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七章 雷蕾的下场(一)

第七章 雷蕾的下场(一)

作者:恩很宅
    离开顾耀其的办公室,乔汐莞也没有停留的,直接走出了顾氏大厦。

    这个地方对她而言不存在什么留恋。

    她坐着小猴子的车,直接到了郊外的墓地。

    一直觉得自己报仇了,就可以理直气壮的去看她的父母。

    原来。

    就算是报仇了,心情也不会因此好一点点。

    她看着墓碑上的黑白照片。

    曾经也来过几次这个地方,却刻意的,刻意的回避着这两个墓碑。

    因为那个时候她觉得她不配出现在这里。

    现在,她直直的跪在墓碑面前,眼眶红润。

    “爸,妈。”乔汐莞开口,“对不起。”

    回应她的,永远都只会是沉默。

    从出事那一刻开始,到她意外重生在乔汐莞的身上,一切都好像做梦一般的,经历着极大的悲痛,又藏存着对仇恨报复的动力,这么一直支撑着自己,到了今天。

    环宇她到手了。

    曾经害死他们一家三口的齐凌枫死了。

    仿若一切都已经实现了她的目的。

    可是真正到了这一刻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因为曾经失去的,终究永远失去。

    她说,“爸。齐凌枫说你害死了他的全家。我其实不太相信,因为我从来不觉得你会是那种知道算计别人的人,否则环宇在你手上这么多年,不会发展得这么糟糕。可是齐凌枫一口咬定说是你……为此,他才会这么的坏,这么的残忍,这么的不折手段。你说,到底该去信谁?”

    深秋的风萧条的吹在地面上,卷起地上的泥土和黄沙,飘飘扬扬。

    所有曾经发生的事情就像是画上了句号一般,似乎不会再知道曾经到底都发生了什么,不会再知道谁对谁错。那些因为仇恨而牵扯出来的两代人的恩怨,到这一刻,就真的剧终人散,以最惨烈的方式,结局。

    乔汐莞跪在那里很久。

    腿已麻木。

    她缓缓从地上站起来,看着在秋色中,渐渐模糊的那两张照片。

    她转身,离开。

    上天给了她另外一个身份,给了她再次生活在这个世界的机会,所以她不应该浪费。

    从这一刻开始,她回到了人生的。

    她将真的以乔汐莞的身份,活出自己的这一世的精彩。

    而曾经霍小溪的所有一切,就这么埋葬在这个地方,那些不明所以的事情,也一并的,彻底埋葬。

    眼眸微动。

    她回到小车内,拿起电话,拨打。

    那边很快接通,“喂,你好。”

    “白助理你好,我是乔汐莞,方便我现在来见傅总吗?”

    “你稍等,我看看傅总今日的行程和安排,5分钟后回话。”

    “麻烦了。”

    “不客气。”

    电话挂断。

    乔汐莞对着司机说道,“去傅氏。”

    总觉得,傅博文这个时候会想要见到她。

    车子稳稳的行驶在上海这片熟悉的土地上。

    5分钟后。

    白季阳回话,傅博文在办公室等她。

    她嘴角微抿,沉默着,一直到到达目的地。

    走向傅博文的办公室。

    意外的。

    乔汐莞在傅博文办公室外的迎宾大厅看到了一个小孩子坐在偌大的沙发上无所事事,长得就是傅博文的一个小翻版,所以不用想也知道,那孩子是傅唯一,傅博文和程晚夏的小儿子。

    只是这么一个人坐在那里……

    她有些诧异,眼眸看了看,转身往里面走时。

    “乔总,不好意思,麻烦您稍等一会儿,傅太太在傅总的办公室内。”秘书抱歉的说道,“刚刚接到白助理的电话,说您要来见傅总,本来已经安排好了时间,但是傅太太突然出现,傅总一向对她太太比较宽容,所以……”

    “没关系,我等等。”乔汐莞嘴角一笑。

    傅博文对程晚夏,宠溺无底线。

    商圈娱乐圈上海圈都知道。

    她又不是外星人。

    她走向沙发上,坐在那里等候。

    秘书礼貌得为她泡上一杯咖啡,抱歉的再次解释着,才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

    乔汐莞喝着咖啡有些无所事事,转头看着傅唯一,嘴角突然一笑,“你为什么不去你爸爸的办公室?”

    傅唯一抬头看了看面前的陌生阿姨,脸上有些不耐烦的开口道,看上去酷酷的样子,“不喜欢去。”

    “为什么?”乔汐莞更加来了兴趣。

    “不喜欢他和妈妈在一起。”傅唯一重复。

    “你吃醋吗?”

    “不是吃醋。”傅唯一义正言辞,“我只是不喜欢我爸爸一见到我妈妈就跟,灰太狼见到了喜洋洋一般的,恨不得吃了我妈妈!”

    乔汐莞怔怔的看着傅唯一。

    如果没有记错,这孩子还没5岁吧!

    这这这些话……谁告诉他的?!

    “我不喜欢爸爸,我觉得爸爸就是我们家的大灰狼。他会抢走妈妈,也会抢走姐姐,还会抢走奶奶。”傅唯一总结。

    然后又无比安静的坐在沙发上,不发一语。

    乔汐莞讪讪的笑了笑。

    没想到傅博文在商圈这么锋芒毕露所向霹雳,自己的儿子居然对他如此的不屑一顾。

    这倒是算成功,还是算失败?!

    这么等了将近半个小时。

    傅博文和程晚夏从办公室里面一起出来。

    傅博文看着乔汐莞,微点了点头。

    程晚夏看着她,也是微微一笑,然后转头对着傅唯一,“唯一,我们走了。”

    “哦。”傅唯一听话的从沙发上蹦下来,然后走向程晚夏。

    “我先带着唯一去接妞妞,你忙完了就过来。”

    “好,我让司机送你们。”

    “不用了,我自己开车。”

    “你开车那技术……”

    程晚夏一个眼神杀过去。

    傅博文抿着唇,“开慢点。”

    “啰嗦。”程晚夏拉着傅唯一离开。

    天知道,程晚夏开车的速度已经够蜗牛了,这是想要全上海都交通堵塞的地步吗?!

    乔汐莞正在幻想程晚夏那无比龟毛的速度时,耳边突然听到一个有些严厉的磁性嗓音。

    “怎么了,不是找我有事儿?”

    乔汐莞回神,看着傅博文的表情。

    “嗯。”

    “进来吧。”傅博文丢下一句话,大步走进去。

    偌大的办公室内,乔汐莞无意看到连同的那个微开的房门,似乎是休息室,总觉得刚刚那个房间里面发生了什么,激。情四射的事情。

    “你今天很喜欢走神?”傅博文扬眉。

    好吧。

    她就是有些八卦而已。

    她坐在傅博文的对面,开口道,“我准备正式辞职顾氏。”

    “然后呢?”傅博文问她。

    “关于顾氏和贵公司的合作,目前的实施和后期的完工我都已经安排妥当,还请放心。”

    “所以你就是来变态的。”傅博文表现得非常的淡定。

    “还有就是。环宇集团我现在拥有了百分之八十八的股份。顾氏集团我拥有了百分之四十的股份。”

    “所以,你还是来炫耀的?”傅博文直直的看着乔汐莞,脸上倒是没有什么特殊的表情,口吻也显得很平淡。

    “只是来感谢你的大力相助。”乔汐莞说,“而且不知道用什么回报,所以决定将环宇百分之十的股份转让给你,让你成为环宇的古董之一。”

    “不用了乔汐莞。”傅博文一口拒绝。

    乔汐莞一怔。

    对于商人而已,至少对于她而言,能够得到好处是理所当然都会欣然接受的事情,而且这份好处他有那资格获得,也不需要付出任何代价,没道理会拒绝。

    “你一定差异我为什么不要了?!”傅博文看着她。

    乔汐莞点头,“我是真的很诧异。如果傅总此刻给我百分之十的傅氏股份,我会立马接受。”

    “你倒是想的美。”傅博文突然笑了一下。

    傅博文不太喜欢笑。

    尽管笑起来非常的有魅力。

    他说,“虽然当初我给了你足够的资金让你有资本去做这些连环手段,可不得不说,所有的操作都是你自己完成的,一步一步,运筹帷幄。能够在这么短时间内算计在我看来并不是两个轻易算计的人,我只说,我承认你的能力,因为我傅博文从来不喜欢去佩服甚至去崇拜一个人。所以,你只需要将我帮你贷款的那部分钱还给银行就行,其他的,我没兴趣要。”

    “谢谢。”乔汐莞真诚的说着。

    傅博文微点头,“如果就是告诉我这些,我想我知道了,你可以走了。”

    “关于请你吃饭的事情……”

    “我很忙。等子臣回来了,再说。”

    “好。”乔汐莞离开。

    傅博文看着乔汐莞的背影。

    这个女人确实不简单,以后在商业上指不定会创下什么商界神话,他倒是有些拭目以待。

    ……

    乔汐莞离开傅氏。

    看着微微有些夕斜的太阳。

    一天就这么的过去了。

    仿若脚步一直在匆忙中,走过。

    她回到顾家大院。

    她离开了顾氏,但是不会离开这个地方。

    生活着不舒心也罢,说好了等顾子臣回来。

    所以在顾子臣没有说让她离开的时候,她不会离开。

    脚步刚走进大厅。

    一个小人影从里面蹦出来,直接扑向她,抱着她的大腿,“妈妈,你回来了!”

    乔汐莞心里有些软。

    今天看着傅唯一坐在那里的时候其实就想到了小猴子。

    昨天回家太晚,没来得及去见见小猴子,何况自己回来时心情也有些烦躁不安,今天早上走得太早,总觉得自己欠小猴子太多。

    她蹲下身体,看着小猴子小小的脸蛋,圆圆的眼睛。

    “佣人们说妈妈回来了,我还不相信。今天去上学的时候,佣人说司机叔叔被妈妈叫走了,我以为他们都是在骗我,刚刚在楼上看到妈妈从车上下来,我才相信,妈妈真的回来了?!”小猴子幼嫩的声音,乖巧无比。

    乔汐莞摸着小猴子的头,“嗯,妈妈回来了。”

    “爸爸呢?爸爸没有跟着妈妈一起回来吗?”

    “爸爸还有事儿。”乔汐莞解释。

    “是还在旅游吗?”

    “嗯。”

    “就是上次我们去阿拉维加斯那种旅行。”小猴子天真的问道。

    乔汐莞微微一笑,点头。

    就当是吧。

    “爸爸太贪玩了。”小猴子总结。

    乔汐莞认同的笑着附和道,“回来后好好批评一下爸爸。”

    “我不敢。”小猴子囧红着脸。

    “交个我,我敢。”乔汐莞笑着说道。

    小猴子崇拜的看着自己的妈妈。

    总觉得不管什么事情,妈妈都能够好好的解决。

    两个人牵着手准备往2楼上走。

    迎面看着齐慧芬从原本顾子臣专用的电梯里面坐着轮椅出来,看着乔汐莞出现时,脸色一下子就变了,阴阳怪气的嗓音说着,“有些人太没有自知之明了,脸皮怎么就这么厚?!”

    乔汐莞看了一眼齐慧芬,没有搭理,拉着小猴子往2楼上走。

    她实在不喜欢当着小猴子的面和顾家人有任何争执。

    “妈妈,奶奶很不喜欢你。”估计是憋了好久,小猴子才说出这么一句话。

    “嗯,妈妈知道。”

    “为什么奶奶不喜欢你?”

    “或许奶奶觉得妈妈不够好。”

    “可是我觉得妈妈很好很好,全世界最好。”小猴子说,一副很笃定的表情。

    乔汐莞亲了亲小猴子的小脸蛋,“你认可妈妈就行了,至于奶奶……妈妈只能这么给你说,我和奶奶之间有些误会,一时半会儿也解不开的误会,但是这是大人的事情你不用操心,你相信妈妈刻意好好的解决。而你,该爱奶奶就爱奶奶,该爱妈妈就爱妈妈,不要存在芥蒂知道吗?因为我们都很爱你。”

    “哦。”小猴子似懂非懂的点头。

    乔汐莞微微一笑,“回自己房间玩吧,妈妈也累了,妈妈想要休息一下。”

    “妈妈。”小猴子突然叫住她。

    “怎么了?”

    “妈妈,为什么家里面的人越来越少,明理明月都走了,二叔也走了,二婶不在了,爸爸去旅游率,姑姑也结婚了,家里面的人,怎么会越来越少?”小猴子仰着头问道。

    乔汐莞沉默着。

    是啊。

    顾家原本那么大一个家庭,人怎么会越来越少。

    “我也不知道。”乔汐莞一笑,“对不起,小猴子,我也不知道。”

    因为太复杂。

    复杂到小孩子根本不可能理解得了的范畴。

    “哦,总觉得家里面变得好冷清,一点都不热闹。”小猴子感叹到,小脸上都是无奈。

    乔汐莞摸了摸小猴子的头,那一刻居然无力安慰。

    “妈妈你去休息吧,我做家庭作业了。”小猴子突然又乖乖的笑着,说道。

    “嗯。”乔汐莞淡笑。

    小猴子走进房间。

    乔汐莞看着小猴子小小的个头坐在课桌上,那么乖,那么可爱,那么让人心暖暖的。

    如果说这个家对她还有什么留恋。

    或许,除了顾子臣,就只是他了。

    所以。

    为了这两个男人,她不会轻易地,做决定。

    ……

    市中心医院。

    晚霞在病房内,形成了一道通红的光线,让原本冷清到死寂般的房间,染上了一丝温暖之色。

    雷蕾木讷的躺在病床上。

    晚霞照耀在她苍白的脸颊上。

    仿若这是25年来,第一次这么躺在床上,认真的,安静的想着,这一生遇到的这么多的事情。

    从爱上潇夜那一年,13岁。

    从潇夜承认她那一年,15岁。

    从她有记忆的人生中,整个世界里面仿若就只有潇夜。

    他的一颦一笑,他冷漠到孤寂的性格,他偶尔暴露出来,嗜血而狰狞的目光,仿若他每一个细微到不易察觉的动作,她都深深的记在脑海里面。

    曾经有一段时间,有好长一段时间直到现在,她因为潇夜被父母所遗弃。

    她不是上海人,家在沈阳。

    因为父母在上海做点小生意的关系,留在了上海上学。

    对于学生而言,如果和如潇夜一般有着黑道背景的人谈恋爱,这是在学生时代父母最不能接受自己子女的事情,但是她做了,她为了潇夜,不回家,和父母抗争,被父母锁在家里她绝食,自杀,她做尽了那些不孝不仁不道德之事,她甚至为了潇夜,和父母断绝了关系。她的父母除了定期给她打来生活费和学费,从16岁开始,她就再也没有见过她的父母。

    因为她留在了上海,而做生意的父母决定回沈阳发展。

    听在沈阳的楚以薰说,她的父母在沈阳重新生了一个孩子。

    在她17岁那年,在她父母已经年过40岁后,生了一个孩子。

    这个孩子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取缔了她在家里面所有的地位。

    意味着,那个家再也不会有她的存在。

    她不是没心没肺,她不是不会难过,但是她为了潇夜,忍着,强忍着。她把自己这一辈子所有的一切赌在了潇夜的身上,她把自己赌给了潇夜。

    潇夜也知道。

    尽管潇夜从来不说任何话,但是那一刻,至少有那么一瞬间,她看到了潇夜的感动。

    潇夜不是一个轻易会被感情牵扯的人,但是在她告诉他,潇夜,我这辈子只有你的时候,潇夜那一刻将她抱在了怀里,没有任何诺言,但是那一刻似乎就能够感觉到,他会照顾她一辈子的决心。

    总觉得,不管曾经付出了什么,所有都值了。

    为了潇夜,都值了。

    原本以为自己追求到了自己幸福的生活。

    一切的一切,因为姚贝迪,晴天霹雳。

    第一次发现姚贝迪赤。裸。着身体躺在潇夜的怀抱里面时,她真的有一种冲动,有一种冲动想要杀了那个女人,她其实一直没有把姚贝迪当成个什么角色,她一直觉得她太懦弱,太单纯太傻了,甚至除了学习,除了长得还有点姿色,除了家里有钱外,一无是处,而她很清楚,对于姚贝迪的那些细微的优点,潇夜绝对不会动容,甚至不会多看一眼。

    所以,她一直觉得姚贝迪从来都不是威胁。

    反而让她有些忌讳的是姚贝迪身边的那个霍小溪。

    霍小溪长得不漂亮,但是给人的感觉特别的有魅力,做事果断,敢作敢为,且特别的义气,当时学生时代很多人形容高年纪的霍小溪就是,她很帅。

    而这份帅气才是潇夜欣赏的,甚至于她很多时候她都在默默的担心着,担心潇夜和霍小溪会不会这么的不打不相识,两个人都那么的出众,会不会一拍即合。

    她的担心没有发生,反而是姚贝迪,反而是那个女人,给了她致命一击。

    潇夜和姚贝迪上床后,潇夜给了她承诺。

    她当时真的很想很想大吵大闹甚至于杀了姚贝迪,但是再次的,再次的为了潇夜,她忍了。忍着接受了他身体的第一次出轨,虽然不甘心,虽然很不甘心,她依然选择,将自己的一切,赌给潇夜。

    而赔上自己的所有,再次给她的残酷现实是,姚贝迪怀孕了,潇夜要和她结婚,而自己。

    而自己要被送去国外。

    她当时就木讷的听着潇夜的安排,木讷的看着他冷峻的那张脸。

    她其实很想笑的,笑着问潇夜,“为什么,为什么从来都是我在不停的忍让,不停的妥协,不停的受伤?”

    可当时她没有问。

    她只是默默的接受了潇夜的安排。

    其实潇夜那个时候大可以让她滚蛋,让她有多远滚多远。

    潇夜没有。

    潇夜选择了,他自认为自己最好的方式。

    他以为自己可以弥补她的伤害,他以为自己在很多年后,还能够给她幸福。

    潇夜太忠耿了,所有人都不明白潇夜为什么对她一直放不下,她其实知道,她抓住了潇夜的弱点,她一直表现出来的,都是她放弃了所有,即使是真的放弃了一切,跟随着他。

    对于为自己如此付出的人,潇夜从来不会让那个人受了委屈。

    包括对他忠心恳恳的阿彪,还有其他,跟随他的小弟。

    对于潇夜而言,她其实也只是那些跟在他身边的其中一个而已,有时候真的和爱情似乎无关。

    她出国了。

    带着所有的抱怨和所有的委屈,出国了。

    出国后,她开始放纵自己。

    她的第一次给了一个外国人,撕心裂肺的痛楚后,让她尝到了人世界最不受控的欢悦,她第一次觉得,很爽。

    有了第一次的爽快,就有了第二次。

    有了第二次,就有了第三次。

    一次又一次。

    终于有一天,她厌倦了。

    她开始给国内打电话。

    她给她最好的朋友楚以薰打电话。

    楚以薰大学毕业后就到了上海,她可以帮她了解潇夜的动向。

    听说,潇夜经常不回家。

    听说,潇夜每晚依偎在他身边的女人,都不是姚贝迪。

    这样就够了。

    不管潇夜身体如何,不是姚贝迪就行。

    她开始一点一点的准备回国。

    她要从姚贝迪的手上,她要从那个女人手上,残忍的把潇夜占为己有。

    在潇夜的世界里,至少现在,她对他而言是亏欠,而姚贝迪对他而言,是厌恶。

    如此鲜明的对比,她以为自己必胜无疑。

    所以,当她某一天,再修护完自己的处女膜,再做好了一切准备的时候,她对潇夜说,她想回来,她一个人孤寂太久了,太想他。

    潇夜答应了。

    答应她回国。

    而他答应那一刻,她以为潇夜从此以后就会照顾她,让她在他身边。

    回国那一段时间,她确实一直在他身边。

    和预想中的,总觉得少了什么。

    是少了些什么?!

    对了。

    潇夜不碰她。

    她不管怎么依偎在他的怀抱里面,怎么的在他胸膛上妖娆,他就是不碰她。

    她回来的时候就对周遭的人打听了很多楚以薰没办法深入了解到的,潇夜的事情。所以知道,潇夜身边的女人不少,所以知道,潇夜不是对冷漠的人。

    而回来这么长一段时间,潇夜不碰她,也没有再碰其他的女人。

    没有任何女人,那么就是姚贝迪了。

    她怎么可能接受,潇夜和姚贝迪……上床。

    所以在齐凌枫使技让潇夜和她上了床之后,那是她觉得她这辈子最满足的事情,她当时一直以为的欢悦只来自于身体,和潇夜那晚上的那两次,她才知道,从来都来自于内心,内心深处的,满足和渴望。

    她爱潇夜,所以在他的身体上,她才能够真的绽放最完美的自己。

    她以为,她把自己的最完美给了潇夜。

    却没想到,第二天面对的是潇夜,有些生疏而冷漠的距离。

    那一刻她真的意识到,潇夜好像,好像,已经不在乎她了……

    所以她恐慌的,将上床的照片给了姚贝迪,恐慌的想要潇夜离婚,想要姚贝迪快速的滚出潇夜的世界。这所以所有一切的爆发点在潇夜和她说分手的那一刻。

    有段时间,她被齐凌枫算计得很惨。

    被他下药,上床。

    目的是为了让她待在潇夜的身边,而齐凌枫想从潇夜的手上获利。

    如意算盘打得很简单,最后她失败了。

    她失败了,但作为齐凌枫最有利的棋子,齐凌枫不会让自己那么失败,所以他们开始筹谋,开始计划,开始想办法要回潇夜。

    她被lun奸,她被怀孕,她被失去子宫。

    一切的一切,发展到超乎了她的预期,但是最后,她真的,成功了。

    成功的离间了潇夜和姚贝迪,成功的将潇夜拉回了自己的身边,尽管自己早已经,残花败柳,破旧不堪。

    可这份破烂以及这般深刻的置之死地而后生,她不后悔。

    不后悔所有的一切。

    可是。

    是不是每次,每次都在临门一脚,让她崩溃到极致。

    为什么不离婚?!

    为什么都到了这样的地步,还是不离婚!

    是潇夜,还是姚贝迪。

    为什么他们还能够坚持,她都已经破坏到了这个程度,她都已经让姚贝迪这么绝望了,她都已经让潇夜再也没有回头的可能的,为什么两个人还不离婚?!

    她真的受够了。

    真的受够了。

    她要彻底的,彻底的让潇夜和姚贝迪再也不可能,重新在一起。

    她做了一个非常重大的决定,这个决定会让她,不成功便成仁。

    但是她还是做了。

    她做事前,齐凌枫曾经打过电话来提醒她,甚至是威胁,让她现在不要轻举妄动,很容易被暴露。她没听,因为听不进去,但是那一刻她知道,她一直以为全世界和她一样坏的男人,也终于开始背弃了她,她一直以为从来不会动感情从来都是冷血到残忍的男人,开始恋爱了。

    她只是有些为以薰感到不值而已。

    她原本觉得,齐凌枫是不懂爱,是不会爱。

    原来,只是因为,不是那个对的人。

    不是那个对的人,就不会爱的是吗?!

    对潇夜而言,她也不是那个对的人,所以这么多年,潇夜对她,真的没有爱。

    认识到这一点的事情,她不觉得自己悲哀。

    因为她觉得最悲哀的事情不是我爱你你不爱我,而是我爱你,你却不在我身边。

    所以,她会让姚贝迪成为那个,世界上最悲哀的人。

    她让人绑架了潇笑。

    她找人了解了潇笑的行踪,让绑架了那个,她其实有些恨的小女孩。

    潇夜的那段婚姻因为这个小女孩才成功,如果没有了,或许这段婚姻,就结束了。

    她真的这么想过。

    但最后,她却真的没有想过伤害潇笑。

    不为什么,因为她不能再给潇夜一个孩子,所以她就算是恨透了潇夜,也不会对潇夜唯一的骨肉下手,更何况,她也不敢,如果真的潇笑因为她出事,不管潇夜曾经对她有多内疚,结果都只会有一个,她会死。

    果然。

    她想她真的会死。

    因为潇笑还是出事儿了。

    因为潇笑还是因为她出事了。

    她听到潇夜冷冰的声音说着,“我会杀了你,然后把你扔向潇笑消失的那片大海里面……”

    那么残忍的话,终于从潇夜的口中说了出来。

    终于说了出来。

    她真的不知道当时是什么感受,心死,还是心伤。

    如果不是姚贝坤,或许她就死了,其实她知道,姚贝坤留下她,也只是为了要一个结果,要一个从开头到结尾,是不是把所有人都蒙在欺骗里的结果。

    她不会说的。

    死都不会说。

    她就是要成为潇夜这辈子的负担,就算她做了那么多潇夜不能原谅的事情,但是潇夜还是会知道,她曾经为她付出了什么,她曾经为他牺牲了什么。

    她就是要让潇夜一辈子活在内疚里。

    对她的内疚,对姚贝迪的内疚,对潇笑的内疚。

    她就是要他这辈子都不得安宁。

    在她的世界里,不能得到,宁愿毁掉也好。

    宁愿毁掉。

    ……

    夕阳的余晖,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夜晚的宁静。

    病房的房门不知道何时又被人推开。

    雷蕾转眸,看着姚贝坤出现在她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休息够了吧,我带你去个地方。”姚贝坤说。

    “是准备杀了我吗?”雷蕾问。

    “呵。”姚贝坤冷笑。

    那样的冷笑,真的有种嗜血的味道。

    她想,姚贝坤终究有一天会变成第二个潇夜,或许,有过之而无不及。

    她跟着要姚贝坤,坐着豪华的轿车,一直到了一个偏僻的地方。

    这个地方杀人灭口,再毁尸灭迹。

    雷蕾看着姚贝坤,跟着他下车。

    姚贝坤说,“这个地方还熟悉吗?”

    雷蕾不说话,狠狠的看着姚贝坤。

    “我听阿彪说就是这个地方,你被人lun奸的。”姚贝坤表情冷漠。

    姚贝坤是属于长得漂亮的男人,少了些阳刚之气,平时看上去会比较小孩子,但是此刻,这个男人突然就像是一夜之间成长,长成了一个男人一般,霸气和冷酷,油然而生。

    “还记得被lun奸的感受吗?”姚贝坤问她。

    雷蕾看着他,看着他冷血的脸颊,心里还是有了,恐惧,一点点恐惧,无限扩大。

    “我给你找了5个,够吗?”姚贝坤问她。

    雷蕾咬着唇,狠狠的咬着唇。

    “姚贝坤,你会遭天谴的。”雷蕾尖叫。

    “不会,因为我在替天除害。”姚贝坤说。

    雷蕾抱着自己的身体,本能的想要逃跑。

    姚贝坤一个眼神。

    雷蕾身后的两个男人一把抓住雷蕾,强硬的桎梏着她,毫不手软。

    “放开我,你们这群废物,我是潇夜的女人,你们敢碰我试试,我让你们死无全尸。”雷蕾疯了一般的怒吼。

    “放心吧,他们俩不会上你。”姚贝坤很平静的说着,“因为你还不配。”

    “姚贝坤,我要杀了你!”雷蕾崩溃的大叫。

    “但愿你有那个能力。”姚贝坤冷笑着,手突然一抬。

    雷蕾惊恐的看着他。

    陡然,从另外一辆黑色轿车上下来5个人男人,高的矮的胖的瘦的,层次不齐。

    几个人都无比猥琐的看着雷蕾,一副贪婪无比的模样。

    “不。”雷蕾不自觉得扭动着身体。

    上次已经够了。

    这次……

    不。

    不!

    “好好享受吧,专程给你找的,废了我好一番功夫。”姚贝坤说。

    雷蕾扭动着身体,在男人的手掌下,青紫一片。

    姚贝坤看着雷蕾如此惊恐的模样,毫无感情转身欲走,走的一瞬间,又回头,漫不经心的说道,“望了告诉你了,这5个人都有艾滋,确诊了的。因为这种病很久没有和人做过了,我相信他们会好好伺候你的。”

    “姚贝坤,姚贝坤!”雷蕾尖叫。

    姚贝坤已经潇洒自若的回到的小车上,招呼着他身边的人离开。

    所有人一离开,那五个男人就像是疯了一般的,扑向雷蕾。

    耳边响起衣服撕裂的声音。

    耳边响起雷蕾惨叫的声音,还有男人喘息,疯狂蹂躏的声音。

    姚贝坤坐在车上,面不改色的,听着耳边的一幕一幕。

    被强奸?!

    被怀孕?!

    被失去子宫。

    他真的不相信这一切是巧合。

    只是做得太滴水不漏,他们一直没有找到证据。

    所以。

    留下雷蕾,一方面是为了不让她这么早死。

    另一方面,他要让潇夜彻底明白,他对这个女人不需要有任何内疚,他要让潇夜一心一意的,在和姚贝迪的婚姻中,没有任何其他顾虑。

    耳边的声音此起彼伏。

    他带来的两个兄弟是潇夜手下的亲信。

    两个人都看着他,用惊奇的眼神。

    是的。

    他从来没有做过这么残忍的事情。

    他在前不久看着死人还会害怕,别说死人,看着器官都会吓得大叫。

    但是现在,他却开始适应了道上的规矩。

    变得那么的残忍不堪。

    不知道是谁让他有如此转变,很显然,他真的觉得自己是适合的,适合这个社会。

    整整2个小时。

    声音突然都停止了。

    仿若一切都已经安静。

    他下车,看着地上躺着,一动不动的雷蕾,脸上身上,到处都是血痕,牙齿印,青肿痕迹,很惨烈。她躺在地上,除了眼眸偶尔闪过一丝微弱的,呆滞的目光,否则真的会认为,她已经死去。

    5个男人吃饱了,非常满足的站在他面前。

    姚贝坤不说一个字,挥了挥手。

    5个男人坐着来的那辆黑色轿车离开。

    姚贝坤看着雷蕾,冷冷的说着,“把她带走,小心点,别沾上了艾滋。”

    “是。”两个小弟带上防水手套,拖着雷蕾,上车。

    姚贝坤想,这算是自己,在这个道上走出的第一步吧。

    从此以后,他的手真的,不在干净!

    ------题外话------

    好多亲们看自己的等级。

    小宅想说,你们真可爱。

    那啥,不管你们是状元,解元还是举人,秀才当然童生和书童的妹纸们,你们不要稳着,多订阅啊,小宅都爱你们。

    么么哒。

    ……

    推荐好友当往事不如烟《妖孽老公赖上门》本文一对一,男女干净,双处,都市+宠文+爽文+爆笑,还有豪门宅斗哦!

    帝都——司徒玦,钻石单身妖孽男,颜值五星,财富五星,疼老婆五星!

    花海——舒夏,无父无母女杀手,技巧五星,冷酷五星,难追五星!

    7年前,莫名其妙的怜惜了个男人,顺便造就包子一枚,人生彻底颠覆。

    7年后,两人再相遇……

    当女杀手褪去浑身的戾气,准备做个平凡人,却被妖孽男带回变态老窝,见识了一个个极品奇葩家人。

    一妻三妾,小妈成群!

    子嗣众多,勾心斗角!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