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五章 回上海,错综复杂。

第五章 回上海,错综复杂。

作者:恩很宅
    乔汐莞狠狠的咬着唇,身体似乎在颤抖,她对着顾子臣说,“我要回上海,立刻,马上!”

    顾子臣沉默了几分钟。

    乔汐莞抓着顾子臣,“马上送我回去。”

    她实在不敢想象,现在的姚贝迪是有多难受。

    “你跟我来。”顾子臣突然起身。

    乔汐莞跟随顾子臣的脚步上楼。

    两个人一前一后。

    顾子臣走进房间,直接走向外阳台,随手拿了一支烟,抽了起来。

    乔汐莞关上房门,走在顾子臣的旁边。

    她刚好到他颈窝的高度,她觉得这样的身高差,很有安全感,所以偶尔会忍不住,靠近他的身体。

    但是此刻的顾子臣很严肃。

    严肃道,她有点不敢靠近。

    顾子臣在吐出一圈烟雾后,深邃的眼眸看着乔汐莞,说道,“乔汐莞,我是不是告诉过你,你在我身边,才会安全。”

    乔汐莞点头。

    “现在我再次明确告诉你,你如果离开了我身边,离开了这里,就相当于你就把自己暴露在了一个凶残的世界里,没有任何保护,如果有人要对你怎么样,你就会被怎么样,没人帮你。而我,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为你,放弃我的事业。同时,我也不会让我的同伴,为你而牺牲。”顾子臣说,字字句句,都是沉着冷静,所以不是因为生气而故意的威胁。

    所以那一刻乔汐莞知道,顾子臣说的每一句话都是认真的,绝对不是在开玩笑。

    她沉默着,眼眸垂下。

    “所以,乔汐莞,我给你一天的考虑,晚上的时候给我答案,如果你执意要离开,我会送你离开,一个人。”顾子臣丢下一句话,走了。

    走得,那么冷漠。

    乔汐莞看着顾子臣的背影。

    眼眶有些红。

    她趴在外阳台上。

    这几天的生死存亡让她深刻的知道,顾子臣说的话一点都不夸张。

    如果真的有人想要对她怎样,她一点反击的能力都没有。

    她对他们而言,手无寸铁之力,如果谁想要捏死她,估计比捏死一只蚂蚁还要简单。

    她咬着唇,努力在让自己放松,放松。

    她不能要求顾子臣,或者顾子臣身边的谁陪着她离开,因为顾子臣刚刚说了,他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为他放弃,也不允许自己的同伴为了她,无谓的牺牲。

    所以。

    她该怎么选择?!

    不回去上海?!等到所有一切都风平浪静之后,等到顾子臣完成了他的事业后再回去?!

    那个时候,又是什么时候了?!

    其实。

    本来就没有什么好考虑的。

    她突然转身走出卧室。

    乔汐莞以为顾子臣去了楼下的客厅,却没想到,一打开房门,顾子臣就站在门口,修长的身体优雅的靠在墙壁上,似乎是在等她,也似乎只是单纯的靠在那里,无所事事。

    “对不起,顾子臣,我要回去。”乔汐莞看着他,说道。

    顾子臣没有转头看她,手上不知道何时多了一条项链,她看了看,这不是在当初从土著那个岛屿离开时的大钻石吗?!什么时候去了他那里,她怎么完全不知道。

    “嗯。”顾子臣点头。

    这次显得很平静。

    似乎是早就知道,乔汐莞的选择一般。

    好半响,他站直身体,面对着乔汐莞,将那颗已经做成了项链的钻石挂在了乔汐莞的脖子上,“我让人送你离开。”

    乔汐莞捏着那颗砖石,看着顾子臣。

    看着他大步离开的背影。

    她咬着唇,不发一语。

    半个小时后。

    乔汐莞当时在房间收拾行李,她看了看,也没觉得自己可以收拾什么,整个房间里面,全部都是别人的东西。所以她几乎就是沉默着,等着顾子臣。

    顾子臣推开房门,看着乔汐莞的模样,说道,“这里到上海,坐直升机到这里的机场,2个小时,再坐客机回上海,3个半小时。”

    “哦。”乔汐莞点头。

    “我现在让高嵩送你离开。”

    “嗯。”乔汐莞继续点头。

    “这是你回到上海至少下飞机时要用到的,现金、手机、你的身份证。”顾子臣递给她一个小包,包里面装了他口上说的这么些东西。

    乔汐莞默默的接过来。

    “走吧。”顾子臣说,然后自然的牵起乔汐莞的手。

    手心传来他的温度。

    他以为,顾子臣应该讨厌透了她的自以为是,没敢想象他还会主动牵着她离开。

    她和顾子臣一起下楼。

    刚走到楼梯口。

    迎面对上武大。

    武大的手臂包得有些夸张,她看着乔汐莞和顾子臣的身影,皱了着眉头,“听说你要回上海?”

    “嗯。”乔汐莞说。

    武大看着她,却没有说一个字。

    乔汐莞嘴角微微一笑,“我在上海等你们回来。”

    武大笑了一下,那个笑容有些讽刺。

    在讽刺她的单纯无知。

    乔汐莞咬了咬唇,忽视武大的表情说道,“我走了,你们保重。”

    武大微点头,率先下了楼。

    顾子臣拉着乔汐莞的手不自觉得紧了紧,带着她下楼,然后客厅中的所有人都一路注目礼的看着顾子臣带着乔汐莞离开,离开大厅,依然穿过优雅的花园小径,门口处站岗的几个人依然一丝不苟,井然有序。

    高嵩已经在大门口恭候。

    门口停着一辆军用越野车,高嵩示意乔汐莞坐上去。

    “顾子臣,我先走了。”乔汐莞说,然后放开他的手。

    顾子臣点头,“保护好自己。”

    “我会尽最大努力的,我不会那么轻易的死。”乔汐莞一字一句肯定道。

    “相信你。”顾子臣似乎是笑了一下。

    “那我走了。”

    顾子臣点头。

    乔汐莞走向越野车,高嵩礼节的为她打开车门。

    乔汐莞上车的那一瞬间,又陡然转身跑向顾子臣,一个重重的吻印在顾子臣的唇瓣上,好久好久,“顾子臣,我等你回上海。”

    顾子臣扬了扬嘴角,“我尽量不让你失望。”

    乔汐莞大步坐进越野车。

    她其实怕耽搁得越久,越不想要离开。

    但是现在,她不能不离开。

    对于她而言,除了爱情,还有很多,是她放不下的东西。

    重生一世后,她想要珍惜很多东西,就算贪心甚至贪婪也好,她不会再让自己这一辈子,还活在遗憾之中。

    车子稳稳的行驶在公路上。

    高嵩开着车,突然开口,“怎么这个时候选择回上海?”

    “有点重要的事情。”

    “哦。”高嵩点头,“但是这个时候对你而言不太安全,你当初和顾子臣经历了那么多后,那边或许已经把你成为了锁定目标,如果他们想要从你下手,你的处境堪忧。”

    “我知道。”她脑袋不笨,虽然她的体能在她们看来就是一渣,但是很多他们能够想到的东西,她都能够想到。

    顾子臣不会说得那么明白,就是因为他知道,她都懂。

    可是她也存在侥幸。

    对于她一个平凡人而言,那边把目标锁定她也得不到什么好处,她自认为自己还没有重要到这个地步。

    高嵩耸肩,“我只是随口说说。”

    乔汐莞笑了笑,眼眸转头看向外面陌生的环境。

    10多分钟,高嵩停车,带着她走向停在空地上的一辆直升飞机。

    乔汐莞坐进去,高嵩把她交给了辛正纯。

    辛正纯架势着飞机直接往机场开去,2个小时时间降落在机场位置,没有经过任何手续,而她刚刚落地,机场就有专门的工作人员开车过来接她。

    辛正纯对她挥了挥手。

    乔汐莞感谢着离开。

    工作人员将车子停靠在一辆客机前,一直带着她坐进了头等舱。

    所有一切,在短短时间,安排得井然有序。

    那一刻乔汐莞才真的实质性的感受到,她离开的那个地方,在z国而言,是拥有着多么大的权利。

    她躺在飞机上,闭目养神。

    飞机缓缓起飞。

    乔汐莞透过玻璃看着这座陌生的城市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越来越远。

    3个半小时。

    她回到了上海。

    回到了这座她生活了20多年的城市。

    熟悉的一幕一幕,熟悉的所有一切。

    她拿出顾子臣给她的那个小包,翻出手机,然后拨打电话。

    她给姚贝迪打电话。

    那边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她沉默了一会儿,想了想直接打了个出租车,到了姚贝迪家的小区。

    有可能在这里,也有可能在姚家别墅。

    只能赌运气。

    总觉得,或许姚贝迪就是会在这个地方。

    如果潇夜还不至于那么渣的话。

    她沉默着,走进电梯,到达姚贝迪的楼层,走向大门,按下门铃。

    大门过了两分钟后打开。

    出现在她面前的潇夜,看上去还是那个潇夜,却总觉得和当初印象中那个有些自大的男人不太一样,总觉得什么地方变了,又一时间找不出来,什么地方变了。

    两个人这么对视了两秒。

    潇夜说,“进来吧。”

    乔汐莞走进去,脱鞋子。

    “不用脱了,家里已经很乱了。”

    乔汐莞一怔,抬头,打量。

    果然,那个曾经整洁到不像人居住的房间,此刻凌乱不堪,到处都是家居被摔破后的碎渣痕迹,沙发上的垫子,茶几上的东西,全部都已经滚在了地上,家里就像是被人抢劫了一番。

    乔汐莞问潇夜,“是姚贝迪的杰作吗?”

    潇夜微点头,然后什么话都没说。

    终于。

    终于还是触碰到了姚贝迪的底线。

    乔汐莞大步走了进去。

    身后传来一个声音,“她在2楼房间里。”

    乔汐莞快步的走向2楼,然后推开姚贝迪的房门。

    房门刚一打开,一个什么东西就这么扔了过来。

    乔汐莞想,如果是什么玻璃钢铁类东西,她现在肯定中彩了,她是不是应该庆幸,姚贝迪随手拿在手上的东西,是一个枕头。

    她就这么木讷的和姚贝迪对视着。

    姚贝迪原本愤怒的脸上,突然就变了。

    她似乎有些不相信的看着面前的人,眼眶的红润瞬间起了水晕。

    “小溪……”她叫她。

    乔汐莞想,那一刻在面对那么无助的姚贝迪,在面对姚贝迪那么伤痛那么脆弱的声音时,她做的所有决定都是值的的。

    这个世界上,很多东西都是这样,有得有失。

    她走进去,坐在姚贝迪的床边,她说,“对不起贝迪,我回来晚了,我发生了些事情……”

    如果早知道。

    她早就回来了,不会耽搁一秒。

    “小溪。”姚贝迪一下子抱着她。

    姚贝迪从来不会亲近任何人,那一刻,仿若是不顾所以的一把抱着乔汐莞,崩溃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小溪,我好难受,我心里好难受,笑笑不在了,笑笑不在了……”

    那么的撕心裂肺。

    印象中的姚贝迪,不管遇到任何事情都是默默的承受,不管自己受了多大的伤害也不会让别人担心,不管做什么,总是不想要麻烦了别人,但是此刻……

    此刻不受控制的颤抖,不受控制的将自己的难过全部都暴露了出来。

    姚贝迪大概,再也忍不下去了。

    在经历了这么残忍的事情后,一点都忍不下去了。

    所以她只能崩溃的,崩溃的发泄。

    乔汐莞将姚贝迪狠狠地抱在怀里。即使那一刻,有点点牵扯到她后背的伤口。

    可此刻,她却是真的很想要,很想要给姚贝迪温暖,给她点力量,细微的,一点点也好。

    从来没有听到姚贝迪那么放肆的哭过。

    从来没有听到姚贝迪这么撕心裂肺过。

    她狠狠的抓着乔汐莞的衣服,崩溃的情绪,在她的哭声中,无比凄凉。

    乔汐莞咬着唇,甚至是不受控制的,眼泪往下一直掉。

    一直掉。

    曾经那个一直在自己身后躲藏着,一直崇拜她,一直对她巴心巴肺的妹妹,现在正在遭受着,人世界最残忍的事情,有时候她真的觉得上帝一点都不公平,像姚贝迪这么善良这么纯洁的女人,上帝为什么不给她配备一个良婿,即使没有那个人,让她的人生平顺点不好吗?!

    两个人如此相拥,痛哭流涕。

    潇夜默默的转身,离开。

    姚贝迪可以依赖,可以依靠任何人,除了他。

    有时候觉得自己很多余。

    不仅仅是多余,更是,可耻。

    ……

    不知道哭了多久。

    姚贝迪一直抓着乔汐莞的手,然后沉沉的睡了过去。

    真的不知道这段时间姚贝迪是怎么走过来的,她瘦了很多,很多。巴掌大的脸上,仿若就剩下了那双大眼眸,而那双灵动的大眼眸,变得如此的无神。

    她帮姚贝迪顺了顺凌乱的长头发。

    应该是好不容易睡着。

    姚贝迪眼底的青影很是明显。

    她这么陪着她坐了好一会儿,好一会儿后,她再次帮姚贝迪拧了拧被子,走出她的房间。

    夕阳西斜。

    她看到透过夕阳穿透进来的光亮温暖的照耀在姚贝迪的脸颊上。

    原本那么安静,那么祥和。

    可当她醒来时……

    鼻子微酸。

    她默默的关上她的房门,往楼下走去。

    楼下似乎已经全部都收拾干净。

    这栋偌大的房子里面,她没有看到任何其他佣人,所以一切都是潇夜做的。

    到了今时今日,做这些到底还有什么作用吗?!

    她看着潇夜,看着他静静的坐在沙发上,仿若石化了一般的,一动不动。看着乔汐莞出现,他抬头,缓缓开口说道,“乔汐莞,谢谢你。”

    声音低沉暗哑。

    一点也听不出来以前的,张扬。

    乔汐莞径直的坐在沙发上,他的对面。

    刚刚脱口而出想要讽刺潇夜的话,陡然又咽下了肚子。

    不管潇夜以前做了什么,现在毕竟失去的,是他的亲生骨肉,况且,很有可能,他还会失去,楼上那个女人。

    两个人这么沉默了一会儿。

    乔汐莞说,“姚贝迪现在情绪还处于很不受控制阶段吗?”

    “应该,好些了。”潇夜说,看上去很平静的脸,却是在真的,很认真的阐述着姚贝迪现在的情况,“前几天会比较激动,见着谁都激动,亦或者一动不动,仿若不存在这个世界一般。现在基本上已经稍微有点正常人的需求了,比如吃饭,比如喝水……只不过。”

    潇夜沉默着,仿若在控制情绪一般的,微咽了咽喉咙。

    “只不过,这些所有正常人有的举动,都会在见到我之后荡然无存,她会排斥我,就像,你刚刚进门的时候看到的那样,会疯了一般的,排斥我。”潇夜说得很平静。

    乔汐莞看着他的脸,那个和记忆中真的发生了变化的男人。

    那个从来不屑和别人说太多话的男人,现在居然这么一点一点的,在给他讲姚贝迪的事情。

    “潇夜,姚贝迪为什么这么排斥你?潇笑的离开,和你有关系吗?”乔汐莞问他。

    如果不是和潇夜有关系,姚贝迪应该不会这么毫无理智的,把所有不痛快全部都发泄在潇夜的身上。

    “嗯。”潇夜点头,“是雷蕾绑架了潇笑,逼迫我离婚,然后发生了意外,潇笑被海水冲走……”

    果然。如此。

    乔汐莞看着潇夜,尽管不想要对这个男人表露任何情绪。

    但她真的只能用同情来看待他。

    如果真的是这样,姚贝迪应该一辈子都不会原谅潇夜,一辈子都不会!

    所以。

    “潇夜,你想过离婚吗?”

    “想过,但是不想离。”潇夜看着乔汐莞,一字一句说道,“我不想离婚,我想照顾姚贝迪。”

    “但是你都说了,他很排斥你,或许你放手,选择一条你们都好的方式,尽管她会一直伤痛现在发生的事情,但至少她不会一直活在仇恨里面。”

    “不敢放手。”潇夜低沉的嗓音,显得那么的无可奈何,“一放手,姚贝迪就真的不在了。”

    是的。

    如果潇夜现在放手,姚贝迪绝对不会再回头,绝对不会。

    她看着潇夜的模样,原本很多,在飞机上的时候想了很多怎么打击潇夜的词语到此刻真正见到这个男人时,又默默的咽回了肚子里面,这个时候,或许不需要任何人的指责,潇夜也已经觉得自己这个是世界上,最可恶的那个人了。他自己也不会原谅自己犯下的错误。

    “雷蕾现在怎么样了?”乔汐莞问。

    “不知道,也或许,死了。”潇夜说得,毫无感情。

    乔汐莞也没有多问。

    不管潇夜对雷蕾存在什么感情,但如果笑笑真的是因为雷蕾离去,那么雷蕾也不可能会有好下场。

    所以不用问太多,结果很明显。

    她看了看时间。

    天色已黑。

    她的目的是回来陪姚贝迪,这个时候她反而觉得,应该多给这个男人一点时间,也或许,或许……会有所改变。

    她真的不是一个很容易心软的人。

    但她不得不承认,这一刻在她面对着潇夜的时候,却不想要急着赶他离开姚贝迪的身边。

    所以。

    她希望能够给他们一点时间,不知道结果如何。

    总是尝试了才知道。

    她起身,“明天我来看姚贝迪。”

    “谢谢。”潇夜由衷的说着。“我不知道姚贝迪和你们的感情到底深到什么程度,但是在这个世界上,姚贝迪能够真正依赖,能够真正放开心扉的,可能只会对你。”

    “我知道,所以我回来了。”乔汐莞说。

    说完,转身直接离开了。

    她其实不知道姚贝迪能不能走出这段时间的伤痛,但是她会尽力陪着她。

    ……

    乔汐莞离开。

    房间又如死了一般的寂静。

    潇夜坐在沙发上,没有任何动作。

    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会觉得自己那么的无力,无力到,会很想要依靠外界的力量。

    比如在这次对姚贝迪的事情上,他第一次想要请求乔汐莞,请求她多到家里来,陪陪姚贝迪。

    因为他,做不到。

    姚贝迪不会让他亲近。

    他望着头顶上的天花板。

    天色已经黑尽。

    头顶上的水晶吊灯就这么张狂的照耀在他的脸颊上,总觉得每一道璀璨的光线,都是对他人生的一个否定,一个赤。裸。裸。的讽刺……

    他真的无知了很多很多年。

    他沉默着,好久,从沙发上站起来。

    他去厨房冲了一杯热牛奶。

    医生说,姚贝迪需要吃一些营养的食物。

    他不知道他为她准备的东西她会不会要,却一次又一次的,这么想要靠近。

    他推开姚贝迪的房间。

    大床上空空无人。

    潇夜整个人一怔,耳边似乎听到了水哗啦啦的声音。

    微微松了口气,他将热牛奶放在姚贝迪的床头,转身欲走。

    陡然又停了停脚步。

    他想等姚贝迪出来了再走,他可以稍微动作快点的不让她看到自己,但是他想要看到她安全的出来后,再离开。

    他就站在门口的位置。

    眼眸一直锁定着浴室的方向。

    他不知道姚贝迪去了浴室多久,他看了看时间,从他进来这个房间开始已经有半个小时了,半个小时,姚贝迪还在里面,水声一直不断……

    猛然。

    一阵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就像是突然毛骨悚然一般的惊恐,他大步走向浴室,一把拧开浴室的房门,冲进去,眼眸一紧,看着浴缸里面,隐隐约约有个身影埋在里面,一动不动……

    “姚贝迪!”潇夜上前,一把将姚贝迪从浴缸里面拉出来,整个心跳在不停的加速,加速。

    姚贝迪缓缓的睁开眼睛,看着近距离下的潇夜。

    看着潇夜满脸的担忧,那么明显到,似乎并不是装出来的。

    她真的有那么一刻想死,她洗澡,坐在浴缸里面,看着水不停的留在自己身上,她想起笑笑以前到这边来的时候,她和笑笑坐在一个浴缸里面,她帮笑笑洗澡,笑笑还会好奇的指着自己的胸部,问道,为什么妈妈的那里和自己长得不一样?!

    想着想着,就想到了,潇笑掉进海水的时候,是什么感觉?!

    她把自己捂在水里面。

    那种窒息感露面而来。

    原来,这么这么难受。

    原来她的笑笑在离开的时候,是这般的难受。

    她一直溺在水里面,一直溺在水里面不出来,她想,如果就这么去了,就这么去了,或许她还能找到笑笑……

    而后,就感觉到耳边一阵急促的声音,她突然就被狠狠的拉出了水面。

    她木讷的看着面前的男人,看着他嘴角在那一刻似乎微微的送了口气一般。

    她残忍的一笑。

    “啪”!

    一个巴掌毫无预兆的,猛地扇在了潇夜的脸颊上。

    潇夜就这么,直直的感受着,脸上的疼痛。

    “放开我。”她说,一字一句。

    潇夜抓着她手臂的手,一点都没有松懈。

    “放开我,潇夜!”姚贝迪狠烈的声音,那么冷那么凉。

    “你洗了很久了,我带你出去。”

    “我说,不、需、要!”姚贝迪冷声。

    潇夜却似乎没有听到一般的,径直把姚贝迪从浴缸里面拉出来。

    姚贝迪一丝不挂,出来后,感觉到一阵凉意。

    潇夜随手拿过一张浴巾,包裹在姚贝迪的身上,然后横抱着她出去。

    “潇夜放开我。”姚贝迪突然疯狂一般的尖叫。

    潇夜抱着她的手一紧。

    “放开我!你让我觉得很恶心,恶心!”姚贝迪怒吼。

    潇夜的脸色微动,手臂僵硬着,却没有放开她。

    姚贝迪嗜血的眼眸冷冷的看着潇夜沉默的脸,她突然靠近潇夜,对着潇夜的肩膀,狠狠的咬了下去。

    “嗯。”潇夜忍着痛。

    姚贝迪似乎是用尽了全力般的发泄,她甚至感觉到嘴角有了血腥味,却依然没有松口,恨不得咬掉他的血肉一般,报复,报复。

    潇夜任由姚贝迪这么咬着。

    直到,姚贝迪真的觉得累了。

    她松口,雪白的牙齿上,似乎还有血渍,染在了姚贝迪的唇瓣上,让她苍白的嘴唇有了一丝颜色,显得如是的狰狞。

    “潇夜,放开我。”姚贝迪狠狠的说道。

    潇夜依然,沉默。

    缓缓,他将姚贝迪放下来。

    “你出去。”姚贝迪怒吼。

    潇夜一动不动。

    “潇夜,你非要让我恨死你吗?”姚贝迪尖叫无比。

    潇夜沉默着,“我只是想要陪着你。”

    “哐!”姚贝迪随手拿起浴室里面曾经用过的一瓶保养品,用力的扔在浴室的玻璃上,强力的触碰声,玻璃“哗哗”碎掉的声音。

    “你真的是想要逼疯我!”姚贝迪丢下一句话,大步的走了出去。

    潇夜看着面前破碎的玻璃,看着自己在玻璃面前,被碎玻璃片撕扯得,如此,支离破碎的一张脸。

    ……

    乔汐莞离开姚贝迪的家,站在小区门口,招了一辆出租车。

    她坐在出租车里面。

    出租车司机转头,有些诧异,“小姐你去哪里?”

    去哪里?!

    她扬眉,看着上海的夜景。

    “紫阳别墅区,顾家大院。”乔汐莞一字一句。

    该面对的,终究会面对。

    司机一听到目的地,开着车疯狂的在上海街头行驶。

    到达目的地,乔汐莞付钱。

    她抬头看着顾家大院的大门,脚步终究还是停了停。

    她不是圣人,不会毫无情绪。

    这么沉默了两秒,她推开顾家大院的大门,走进去。

    仿若想起了刚刚从监狱出来时走进这个家的感觉,当时也是这般的带着一丝忐忑,带着对未知的迷茫以及带着一丝,想要大展拳脚的抱负。

    她嘴角拉出一抹讽刺的笑。

    一晃,都已经过了大半年了。

    曾经的晚春,已经到了深秋。

    她沉着的走进大厅。

    大厅中,灯光璀璨,透亮无比。

    她的出现,成功引起了客厅中所有人的瞩目。

    那个时候还不算太晚,所以顾耀其、齐慧芬还有顾子俊在客厅,也似乎理所当然。

    大厅因为她而安静,偌大的空间似乎只有电视的声音。

    好半响。

    “乔汐莞,你居然还好意思回来?!”是齐慧芬,尖叫的声音。

    乔汐莞眼眸微动,冷冷的看着齐慧芬,“在顾子臣没有说和我离婚前,这里就是我的家。”

    “你好意思说这里是你的家?你老实交代这段时间去了哪里?!媒体都说你和齐凌枫一起消失的?你跟他做了什么苟且之事?!你还好意思回来,你甚至还好意思提起顾子臣?!乔汐莞,是你一个人回来的吗?!齐凌枫呢?!”齐慧芬无比惨恨的声音,尖锐无比。

    乔汐莞就这么直直的看着齐慧芬。

    所以现在上海所有人都不知道,齐凌枫其实已经坠崖身亡了?!

    “乔汐莞,你是哑巴吗?!我在问你话?!到底有半点教养没有!”齐慧芬嫌恶无比的说着。

    “妈。”乔汐莞看着齐慧芬,“我赶了几个小时后飞机,又处理了些事情,我现在很累,我不想和你吵架。你的那些莫须有我现在也不想反驳你,我需要休息。”

    乔汐莞说得很冷静。

    越是这般冷静这般不在乎,越是让齐慧芬气得身体发抖。

    她狠狠的看着乔汐莞,狠狠的看着她,一副想要撕了她那张处事不惊的脸一般,奈何下身根本无法动弹,想要站起来走过去,也无能为力。

    乔汐莞也不在乎齐慧芬此刻的模样,转身欲走。

    “乔汐莞,到了现在,你就不准备解释一番?!”顾耀其严厉的声音,显得威严了很多。

    乔汐莞停了停脚步,转头对着顾耀其一字一句,“爸,我不是不想要对你解释,我只是现在不了解上海到底出了一个什么情况,我明天给你一个答复。”

    虽然仅仅只离开了一个星期。

    但这一个星期对她而言,却像是经历了万多事情,不只是跟着顾子臣经历的那些生死存亡,还有上海那些,变幻莫测的商业变动。

    所以,她需要花一点时间,了解到底都发生了些什么。

    总觉得齐凌枫留下来的烂摊子,绝对够她善后收拾。

    她没有得到顾耀其的答复,直接走向了2楼。

    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真的太多太多,多到,有种地球要爆炸的错觉。

    她回到房间。

    熟悉的房间。

    她径直的躺在那张大床上。

    她说她要等顾子臣回到上海……

    可是顾子臣到底要好久才会回来!

    她沉默着,把自己捂在被子里面。

    脑海里面一片混乱。

    如果不是因为贝迪,她或许真的会考虑,晚点回来,等着顾子臣一起回来。

    翻身。

    准备起床去洗个澡。

    房门外突然想起敲门的声音。

    乔汐莞其实是有些不耐烦的,这个时候她真的没有什么好解释。

    无奈的打开房门。

    顾子俊站在门口,有些局促不安,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说道,“你这段时间到底去了哪里?”

    “做什么?”

    “我只是很好奇,你去了什么地方,突然消失了这么久?上海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你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一点音讯都没有,大哥也联系不到。”顾子俊说。

    很多好奇,想要知道。

    乔汐莞沉默了两秒,说道,“子俊,我只会告诉你,这段时间我和顾子臣在一起。”

    “大哥为什么不回来?”

    “他有事。”

    “……”

    “子俊,正好,我现在有点事情问你。”乔汐莞不想去解释太多,倒是本来想着明天再去了解的事情,正好顾子俊在,也就顺便问了。

    顾子俊点头。

    乔汐莞说,“这段时间顾氏有没有发生什么异样?比如董事会有没有发生变动,股权有没有其他非顾氏的人来加入,公司的主动权在谁的手上?”

    顾子俊诧异无比,“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顾氏虽然在你离开后变得有些被动,特别是在傅氏的合作方案上,不过因为工程已经开始,倒也没有出什么大问题,一切都是爸在亲自操刀,你说的这些,是什么意思?”

    乔汐莞眉头微紧。

    难道她预估错了?!

    齐凌枫在出事之前没有对顾氏做手脚?!还是说,他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会出事,根本没来得及?!

    不可能。

    齐凌枫做事情绝对不可能这么不谨慎,而且他当时分明从小木屋离开了一整天,那一整天时间绝对可以让他做很多事情,重要的是,他们一起从小木屋离开的时候,齐凌枫分明有一种,要彻底离开的感觉。

    那样的感觉就是,一切都已经处理妥当。

    “乔汐莞?”顾子俊看乔汐莞如此沉默,心里有些没底的,叫着她的名字。

    乔汐莞回神,“没事儿了,我就是随口问问。”

    “哦。”顾子俊点头。

    “我很累了,需要休息,有什么事情我们明天再说。”

    “那……好。”顾子俊只得点头。

    乔汐莞抿唇关上房门。

    看来明天,她得先去一趟环宇。

    那个地方或许齐凌枫留下来了些什么,蛛丝马迹。

    ……

    一夜几乎无眠。

    再累的时候,心里面想着事情,也让自己不得安睡。

    她沉默着刷牙,起床。

    然后习惯性的准备给武大打电话,又陡然讽刺的笑了笑,走向别墅大门口,然后给小猴子的司机打了电话,坐着他的车去了环宇。

    她的出现。

    员工又开始,行注目礼。

    乔汐莞对于这些显然没有任何兴趣。

    他直接走向总裁办公室,推开房门。

    唐云泽坐在办公室里面似乎是在处理文件,抬头看着乔汐莞,整个人是绝对愣怔了半分钟,连忙从办公椅上面站起来,“乔总,你回来了。”

    乔汐莞微点头,示意他坐下。

    两个人对立而坐。

    乔汐莞看着他,问道,“这段时间公司有没有什么异样?”

    “没有什么,只是你突然消失,然后我确实有些无能接手,这段时间我管理起来倒是有些吃力。”唐云泽有些汗颜的说道。

    “除此之前,有其他事情发生没有?”

    “没有。”唐云泽说,突然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对了,齐凌枫消失前,来找过我。”

    “找你做什么?”乔汐莞眼眸一紧。

    “也没说什么,就是让我在你回来后,给他的律师打电话。现在要不要打电话?”唐云泽问道。

    “打。”乔汐莞一字一句。

    她倒是很想要知道,齐凌枫到底搞了什么鬼。

    “好的。”唐云泽连忙翻阅齐凌枫留下来的电话号码,拨打,“喂,你好,齐凌枫说过在乔汐莞回来后就给你打电话。”

    “乔汐莞现在在哪里?”那边问道。

    “在环宇。”

    “我马上过来。”

    说完,挂断电话。

    唐云泽指着电话,对着乔汐莞说道,“他说马上过来。”

    “恩。”乔汐莞点头。

    等了约20分钟。

    一个穿着西装革履,大概40多岁的男人出现,然后非常礼节的自我介绍道,“你好乔小姐,我是齐凌枫先生的私人律师,我姓张,张正阳。”

    “你好。”乔汐莞伸手,与之交握。

    “能不能单独谈。”张正阳一本正经的问道。

    唐云泽很识趣的说道,“我出去一会儿。”

    乔汐莞点头。

    偌大单独办公室内,只有乔汐莞以及张正阳两个人。

    张正阳从公文包里面拿出一份文件,递给乔汐莞,“这是齐先生已经签字的,股份转让文件,您只需要签下你自己的名字,这份股份转让合同就立即生效。”

    乔汐莞诧异,看着转让书上的白底黑字。

    “环宇集团百分之四十二的股份无条件转让……顾氏集团百分之四十的股份无条件转让……”

    乔汐莞突然有些紧张的看着文件下面的签字。

    “齐凌枫”三个人,潇潇洒洒。

    乔汐莞沉默着,那一刻有些不太相信自己眼前看到的。

    齐凌枫为什么会把所有的股份都让给她?!

    齐凌枫做了那么多不是想要报复顾家吗?到了临门一脚,他却突然做出来这样的举动?!

    这是……

    为什么?!

    她是真的不会相信,齐凌枫会良心发现。

    张正阳似乎也感觉到了乔汐莞的震惊,开口说道,“我当初也问过齐先生,问他是不是考虑清楚了,他说,考虑得从未有过的清楚,还说,这是欠你的,都还给你。”

    欠我的……

    欠我什么?!

    三条人命,一个公司。

    所以这点真的能够偿还得了吗?!

    齐凌枫。

    你的如意算盘是不是打得太好了点。

    她咬着唇。

    狠狠的咬着。

    她是真的很恨齐凌枫,真的很恨他,不管他有多少苦衷,但是他的罪行就是不可原谅,所以她不会为了这个男人而有任何的心软,她觉得,他的死,就是罪有应得,不管他当初是不是手下留情的放过他,她都不会对他有任何怜悯。

    所以此刻,她也不会有任何情绪。

    就算有一秒的感动,也不能说明什么。

    她拿起包金钢笔,洋洋洒洒的签下了自己的大名。

    张正阳把那份文件留了一份给乔汐莞莞,自己收好了一份。

    “对了,这是齐先生给你的,说你看了就知道是什么了。”张正阳递给她一个黑色的u盘。

    乔汐莞紧捏着u盘。

    齐凌枫是不是在很早之前,就知道了自己的结果?!

    ------题外话------

    呼呼,小宅说的今天揭穿雷蕾,估计又要等到明天了。

    每次都是剧情掌控失败,汗。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