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十章 不仁不义(一)

第十章 不仁不义(一)

作者:恩很宅
    翌日。

    一早。

    新闻播报。

    今日,上海渔民在x海湾发现一具女尸,打捞上来时几乎面目全非,通过警方调查此名女尸系失踪多日的雷蕾,雷蕾原沈阳人氏,后跟随父母在上海定居,曾和浩瀚集团公子潇夜有过亲密接触。警方表示,此起死亡案件不存在谋杀因素,基本断定为自杀行为,详细其他还待警方做调查后明确。

    ……

    死了。

    雷蕾终于死了。

    姚贝迪看着电视屏幕上主持人旁边的那张打了马赛克的照片。就算是只露身体部位,也能够一眼看出确实是雷蕾。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不知道还能有什么感受?!

    原本以为是可以发泄可以让自己稍微平衡一点,现在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空荡。

    空空的,好像突然就没有了支点一般。

    空空的,仿若也不知道还能够追求什么。

    雷蕾死了。

    所有臆想中对她的报复和恨,也会随着这个人的死亡也消失。

    她沉默着,紧咬着唇瓣。

    姚贝坤推开自己姚贝迪的房间,就看着姚贝迪坐在床下地板上,看着今日的早间新闻。

    他看过了,还在睡梦中,就有小弟给他打了电话。

    昨天的事情处理得很干净,警方那边也隐约知道是浩瀚之巅在做事情,基本都是睁眼闭眼,真的闹大了,反而对谁都不好,所以雷蕾的事情就会这么不了了之。

    “姐,妈说下楼吃饭。”姚贝坤叫她。

    她呆呆的视线转头看着姚贝坤,似乎是在想什么,也似乎只是一个僵硬的动作而已。

    “姐……”

    “贝坤,雷蕾死了。”

    “我知道。”姚贝坤说,“这种女人,死了就死了。”

    姚贝迪点头,沉默。

    姚贝坤弯腰扶起地上的姚贝迪,“走吧,我们没必要花精力在无关紧要的人身上,妈等着我们吃早饭。”

    姚贝迪木讷的跟着姚贝坤下楼,转头看了一眼新闻屏幕。

    没有了“无关紧要”的人,她还能够靠什么来支撑自己的仇恨?!

    ……

    环宇大厦。

    乔汐莞坐在总经理办公室内。

    她看着电脑频幕上的上海早间新闻。

    雷蕾死了。

    早晚的事情,只是真的来临那一刻,还是会让人有些,触目惊心。

    她只是在想,姚贝迪靠着仇恨一直支撑着自己,雷蕾死了,她是会彻底的放宽心的生活下去,还是会,真的觉得这个世界,毫无意义了?!

    眼眸微动。

    房门外响起敲门的声音。

    乔汐莞随手关掉电脑,开口道,“进来。”

    唐云泽抱着一份文件走了进来,恭敬的说着,“乔总,在齐凌枫还胜任环宇集团总经理一职的时候,曾经融资过言氏集团,这是当时的融资的方案文件。”

    “为什么突然给我说这个?”乔汐莞看着唐云泽。

    “刚刚言氏的董事长言举重打电话预约你见面,我想你肯定需要。”

    “他什么时候过来?”乔汐莞拿起方案文件翻阅,随口问道。

    “说是上午10点过来找你商谈事情。乔总见吗?”

    “嗯。”乔汐莞点头。

    “没什么事情我就先出去了。”

    “等等。”乔汐莞抬头看着唐云泽,“云泽,你是不可多得的人才,我对你一直都很欣赏,而且在收购环宇集团的事情上你有大功劳。我刚刚找了综合部,将会任命你为环宇集团总经理助理。主要负责市场工作。”

    “谢谢乔总。”唐云泽连忙感激道。

    本来作为环宇ceo就有些力不从心,还是回到老本行做市场才是他的发展趋向。

    “你应得的。”乔汐莞说,“我本来打算将我在顾氏的秘书带过来,现在因为一些事情先暂时让她待在那边。环宇现在有些乱,而你比较熟悉环宇现在的内部情况,所以暂时要辛苦一点,环宇的很多工作我会直接找你要,直到我理顺。”

    “是的,乔总。”

    “出去吧,言举重来了让他直接进来。”

    “是。”

    办公室的房门关上。

    乔汐莞看着那份融资方案,齐凌枫做任何事情都不会吃亏,所以明理上言氏还是言举重的,实际上,言氏的但部分股权都已经落在了环宇集团身上。

    言举重这个关键点来找她,倒是真的很会抓紧节奏。

    她再次翻阅着里面的文件内容。

    环宇融资言氏,对于环宇而言,其实并不是什么特别好的买卖,至少她一直以来都不太看好言氏能够真的在上海发展起来,如果要发展,势必要依靠环宇的力量去帮扶,很显然,乔汐莞现在没有这么多的精力去管辖这些衍生出来的产业。

    这么盘算了一下,乔汐莞做着自己的规划。

    好久。

    房门外响起敲门的声音。

    乔汐莞抬眸,“进来。”

    言举重穿着黑色西装还算打扮得体的出现在她面前。

    “乔总,你好。”言举重显得无比的热情。

    乔汐莞从座位上站起来,伸手,“你好,言董事长。”

    “别这么叫我。现在你才是我们言氏的董事长。”言举重连忙客套着。

    仿若曾经发生的那些很不愉快的事情,就全部都过往云烟了似的。

    这就是商人。

    商人在利益面前,所有原本以为对自己重要无比的一切,其实都是灰烬。

    两个人一番客套后,坐定。

    乔汐莞温和的语气问道,“不知道您今天找我,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也没什么。只不过,自从你上任后,就一直没有来见见你,前几天我问了问唐总,唐总说你一直不在,今天打电话知道你回来了,就赶紧过来了。”言举重笑着说道。

    以前,对于以前而已,这么一个20多岁的黄毛丫头,言举重哪里会这么低声下气的和她说话,绝对都是不屑一顾的。

    乔汐莞也没兴趣去讽刺或者嘲笑。

    她只是附和着笑了笑说道,“前几天有些事情。这几天也才刚接手环宇,所以忙了点,要不然,我肯定早就来见你了。”

    “那倒不用。我知道乔总你事情多。”言举重一直在打着官腔。

    乔汐莞笑了笑,也不想要耽搁太多时间在这只老狐狸身上,漫不经心的口吻,突然拉起了家常,“明月在家里还好吗?”

    “啊?”言举重估计是有些诧异,诧异乔汐莞突然转移的话题。

    “明月的话,不是一直都是你们在抚养吗?有段时间没有见着那孩子了,不知道现在如何?”

    “挺好的。明月在我们家挺好。也多亏了明月回来,她外婆才不至于想东想西,一天都活在欣瞳的伤痛中。我听说送明月回来的主意是你的意思,还没来得及感谢你。我们俩老口也一把岁数了,就盼着明月能够健康快乐的长大。”

    “那就好。”乔汐莞点头,开口道,“其实说来,我们都是一家人,不是因为些突然的变故,也不会发展到现在的地步。言叔叔,我还是叫你叔叔吧,显得没这么疏远。言氏的融资方案刚刚唐云泽拿给我看了,这是当时齐凌枫和你签的文件,你看看是不是?”

    言举重拿过文件,虽然有些不知道乔汐莞要做什么,还是认真的看着文件,点头道,“是当时我和齐凌枫签的。”

    “环宇融资3千万,言氏股份占有百分之四十八。”乔汐莞说。

    “是的。”

    “我听说现在言氏已经发展到了正常的轨迹,不知道言叔叔有没有兴趣从我手上买走着百分之四十八的股份?”乔汐莞问。

    言举重有些不相信的看着乔汐莞。

    今天他来的目的其实非常简单,就是想要探探乔汐莞的路数。

    曾经发生了太多不愉快的事情,他其实是怕遭乔汐莞的报复,比如重组言氏,故意让言氏不得好过什么的,毕竟环宇现在是大股东,可以完全支配言氏的所有一举一动。

    他还真的没有想过,乔汐莞会突然给他这么大一块儿馅饼。

    “怎么了,言叔叔不想要吗?”乔汐莞问。

    “不,不……只是,为什么会突然将股份卖给我。当初环宇融资言氏的时候,是帮我们渡过了一个大难关,现在言氏基本已经上轨,却突然说要撤出,这不是明摆着我们言氏占了大便宜吗?”言举重不明白的说道。

    “我知道。不过这份文件是当初齐凌枫和你签的。当时的齐凌枫只是作为一个商人在运作,但是现在对我而言,我们不只是商业伙伴那么简单,还有着亲戚关系。所以如果言叔叔你考虑清楚了,我们可以随时签订股份买卖协议。”

    “不用考虑的。我马上就签。”言举重说,“只是不知道你心里面的预估价钱是多少?”

    “3千万。”

    “只需要3千万吗?”言举重问道。

    当初因为紧要关头,所以自然的将股份的价值降到了最低,现在分明可以太高更多的价钱。

    “言叔叔我不占你的便宜,我们当初给了你多少,我就拿回来多少。”

    “我……”言举重突然说不出一个字。

    “如果没有意见,我马上叫我的律师来现场打印文件。”

    “没,没意见。”言举重说,“3千万半个月内支付给你,行吗?”

    “可以。”乔汐莞点头。

    然后拿起电话拨打,“云泽,你让公司的律师来我办公室一趟,我要写一份转让股权书。”

    “是。”

    乔汐莞微微一笑,“麻烦言叔叔等一会儿。”

    “没问题,只是……”言举重可能心里面还在炸毛,怎么就会这样?!

    乔汐莞没有做太多解释。

    其实言氏的股权她真的兴趣不大。

    第一,她现在精力不够,没有那么多时间去管理这个不太起眼的上流企业。

    第二,环宇牵扯的资金太多,现在几乎已经有些周转不过来,如果不从中拿回来一些,早晚会面临资金短缺而将自己逼近绝境。

    第三,其实以上的两点她都有办法解决,最重要的是,言氏是一个已经定型的企业,对比起自己去改变这么一个定型的企业和最终能够获得的利润,她并不觉得这是一个让她心动的项目。当初齐凌枫融资言氏,也并非是看到言氏能够有多大发展潜力,仅仅只是为了针对顾氏而已,所以这个企业,她宁愿放弃。

    她也是商人,不管任何时候,也绝对不会做了亏本生意。而她之所以只拿回那3千万的本金……她想,就当是她送给小猴子的礼物的吧,毕竟小猴子一直觉得她对顾明月一家人不太好,用以表明自己的立场。

    她也希望自己在儿子面前是,高大而正直的。

    半个小时。

    律师赶到,现场打印文件,双方确定后,签字,生效。

    言举重对乔汐莞无限感激,然后离开。

    乔汐莞看着房门的方向,嘴角微微一笑。

    算是解决了一件事情。

    她低头,开始处理环宇那一大堆,在齐凌枫手上这么久以来的,一大堆事情。

    不得不承认,齐凌枫的手段和做事能力比顾子寒好了几百倍,至少在她接受顾氏和接受环宇时,给了她极大的反差。顾子寒当初还想要和齐凌枫合作获利还真的有些痴心妄想,所以现在顾子寒被落得如此下场似乎也是理所当然。

    她沉寂在工作中,可以很认真,可以废寝忘食,可以忘记很多事情。

    这么一天过去。

    她揉着有些酸痛的神经,看着已经夜灯初上的上海夜景。

    伸懒腰下班。

    随便找了一个环宇的司机开车,她到现在为止,也不敢尝试自己驾驶。

    就算一切都已经成为了过去,就算一切她都已经把她放在了最深的位置,也没打算再将过去拿出,有些根深蒂固的恐惧,还是会随着人的本能而一直存在。

    车子到达顾家大院。

    那个时候不算早也不算晚。

    刚好过了晚饭时间,刚好在回房间之前。

    她走进大厅。

    齐慧芬看着乔汐莞,少不了冷言冷语。

    乔汐莞当做没有听到,上楼。

    “耀其让你去他的书房。”在走上楼的时候,齐慧芬脸色很不好的,说道。

    乔汐莞其实是有些累的。

    累得根本就不想要再和任何人说话。

    她无奈的敲开顾耀其的房门。

    “进来。”里面传来顾耀其有些严厉的声音。

    “爸。”乔汐莞推开房门,坐在他对面的位置,恭敬的叫他。

    “听说你把言氏的股份还给了言举重?”顾耀其看着乔汐莞,脸色并不好。

    “嗯。”乔汐莞点头。

    “乔汐莞,你是糊涂吗?怎么会做了这个决定!”

    “爸,言氏对我而言,毫无利益可言,我没必要死守着这么一个无用的企业,而拉动着我环宇的发展。”乔汐莞一字一句。

    “那你大可以把股份卖给我!”顾耀其声音有些大。

    顾耀其一直以来都想要将言举重踩在脚下,这么打一份便宜就又给错过了,心里面的不爽不言而已。

    “爸,你现在还有多余的资金吗?”乔汐莞很平静的问他。

    顾耀其眼眸一紧。

    “我现在手上还有顾氏百分之四十的股份,如果你再拿走言氏的股份,就算你在和傅氏合作方案上得到的利润也不够你支付这笔费用,就算是你想尽办法的支付了,到时候顾氏的资金流出现了问题,到时顾氏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空壳,那个时候,毁掉的可不只是言氏这么一个公司,一并会毁掉顾氏,爸一向都不是这么冲动的人。”乔汐莞分析,解释。

    越是这般的合情合理,越是让顾耀其这般的愤怒。

    乔汐莞果然是聪明的,在商业上任何一点利润得失,企业发展,她都仿若都不动声色的看在眼里,掌握在手心。而这份沉着冷静已经睿智,让他这么大把老骨头,有些无言以对。

    顾耀其狠狠的看着乔汐莞,被乔汐莞这么毫无掩饰的揭穿自己的短处……

    “爸,而我并不是不愿意送给你,只是环宇现在也是非常时期。齐凌枫当初拿走环宇太多资金,环宇现在也自身难保,还希望爸这么宽宏大量的人,不要计较儿媳。”乔汐莞说,用了那么大一顶帽子扣在了顾耀其的身上。

    宽宏大量的人,不要和晚辈斤斤计较的人……

    顾耀其吃着哑巴亏,说不出一个字。

    “爸如果没有事儿我就先回房了,今天累了一天,想早点休息。”说着,乔汐莞就想要离开。

    整个过程,几乎没有让顾耀其有任何反驳的机会。

    乔汐莞变得越来越强势。

    强势到顾耀其哑口无言。

    “等等。”顾耀其突然开口。

    “还有事儿吗爸?”乔汐莞依然表现的很恭敬。

    不知道是不是装的?!

    在顾耀其心目中,乔汐莞已经彻底的变成了那个,再也掌控不了的,甚至叫做威胁了。

    “既然你能够这么大方的将言氏的股份物归原主,就应该也会同理的,将顾氏的股份还给我。”顾耀其说,用的无比肯定到咄咄逼人的口吻。

    乔汐莞点头,“当然。”

    “如果我现在筹集到资金,你会将股权变卖给我吗?”

    “当然。”

    “一个星期后,我将资金筹集到位,我们倒是签订股份变卖合同。”顾耀其一字一句。

    乔汐莞有些沉默。

    顾耀其这么想要买回自己的股份,一方面肯定是对她的不信任,另外一方面也是想要在和傅是的合作方案利润前,将她赶走,只不过,顾耀其的钱从什么地方来?!

    他应该不会再这么愚蠢的将自己手上的股份抵押给银行或者其他三方机构?!

    “怎么了?你不愿意!”顾耀其声音很大,整个人的愤怒显而易见。

    “爸,你先别激动,我股份肯定是会卖给你。我就是想问问,你的钱从什么地方来的?如果又是抵押给银行,这其实并不划算。”乔汐莞自认为自己那一刻是真的理智的。

    顾耀其却一口拒绝,“钱的事情你就不用担心了,一个星期后,我们签合同。如果你还想要当我顾家的儿媳,就不要出尔反尔,不管如何,我不希望我们一家人的关系因为这点小纠纷,真的伤了和气。”

    顾耀其用强硬的方式开始威胁她,也应该是,不想要再和她演戏,也或者是,真的触碰到了顾耀其的底线,对于顾耀其而言,估计没有什么比顾氏的股权在他心目中更加重要。

    “好,一个星期后,我等着爸。”乔汐莞说。

    顾耀其点头,“出去吧。”

    乔汐莞离开。

    离开,回到自己的房间。

    她有种感觉,顾耀其肯定用了什么极端的方式想从她手上买股份。

    什么极端的方式?!

    她躺在床上,若有所思。

    陡然拿起电话,拨打,“milk。”

    “乔总,你是准备让我跟着你去环宇吗?”

    “不是。”

    “……”那边明显打击过度。

    “你帮我暗地里查一下,顾氏集团这段时间是不是和哪个银行有什么亲密接触?”

    “好的,我明天就去问财务。”milk连忙答应。

    “隐蔽一点,我不想要任何人知道我在查这个事情。”

    “是。”

    “好了,早点休息。”

    “乔总再见,记得你答应过我要带着我离开去环宇上班……”

    乔汐莞已经挂断了电话。

    虽然让milk这么去调查,心里面也觉得顾耀其应该不会再选择这种方式?!一个人不可能在一个地方栽两次跟头,顾耀其到底是用什么方法凑集资金的?!

    她翻来覆去,思索。

    刚刚在顾耀其的书房她一口答应转让股份,那是为了稳定顾耀其的心,其实内心深处也盘算着,等待利润分成后,再撤离顾氏,现在环宇需要钱,更重要的是,顾氏的合作本来就是她谈下来的,拿走一般的利润,理所当然。她可不认为,顾耀其会好到,主动给她分红。

    所以一切都只有靠自己去争取。

    抿唇,锁眉!

    她绝对要在这一个星期找出,顾耀其凑集资金的方式。

    ……

    第二天一早。

    乔汐莞盯着黑眼圈下楼。

    昨晚上睡得又不好。

    想的事情太多,还做了很多,乱七八糟到醒了后也记不清楚是些什么的梦。

    她现在肚子有些饿。

    昨晚她加班太晚,身体太累根本就没有吃晚餐,这个时候早就已经饿得肝肠寸断了,所以直接走向了饭厅。

    饭厅中,顾耀其和齐慧芬都在。

    两个人看着乔汐莞,脸色各异。

    “平时不是不在家吃早饭的吗?”齐慧芬有些阴阳怪气的说着。

    乔汐莞只是淡淡的回答道,“今天有些饿了,而且时间还早,上班也不会迟到。”

    “迟到了也没什么吧,现在自己又当董事长,又当总经理。别人都说我家儿媳厉害,还真的是让人刮目相看啊。以后恐怕是,要爬到我们顾家所有人之上了!”齐慧芬阴阳怪气的说着。

    乔汐莞当做没有听到。

    她根本就不屑和齐慧芬争吵什么。

    而她也知道,也是自己这般的不在乎,越是会让齐慧芬抓狂。

    这段时间齐慧芬在家待久了,下身不能动,几乎已经磨光了她的耐心。

    “乔汐莞,长辈和你说话,你当我在放屁吗?!”齐慧芬真的怒了,那么的毫无修饰。

    乔汐莞冷冷一笑,“妈,我在吃饭,你能不能不要说那么不文明的话。”

    齐慧芬气得真的很想杀人。

    “妈以前不是一直都说,要有教养吗?妈这样……”乔汐莞故意的欲言又止。

    齐慧芬已经气得无语,整个身体都在发抖。

    乔汐莞当做不知道的,静静的支持早饭,吃得很斯文,不快不慢,看上去倒是教养十足。

    都是故意的!

    乔汐莞都是故意的。

    齐慧芬真的很后悔,后悔当初为什么就让这个女人,进了这个家门!现在全家人拿她都没办法,说也说不过。

    乔汐莞一直云淡风轻,对于齐慧芬在想些什么,她当做不知道。

    过了好久。

    乔汐莞都快要吃完早饭,齐慧芬似乎才平复过来,看上去脸色好了些的对着顾耀其说道,“子寒要回来了吗?是今天还是明天?”

    顾耀其瞪了一眼齐慧芬,冷冷的说着,“谁说子寒要回来。”

    “你不是说……”

    “我什么都没说,他就应该在沈阳,自生自灭!”顾耀其丢下一句,大步离开。

    齐慧芬有些委屈。

    分明之前说子寒要回来,现在怎么又是自生自灭。

    在这个家里面,子臣不在,除了子寒,她也找不到人来治治乔汐莞,所以一直盼着子寒回来……

    乔汐莞看着顾耀其的背影,转头看着齐慧芬,眼眸突然一紧。

    她怎么都忘了,顾耀其还有一个王牌。

    快速的将碗里面的饭菜吃完,离开顾家大院,直接去了环宇集团。

    刚坐到办公室的座位上,拿起电话拨打,“潇夜。”

    “嗯。”

    “这个时间段打扰你……”

    “有什么你就说吧。这个时间段,我很闲。”潇夜冷冷的话语。

    确实应该很闲。

    姚贝迪也不在他的身边。

    “沈阳那边你有关系吗?黑道,白道?”乔汐莞问。

    “可以试试联系。”

    “那你帮我查查顾子寒,他这段时间一直在沈阳顾氏的子公司。我主要是想要知道顾子寒这段时间在做什么,有没有和什么银行或者高利贷或者其他能够来钱的机构接触,如果能够找到犯罪证据更好。”乔汐莞直截了当。

    “好,我知道了。”

    “时间很紧,我只有一个星期。”

    “你的时间都很紧。”

    “我是一个急切的人。”

    潇夜直接无语。

    “对了,潇夜。”乔汐莞叫着他的名字。

    “嗯。”

    “你多给姚贝迪一点时间。她现在对你的恨,就是当初对你的爱。”乔汐莞说。

    “嗯。”

    “不说了,其他的你都知道了。”

    “嗯。”

    电话已经挂断。

    乔汐莞抿着唇,看着电脑屏幕。

    最好是被让她真的找到什么犯罪证据,她本来没打算对顾子寒或者顾耀其出手的,不过你不仁我不义,顾子寒曾经做的那些丧尽天良的事情,也或许是需要一个,该有的结果。

    她转动着眼眸,又拿起电话,拨打,“姚贝坤。”

    “女神你好。”

    “你姐怎么样了?”

    “老样子。刚刚和我妈去别墅外散步了。”

    “好。”乔汐莞点头。

    然后挂断电话。

    耳边似乎还有姚贝坤噼里啪啦的声音……

    要是姚贝迪有姚贝坤这么没心没肺该多好?!

    一个妈生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

    她低头,处理手上的文件。

    她需要在最短的时间接手环宇所有的工作。

    ……

    姚家别墅区。

    姚贝迪和姚母一起去散步。

    别墅区绿树很好,此时深秋之际,落叶纷纷。

    姚贝迪和姚母一起在别墅区静静的走着,似乎是有些累了,两个人坐在一个长椅上。

    姚母看着前面不远处的儿童游乐区,看着小孩子的嬉戏,眼眶有些红,她说,“笑笑以前也喜欢在这个地方玩,2、3岁的时候胆子小,滑滑梯都会怕,好几次都是我半抱着滑下去……”

    姚贝迪看着远方,看着那里成群的孩子,耳边似乎听到了孩子们玩笑时候欢愉的声音。

    曾经的笑笑,也是在这些孩子之中,她似乎看到了笑笑穿着粉色的公主裙,高傲的像一个公主,玩耍了一天之后,因为汗水也会让自己看上去就像一个破小孩一般的,脏兮兮的,扬着甜甜的微笑……

    笑笑。

    她的笑笑。

    她突然站起来,往游乐场走去。

    姚母诧异,跟着姚贝迪的脚步。

    姚贝迪停在游乐场,看着小孩子们自由的玩耍着,身边有些父母,有些爷爷奶奶陪着他们,孩子们脸上看上去,很开心。

    姚贝迪似乎也被感染到,她嘴角突然扬起了笑容。

    她恍惚看到笑笑也在这些小孩子之中,然后抱着她不太方便的却执意一定要穿的公主群爬着游乐器材,耳边传来笑笑的声音,那么清脆,那么响亮……

    “外婆,妈妈,你们快过来,小公主要滑下来了……”

    “笑笑。”姚贝迪轻声呢喃。

    姚母看着姚贝迪微笑的脸庞,“贝迪,你怎么了?”

    “笑笑。”姚贝迪口中重复,重复着缓缓的走向一个小女孩。

    小女孩穿着粉色的公主裙,小女孩高傲的笑着,站在高高的滑梯上,然后一下子,直接滑了下来。

    “小心点,笑笑。”姚贝迪突然冲过去,抱着按个小女孩。

    小女孩诧异的看着面前的人,“阿姨你是谁,放开我……”

    “笑笑,是妈妈啊?我是妈妈。”姚贝迪一直温和的笑着,那么慈祥。

    “你不是我妈妈,你不是的,你放开我,哇哇,放开我,我好怕……”小女孩突然猛地一下大哭。

    “不要哭,笑笑不要哭……”姚贝迪连忙安慰。

    “你谁啊!你放开我女儿!”一个蛮力突然一下子推开她,她一个不稳,一屁股坐在地上。

    那个小女孩一下子扑进了另外一个女人的怀抱里,哭得撕心裂肺,最里面还不停的呢喃着,“妈,我好怕,我好怕那个怪阿姨……”

    “我们走,我们走,不怕,不怕,有妈妈和外婆在……”女人轻声安慰着,然后越走越远,直至消失。

    “笑笑,我的笑笑。”姚贝迪眼泪模糊。

    姚母站在旁边,眼泪顺着眼眶一直不停的往下流。

    不是笑笑。

    贝迪,那不是笑笑。

    “笑笑……”姚贝迪蹲坐在地上。

    其他陪着小孩子在这里玩耍的父母看着姚贝迪的模样,纷纷带着自己的孩子离开,一瞬间,那个热闹的游乐场,就只剩下了姚贝迪和姚母两个人。

    秋风有些微凉,吹着姚贝迪凌乱的头发。

    “贝迪,我们回去吧。”

    “妈,我真的好想笑笑,真的好想。”姚贝迪扑进姚母的怀抱里,狠狠的哭着。

    “我知道,贝迪我知道。”姚母抱着姚贝迪,两母女痛哭。

    没有了笑笑。

    这个世界上没有了笑笑,怎么办?!

    一辆黑色轿车远远的停在那里。

    一双眼眸紧紧的看着前面不远的地方,看着那么悲伤的一幕。

    “大哥,要不要下去看看?”阿彪问潇夜。

    自从姚贝迪离开家里之后,潇夜就这么每天的出现在这周围,昨天守了一天,其实姚贝迪没有出来,今天难得的看到了姚贝迪的身影,他甚至感觉到潇夜的身体都是在抖动的。

    然后。

    然后就一直跟随着她们的脚步,远远地,用不易被察觉的方式,看着他们。

    “不了,阿彪,我们走吧。”潇夜回头。

    这个时候他下去,或许姚贝迪会更加的难受。

    他似乎没办法给他带来快乐。

    “你给姚贝坤打电话,让他出来接姚贝迪回去。”

    “是。”阿彪连忙点头。

    车子缓缓驶出别墅区。

    他看着身后越来越远的人影,沉默着,转头对着阿彪,“有两个事情。”

    “大哥你说。”

    “巨龙帮张龙的事情,我们这次做定了,不管老爷子最后出面怎么阻止,一切都听我的安排,有什么异样和我汇报,老爷子我来搞定。”潇夜冷血的一字一句。

    “是,大哥。”

    “另外,乔汐莞打电话,让我帮她调查一个人,顾子寒,在沈阳。沈阳那边有一个兄弟帮,你认识的,联系一下他帮我调查一下这个人是不是在用非法手段集资。”

    “是,大哥。”

    “阿彪,这两件事情我都希望速战速决。”

    “好的,大哥。”阿彪连忙点头。忽然又像是想到什么的说道,“大哥,这段时间姚贝坤在道上很活跃,上次老爷子都问起了我这个人,我说是大嫂的弟弟,这段时间跟着大哥你在混,老爷子没说什么。但既然老爷子都提起这个人了,我想姚贝坤在道上也应该是出名了,大哥你对他有什么安排吗?”

    潇夜沉默了半响,说道,“随他吧。”

    “就随他吗?”阿彪有些惊讶。

    潇夜低沉的嗓音开口道,“我以前一直不看好姚贝坤,觉得他就是来随便玩玩的。但是现在反而觉得,他是认定了一根筋儿的想要在这条路上发展下去。雷蕾的事情是他处理的,他能够处理到这个地步,至少证明了,他的决心。”

    “可是,大哥不是一直都不愿意姚贝坤走这条路吗?我一直以为是你不想要大嫂家里面的人对你的埋怨,不管如何,大嫂家里面经营的正当生意,而且在上海也不算一个小企业,应该怎么也不太能够接受自己的儿子走黑道这条路……”

    “阿彪,有些路都是自己走的,不是说我们不让他就不让他走。贝坤有自己的报复和理想,他不是我们看上去的那么,没心没肺。”潇夜很平静的说着,“何况,我也真的不觉得我能够阻止姚贝坤任何决定。”

    “大哥说的爷是,姚贝坤其实相当的执着。而且不得不说……”阿彪若有所思。

    不得不说。

    姚贝坤真的不能再小看了。

    ------题外话------

    更新稍微晚了点。

    爱你们么么哒。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