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二章 生死爆发(二)土著历险

第二章 生死爆发(二)土著历险

作者:恩很宅
    一阵狂风暴雨后,海平面突然平静了。

    此刻远远的天际边有了些微弱的红色,倒映在平静的海波面上,悠扬绵长。

    乔汐莞一直被顾子臣紧紧的抱在一起。

    刚刚那疯狂而恐惧的海浪让她此刻还有心有余悸,身边这个男人由始至终没有放开过她,有时候甚至觉得自己已经无力攀着他,他修长而有力的手臂却半点放开的迹象都没有,原本夹杂着的恐慌似乎也因为顾子臣平静了很多。

    两个人在海平面上漂浮。

    顾子臣把淡水又拿给她喝了两口,让她吃了一小块压缩饼干。

    自己也喝了点,吃了点东西。

    这个时候谁都不能说放弃。

    乔汐莞只是觉得身体很冷,僵硬在海水里面,难受得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海平面上的红光越来越明显,破晓的天空有了朝霞的色彩。

    顾子臣修长而冰冷的手指摸了摸乔汐莞已经冻僵的脸蛋,低哑的声音说道,“太阳出来后就会好很多了。”

    “嗯。”乔汐莞点头,然后从喉咙里面发出一个嘶哑到不行的嗓音。

    喉咙处传来阵阵刺痛,那是感冒最明显的症状。

    顾子臣一直搂抱着她,然后往前游走。

    刚刚那阵狂风破浪根本就是毫无方向的乱拍乱打,她其实不太相信经过那一番颠簸之后,顾子臣在这么大没有任何指示牌没有任何标志性建筑的一望无际的海平面上还有他的方向。

    此刻的他们,更像是漫无目的的游走。

    仿若就是靠彼此的身体支撑着最后的力量。

    乔汐莞沉默了很久,仿若是用尽了力气,才用低哑到不行的嗓音说着,“顾子臣,我们现在还有目的地吗?”

    “……”顾子臣转头看着乔汐莞。

    “你还有方向吗?”乔汐莞继续问道。

    顾子臣选择沉默。

    她就知道。

    不管是谁,在刚刚那么一阵乱七八糟的颠簸之后,都不会再有所谓的方向感。

    “为什么当初要把手表给武大?”乔汐莞问他。

    “对不起。”顾子臣只能抱歉,却没有解释任何。

    “我没有责怪你,我只是很想问你,为什么把我和你留在一起,而让武大一个人离开。”乔汐莞说,“你大可以让武大照顾我,然后你自己一个人。”

    顾子臣似乎是沉默了很久。

    乔汐莞以为得不到答案的时候,顾子臣突然开口说道,“因为,我一直觉得你在我身边最安全。”

    乔汐莞怔怔的看着顾子臣。

    顾子臣到底有什么能耐这么的自大?!

    她想要笑一下,但脸部已经僵硬到没有了任何面部表情,她只得这么淡淡的说着,“可是你现在连方向都没有了,我们只是在大海上漫无目的的飘荡,而再强大的人类,能够在海面上漂浮多久,3天、5天,我想应该不会超过一个星期吧。”

    “当武大顺利得救后,就会有救生团队来寻找我们,我们不会漂浮太久。”顾子臣说,一向冷敛,此刻却在做解释。

    “我真的没有怪你顾子臣。”乔汐莞已经冻僵的手指一点一点的摸着顾子臣的脸蛋,一点一点似乎没有触感了般的摸着他的五官轮廓。

    她突然微闭上眼睛,一个轻柔的唇轻轻的印在顾子臣的唇上。

    顾子臣怔怔的看着乔汐莞,看着她冻得已经毫无血色的脸颊,在越来越明显的朝霞照耀下,仿若钻石一般的剔透,闪耀。

    他嘴唇用力了些,狠狠的亲吻着她冰冷的唇瓣。

    两具身体这么交织着,其实就是嘴碰嘴而已,舌头早就已经僵硬到没办法灵活起来。

    好久,彼此给予彼此的温暖似乎告一段落。

    乔汐莞依然靠在顾子臣的怀抱里,她静静的说着,“我曾经一度很讨厌你对我的冷漠,但是现在突然想起,原来所谓的生死相依,其实不是靠嘴说的。顾子臣我爱你。”

    顾子臣不自觉的把她抱的更紧。

    乔汐莞觉得很困,眼皮已经睁不开。

    经历一整夜的疲倦和遭遇的各种精神打击让她早就到了神经崩溃的边缘。

    她微闭上眼睛,想要这么休息一会儿。

    她说,“顾子臣,我真的很高兴这次你没有推开我。”

    顾子臣只是抱着她,似乎是想要透过自己给她冰冷的身体一点点温度。

    “我睡会儿行吗?”乔汐莞终于抵不过困意,眼睛已经缓缓的闭上。

    “别睡。”顾子臣在她耳边轻松说道,那一刻却像是情话一般的,喃喃的声音,“别睡,这个时候睡了,身体会更冷。当太阳出来后再睡。”

    乔汐莞听话的,努力睁开眼睛。

    她开着朝霞,却依然买有看到太阳的踪迹。

    她咬着唇瓣,努力的让自己不要睡着。

    顾子臣怕乔汐莞就这么睡着了,隔两分钟会叫叫她的名字。

    乔汐莞只是点头。

    乔汐莞真的觉得顾子臣也挺闷的,除了不停的叫她名字,就找不到任何可以让她稍微感兴趣的话题吗?!想了想,这个时候除了想要活命,也没有什么话题真的可以让她感兴趣。

    这么又是坚持了几个小时。

    太阳已经彻底的从海际边升起。

    身上渐渐有了些温度。

    顾子臣摸了摸乔汐莞的脸蛋和身体,似乎感觉到她身体渐渐传来了些暖意,说道,“你睡会儿吧。”

    乔汐莞一听到顾子臣这么柔软而温和的声音,终于在最后一丝坚持下,闭上了眼睛,沉沉的睡了过去。

    她整个睡眠过程中只感觉到身体一直在不停的飘走,周围都很安静,有时候似乎又有熟悉的声音在她耳边呼吸,很多时候都觉得自己在一个宽广的怀抱里面,很安全,很温暖。

    她睡得有些沉。

    也睡得有些久。

    耳边不知道何时响起了顾子臣的声音。

    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木讷的看着太阳当空照耀,火辣辣的阳光点缀在平静的海波上,璀璨到耀人。

    她整个人还是有些模糊不清楚的。

    她转头,看着顾子臣那张似乎也因为太阳的照耀而有了些血色的脸颊。

    顾子臣看着她迷茫的眼神,嘴角微上扬着说道,“看看前面。”

    乔汐莞一怔,听话的回头。

    眼眸突然就像是有了光亮一般,整个血液有些。

    她看着前面有一片沙滩,而沙滩远处似乎是一片雨林。

    看样子,他们是要到了一个岛屿上面。

    不知道会不会是有人居住的岛屿,但至少,他们可以在陆地上休息一阵,而且她相信,有陆地的地方,有树木的地方,就一定可以找到生存的方式。

    “顾子臣我们不会死了,是吗?”乔汐莞有些激动的说着。

    原本都快要奄奄一息的身体,此刻却像是打了鸡血一般的,突然精神奕奕。

    “我从未说过我们会死。”

    “爱死你的自以为是了。”乔汐莞突然转头,“啵”了顾子臣一下,响亮无比。

    什么叫做“自以为是”!

    顾子臣那一刻却没有表现出半点不悦,他托着乔汐莞,游得稍微快了些。

    看上去不远的沙滩,其实这么游着,也花费了2、3个小时,那个时候太阳已经开始往西落,两个人走在沙滩上,离海水有点远的距离,重重的躺下。

    躺在那么厚实的沙滩上,尽管沙子有些烫,让后背有些烧了一般的感觉。

    两个人似乎都没有想过起来,能够这么感受着陆地,在经历了整整一夜的浸泡后,仿若是奢望的事情。

    所以,有些贪婪。

    10分钟后。

    顾子臣从沙滩上坐起来,将乔汐莞也从沙滩上拉起来,“别这么躺着,背上会受不了,何况你还有伤口,别让自己给感染了。”

    乔汐莞懒懒的靠在顾子臣的身上,一副就是不愿意动的表情。

    顾子臣也没有推开她,拿出最后仅仅剩了一点点的淡水,拧开瓶盖,“把它喝了。”

    乔汐莞接过来。

    尽管一路上都有喝水,但那么一小口一下口的,分明就抵不过内心的饥渴,现在嘴唇几乎已经干涸到起壳,加上这么大的太阳照耀,对水的渴望越来越明显。

    她喝了一小口,然后递给顾子臣,“你把它喝光吧。”

    “不用了,前面是丛林,里面会有淡水,你喝了。”顾子臣从地上站起来,转身看着面前的雨林,如果是原始的,那么里面或许并不是想象的那么美好。

    他沉默着,似乎在暗自的盘算什么。

    乔汐莞将淡水一饮而尽。

    她不是自私,而是顾子臣是个理智的男人,他知道如果他死了,她肯定也活不了,所以顾子臣绝对不会让自己死撑,所以她愿意听从顾子臣的所有安排。

    似乎是休息够了。

    乔汐莞从地上爬起来,顾子臣拉着她的手,说道,“现在我们进去,可能会找些东西吃,也可能会遇到我们没有见过的一些奇形怪状的动物植物,而这些动物植物在大自然的进化下,通过物竞天择的原理,会比我们平时见到更加的有杀伤力,甚至于有些植物或者动物身上的毒汁,分分钟就会让人致命。”

    “……”乔汐莞已经吓得,面色青紫。

    “不过有我在,你不会有事儿。”顾子臣总结。

    顾子臣,你丫的能不能不再这个时候来吓她?!

    她看上去是很经得住吓的人吗?!

    顾子臣嘴角勾了勾,拉着乔汐莞的手走进丛林中。

    迎面的就是一些植物,层次不齐,有些高松,有些就在脚边,乔汐莞和顾子臣都走得小心翼翼,丛林里面的温度明显又低了些,身上感觉到一点点凉意,却也是比海水里面好太多。

    顾子臣脚步停在一颗树木面前,树木长得有些奇怪,枝叶非常的肥厚硕大,树干却不高,树叶上面有些晶莹的水分,透过斑斓的阳光照耀着闪闪发光。

    “这种植物叫做海芋,显然变异过的,不过看上去应该不是有毒的植物。”顾子臣解释,然后用之前空空的淡水瓶子一点点的收集露水。

    海芋的枝叶真的很硕大,一小瓶子水很快就收集满。

    顾子臣喝了两口,然后递给乔汐莞,“使劲喝,别让自己再有渴的感觉。”

    “嗯。”乔汐莞接过来,咕噜咕噜就把剩下的全部喝光。

    顾子臣拿过空瓶子继续收集。

    正时。

    顾子臣的手突然僵硬了一下。

    乔汐莞看着他的模样,整个人一怔。

    在这种时候,不管任何一点点轻微的异样也能够让她整个神经瞬间就紧绷起来。

    她很想问发生了什么事情时,顾子臣就已经捂着她的嘴,拉着她躲进了海芋的下面,用一张厚厚的叶子挡着他们的身体,乔汐莞目瞪口呆的而看着顾子臣,看着他眼神再让她安静。

    她控制心跳频率和顾子臣躲在那里。

    耳边渐渐有了些脚步声。

    乔汐莞心跳狂跳不安。

    是动物,还是人类?!

    她屏住呼吸,僵硬的身体不敢动一点点。

    透过枝叶的缝隙,眼前似乎看到了一双赤着的双脚,黑黝黝的,非常大。

    那双脚在他们面前的海芋上面停留了一会儿,左右徘徊,仿若是在寻找什么。

    乔汐莞看着顾子臣,用眼神在问他。

    是人?为什么不出去?!

    顾子臣轻轻的摇头,表示不要动。

    乔汐莞纳闷的看着那双大脚,实在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她眼眸微转,突然整个人一下就窒息了一般,头顶上一个软软的生物,正吐着舌头向他们逼近而来,它五彩斑斓,粗干的身体静静的蠕动,灵活的舌头红润着不停的伸缩。

    蛇?!

    准确说,比她平时简单的蛇大了很多。

    有点像平时在电视上看到的,泰国那些硕大的宠物蛇。

    只是人家那是宠物。

    这个东西显然没有那么友善。

    感觉呼吸已经停止。

    从小到大,乔汐莞觉得自己最讨厌的动物就是蛇,每次看到它都会毛骨悚然,更别提这么近距离下,这种危险环境下见到的这么大的蛇。

    她那一刻真的想要晕过去。

    顾子臣似乎也发现了乔汐莞的异样,抬头看着那个随时随地都一副想要进攻他们的巨蟒,眼眸突然一紧。

    外面的脚步还没有离开,看样子一时半会儿也不像是要走的架势。

    而面前这条巨蟒也一副虎视眈眈的模样。

    二选一。

    要么让蛇致命,外面的人发现他们。

    要么就是安静的,有可能蛇会突袭的咬他们。

    这种蛇的头是三角形,带毒,而且越是花俏的蛇毒性越大,如果真的被咬了一口,在这种毫无医疗资源下,必死无疑。

    想通这一点。

    顾子臣猛地一下从地上弹起来,巨蟒似乎也感觉到了危险,身体一下子往前迸发,顾子臣手上不知道何时多了一把瑞士军刀,精准的一下往巨蟒的头上插去,巨蟒感觉到疼痛的同时,巨大的身体开始套住顾子臣的腰,那么大一条蛇,将顾子臣狠狠卷在一起,顾子臣的脸色在巨蟒的力度下涨红不堪,他拿出瑞士军刀,一个用力,在它巨大的身体上面无数次的,速度快到惊人。

    乔汐莞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那么惊心动魄到她哑口无言。

    整个人似乎完全接受不过来的信息,真的没想到那么大一条蟒蛇,在顾子臣这么三两下干的功夫下,已经开始奄奄一息,正在自己紧张情绪还未缓解之际,突然感觉到一个冰冷的铁锹抵触在的脖子处,耳边响起“吱吱哇哇”的声音。

    顾子臣似乎是搞定了那条蟒蛇,转身,就看着一个全身黝黑,下身关键部位用树叶挡住的土著人。

    土著人发出撕心裂肺的吼叫声,这样的声音分明是在散播信号。

    乔汐莞捂着自己的耳朵,颤抖着身体不敢动弹。

    显然那个土著人的模样乔汐莞也看清楚了,长得不仅恐惧,而且满脸狰狞和血腥。

    土著人在发出信后一脸防备的看着顾子臣。

    两个人对峙着。

    顾子臣手上只有一把不算大的瑞士刀,而土著人手上拿的是一个长长的木棍做的铁铲。

    忽然。

    耳边响起了很大的声响。

    越来越多的脚步声靠近,瞬间把他们围成了一个圆圈。

    土著人发出“吱吱哇哇”不明所以的声音,身体不停的转动着,手舞足蹈。

    顾子臣猛地放下手上的瑞士刀。

    所有人惊恐的看着他。

    一个胆子大点的土著人从地上捡起那把刀看了看,然后似乎好奇的用刀子化了一下手,“啊,呼呼呜呜……”

    手一下把刀子扔掉,血从手上离了出来,整个人又痛又跳的模样,滑稽到不行。

    乔汐莞现在当然没心情笑,看上去都要死了的节奏,也笑不出来。

    顾子臣双手举在头顶,用英语单词说着,“投降,我投降……”

    土著人显然是听不明白的,他们互相两两相望。

    顾子臣用身体示意,示意他们可以来捆绑他。

    土著人互相观望着,好半响,才拿出一个树藤将她和顾子臣捆绑了起来,然后非常兴奋的一路走一路笑,似乎唱着凯歌。

    “顾子臣,我们怎么这么倒霉。”乔汐莞欲哭无泪。

    本来以为逃到这个岛上就安全了,却没有想到,还会遇到这么一群不明来历的人。

    这些人到底是从什么地方钻出来的?!

    顾子臣也有些无奈,“不用怕,这些人很愚钝的。”

    “但是我们语言不通。”

    “全世界的语言都可以用动作来完成。”顾子臣胸有成竹的样子。

    乔汐莞依然,欲哭无泪。

    两个人被这些人押着一直往雨林深处走去,这些人对这个丛林似乎是熟悉到不行,不停的穿越攀爬,乔汐莞被他们粗鲁的弄得全身都痛,感觉到周围全部都是阴森森的气息。

    好久,似乎是到达了目的地。

    那里有一个小的,不太成形的寨子。

    一行人押着他们走进去。

    一个看上去像是他们头的人正躺在用树叶铺好的地上悠闲的吃着热带水果,看着他们出现时,从地上坐了起来,他旁边跪着一些女的,似乎全部都在伺候他,女的穿的也很少,就是胸部上面几片叶子,下面几片叶子。

    土著人都很黑,黑得几乎就只有雪白的牙齿和可以灵动的眼睛。

    押他们来的那些人手舞足动的在给他们的头说着什么,满脸都是表情。

    乔汐莞那一刻终于知道顾子臣说的“全世界语言都可以用动作来完成”的含义了,她似乎都知道那些人在不停的邀功,炫耀他们带来的劳动成功。

    他们的头听着他们说的,脸色看上去好了很多。

    他站起来,走向被捆绑着的顾子臣和乔汐莞。

    他不是很高,但是很粗壮的样子,黑黝黝的一身看上去肌肉很发达,他凑近顾子臣看了看,眉头皱了皱,又走向乔汐莞。

    他漆黑的脸上那黑黝黝眼珠子闪动着,突然用他粗厚的手掌摸了摸乔汐莞的胸部。

    乔汐莞整个人一怔。

    头儿似乎觉得不错,大手再次摸了摸,满脸的享受。

    其他人看着他们头这么喜欢,都欣喜得手舞足蹈。

    “你丫的放手!你个死色狼!”乔汐莞突然怒吼。

    所有人突然都安静了一秒。

    忽然又都手舞足蹈起来,仿若这样的反应让他们更加的兴奋。

    乔汐莞整个人气得呼吸都不顺畅了,那双大手还非常有兴趣的乐此不彼的停留在她高挺的胸部上,即使隔着厚厚的防弹衣,也让她全身恶心到反胃。

    此刻的顾子臣被一直捆绑着,他脸色很难看的看着乔汐莞,却沉默着没有开口说一个字。

    乔汐莞不停的扭动着身体,想要挣脱这个人的触碰。

    不知道过了多久。

    头似乎摸满意了,他对着其中几个人吩咐着什么,所有人连忙点头,然后押着乔汐莞就走了。

    乔汐莞惊恐的看着他们的举动,渴望的眼神一直望着顾子臣。

    顾子臣狠咬着唇,拳头越捏越紧。

    所有人正处于兴奋中时,突然又出现了几个土著人,遍体鳞伤,奄奄一息。

    所有人全部都安静了。

    头儿有些火大的气呼呼的看着那些人,低吼着些听不懂的话,明显的是在生气,似乎是非常愤怒。

    那几个受伤的人躺在地上,叽叽哇哇在说什么。

    头儿火大的跺脚,其他人都不敢做声的小心翼翼的看着他们的头。

    顾子臣这么沉默了几分钟,突然吱吱唔唔的动嘴。

    所有人又都转头看着这个怪物。

    顾子臣呲牙咧嘴,身体不停的扭动。

    所有人不明所以。

    顾子臣示意让他们放开他的藤木。

    坐着无比夸张的动作,身体一直不停地在说,“我能帮他们报仇,我能打。”

    头儿似乎是看明白了点什么,示意他们放开他。

    顾子臣一得到自由,连忙当着他们的面做了几个空翻和一套拳击,整个过程让那些土著人目瞪口呆,瞬间拍掌叫好。

    顾子臣这么一阵下来,气喘吁吁,他对着头儿说道,“我能打,我帮他们报仇,你把刚刚那个女人还给我。”

    互相这么用姿态沟通了很久,头儿似乎是明白了。

    点了点头,让其他人带着他出去了。

    顾子臣被带到丛林深处,带着他来的几个人用身体叽叽哇哇的说了些他也听不懂的话,但看他们的表情也知道要面临的事情对他们而言应该是恐怖的。

    顾子臣点了点头,突然拖了自己的衣服裤子,也学着土著人的样子用树叶在围着自己的身体,用抓着地上的泥土往脸上不停的涂抹,看上去脏兮兮的,几乎辨认不出来他的模样。

    土著人觉得很好玩,帮着他用泥土擦在他的身上,他们手劲儿很大,弄得顾子臣不自觉得皱紧了眉头,但却也没有拒绝。

    不一会儿。

    似乎就听到了脚步声。

    身边几个在他身上玩的不亦乐乎的人突然都惊恐的往后退了退。

    顾子臣看着他们,眉头皱了皱,看着面前10来个土著人。

    那几个土著人似乎是不屑的推他们吹了吹口哨。

    他身边那几个土著人脸色不好的,看着面前的人,然后又手舞足蹈的在给顾子臣说什么。

    顾子臣心领神会的点头,走向那10个土著人。

    其中一个似乎是带头的,不屑的看着顾子臣,虽然长得比他们高些,但看上去没有他们粗壮,所以眼神中都是不以为然,他随便叫了一个勇士出来。

    其中一个也是那么一副高高在上的表情。

    所有人腾出地方。

    顾子臣也不耽搁时间,一脚猛地一下上前。

    土著人一个不留神,被顾子臣一脚踢翻,躺在地上突然就不动了。

    所有人目瞪口呆。

    那边的头又叫了几个人,一个一个的上。

    这里的人真的是愚钝,他们不会群殴,只会单打独斗。

    一个一个被顾子臣收拾得干净利索。

    那边的头气呼呼的亲自上前,蛮力的抓着顾子臣的身体就往下扔,顾子臣灵活的身手巧妙的躲过和地面的拥吻,反脚一个用力,狠狠的踢在对方的脸上,一阵剧痛,那边痛的呼呼大叫。

    顾子臣趁机站稳,一脚猛地一下往下,从对方肩膀下用力。

    “咔擦”一声。

    似乎是骨头错位的声音。

    对方重重的倒在地上。

    收拾完了全部。

    顾子臣精神已经透支。

    陪着他来的那几个人禁不住都惊呼着,兴奋不已,然后直接是抬着他往回走。

    顾子臣闭着眼睛,在休息。

    这么一阵之后,他也有些坚持不住了,而且刚刚的打斗中自己也受了点伤,身体此刻痛得难受。

    他忍着,被这些人兴奋的带回去。

    头儿听说干掉了对方,整个人一下子就兴奋了,连忙让人拿出来了很多水果给他吃,还有些动物烤肉,虽然没有任何味道,但吃了总比不吃的好。

    顾子臣吃了很多,吃得身体有些撑了,他请求头儿让他去见乔汐莞。

    头儿二话不说的答应着,然后让她身边的2个女的跟着他一起,往里面走了去。

    其实所谓的寨子,也就是简单的用树叶子树干搭建的一个小房子,顾子臣在2个女的带领下,先到了一个无人的房间,顾子臣诧异的看着他们。

    两个女的笑得很妩媚,即使看上去黑黝黝的,不知道是不是经常锻炼的原因,身材倒是不错,两个女的都脱光了自己身上的叶子,然后一个女的躺在树叶子堆成的“床”上,一个女的开始脱他身下的那两块树叶子。

    顾子臣此刻似乎明白了。

    这是头儿对他们的奖励。

    听说很多土著人,给予别人最高的奖励就是将自己的女人给那个人享受,这也是最高的荣誉。

    怪不得他离开的时候,其他土著人都是一脸羡慕的表情。

    “等等。”顾子臣说。

    两个女人显然不明白。

    顾子臣用动作表示着,然后一直捂着说“肚子痛”。

    两个女人看了看彼此,然后带着顾子臣走出这个小房间,带着他去了丛林,应该是就地解决,两个女人还给他找了几片树叶子。

    顾子臣走向一边,两个女人就站在他的旁边。

    顾子臣又走进了些。

    两个女人看了看,互相笑了笑,没有说话。

    顾子臣趁着两个女人一个不留神,连忙往一边溜走,然后非常迅速越过他们回到那个寨子里面,开始寻找乔汐莞。

    寨子里面有些人在巡逻,看着顾子臣,都是露出羡慕又崇拜的表情。

    顾子臣点了点头,穿过一个一个小房子,然后终于在一个房子里面看到了乔汐莞,房门外站了两个人,看着顾子臣也没有阻止他的举动,就这么站在门口而已。

    顾子臣走进去,看着乔汐莞委屈到不行的坐在树叶子上,身上被脱得光光的,也就用两片叶子挡住了胸部和下。体。

    乔汐莞一看着来人,整个人一下就紧张了,晃眼也是黑乎乎的,没看清楚来人。

    “你别过来,妈的,你过来我杀了你……”乔汐莞尖叫着。

    “是我。”顾子臣突然开口。

    乔汐莞身体一怔,看着顾子臣,“你怎么把自己也搞成了这个模样?”

    “还不是为了谁。”顾子臣没好气的说着,一屁股坐在乔汐莞的旁边。

    乔汐莞一把拉住顾子臣,“这里的人太恐怖了,我捉摸了半天,我想那个酋长肯定是想要强奸我。”

    “酋长?”顾子臣看着她。

    “电视上都是这么叫的。”

    “哦。”顾子臣笑了笑,“原本是这样的,不过我给你位酋长沟通了,他已经把你赏给我了。”

    “你怎么做到的?”乔汐莞惊奇的问道。

    “说过不会让你受伤。”

    “那能不能也不要让我经历这么多惊心动魄,我其实心脏不太好。”乔汐莞委屈的说着。

    顾子臣摸了摸她的头,“我也是。”

    乔汐莞看着他。

    顾子臣笑了笑。

    他没有说出来,刚刚看着那所谓的酋长对乔汐莞那样的时候,心跳差点没有直接给跳了出来,还好还好,现在还好。

    但是此地不宜久留。

    刚刚自己表现出来的勇猛现在酋长会欣赏,接下来肯定也会对他很多,而且还会特别的重视他,绝对会找人监视着,不会让他离开。

    不离开的后果就是,这里的人和外界的人是不一样的,女人和男人更是不可能有所谓的忠贞而言,现在酋长愿意把乔汐莞奖励给他,指不定什么时候看上乔汐莞的美色,又给要了回去,而且按理说,能够伺候酋长,这是这里所有女人的荣幸。

    “妈的。”顾子臣突然低骂了一声。

    乔汐莞怔怔的看着顾子臣,“怎么了?”

    “没什么,趁着今晚夜黑的时候我们就离开。”顾子臣一字一句。

    “走得掉吗?”乔汐莞有些不相信。

    外面还站着两个人,而且这里是土著人的聚集点,随随便便也有几百人出没吧!加上这里的人这么野蛮,动不动就要杀人的,万一被逮住了,不会被啃得骨头都不剩?!

    “我想办法。”顾子臣沉默着。

    乔汐莞就默默的陪着他。

    她想她这辈子可能是经历了平凡人几辈子都不可能经历的事情。

    比如意外重生。

    比如莫名其妙的被追杀,还该死不死的碰到了土著人。

    她这是倒霉呢?

    还是幸运?!

    正时。

    小屋子外突然走进来两个女人。

    顾子臣看着她们,脸都绿了。

    两个女人倒是不在乎的,笑眯眯的走向顾子臣。

    然后乔汐莞就眼睁睁的看着两个女人暧昧的贴在顾子臣的身上,然后很亲密的亲吻着他的身体。

    “这,这,这……”乔汐莞指着面前两个毫无节操的女人。

    “酋长奖励给我的。”顾子臣认命的说着。

    乔汐莞目瞪口呆的看着意外大胆的两个女人。

    “不能不要吗?”乔汐莞觉得自己那一刻,真的是气血攻心,但又半点没有反抗之力。

    “按照这里的习俗不能拒绝,除非你想看着我死。”顾子臣不像是开玩笑。

    “顾子臣你就是在享受吧。”乔汐莞狠狠的说着,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

    而此刻,那两个女人,一个女人的手已经往下滑动。

    乔汐莞猛地闭上眼睛,她看不到,麻痹,她什么都看不到。

    顾子臣一把抓住那个女人的说,指了指乔汐莞。

    两个女人诧异的看着他。

    顾子臣干脆一把抱住乔汐莞,直接把乔汐莞压在身下,火辣辣的吻直接覆盖在她的唇瓣上,然后开始……激烈。

    “唔……”乔汐莞突然被顾子臣这般急切的模样吓了一跳,她惊恐的看着顾子臣,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在抗议。

    顾子臣用眼神示意她不准反抗。

    乔汐莞委屈的瞪大眼睛看着顾子臣。

    她其实以为就是做做样子就行了,没想到顾子臣那货真的,真的当着面前两个女的和她那啥那啥了。

    恍惚,她看到身边的两个女人目瞪口呆的模样,又似乎好奇到不行,眼睛都不眨的看着她们,还不停的咽口水,门口站岗的两个人时候也饶有兴趣的看着。

    乔汐莞觉得,她人生的道德底线,底线……没了。

    这么一轮之后。

    乔汐莞搂抱着自己的身体坐在顾子臣的后面。

    她低头弯腰找大片大片的树叶子。

    这么裸露着,她才不要。

    两个女人看着他们已经完事儿,互相笑了一下,脸上又浮现了妩媚的笑容,一点一点靠近顾子臣。

    顾子臣突然一把把乔汐莞从后面揪出来,又是一阵天翻地覆。

    乔汐莞觉得老眼昏花,身体承载着顾子臣的力量……

    她后背,后背还有伤口……

    尽管刚刚脱衣服的时候那些女人用什么草叶子给她胡乱敷了一下,现在这么在硬邦邦的树叶子上,还是很痛。

    可也只有这样,才能够完完全全的挡住她的身体不会曝光。

    两个人一直这么这么……

    完了之后。

    一次又一次。

    直到天色已经黑尽。

    乔汐莞觉得自己真的要被顾子臣折磨死了。

    而面前的两个女人也从惊奇变成了惊叹,似乎是惊叹于顾子臣这么的“好精神”。

    “什么地方可以洗澡?”顾子臣问两个女人。

    两个女人不明所以。

    顾子臣用身体比划着。

    两个女人连忙心领神会的点头,站起来带着他们离开。

    乔汐莞找了好几片大叶子把自己挡住,顾子臣也找了几块,但是这么空闹闹的,始终让人不爽,还好现在已经天黑,也看不清楚什么。

    站岗的两个人似乎是不愿意他们离开,女人和那两个人沟通了一番,两个人居然就点了点头。

    乔汐莞真的觉得这里的人有够愚钝的!

    女人带着乔汐莞和顾子臣去了临近的海边,指了指海水。

    顾子臣把乔汐莞放在水里面,帮她清洗着身体,然后低声说道,“我现在陪着那两个女人回去,你在这里等我,我去拿我们的衣服和拿一些食物。”

    乔汐莞一把抓住顾子臣,“你会不会和她们发生关系?”

    “……”顾子臣脸色有些抽动。

    “这些女人很容易怀孕的,你别留下野种了。”乔汐莞继续说道。

    心里面似乎是已经糟糕透了。

    “……”

    “顾子臣。”乔汐莞看上去可怜巴西,委屈到不行。

    顾子臣摸了摸她的小脸蛋,离开的时候说了一句,“乔汐莞,你太看得起我了。”

    什么意思?!

    乔汐莞看着顾子臣搂着那两个女人离开。

    身影越走越远。

    ------题外话------

    脸皮的拉票继续:

    2015年1月到6月期间订阅vip章节消费达到30元的会员都有9张选票每个类别仅有1票,每个类别的选票仅可投给该类别的作品。所以,请务必在豪门派投恩很宅一票。

    活动地址http://images。/huodong/2015/vote/index。html

    也可通过首页—专题—谁是掌门人进行投票。

    备注:很多不会投票的亲们也可入群378414307,热情的群妹子们会教你怎么投票的。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