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三章 生死爆发(三)基地秘密

第三章 生死爆发(三)基地秘密

作者:恩很宅
    乔汐莞默默的蹲在海水边。

    顾子臣那个男人说走就走,分明半点留恋都没有。

    她望着陌生的四周,看着空荡荡的大海。

    顾子臣说离开,他们往哪里走这里一望无际,她真的不想要再在这个大海里面飘荡了,可如果让她留在这里,想起这么多人对顾子臣虎视眈眈的模样,宁愿溺死在海水里算了。

    乔汐莞抱着双腿,天黑后,天气陡然又降了温。

    她瑟瑟发抖的坐在海边,也不知道多久了,顾子臣一直没有出现。

    她惊恐的看着四周,耳边似乎突然听到了什么声响。

    她缩着身体躲进一颗大岩石后面,不敢有半分动弹。

    她偷偷的看着前方不远处的那些土著人,一行人仿若兴高采烈的在海水里玩耍,看上去无忧无虑的,发出一些说不出来是不是笑的欢悦声。

    乔汐莞咬着唇,不敢发出任何动静的一直窝在那里。

    顾子臣那货,到底去哪里了

    是突然被发现了走不了,还是干脆已经躺进了温柔乡。

    男人都是劣根性的动物,万一万一,就被引诱了呢

    乔汐莞一动不动的看着前面的人在他面前狂欢,过了好久好久,那些人似乎是玩耍够了,三三两两的离开。

    乔汐莞深呼吸了一口气,微微放松的那一秒。

    “呜呜哇哇”突然,耳边响起一个声音。

    乔汐莞一怔,看着不知何时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的一个土著男人,土著男人似乎是有些害怕又有些好奇的打量着他,黑暗的空间下,就只能看到他漆黑的身上,那双闪动的眼睛。

    “我,我在洗澡,我不是逃跑”乔汐莞焦急的说着。

    一说完就觉得自己真是蠢到不行。

    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还好,看对方一脸茫然的模样,对方应该是完全听不懂的。

    乔汐莞就瞪大着眼睛和面前的土著男人大眼瞪小眼。

    脑海里面冒出无数个草泥马

    顾子臣那货是不是就真的把她忘了,这么久了就这么忍心的把她丢在这里,一个人这么久

    万一,万一她被怎么怎么了

    眼眸突然一紧,身体僵硬着。

    面前的土著男人突然伸出黑黝黝的手指,戳了一下乔汐莞的手臂。

    乔汐莞怔怔的看着他。

    土著男人似乎觉得很有意思,又用手指戳了戳她的手臂。

    戳完,还兴高采烈的跳着舞。

    乔汐莞觉得世界都黑暗了。

    这些土著民,有没有这么无聊啊

    她仰天长叹。

    顾子臣你丫的再不出来,劳资就贞洁不保了

    “呜呜哇哇”。土著人突然大声的说着,然后自然的伸手去拉她的手。

    “你别碰我。”乔汐莞尖叫。

    一把甩开他的手,很是排斥。

    土著人被乔汐莞突然的举动怔住,好半响没有反应的看着她。

    乔汐莞心跳也莫名的紧张,她刚刚会不会激怒了土著人以前有时候她无聊了会看一些丛林世界,然后就会看到传说中的野人,听说这些土生土长的野人会残忍到吃人肉的。

    她整个人惊慌到不行,正在不知所措的时候。

    土著人突然有些忧伤的转身走了。

    背影看上去还很落魄,仿若情绪低落到了极点。

    乔汐莞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个土著人,心里那一刻还是一丝说不出来的悸动。

    有没有搞错

    她的同情心也太泛滥了吧

    咬着唇,继续蹲在海水里面,等待。

    越等越毛躁。

    正在自己觉得已经到了崩溃的极限,一个熟悉的嗓音在耳边响起,“让你等久了。”

    “你丫的也知道让我等久了,我再不出来,我t就自杀了。”乔汐莞崩溃的大叫,刚刚叫完,转身的一瞬间整个人一下怔住了。

    顾子臣身边跟着一个土著人。

    土著人看着她,原本非常高兴的,又陡然失落的低垂着头。

    乔汐莞一直都觉得这些人土著人长得都大同小异,她根本就分不清楚,此刻却非常清楚,这个土著人就是刚刚她无意“伤害”到的那一个。

    顾子臣看着她异样的眼神,说道,“他帮我做了一个木筏。”

    “你怎么让他帮你做的”乔汐莞惊叹。

    “我送给他一把瑞士刀,他就帮我做了。”顾子臣说得云淡风轻。

    乔汐莞怔怔的看着他,半天反应不过来。

    “来,把衣服换上。”顾子臣说道,又转身对着那个土著人比划着什么。

    土著人连忙点头的转身。

    顾子臣三两下的给乔汐莞套上她之前的衣服,依旧给她穿着防弹衣,准备好了一切,从土著人手上拿过木筏以及长木棍放在水里面,土著人还非常热情的把木筏固定后,扶着他们上去。

    乔汐莞就这么一路惊叹的看着顾子臣征服的土著人,看着他们远远走了之后,土著人还在不停地挥手,不停的向他们挥手。

    远远地,直至消失。

    乔汐莞转头对着顾子臣,“你倒是能耐啊老实交代,你到底为什么去了这么久”

    “我准备足够的东西,当然要花时间。”然后顾子臣像是变戏法一般的从他衣服里面找出了些看都没有看过的水果,依然装了一瓶淡水,还有一些烤肉。

    “你是不是和那些女人什么什么了”乔汐莞狠狠地问道。

    顾子臣笑了一下,虎摸着她的头,“别开玩笑了。”

    “我像是在开玩笑吗”

    “乔汐莞你真的连点常识都没有吗我现在腰都直不起来了,你还想我做什么”顾子臣没好气的说着。

    乔汐莞怔怔的看着他。

    顾子臣翻了翻白眼,又从衣服里面拿出足足有大手指那么大的一颗透明石头,递给乔汐莞,“给你的。”

    “这什么啊,玻璃吗”乔汐莞诧异的问道。

    这么大一颗,肯定是玻璃。

    “你觉得这个地方会有玻璃吗”

    “是钻石”乔汐莞惊呼。

    “我猜想应该是。”

    “谁给你的”

    “刚刚那个土著人。我收拾好东西就跑出来找你,半路就遇到了那个土著人,土著人看着我特别兴奋,拉着我就往里面走,我不想引起什么动静就跟着他走了几步,他兴奋的从土里面挖出了这颗东西递给我,我看了看,光泽度甚好,就收下了。”

    “顾子臣,不带你这么骗人家东西的。”

    “我不是给了他一把瑞士军刀吗”

    “那人家不也给你做了木筏吗还这么牢固。”乔汐莞狠狠地说着。“而且这笔买卖,小孩子都知道,你占大了便宜”

    指不定,刚刚那个土著人就是兴高采烈的带着她去看这颗钻石,她是不是真的伤了他的心。

    怎么看,怎么觉得那个土著人好单纯好单纯。

    他们离开了他还挥手,不知道通知其他人,他们是要逃亡吗

    “你还给我。”顾子臣脸色一沉,伸手欲拿过那颗钻石。

    “不要。”乔汐莞狠狠的捏在手心,“寄送送给我了,就没有要回去的道理。”

    这么大一颗钻石,还是在原始丛林里面挖出来的,指不定就价值连城什么的

    打死不还。

    顾子臣看着乔汐莞的模样,嘴角扬了扬,突然放下长木棍,躺在木筏上,伸了伸懒腰,说着,“要不要过来休息一下。”

    乔汐莞转头看着顾子臣,好半响,就这么躺在他的旁边。

    现在天色已黑。

    难得的,天空上一轮圆月高挂,照耀着海平面,出奇的安静。

    “顾子臣,我们在海上要漂流多久啊”乔汐莞忍不住问道。

    她实在很想念家里的大床。

    她要能够平安,她铁定了躺在床上,三天三夜不下床,她要和她的被子君狠狠的缠绵。

    这么有些惆怅。

    耳边,似乎突然想起了打鼾的声音。

    不是特别响亮,但绝对是一声一声,此起彼伏。

    乔汐莞转头看着顾子臣,看着这个男人疲倦的脸颊。

    这么快,就睡着了

    昨天一夜在海水里面浸泡,今天又经历了这么多,半下午还和她一直不停的她突然心里有些感动。

    其实不是谁都是铁人的。

    有时候只是因为坚持,一直这么坚持着,让自己看上去不会倒下。

    她嘴角拉出一抹淡淡的笑。

    说实在的,经历了这么多生死危险,说不埋怨顾子臣都是骗人的,她分明可以非常舒服的躺在自己的大床上,享受着各种各样的荣华富贵,根本就不需要经历这么多惨痛的事实,却因为顾子臣,却因为他带着她来到了这个陌生的岛屿,过上了非人的生活方式。

    她突然深呼吸了一口气,静静的靠着顾子臣。

    木筏做的真的很棒,稳固性好不说,这么飘荡在海平面上,海水都不会渗透进来。

    土著人很擅长的这些东西吧所以顾子臣那个腹黑的男人应该是在想,与其自己做一个,还不如让土著人来做

    这里的人的很多思想,乔汐莞恍惚觉得,好像顾子臣似乎都知道

    顾子臣是不是真的懂得特别多所以才会这般的,遇到任何事情都是一副,汹涌成竹的样子,仿若在他的人生里,就没有不能解决的事情

    不知道他是自大,还是自信。

    总之在他身边,会莫名的觉得安心。

    夜色很浓。

    有一瞬间又会觉得,如果没有经历这么多惊心动魄,也见不到这么美的景色。

    缓缓地,乔汐莞也闭上了眼睛。

    她也困到不行。

    很快。

    两个人沉沉睡去,任由木筏在海平面上,漫无目的的飘荡。

    这就是自由。

    一种久违的,说不出来的,触动人内心深处的,一丝无法压抑的悸动。

    仿若一直在梦里面一般,到处都是安静的,周围有什么东西一直在晃动,带着她走向一道光明之路。

    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

    突然有些刺眼的,让她猛地又紧闭上。

    “醒了吗”头这些。

    “当时是为了执行一个任务,我需要追杀的那个人刚好躲进了那个地方。为了完成任务,就去了野人区。其实野人区的人,说恐怖也恐怖,因为他们特别排斥外来物种,心里面会认为外来物种破坏了他们的生态。说不恐怖,那是因为这里的人非常的单纯,在他们的世界里面只有吃喝玩乐,没有任何的阴谋心机,每天能够吃肚子,如果还能够战胜其他野人族,对他们而言就是最幸福的事情。”

    “哦。”乔汐莞应了一声。

    所以说顾子臣在野人区才能够这么的得心应手

    “我还去过很多地方,去过现在战争肆起的国家叙利亚。那个地方暴乱很多,有时候你躺在家里面的床上,你的房子就突然被炸得粉身碎骨,当然你就死于了非命。我当时去的时候,差点就在酒店的床上一命呜呼了,还好侥幸在路远的帮助下,逃过一劫。然后我还去过非洲最落后的几个国家,那个地方的人穷得你根本没办法想象,他们的思想非常的匮乏,从来不接受任何新鲜事物。我曾经碰到过中国的一个医疗团队,他们在当地宣讲艾滋病,在当地宣讲避孕套的使用,好多人都对他们恶意相向,甚至于他们把避孕套当气球吹。医疗团队被逼得只能住进最破旧的教堂。而当时我刚好为了隐蔽也在那里,然后碰到了一个还算熟悉的人。”顾子臣说着,听着像是故事,所以乔汐莞突然很感兴趣。

    “碰到了谁”

    “傅博文的妹妹傅子珊。”顾子臣说道。

    “她这种富家千金,居然也会去那种地方。”

    “人各有志。”顾子臣笑了笑,“其实很多人都会为了理想做一些在家人觉得极端的事情,其实在外人看来,真的非常伟大的事情。我一直以为我做的都是伟大的一番事业,现在想来”

    乔汐莞一直看着他。

    看着他脸上,难得露出来的一些落寞。

    “之前武大一直在问我,到底都隐藏了些什么。其实我并不是想要隐藏他们什么,只是觉得在很多事情没有成功之前我不需要给他们无能的希望。而我真的很想要保证他们的安全。”

    乔汐莞不太懂顾子臣和他的那些伙伴的感情,其实从他愿意把自己的手表拿给武大那一刻开始,很多感情就可以不用语言来形容,行动证明了一切。

    顾子臣似乎是沉默了一会儿说道,“现在发展到这个地步,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路远,他的死其实是一个导火线。路远在执行最后一个任务之前,对我说他要离开了,他要去拥有自己的幸福。然后,还说了一个藏在他心里面的一个秘密。他其实不是我们所待的国家情报局的人,他是z国中央情报局的一名特工。主要是隐藏在基地里面,随时监控着基地的动向。据路远说,国家情报局其实早就在中央的监控之下,中央对国家情报局的存在已经有了畏忌,甚至起了解散的心思,但一个组织成立太久,想要解散并非一朝一夕之事。况且国家情报局是z国成立的第一个独立的情报总局,算是比较成熟也比较有实力的一个基地。而当初成立的时候,就是专程为国家做一些国家不能冠冕堂皇做的一些但却是为了国家和平的事情。比如暗杀某个国家重要关键人,刺杀反恐份子,盗取他国机密,组织某些暗地交易等等。”

    “然后呢”乔汐莞被顾子臣勾起了极大的兴趣。

    “然后。国家情报局在自身的发展过程中越来越强,手上握有的东西越来越多,而且国家情报局在很长一段时间开始有了独当一面的重要作用,中央对它的管控越来越无力。于是听路远说,z国相继成立了两个情报局,就是为了防止国家情报局的势力过大,然后一发不可收拾。而路远就是其中一个情报局的特工,路远说潜伏在国际情报局的人肯定不只是他一个人,还有其他人,但这个人他暂时还没有发现。后来,因为路远突然有了自己的追求,他对中央情报局递交了辞职,然后也对国家情报局说了要离开的意思。国家情报局的性质已经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了变化。路远是第一个提出要离开国家情报局的人,所以大家不知道,是不是每一个人这么离开基地都会选择这种方式让他们永远离开。当然,这种方式离开的好处无可厚非,所有曾经知道的秘密,绝对不会从这个离开的人嘴里说出来,也就不会泄露基地的秘密,保证了它的绝对神秘性。”

    “路远离开之后,我让我的队员全队解散了,这其实对基地而言是很大的损失,基地要培养出来一个人不容易,一般都会经过十几年的时间,而且我手下的这几个人全部都是可以独立执行任务的人才,对基地而言,这是一笔莫大的损失,而我也知道,我这样做之后,就是彻底的和基地为敌。不过基地对我存在畏忌,他们一直以为我手上握有重要的文件,其实我手上也握有一些东西,足以让z国对基地进行讨伐。”顾子臣说。

    乔汐莞望着他,“你的意思就是,国家情报局,也就是你们一直待的基地,其实对于z国而言,已经是犯罪团体了可以这么极端的理解吗”

    “虽然极端了一点,但确实如此。”顾子臣说,“国家情报局已经开始擅自的接一些z国不允许的事情,而这些事情,国家情报局开始自己谋利,发展的海外他国市场已经不是z国可以控制的地步。国家情报局的所有举动都开始立于z国之上,最终想要发展成不属于任何国家性质的,特殊机构。而这在全世界,不是没有先例。”

    “路远为什么会对你说这么多”乔汐莞突然问道,其实一直是诧异的。

    作为特工,按理不会讲这么多的机密说出来。

    顾子臣微眯着眼睛,“或许路远也知道自己有可能会因为自己大胆的举动遇害。而且他给我说这么多只是在临走前提醒我,不要太依赖和太忠诚基地,基地现在已经是四面楚歌。一个不留神,或许就会彻底瓦解,而不管是国家情报局也罢,中央情报局也好,所有危害到国家真正安全的隐患都会毫不留情的除掉。而他们作为基地的重要人才,在拼杀中,必死无疑。”

    “可是到了现在,基地还存在。”乔汐莞永远都能够问道重点。

    顾子臣说,“那是因为我们的离开,给了基地一个相当大的打击。他们不敢轻举妄动,那些原本实施的计划就被搁浅。而这么大一个情报局,z国也不是说能够除去就能够除去的,一个不留神,会引起国家的动乱,更何况,对于z国而言还有很多其他虎视眈眈的国家正想要看到z国内战,z国一爆发,他国再这么插手,故意挑起国际是非,你想过国家会发生些什么没有或许政权都会因此而动摇。所以但凡牵扯到国家的事情,总是需要小心翼翼到万无一失才行。”

    乔汐莞点头。

    以前对于顾子臣所处的环境所待的地方完全就只有一个印象而已。

    没想过牵扯到了,确实这么深远的,国与国之间的纷争。

    她是不是一直都太小看了顾子臣。

    小看了这个男人,背负着的一些国恨家仇。

    “我花了8年时间,联系到了路远之前的上级领导。z国中央情报局一员。”顾子臣继续说道,“我的身份特殊,那边不一定信我。而路远并没有给我留下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是那边认可的。所以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在为了取得他们的信任做一些工作。上次我的离开,也是那边主动找上我,让我跟着去一趟中央情报总局,所以待的时间特别长,我们在计划着引蛇出洞。国家情报局到了今时今地已经不再是z国可以掌控的,能够这么不着痕迹的除掉,是现在中央最想要做的事情。而我,可以给他们提供有用的价值。”

    “顾子臣你很伟大。”乔汐莞突然感叹。

    “不。”顾子臣说,“曾经觉得自己很伟大,可以为国家做这么多事情,或许就是一次小小的刺杀行为就能够阻止两个国家的暴乱。在经历了自己的年少轻狂后,现在却觉得,自己所为的那些伟大,真的就跟云烟一般,什么都不是。反而到路远死的那一刻才发现,我只是想要保护我的同伴而已。我很自私的,乔汐莞。”

    乔汐莞皱眉。

    “我之所以这么帮中央情报局,只是想要通过中央情报局然后彻底的摧毁国家情报局,你知道基地的人开始在追杀我们,现在基地知道我和中央情报局已经有了牵扯,就再也肆无忌惮,在前几天阿拉斯维毫不留情的刺杀行为就充分说明了他们对我们有了一种比除之的决心。而这个时候,中央情报局为了保我以及我的同伴,势必就要和国家情报局对立。这是我故意制造的矛盾点,中央情报局为了有足够把握甚至要一针见血的除掉国家情报局,就会依赖我以及我的同伴,所以这场纷争,由我而起。”顾子臣说,“如果失败了,我将成为z国的,千古罪人。”

    话题有些沉重。

    “为什么突然告诉我这么多秘密”乔汐莞歪着头问道。

    顾子臣淡淡的说着,“怕你无聊。”

    “”乔汐莞那一刻居然,哑口无言。

    顾子臣笑了笑,看着她又说道,“其实是不想对你隐瞒什么我想,你会有兴趣知道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恩,我想知道。”即使知道后,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轻松。

    她看着顾子臣,看着他那么平静的脸上,似乎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情绪。

    木筏一直静悄悄的在海平面游走。

    难得的,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一直风平浪静。

    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对他们的不薄。

    乔汐莞吃完了水果,又吃了些烤肉,继续躺在木筏上,闭目养神。

    顾子臣用木棍划桨,木筏在平静的海平面上,不停的游走。

    一切其实很安静。

    乔汐莞甚至无法想象,接下来会发生的那些,无比残忍的战争。

    这么静静地躺了一会儿。

    顾子臣划桨的手突然一怔。

    他大声叫着乔汐莞,“快跳下海。”

    乔汐莞诧异的看着顾子臣,但经过了这几天的逃忙生涯,也知道顾子臣的警惕,也知道他绝对不会和你开玩笑的,所以她二话没说,直接跳进了海里,然后漂浮在木筏下面,憋住气。

    顾子臣也同时从上面跳了下去,在海底里面找到乔汐莞,抱着他潜伏在离木筏较远的地方。

    耳边越来越近的,听到了直升飞机的声音,离得海平面越来越近。

    越来越近。

    乔汐莞好几次都觉得自己快要憋得窒息,又好几次的让自己强忍了下来。

    直升飞机一直在上空盘旋,顾子臣带着乔汐莞非常安静的远离木筏的方向游走。

    不知道是敌是友。

    顾子臣不敢轻易暴露在海平面。

    耳边,突然听到了一个似乎是有些熟悉的声音,在直升飞机的引擎下,显得异常的小声。

    是武大。

    乔汐莞用眼神示意。

    顾子臣似乎也听到了。

    他抱着乔汐莞,缓缓的从海平面上露出来。

    海平面上空2米处,一辆直升飞机一直在周围旋转。

    似乎是突然发现了他们的存在,直升飞机上连忙扔下了一个软梯,扔在他们面前。

    顾子臣先让乔汐莞踩着上去。

    然后自己才顺着梯子爬上去。

    直升飞机缓缓地升起,一直往上。

    乔汐莞有些紧张的坐在直升飞机里面。

    其实以前也尝试过做直升飞机,当初没觉得这么吓人。

    武大看着他们,眼眶是红了又红,“你们居然没死。”

    乔汐莞眼眸一紧,你丫的会不会说话

    武大似乎也不习惯自己这么煽情,她连忙解释现在的情况,“这是高嵩,中央情报局派过来接洽我们。还有其他几辆直升机也在这个海洋里面寻找你们的踪迹。我们找了你们两天了,我都以为你们不过还好。我就知道你们不会死。”

    乔汐莞看着武大。

    刚刚谁说了,你们居然没死的

    现在有说什么,不会死,这不自相矛盾吗

    “另外,尹翔已经到了目的地。刚刚接到消息,莫梳和温特森也在过来的途中,听说都只是受了点轻伤,不严重。”武大继续说着。

    “嗯。”顾子臣点了点头。

    “老大,我们现在就算是中央情报局的人吗”武大似乎还有些茫然。

    “不算。”顾子臣说,“我和他们只是合作而已。”

    “嗯”武大诧异。

    “以后给你好好解释。”顾子臣不再多说。

    武大也识趣的不多问。

    顾子臣走向那个驾驶着直升飞机的高嵩,看着他已经拿着对讲机正在发送信号,完事之后,他转头看着顾子臣,笑着招呼道,“一直听闻你的大名,久闻不如见面,很高兴认识你,我是高嵩,以前曾经和路远一起特训过的。不过路远13岁就离开了,当时还在想那小子去了哪里,却没想到”

    顾子臣微点了点头,似乎没想过叙旧。他严肃的问道,“让我来驾驶行吗”

    高嵩一怔,也没有推脱,“你来吧。”

    顾子臣直接坐在驾驶台,然后根据雷达信号,开始往目的地开去。

    顾子臣每做一件事情都有他的目的,他只是在看目前他待的这片海域,离目的地到底有多远,而自己刚刚到底在一个什么地方,和自己预想中的方向是不是一致。

    对他们而言,每出行一次任务都是在不断的寻找自己的弊端不断地学习。

    绝对不会让这次任务的失误成为下次任务死亡的诱导。

    顾子臣一直驾驶着直升飞机。

    乔汐莞就坐在离他不远的距离看着他生硬的背影。

    她现在就算是安全了是吗

    她到现在似乎还有些不相信的看着离海平面越来越远的距离。

    刚刚还在海水里面差点就要窒息,现在却这么高高在上的坐在这里,这么舒坦。

    而对于顾子臣而言,这样的事情是不是经常发生的事情,上一秒面临死亡,下一秒或许就可以高枕无忧,他看不到顾子臣脸上的任何欣喜。

    她咬了咬唇。

    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看着前方。

    其实她一直在想。

    对于顾子臣他们而言,她是不是真的就那么的不堪一击。

    曾经在商场上的意气风发,曾经的自信,在他们这一群人面前,真的变得,微乎其微。

    直升飞机一直往前飞行。

    突然,似乎是传来了危险信号声,飞机上响起有了刺耳的声音。

    所有人突然警惕无比。

    顾子臣很沉着的说着,“有一辆不明信号飞机往这边飞行而来。”

    “距离多远”高嵩警惕的问道。

    “大概,5分钟后到达。”

    “旁边有个信号灯,蓝色那个,你按一下,会有人支援。”高嵩立即说道。

    顾子臣按照操作,口吻严肃的说道,“我现在要紧急降落。”

    “好。”高嵩连忙答应。

    这个时候,根本就不能犹豫。

    顾子臣灵活的手指不停的操作驾驶台,直升机猛地一下往下,甚至是用了几乎差点失重的方式,乔汐莞一直抓着扶手,整个人脸色已经瞬间惨白。

    她一直以为,安全了。

    麻痹。

    要不要这么让人不省心啊

    前一秒自己忧伤的情绪瞬间荡然消失,有的又是,对未知的恐慌。

    直升飞机紧急降落到一个也不知道什么地方的一块平地上,面前是一片偌大的树林,层次不齐。

    不会又是在这个地方逃命吧。

    乔汐莞对树林完全是存在了阴影,想起昨天那条巨蟒,想起昨天遇到的那群野人

    她转头,看着顾子臣、高嵩、武大非常沉着冷静的拿起枪支弹药,顾子臣又拿了一把手枪塞在乔汐莞的手上,然后认命的被顾子臣拉着下了直升飞机,往树林深处跑去。

    一路上跑得有些快。

    乔汐莞几乎是被顾子臣拖着走的。

    高嵩和武大一直在他们身边,防备得很紧。

    后面突然响起一道枪声,似乎是有人已经追了过来。

    顾子臣大吼一声,“趴下,隐藏。”

    然后乔汐莞就被顾子臣一下推到在地上,全身都痛,整个人甚至还处于晕眩状态,就又被顾子臣拉扯着,隐藏在了一块大石头后面。

    顾子臣将乔汐莞安顿好了之后,非常迅速的组装着他手上那把黑色手枪,脸上的表情是乔汐莞从来没有见过的,严谨,冷漠,还带着一点血腥。

    “你别出来,捂住耳朵。如果有人靠近,我教了你怎么开枪的。即使有子弹打到你,记得你穿着防弹衣,所以不要慌张,只要不被爆头,你就会死。”顾子臣一字一句。

    什么叫做不被爆头。

    她惊恐的捂着子的脑袋。

    她不要。

    耳边突然又是噼里啪啦的枪声,震耳欲聋。

    乔汐莞捂着自己的耳朵,身体在瑟瑟发抖。

    顾子臣这个时候也没办法安慰乔汐莞,他伸出头,将黑色枪口对外。

    “砰、砰。”

    生死决战,一触即发。

    武大和高嵩隐藏在另外一边,配合着顾子臣,开始反击。

    目测对方人并不多,最多5个人。

    反击或许还有机会。

    顾子臣扣动着扳机,和那边的武大以及高嵩心领神会,武大突然从隐藏的地方出来,枪声袭来。

    顾子臣根据枪声的方向,找准位置。

    一枪击毙。

    “雷”那边突然响起一个熟悉的,有些惨烈的声音。

    武大已经滚到了顾子臣的身边。身上中了枪,穿着防弹衣,即使被子弹震得骨头都要散架,多年的经历,还不至于太难接受。

    反而此刻,确实因为那道女神,严肃而沉默。

    此刻仿若枪声又停了下来,似乎警惕着,不敢轻举妄动。

    “刚刚是,叶妩的声音。”武大突然开口。

    顾子臣点头。

    在一边已经惊吓到不能说话的乔汐莞,也突然像是安静了一般的,看着顾子臣和武大。

    “动她吗”武大问。

    沉默的空间。

    头顶上大树的叶子在风中,飒飒作响。

    顾子臣用薄凉的声音冷冷的说着,“武大,我们天生冷血。”

    ------题外话------

    爱你们爱你们爱你们么么哒。

    话说你们觉得臣臣真的会这么冷血吗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