不知何时已经回到她的身边,顾子臣带着他们继续往雨林丛中跑去。

    现在是晚上。

    这座岛屿里面很多雨林,里面漆黑一片,比较适合隐藏。

    顾子臣带着乔汐莞和武大一直不停的穿梭在这之中,顾子臣似乎是熟悉这里的路线一般,带着她们很有目的的往前赶。

    后面一直响起声音,远远地脚步声,奔跑声。

    乔汐莞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她跑得几乎没有了力气,而身边的顾子臣和武大却似乎是面不改色心不跳,两个人的步伐依然急促而稳健。

    “顾子臣,我不行了”乔汐莞受不了了。

    她呼吸几乎已经不在,再这样下去,可能自己也会因为呼吸不顺畅而突然窒息。

    “在坚持一会儿。”顾子臣沉声说道。

    “我真的、要、死了。”乔汐莞说话都已经说不清楚了,整个人已经到了极累的边缘。

    顾子臣突然停了一下,然后一把横抱起她。

    乔汐莞被顾子臣抱在怀抱里,急速前进。

    乔汐莞狠狠的搂着顾子臣的脖子,看着他冷峻的脸上面无表情,身后不知道有些什么危险,甚至到现在为止乔汐莞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突然就离开,为什么会有人追杀,为什么这个岛屿城市,可以这么肆无忌惮的用枪支弹药。

    “顾子臣,我们会不会有事”乔汐莞望着顾子臣的脸,问道。

    “不会。”顾子臣说。

    乔汐莞安静的靠在顾子臣的怀抱里。

    顾子臣抱着她,明显的脚步比刚开始稍微慢了些,呼吸也开始渐渐急促。

    “老大,跟得越来越紧了。”武大突然开口,冷声说道。

    “穿过这片雨林,前面是一片海。”顾子臣用有些微喘的气息说道,“不要停留的跳下去,下面有一艘快艇,我们坐着它离开。”

    “其他人呢”武大询问。

    “尹翔会开着车到达我们的目的地,温特森在这里比谁都熟悉,他会寻找到隐藏点,到时候后我们回来接他们。”顾子臣不缓不急的说道。

    “是。”武大点头。

    脚步一直不停。

    终于。

    穿过雨林,前面是一个有些高高的海边悬崖,下面隐隐约约看到一辆比较小的快艇停在夜色下。

    乔汐莞还未来得及紧张,耳边只听到顾子臣说了句,“屏住呼吸”。

    然后,就被顾子臣抱着一下跳了下去,海水淹面,跳下去后身体一直往下,海水重大的压力让她整个人仿若被碾压着一般,难受到不行,而且一直憋着一口气,不能顺利呼吸让她整个人有种到了临死的边缘。

    正在自己觉得快要绝望的一瞬间,身体被人猛地拉扯着一直往上。

    终于露出水面。

    乔汐莞大口大口呼吸,从来没有此刻这般这么这么渴望空气。

    顾子臣抱着乔汐莞坐进了快艇。

    武大也在随后一秒爬了上来,顾子臣开着快艇,一触即发。

    耳边响起剧烈的枪声,不停的打在海水里面。

    乔汐莞转头看着海岸线的方向,看着那里站着几个人,似乎是穿着迷彩服和皮靴,远远的看着他们。

    乔汐莞一阵心跳加速。

    那些人就是为了杀他们的吗

    乔汐莞回头看着顾子臣,看着顾子臣依然严肃无比的开着快艇不停的往前。

    武大似乎是感觉到了暂时的安全,一屁股坐在甲板上,放下手枪,脱掉上衣。

    鲜血淋淋的手臂,此刻还在不停的流血。

    乔汐莞惊呼,“武大你受伤了。”

    “嗯。”武大点头。又对着顾子臣说了句,“快艇上有急救包吗”

    “有,在甲板下面。”

    一般情况,急救包对他们而言很重要,所以几乎是随身携带。

    “乔汐莞,你帮我找一下。”武大说。

    “哦。”乔汐莞连忙点头,趴下身体在夹板下层拿到急救包,打开,有些急的问着武大,“你要什么”

    “消毒液。”武大说。

    “哦。”乔汐莞寻找着,有些黑的空间看得不清楚。

    “旁边有军用电筒。”顾子臣提醒。

    乔汐莞连忙找了找,找到电筒,点亮,然后找到了消毒液。抬头,因为亮光,所以看到了武大苍白得有些吓人的脸颊,“我帮你,还是你自己来”

    “你帮我直接淋在上面就行了。”

    “哦。”乔汐莞连忙点头,拧开消毒液,往武大骨肉模糊的小臂上一到。

    “嗯”武大痛得抽了一口气,低吟了一声。

    “很痛吗很痛吗”乔汐莞紧张的问道。

    “你帮我剪点纱布,巴扎一下。”武大忍着痛,好半响才从嘴里面吐出这么几个字。

    “好。”乔汐莞手忙脚乱的找出纱布。

    深呼吸一口气,咬牙,将纱布覆盖在武大的伤口处,一圈又一圈。

    武大痛得已经说不出一个字,嘴唇一直咬着,身体在隐忍着微微颤抖。

    好半响巴扎完毕。

    乔汐莞松了一口气,看着武大的脸色已经白得不像话,此刻的武大似乎也是在忍受着痛苦一般的,躺在甲板上,呼吸很急促。

    乔汐莞看着武大,转头对着顾子臣,“我们现在去哪里”

    “去个安全的地方。”

    “有多远。”

    “这种速度大概、个小时。”

    “需要这么久”

    “嗯。”顾子臣说,沉默了一下又说道,“你后背的伤如何”

    “还好,有点痛,但是不是特别严重。”乔汐莞说,此刻是真的感觉不到特别痛。

    顾子臣点了点头,说道,“你忍着点。”

    “好。可是”乔汐莞挪动着屁股坐在顾子臣的旁边,“为什么突然有人追杀”

    “找到了我们的下落,追杀我们很正常。”

    “那我们会被一直追杀吗”

    “不会。”顾子臣一字一句,“等彻底捣毁了,就不会有人追杀了。”

    “可是对方明显的比我们人多。”齐汐莞紧张的说着,她真的不相信,就凭顾子臣这么几个人的力量,可以摧毁那么多人,她不相信他们强大到这个地步。

    何况如果真的那么强大,顾子臣也不会让他们分头行动了。

    她一向不笨。

    刚刚所有的慌张让她的精神透支到什么都思考不了,但是现在冷静下来她只要稍微一想就知道顾子臣的安排分明就是在分散对方的势力,而需要分散对方,显然就是因为他们没有能力和对方正面相对,所以才得选择这种方式各自逃忙。甚至于,乔汐莞那一刻有一种错觉,觉得顾子臣分明就是通过这种方式减少伤害和损失,这么分头不至于全军覆没。

    认识到这点,乔汐莞心里有些慌张。

    她不是不愿意相信顾子臣,可是摆在面前的事实,让她真的没办法死心塌地的相信顾子臣。

    这么沉默了一段时间。

    武大似乎也渐渐缓过那锥心的疼痛,慢慢的从甲板上坐起来。

    她看了看四周,“老大,我们现在是要离开阿拉斯维”

    “是。”

    “尹翔开车应该到不了吧。”

    “尹翔知道在什么地方停车,有人会去接应他。”顾子臣说道。

    “其实我一直很好奇,老大这段时间消失到底做了些什么温特森没有对我们暴露一点点,这让我们觉得很被动。老大我不怕死,但是不想死得这么不明不白。”武大说,声音有些严肃,似乎是对顾子臣这段时间的举动提出了异议,“今天晚上突然被人追杀,明显是基地派来的人。他们知道了我们现在的落脚点就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后,我一直以为我们就会在这个岛屿上决一生死,却没想到,好像所有一切都是你安排好了的,你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让矛盾更激化一些。”顾子臣说,“武大,我没想过隐藏你们什么,只是没有找到最好的机会给你们说明白。其实所有一切都是路远留下来的,在路远死的那一次任务之前,他告诉我”

    远处上方,似乎突然传来什么声音。

    敏锐的顾子臣的武大猛地抬头,远远看着天空上一道亮光,一闪一闪。

    “老大,是直升飞机。”武大开口。

    顾子臣看着那毕竟的直升飞机,当机立断,“马上跳海。”

    “是。”武大似乎随时都准备执行任务一般的,毫不犹豫,猛地一下跳进了海水里。

    “乔汐莞,跳下去。”

    “我水性不好。”乔汐莞心跳猛地一下就加速了些。

    刚刚才好不容易稳定下来的心跳,现在又无法控制了。

    乔汐莞看着顾子臣突然离开驾驶台,走向乔汐莞,二话不说的把乔汐莞抱气就扔进了海水里面。

    “武大,帮我照看着她。”顾子臣丢下一句,驾驶着快艇直蹦向前。

    乔汐莞被狠狠的扔进海水里,武大游过来,将乔汐莞拉近自己身边。

    乔汐莞看着那远走的快艇,还未开口说话。

    武大突然捂住她的嘴和鼻子,强势让和她自己一起,憋进了海水里面。

    海平面突然很紧。

    乔汐莞只感觉海水不停的在她身体周围流窜,不能呼吸让她整个人难受到快要窒息,整个脸已经涨到通红无比。

    正在自己觉得快要临危的边缘,耳边突然响起剧烈的爆炸的声音。

    乔汐莞身体一怔。

    武大身体似乎也怔了一下。

    武大放开乔汐莞,和她一起缓缓的露出了海平面,远远的看着海平面上燃起了一个火球,这片海很安静的,几乎没有其他船只,所以那艘突然爆炸的舰艇一定就是顾子臣刚刚开的那一辆了。

    乔汐莞紧张无比的狠拉着武大,不相信的看着眼前那一幕,“顾子臣会不会在上面”

    “不知道。”武大直直的看着那艘被燃起来的快艇,仿若也被怔住了一般,半天反应不过来。

    “我们过去看看。”乔汐莞说。

    “不行。”武大强势的拉扯着乔汐莞,“那边不安全。”

    “可是顾子臣”

    “他没那么容易死。”武大一字一句。

    死。

    不。

    不,她从来没有想过,顾子臣会死。

    她整个人突然有些崩溃,有些崩溃的看着武大,看着前面那燃烧的火焰。

    耳边似乎又响起了越来越大的直升机引擎的声音。

    武大强势拉着乔汐莞隐藏在海水里面,尽量不发出任何动静。

    直升机开得越来越低,越来越近,还能够看到透射在海底里面的光线,一道一道从她们身上闪过,伴随着红色的光亮,冰冷的扫视着。

    缓缓,光亮渐渐离去。引擎的声音也渐渐地离去。

    武大对已经憋到不行的乔汐莞做了一个嘘的姿势,示意她小声一点,然后缓缓的带着她浮出水面。

    乔汐莞一得到新鲜空气就大口的呼吸,却因为恐惧,没有发出一点声响。

    武大显然要憋得住得多,几乎是出来了,还憋了一阵,才开始小心翼翼的呼吸。

    “顾子臣”乔汐莞对着武大。

    “我们先想办法离开这片汪洋大海,如果是顾子臣的话,他一个人很轻松可以让自己平安。”武大说,说的是实话。

    “可是如果顾子臣在刚刚的舰艇上面呢”

    “那就听天由命。”武大说。

    乔汐莞心里一紧。

    她狠狠地看着武大,在他们眼中,一条生命就是如此简单的事情吗

    武大似乎也没想过对乔汐莞解释太多,带着乔汐莞往海水上,有些漫无目的的游走。

    乔汐莞会游泳,但是她体力不够。

    在海水里面浸泡了个多小时就开始精神有些透支了。

    她几乎不能动,武大就一直带着她。

    他们走了个多小时,依然漆黑一片,看不到任何海岸线。

    而且到了深夜,随着凌晨,海水越来越冷。

    乔汐莞觉得真个身体都已经冻得不能动弹一秒。

    “武大,我觉得我会死。”乔汐莞突然开口。

    她身体已经僵硬无比,她突然觉得毫无希望。

    “我也觉得我会死。但是在死之前,我会拼命挣扎。”

    乔汐莞咬着唇。

    她现在挣扎不起来,她真的有那么一丝无望。

    她那个时候突然想起了很多,想起曾经还是霍小溪时候的没心没肺,想起她的父母,突然的死于非命,她报复完了齐凌枫,但是她还没有去见过他们,给他们添一炷香,难道就这么,直接再次到黄泉去见他们还有顾子臣,那个说好会保证她安全的男人,现在生死如何

    眼眶突然有些红。

    一个人在面对死亡的时候,是不是都是这般的,觉得好像还有好多事情都没有做,还有好多事情都没有完成

    她咬着唇,身体已经冻得冰凉。

    前面是一望无际。

    一望无际。

    突然。

    前方似乎有什么响动。

    很显然,武大也发现了,她僵硬的身体突然一紧,猛地拿出手枪,对准前面的方向。

    手枪其实在水里面浸泡了这么久,几乎已经不能用了。

    这仿若就是一个本能的保护自己的方式。

    响动越来越近。

    一个熟悉的身影在前方冒出来,“是我。”

    是我。

    乔汐莞听到那个声音,差点没有直接哭出来。

    顾子臣说,“是我。”

    “顾子臣,我在这里。”乔汐莞突然像是有了力气一般的,大声的说着。

    顾子臣那一刻似乎也松了口气,快速的游了过来,看着乔汐莞和武大,“你们感觉怎么样”

    “我感觉我要死了。”乔汐莞热泪盈眶。

    顾子臣似乎是笑了笑,那一刻分明是宠溺的。

    他从衣服里面拿出来三样东西,第一个是淡水,只有一小瓶,他拧开给乔汐莞,“喝两口。”

    乔汐莞听话的喝了两口,递给了武大。

    武大接过,也是小心翼翼的喝了两口,然后还给了顾子臣。

    顾子臣拿出了两块压缩饼干,“吃了,补充点体力。”

    两个人都听话的吃了进去。

    顾子臣又拿出了一个压扁的救生衣,吹胀后,穿在在了乔汐莞的身上。

    而后分别又递给了武大一个,给自己也弄了一个。

    乔汐莞那一刻鼻子有些酸,“顾子臣你是机器猫吗”

    顾子臣摸了摸乔汐莞冻冷了的身体说道,“这是最基本的生存能力。所以我比你们晚下来了几分钟,我要准备东西。结果这么一离开,就离了你们这么远,还好找到你们了。”

    这个时候,不是应该想办法自己生存的吗

    这么久了,顾子臣在海水里面,是一直在找她们的吗

    说不出来什么感受,眼眶有些红,鼻子有些酸。

    患难见真情。

    妈的。

    这个时候顾子臣还敢说不爱她试试

    她紧紧的抱着顾子臣,为了保存体力,不再多说一个字。

    顾子臣托着乔汐莞在海水里面一直游动,他手上有一块黑色的手表,显然这个时候顾子臣这么在乎这块手表肯定不是简单的东西,她看着那块手表点亮的屏幕,有一个红色点在一直缓慢的前行。

    这是一块指示表吗

    红色点一直有一个箭头,箭头指着的方向,就是他们现在要走的方向。

    已经绝望的乔汐莞,那一刻突然像是有了希望。

    而且不得不说,顾子臣在旁边后,武大似乎也有了动力一般的,即使已经精力透支,都跟随着顾子臣的速度,往前游走着。

    天色越来越沉。

    乔汐莞也不知道此刻是几点了。

    反正应该是很晚很晚的夜晚。

    天上乌云密布。

    有一种极度不好的预感。

    顾子臣看了看天色,严肃的声音解释道,“阿拉斯维的天气,很容易下暴雨。”

    乔汐莞把顾子臣抱紧了些。

    这个时候,她只有这么狠狠的抱着他。

    顾子臣似乎感觉到乔汐莞的依靠,修长的手指摸了摸她的冰冷的脸颊以及冻得颤抖的嘴唇,“别怕,有我在。”

    乔汐莞点头。

    顾子臣将手腕上的手表突然取了下去,拿给武大。

    武大一怔。

    “我大概知道了方向,你拿着。”顾子臣一字一句。

    “为什么”

    “暴雨一般都会伴随着狂风和巨浪,我会努力和乔汐莞在一起,到时候很有可能和你就会冲散。你跟着红点的方向一直走,到了目的地会有军舰停靠,你只要说出路远的编号,就能够顺利的通行,不管到时候我在或者不在,你都是安全的。”顾子臣一字一句。

    武大拿着手表,默默的看着他们。

    “很抱歉,没能给你解释清楚。但如果你到了目的地,一切就迎刃而解了。”顾子臣说。“另外,就算是你没有了体力,也不能放弃,手表里面有定位追踪器,我已经发出了的信号,不超过明天早上,就会有人来找你。”

    武大咬着唇。

    这么重要的东西,老大给了她

    她看着顾子臣,好半响,“老大你不会死的是吗”

    那一刻天气很暗,所以看不清楚武大说这句话的时候,是不是热泪盈眶。

    乔汐莞抱着顾子臣,紧紧的抱着他,仿若这就是她唯一的依靠一般。

    “我不会。”顾子臣说,“你也不会。”

    “嗯。”武大点头,“我会努力活下去的。”

    顾子臣点头。

    同伴之间的信任,不言而喻。

    一行三人又游走了一段。

    天色已经沉到不像话。

    突然一道雷电闪过。

    剧烈的声响在海平面上此起彼伏。

    狂风来袭。

    好平面的海水开始波涛汹涌,海浪越来越大,刚开始武大还极力的跟着顾子臣和乔汐莞,后来海浪真的已经开始高空起伏,海平面混乱不堪,她被海水冲得越来越远,她远远的看着顾子臣和乔汐莞紧紧的抱在一起,然后一阵海浪一阵海浪的将他们掩盖,直到消失

    她也被海水打得几乎昏迷,身上痛得吓人。

    最后一个海浪狂妄的奔腾而来。

    武大那一刻在想,这次,她肯定就和老大分开了。想要找他们肯定都找不到。

    她咬着唇,随即而来的疼痛让她那一刻真的天昏地暗

    千万不能死。

    这是在晕倒前,给自己说的最后一句话。

    ------题外话------

    开始进入卷三了。

    卷三男主天下。

    所以,现在该是我们男主爆发的时候了,谁说咱们小臣臣打酱油的,小宅就打谁哦

    呼呼。

    投票时间开始首页专题谁是掌门人豪门派。

    话说喜欢小宅这本文的就千万不要吝啬。

    这是对小宅的这篇文文的肯定哦。

    也是小宅的动力所在哦

    么么哒。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