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六章 揭穿雷蕾

第六章 揭穿雷蕾

作者:恩很宅
    环宇大厦。

    乔汐莞坐在总裁办公室。

    张正阳已经离开,唐云泽没得到乔汐莞的召唤,也没敢走进自己的办公室。

    乔汐莞将那个黑色的U盘插进电脑里面,然后点开视频。

    有些激烈的,疯狂的床弟之事,在眼前呈现。

    画面中是,齐凌枫和雷蕾。

    乔汐莞沉默着,眼眸直直的看着画面,没有异样。

    就是这么平淡的看着画面中,激情四射的一幕。

    齐凌枫把这个U盘给了她。

    目的不言而喻。

    他是在告诉她,雷蕾真的在和他合作,雷蕾所发生的一切事情,都是故意,故意为之。

    她拿起鼠标,关上视频。

    齐凌枫……

    如果,如果齐凌枫早点把这个视频拿给她,潇夜早点知晓了雷蕾的真面目,或许一切就不会发生这样惨烈的事情,笑笑也不会遭遇那些非命。

    她有些红润的眼眶看着落地窗外上海这座经济都市的高楼大厦,齐凌枫,你就是真的这么故意的,让我对你,恨得牙痒痒的,却又无可奈何吗?!

    她这么静静的坐了很久。

    周围很安静。

    这个熟悉的办公室,以前她坐过,以前齐凌枫坐过。

    仿若犹如隔世一般的,早已物是人非。

    时间流淌。

    她沉默着,坐在办公椅上,缓缓起身。

    她拿起那个U盘,出门。

    门口处,唐云泽一直恭候在此,看着乔汐莞要离开的身影,忍不住问道,“乔总,你又要离开吗?是要离开很久吗?”

    “不,明天来公司。”乔汐莞说。

    明天,处理完手上的事情后,就来公司。

    “哦,对了,乔总。”唐云泽点头的一瞬间,又连忙开口道,“当初你不是让我帮你查齐凌枫的证据吗?我让综合部的同事加班加点的找着公司重要文件的存档,然后找到一份文件,我马上拿给你看。”

    乔汐莞点头。

    唐云泽从办公桌的抽屉里面拿过一份文件,递给乔汐莞,“这是当年霍小溪出事前签下的文件。”

    乔汐莞接过来,翻阅。

    意外保险承诺书。

    她皱眉,她不记得自己签过这份文件的。

    里面白字黑字写的非常清楚,只要霍小溪遇难,霍小溪持有的所有有价证券,房产,不动产等等全部都转让至齐凌枫的名下,而保险公司对于霍小溪的意外伤亡,会根据霍小溪的实际情况按照标准进行赔偿,赔偿金同时由齐凌枫获得。

    她咬着唇。

    看着文件下面签字的地方。

    这确实是她的笔记,她不可能会认错。

    但是。

    她什么时候签的这个文件。

    她沉默着,深思。

    “后面还有霍董事长父母的签字。”唐云泽提醒。

    乔汐莞往后看。

    内容和她的大同小异,写的是如果他们遇难所有由霍小溪继承,而赔偿金的享有人同时也是霍小溪。

    她依稀是记得,在她和齐凌枫谈婚论嫁的时候,齐凌枫说他有一个朋友做保险的,现在差几笔业务,让她帮忙完成一下。

    她当时答应了。

    她父母的那两份保险书,对于她父母对她的爱而言,肯定丝毫没有犹豫的就签了,而她自己,不可能会签的那么洒脱,即使会签,也绝对不会没有印象,除非。

    齐凌枫当时做了什么手脚。

    是在签订什么合同文件的时候,齐凌枫插进来的一份吗?因为当年对齐凌枫特别的信任,根本就不会存在任何怀疑,所以偶尔他拿起来的文件,她几乎看都不看……

    而齐凌枫靠这两份意外保险承诺书,完全可以名正言顺的得到环宇集团。

    一切果然都在齐凌枫的算计之中,果然都是他的算计。

    可,那么处心积虑的到了这个地步。

    为什么最后会心慈手软,为什么会对她心慈手软,还会把一切都还给她,如果仅仅只是爱……

    她真的不会相信。

    她不相信他会是一个感情用事的人。

    “乔总,还需要再查吗?”唐云泽问道。

    “不需要了,就这样吧。”乔汐莞将文件递给他,“存档。”

    “是。”

    乔汐莞走出环宇。

    已经没有什么可查的了,人都不在了。

    她坐着车,又去了姚贝迪的家。

    她走进电梯,到达楼层,电梯开门。

    门口处站着姚贝坤,似乎也是准备进去,他无意的转头看着乔汐莞,原本烦躁的眼眸突然一下子就像是亮了精光一般的,脸上立马就浮现惊喜,“女神,你怎么来了?!”

    乔汐莞有些头疼。

    早知道姚贝坤这个时候在,她会想办法错过时间。

    “女神,你也是来看我姐的吗?”姚贝坤热情的问道。

    乔汐莞认命的点头。

    姚贝坤打了鸡血般似乎正准备再说点什么,房门突然打开,潇夜看着姚贝坤和乔汐莞,抿紧着唇让他们进来。

    姚贝坤让乔汐莞先进去,自己才跟着走进去。

    乔汐莞坐在沙发上,姚贝坤也死皮赖脸的坐在了他的旁边,还一脸满足。

    乔汐莞睨了一眼姚贝坤,似乎也不想要多说什么,转头对着潇夜,“贝迪呢?”

    “刚睡着。她现在睡眠也没有一个固定时间。”

    乔汐莞沉默了一会儿,“潇夜,我先给你看一样东西。”

    潇夜看着乔汐莞。

    “我不说你的对错,但是我觉得,我有必要给你看。”乔汐莞说着。

    潇夜点头。

    乔汐莞站起来,走向电视,找到电视的USB借口,插入U盘。

    她用遥控器点开电视屏幕,然后点开视频。

    视频中再次出现了纠缠而火爆的画面。

    潇夜的脸色一沉。

    他直直的看着屏幕里面,雷蕾和齐凌枫缠绵的一幕。

    姚贝坤刚开始把注意力全部都放在乔汐莞的身上,现在看到屏幕里面的一幕,整个人完全是气急攻心的猛地一下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我就说雷贱人不是我们看到的那么单纯,你看看她,她居然和齐凌枫上床,还这么,这么不知羞耻……我他妈的就说这个女人不是什么好货,潇夜你现在知道了,哼?!”

    姚贝坤气得杀人。

    他狠狠的指着潇夜,一副恨不得让他马上承认错误的架势。

    潇夜沉默着,沉默着,脸色渐渐变得煞白。

    他修长的手指捏着一个拳头,在微微的用力。

    乔汐莞沉默着,准备关上电视那一瞬间,她转头,看着2楼楼梯上,一个人影站在那里,毫无血色的脸颊,仿若一碰即碎的脆弱。

    潇夜和姚贝坤似乎都感觉到乔汐莞的异样,转头看着她看向的方向,看着姚贝迪静静的站在那里。

    姚贝坤连忙开口,“姐,你不是在睡觉吗?”

    “所以你们就可以瞒着我,不让我看到,这么肮脏的一幕。”姚贝迪有些讽刺的声音,冰冷的问道。

    “这是雷蕾和其他男人,不是和潇夜。”姚贝坤极力解释。

    “所以,我就应该庆幸。”姚贝迪看着潇夜,往下,一步一步。

    她走得很慢,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身体的原因,呼吸有些急。

    她说,讽刺的一字一句,“潇夜,当有一天知道你喜欢的女人和其他男人这么纠缠的时候,你会心疼和难受吗?!我一直以为你体会不到这种感受的。”

    “姐,你别这样说姐夫了,他其实也有难处的……好,我不说了,你可以当我不存在。”姚贝坤看着姚贝迪的眼神,默默的坐下。

    姚贝迪就这么站在潇夜的面前,不远不近,半步的距离,她问潇夜,“雷蕾现在在哪里?”

    “我交给阿彪了。”潇夜直白的说道。

    “死了吗?”

    “或许……”

    “在我那里。”姚贝坤开口,“现在还在医院。”

    潇夜眼眸一紧。

    姚贝迪转头看着姚贝坤。

    “只是不觉得,她应该这么愉快的死去。”

    “我要去见她。”姚贝迪一字一句。

    “姚贝迪。”潇夜叫着她的名字,“你不需要去见她。”

    “怎么,怕我对她做什么过激的行为?”姚贝迪挑眉。

    “不是……”

    “既然如此,那我现在要去见她。”姚贝迪打断他的话,很坚决。

    潇夜捏紧手指。

    姚贝迪看着潇夜,冷冷的眼眸直直的看着他。

    “我陪你去。”好久,潇夜下定决心。

    “不需要,莞莞,你陪我吧。”姚贝迪对着乔汐莞说道。

    乔汐莞点头,“恩,我陪你。”

    姚贝迪努力的想要对乔汐莞拉出一抹笑,最后却还是以失败告终。

    “我一起。”姚贝坤自告奋勇,“指不定那个女人发起疯来,谁都咬。”

    姚贝迪似乎是沉默的,默认。

    所有人都可以,但是潇夜不行。

    所以。

    潇夜被这么留在这里,看着他们离开。

    他看着电视屏幕,刚刚离开的时候,姚贝坤把那个U盘拿走了,现在电视一片漆黑。

    一切的一切,真的晚了吗?!

    姚贝迪。,

    ……

    姚贝迪和乔汐莞坐着姚贝坤的车往医院开去。

    到达目的地。

    乔汐莞拉着姚贝迪,“贝迪,其实……一定要去吗?”

    有些事情,不需要这么残忍的去面对的。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很多事,都是迷迷糊糊中,将错就错,将过就过的。

    “莞莞,什么时候都可以得过且过,但是这件事情不行。”姚贝迪非常非常严肃的说着。

    乔汐莞沉默。

    “莞莞,我没事儿,就是去看看雷蕾。”姚贝迪反而来安慰她。

    就是这般。

    以前的姚贝迪就是这般,不管心里面已经到了怎么崩溃一个地步,还是会优先考虑别人的感受。

    乔汐莞点头,“去吧。”

    三个人一起走进医院内,脚步停在一间病房前,门口站着两个黑色西装,看着姚贝坤均是礼貌的鞠躬。

    房门外此刻似乎响起剧烈的吵闹声,恍惚听到一个女声撕心裂肺的吼着,“你们这群狗养的,放我出去,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是潇夜的女人,你们小心潇夜一个一个弄死你们!”

    姚贝坤脸上浮现出一丝不耐烦,“这个女人都到了这个地步了,还这么狂妄自大!”

    他招呼着面前站着的两个人,其中一个黑色西装恭敬的给他打开房门。

    房门一打开,姚贝坤先进去,刚走到门口,尖锐的女神大叫着,“姚贝坤你是变态吗?你把我养在这里做什么?我告诉你姚贝坤,你就算是蹲下来舔我的脚,我也不会对你有任何好感的,你就死了那条心吧!癞蛤蟆!”

    姚贝坤气得真的身体都在发抖。

    爷,爷这么玉树临风潇洒倜傥,爷会真的喜欢上这个,这个……对,残花败柳?!

    MD,爷是有节操的好不好?!

    姚贝坤正欲开口。

    姚贝迪从后面走进来。

    那个疯狂发疯的雷蕾看着姚贝迪的时候,整个人顿了一下,是突然愣怔的表情。

    姚贝迪平静的对着姚贝坤说,“你和莞莞在外面等我。”

    姚贝坤有些担心。

    乔汐莞对着他,“由她吧。”

    姚贝坤一听女神发话了,二话不说的,和女神站在了门外。

    没有关门,为了以防万一。

    姚贝迪一步一步走进去。

    雷蕾本来是坐在病床上的,头发凌乱不堪,整个人穿着宽大的病号服,看上去潦倒又颓废。

    她警惕的看着姚贝迪一步一步靠近自己。

    其实面前这个女人,看上去并不比自己好很多,脸色苍白,瘦的很明显,可那一刻却莫名有些畏惧的,身体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在防备什么。

    “姚贝迪你要做什么?!潇笑的死和我没关系……”

    “那和谁有关系?”姚贝迪冷静的问他。

    “那是意外。”

    “我现在杀了你,能说是意外吗?!”姚贝迪问道。

    “姚贝迪,你别这么吓我,你吓我也没用的,杀人偿命,你还不是一样得死。”雷蕾狠狠的说着。

    “杀人偿命?!潇夜杀了那么多人,他怎么没死?!”姚贝迪问雷蕾。

    雷蕾一阵心惊。

    今天的姚贝迪,真的过于的,恐惧。

    “为什么要做到这个地步?”姚贝迪问她,“我和潇夜本来就没什么感情了,为什么你不多等等?”

    “我等不下去。而且我并不觉得我能够等到!”雷蕾怒吼,“我做了这么多,我爱了潇夜这么多年!姚贝迪,现在潇笑死了也好,死了,你和潇夜应该再也不可能在一起了,不管我最后结果如何,但是你和潇夜就这么完了!”

    “是完了。”姚贝迪一字一句,“你也完了。”

    “你要做什么?!”雷蕾惊恐的看着她。

    姚贝迪随手拿起床头的一个台灯,二话不说的直接往雷蕾的头上砸去,“哐”的一声,血从她的头顶一直往下。

    “啊!”雷蕾突然尖叫。

    门口的姚贝坤和乔汐莞连忙走进去,看着这么狰狞的一幕。

    以前的姚贝迪最见不得就是打架,流血。

    当年乔汐莞还一直打趣姚贝迪,说胆子这么小,怎么就这么死心塌地的爱着潇夜,潇夜手上指不定染上了多少条人命。

    姚贝迪。

    外柔内刚的姚贝迪。

    “姐,别这样。”姚贝坤一把拉住姚贝迪的手,看着她又想要这么举起台灯往雷蕾身上砸。

    姚贝迪狠狠的看着姚贝坤。

    “你的手不应该因为她脏了,不值得,我来。”姚贝坤一字一句。

    “不用!”姚贝迪撕心裂肺的说,“你不知道我有多想要杀了她,你不知道我看到她这么一张脸的时候,想到笑笑的离开我有多难受,你不会理解的,姚贝坤。”

    “我理解。”姚贝坤说,“笑笑也是我的侄女,我没有这么没心没肺。可是姐,人死不能复生,你的人生不应该因为这个女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染上阴影。”

    “……”姚贝迪一直看着自己的弟弟。

    看着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长大了的弟弟。

    连个头也好像比自己高了很多。

    “姐,你放手。”姚贝坤一直紧紧的抓着姚贝迪的手,“爸妈一直以你为骄傲。所以,别让他们失望。这段时间家里面的气氛并不好,妈一天抱着潇笑的相片哭,爸一直不停地安慰她,眼眶自己也会红。你知道爸从来不会哭的。说这么多,我其实不是想要你对家里面付出什么,也不需要你这个时候还来安慰爸妈,我只是希望,姐,你不要这么糟蹋自己,爸妈会难受。”

    姚贝迪看着姚贝坤,眼泪就像疯了一般不停流。

    “对不起贝坤。”姚贝迪哽咽。

    姚贝坤摇头,“每个人都要受伤的权利,你也不例外。我们只是希望,你要勇敢。姐,其实我一直觉得你很棒。因为有你在,所以我才能够这么无拘无束的追求我的生活,所以请你,不要倒下好吗?”

    这种话,姚贝坤从来没有说过。

    也一直觉得自己是说不出口的。

    但是说出来后,就说出来了。

    姚贝迪放下手上已经有些破烂的台灯,“对不起,贝坤。”

    “没关系的姐,你很坚强。”姚贝坤一字一句。

    姚贝迪转头看着那个抱着头咬着唇没有喊痛,却已经鲜血直流的雷蕾。

    “雷蕾,我真的很恨你。”

    “我也是。”雷蕾狠狠的看着姚贝迪,“你现在觉得我欠了你,但是我却觉得,我这一辈子一生的悲剧都是来自你。因为你姚贝迪,我的人生才会如此破烂不堪,所以,能够拿走你生命中最重要那个人,我现在反而一点都不后悔了,我现在反而觉得,只要能够让你难受,我死都可以!”

    “啪!”姚贝坤狠狠一巴掌甩过去。

    雷蕾直接被扇在地上,“对你的容忍,也已经到了底线了。”

    雷蕾趴在地上,突然怒吼,“我要见潇夜!”

    姚贝坤冷笑着,那一刻露出的残忍的笑容,让人不寒而栗。

    “姐,我送你走,免得看到这种女人,脏了眼。”

    “算了,你善后吧,我送贝迪离开。”一直置身事外的乔汐莞突然开口,“贝坤,接下来的交给你了。”

    “放心吧。”姚贝坤点头。

    乔汐莞带着姚贝迪离开。

    姚贝迪走得很平静,但是当坐在车上后,整个人就崩溃了。

    她哭得撕心裂肺。

    “莞莞,我现在突然觉得自己好无能。”姚贝迪说,“我这么恨的一个女人,我却不能亲自杀了她,我真的好想要为笑笑报仇。”

    “贝迪,我们都是普通人,普通人都下不了手。”乔汐莞解释,“在离开上海这一个星期,我也发生了很多我觉得我人生都无法接受的事情,但是现在回到了我的现实世界里,我就只会按照我从小到大接收到的教育生活下去。所以,这不是你懦弱,而是我们作为人类都会有的一个底线。”

    姚贝迪咬着唇,在控制哭泣。

    “潇笑的离开我知道你很难受,换做是谁都接受不了,但是事实已经发生了,我们往前看,而且潇夜……”

    “莞莞,你也要站在潇夜这边了吗?”姚贝迪打断她的话,问她。

    乔汐莞沉默了半响,“我只是作为一个旁观人,将看到的一些说给你听而已。”

    “莞莞你知道吗?我其实不太知道笑笑这件事情的经过和结果,我只知道,笑笑的事故和潇夜脱不了关系,所以不管潇夜现在这段时间对我怎样,有多内疚,我都没办法原谅他。我曾经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会这么的恨潇夜,哪些曾经爱得多深,就恨得有都明显。莞莞,你不会知道,我每每想起我当年不要脸的爬上潇夜的床,然后凭着怀了潇笑逼迫她结婚我都恨不得杀了我自己。潇夜真的是我这辈子的恶魔,我想可能是,上辈子我欠他太多,这辈子才会遭遇这些,这些惨痛的事实。”

    或许,不是上辈子你欠潇夜太多。

    或许是上辈子,潇夜欠你太多。

    乔汐莞沉默着,没有再开口说一个字。

    姚贝迪的怨恨,外人不可能给她解开。

    解铃还须系铃人。

    他们坐着出租车,乔汐莞送姚贝迪回去。

    姚贝迪不原谅潇夜,但是姚贝迪愿意选择回到这个地方。

    她不知道这是一种报复,还在在给自己希望。

    她只想,结局是好的就行。

    姚贝迪的结局是好的就行。

    她送她上楼。

    坐的入户电梯,直接到家。

    家里面意外的没人。

    乔汐莞有些诧异,姚贝迪似乎是有些讽刺的,没有说一个字。

    两个人一起走向2楼,推开姚贝迪的房间。

    正时。

    从里面走出来潇夜,他手上举着那个浴缸,因为够大,所以在想办法,怎么出来。

    突然看到姚贝迪和乔汐莞站在门口。

    那一刻是有些尴尬的,脸上从未表露出来的尴尬。

    “你做什么?”乔汐莞诧异。

    潇夜突然不知道怎么解释。

    姚贝迪冷冷的开口道,“你怕我自杀吗?”

    乔汐莞皱眉。

    潇夜沉默。

    “就算是你把这个房间搬空了,我想要自杀也可以找到万多种方法。但是潇夜,我为什么会为了你这样的人自杀,你太看得起我了。能够为你自杀的,不从来都只有雷蕾不是吗?”姚贝迪无比讽刺的口吻,继续说道,“我刚刚用台灯砸了雷蕾,不知道砸坏了没,我弟在那里,你可以去看看。”

    说完,就侧身走了进去。

    潇夜将浴缸放下,估计是真的觉得太大,搬不出去,他沉默着,看着姚贝迪已经睡在了床上,说道,“莞莞你先回去吧,你刚刚不是接了好几个电话吗?有事儿先走吧,我现在想休息一下。”

    乔汐莞以为姚贝迪没有看到。

    整个过程,顾耀其给她打了很多通电话,她开着静音,没接。

    她昨天说过,今天去给他汇报工作的。

    她看着姚贝迪,转头看了看潇夜,“我明天再过来。”

    “恩。”姚贝迪点头。

    乔汐莞转身离开。

    顾氏对她而言,真的不是一个好地方。

    ……

    市中心医院。

    病房内。

    医生在为雷蕾一圈一圈的包扎。

    房间里面突然变得很安静。

    姚贝坤就坐在沙发上,沉默的看着雷蕾。

    “姚贝坤,你到底要做什么?!你要杀了我你随便,你搞那么多花样,你到底想要怎样?!”雷蕾突然崩溃的大叫。

    帮她巴扎的医生手陡然抖了一下。

    姚贝坤就这么看着雷蕾,一字一句道,“现在是法治社会,我是一个遵法守纪的人。”

    “你骗谁?!”雷蕾怒吼。

    “骗你啊。”姚贝坤嘴角一勾。

    雷蕾狠狠的看着姚贝坤,气得说不出一个字。

    医生巴扎完毕,有些拘谨不安。

    “你出去吧。”姚贝坤说。

    医生连忙带着身边的小护士离开。

    房间内,就只有姚贝坤和雷蕾两个人。

    蕾雷一直觉得,姚贝坤看上去单纯看上去无害,其实比谁都腹黑,发生了这种事情后看,潇夜会直接给她一个了断,但是姚贝坤会先折磨她,折磨到崩溃后,才会……

    她咬着唇,狠狠的咬着,“姚贝坤,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

    “我倒是从来没有和鬼打过交道,如果真的可以,你倒是试试也行。”

    “姚贝坤!”

    “来吧来吧,给你看个好看的东西。”姚贝坤突然拿出一个黑色的U盘,然后拿起旁边放着的笔记本,点开视频。

    视频上突然出现的画面让她整个人一下就崩溃了。

    那是那次,她被下了迷药和齐凌枫……

    这样的视频怎么可能在姚贝坤的手上。

    不。

    她要打电话给齐凌枫,她要质问他!

    电话呢?!

    电话在哪里?!

    姚贝坤冷漠的盖上笔记本,“身材挺好的。”

    “不许说!”雷蕾尖叫。

    “潇夜也看过这个视频了。”姚贝坤直截了当。

    “不!不!不!”雷蕾无比崩溃。

    “其实,有什么嘛,你不是还被人LUN奸过吗?潇夜都知道的,不是也没有嫌弃你?”姚贝坤扬眉,讽刺一笑。

    “不,那不一样,不一样!”雷蕾歇斯底里。

    “LUN奸是不是也是你故意设计的,告诉我,或许我会网开一面,让你死得漂亮点,你这么爱美?”

    “不是!不是,姚贝坤我说了不是,我没有那么犯贱,自己找人强奸自己!”雷崩溃的大叫。

    “何必这么激动。伤的是自己的嗓子。”姚贝坤放下笔记本,起身,“你好好休息,明天我们再谈。”

    “姚贝坤,我要见潇夜,我要见潇夜!”雷蕾疯狂的大叫。

    “你觉得潇夜会来见你吗?死了这条心,想想还有没有什么遗言,我一个高兴,或许就帮你实现了呢!”姚贝坤丢下一句话,离开。

    雷蕾崩溃的尖叫。

    不。

    那些龌龊的一面,就算是死她也不要被揭穿。

    她不要被揭穿,她不要!

    不能这么残忍的对她,不可以!

    如果真的揭穿了怎么办?!

    潇夜会怎么看待她?!

    其他人会怎么看她?!

    真的真的,比让她死还要让她难受!

    ……

    顾氏大厦。

    乔汐莞的脚步停在大门口。

    深呼吸一口气,直接走进去,走进自己的办公室。

    milk看到乔汐莞,眼睛都瞪了出来。

    “乔总,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milk惊叹着,跟着她回到办公室。

    “昨天就回来了。”乔汐莞说。

    “哦,那,那……”milk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milk你先出去。”乔汐莞命令道。

    “是,那个乔总要咖啡吗?”

    “不用了,谢谢。”乔汐莞说。

    milk点头,走出乔汐莞的办公室。

    乔汐莞的突然出现,还是让顾氏的员工开始津津乐道,这么突然消失,又突然出现,果然顾氏的领导层真的让人捉摸不透。

    乔汐莞坐在办公室,刚待了不到两分钟。

    顾耀其打电话让她去办公室。

    乔汐莞停留了2分钟,最后还是去了顾耀其的办公室,推开门。

    顾耀其坐在办公椅上,依然如往常一般的喝着茶,看着她出现,示意她坐在他对面的位置。

    “今天一天忙什么去了?”顾耀其问道,口吻不温不热。

    “上午去了一趟环宇想要了解一些情况。后来因为私事耽搁了一些时间,刚刚才忙完。”乔汐莞解释。

    “才回来,忙点也正常。”顾耀其顺着乔汐莞的话说道。

    乔汐莞知道,顾耀其此刻的“慈祥”绝对不是对她的理解,而是,在大家都不知道对方握有什么有利的东西时,需要这么和颜悦色。

    “爸找我什么事?”乔汐莞明知故问。

    “这段时间你去了哪里?你也知道你和齐凌枫的突然消失,让大家很着急。”顾耀其说道。

    “我没有和齐凌枫在一起,他去了哪里……”乔汐莞沉默了一下,说道,“他去了哪里我也不知道,不过他做了些犯罪的事实,应该是躲起来了。”

    她不想对任何人说齐凌枫遇难的事情。

    或许那个那么骄傲的男人不允许别人知道他选择了最懦弱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她不是那种非要在别人身上不停捅刀的人,所以她这次愿意配合齐凌枫,让所有人以为,他还活着,在某一个角落,潇洒的活着。

    “那你去了哪里?”

    “我和顾子臣在一起。”乔汐莞一字一句。

    “他现在在哪里?”

    “……在国外一个地方旅游。我本来打算多陪子臣一段时间的,但看到新闻听说姚贝迪发生了些事情,我就赶了回来,子臣还在国外,等他旅游完了,就会回来。”乔汐莞说。

    说了很多慌。

    顾耀其沉默着,对乔汐莞说的话,半信半疑。

    两个人有些沉默的空间。

    乔汐莞也没有任何惧色,表现的淡定自若。

    顾耀其似乎是叹了口气的说道,“我原本以为我还能够依赖依赖子臣,现在想来,他原本就没想过把心思放在公司。现在子寒也不在上海,子俊挑不起大梁,以后这个公司,还是得靠你,乔汐莞。”

    “谢谢爸的信赖。但是从现在开始,我不准备回顾氏上班了。”乔汐莞说。

    顾耀其整个人一怔,看着她。

    “环宇现在一团糟,我要去处理那边的事情。”

    顾耀其喝了一口茶,有些严肃的表情,突然不说话。

    乔汐莞继续说道,“顾氏和傅氏的合作案已经步入正轨,只要爸按照之前我安排的方式去实施,基本是不会出现问题的。傅氏那边我会亲自去见傅博文,打消我辞职顾氏对他的不利的念头。”

    “决定了?”

    “嗯,决定了。谢谢爸这么长一段时间来的厚待。”

    顾耀其表情有些严肃,甚至是有些恐怖。

    他这么沉默了很久,似乎是在环节自己的情绪。

    久久。

    他说,“乔汐莞,顾氏现在有40%的股份抵押给了瑞士银行,瑞士银行成为了我们的大股东。但是瑞士银行那边说,他已经把顾氏的40%股份转让给了其他人,我想那个其他人,应该就是当初你说的环宇集团。”

    乔汐莞看着顾耀其。

    终于,说道了主题。

    顾耀其要的无非就是那40%的股权而已。

    “既然你不愿意再待到顾氏上班了,就把那40%的股权拿出来。我原本想着,如果你还在顾氏上班,就留着你那部分,反正也是你应该得的,但如今,你对顾氏没有什么念想,所以多余的股份,也不需要留在手上了。”顾耀其说得,理所当然。

    乔汐莞沉默着,没有开口。

    顾耀其脸色有些难看,情绪也变得有些激动,“怎么了,不愿意拿出来?!”

    “不是的爸。”乔汐莞说,“我是不是说过,那个股权属于环宇集团。”

    “你现在是环宇最大的股东,你可以有决策将这部分股权变卖和转让。”顾耀其一字一句。

    “我知道。”乔汐莞说,“但是爸现在有这么多资金流吗?”

    顾耀其脸色一黑。

    “等傅氏的合作案结束后,顾氏的资金到位了,我再将这部分股权专卖给你们顾氏。”乔汐莞说,“爸,这部分股权是环宇之前的资金拿出来买的,所以如果还能够让环宇正常的生存下去,需要这笔钱。”

    “你说得多。”顾耀其突然开口,“是我疏忽了,毕竟现在你是环宇的最大股东,所有一切是应该以环宇的利益为上,既然你这么说,那到时候我资金到位了,你再转让给我也行。”

    “谢谢爸能够理解。”乔汐莞说。

    “都是一家人,不用客气。”顾耀其开口。

    “嗯。”乔汐莞点头,走出去。

    顾耀其狠狠的看着乔汐莞的背影,脸色一下子沉到底。

    乔汐莞果然不简单,短短时间,不仅成了环宇最大的股东,也成了顾氏最大的股东。

    现在还不撕破脸是因为碍于自己在顾氏的身份,要是真的什么都不管了,顾氏就真的落入了乔汐莞的手上,所以现在还不能得罪了她。

    更重要的是。

    乔汐莞刚刚说要等傅氏集团的合作案完成之后再转卖。

    也就意味着,环宇集团作为顾氏集团最大的股东,将在傅氏集团合作案后分走一大部分红利,也就意味着,原本他顾耀其赚的那部分钱要分出去一大半,分出去后,再用他的利润去买他的股份,这笔买卖,任何谁来算都不划算!

    心情有些暴躁的顾耀其狠狠的捏着水杯。

    绝对不可能让乔汐莞的如意算盘打成。

    他必须要在傅氏合作案完成之前,将顾氏的股份纳入已有。

    乔汐莞。

    姜还是老的辣,我就不信你真的能狂妄到这个地步!

    ------题外话------

    有的亲会来人身攻击小宅。

    小宅心智虽然很强大,但是也经不住这样的折腾啊!

    所以。

    但凡对文有不满,但用通过自己的不满来人身攻击小宅的,毫不留情,一律删除。

    当然,针对文文,针对角色,小宅会虚心接受亲们的意见的。

    群么么。

    另外,让小宅嘚瑟一下吧。

    小宅有状元了。

    小宅写了8年文,第一个状元。

    小宅原本以为这个状元都是天方夜谭的东西,没想到有这么一天,也触碰到了。

    所以在此,感谢“兰亭羲之”,感谢你的不离不弃,和对小宅如此的肯定。

    小宅会更加努力,坚持万更!

    加油加油加油!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