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四章 生死爆发(四)只是怕离别

第四章 生死爆发(四)只是怕离别

作者:恩很宅
    “武大,我们天生冷血。”顾子臣薄凉的声音冷冷的说着,“所以在生死面前,不需要顾虑任何人。”

    “哦。”武大咬着唇,点头。

    顾子臣表现的很淡薄,似乎对对方是谁而言一点都不关心,他冷静的声音交代道,“目前我们现在3个人,从枪声判定而言,对方应该是5个人,其中雷·布莱克受伤或许死亡,剩下4个人,除去叶妩外,应该还有汤·布朗,唐锦,吴飞钦。这4个人,汤擅长暗杀,当初我们离开的时候,他逼得最紧。唐锦擅长格斗,吴飞钦一般会远程攻击,至于叶妩,她擅长诱杀,其他各方面都比较出色。我不知道高嵩擅长什么,但武大你擅长格斗,所以你现在认准的对象就是唐锦,高嵩负责和吴飞钦周旋,我负责汤和叶妩。”

    紧张而短暂的时间,顾子臣做简要而周密的分工安排。

    武大沉默着点头。

    只是在点头的时候忍不住多看了看顾子臣,那句“你真的要和叶妩正面相对”的话终究没有问出来,现在此刻,并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

    分工完毕。

    武大在顾子臣的颜色下,埋伏着往高嵩那边。

    身影一露出来,那边就想起了枪声。

    武大滚动着,枪声在她身边不停。

    好不容易回到高嵩身边,将顾子臣的计划告之,然后两个人从两个方向开始针对性的夹击。

    枪声再次响起。

    乔汐莞蹲坐在石头后面,手一直捂着自己的耳朵,整个人依然处于非常紧绷的状态。

    顾子臣一直在观察周围的动静。

    他眼眸突然微紧,丢下一句话狠狠地说着,“乔汐莞记得我刚刚给你说的。”

    然后人影已经冲了出去。

    乔汐莞张了张嘴,没能发出任何声音的看着顾子臣已经不在自己的眼底。

    她崩溃的看着她放在地上的黑色手枪,拿起来,然后学着顾子臣刚刚拿枪的话方式举在手上,顾子臣说开枪的时候才上膛,否则因为枪走火伤到了自己,她咬着唇,把手枪紧紧的抱在怀里。

    周围还有些枪声,远近交错。

    乔汐莞心跳一直在加速。

    没有顾子臣在身边,就好像什么安全措施都没有了,自己就这么被暴露在了残忍的环境之下,她狠狠的咬着唇,在控制心跳频率,她告诉自己,她不会死,顾子臣那么厉害,一定可以把对方全部歼灭,包括叶妩。

    她心陡然一阵抽凉。

    顾子臣说不留情面,但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顾子臣在面对叶妩的时候,肯定会心慈手软。

    耳边似乎传来了脚步声。

    乔汐莞连忙滑动手枪,直直的对着脚步来的方向。

    她看着一双黑色皮靴出现在她的面前,她心跳持续紧张紧张,汗水从额头上不停往下,掉落在自己有些脏兮兮的举着手枪的手上,她深呼吸,因为不知道是敌是友,正在自己徘徊不安的一瞬间,那双黑色皮靴猛地一脚,狠狠的往她举着手枪的手上用力。

    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的手都断了一般,手枪随即的掉落在地上。

    乔汐莞正准备低头去捡,那个穿着黑色皮靴的叶妩已经蹲下身体,黑色的手枪直逼着她的额头。

    顾子臣说只要不被爆头,就不会死。

    现在是要死的节奏吗?!

    她抬头看着叶妩冷血的脸,看着她嗜血的眼眸,纤细的手指微微扣动扳机。

    “叶妩,我劝你不要开枪。”身后,突然响起一个冷血的声音。

    叶妩眼眸微动,脸色依然无动于衷。

    对比起此刻乔汐莞崩溃的情绪,她显得淡定自若。

    即使,一把冰冷的枪口抵触在叶妩的后脑勺处。

    “顾子臣,你觉得在你爆我头的时候,乔汐莞会不会同时享受一样的待遇。”叶妩冷冷的说道。

    “所以我建议你不要开枪。”顾子臣一字一句。

    “万一我就选择这种玉石俱焚的方式呢?”叶妩眉头一扬,脸色冷血到无情。

    “我会挖两个坑,为你和她埋葬。但在这之前,我想我可以和你谈谈条件,汤已经被我们制服,唐锦目前正在和武大格斗,你知道唐锦从来不是武大的对手。至于吴飞钦,本来不想要在这个时候告诉你们的,但不得不说,他是我的人。”顾子臣一字一句。

    叶妩的脸色已经彻底黑透。

    “我可以放你们回去。”顾子臣说,“你放下枪。”

    “为了乔汐莞这个无用的女人,值得吗?”叶妩冷冷的问他,“你现在可以歼灭的是,基地主要成员的其中三个。”

    “没什么是值得不值得的,只要我想。”顾子臣说,听不出来任何情绪。

    叶妩冷笑着,突然灵活的将手枪用食指往后一转,非常华丽的炫酷技术,那一刻乔汐莞觉得叶妩很帅,还有那么一丝说不出来的冷艳,她将手枪直接放在地上,然后举起双手战起来。

    顾子臣似乎是微松了口气。

    即时隐藏得那么深,但明显的,叶妩看到了。

    那么深深切切。

    她是可以理解成,顾子臣不想要她死吗?还是说,只是不想要乔汐莞死。

    她眼眸微动,看着唐锦已经被武大制服在地上,汤也被吴飞钦以及另外一个陌生人用手枪指着头。

    他们来了5个人,1个人叛变,果然一点悬念都没有。

    在没有悬念的情况下,她计划着从乔汐莞身上寻找机会,这个女人或许会成为他们扭转局面的诱因,可真正看到乔汐莞那一刻,她却忍不住,差点就直接杀了她。

    “叶媚是被你逼死的是吗?”叶妩突然问道。

    乔汐莞整个人还处于有些惊恐的状态,但是在前女友面前,对,前女友面前,不能这么窝囊,她忍着双脚颤抖,站直身体,面对面看着叶妩,毫无颤抖的声音说道,“你应该问问你亲爱的母亲,到底是谁逼着了你妹妹。”

    叶妩脸色陡然微变。

    “我能够给你的消息就只有这么多。”乔汐莞说,脸色苍白,眼神却异常的坚毅。

    这个女人,刚刚分明已经吓得无神,短短时间反而让自己这般的沉着。

    叶妩狠狠的看着乔汐莞。

    乔汐莞也不示弱。

    反正现在他们占上风。

    她非常自若的走到顾子臣的身边,故意的说着,“你不是说了不离开我吗?害我差点死了,你不怕?”

    顾子臣薄唇微动,“我不会让你死。”

    乔汐莞抱着他的腰,故意撒娇。

    叶妩的眼神越来越冷,看着顾子臣和乔汐莞的模样,血液一直在不停的倒流,仿若充血一般的,脸色压抑得非常明显。

    “顾子臣,救援人员在10分钟后赶到,他们……”高嵩突然开口。

    “暂时不动他们。”顾子臣说。

    “好。”高嵩毫不质疑的听从顾子臣的安排。

    “飞钦,你不能回去了,跟着我们走。”顾子臣说。

    “是,老大。”吴飞钦嘴角勾出一抹笑,“我等这天很久了。”

    吴飞钦,30岁,国家情报局另一战队一员,内心深处一直对顾子臣崇拜有加,某次执行任务期间顾子臣对他有过救命之恩,谨记在心。在顾子臣离开的时候私下和吴飞钦取得联系,吴飞钦二话不说的答应了做卧底的安排,而且吴飞钦也多次觉得基地现在的方式有问题,原本在听说顾子臣带着一队人离开时就想要跟随脚步,好在自己没有冲动,倒是起了重要作用。

    这段时间基地的动静和安排,他能够拿到的,几乎都提供给了顾子臣,至少保证了顾子臣和其他几个逃亡的人的,8年安全性。

    天空上突然响起飞机引擎的声音。

    上空盘旋着至少3驾飞机。

    双方进行了暗号确认后,放下了软梯。

    “武大,你先上去。”顾子臣吩咐。

    “是。”武大放开唐锦。

    然后顺着软梯往上。

    因为浓密的树干比较高,软梯很长。

    武大爬行的过程中,顾子臣又说道,“你上去后让他们放一条绳子下来。”

    武大诧异,还是点了点头。

    顾子臣砖头又低着高嵩和吴飞钦,“你们检查一下他们身上还有没有武器。”

    “是。”两个人弯腰,仔细搜索。

    将枪支弹药全部收入囊中。

    顾子臣放下手枪,准备对叶妩进行搜身。

    “我来。”乔汐莞突然蹦出来,“我来行吗?”

    顾子臣看着她,表情有些严肃。

    “我不喜欢看着你对别的女人这样……”乔汐莞有些委屈的说着,声音没有底气的,越来越小。

    顾子臣睨了一样乔汐莞,冷声道,“你把地上那两把手枪捡起来。”

    乔汐莞不爽的嘟嘴,还是听话的弯腰,捡起自己那把和叶妩放在地上的手枪。

    顾子臣开始对叶妩进行的全身搜查,不留余地的……

    子弹,微型炸弹,手枪……

    乔汐莞看着顾子臣修长的手指不停的在叶妩身上灵活的跳动,总觉得这样的两个人分明暧昧到不行。

    她有些气呼呼的看着他们,整个脸都涨红了。

    顾子臣这货,就是在,故意的。

    对不起乔汐莞涨红的脸颊,叶妩倒是显得平静得多,她任由顾子臣的手指在她身上搜罗,这正是很平常的举动,对于他们这种人而言,会接触无数多的人,有时候有必要的身体接触,正常得很。

    “子臣。”叶妩突然开口。

    顾子臣低沉的嗓音,“嗯”了一声。

    “为什么就把乔汐莞这么的带在了身边,她是你的累赘。”叶妩说。看上去很平静。

    其实在她发现整个过程有乔汐莞的时候,那一刻差点崩溃。经过了这么多天的逃亡,顾子臣居然还是把她,带在身边。

    顾子臣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脸色也毫无变化。

    “而以前,为什么就对我不这么坚决。”叶妩继续问道。

    顾子臣依然没有回答。

    “到现在,我想我都会遗憾,遗憾当年我选择离开时,你只是淡淡的对我说了句再见。”叶妩平静的脸上,眼眶似乎是有些红的。

    顾子臣沉默着。

    哪些地方会隐藏什么秘密武器,对于同出于一个机构的人而言,并不是一件难找的事情,所以不到1分钟事情,顾子臣已经全部搜索完毕。

    他转身欲走。

    “到现在,一句话都不想对我说了吗?”叶妩就这么默默的看着他的背影,看着他离开自己。

    顾子臣的脚步停了停。

    “因为她从来没有说过离开。”顾子臣丢下一句话。

    所以。

    就因为她说过,她要走。

    他就,彻底的放手了吗?!

    她咬着唇,眼眶似乎有些模糊不清。

    可是顾子臣你有没有想过,你真的给了乔汐莞,离开的机会吗?!

    但当年,你给了我这个机会。

    ……

    武大已经爬上了软梯,直升飞机上面同时放下来一根绳子。

    顾子臣接过绳子,表情一丝不苟的套在了乔汐莞的身上,打了一个重重的死结。

    乔汐莞看着顾子臣,都快哭了,“顾子臣,你是让他们这么把我吊上去吗?你看不惯我也不能这么对我啊?!”

    顾子臣看着乔汐莞,忍不住笑了一下,“我是怕你没踩稳从上面掉下来了,这样保险一点,上去吧。”

    乔汐莞的脸有些涨红。

    顾子臣摸了摸她的头,“上去。”

    乔汐莞点头,顺着软梯往上。

    有时候就是这么一些小小的细节,让人莫名的觉得很感动。

    叶妩就这么远远的看着顾子臣,看着顾子臣对乔汐莞的各种无微不至,顾子臣是一个谨慎的人,在每次出行任务的时候几乎都会考虑得滴水不漏,特别是在有了经验的后期,他们很少会有人员的伤亡。可顾子臣绝对不是一个细心的男人,他绝对不会对任何单个人,考虑到这个地步。

    对当年的她也不会。

    他们在一起那几年,现在回想起来,顾子臣是真的爱?还是,只是在将就而已。

    那个时候的顾子臣是不是只是觉得,除了她以为,这个世界上估计不会再有谁,可以配得上他。

    所以当她提出在一起的时候,他答应了。

    乔汐莞是真的配不上顾子臣,不管她有多么聪明一个脑袋,在他们的世界里面,依然是一文不值。

    然而。

    顾子臣接受了。

    接受了那么一个平凡人,在他的世界里。

    他远远看着他们一个一个离开,越来越远。

    子臣。

    活在回忆的人,终究只有我是吗?!

    ……

    直升飞机上。

    因为人数有限。

    顾子臣和乔汐莞以及武大坐在一辆直升飞机里面。

    开着飞机的又是另外一个陌生人,他自我介绍道,“我是辛正纯,很高兴认识你,顾子臣。”

    顾子臣微点头。

    辛正纯又转头看了看武大和乔汐莞,遂说道,“乔汐莞是吗?”

    “你认识我?”乔汐莞有些诧异。

    “有段时间了解过上海的商场,然后对你印象深刻。”辛正纯说道。

    “是吗?”乔汐莞看上去满不在乎,其实心里面已经乐开花了。

    以为自己在这个地方就是名不见经传的小喽喽,没想到也会有人知道她的存在,她突然有些得意。

    就像自己被人遗忘了很久,就像自己觉得自己一文不值的时候,突然重要角色跳出来说,其实你很厉害,我仰慕了你很久。

    这样的沾沾自喜,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满足感。

    顾子臣似乎是注意到了乔汐莞暗藏的心思,他在乔汐莞耳边低语,说是低语,其实这么几个人坐的这么近,大家都听得到,他说,“你别得意了,指不定他们就是来查你有没有商业犯罪的?”

    乔汐莞瞪着顾子臣。

    “噗”的一声,武大忍不住笑了起来。

    乔汐莞被笑得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辛正纯附和道,“放心吧,你很清白。”

    顾子臣一副,你看我说得是不是很对的表情。

    乔汐莞翻白眼。

    这段时间的顾子臣是不是话太多了点?!

    想当初在上海的时候,那个闷骚男,那个打死都蹦不出来一个字的男人,那个……分明绝对和自己远远地,不易亲近的男人……

    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即使经历了这么多让她觉得几乎是天方夜谭的事情后,看到顾子臣那些不是常人有的能力后,反而觉得他亲近了很多,不像以前那么高不可攀。

    她沉默着,突然靠在顾子臣的胸膛上。

    顾子臣一怔,反手将乔汐莞抱在怀抱里。

    武大看着他们的样子,嘴角笑了笑,转移了视线。

    从来不觉得乔汐莞比叶妩更适合顾子臣,甚至很多时候觉得,这个世界上只有叶妩才能够配得上顾子臣。此刻却莫名觉得,有时候绝配,并非肉眼看到的那么简单。配不配得上和合适不合适,根本就是两个概念。

    很显然。

    合适更重要。

    直升飞机盘旋在上空。

    乔汐莞幽幽的问道,“这次还会不会出现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

    “谁知道?”

    “我的心脏都快要退休了。”乔汐莞抱怨。

    顾子臣把乔汐莞抱在怀抱里面,“没什么好怕的。”

    没什么好怕的?!

    好熟悉的话语。

    就像上次她第一次,亲身感受到一颗子弹从身边呼啸而过时,回到家里,顾子臣也是这么对她说。

    可是顾子臣,我只是……怕离别。

    ……

    约3个小时。

    直升飞机在一个海湾平地降落,降落后,一行穿着军装拿着重武器的人恭敬的向他们走来,然后引导着他们走向一艘偌大的军舰。军舰上驻扎这的全部都是穿着军装的军队,一丝不苟,严肃认真。军舰属于国家战斗武器,包括顾子臣在内的所有人都不能在军舰上随处行走,直到经过约半天时间,军舰到达一个港湾。

    港湾高高的铁塔上有军人在站岗。

    他们一行人又跟随着在港湾上接待他们的军人些坐进了军用轿车,车子一路在公路上行驶,他们只坐了一辆车,却跟随了至少8辆军车,车子很有目的地停在一扇大门前,阴森的铁大门处,大门缓缓打开,车子又行驶着往里面开去,乔汐莞好奇的看着四周,居然偌大的平地上放着好些大炮、坦克,整整齐齐的,感觉像一个部队,但又觉得没有部队那么多人,里面的格局又比一般的部队看上去更加奢华紧凑太多。

    乔汐莞一直紧张无比,5分钟后,军车停在了一扇大门前,所有车子全部停下。

    顾子臣带着乔汐莞下来。

    乔汐莞看着铁大门内,一栋奢华的5层高别墅,似乎还有露天游泳场、花园等各种各样的奢华别墅配套。

    “顾子臣,头儿让你暂时安顿在这个地方。”其中一个来接他们的军人恭敬的说着。

    “嗯。”顾子臣点头。

    军人又说道,“我们会安排8个人轮流值班为你们站岗,这个地方是基地的一个偏角,守卫森严。你们可以放心的休息。另外,你的其他同伴已经入住,里面需要什么都可以和我们联系,我们会最大限度的保证你们的饮食起居。”

    “谢谢。”

    “不客气,不打扰你们休息了。”军人坐上小车。

    小车上下来8个穿着军装的男人,战成一排,稳健的步伐,挺拔的身材。一致敬礼,气势雄伟。

    顾子臣微点了点头,8个人各尽其责,手上举着重型枪支,井然有序的站岗,巡逻。

    顾子臣似乎对这些一点都不惊奇,拉着还处于惊叹状态下的乔汐莞,带着武大、吴飞钦一起走进了别墅内。

    穿过一道长长的花园小径。一栋奢华的建筑物奢华的耸立在此。

    所有人没有停留的脚步走进去。

    尹翔、莫梳还有温特森在客厅沙发上。

    看到顾子臣出现,均规矩的从沙发上站起来,“老大。”

    “你们受伤怎么样?”没有什么煽情的话语,顾子臣直截了当。

    “尹翔右手有些骨折,不严重。温特森左腿中了一枪,子弹已经取了出来。我就是些皮外伤。总的来讲我们三个人都还好。”莫梳说。

    顾子臣微点头,安排道,“武大手臂受伤有点严重,莫梳你帮她看看。飞钦没受伤,你洗个澡后好好休息一下。我身上有些皮外伤,乔汐莞后背的伤口不知道感染没有,莫梳你帮武大包扎完之后,到我的房间来。”

    “是。”对于顾子臣的安排,所有人都是点头,毫不犹豫。

    顾子臣搂着乔汐莞走上2楼,直接走进了一个房间。

    偌大的套房内,干净,整洁,还富丽堂皇。

    顾子臣让乔汐莞坐在房间内的沙发上,自己转身走进了浴室,似乎是在放水。

    乔汐莞看着顾子臣如此熟悉的样子,猜想顾子臣应该也不是第一次住这个地方了。

    顾子臣这么忙乎了一会儿,带着乔汐莞走进浴室,然后小心翼翼的帮她把衣服脱掉。

    后背上那些结茧的伤口茧已在水里面泡软,又经过激烈的奔跑,奔波,那些伤口有些已经开始化脓,有些露出明显没有长好的血肉。

    顾子臣眼眸微动,让乔汐莞蹲坐在浴缸里面。

    整个生死逃亡的过程中,乔汐莞几乎没有感觉到背部的疼痛,除了在土著当着那么多人被顾子臣压在地上xxoo时,其他时候不知道是不是太过紧张早就忘记了要痛,此刻却莫名觉得后背火辣辣的疼痛一遍。

    她咬着唇,感受着顾子臣小心翼翼避开她的伤口,清洗着她的身体。

    这次毫不客气的,后背,前面,下身……

    她能说,她其实自己也行吗?!

    她低着头,脸有些红,蓦然又看到白色浴缸里面,到处都是沙子,从她的身上冲洗出来的。

    微微暗叹,身体果然好脏。

    她居然一点感觉都没有。

    洗的时间不长,顾子臣拿过浴巾擦干她的身体,然后抱着她出去,将她轻轻的放在大床上,转身又从衣橱里面找衣服,乔汐莞顺着顾子臣的方向,看到衣橱里面衣服琳琅满目,男士的女士的,几大柜的衣服,顾子臣随手拿了一套宽松的睡衣,找了一条小内裤,帮她换上后,从浴室里面拿出吹风,给她一点一点的吹干头发。

    整个过程,乔汐莞就一直享受着顾子臣的贴身服务。

    心里暖暖的,觉得这样的感觉真是出奇的好。

    她仰着头,问道,“顾子臣,在上海的时候,你是不是也经常给我吹头发?”

    顾子臣手怔了一下,没有说话。

    “好几次分明是湿湿的头发睡觉的,起来后头发就干了。”乔汐莞又说道。

    “我只是不喜欢某个人一头湿润的挨着我,我会不舒服。”

    “……”乔汐莞瞪着顾子臣。

    顾子臣一脸淡定。

    “顾子臣,你情商这么低,真的好吗?”乔汐莞咬牙切齿。

    顾子臣嘴角似乎是勾了勾,没有回答。

    头发似乎也已经吹干,“你趴着休息一会儿,我去洗个澡。”

    乔汐莞顺势的趴在穿上,不说话。

    顾子臣看着她气呼呼的模样,弯腰在她柔软的头发上印下一吻,说道,“你怎么就想不到,我帮你吹干头发就是为了让你靠近我?”

    乔汐莞转头看着他。

    顾子臣笑得意味深长的,离开。

    乔汐莞嘟嘴。

    心里又突然美滋滋了。

    这个闷骚男,说话需要拐几个弯吗?!

    真是讨厌透顶。

    她趴在床上,舒服到不行的大床让她有了一种久违的感觉,身上也洗的干干净净的,现在也已经是夜黑,肚子很饿,但困意更明显。

    她这么折腾了几分钟后,就稀里糊涂的睡着了。

    睡梦中似乎感觉到一个柔软的怀抱,一直紧紧的将自己包围,那么暖,那么温馨。

    ……

    顾子臣洗完澡出来,换了一套家居服,转头看着乔汐莞已经昏睡的样子。

    他走过去,摸了摸她的脸蛋。

    对于平凡人而言,经历了这几天的事情后,应该也颠覆人生了吧。

    嘴角微微拉出一抹笑,拉过被子帮她盖上,起身走向一边的外阳台。

    这个地方是中央情报局的一角,他上次也在这里住过几天,为了商讨计划,但最后却还是因为他陡然选择回上海而搁浅,不过当时那个计划不够完善,其实这边也并没有承诺一定要按照他的方式来实施,但凡牵扯到国家的事情,总会考虑得周全周到,所以救出乔汐莞之后,他带着乔汐莞毅然的去了阿拉斯维。

    就是为了引爆战争,让中央情报局没有犹豫的机会。

    顾子臣随手拿起阳台茶几放着的烟,抽出来点燃一直,深抽。

    他没有烟瘾,但有时候却需要烟支来排泄一些情绪。

    烟雾萦绕。

    他眼眸看着前方,有些暗黑的天空。

    门口处传来敲门的声音。

    顾子臣熄灭烟蒂,转身走进去,打开大门。

    莫梳拿着医药包出现在门口,“来看看乔汐莞的伤口。”

    “有些地方已经化脓了,还有些没有长好的血肉。”顾子臣说。

    “我来处理。”

    顾子臣点头的一瞬间,突然又说道,“算了,你把医药箱给我,我来。”

    莫梳笑了笑,把医药箱递给他,“以前没见你对叶妩这样。”

    顾子臣没有解释,拿过医药箱,转移话题随后说道,“武大怎么样?”

    “伤得比较严重,再耽搁点时间,或许就残废了。”

    “嗯。”顾子臣点头。

    “你需要我帮忙吗?”莫梳明知故问。

    “你去休息吧。”

    “好。”莫梳离开。

    顾子臣拿着医药箱,掀开乔汐莞的被子。

    乔汐莞睡得正熟,均匀的呼吸,小嘴微翘着,那么满足,满足到,居然有口水从嘴里流出来。

    顾子臣忍不住一笑,乔汐莞睡觉的模样,真的像个孩子。

    他抿了抿唇,掀开她的衣服。

    他从医药箱里面拿出消毒药水,用棉签一点一点的涂抹在上面。

    乔汐莞原本松懈的身体忍不住的一下就紧绷颤抖起来,喃喃的声音低吟道,“痛……”

    顾子臣皱着眉头,手指继续,因为有些地方化脓,还需要清理点那些化脓的地方以免交叉感染,所以手劲重了些。

    “顾子臣,很痛。”这次,乔汐莞是真的醒了。

    醒了,却没有动。

    手指狠狠的抓着床单,憋得汗水都出来了。

    “忍忍,一会儿就好了。”

    乔汐莞咬着唇,没有如任何一次那般的大吵大闹,她紧紧的捏着被子一角,感受着后背上,如刀割一般的,痛的眼眶红了又红。

    顾子臣快速的清理完毕。

    拿出纱布将她的后背巴扎。

    包扎完毕,乔汐莞微松口了气,躺在床上喘气。

    “这次为什么不大叫了?”顾子臣收拾着医药箱,问道。

    “我是一个矜持的女人。”

    “……”顾子臣哑口无言。

    “我现在饿了。”乔汐莞默默的从床上爬起来。

    “你看上去是挺饿的。”顾子臣说。

    乔汐莞皱眉。

    总觉得顾子臣狗嘴里面吐不出象牙。

    顾子臣指了指她的唇边。

    乔汐莞纳闷的摸了摸。

    口水。

    她整个脸有些尴尬,“刚刚忍得太凶,就流出来了。”

    “不是,你睡觉的时候流出来的。”顾子臣一本正经,揭穿。

    乔汐莞等着顾子臣,一直等着她,她咬牙切齿的说着,“顾子臣,我上辈子是跟你有仇吧!”

    一点都不会给别人流面子的吗?!

    顾子臣低头一笑,“我下楼去帮你看看,有没有什么吃的。”

    乔汐莞瞪着顾子臣离开的背影。

    她擦了擦自己的嘴角。

    睡了这么一会儿,刚刚又那么疼痛了一阵子,此刻基本是已经清醒了。

    她打量着这个奢华的房间。

    赤着双脚走在房间里面,走向外阳台,感受着此刻有些微凉但异常舒服的晚风。

    这又是什么地方?!

    z国境内吗?!

    还是说,依然在一个陌生的岛屿。

    离开上海,应该有一周了吧。

    不知道上海那边,有没有发生什么,特别重点的事情。

    比如齐凌枫的突然死去,会不会震惊商界?!

    比如顾氏会不会真的如齐凌枫说的那样,已经落入了其他人的手上,而她能够想到的其他人,或许就是言举重,言举重和齐凌枫暗中有牵扯,言举重又那么的恨顾耀其,齐凌枫这么聪明的人,为了让顾耀其难受,这对他而言,会是最好的选择。

    她锁眉。

    如果再次回到上海,顾家人会怎样对她?!

    顾子臣会抵得过他家里人的反对,选择和她一起吗?

    她咬唇,望着这里,更远的天边。

    刚开始一直念念不忘的想要回到上海,此刻,却反而有些犹豫着,要不要离开。

    “过来吃饭。”身后,突然响起顾子臣的声音。

    乔汐莞转身,看着顾子臣端了些饭菜过来。

    都是些清淡的菜系,但绝对是中国菜。

    这两天对饭菜的渴望,已经到了一想起就会清口水直流的地步,所以她丝毫没有矜持的拿过碗筷,大口大口的吃得何其的欢快。

    顾子臣看着她的样子,嘴角勾了勾,却没有说什么。

    而他自己,也拿起了碗筷,相对斯文很多的,一口一口吃着。

    两个人,似乎都因为这段晚餐而感受到,幸福和满足。

    ……

    翌日。

    乔汐莞睡眼模糊的睁开眼睛。

    昨晚上吃饱饱之后,就又开始犯困。

    然后趴在床上,一会儿工夫就睡着了。

    睡下去,就跟找到了归宿一般的,一夜无梦,何其舒坦,连动动脚丫子,也是懒懒的。

    她望着四周,看着透过窗帘照耀进来的阳光零星的打在光亮的地板上。

    微眯着眼,小心翼翼的从床上坐起来。

    顾子臣那厮不在房间了。

    昨晚上她睡得太好,好到根本不知道顾子臣是不是在她身边睡觉的。

    她掀开被子,走向浴室。

    浴室里面的东西齐全,甚至还有女士用的保养品,化妆品。

    待遇要不要这么好?!

    她挤着牙膏,一边漱口一边在想,这里的人是不是就像电视上演的那样,平时在水深火热之中,每次任务结束了之后,都会享受到,无与伦比的奢侈生活。

    她简单洗漱完毕,打开房门,下楼。

    昨天就知道这里够奢华了,今天还是觉得,非常的刺目。

    反正比顾家上海那套别墅更加的华丽。

    她一步一步从2楼上下去,客厅中其他人都在,除了武大。

    乔汐莞下楼时,所有人都看着她。

    顾子臣从沙发上起来,自然的走过去搂着她的身体,“这么早就起床了?”

    “现在还早吗?”

    “10点过。”

    “哦,我饿了。”乔汐莞说。

    “有早餐。”说着,顾子臣就带着乔汐莞走线一边的饭厅。

    顾子臣陪着乔汐莞吃饭。

    客厅沙发上,几个人坐在一团。

    “这就是老大的在上海的老婆了?”吴飞钦问道。

    昨天其实有看到,但是没有特别在意。

    “嗯,长得挺漂亮吧。”尹翔说。

    “但是……怎么看都不应该是适合我们老大的啊。”吴飞钦直白的说道。

    “但是我们老大就是爱的死心塌地的,有什么办法?!”尹翔耸肩。

    “死心塌地?!”吴飞钦觉得,这个词语就不是应该形容老大的。

    尹翔给予肯定的点头,又说道,“在上海那会儿,老大把乔汐莞可是保护得紧。首先吧,任由武大在旁边保护着她,后来又把我掉到了她的身边。你知道我们刺杀雇佣兵那次吗?也是老大为了乔汐莞下达的命令。还有啊,老大当初还让我远程射击了他弟弟,子弹就从他亲弟弟的耳边呼啸而过,却只是因为他弟弟想要对乔汐莞施暴,他给予的警告……重要的是,上海有一男的想要强奸乔汐莞,你知道老大做什么了吗?老大找了两个男人去爆了那个男人的……你懂的。”

    吴飞钦听得目瞪口呆。

    “做了这么多吗?”温特森似乎也满脸兴趣。脸上甚至还有些遗憾,没有发现老大这么痴情的一面。

    “还有更多。”尹翔说,“我听武大说的。上次乔汐莞被绑架了,她就是给老大打了一通电话汇报一声,然后老大就二话不说的赶了回来,当时的老大可是在做无比重要的事情,而且是关键时刻。当然,所有一切老大都有自己的考虑,不过最近的,你们想想。如果是老大一个人的话,或许老大早就回到这里了,但是他却一直拖着乔汐莞,寸步不离,武大说,老大把定位手表给了她,却和乔汐莞拥抱着,不离不弃……”

    “不离不弃……”吴飞钦觉得,老大再次破了他人生底线。

    “虽然你们不能接受,但是事实就是如此。”尹翔总结。

    “那,叶妩呢?”吴飞钦问道,“我一直在基地,所以看得很清楚,叶妩对老大绝对是放不下的。你们知道当初老大带着你们离开的时候,汤负责对你们一行人进行追查,当初汤动了杀你们的决心,是叶妩拦下来的,当时叶妩差点没有杀了汤,如果不是艾卿亲自出马,当时的后果简直不堪设想。后来叶妩真的沉寂了很长一段时间,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执行任务,偶尔的有一天,她又跟麻木了一般的不停的接任务,仿若是想要忘记什么。当时基地都觉得叶妩跟机器人一般的,毫无感情。而我看到她脸上有了人该有的表情和血色后,是上头让她回上海打探你们的消息。我想她当时对顾子臣应该是存在期待的……而昨天,老大冷冷的用手枪指着叶妩的头,我当时看了一眼叶妩的表情,恕我不是文化人,但当时我脑海里面就蹦出来四个字,面如死灰。”

    尹翔突然也似乎不知道说什么好。

    莫梳开口道,“从叶妩当初选择回到基地,老大和她的感情就已经缘尽了。这是必然的,不管内心多么不舍,这就是事实。老大一向比任何人都看得明白。所以叶妩不应该感觉到多难受,她只是输在身份上。我敢肯定,不管现在老大是不是真的爱乔汐莞比爱叶妩多,但如果叶妩还在老大身边,老大绝对不会移情别恋。老大从来不会给无谓的人,靠近他的机会。”

    “说得也是。”吴飞钦点头,忽然又说道,“你说会不会有一天,老大真的把叶妩杀了?”

    所有人看着吴飞钦。

    吴飞钦也觉得自己好像问了一个白痴问题。

    大家突然都心领神会的,什么都不说。

    然后也不知道是谁打开了电话,电视的声音让气氛得到缓解,所有人将视线放在电视频幕上。

    ……

    乔汐莞吃得饱饱的。

    总觉得这段时间对吃得,异常的满足。

    回想起前几天逃亡的日子,只能用苦不堪言来形容。

    乔汐莞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自然而然的和顾子臣一直坐在沙发上。

    其他人也都自觉地给他们腾了位置。

    乔汐莞看着电视频幕,“这是z国的电视台啊,现在在z国境内了吗?”

    “嗯。”顾子臣点头。

    “真是太好!怎么说咱们国也不会那么动乱的。”乔汐莞心有余悸的说着。

    顾子臣嘴角勾了勾。

    那可不一定。

    当初齐凌枫绑架乔汐莞后,在那个乡村公路上的爆炸可不是单纯的车子自燃。

    当然,这些他也没想过给乔汐莞说。

    因为那女人曾经可怜巴西的说着,她心脏不好。

    乔汐莞不知道顾子臣现在在想什么,她只是把视线放在频幕上,然后,她不太喜欢看他们看的军事类节目,小手偷偷摸摸的拿起遥控板,换台。

    所有人转头看着她。

    乔汐莞有些尴尬,又理直气壮的说着,“我想看看其他频道。”

    “……”所有人依然只是看着她。

    “不,不可以吗?”装小兔子乖乖。

    所有人回头,默许。

    顾子臣看着乔汐莞,看着她嘴角狡黠的,得逞一笑。

    前几天的逃亡让乔汐莞一直处于紧绷、崩溃的状态,现在终于见到,她释然开怀的样子。

    心里,微微有些触动。

    他沉默着,看着乔汐莞的换台。

    她换台的速度有些快,几乎是电视台的声音还没出来就已经换了下一个台了。

    顾子臣皱了皱眉头。

    还真的是个心急的人。

    突然。

    乔汐莞手指僵硬,直愣愣的看着上海综合新闻频道。

    突然严肃的脸上,连身体似乎都已经石化。

    所有人的视线也都看着。

    新闻播报,“一周前,一名5岁女童掉入海中,xx海事部救生团队全员出动,当天风浪巨大,掉入后即被海水冲走,整整通过三天的打捞营救依然一无所获,目前已过去一周,官方已宣布生还的可能机会为零。据悉,那名5岁女童是康盛药业千金姚贝迪的女儿潇笑,亦是浩瀚之巅集团少爷潇夜的女儿……”

    “不。”乔汐莞不相信的摇头。

    怎么可能?!

    一周的时间,怎么可能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她不相信。

    她不相信潇笑会突然消失,会在潇夜会在姚贝迪的眼皮子地下消失。

    她不相信自己看到的,转头看了看顾子臣。

    顾子臣沉默无语。

    莫梳和潇夜有过一段时间交情,所以脸上露出了一些无奈。

    其他人表现得很淡定,这本来就是别人的故事,何况这些人,一向冷血。

    乔汐莞狠狠的咬着唇,身体似乎在颤抖,她对着顾子臣说,“我要回上海,立刻,马上!”

    ------题外话------

    推荐小宅的旧文《豪门巨星之悍妻养成》

    娱乐圈的文,棒棒哒。

    书荒的亲们,欢迎前去捧场。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