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十一章 不仁不义(二)

第十一章 不仁不义(二)

作者:恩很宅
    姚家别墅区。

    姚贝坤接到阿彪的电话后,匆匆忙忙的赶到游乐区。

    姚贝迪蹲坐在地上,姚母陪在她身边,两个人抱在一起,痛哭。

    姚贝坤脚步停在她们身边,从小到大,调皮捣蛋那个人从来都是自己,被爸打得痛哭的那个人从来都是自己,他印象中没见过他姐和他妈哭成这样,仿若天都蹋了下来一般,那么的绝望。

    他记得小的时候,他因为不听话老是被他爸用鞭子伺候,每每被打了之后就会哭得撕心裂肺天翻地覆,那个时候他爸还不准他姐和他妈来看他,照顾他,每次都是半夜,两个人偷偷摸摸的溜进他的房间,给他上药,给他好吃的,还安慰他。

    那个时候他总是想,等自己哪一天长大了,他一定要报复好这两个女人,一定要保护他们,不能受到一点点伤害。

    可,如今。

    他默默的看着面前一幕,默默的不发一语。

    秋风袭来,吹起谁的衣裳,凌乱了谁的头发。

    不知道这样的悲伤,这样的难过,弥漫在他们心里的痛苦,何时才能够真的,到头。

    但愿。

    随风而去。

    ……

    环宇大厦。

    乔汐莞坐在偌大的办公室里面。

    这是她曾经的办公室,她坐得理所当然。

    她看着空中花园,那是她当年强行让她爸给她设计的,她爸对她宠爱有加,只要不是太过的要求她爸都会同意。

    眼眸微红。

    鼻子胃酸。

    她转动着办公椅,低头处理文件。

    电话在耳边响起。

    她拿起,接通。

    “乔总。”那边传来milk恭敬的声音。

    “嗯。”

    “财务室有我一个好基友,暗中打听了一番,顾氏这段时间并没有和任何外联银行有过接触,至少明理上是没有的,而且据说这段时间的财务情况也都是顺畅的,没有出现资金突然短缺。”milk说。

    “好,我知道了。”果然,和想象中的一样。

    顾耀其应该不会在同一个地方同样的去栽那么深的跟头。

    “乔总还有吩咐吗?”

    “暂时没有。”

    “那我什么时候可以来环宇上班,我……”

    “时间到了我会通知你。”说完,乔汐莞挂断电话。

    所以现在,就等潇夜那边的情况了。

    正思索着,电话突然又响了起来。

    她看了看来电显示,抿唇接通,“古源。”

    “听说你回来了。”

    “有几天了。”

    “方便出来吃饭吗?”

    “我们俩?”

    “嗯,我们俩。”古源说。

    乔汐莞沉默着,似乎是在犹豫。

    “放心吧,我给子颜说过,她没意见。”古源玩笑的说着。

    其实那个时候大家都清楚,很多感情就真的有了,忌讳。

    “在什么地方?”

    “溪水人家,我定房间。”

    “好。”

    乔汐莞挂断电话,看了看时间。

    这个点吃午饭,正好。

    她直接关上满桌子上的文件,看着被自己处理了差不多7成的样子,起身走出了办公室。

    至少。

    至少齐凌枫能力不错,她处理起来并不是想象中那么费劲。

    坐着车一路到达溪水人家。

    这个地方是他们的“老地方”,见证了他们多年来的友谊。

    她跟着服务员,走进一间包房。

    古源已在,点了满桌子的菜。

    总是为了迁就她。

    她微微一笑,“喝酒吗?”

    “不喝了,吃了饭一起去看看贝迪。”

    “好。”乔汐莞点头。

    两个人突然都有些安静。

    其实他们两个人吃不了多少,很多菜都只是动了一点点而已,沉默的空间,突然有了些压抑的气氛。

    “没想到,我们有一天也会变成这样。”古源突然笑了一下,说道。

    乔汐莞微点头,“环境变了,人变了。”

    “环境变了,人变了。”古源重复,重复着,呢喃。

    “你现在过得如何?子颜什么样?”乔汐莞问道。

    “还行吧。子颜这段时间陪着我妈做陶瓷,我妈突然心血来潮对陶瓷产生的极大的兴趣,子颜一天陪着她,看上去挺好的。”古源说。

    乔汐莞笑着,“子颜在顾家的时候挺刁蛮的,不像是居家的人,没想到嫁给你后,就突然变得这么的温柔贤惠。”

    古源笑了笑。

    所以。

    他们生活得还算和谐,是和谐。

    “你和子颜的房事如何?”乔汐莞直白的问道。

    “噗。”古源刚刚喝了一口汤,全部喷了出来。

    乔汐莞有些嫌弃的看着他。

    古源连忙拿着餐巾纸擦嘴,非常抱歉的表情,“你的问题太劲爆了。”

    “都是成年人了,你还害羞什么啊?”乔汐莞不以为然。

    仿若就是这种有些越界的话题,才会让他们回到,曾经那个不会顾忌的年龄。

    “我只是觉得子颜上次流产,想问问什么时候会有好消息。”乔汐莞补充说明。

    “子颜流产的事情和你没有关系,你不用放在心上。”

    “我没有放在心上,就是随口问问。”乔汐莞看上去无所谓的说着。

    霍小溪总是这么没心没肺的,关心着别人的事情。

    古源忍不住笑了一下,一个人不管怎么变,脾气和秉性都是变不了的。在外人看来十恶不赦从小调皮捣蛋的坏孩子霍小溪,其实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孩子,其实是一个,愿意为了朋友两肋插刀的好孩子。

    “我和子颜商量过了,孩子等过两年再要。”

    “为什么?”乔汐莞诧异无比。

    “现在我们都知道,我们的感情不稳定,至少我们的谈婚论嫁没有在我们一个成熟的感情基础下,所以给彼此点时间,让彼此更容易接受对方更容易接受孩子后,再考虑孩子的问题。”古源静静的解释。

    “这样吗?”

    “嗯。我想终究有一天,我应该也会爱上另外一个女人的。”

    “一定会的。”乔汐莞肯定道。

    古源笑着点头。

    两个人这么一直聊着一些无关痛痒的话题,吃完饭之后,去了姚家别墅。

    别墅还是那栋别墅。

    却陡然觉得,冷清了很多。

    乔汐莞和古源一起出现的时候,姚贝坤在客厅看电视,脸上难得看到那么深沉到让人捉摸不透的模样,却在下一秒看到乔汐莞后,脸上就天翻地覆的发生了变化,整个人激动无比的站起来,“女神,女神你到我们家来了?!”

    翻了翻白眼。

    古源也忍不住笑着。

    想起曾经那个小小跟班姚贝坤,别提这小子对小溪当年有多迷恋了,就算是对比起他,也有过之而无不及。

    “女神……”

    “你姐呢?”

    “在房间休息,刚刚睡着,你要上去看她吗?我陪你上去。”姚贝坤依然激动。

    “不用了,我和古源自己上去。”

    “喂……”

    乔汐莞和古源已经走上了楼。

    姚贝坤看着他们的背影。

    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就像是回到了好多年前,那个时候自己也是这么看着霍小溪、古源上楼,然后厌恶的不让他跟着,把他一个人孤苦伶仃的留在客厅……只是那个时候的霍小溪,变成了现在的乔汐莞。

    他坐在沙发上。

    嘴角突然笑了一下。

    不管怎样,她姐身边有这么两个朋友,真是万幸……

    ……

    乔汐莞和古源推开了姚贝迪的门。

    就知道,姚贝迪并没有睡着。

    她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

    似乎感觉到有人进来,她眼眸转了转,然后看到了乔汐莞和古源。

    她嘴角拉出一抹笑。

    就像很多年前一样,他们两个来家里找她玩,而她就是这么般的,温顺而乖巧。

    “你们一起来了?”姚贝迪开口。

    “嗯,中午一起吃了饭,就一起过来了。”乔汐莞说,自然的坐在姚贝迪的床边。

    古源一直以来比较懂礼节,坐在了一边的沙发上。

    其实在医院的时候古源也带着顾子颜来看过她,那个时候的自己几乎都出来浑浑噩噩的状态中,已经记不得古源来说了什么,又呆了多久……

    “我现在挺好的,你们不用担心。”姚贝迪说。

    终于回到了那个姚贝迪,回到了那个,总是不愿意把自己的悲伤和难受表露在外人面前的姚贝迪,总是很怕麻烦别人的姚贝迪。

    “我们也就是来坐坐而已,好久没有到这里来过了,顺便看看阿姨和叔叔。”乔汐莞随口说着。

    姚贝迪笑了笑,点了点头。

    “对了,叔叔阿姨呢?”

    “我爸在上班,我妈在房间睡觉。这段时间她身体也因为……”姚贝迪哽咽了一下,微微又笑着说,“身体有些不太好,吃完饭后我让她回房休息去了。”

    “哦。”乔汐莞点头,随意的打量着这个房间。

    姚贝迪的床头柜上,还有潇笑的相片,笑得很灿烂,那种天真到无邪的笑容。

    鼻子那一刻,自己反而有些酸。

    这种事情不管是发生在谁的身上,应该都接受不过来!

    何况,她一直以为弱不禁风的姚贝迪,应该需要很长很长的时间才能够走出阴影,甚至于,有可能一直都走不出来,而现在这么正常的姚贝迪,是姚贝迪真的有着她没有看到的坚韧,还是说,一切其实都是假象,姚贝迪没有那么坚强,只是一直在让自己,变得坚强……

    那个下午,古源和乔汐莞就这么一直陪着姚贝迪。

    他们说了很多小时候的事情,那个时候大家还可以拉扯着嘴角,放肆的笑,无忧无虑。

    回想起来,他们三人。

    霍小溪被人算计,死后重生,一个人面对豺狼虎豹。

    古源娶了一个自己不爱的女人,过着将将就就的生活。

    姚贝迪一直在自己的爱情道路上挣扎,最后却付出了比谁都惨痛的代价。

    仿若。

    结局都不是太好。

    吃过晚饭后,乔汐莞和古源才离开姚家别墅。

    古源没开车,乔汐莞送他。

    两个人坐在后排,看着已经夜幕降临的上海街头。

    上海的夜色闻名世界,到处灯火阑珊,美不胜收。

    两个人一路沉默。

    直到到达目的地。

    古家别墅外有个女人站在那里。

    那晚的秋风有些凉,女人站在门口处瞻望着等候。

    有时候就是这么简简单单的举动,反而让人真的有些感动。

    乔汐莞催促着古源快下车,别让人家等久了。

    古源笑了笑,打开车门。

    顾子颜已经小跑步的走了过来,对着古源甜甜的笑了一下,转头对着乔汐莞,“大嫂,我能上来和你说几句话吗?”

    乔汐莞一怔。

    古源也有些诧异。

    “就耽搁你几分钟。平时看你那么忙,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见到你。”顾子颜说道。

    乔汐莞点头,“你上来吧。”

    顾子颜直接坐了上去,古源在车下面等她们。

    两个人其实真的不太熟,彼此对彼此不说有什么不好的印象,但至少是没有多少感情的,能够有些牵扯也完全是因为古源,和顾家倒是没有半点关系。

    “大嫂。你不在这一个星期,我回了几次顾家大院,我第一次觉得家里面那么空,我去的时候就看到我妈在家,她现在基本上是下身瘫痪了,听医生说肯定是不能再站起来的。晚上吃饭的时候,我想怎么家里面都会多些人吧,意外的,就只有我爸,我妈,我三哥和我,听佣人说,平时基本就只有我爸和我妈,我三哥偶尔会在外面吃,我小妹现在这顿时间考研忙着学习,家里真的比以前冷清了很多。我们家以前吃饭都是围成一桌的,有时候还有三个小屁孩,明路,明理和明月,当时觉得这三个孩子太讨厌了,特别是明理,调皮捣蛋的看着让人闹心,可那一天回去的时候,我反而有些想念顾明理,想念他在家里面制造的噪音。”顾子颜开口,用平铺直述的口吻,没有带着任何极端的感情。色彩,仿若也只是在单纯的说一件无关紧要事情而已。

    “我回家我妈对我说,她说这个家都是因为你才会这么四分五裂。说二哥一家已经彻底的被你毁了,前前二嫂,前二嫂,两个孩子,还有二哥。还说自己这下半身也是因为你,变成了这么糟糕的样子。说我爸也是,现在一把岁数了,因为没有人在身边,还得自己去处理公司的事情,身体变得越来越不好……还说了很多,关于你的坏话,说自从你出狱后,就像恶魔一般的,不停的在腐蚀着我们顾家,不停的让我们家变得,每况愈下。”顾子颜看着乔汐莞,继续说道。

    一字一句,清清楚楚。

    乔汐莞看着顾子颜,开口道,“你给我说这么多,是想要表达什么?”

    “我知道我对你而言其实是波澜不惊的,起不了什么涟漪。但是有些话我还是想要给你说说,你就当听听就行。”顾子颜咬了咬嘴唇,说道,“你和大哥的感情我们都不知道,恍惚觉得你们是相爱的,又恍惚觉得,其实你们一点感情都没有,我总是在想,如果哪天你和大哥离婚应该也会是心平气和的方式,两个人分道扬镳会洒脱而潇洒。所以我其实不知道,你对我们家而言算什么?!把自己当成了局外人,还是……其实也会觉得,我们是一家人。如果是一家人,我想一家人不管怎么看不惯谁,也不会让家人太难过。所以,我希望你能够真的,不要再针对我们家的谁,我爸也好,我妈也好,我二哥三哥我小妹也好,我希望看到我们家以前的和乐融融,我知道很久以前的时候你经常被家里人欺负,你应该不想要回到过去,那个时候家里面所有人都看不起你,但不得不说,那个时候却是我们家最热闹的时候,那个时候才真的像一个家。我知道我的想法可能自私了些……”

    “是很自私。”沉默的听着顾子颜一点一点诉说的话,打断她的话说道,“子颜,从你出生开始,就一直被蒙蔽在一个美好的世界里面,或许你觉得你自己经历过很多难受的事情,毕竟人都有七情六欲,不是谁可以一辈子都笑着,但是终究而言,你还是不太知道这个世界的险恶,而你应该庆幸,你现在嫁的人,古源,嫁给的他的家庭,都是你误打误撞撞到最好的幸福。所以你真的不知道,我面临了些什么。我可以非常直白的告诉你,你二哥一家人的支离破碎是我一手造成,而造成这个的背后,你想过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你说让我把你顾家当成家人看待,你们顾家的谁把我当成了家人看待?!我明确的告诉你,我爱顾子臣,很爱。而且我敢肯定,顾子臣也爱我。但事实就是你说的那样,如果哪天我们离婚,我们会走得非常潇洒。这是为什么?!这就是现实。我们生活在一个现实的世界里,这个世界告诉我们物竞天择,强者为王。”

    “子颜,我不会答应你,也不会回答你关于我和顾家的关系,我现在只会这么对你说,如果他们不逼我,我不会出手,如果他们逼我,我会反击,绝不手下留情。”

    乔汐莞的话在顾子颜的耳边,阵阵回荡。

    她找不到词语反驳,就这么沉默的看着乔汐莞。

    看着她,其实真的很佩服的一个女人。

    一个女人,一个强大的女人,才能够说出这么,霸气的话。

    她是很自私,因为她站在了她的家人立场上,她考虑不了乔汐莞的感受。她只会认为乔汐莞做的一切切都是心狠手辣,她不会认为是正当防卫。

    沉默的夜。

    两个人都这么平静的看着彼此。

    乔汐莞突然说,“古源在等你。”

    顾子颜咬着唇,转身拉动车门。

    “子颜,很多事情如果能力不够就不要强求,抓住自己能够抓住的幸福,才是对自己这辈子最好的交代。”身后,是乔汐莞婉转动听的声音。

    顾子颜身体一怔,没有再开口说话,打开车门离开,走向古源。

    古源对她微微一笑,脱下身上的外套披在了古源纤细的肩膀上,两个人相拥着彼此走了进去。

    乔汐莞的车子缓缓驶出。

    那么温馨而浪漫的一幕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渐渐消失。

    她不是不愿意追求这种平淡的生活。

    她只是找不到人,和她一起这么平淡的生活下去。

    顾子臣不会。

    顾子臣有很多很多未能够完成的人生抱负,她不会强求他舍弃一切,包括舍弃他的同伴,包括舍弃他对国家的承诺,何况,她也没有那个能耐左右。

    她只是突然有些羡慕而已。

    也或许哪一天自己真的厌倦了,也许哪一天顾子臣真的完成了所愿,或许,她也可以描绘这么一副,让人心醉的画面。

    ……

    三天后。

    乔汐莞收到了潇夜的文件。

    关于顾子寒在沈阳一举一动的文件。

    与此同时,顾耀其打电话让她去顾氏大厦。

    她答应了,把文件放在了环宇,然后去了顾氏大厦。

    意外的,这次推开顾耀其的办公室门后,就看到了顾子寒也坐在那里。

    顾子寒西装革履,转头看着她的时候,眼眸微紧,脸色冷漠。

    “二弟什么时候回来的?”乔汐莞打招呼。

    “今天。”

    “还是这么敬业。”

    顾子寒冷哼了一声,没有多说。

    乔汐莞也识趣的没想过能够从顾子寒的身上得到什么好东西,转眸热情的对着顾耀其,“爸,你找过过来做什么?”

    “你先坐。”

    “谢谢爸。”

    坐定之后,顾耀其喝了一口浓茶。

    这是顾耀其的习惯,茶不离手。

    他说,“乔汐莞,你是我们家的长媳,有时候我也觉得,在子臣的不在的时候,承担起家里面的责任也无可厚非。但毕竟,你现在有了一个公司在管理,再这么也顾不过来。而且我一直想着,等子臣回来后,你还是回家帮帮你妈,你看她现在下身不方便,不有个人回去照顾家怎么能行,当然,这些都是你自己以后要考虑的事情。我今天叫你来,主要就是说说我们顾氏股份的问题。”

    那么大一堆话,终究最后还是落到了重点上。

    乔汐莞恭敬的点头,说道,“爸,有话您就直说吧。”

    “你当时说过只要钱到位了,股份就卖给我,是吗?”

    “是的。”

    “那行。”顾耀其开口道,“这段时间我靠着我的关系也想方设法的凑集了些钱,按照当初抵押给银行的金额,你将顾氏的股份转让给我,这部分钱,我通过现金支票给你,上海xx银行你只需要提前一个星期预约,就能够取到现金。”

    说着,顾耀其拿出了一张支票,然后旁边放着一份协议。

    支票上的金额不少,乔汐莞数了数,确实是当时在银行抵押的钱。

    其实,按理,乔汐莞应该支付更多。

    但是顾耀其已经强势的说到这个地步,她无力反驳。

    反而还会被顾耀其抓着小辫子说,说什么,不团结,占便宜。

    她拿过那份协议,看着里面的协议内容。

    白纸黑字,清清楚楚的写着,股份转让。

    她拿起笔,准备签字的时候,抬头看着顾耀其,“爸,为了得到股份,做一些……不太好的事情,真的会得不偿失。”

    “你什么意思?!”顾耀其脸色一沉。

    “爸,我只是提醒你,不要这么极端,我没想过要顾氏的股份,等傅氏的合同金下来了,其实也不会改变什么。”乔汐莞一字一句,真的是在提醒。

    顾子颜和她说过的话,她承认不会对她产生任何影响,但终极而言,她不想做得太绝。

    “乔汐莞,你是在找什么借口,不想要签订合同是不是?!”顾耀其突然动怒,声音严厉。

    乔汐莞和顾子寒都这么看着他,看着他的不受控制。

    “我说过,我不是不签,我只是提醒你……”

    “够了乔汐莞,这段时间我也算忍够了你!你说什么不想要签合同,说什么不会要顾氏的股份,但现在就一直的推脱,你安的什么心我还不知道?!大不了就是想要分掉一部分傅氏的项目利润而已。我给你讲,你的如意算盘我不会让你得逞,而且你这种人出尔反尔,说不定得到利润后还是把股份留在自己手上,你就心大的想要把顾氏占为己有!”顾耀其发怒,对着乔汐莞咄咄相逼。

    乔汐莞讽刺一笑。

    顾耀其终于也装不下去了。

    “爸,如果我想要占为己有,我现在就已经开始在重组顾氏了,我作为顾氏最大的股东,我现在可以让你离开的。但是我没有,我从来没有想过改变顾氏什么,我现在拿到手上的股份我承认我是为了得到一部分傅氏项目的利润,因为现在环宇缺钱,齐凌枫几乎把环宇的钱败空,环宇现在成了空壳,岌岌可危。我这么做我并不觉得有什么错,而且当时傅氏的合同是我一手促成,我分一杯羹,我并不觉得有什么错。”

    “看,看,承认了吧!乔汐莞你承认了你就是想要更多,就是贪婪吧!”顾耀其讽刺无比的说着,仿若抓住了乔汐莞的把柄一般,狠狠的说着。

    只是那个贪婪的人,到底是谁?!

    乔汐莞就这么看着顾耀其,看着他盛怒的脸。

    “你现在之所以不动顾氏那是因为你现在还在处理环宇的事情,要是环宇的所有轨道都上路了,你指不定就开始对顾氏指手画脚了,所以我怎么可能让顾氏的股份长时间的留在你这种不安好心的女人身上!”顾耀其一字一句,冷血无比。

    “要是,我说我不签字呢?!”乔汐莞从座位上站起来。

    说白了,更好。

    她也难得和这家人演戏。

    “乔汐莞!”顾耀其叫着她。

    乔汐莞当没有听到。

    她直接走向办公室的门,拉着扶手。

    整个人突然一怔。

    不管她怎么用力,扶手都纹丝不动。

    顾耀其得逞的笑容阴森的口气,“姜是老的辣,乔汐莞你今天进了这个门,就别想着能够这么轻松的出去!”

    乔汐莞捏着手指,不停的控制自己的脾气。

    “你以为我叫你来,就真的只是在求你签字吗?!乔汐莞我告诉你,你今天签也得签,不签,就算是用强的也得签了!钱已经到位,你别给我耍花招!”顾耀其冷哼。

    乔汐莞转身,看着顾耀其,看着顾子寒。

    看着两个人,狼狈为奸的模样。

    看着两个人,终于为了权势了利益,开始做如此,残暴的事情。

    她一步一步走向顾耀其,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我知道你一向是个聪明的人,犯不着吃了眼前亏。我能够给你一笔钱你就应该庆幸,否则……你会让你一分钱都得不到!”顾耀其狠狠地说着。

    乔汐莞低垂着眼眸,没有说话。

    包金刚笔在自己的手边,她没有下笔。

    顾耀其和顾子寒就这么一直看着她,看着她沉默的样子。

    顾耀其的如意算盘打得很好。

    钱只要一到位,不管用什么方法就会让逼着她把字签了。这样一来,有价合同,合情合理的有价合同,乔汐莞就算是去告也告不了她。

    当然,最极端的念头他也盘算过,就是钱在没有到位的情况下,直接逼迫乔汐莞签字转让,不过这样就有极大的风险,乔汐莞这么聪明这么狡诈的人,指不定就抓住了什么把柄让他得不偿失,所以在对付乔汐莞的方式上,他有所保留。

    “爸,为什么你就是不相信我?”乔汐莞问他。

    顾耀其讽刺一笑。

    相信,这个世界上,他就相信自己,他就相信在自己名下,自己手心上的东西。

    至于在别人兜里面的,他只会恐慌。

    “其实,从我到顾家以来,从出狱后到现在,也就半年时间,半年内,顾家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你们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在我的身上,你们说是因为我,让这个家支离破碎。可是爸你真的有认真地想过吗?这到底是谁的责任?!言欣瞳和二弟的离婚直至言欣瞳的死亡,这其中的缘由,外人不知道,爸和二弟还不清楚?!叶媚的咄咄相逼,明理和明月的离开,妈的下身瘫痪,哪一件事情仿若都和我关系,但是哪一件事情,真的是我引起的?!再说顾氏,我自认为在顾氏我尽心尽责,短短半年时间,我拿到了詹姆斯先生的合作,我帮你打压了齐凌枫,现在又拿到了傅氏的国际项目,让顾氏在短短时间,独领风骚。而到了这个时候……”乔汐莞说,“爸却依然不相信我。”

    对于乔汐莞的煽情,顾耀其显得无动于衷。

    一切确实如乔汐莞说的那样,所有的内幕他都清楚得很,一切的矛盾点都在乔汐莞的身上,但这所谓的矛盾点,全部都是来自于他们对乔汐莞的不能容下,因为她的能力所胆怯。说得直白一点也就是,他们对自己的不自信。

    因为不自信,所以把所有的错都责怪在了乔汐莞的身上。

    这种人其实就是无能。

    尽管,没有谁会去承认自己的,无能。

    “说再多也没用,乔汐莞,签字吧。”顾耀其引诱着说,“签了之后,你还是我们顾家的长媳,子臣回来后,你还是可以和他生活在一起。我们顾家也不会因为你之前的一切种种而对你有偏见。”

    乔汐莞犹豫着,紧握着的包金铅笔突然下笔,洋洋洒洒的签下了自己的大名。

    顾耀其一看着她的签字后,整个人送了一大口气,脸上也浮出了欣喜的笑容,无法掩饰的说着,“乔汐莞,这才是聪明的人选择。”

    乔汐莞放下包金钢笔,把文件递给顾耀其,云淡风轻的说着,“签了,也不能代表什么。”

    顾耀其皱眉,“你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

    顾耀其脸色一沉。

    “如果没什么其他事儿,我就先走了。”乔汐莞说。

    “等等。”顾耀其叫住乔汐莞,对于现在的乔汐莞他是防备得很,所以自然有些不放心的开口,“你什么意思,说清楚!”

    “没什么意思?只不过就是觉得,签了就签了而已。”乔汐莞不多做解释,说多了,浪费口舌。

    顾耀其越发的怀疑这里有蹊跷。

    他脸色极难看,狠狠的瞪着乔汐莞。

    “乔汐莞,你别给我玩什么花样,你真的以为你这么一个女人,可以和我斗了?!也不掂量掂量一下自己的份量,小心后悔莫及。”顾耀其一字一句威胁。

    “爸,还是那句话,这个家所有的支离破碎所有的不幸都不是因我而起,最多就是,这个家的咎由自取。”说完,乔汐莞转身,离开。

    脚步刚刚走向办公室的大门。

    外面突然响起了敲门的声音。

    顾耀其脸色一沉。

    失了一个颜色给顾子寒。

    顾子寒走向大门,用钥匙打开了下面一个暗锁,房门打开的一瞬间。

    门口处站着两个穿着制服的警察。

    警察出示工作证,口吻严厉的说着,“顾子寒,我们怀疑你和一桩洗黑钱的犯罪团伙有业务勾结,现在需要你跟我们回警局去一趟,协助调查。”

    顾子寒直接杵在那里,仿若是没有反应过来。

    “得罪了。”警察直接拿起手铐,拷在了顾子寒的两个手腕上。

    动作一气呵成,从顾子寒开门到离开,所有人仿若都没有反应过来一般,默默地看着房门的方向,看着他们离开。

    好久。

    房间内突然想起震耳欲聋的咆哮声,顾耀其怒火冲天,“乔汐莞,是不是你又耍了什么花样?!”

    “爸,我一直和你们在一起,我不知道你所谓的耍花样是什么意思?!何况,我怎么知道二弟会和洗黑钱的犯罪团体有勾结……”

    “谁说他有勾结了?!”顾耀其气得身体都在发抖,随手将那个昂贵的紫砂茶杯扔在了地上,响起破碎的声音。

    乔汐莞就这么看着他。

    顾耀其已经气得说不出一个字,整个人一直不停的在呼吸,呼吸,一直在控制调整控制调整。

    “这个时候爸是不是应该找找关系,看看二弟还有没有得救?如果真的证据确凿,二弟就真的完了。洗黑钱的罪名不小,别让二弟在监狱里面过一辈子……”

    “乔汐莞你给我闭嘴闭嘴!”顾耀其有火发不出!

    他狠狠的看着桌子上的那两份乔汐莞刚刚签下字的文件,看着看着越发的觉得讽刺,如果子寒真的被警方查出来了洗了黑钱,那么这笔交易也随之变成了泡沫,因为这笔钱肯定不可能还能够用得出去,也不敢动这笔钱。

    用尽了心思,铤而走险,花费了那么大的功夫,居然落得现在的下场。

    顾耀其拿起那两份文件,想都没有想的撕碎,撕烂,疯狂无比。

    乔汐莞看着顾耀其此刻的模样,冷笑着转身离开。

    她就说,签了,也不代表什么。

    还不是,毁约了。

    顾耀其,不真的是,姜老的才会辣,有些才出土的小幼崽,也会有它不能被掰掉的,棱棱角角。

    所以,后面的路,咱们拭目以待。

    ------题外话------

    今天说什么好?!

    小宅就说。

    恩。

    爱你们。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