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九章 雷蕾的下场(三)终结

第九章 雷蕾的下场(三)终结

作者:恩很宅
    “潇夜,凭什么,让我等你?”姚贝迪一字一句,深深切切的问他。

    是啊。

    凭什么。

    潇夜看着姚贝迪,看着她如此冷漠的脸。

    “我总是在想,到底要怎么才能够报复你,才能够让我心里面觉得痛快。现在好了,你和雷蕾之间,总算有了一个结果。作为局外人的我,觉得很爽。”姚贝迪一直笑着,出事后这么久以来,从来没有笑过的她,突然笑了,笑着说道,“这么被雷蕾反咬一口的感觉,好吗?”

    潇夜看着姚贝迪,听着她所有的讽刺和嘲笑。

    “贝坤,我们走吧。我原本想着的是把这套房子留给自己,因为我觉得这是家的东西,我没必要给你,但是现在,都给你吧潇夜。何况我觉得,在有你待的房子里面我生活下去会恶心得想死。”姚贝迪说得那么的,厌恶。

    对他的厌恶。

    这个时候似乎是真的无言以对。

    他想要照顾她,可是,没办法照顾。

    这就是报应。

    “贝坤。”姚贝迪转移视线,对着一边有些若有所思到呆滞的姚贝坤。

    姚贝坤似乎才回神,他看着姚贝迪,“什么姐?”

    “收拾东西。”姚贝迪说。

    “去哪里?”

    姚贝迪眼眸一紧。

    “你别这么看我,我只是没有回神过来而已。”姚贝坤很无害的说着,转头又对着潇夜道,“姐夫你刚刚说你是被雷蕾咬了一口,所以患上艾滋了是吗?”

    潇夜点头。

    “可是,雷蕾并没有艾滋啊?”姚贝坤直接了当。

    所有人都直愣愣的看着姚贝坤。

    “我就是骗骗雷蕾那小贱人的,我在哪里去给她找5个艾滋病人来强奸她,你们也太看得起我了吧?!那几个人都是我找的几个身体健康的,就是猥琐了点的男人而已。”姚贝坤说得云淡风轻。

    潇夜的脸色已经彻底的变了,那个突然黑透。

    可能这辈子过了二十几年,从来没有被谁玩到这个地步?!

    房间里面一片雅静。

    姚贝坤感觉自己有些莫名其妙,所有人的眼神放在他身上,千奇百怪。

    他弱弱的开口,“那个,我说错什么了吗?!”

    “姚贝坤,大门口待着去,我绝对不打死你!”乔汐莞恶狠狠的说着。

    姚贝坤无辜的看着乔汐莞,“女神,你的样子很恐怖!”

    “出去!”乔汐莞大声厉吼。

    姚贝坤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走了出去。

    乔汐莞也跟着走了出去。

    其实,是为了给他们留下独处的空间。

    总会有些,不想是外人听到的话。

    乔汐莞和姚贝坤一前一后的离开。

    房间内依然沉默一片。

    姚贝迪就这么看着潇夜,看着他脸上隐忍着的,各种变化,从未有过的精彩。

    现在却觉得,一点都不好笑,也一点感觉都没有。

    曾经的自己不停的幻想,幻想着有一天潇夜可以对她露出各种表情,就算是不开心的,难过的也好,总好过,永远一张冷冰冰的脸。

    “我以为,我是……”突然的两个人,反而让潇夜不知道如何开口。

    “潇夜,我们好聚好散吧。”姚贝迪突然开口,这次没有大吵大闹,没有疯狂的摔打地上的东西,没有看上去特别的暴躁不安,她只是非常冷静说着,好聚好散。

    有点儿害怕姚贝迪的突然平静。

    潇夜直直的看着她,“我知道很多事情让你一时半会儿接受不了,但是我可以等。”

    “等?”姚贝迪问他,“等什么?!回心转意吗?可是潇夜你等得了吗?我花了整整6年时间,用最惨痛的代价换来了你的回眸,你能够用这么长的时间来等待吗?”

    “可以。”潇夜一字一句。

    姚贝迪似乎是沉默了一下。

    沉默看,看着潇夜如此坚定的模样。

    其实是不相信的。

    真的不会相信潇夜会为了她做这么多?!现在或许是内疚。对雷蕾都可以因为内疚照顾她,对她何尝不行?

    她摇了摇头,摇着头说,“潇夜,趁着大家都还能够独立生活的时候,就这样吧,我不想对你抱有任何希望,也不可能对你抱有希望。我们的婚姻因为笑笑而成立,现在她不在了,就这么结束了。”

    “我们的婚姻我一直以为是因为你爱我。”潇夜说,说了从来都不屑一顾的,情爱。

    “就算是,现在也不爱了。”

    “我爱了不可以吗?因为你的爱可以支撑这段婚姻,我相信我的爱,也可以支撑。”潇夜说,说得很坚决,似乎是不想要姚贝迪有半点犹豫和拒绝的机会,“姚贝迪,你可以不相信我,也可以不对我抱有希望,但是别拒绝我。我知道这几天你经历了很多,你看着我会难受,我让姚贝坤送你回你们家,回去一段时间,等过一段时间你心情稍微平静了,我来接你回来,行吗?”

    潇夜几乎用了,乞求的口吻。

    乞求她,不要拒绝。

    有时候真的觉得老天很喜欢开玩笑。

    在自己那么努力那么疯狂想要的时候,换来的却是冷冰冰的背影。

    在自己真的决定放手再也不要留恋的时候,却是他那么急切张开的怀抱。

    她沉默着,沉默着看着潇夜,看着他,然后依然无动于衷,“潇夜,我不想对你发脾气,也不想和你吵了。如果你真的要等就等吧,但是我不会等了,如果哪天我真的喜欢上了别的男人,就算是为了走出这段阴影而重新组建家庭,我也会和你离婚,你不离婚,我犯重婚罪也可以。我不会因为你,耽搁了我的幸福。”

    潇夜喉咙微动,最后终究没有再说出来什么。

    姚贝迪走过他的身边,冷冷的,仿若有一阵凉风一般的走过,她拉开大门,看着姚贝坤一脸委屈的被乔汐莞这么一直教训着。

    有时候觉得自己也不算太孤单,至少还有自己的亲弟弟,至少还有自己最好的朋友。

    当她出事的时候,他们都会陪在自己身边。

    所以她想,她会慢慢的,至少慢慢的调整到,不会让关心她的人,心疼太久。

    姚贝坤被乔汐莞教训得头都差点低到脚下了,看着姚贝迪出现,就像看到救星般的可怜巴西的说道,“姐,你们讲完了吗?”

    “贝坤,收拾东西,我们回去。”姚贝迪说。

    “怎么还是要回去?”姚贝坤惊讶的说着,“不是说了姐夫没有艾滋的吗?!怎么还是要回去?”

    姚贝迪狠狠的瞪着姚贝坤。

    “好吧,回去就回去。”每次都觉得,对着自己姐姐,毫无原则。

    只要她说什么,就什么吧。

    从小到大也习惯了。

    “是要我帮你收拾东西是吧?我上楼收拾。”姚贝坤走进去,看着大厅中那个僵硬着像是石化了的男人,忍了忍还是什么都没说,他怕说多了,潇夜就真的被彻底打击了,所以还是非常自觉地,去楼上收拾她姐的东西。

    门口处,姚贝迪看着乔汐莞,微微一笑,“莞莞,谢谢你。”

    乔汐莞回笑着,没有说话。

    有些感情,不言而喻就行。

    “其实,不管他会不会对我解释,我想我的选择都会一样。”姚贝迪说,声音静静的,不大不小,但刚好,房间里面那个人绝对听得到,“但是……解释了,也算是让我们这么多年的婚姻在最后的时候,没有让我那么的狼狈。”

    狼狈?!

    潇夜听着这两个词。

    在姚贝迪的心目中,他们的婚姻,她觉得自己是狼狈的吗?!

    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他其实真的已经找不到可以挽回的机会。

    乔汐莞主动拉着姚贝迪的手。

    姚贝迪现在反而不缩了。

    以前很排斥被人接触,现在好像突然就不排斥了。

    乔汐莞说,“走自己的路吧,或许有一天就顺畅了。”

    “嗯。”姚贝迪点头。

    眼眶有些红。

    似乎是在说。

    小溪,有你真好。

    真的,很好。

    ……

    姚贝迪离开了。

    房间突然就空旷了起来。

    其实在她没有离开的时候,很多时候也是这般,这般一个人坐在偌大的沙发上,看着头顶上璀璨华丽的水晶吊灯。

    心里面会觉得很空。

    有时候回想自己这一辈子……

    回想起这一辈子,真的做了很多让他终身遗憾的事情。

    他从很小很小开始就知道自己的身份特殊。

    5岁那年,就亲眼看到自己的父亲做了无比残忍的事情。他当时惊吓到噩梦连连,但是他的父亲没有给他一点安慰,只是告诉他,适应。

    早点适应。

    10岁那一年,他母亲去世。

    他记得当时家里面来了很多人,里三圈外三圈的为他母亲追悼。

    他当时就跪在大厅中,默默地看着他母亲那张美丽的黑白照片。

    他母亲死于胃癌。

    死的时候紧紧的握着他的手说,“小夜,以后要听爸爸的话。”

    他想,他父亲是不爱她母亲的,但是他母亲死的时候,却还是拉着他的手,让他好好和父亲相处。

    他当时哭得很伤心。

    因为这个世界上唯一关心他的人去世了,他会一直这么孤独下去。

    可是他父亲没有哭泣,整个过程都显得很平静。他沉默着,淡定着,甚至有些微微的不屑。

    他其实一点也不喜欢他的父亲,他觉得他,残忍。

    她母亲死了之后,他父亲带着他出入各种场合,有些时候甚至谈军火生意也会叫上他,他第一次感受到枪弹雨林的时候是在12岁,子弹从耳边呼啸而过,他当时吓在那里,一动不动。

    他父亲不会安慰他,只会用不屑的眼神对待他,然后让人教他武术,格斗,枪法。

    他父亲从来不要求他的文化课,所以他其实在学校的成绩很差,但他父亲却一直要求他学习好几国的语言,因为以后会用得着。

    他遇到雷蕾的时候,13岁,初一。

    雷蕾是个活泼而开朗的女孩,甚至于有些坏坏的,在那个年龄染上了黄毛。

    开学第一天,雷蕾就对他殷勤有加。

    他的生活环境让他对周边的事物无比的冷漠,所以即使当年才13岁,他们班的学生就会不自觉地疏远他,甚至有些怕他,只有雷蕾,只有雷蕾这么不怕死的,对他死缠烂打。

    他没有拒绝雷蕾,但也从来没有承认过她的身份。

    现在想来,或许当年的雷蕾也不够喜欢她,只是那个年代绝对傍上像潇夜这么酷的男生会觉得特别的有面子。

    后来。

    不知道到什么时候,又出现了一个姚贝迪。

    说真的,他很长一段时间都回忆不起姚贝迪到底是谁,长什么模样,听说是个乖乖女,家里很富裕,然后喜欢他。

    他一直觉得这就是一个名字,一个对他而言,毫无影响名字。

    如果不是霍小溪的出现,他想“姚贝迪”这三个字他都会很快遗忘。

    霍小溪胆子真的够大。

    虽然比他们大了三岁,可在上海不管是初中部还是高中部,没人敢对他有任何挑衅,别说身体上的挑衅,言语上的不恭也不敢。

    但是霍小溪做了。

    霍小溪因为姚贝迪揍了雷蕾,当着全班的面,让雷蕾脸面扫地。

    他知道后,去找了霍小溪,在高中校门口。

    霍小溪拽拽的对着他,半点畏惧都没有。

    倒是她身边的一个男人,听说是叫古源的,一直这么劝着她,劝着她别冲动。

    别冲动?!

    那个霍小溪跳得比他还高,出手比他还早。

    他甚至于当时挨着霍小溪的拳头时,整个人是有些懵的。

    这个女人,真是不要命的吗?!

    他从来不屑和女人计较,也绝对不和女人打架,那一刻破戒了。

    他揍了霍小溪。

    两个人最后都挂了彩。

    霍小溪伤得比较严重。

    即使如此,霍小溪的坚毅和勇气让他有那么一瞬间的折服,当然这对他而言不存在任何影响,他只是记住了“姚贝迪”这个名字。

    从那以后,他其实很少再去学校,也根本不会在学校闹事,而学校的学生老师,都对他产生无限的畏忌。

    19岁毕业那一年。

    他再次看到了姚贝迪。

    来敬酒,显得战战兢兢。

    雷蕾故意为难姚贝迪,他也毫无所动。

    对于自己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他其实没那么好心回去劝服。

    只是那天自己反倒是喝多了。

    当年19岁,不管自己当时已经经历了些什么,但终究而言,还是一个容易冲动也喜欢装b的年龄,对于来者不拒的啤酒,他终于是喝吐了,当着姚贝迪的面,吐得一塌糊涂。

    姚贝迪看上去真的像个好学生,所以他真的没有想到,姚贝迪会对他做出那么大胆的举动。

    那天晚上,他很模糊,模糊中,抱着一具柔然到不行的身体。

    其实以前和雷蕾有时候也会差点逾越雷池,所以也恍惚知道,这具身体和那具身体有些不太一样的地方,可当时头很晕,脑袋也不够清醒,心里甚至在想,也许雷蕾又发育了呢?毕竟当年还小,毕竟有些地方,真的不太一样的饱满很多……

    第一次,他觉得还行。

    身体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加上酒醉后的困意,睡得很熟。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了雷蕾崩溃的脸,以及一脸羞赧内疚不知所措颤颤发抖的姚贝迪。

    姚贝迪赤。裸。着身体坐在他的床边。

    所以那一刻他清醒的知道,他上的身体是姚贝迪。

    胃里面突然有些翻滚。

    不是厌恶她的身体,他身体给他的欢悦,还在。

    只是宿醉后的,身体反应。

    雷蕾不停的大吵大闹,姚贝迪抱着被子,不发一语。

    他其实很想看看姚贝迪反抗的模样,就算是一个眼神,一句细小的话……遗憾的是,那个女人仿若只会退缩,只会无止境的妥协,不发一语。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些失落,反正他听着有些烦躁了,就带着雷蕾离开了。

    那个时候他其实想的是,让雷蕾在自己身边。

    雷蕾为他放弃了很多,甚至众叛亲离,他不是一个冷血到毫无感情的人,对于这种对自己这般巴心巴肺的人,他不会拒绝,就如对待他身边的小弟一样。

    送走了雷蕾,回来的时候,姚贝迪准备离开。

    姚贝迪看上去柔柔弱弱的,他一直想不明白,她当时爬上他的床的时候,是鼓起怎样的勇气?!

    他问她,要钱吗?!

    她说不要。

    不要补偿。

    其实不是补偿,只是打发而已。

    那个时候他承认他并不讨厌姚贝迪,尽管自己的第一次发生在了这个女人身上,有种被算计的成分。可男人的第一次和女人的第一次,他觉得应该是女人的比较重要,而姚贝迪是第一次,他清楚得很,所以那一刻他是真的一点都不讨厌姚贝迪,而且她的身体,让他觉得……还行。

    姚贝迪走了之后,两个人就没有什么交集了。

    这个女人给了他人生第一次的欢悦,但不代表会在他生命中产生任何涟漪,而且接下来的那段时间他也有些忙,忙着处理一些他父亲留给他的,道上的事情。

    直到,有一天。

    姚贝迪一家人到了他们家。

    姚贝迪说怀孕了。

    他父亲让他们结婚。

    那一次他是真的很讨厌姚贝迪了,甚至是有些恨。

    他从小打大就讨厌被威胁,被强迫。

    特别是不能反抗。

    而他清楚的知道,这段婚姻他不可能反抗得了,就算是尸体,他父亲也会把他送到他和姚贝迪的婚礼上。

    结婚当天。

    新婚之夜,他送雷蕾出国。

    他对雷蕾有内疚,希望可以弥补。

    所以她送他出国,他想着几年后,也许可以给雷蕾一个新的交代。

    却没有想过,在和姚贝迪这几年的相处中,开始有了细微的变化,那些变化到现在,他甚至也理不清楚,怎么变化的……

    他印象中,姚贝迪一直都是温温柔柔,对他是无底线的容忍。

    他外面女人很多,上床的女人很多,他从来不隐瞒,她也知道。

    有时候她会去浩瀚之巅坐坐。

    他身边比较近的人都知道姚贝迪的身份,渐渐也在场子里面传开。

    姚贝迪在场子里面,就能够听到他的八卦。

    而且他回家的时间不多,成年人都会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姚贝迪到底是怎么坚持下来?!

    他也不知道。

    他一直觉得总有一天那个女人会说over。

    因为他并不觉得像姚贝迪这种象牙塔下长大的女人,会真的能够这么委屈求全,又似乎后也或许就是心血来潮,或者藏在内心深处的叛逆因子,可终究,她会放弃。

    姚贝迪的肚子越来越大。

    他很难得回家一次,也会看到她总是情妇着她的肚子,那般温柔的对着肚子呢喃。

    她才19岁,20岁未满。

    她却有了做孩子母亲的觉悟,而他甚至不知道生下那个小不点后,会有什么不一样的改变,他当时真的一点都不期待,一点都没有为人父亲的感受。

    有一次。

    姚贝迪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肚子鼓鼓的,圆圆的,显得有些滑稽。

    他回到家,看着那圆滚滚的身体,那是第一次有些不受控制的摸了摸那个挺起的肚子。

    感觉有些奇怪。

    一个人的肚子怎么可以长到这个地步,而且硬邦邦的,好像也不是特别的有手感。

    他兴致缺缺的准备离开,却陡然感觉到里面突然动了一下,非常非常明显的动静,他甚至觉得自己的手指都被弹了起来,而自己那一刻,也莫名的被惊吓到,猛地缩回了手。

    居然会动。

    居然里面的那个小东西,还会动。

    他目瞪口呆的看着圆鼓鼓的肚皮,震惊到不行。

    姚贝迪似乎感觉到自己的肚子在动,却不知道是不是太困了,她没有睁开眼睛,只是小声的呢喃着,手自然的抚摸着自己的肚子,说道,“宝贝,乖乖的,让妈妈睡一会儿……”

    妈妈。

    那一次,他仿若深刻的认识到,他真的快要当爸爸了。

    那一天他有些惊慌失措的离开了家。

    手指上的触动在他的脑海里面一直不停的盘旋。

    这到底是什么感觉?!可以让他的心里不停的起着变化。

    后来。

    姚贝迪生了。

    听说是个女儿。

    那天他刚好经过医院,却没有进去。

    他只是接收到电话,说是女儿。

    他没有去看她,没有看自己的女儿。

    姚贝迪生了孩子后也没有回来,那段时间他一个人在家,其实是有些毛躁的。

    毛躁什么,他自己也不清楚。

    他当时想的时候,也许是道上事情太多而已。

    一个月后,姚贝迪带着那个小东西回来了,还带了一个保姆,她胖了很多,身体圆圆滚滚的,看上去和平时的姚贝迪有些不太一样。

    “潇夜,我一个人照顾不了笑笑,所以带了一个保姆过来,如果你不嫌弃……”她小心翼翼问他。

    管他什么事儿。

    他甚至在家的时间少得可怜。

    后来姚贝迪、保姆还有那个叫做笑笑的小不点就住了下来。

    家里面好像热闹了些,经常能够听到小东西哭泣的声音。

    有一次他半夜回来,就听到姚贝迪房间里面,小东西一直在哭,一直在哭……

    他脚步不自觉的停在半掩的门口。

    她看到姚贝迪有些睡眼模糊的起来。

    尽管有保姆,但是晚上姚贝迪还是让小东西跟着自己睡。

    她抱起小东西,然后直接掀开了衣服。

    他喉咙微动。

    小东西直接含住r头大口大口的吮吸,或许是委屈到不行,还狠狠的抽泣着,握着小拳头,不停地卖力。

    他离开了她的房间。

    不知道什么感受,反正觉得心里面怪怪的。

    后来好长一段时间他都没有再回去。

    当再次回去的时候,家里面姚贝迪,小东西还有保姆都不在了。

    他皱了皱眉头,也没多想。

    家里面安静多了,以后总不会半夜听到哭泣声,然后把他吵醒。

    有一天他回家的时候,看到姚贝迪在收拾东西。

    姚贝迪有些急急忙忙的样子,下楼的时候差点就撞到了他。

    他看着她,两个人突然都沉默着。

    姚贝迪低垂着头,有些小声的说道,“笑笑半夜经常哭,我想或许会吵着你,就把她带着我家养一段时间,等她稍微大一点了,再带回来……”

    所以,是回去了。

    也好。

    他有些讽刺的一笑。

    他什么都没说,她倒是给他做了决定。

    “我走了。”姚贝迪说。

    他突然一把拉住她。

    姚贝迪诧异的看着她,似乎还有些紧张。

    “你这么热吗?”他问她,指着她胸膛的位置。

    姚贝迪的脸一下子就红了,红透。

    潇夜莫名其妙,有什么好红脸的。

    姚贝迪小声到几乎用蚊子的声音嘀咕着,“我奶水挺好的,刚刚回来的时候笑笑在睡觉,所以有点……溢……”

    说完,脸更红了。

    潇夜那一刻似乎也怔住了,缓缓,耳根子有些红的,一言不发的离开。

    大半年后。

    姚贝迪又搬了回来。

    却没有带上那个小东西。

    他没问为什么,姚贝迪也没说。

    两个人还是这么生活在屋檐下,生活在一起,他不言苟笑不发一语,她也越来越变得沉默,变得更加安静,两个人就这么,生活了下去。

    6年都这么生活了下去。

    他其实是习惯了姚贝迪这么一个角色,这么一个,随时随地似乎只要他想要看,就一定能够看到的角色。

    阿彪有时候会故意的说着,说姚贝迪是个好女人,拐弯抹角的让他珍惜她。

    阿彪不太知道他们曾经发生的事情,而他也不愿意解释。

    阿彪只看到姚贝迪很多时候安安静静的坐在大厅,安安静静的看着别人疯狂,然后又安安静静的离开……

    6年后。

    雷蕾回来了。

    他一直以为,雷蕾的回来应该会让他和姚贝迪走得越来越远。

    他是真的没有想过,当第一眼看到雷蕾已经蜕变的如此漂亮后出现在自己面前时,他只会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不耐烦,甚至有些后悔,让她回来。

    他和雷蕾第一次上床。

    那个晚上,他反而是压抑的。

    尽管雷蕾非常妖娆非常疯狂的在他身体上。

    他依然觉得,有些力不从心。

    反而还会想起……

    想起姚贝迪。

    所以第二天早上,他就让阿彪送了避孕药来。

    暂时,甚至是一直都没有想过的,要有孩子,有和别人的孩子。

    发生了关系后,雷蕾似乎在他身边就更加的理所当然了。

    他身边除了雷蕾,也没有其他任何女人。

    其实一直以来的女人都是走马观花,有时候甚至是为了不让自己因为谁而改变,故意找的些,他自己也没什么印象的女人,而这样的日子,也在1年前就已经玩得没有意思了。

    认识到自己对姚贝迪有了不一样的感受时,是姚贝迪被绑架的时候。

    他有些慌了。

    他有些不敢想象,如果姚贝迪突然消失在他的世界,他还能不能这么活得理所当然。

    可。

    很多事情就是在自己臆想中,偏离了自己的想象。

    他最后还是选择了雷蕾。

    选择了照顾雷蕾。

    他的内心,根深蒂固的觉得,他一直亏欠雷蕾。

    但是他不亏欠姚贝迪。

    因为姚贝迪当初,就是耍了手段,甚至让他被迫接受。

    悲剧的发生。

    他才知道自己是有多愚蠢。

    笑笑离开的时候,他作为他的父亲,他甚至从来没有抱过她,一次都没有抱过。

    他在海水里面,拉到了笑笑的衣服,一阵巨浪,然后再也消失不见。

    他想她这辈子最最对不起的人,笑笑。

    他的亲生女儿。

    所以他其实一点都不比姚贝迪好受。

    他其实真的恨不得,杀了自己。

    为了姚贝迪,他想要重新开始。

    为了姚贝迪,他想要重新来过,即使很多时候都觉得,这会是奢望。

    他坐在沙发上,看着头顶上的水晶吊灯。

    他10岁之后就不会哭了。

    10岁之后,就真的,不会哭了……

    ……

    姚贝坤送姚贝迪回到姚家。

    姚母看着姚贝迪,眼眶一下子就红了。

    姚贝迪瘦了很多,脸色看上去更是苍白到不行。

    其实姚母也瘦了很多,精神状态也很差。

    两个人彼此看着彼此,无言的哭泣。

    就知道会是这样。

    姚贝坤看着自己的妈妈和姐姐。

    就知道见面后,只会涂添忧伤,所以他其实是不赞同姚贝迪回来的。

    可是回到回来了。

    他也只能陪着他们,然后沉默的让他们尽情的哭泣和发泄。

    好久后。

    姚贝坤把姚贝迪安顿妥当,他父亲也上班回来后,他才找了借口离开。

    他要去找雷贱人。

    那个小贱人,到最后那一秒都不会安分。

    他坐着小车很快的到达那个破烂的仓库。

    面前的盒饭和矿泉水雷蕾一点都没用动,整个人就靠在墙壁上,颓废的靠在那里,呆滞的目光。

    感觉到有人来,她微微抬了抬眸。

    看着姚贝坤的身影,嘴角是讽刺的笑了一下,笑得恶毒无比。

    “高兴了吗?小贱人。”姚贝迪蹲在她的面前,面对面的问他。

    雷蕾似乎是不想开口说话,只是冷笑。

    “你现在爽了,居然连爷都敢要算计!你就不怕爷怎么的把你弄死吗?!”姚贝坤问她,冷冰的声音,狠狠的问道。

    “反正都是死,你想怎么样都随便,只要让潇夜和姚贝迪那对狗那女不得好过,做什么都行。不就是把指甲吗?不就是灌辣椒水吗?!姚贝坤你想怎么做随便你?!但是潇夜现在就再也不能碰姚贝迪了,哈哈……我觉得我的人生从来都没有这么痛快过?!我想潇夜现在应该很难受吧,应该难受到想死吧……其实我真的觉得,活得比死更痛苦,真的,姚贝坤。”雷蕾说着,边说,眼泪直流。

    到了这个地步。

    就真的已经绝望了。

    “你咬我一口试试。”对于雷蕾疯狂的情绪,姚贝坤显得很淡定,甚至于还将自己的手放在雷蕾的面前,一动不动。

    雷蕾警惕的看着姚贝坤,看着他,“你又耍什么花招?”

    在雷蕾的心目中,姚贝坤比任何人都难以捉摸。

    他甚至不知道这个男人上一秒笑颜如花,下一秒会做什么极端到残忍的事情。

    “我让你咬我一口试试。”姚贝坤说,“你不恨我吗?!我把你弄成这副模样,你应该也很恨我吧。来,咬我一口,让我也被传染艾滋。”

    雷蕾冷冷狠狠的看着姚贝坤,却不管有一丝一毫的动静。

    “怎么了,不敢下口吗?”姚贝坤说,说着,还主动的把手直接放在雷蕾的嘴边,“咬吧!”

    雷蕾惊恐的看着姚贝坤,看着他突然狰狞的模样。

    “不咬是吧?!不想把我传染艾滋了?”姚贝坤问她。

    “姚贝坤,你到底想要做什么?!你觉得还这么折磨我,真的很快乐是吗?!”雷蕾尖叫。

    “那你这么折磨潇夜和我姐,你觉得快乐吗?”

    “你到底想要怎样?!”雷蕾崩溃。

    她真的受够了,受够了姚贝坤的折磨。

    “我不想要怎样。”姚贝坤说,“本来不想要让你死死的那么的难堪的。”

    雷蕾看着他。

    看着他突然站直了身体,然后拿起一张纸巾漫不经心的额擦拭着自己手臂上,因为放在她嘴边而染上的一点唾液,有些嫌弃的表情,擦了很久,将餐巾纸扔在了地上。

    “雷蕾,你没有艾滋。”姚贝坤说。

    雷蕾看着姚贝坤,瞪大眼睛。

    “昨晚上上你那5个男人,身体健康,没有艾滋。”姚贝坤继续说。

    雷蕾身体在发抖,气得不停地发抖。

    “爷只是吓唬吓唬你,你还真的把它当成了报复的工具。想要和爷玩花样,也得抖擞抖擞自己有几斤几两,爷的手段从来都是始料不及防不胜防,乖乖,你玩不过的。”姚贝坤阴森的话,一字一句清清楚楚的传入了雷蕾的耳膜,一声一声,清清楚楚。

    “不!不会的!不会的……”雷蕾不能相信的大叫。

    如果真的有艾滋,姚贝坤不会将手放进她的嘴里,不会表现得这么的无所畏惧。

    放在眼前的事实,她不得不相信。

    她将自己的所有赌注压在了对潇夜的伤害上,压在了潇夜对她的仇恨上,换回来的,却是姚贝坤的,恶作剧!

    怎么会这样?!

    怎么会这样?!

    她的人生不应该这么悲惨的。

    她的人生就应该,让潇夜和姚贝迪付出代价的。

    不。

    她不能接受,不能接受。

    姚贝坤看着雷蕾这么抓狂的模样,整个人显得很淡定,很冷血。

    原本,还真的因为她为了得到潇夜,尽管做的都是些不折手段的事情,但那一刻他是真的有些感动,他能够做到那个地步,用自己的身体用自己的命在付出代价,现在这一刻,所有的感动都没有了。

    有的只是,厌恶。

    从来没有这么厌恶一个人,厌恶真的觉得多看一眼都会烦躁。

    他转头,对着身边的小弟说道,“解决了,然后扔进大海里面。”

    “是,坤哥。”

    “别叫爷哥。”姚贝坤不爽透顶。

    “是的,坤爷。”小弟连忙该称呼。

    姚贝坤满意的点头,大步离开。

    就这样吧,雷蕾。

    你的下场也够了。

    爷也玩够了!

    ------题外话------

    雷蕾终于得到应有得报应了,不知道亲们还满意否。

    如果满意,记得,票票来也。

    还有门派投票来着。

    路径:首页——专题——盟主——豪门派——恩很宅。

    有你,才有小宅。

    小宅爱你们。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