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十三章 危险来临(一)

第十三章 危险来临(一)

作者:恩很宅
    半月过去。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弥漫在姚家的悲伤气氛似乎并没有散去,家里面依然沉淀在让人崩溃的压抑中,姚母和姚贝迪依然经常,猝不及防的掉眼泪,撕心裂肺。

    姚贝坤一在陪着她们。

    目前也只有他有空余时间陪着她们。

    他父亲还要照料这么大一个公司,家里面没有人能够帮他,姚父无法脱手。

    姚贝坤其实想过帮他父亲,但是只要一想到自己穿着西装革履坐在宽敞而规矩的办公室里面就浑身发毛,所以他还是自私的选择了逃避,而他总觉得,有一天他姐可以承担起这份责任。

    这段时间道上也极度不太平,他有些遗憾错过了很多!

    听说是,发生了很多腥风血雨的事情。

    比如潇夜在弄巨龙帮,弄得道上的人尽皆知。但凡和巨龙帮有点关系的小虾米些都人心惶惶,因为潇夜的不留余地、置之死地的架势让人感觉到了极大恐惧。听说,潇夜抢占了巨龙帮所有生意,道上的那些交易,能抢的就抢,不能抢的就摧毁,不需要讲任何道上规矩,甚至到了一种玉石俱焚的地步!渐渐地,没人愿意再和巨龙帮合作,巨龙帮突然就变成了一个空壳。

    当然,巨龙帮在上海成立这么多年,也绝非泛泛之辈,被潇夜弄到这个地步也绝对不会忍气吞声,但由于实力确实悬殊,在和潇夜正面相对了一段时间,遭受了到潇夜那残暴到不近人情的方式后,继而又选择了依靠黑帮协会的力量来讨伐潇夜。

    当着那么多长辈的面,潇夜没有给任何人面子,包括潇老爷子。潇夜放出的话是,“除非你们有能力弄死我,否则我和巨龙帮,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谁要插手随便,只要站在巨龙帮立场上的,一个不留!”

    那些话让那些年近半百的老头子气得吹胡子瞪眼睛,活了这么大把岁数,还没有被谁这么的威胁过,更何况对他们而言还是一个黄毛小子。

    潇夜丢下话后就走了,不需要得到任何的回答,也不需要承受无谓的攻击。走得很霸气。

    潇夜走了之后,所有人开始不停地对着潇老爷子抱怨,说潇夜目无尊长,不守道上规矩,不守江湖道义,不能纵容他如此发展下去,乱了规矩,让道上人心惶惶,不得安宁。

    潇老爷子听着抱怨,一直没有开口。不发表意见,让人捉摸不透。

    一个长老级辈分的老大忍不住问道,“潇老爷子,你是道上的泰斗,也是社团的主席,你至少也应该表个态,何况是你的儿子,所谓子不教父之过,潇老爷子可不能半点徇私。”

    潇老爷子重重的叹了口气,说道,“刚刚各位也看到,潇夜根本不听人劝,不只是你们,我也没能开口说一个字,他就走了。他现在变成这样,确实我有责任。这样,回头我好好劝劝潇夜,再给大家一个交待如何?”

    潇老爷子说得很官方。

    按照以前,铁定的已经给了一个解决方案了。

    潇老爷子无奈的说着,“今天就先这样吧,我找潇夜单独谈了再说。”

    大家不欢而散。

    明显的潇老爷子有些包庇成分。

    后来听说,巨龙帮被潇夜逼的有些紧,还有些充当正义的其他社团成员组团来让潇老爷子讨说法,潇老爷子刚开始会委婉解说,后期就直接以身体不适拒绝,放出去的话是,“那是年轻人的事情,应该让年轻人自己解决,我们当年也是这么走过来的,而且道上已经平静很多了,偶尔波澜,不足为奇。”

    潇老爷子的护短非常明显,有些不服气的觉得坏了江湖规矩的人还在闹腾,在经过几次打压之后,敢这么开口说话的少之又少,巨龙帮彻底的孤立无援,一天天被潇夜几乎逼到绝境。

    今日。

    潇夜让阿彪又捅完了巨龙帮的一个场子后,离开了浩瀚之巅。

    他在这里几乎已经耗了半个月了,偶尔会离开一会儿,都是去姚家别墅区坐坐,能够碰到就碰到,不能够碰到,就这么默默地待一会儿,然后又离开。

    今日似乎也是如此。

    潇夜让小弟开着车,到了姚家别墅。

    别墅区依然繁花似锦,远远的地方还是有孩子在游乐区嬉笑的声音。

    上次姚贝迪就是在这个地方哭得撕心裂肺。

    这里,应该是笑笑经常玩的地方。

    真的错过了很多,很多……

    夜幕降临。

    夜灯初上。

    别墅区一片雅静。

    “走吧。”潇夜对着驾驶台的小弟说着。

    姚贝迪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出门了。

    车子缓缓起步。

    潇夜靠在小车内,闭目养神。

    车子突然停下。

    潇夜鹰眸微睁。

    “大哥,是坤爷。”小弟转头,恭敬的说道。

    潇夜抬眸,看着车窗户外的姚贝坤。

    他的小弟喊姚贝坤为爷。

    嘴角微微扬了扬。

    车窗户摇下,姚贝坤开口,“潇夜,你就这么走了?”

    要不然呢?!

    “到家里吃饭。”姚贝坤说。

    潇夜有些诧异,身体也有些紧张的。

    从来没有和姚贝迪的家人吃过饭,他也没有想过,至少暂时没有想那么多。

    “下来吧,我爸吩咐的。”姚贝坤说。

    这句话,让潇夜更加愣怔了。

    如果是姚贝坤的主意,他觉得凭姚贝坤这样的性格也不是没有可能,可换做是姚贝迪的父亲,他真的有些不知所措,按理,他们两老口应该很不喜欢他。

    “怎么这么啰嗦,快开饭了,你再不下来,不等你了。”姚贝坤自顾自的说着,然后转身走进去。

    他爸刚刚对他说的话他丫的也差点惊出眼珠子了。

    当时他在客厅看电视,家里面的佣人在厨房忙进忙出的,等着姚父回来开饭。

    姚父回来得一般比较准时,今天到家后,对着他就说这,“你让潇夜到家里来吃饭。”

    他愣怔了半天,被他老爸一阵暴力后,才嗷嗷着走了出去。

    果不其然。

    潇夜的车子在外面。

    这段时间他的车子基本上都会在这里一会儿。

    他们家的人都看在眼里。

    莫非是他爸突然就想通了,愿意认可潇夜了?!

    啊,鬼知道那老头子在打什么鬼主意。

    反正他就是一个传话员。

    他走进大厅。

    姚贝迪和姚母都相继的楼上下来,围坐在饭厅。

    原本和谐的家庭,似乎突然因为谁,僵硬了一秒。

    所有人转头看着那个,看上去像是不速之客。

    潇夜出现在他们家大厅。

    他第一次来这个地方。

    不知道原来里面,其实看上去还很温馨,至少比他们家温馨太多。

    饭桌子上围坐了一圈,他就杵在饭厅外的客厅中央,即使看上去很冷漠,也依然不难看出,他的无所适从。

    姚贝坤看多了潇夜在道上的样子,这么拘谨到不知所措的模样,让他真的再次差点把眼珠子给瞪了出来,但转念又觉得,但凡遇到姚贝迪的事情,潇夜的异样也可以觉得是,理所当然。

    这段时间,均是如此。

    “过来吃饭。”姚父开口,声音不温不热。

    潇夜点头,走向饭厅,有些生涩的声音说着,“谢谢……爸。”

    谢谢,爸。

    姚贝迪就这么看着潇夜,看着他坐在了她身边的位置。

    爸,爸爸。

    曾经做梦都想要潇夜陪着自己回来吃饭,叫着她的父母“爸爸妈妈”,可是到自己心灰意冷那一刻都得不到这样的称呼,如今,如今,潇夜到底是,做给谁看。txt小说下载/

    整个过程中,潇夜其实是没有把视线放在姚贝迪身上的,至少不敢和她眼神对视,他怕看到她眼里的厌恶和不屑,他就是默默的坐在她的身边,然后默默的坐在姚家的饭桌上吃饭。

    一顿饭很安静。

    潇夜一直暗自观察着姚贝迪,看着她几乎不怎么动筷子,吃得很少很少,然后是第一个放下筷子,没有说一个字,转身就走了,上了楼。

    潇夜喉咙微动。

    姚贝迪如此疏远的距离……

    “我姐这段时间都吃的很少,和你没关系。”姚贝坤说。

    潇夜僵硬的身体,微微点头。

    “你多吃点。”姚贝坤招呼着。

    “嗯。”潇夜应了声,又突然加了句,“谢谢。”

    不擅长说“谢谢”的人,也开始因为谁,在一直默默的改变。

    姚贝坤不想对这段感情冠上什么词语来形容,他只是觉得,如果可以不错过,就尽量不要错过吧!

    晚饭结束。

    潇夜坐在了大厅的沙发上。

    姚父姚母还有姚贝坤也在,姚贝迪吃完饭后,就一直在楼上没有下来。

    “张嫂。”姚母对着一边的佣人,“给大小姐送杯营养牛奶去,看着她喝完了再下来。”

    “是的,夫人。”张嫂连忙去兑牛奶。

    潇夜看着佣人的背影,眼眸微动,依然一言不发。

    潇夜真的不是一个会讨好长辈的人。

    所有人在客厅坐了半个小时,潇夜没有主动说一个字。姚贝坤真的觉得,潇夜想要真的融入这个家庭,还真的有漫漫长路等着他……

    “夫人。”张嫂端着满满一杯牛奶从楼上下来,低声叫着姚母。

    “怎么了?”

    “大小姐一直不喝牛奶,我都陪了她半个小时,牛奶都冷了。”张嫂捧着牛奶杯,欲哭无泪。

    姚母脸色微变了变。

    平时都乖乖的喝了的,今天怎么……

    她看了看潇夜,站起来,“你再去热热,我拿给贝迪喝。”

    “好。”张嫂连忙点头。

    没多一会儿,张嫂又端着热牛奶出现。

    潇夜看着姚母上楼的背影,好半响对着姚父恭敬道,“我可以上去看看吗?”

    姚父转眼看了一眼潇夜,然后点了点头。

    潇夜从沙发上站起来,大步的往2楼走去。

    “上楼右转第三间。”姚贝坤在后面大声地说着。

    他都有些无语,姚贝迪和潇夜结婚将近七年,潇夜居然找不到姚贝迪的卧室。

    ……

    楼上。

    潇夜的脚步停在门口。

    耳边听着姚母苦口婆心的声音,她说,“贝迪,你身体那么不好,把牛奶喝了。”

    “我喝不下。”

    “乖,不能喝不下就不喝。你平时吃饭吃得这么少,再不补充点营养,怎么能行。我可不想再送你去医院,你也别让爸妈这么操心好吗?”姚母一直在劝说,温婉的声音,温柔无比。

    姚贝迪似乎是和姚母僵持了一会儿,还是拿起牛奶一干二净。

    姚母难得的露出了笑容,“这样才是我的乖女儿。”

    “妈,潇夜走了吗?”姚贝迪突然开口,声音不冷不热。

    站在门口处的潇夜身体不自觉得紧绷。

    “刚上来的时候还没走。”姚母说。

    姚贝迪似乎脸色微边。

    姚母叹了口气说道,“你说你和潇夜这辈子到底是怎么了?!在你那么爱他的时候他不屑一顾,在他这么对你的时候,你却心灰意冷,你们上辈子到底是做了什么孽,这辈子要变成这样。”

    姚贝迪沉默不语。

    潇夜在门口,也是。

    “这段时间我和你爸都看在眼里,潇夜对你是认真的,要不然每天下午也不会在家门口待这么久了。你爸今天让他到家里来吃饭,也多多少少,不说认可,至少是不再那么排斥潇夜。贝迪,我知道你心里面苦,但人这一辈子,要珍惜的还是得珍惜。你们还年轻,以后再生个孩子也不是问题。所以如果还对潇夜有一点感情和留恋,就不要这样……”

    “没有了,妈。”姚贝迪说,直接打断了姚母苦口婆心的劝导,她说,“我不可能还能和潇夜重新在一起。我看到他,永远都会想到笑笑,想到笑笑的离开……我根本就没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我和他在一起,只会互相折磨,我们不可能还能够回到从前,我们之间也绝对不会有‘从新来过’。”

    绝对不会有“从新来过”。

    潇夜听着姚贝迪冷冷冰冰的话。

    后面还有些什么,他承认他听不下去了。

    他从小就不喜欢去逃避一件事情。

    这次,他选择了逃避。

    他装作什么都不听不到,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他转身下楼了。

    他连推开那扇门的勇气都没有。

    他离开。

    走在客厅,恭敬地对着姚父,“爸,我先走了。”

    姚父和姚贝坤看着潇夜的脸色,看着他那么高大一个人,弥漫着说不出来的孤独和无力。

    “潇夜。”姚父突然叫住他。

    潇夜转头。

    “以后多来家里坐坐。”姚父说。

    潇夜那一刻是真的有些感动。

    他很少会感动。

    他承认他的感情没有一般人的充沛,但是作为人类最基本的喜怒哀乐他也会有,只是隐忍得比较厉害。而感动,他不曾记得,自己真的被感动过……

    这个词语,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他杵在门口,看着姚父。

    他以为姚家的人会埋怨他一辈子,毕竟笑笑的离开和他脱不了关系,他甚至想过,一辈子都会得不到他们的原谅,一辈子面对他的都是冷嘲热讽。

    却没有想过,那个在他看来一直激烈反对他和姚贝迪在一起的姚父,居然让他多到家里来坐坐。

    他点头,用力的点头。

    姚父没有再多说什么,转身上了楼。

    姚贝坤整个人被惊住了。

    他爸这是吃错药了,平时最不待见潇夜的人,不就是他吗?!

    今晚让他进来吃饭就不说了,他当他爸突然抽风,但刚刚那句让潇夜多在家里来坐坐是什么意思?!

    老头子不会是回光返照,是要入土的节奏了吧?!

    打住。

    他这是在诅咒他老爷子!

    回神过来之时,潇夜也已经离开了。

    偌大的别墅又安静了下来。

    这个家少了笑笑,就真的少了“笑笑”。

    ……

    潇夜坐着黑色轿车,缓缓地离开了姚家别墅。

    从刚开始到现在,手机一直响个不停。

    他开的静音,当做没听到,当做没有看到。

    其实他知道,如果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阿彪不会给他打电话,还打得这么频繁。

    他接通,“阿彪。”

    “大哥。场子出了点事情。”那边声音又快又急。

    “你说。”

    “现在警察把会所封了,客人都被赶了出去,说我们这里隐藏了药品。”阿彪说着。

    “让他们搜。”

    “搜了,确实搜到了一包海洛因,分量不少。”

    “你现在在哪里?”

    “我们现在都在会所里面,警察一直在等你。”

    “我马上过来。”潇夜点头。

    放下电话,潇夜平静的脸看着夜色朦胧的上海夜晚。

    他其实早就料到,总会有些突发事情发生,张龙从来都不是省油的灯!

    ……

    翌日。秋高气爽。

    乔汐莞坐在环宇办公室里面,对着电脑,点开了今日的头版头条。

    潇夜出事了?!

    她沉默着看着新闻里面的内容。

    潇夜涉嫌贩毒昨晚被警方带到了警局。

    这倒是有些让人始料不及。

    而且据她所知,潇夜是做过很多犯法的事情,可毒品他绝对不会去碰,这倒是被谁诬陷得这么彻底的?!

    她皱了皱眉头,想了想给阿彪打了个电话。

    那边接通,声音疲倦,依然恭敬无比,“乔小姐你好。”

    “阿彪,潇夜是怎么回事?”

    “警方昨天接到通知说我们浩瀚之巅藏毒,然后封了我们的会所,搜出了一包分量十足的海洛因。大哥昨晚上被警方带到了警局去协助调查,目前还没有出来。不过警方不敢对大哥怎么样的,也就是做做样子。”阿彪说。

    “不会出什么大事吧?”乔汐莞问道。

    “放心吧乔小姐,大哥做事情一向有分寸,他既然愿意跟着警察去警局,就绝对有大哥道理,而且这事儿本来就是被冤枉的,对大哥而言这是一桩小事儿,很好解决。”阿彪直白的说着,对潇夜倒是,认可得很。

    不过想来也是,潇夜是道上的人,整个上海滩无人不知。

    所以这么多年警察都不敢把心思放在他的身上,突然因为区区一包毒品就让潇夜如此,让人也有些想不明白。而她相信,这个时候潇夜愿意这么配合警方,指不定是在和警方合作,然后一并的拿下陷害他的人。

    敏感点的人都知道潇夜这段时间在弄张龙,而着诬陷潇夜的人指不定就是张龙一伙儿,潇夜也学聪明,开始用正当手段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这么突然想通,乔汐莞也觉得没有什么是值得担忧的,准备挂断电话之际,阿彪突然开口说道,“乔小姐,你和大嫂是好朋友是吗?”

    “是,怎么了?”乔汐莞问道。

    “大哥出了这种事情,上海滩都知道了。而且有些报道对大哥也有些负面影响,大哥不太在乎别人怎么看,但是大嫂那里,还希望你给大嫂做个解释,藏毒的事情大哥真的没有做过,这个时候去警局也是因为一些其他原因,别让大嫂误会了,也别让她担心,大哥会没事儿。”阿彪一字一句。

    乔汐莞嘴角突然一扬,眉头动了动,“这些话是你拜托我的,还是潇夜?”

    那边的人沉默了一下,似乎是有些汗颜。

    “是潇夜吧。”这男人倒是聪明,知道我会给阿彪打电话。

    “乔小姐,你不要说出去,大哥脸皮很薄。”阿彪不太喜欢撒谎的,承认了。

    乔汐莞忍不住笑了笑,“好,我知道了,你给潇夜说一声,让他把自己弄干净了出来,姚贝迪经不住他肮脏的身体。”

    “乔小姐……”阿彪真的欲哭无泪。

    麻烦不要当着他的面,这么直白的说他老大的坏话行吗?!

    “我挂了。”乔汐莞直接挂断了电话。

    忽然又重重的叹了口气。

    想要让姚贝迪重新接受潇夜,还真的是有些天方夜谭。

    她看了看手腕上的时间,埋头处理一些工作上面的事情。

    一直到了中午下班时刻,乔汐莞才放下手上的事情,去了姚贝迪家的别墅。

    受人之托。

    她从来不食言而肥。

    而且好长一段时间因为顾子寒发生的一些事情,她来的也少了些。

    她走进姚家别墅大厅,一家人正准备吃饭。

    乔汐莞笑着说,“来得早还不如来得巧,我都快饿死了。”

    “莞莞,快过来吃饭。”姚母热情的招呼着。

    这段时间乔汐莞经常串门,姚母对乔汐莞慢慢就熟悉了,而且不得说姚母对乔汐莞印象很好,自然就亲热了起来。

    乔汐莞也不客气,坐在了饭桌上,佣人拿来碗筷,给她添饭。

    姚贝坤看着乔汐莞,眼睛都笑眯了,不停的给她夹菜,她的餐盘已经堆成了一座小山。

    乔汐莞转头看着姚贝坤,对于他的过度热情……

    好吧。

    她回头默默扒饭。

    她实在受不了姚贝坤看着她,随时都是一副流口水的样子,会严重的影响她的食欲。

    乔汐莞很会活跃气氛,这个家很久没有这么愉快的吃完一顿饭。

    吃完之后,姚母还非常热情的招呼着乔汐莞在沙发上坐着,亲自削着水果,贤惠的切成一小牙一小牙的,边做边说着,“以前笑笑就喜欢我亲手削的水果,她说外婆削的水果是世界上最好吃……的水果。”

    声音一下子就哽咽了。

    姚母眼眶红了又红。

    乔汐莞看着姚母,心里有些难受。

    姚贝迪咬着唇,抬头看着顶上的水晶灯,有人说过,这样,包裹在眼眶里面的眼泪,就不容易掉下来。

    姚贝坤无奈摇头。

    每天都是这样,但凡一谈到笑笑,就是这般的,忧伤。

    “阿姨,你这块水果没有切均匀。”乔汐莞深呼吸,突然很认真的指着其中一小块。

    “有吗?”姚母揉了揉眼睛,看着盘子里面的一小牙。

    “有的,你看其他都是这么大块,这个这么小块。阿姨的手法还得在进一步啊!以前我妈削这些可厉害了,就像是机器削的一样,一块一块整齐得都舍不得吃掉。”乔汐莞自豪的说着。

    “有这么厉害吗?”姚母有些嫉妒的说着,“我也就这一小块有些瑕疵而已,大不了我自己吃了。”

    说着,姚母还很小孩子的,一口吃掉。

    乔汐莞忍不住笑了笑。

    家里的气氛突然就扭转了很多。

    以前一般都会感伤很长一段时间,今天就只是一瞬间而已。

    姚贝坤再次对乔汐莞,俯首称臣。

    “莞莞,以前我有一个朋友,削水果才是真的一流,阿姨也不得不服,遗憾的是,走得早了。你这么说你母亲很厉害,我倒是想要见识见识,看什么时候让你妈也到家里来做客怎么样?”姚母突然来了兴致的说道。

    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什么,是让她能够有兴趣的事情了。

    “我妈过世了。”乔汐莞说,看上去很平静。

    姚母有些无措,连忙说着,“对不起啊,莞莞,我也只是……”

    “没关系的阿姨。之前我妈去世的时候,我也好长一段时间接受不过来,每天都特别特别的想她。后来我突然有一年就想通了,我们活着的人,给死去的人最好的交代就是,好好地活着,让她们觉得我们是幸福的,不要因为太过思念她们就一直不能放宽心的生活,这样她们才会真的死不瞑目。”乔汐莞说着,在劝慰。

    姚母当然知道乔汐莞的意思,放下小刀,忍不住拉了拉乔汐莞的手,“莞莞,你真是让阿姨很感动。”

    “阿姨才放让我感动呢。我一直以为我妈去世后我就再也吃不到这么好看的水果了,忍不住开始流口水了。”乔汐莞舔着舌头,故意说道。

    “看你这孩子,想吃到家里来,阿姨随时都给你做。快,拿着牙签,放开肚子吃。”姚母连忙说着。

    乔汐莞也不客气的,大口大口吃着,要露出满意的,甜甜的笑。

    姚贝坤和姚贝迪就坐在沙发上看着乔汐莞和姚母的互动。

    从笑笑走了之后,姚母真的很少这样了。

    两个人对乔汐莞均是投以,感激的笑容。

    这个家,就是太……悲伤了。

    而乔汐莞就像一缕阳光一样,让人从身到心的温暖。

    ……

    吃过水果。

    姚母回房间午休。

    乔汐莞陪着姚贝迪回到她的房间。

    “莞莞,你想你爸爸妈妈吗?”姚贝迪突然问道。

    “嗯。”乔汐莞说,“你知道我以前真的很不孝的,现在很遗憾,什么都没有给他们回报,就这么过去了,其实我的遗憾真的并不比你们的少,只是……我相信我爸爸妈妈不想看到我活得不开心。”

    姚贝迪笑了一下,“要是我能够有你这份开阔该多好?!从小就很羡慕小溪,觉得小溪做什么都是威风和帅气的,从来都不会躲着哭泣,不像我这样,这么懦弱……”

    乔汐莞拉着姚贝迪的手,“不是你懦弱,而是需要时间。时间可以弥补一切伤害,贝迪,我们现在谁都没有逼你马上好起来,但是你要答应我们,一定要慢慢的,让自己学会面对,学会坚强。”

    姚贝迪点头,“嗯。”

    “关于潇夜。”乔汐莞开口。

    “你也要说什么吗?”姚贝迪对潇夜的排斥,根深蒂固。

    “我只是一个传话筒,不带任何感情。色彩。”乔汐莞说,“今天潇夜的事情你应该也知道吧,他被带去了警局。”

    “做了这么多坏事儿,总会被警察抓住把柄的。”姚贝迪表现得很平静。

    “但是这么多年潇夜一次都没有被警察逮捕过,潇夜的父亲也没有。”乔汐莞说。

    姚贝迪没什么表情的,也没有说话。

    “潇夜不碰毒品你知道的。”

    “人都是会变得。”姚贝迪说,“曾经我一直觉得我爱潇夜,爱到没有了自己,爱到潇夜做什么,我都可以忍耐都可以原谅,就算是看着他一次又一次的和其他的女人上床我都可以白痴的一般当做不知道……到现在,我原来也可以这么的恨他,只要一想到他,就恨不得杀了他。”

    “……”好吧,乔汐莞觉得姚贝迪是极端了,但不得不说,人确实会变。

    要不然当年自己那么爱的齐凌枫,爱到以为全世界再也不会有第二男人让她动心,却稀里糊涂的,还是爱上了顾子臣。

    她抿了抿唇,决定直截了当,“我就是告诉你一声,潇夜是被冤枉的,潇夜之所以去警局也是因为一些其他原因,他不会有事儿。”

    “莞莞,能不说他了好吗?”姚贝迪问她。

    “好。”乔汐莞一口答应。

    说多了,姚贝迪指不定更加反感。

    人都有反抗情绪,越是这般的大家都为潇夜说情的时候,指不定姚贝迪越是的受不了。

    所以识趣的不再多说。

    两个人聊了一会儿天,乔汐莞回去上班。

    车子一路往环宇开去。

    是自己错觉的吗?!

    总觉得这段时间仿若有人在跟着她,但是左右环顾又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人,也没有发现什么刻意的车辆。

    真的是自己太敏感了吗?!

    还是说?!

    她整个人一惊,脸色微微有些变化。

    她拿起电话习惯性的给潇夜拨打,转念又想起他现在还在警察局,忙的又拨打了另外一个电话,“喂,阿彪。”

    “乔小姐,你好。”

    “你现在帮我找几个保镖过来。”

    “怎么了?”听着乔汐莞突然有些激动声音,阿彪有些诧异。

    “别问我为什么了,你帮我找2个,不,还是4个吧,算了,你给我6个。让他们马上到环宇来找我,我急用。”乔汐莞说得又快又急。

    “乔小姐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需不需要我这边帮忙?”感觉到乔汐莞的紧张,阿彪也严肃了很多。

    “不用了,你只要给我拿6个人来就行了。”乔汐莞说。

    有些事情,不想要把无关紧要的人牵扯进去。

    “哦,那我马上安排。”阿彪连忙回答道。

    乔汐莞挂断电话,握着手机。

    她一直以为都过了大半个月了,应该不会再有什么,之前的担心其实都是多余的。但这两天的心神不宁让她有种不好的预感,她就知道自己运气不可能一直这么好,就算未雨绸缪也罢,她要学会保护自己,至少不给任何人增加负担。

    这么想着,车子已经到达环宇大厦。

    她直接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坐在办公椅上,心跳还一直在微微的加速。

    半个小时后,阿彪的6个保镖就一一的来报道了。

    6个人,穿着黑色西装,不言苟笑到有些吓人的脸,彪悍的身材,发达的肌肉,看上去应该也是精挑细选。

    乔汐莞让6个人在门口候着她,寸步不离的跟着自己。

    一切安排妥当之后。

    乔汐莞想了想,拿起电话,“云泽,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是。”

    唐云泽快速的出现在她的面前,有些心惊的看了看门口的方向,忍不住问道,“乔总,你这是……”

    “没什么,就是觉得这样比较帅。”乔汐莞看上去很平静。

    “哦。”唐云泽可不觉得这么简单。

    乔总不像是喜欢显摆的人。

    “云泽,你帮我找个律师。”乔汐莞说。

    “怎么了,要打官司?”

    “不是,拟定一份股权转让合同。”

    “你是要把顾氏的股份转让出去吗?”

    “不止。”乔汐莞深思了一会儿,说道,“让律师来了再说。”

    “好。”

    唐云泽出去。

    约20分钟,律师匆匆忙忙的赶到。

    “乔总。”

    “恩,你帮我拟定两份协议书。”乔汐莞说,沉默了一会儿,字字句句的说道,“第一份是顾氏百分之四十的转让协议,待顾氏和傅氏的合作案结束后,环宇获得了相应利润分成后,按照当初协议价卖给顾氏集团。第二份是环宇集团继承权,一旦我出事之后,我名下所有的动产不动产全部由顾明路继承,在顾明路未满20岁之前,环宇集团所有的股份都不得进行转让和出卖,即使顾明路自己签字也不行。20岁后,顾明路有权利对环宇集团进行任何操作。”

    律师点头,不停的用笔记本记录着,也有些不明白的问道,“乔总,你还这么年轻,其实不用这么早就立下遗嘱。”

    “世事难料,谁都不知道最后会怎么样?!我只希望在发生意外的时候,能够给我重要的人留下一部分东西,不像以前那样……”乔汐莞欲言又止,转移话题说道,“你就先这么拟定吧,写好了之后我先签字,你存档,等时机成熟了,你再拿给相应的人。”

    “是。”律师点头。

    乔汐莞看着律师灵活的手指不停的敲打着键盘。

    似乎是核对了好几次,2个多小时后,律师将文件打印出来,拿给乔汐莞核对。

    乔汐莞对细节进行部分改动,然后签下大名。

    律师恭敬的收了起来,放进文件夹里面。

    “乔总要是没什么其他事情,我就先走了。”

    “恩。”

    律师离开。

    乔汐莞办公室恢复冷静,一切都处理妥当。

    下午下班。

    6个保镖跟在她的身后,别提多壮观。

    一路走过,员工无不惊讶。

    乔汐莞一脸冷漠。

    她上车。

    2个保镖跟着她坐进小车内。

    另外4个保镖开车跟在她的身后。

    她一直以为,这样至少有了一定的安全保障,对于上海滩这么大一个帮派而言肯定也是人才辈出,而且阿彪给她亲自挑选的她真的没有任何怀疑,所以她想她应该不至于这么快的就被擒拿。

    事实却是。

    他们的车子在上海街头就行驶了不到10分钟,她就完全的,失去了意识。

    失去意识那一刻,头顶上飘出无数草泥马。

    要不要这么让人,毫无反抗之力?!

    ------题外话------

    咱们莞莞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恩。

    明天见。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