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十二章 不仁不义(三)顾子寒的结果

第十二章 不仁不义(三)顾子寒的结果

作者:恩很宅
    关于顾氏集团顾二少爷顾子寒被警方逮捕的消息,一时之间传遍了上海街头。

    记者堵在顾氏大厦门口,围困在顾家大院别墅区,狗仔更是对顾家人穷追不放,到处都是隐形摄像头,就想要拍到顾家的丑态百出。

    一时之间,顾氏再次被舆论推向了热潮,久久不衰。

    顾家人没有谁出来“辟谣”,所有人以讹传讹,让八卦充满离奇色彩。

    乔汐莞放下今日晨报,面无表情的拿起一杯咖啡走向空中花园的秋千上,轻轻摇曳。

    秋天的风很干爽,吹拂着脸颊,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惬意。

    现在顾耀其把所有精力都放在了顾子寒这件事情上,几乎有一个多星期对她不闻不问,听说找遍了上海所有关系,甚至还托了关系在京城,最后都因为这段时间的z治敏感期无人敢去触碰底线,且顾子寒的犯罪事实非常明显,当初举报人直接将证据拿给了更上层,上层早就将之报送,已压不下来。

    压不下来,有人暗中提醒顾耀其,先自保了再说。

    顾子寒的事情暂时调查的趋势是以他个人行为进行,但其实大家都清楚的不言而喻,顾子寒能够这么做,能够在顾氏子公司这么肆无忌惮的做,且短短时间洗了这么多钱出来多少和总公司的纵容脱不关系,一个不留神,顾耀其有可能就被连累了。

    所以顾耀其又开始奔走其他,对于已经救不出顾子寒,犯不着把自己给赔上了。

    商人一向现实。

    乔汐莞在这一个星期没人打扰的情况下,已经对环宇所有的运作工作进行了梳理,基本上已经完全掌控环宇的所有,其实这个企业本来就是她一手创建,齐凌枫只是管理了大半年而已,而这大半年时间并不算太糟糕,所以她处理起来也并不太费劲。

    今天,就显得有些闲了。

    环宇现在在外的项目有两个,都在等待竣工,新的项目暂时不会主动去谈,因为缺乏资金。现在环宇的资金流处于非常危险的状态,如果不回点流就贸然的去开拓市场,只会自掘坟墓。

    所以她真的有点闲。

    闲来无事。

    她看了看时间,将咖啡放在一边的椅子上,漫不经心的从秋千上站起来,伸懒腰,看着难得如此蔚蓝的天空,转身走进办公室,随手拿起自己的小包,出门。

    她在众目睽睽之下离开环宇大厦,坐在专用小车内,说道,“去看守所。”

    “是。”

    车子一路稳稳的行驶在上海这座繁华的都市里。

    到达目的地,乔汐莞下车,走进去。

    按照正规程序,乔汐莞见到了顾子寒。

    两个人对立而坐,面前是一张长方形的木桌子,头上一盏白纸灯,狱警站在不远处冷冷的看着他们,两个人沉默着,让这里的气氛更加的阴森而冷漠。

    顾子寒好像变化不大,那张脸还是那样倾国倾城,整个人的情绪处于非常平静的状态。

    想起自己曾经到这里来见过两个人,喻洛薇,叶媚,两个人见到她都跟疯了似的,恨不得杀了自己,顾子寒却突然这么的波澜不惊,这确实让她有些诧异。

    诧异的一瞬间,也似乎是觉得理所当然。

    顾子寒习惯了隐忍,准确说,应该从他有记忆开始,就学会了伪装和忍耐。

    “后悔过吗?”乔汐莞开口,问他。

    “你想看到我怎么个样子?”顾子寒反问。

    乔汐莞耸肩,“没想过看你什么样子,就是突然问问你。”

    “我说没后悔,你会信?”

    “不会。”

    顾子臣冷笑,冷笑着,讽刺的看着乔汐莞。

    “你知道现在顾耀其已经不对你抱什么希望了,你的犯罪事实非常明显,顾耀其现在在多方面寻找自保。而都到了自保的地步,也就意味着,你真的没希望了。”

    “你告诉我这些是想要说明什么?!”顾子寒狠狠的问道,那一刻,难免的有了一些情绪波动。

    “我只是告诉你,在顾家这么大的一个家庭中,能够真正为顾耀其付出的,其实只有你。而到最后,他却还是选择放弃,你觉得值得吗?不会心寒?”乔汐莞一字一句的问他。

    顾子寒只是冷冷的看着乔汐莞,没有说一个字。

    “当然,你有你的自尊,你不承认也没有关系。我来也只是单纯的来看看你而已,顺便提醒一下,别像叶媚那么傻的选择自杀,你自杀了也不能改变什么,何况你也知道叶媚的自杀,也就在短短数月就已经彻底让人忘记。”

    “我不需要你提醒。”顾子寒一字一句。

    “我也知道你不需要提醒。顾子寒,祝你好运。”说着,乔汐莞准备离开。

    “等等。”顾子寒突然叫住她。

    乔汐莞扬眉,“有事儿?”

    “是你举报我的是不是?”顾子寒问道。

    “是。”乔汐莞不隐瞒。

    也不需要隐瞒。

    “你怎么会知道我在做这种事情,何况我还在沈阳,我做得那么的隐蔽,你就回来没几天时间,怎么知道我的一切的?!”顾子寒大概是真的想不明白,怎么会输得这么的一败涂地。

    乔汐莞沉默了一会儿,似乎是在组织语言的说道,“顾子寒,你其实并不聪明。”

    顾子寒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我说的事实。”乔汐莞看着他,平平的口吻说道,“顾耀其一心想要我手上的顾氏股份,而我在顾氏待了这么久,清楚地知道顾氏现在的财务状况,顾耀其没有钱,且顾耀其也不可能短时间能够在其他正规银行贷到如此大金额的款项。当然,刚开始我并没有想到是你在帮顾耀其暗中操作。后来,也就是灵机一动的,想到了你。顾子寒,有时候人的脑袋结构真的会很奇怪,聪明的人总是会想到很多事情,而愚蠢的人,从来都只考虑眼前。”

    顾子寒被乔汐莞讽刺的,体无完肤。

    乔汐莞继续说道,“我当时想的是,顾耀其肯定是有人在帮他凑集资金,不过让其他企业无偿的帮助肯定是不可能的,顾耀其也绝对不会再让自己的股份抵押出去,这只是在再次的重蹈覆辙而已,顾耀其这么谨慎的人绝对不会在第二个地方摔跟头,所以我在想,或许顾耀其在用什么极端的方式,而他用极端方式的时候,最善用的人不就是你吗?!”

    顾子寒拷着手铐的双手,捏紧了拳头。

    乔汐莞一字一句都那么直白的讽刺着他,讽刺着他,就是顾耀其的一个工具而已。

    “锁定了目标,想要调查你的一举一动就不难了,我想你也没兴趣再听我废话了。我最后只是告诉你一句,我原本没想过对你出这么重的手,即使我一直在找机会,等机会你触碰我的底线,如果你没有触碰到我的底线,其实我可以忽视你曾经让我,让这具身体代替你去坐牢,你曾经陷害顾子臣失去一双腿,你曾经针锋相对对我做的所有一切,很显然,你和顾耀其还是那么强势的逼着我,逼着我不得不反击,然后不留余地。”乔汐莞看着顾子寒不停变化的脸色,说道,“那天被顾耀其叫去办公室,你的犯罪证据就已经在我的办公室里面了,我当时在顾耀其逼我签字的时候给了他很多机会让他放弃这样的方式,顾耀其都选择了一意孤行。所以,在签订那份文件的时候,趁着你们把集中力全部都放在我签字的笔下时,我暗自将早就编辑好的短信发送给了唐云泽,我的亲信。他收到短信后,就将这份犯罪文件直接递送给了市政厅的重要岗位,所以那天,才会那么快的就有警察出现,并将你带走。”

    “你应该知道,一般直接捅到上面的事情,要压下来几乎是天方夜谭。所以顾耀其在努力了一个星期后,已经不对你抱任何希望了,顾子寒,你这一辈子对顾家人,对顾氏的付出,就将在这一刻终止。你好自为之。”乔汐莞说完,起身就走了。

    其实也没有想过看到顾子寒后悔莫及的样子,也没想过看到顾子寒狼狈不堪的模样,顾子寒能够这么的面对自己,她其实多少还有些佩服,至少到最后一刻,没有因为自己的完蛋,而变成了她不敢想象的颓废模样,至少那张和顾子臣一模一样的脸,就不应该有那种乞求的神色。

    她走出看守所。

    门口处,看到一辆熟悉的轿车。

    车内下来的是顾耀其。

    顾耀其那一刻看上去似乎是老了很多,两鬓的白发隐隐约约。

    顾耀其年迈近60岁,早就白发苍苍,但因为平时比较注重外在形象,头发定期护理。这段时间不知道是不是来不及打理自己,看上去比平时至少老了10岁。

    顾耀其看着乔汐莞那一刻,脸色一下子就沉了。原本满脸的疲倦,现在反而多了些精神,对乔汐莞的恨意一目了然,他严厉而怒气的声音开口道,“你来这里做什么?!你又想对子寒说什么?!”

    “爸何必这么激动,我只是来劝劝子寒不要像叶媚那样,选择自杀的道路。”

    “你现在说的话,我一个字都不相信!”顾耀其隐忍着怒气,狠狠地的说着。

    “那你还问我?”乔汐莞扬眉。

    顾耀其被乔汐莞气得生生发抖。

    乔汐莞自若的走过顾耀其,走向自己的小车,然后直接离开。

    她看着顾耀其仇恨的目光一直这么看着自己,仿若恨不得杀了她般。她都不知道,等顾子臣回来后,怎么解决他们这一家子人的烂摊子,她又将会,何去何从?!

    ……

    顾耀其控制情绪,走进看守所。

    他见到了顾子寒。

    顾子寒这么平静的看着自己。

    顾耀其叹了口气,“子寒,爸尽力了。”

    顾子寒点头。

    其实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刚刚乔汐莞来的时候,也给他带了这么个消息,他突然很庆幸刚刚乔汐莞对他说的这些,否则这个时候听着他父亲这么亲口说出来,他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表现的,这般的平静。

    “是爸对不起你,让你走上了这条路。”顾耀其很自责的说着,脸上的表情看上去很难受,第一次顾子寒在他父亲的脸上看到了对他的自责和关心。

    不知道这算不算,也是一种补偿。

    “现在警方这边暂时没有对顾氏展开全方位的调查,我也找了些关系让他们不要牵扯到顾氏,所以如果警方问你的时候,你要一口咬定,关于洗黑钱的事情,就是你的个人行为,和其他任何人包括我都没有关系知道吗?”顾耀其说着,用用刀的口吻,其实在用强迫的方式。

    刚刚那一秒的暖心,现在就真的被现实扯得破碎不堪。

    他默默的看着自己的父亲,抿着唇,没有说话。

    这一刻,其实是说不出来的。

    他身体有些微微的抖动,说不出一个字。

    “子寒你放心,我一定会找最好的律师给你打官司,尽量减少你的刑期。”顾耀其说。

    顾子寒隐忍着,看着近距离下自己的父亲,他喉咙微动,好半响,嘶哑的声音说着,“谢谢爸。”

    “子寒,爸这么多年了确实对你照顾很少,这次等你出狱后,爸一定将所有都交给你,让你来好好打理我们的家,你大哥是没有指望了,他现在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家里面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他却不闻不问。乔汐莞我早晚会赶她出家门,那个女人我们顾家容不下。至于你三弟和你妹妹,都是些不成器的庸才,我对他们是不抱希望的。所以子寒你好好的在监狱里面,爸在外面给你顶着顾氏,等你出狱后,爸就正式退休了。”顾耀其说,语重心长的口气说道。

    顾子寒还是这般平静的看着顾耀其。

    从小到大就这么习惯了去伪装,伪装自己的七情六欲,不管是亲情爱情还是其他任何感情,他从来不表露在自己的脸上,到了现在,他反而是庆幸的,至少现在这个时候伪装自己,一点都不觉得困难。

    他说,平静的口吻再次说道,“好,谢谢爸。”

    谢谢这么多年,一直用这种方式,给我希望,又让我绝望。

    顾耀其点头沉重的笑了笑,“子寒你好好在里面,爸现在去帮你找律师,不要有任何负担,知道吗?”

    顾子臣看着他,看着他离开的背影。

    不要有任何负担?!

    他只是有些心寒而已。

    他被狱警带回了看守所的一间独立监狱房,他坐在生硬的床板上,看着整个房间上那一扇小小的,可以透过阳光的窗户。

    乔汐莞说得是对的。

    他不聪明,因为他不够聪明,所以他总是要比聪明人付出更多的努力,付出更多的代价。

    乔汐莞说得是对的。

    顾家所有人,能够真正为顾耀其付出的,除了他没有其他人。

    但是顾耀其到了最后,终究还是选择了这样的方式对他。

    他不想要用值得不值得来衡量自己现在面临的一切,毕竟路是自己选择的,他只是会真的心寒而已,为自己,感到心寒。

    他很小的时候就知道他即使和顾子臣是双胞胎,两个人在顾家的地位也天壤之别。

    在他们很小的时候,顾耀其就把顾子臣送去了国外进修,据说是为了培养接班人。

    而他自己,仿若从出生开始,就比顾子臣晚了一步,什么都晚了一步。

    他留在了上海的家里面,过着有父母在身边,却一点都得不到认可的生活。

    后来,家里面来了齐凌枫。

    他不是生下来就很坏,他不是生你下来就想要欺负人,他只是想要让他的父母知道,他不笨,他真的不比顾子臣差,为什么他们对他差距会这么多?!

    他一直隐忍着,伪装着,伪装着自己是一个听话懂事的好孩子。

    在齐凌枫在顾家的时候,他偷偷的威迫齐凌枫变成一个坏孩子,他威迫齐凌枫考试成绩不准比他好,所有一切,他只是想要向他的父母证明,他才是最好的最优秀的那个孩子。

    他第一次看都顾耀其对着他笑的时候,是他考了年纪第三,而齐凌枫却在年纪倒数。

    当时顾耀其看着那学校的成绩排名表的时候就笑了。

    他当时年龄还小,不太懂得起顾耀其的笑容,他一直以为顾耀其笑容是对他的认可和表扬,现在想来,或许当时只是因为自己比齐凌枫考得好而已,因为不管自己做得有多好,在他心目中,永远都只是顾子臣。

    而顾耀其一直不喜欢齐凌枫,到现在他也不知道,追根究底到底是为什么?!

    不过自从那次事情后,他幼小的心灵开始有了质地的变化,他开始一点一点的觉得用手段打压别人是真的可以换来很多他想要的东西,所以到自己长大,长大成人后,才选择了这么多心狠手辣的手段来实现自己的所有。

    后来,齐凌枫被她母亲送去了国外。

    自己留在上海,完成学业后就去了顾氏上班。

    他自认为自己虽然不是天才,但因为自己的努力,他并不会比顾子臣差,并不会比那个一直在国外,一待就十几年的顾子臣差,他这么多年一直严格要求自己,在别的同龄人玩耍的时候,谈恋爱的时候,泡吧的时候,旅游的时候,他都在一直的学习学习学习,他想他那么努力,不可能会比顾子臣差。

    他真的没有想过,顾子臣从国外回来后,直接就取缔了他在顾氏的位置,直接就坐在了顾氏总经理的位置上。

    那一刻,他被什么深深的撞击了心灵。

    他陪在父母身边这么多年,他一直以来表现得那么好那好乖那么孝顺,最后大家的视线还是放在了顾子臣的身上。

    最后大家,认可的还是顾子臣。

    顾子臣和他一向不亲,别说这么分隔两地的长大,就算一直生活在一起,他们两个也不会像其他家兄弟那般的亲密无间,所以从顾子臣回来后,他们基本上除了工作没有什么私下交流,而他那个时候,也真的是很想要看看顾子臣到底有多少能耐,当然更想要让顾子臣出丑,从而让顾耀其知道,他其实比顾子臣更厉害。

    事实和梦想,背道而驰。

    顾子臣表现出了惊人的商业才能,短短时间让顾氏在上海傲立群雄,有时候他甚至觉得,只要是顾子臣口里面说出来的事情,就从来没有失败过,从来没有。

    但是顾子臣有个很奇怪的毛病,他并不是一直在顾家待着。

    顾氏也没有发展海外市场,目前均只是在国内有多家连锁上市公司,但顾子臣每年却有至少五分之一的时间不在上海,而就算这经常翘班的管理着顾氏,顾子臣也做得游刃有余。

    他嫉妒。

    很嫉妒。

    他看到顾耀其对顾子臣的欣赏越来越明显,几乎已经忽略了他的存在。

    不。

    怎么可能?!

    自己这么多年到底算什么?!

    所以,他开始想要除掉顾子臣这个眼中钉。

    除掉他,让顾家所有人的视线都放在他的身上,让他们都知道,他才是能够支撑顾家的那个唯一的人。

    所以他找人去撞了顾子臣。

    用了毁掉他人生的方式去撞他。

    结果是,顾子臣瘸了那条双腿,听说男性身体也受到影响。

    那段时间看着顾子臣消极的样子,看着顾子臣生不如死的模样,他真的连半点内疚都没有,只有兴奋,内心深处的兴奋因子不停的让他像是打了鸡血一般的,等待着顾耀其的视线转移。

    果不其然,在顾子臣彻底放弃自己的很长一段时间后,顾耀其终于对他很颜悦色,语重心长。

    顾耀其终于知道这个家里面,只有他,才能够帮他。

    他开始在顾氏开始在顾家耀武扬威。

    顾耀其对顾子臣一直存在期待,但是顾子臣却一再的将自己封闭,然后一个大男人在家里面种起了花花草草,他真的觉得很讽刺,很大快人心。

    为了让顾子臣能够走出阴影,顾耀其和齐慧芬商量着,给顾子臣定了一门亲事。

    刚开始是霍小溪。

    一个不入流的企业千金。

    霍小溪拒绝了,因为齐凌枫。

    想来真是很搞笑。

    齐凌枫居然成了环宇企业的入赘女婿。

    当然,那个时候,他从来没有把齐凌枫放在眼里,那种小角色,他一向都觉得应该是自生自灭。

    后来就有了乔汐莞。

    乔汐莞是出了名的草包,胆小怕事,却莫名的对自己一见钟情。

    以前他站在顾子臣的身边,感觉就像是绿叶一般,只会衬托顾子臣的存在,甚至很多时候,在顾子臣风光无限的那段时间,他会刻意的模仿顾子臣,模范他的一举一动,模仿他处事的手段,模仿他的表情和动作,他不得不承认,那个时候的他是自卑的,在顾子臣那么强大的背景下,他真的有些自卑。而现在,他终于体会到了,主角的光环,终于感受到了,世人将视线放在他身上的滋味,真的,“美不胜收”!

    在乔汐莞嫁入顾家不久,顾耀其和齐慧芬也给他安排了一桩婚事,对方的家世背景,人才韬略各方面,都比顾子臣的好了千百倍,所以他一口答应了。

    他并不觉得喜欢不喜欢,只要比顾子臣好,就行。

    之后的发展也越来越顺利。

    顾子臣有一个儿子,在外面生的私生子。

    而他却一次性给顾家带来了两个孩子,一个儿子一个女儿,那段时间,家里面所有的光环都在他的身上,不仅肩负起管理公司的重担,更是为顾家开枝散叶。而且不得不说,言欣瞳比乔汐莞在家里面更受齐慧芬喜欢,自然而然,他们一家人成了顾家的主流。

    如果不是家里的佣人意外撞见他打电话说出了关于撞了顾子臣的事情,他继而杀人灭口后找乔汐莞顶包的事情,他想一切应该都会如他所愿的发展下去。

    他找到乔汐莞说让她顶包的时候,乔汐莞眼眶通红,战战兢兢的看着自己,然后点了头。

    他有时候觉得女人真的是愚蠢的生物,为了情爱居然可以让自己卑微到这个地步。

    他当时甚至没有想过,乔汐莞为他顶包然后出狱后,他会给她任何好处和承诺,他只是觉得这个女人,可以利用。

    从很小很小开始,就习惯性的用各种不正当的手段,来维持自己骄傲的外在形象。

    他从来没有想过,真的一分钟,一秒钟都没有想过,乔汐莞出狱后,会让这个家会让他发生这么多的变化,她就像一匹不羁的野马,脱了缰,疯狂的驰骋,没有谁能够抵挡得了她的脚步。

    她一路奔跑,马不停蹄。

    当所有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坐上了那么高的位置上,一举一动已经开始左右他们的思想,一举一动也可以生生的震动周围一切事物的发生。

    乔汐莞突然就锋芒毕露,光芒四射。

    她的成功,仿若就是在一个不经历的瞬间。

    她得到了环宇集团,她成为了顾氏集团最大的股东,甚至于如果她愿意,她还是言氏集团的绝对董事。

    这所有的一切,现在回想起来,都是乔汐莞处心积虑的结果,她的目的很明确,认准的是环宇集团。而认准后,就开始一路向前,不折手段所向霹雳,最后一举拿下,不留余地。

    他到现在甚至不知道,乔汐莞和顾子臣是一种是什么关系。

    相爱?还是,互相利用而已?!

    顾子臣这段时间一直不在,家里面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为什么他会置之不顾?!

    一直觉得顾子臣隐藏了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但却到现在,他一直查一直查,都没有能够查到他隐藏的一切。

    查不到,就不查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反正总觉得顾子臣对这个顾氏对这个家,并不像自己这般的,想要得到什么。

    所以,他渐渐对顾子臣放宽了心。

    反而是乔汐莞,反而是她在他的道路上,开始了不停的影响和阻止,他一次又一次的被顾耀其看低,不屑,从被降职,从被驱赶去沈阳,一直发展到,这次的洗黑钱事件。

    乔汐莞说得是对的。

    他做的所有一切,都是为了顾耀其。

    都是为了得到顾耀其的认可,哪怕一秒钟都行。

    而顾耀其却从来都只是把他当成工具,当成工具在利用而已。

    当顾耀其身边没有人的时候,他会将他带在身边,然后给他权利,让他满足。

    当顾耀其身边有其他人的时候,他会毫不留情将他一脚踢走。

    当顾耀其遇到一点点危险和威胁的时候,他绝对会选择自保,然后让他自生自灭。

    多么现实。

    他不是不知道,他只是不甘心而已。

    他真的不觉得自己这么多年的付出在顾耀其的心里一文不值,他一直还期望着,就算是亲情血缘,也至少会有些不一样吧,可有些时候,他真的太低估了商人心目中所谓的“剩余价值”了,他也真的太高估了自己在顾耀其心目中的位置。

    他其实不知道这是自己的悲哀,还是顾耀其的悲哀。

    他想如果是自己的悲哀,那么顾家不变因为他一个人变成现在这样。

    所以,他觉得也应该是顾耀其的悲哀。

    顾耀其换任何一种方式来好好的处理这个家庭,这么大一家子人就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模样,所有一切的根源,究根结底的出在了顾耀其的身上。

    其实和乔汐莞,无关。

    他不知道有一天顾耀其会不会后悔这一辈子发生的所有事情,他也不敢奢望,或许顾耀其后悔的时候,会想到自己的自己的付出,他只明白,自己这一辈子,就这么结束了。

    早在答应顾耀其洗黑钱的时候,他就想过这样的结局。

    没想到的是,来得这么快。

    没想到的是,乔汐莞真的可以这么快的,一针见血。让他毫无,招架之力。

    他承认了乔汐莞的能力。

    他承认了,他真的斗不过她,用尽全力阴谋算计心狠手辣,都不是乔汐莞的对手。

    他服了。

    顾耀其说什么会等候着他出来然后让他接管公司?!

    顾耀其说什么会再次重用他?

    他其实听着,也就是听着,反而会觉得更加的讽刺。

    有时候谎话说多了,真的就没有用了。

    没用了。

    ……

    半个月后。

    法院判决,顾子寒洗黑钱罪名成立,金额巨大,性质恶劣,判处有期徒刑15年,并判处洗钱金额百分之五的罚金。

    当天,顾子寒被移送至西郊监狱。

    同时,顾耀其为其缴纳罚金。

    顾氏集团二少爷顾子寒的洗钱案告一段落。

    傍晚。

    乔汐莞回到顾家。

    顾耀其似乎也因为顾子寒这段时间的事情忙坏了,靠在沙发上,倦容明显。

    齐慧芬在旁边陪他,也能够看出来她的担忧。

    现在顾子寒的事情已过,不管结局有多不好,至少现在就算完结了,完结了一件事情。

    乔汐莞走进大厅,准备上楼。

    这段时间似乎都是这样,她回来,他们当没有看到,大家互不相关。

    “不知道到底还有什么脸,一直住在这里。”身后,是齐慧芬的声音,碎碎念叨的声音,夹杂着很深的怨恨。

    又把顾子寒的事情算在她的头上。

    她也认了。

    她没搭理齐慧芬,往楼上走去。

    二楼处,一个男人站在那里,靠在墙壁上,低着头,无所事事的玩着自己手上的打火机,感觉到来人,抬眸看着乔汐莞。

    乔汐莞看着顾子俊,停了停脚步,“你在等我?”

    “恩。”顾子俊说。

    “有事儿就说吧,我能够回答你的就回答你。”乔汐莞很平静。

    “你好久会离开这里?”顾子俊直截了当,眼眸直直的看着她。

    乔汐莞怔了一下,似乎是没想到顾子俊会突然问这种问题。她沉默了一下,“我等你大哥回来了再说,现在不会回答你。”

    “你何必这么逼自己?你自己也知道,离开这里才会快乐。”顾子俊一字一句的说道。

    乔汐莞反而沉默。

    顾子俊说,“我真的觉得这个家不适合你,你的能力早就不需要这个家的庇护,你如果离开了这里,你会生活得比任何人都好,为什么要这么委屈自己?因为我大哥吗?你爱他?”顾子俊问,问她,深深切切。

    这段时间他看得很明白,他一向都是一个不太喜欢揽事情的人,所以对很多事情都是置之度外,却就是因为这份置之度外,才真的看清楚了这里发生的一切。

    他想,在顾家应该就只有他一个人站在乔汐莞的这边。他看得太多他父母他二哥的种种残忍的手段,他清楚的知道,如果不是他们这么逼乔汐莞,乔汐莞不会反抗到这个地步,所有一切归根结底,真的全是他们家咎由自取。

    他不明白的是,乔汐莞这么强大,这么有能力,为什么不离开顾家?!犯不着让自己在这里受委屈。

    顾家其实是真的没有什么资格留住她,甚至于偶尔他还觉得特别的讽刺,觉得他父亲特别的讽刺,他父亲居然想要打压乔汐莞,还做得这么理所当然?!他父亲是太看得起自己了,还是觉得,乔汐莞能力不够?!

    他总觉得,乔汐莞要是真的下定决定,顾家的所有一切就会瞬间消失,毫无反抗之力。而她现在做的一切,绝对是留有余地!只是在为谁留有余地?!

    是大哥吗?!

    “是。”乔汐莞突然开口,“顾子俊,你难得是一个看事情看得明白的人,虽然各方面真的欠缺了些,至少不太适合商圈生存。不过,你能够看清楚这一切,也算是你的一个能耐。我现在就明确的告诉你,我为什么到现在还一直要生活在这里,就算是非常不开心非常压抑还是要生活在这里,那是因为我答应过顾子臣,我会在上海等他,我不想食言而肥,所以除了他的话,我谁的都不听!至于你们家现在变成了这个样子,顾子臣最后会做什么样的的决定我真的不知道,我做好我自己的,仅仅在遵守自己的承诺而已。”

    原来,真的是因为大哥。

    或许这个世界上,除了大哥外,也真的没有谁能够配得上乔汐莞,也真的不会有谁,让乔汐莞这么,死心塌地。

    他笑了一下,薄唇微扬。

    有人说,这样的他比较有魅力。

    在乔汐莞的眼眸下,应该也起了不什么作用吧。

    他说,“要是大哥回来是选择和你离婚呢?”

    “他说了算。”乔汐莞说,那么的云淡风轻。

    这就是现实的世界。

    他从来都懂不起。

    他看着乔汐莞摇曳着身姿离开,渐渐的走出了自己的视线……

    他想。

    他应该永远都不会出现在,乔汐莞的视线范围内。

    ------题外话------

    那个,顾子寒也算是有了他的下场。

    在做了这么多残忍的事情后。

    接下来又会发生些什么,拭目以待!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