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十四章 危险来临(二)顾子臣来袭。

第十四章 危险来临(二)顾子臣来袭。

作者:恩很宅
    她一直以为,身边有2个保镖,后面有4个保镖,这样至少有了一定的安全保障,对于上海滩这么大一个帮派而言肯定也是人才辈出,而且阿彪给她亲自挑选的她真的没有任何怀疑,所以她想她应该不至于这么快的就被擒拿。

    当时。

    她在车上还在想,上海是一个和平的城市,秩序井然,那些所谓在其他国度发生的动乱断然是不会发生在上海,她不相信她一天就游走在人群嚷嚷的地方,会被当众绑架。

    上海是有法治的!

    所以,她还稍微有些松气的,正准备闭目养神。

    “前面发生了车祸。”司机突然开口。

    对于一个繁华而交通拥塞的城市,发生车祸是每天都会上演的悲剧。

    “道路被堵住了。”司机又说道,“不能前进不能后退,只能等一会儿了,乔总。”

    “嗯。”乔汐莞点头。

    所有人就安静的看着前方拥挤的人群。

    大家似乎都在等着出警,然后疏通道路,再去解决那起车祸的根源。

    这么静坐了两分钟。

    车门突然有人敲响。

    司机按下车门,“什么事儿……”

    话音还未落,司机突然一下晕倒。

    “啊……”乔汐莞一下子就紧张起来,前面的保镖也发现了异样,拿起对讲机正准备通知后面的人时,突然倒下。预知同时,身边的保镖也莫名其妙的倒下了。

    不,怎么会这样?!

    乔汐莞怔怔的看着面前的人,看着他那张陌生的脸,那一刻恍惚是有些看不清楚的,她惊恐的看着那个男人,惊恐的看着他,全身不自觉得发抖。

    男人的嘴角突然扬起了一个骄傲的弧度,她只感觉他手指微动,手上那颗蓝色的宝石闪烁了一下,瞬间就感觉到一丝凉意摄入身体之内,缓缓,陡然就没有了意识。

    麻痹!

    她一定要投诉阿彪!

    男人看着躺下的一车人,嘴角邪恶一笑。

    然后转身走向后面那辆小车。

    同样的方式。

    只需要花不到2分钟的事情,所有人全军覆灭。

    轻松解决掉这么几个人,男人回到前面的车辆,伸进车窗玻璃打开了驾驶台的车门,将司机拖着放在了后排,自己坐在了驾驶台上。

    警察会快疏通了车道。

    男人开着车一路向前。

    后面响起无数喇叭声,他透过玻璃看着被后面那辆车子堵住的交通,嘴角邪恶一笑,油门一个用力,车子快速的消失在了上海这片拥挤而吵闹的街头。

    车子一路向西,往有些偏远的乡村国道开去,人烟越来越少,在一个隐蔽的路口位置,车上扔下来了3个男人,然后车门关上,疯狂的前行。

    远远地,一辆直升飞机出现在空旷的平地上,直升飞机外站着2个人,看着车辆,眼眸微动,表情淡漠。

    车子一个完美的漂移,停下。

    男人走下来,打开后车门,将乔汐莞扛了出去。

    “上机。”男人说,扛着乔汐莞就走进了机舱。

    旁边的2个人沉默着,一前一后的上去。

    其中一个走向驾驶台,开飞机,另外一个人坐在一边,看着那个熟睡的乔汐莞。

    “你们很熟?”男人问道。

    “还算熟悉。”

    “所以上头不让你单独执行任务,就怕你一个不留神,杀了她。”男人故意的笑了一下,“你会不会,叶妩?”

    “我不会这么感情用事。”叶妩一字一句的说道。

    男人耸肩笑了笑,眉头微皱起,似乎是有些不舒服的,他摸着自己的脸,抓了抓,“夏茵弄的这东西让人难受死了,她一天出去到底是怎么适应过来的。叶妩,你帮我撕一下。”

    叶妩凑过去,看着他脸上那张贴合得可以算是天衣无缝的脸皮,根据夏茵的方法,找到突破点,一个用力。

    “哎哟!”男人叫了一声,“这么痛!”

    叶妩将脸皮往一边的垃圾桶里面一扔,冷漠的没有说话。

    “妈的,痛死我了!”男人揉着脸,“下次打死也不贴这种东西了。”

    叶妩对这个男人说的话似乎是半点兴趣都没有。

    男人自顾自的说着,“要不是不想在上海这个城市引起动乱,我才不会听上头的意思这来么伪装自己,反正我们也是为国家出力,就算是被逮捕了,还不是会无条件的放我们离开。搞不懂上头那么谨慎做什么!”

    “汤,你从来都不是一个话多的人!”叶妩似乎是听不下去了,眼眸一紧。

    汤冷笑着,闪过一丝杀意,转瞬即逝,“叶妩,你是不是因为这个女人,心情很烦躁。上次顾子臣可是因为这个女人,差点就爆了你的头。”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现在只知道我在执行任务。”叶妩冷着脸,“而汤,你最好也记清楚,我们是基地的特工,那些私人的事情,从来都不是我们要考虑的范畴。”

    “你还真的是基地训练出来的一条,狗!”汤一字一句,冷冷的说道。

    叶妩脸色一沉,手猛地一出。

    汤一把接过,两个人赤手空拳,却拳拳致命。

    “你们不要每次一起出行任务就打起来了,行吗?!”开着飞机的张森达有些受不了的说道,“到时候任务没有完成,你们俩倒是一死一伤。”

    两个人都没什么好脸色的停手,然后再也沉默无语。

    张森达有些无语的耸肩,直升飞机直接往目的地迅速开去。

    3个小时后。

    直升飞机停在了一个陌生的城市,加油。

    满油后,迅速起飞,撤离。

    约莫再过了1个半小时,直升飞机停在了一栋奢华的山顶别墅,周围几乎没有车辆也没有人群居住,高高的一栋别墅,似乎和外界隔绝,有一种世外桃源的感觉。

    汤依然扛着乔汐莞下飞机,叶妩和张森达跟在后面。

    三个人走进奢华的别墅大厅。

    里面坐着一个男人,手上拿着一杯红酒,优雅的翘着二郎腿,眼眸微动的看着面前的三个人,以及扛着的那个乔汐莞,嘴角蓦然一笑,低沉的嗓音磁性的说道,“辛苦了。”

    三个人站在他面前,恭恭敬敬。

    “她多久能够醒来?”男人问。

    “大概还有1个小时左右。”汤说。

    “嗯,你们把她放进指定的房间,其他人也去好好休息一晚,明天一早,出发离开。”男人说,慵懒的语调,清淡的语气,字字句句确不容半点质疑和反驳。

    三个人点头,离开。

    男人看着他们的背影,嘴角拉出一抹,如此云淡风轻的笑容,眼底隐藏着的却是冷血的光芒,慑人无比。

    汤将乔汐莞放进房间的大床上,转身离开。

    门口处叶妩站在那里。

    汤冷笑着,“叶妩,我劝你不要打她的主意,头儿就在下面。”

    叶妩看了一眼汤,转身大步离开。

    汤邪恶一笑,也转身走进了另外一个房间。

    对于他们这种高级特工,出动三人去抓这么一个普通的平凡人,说来,破天荒的第一次!

    真的是,有些讽刺。

    ……

    乔汐莞觉得头是晕眩着的。

    她睁开眼睛看着头顶上的天花板,看着天花板不停的在自己的眼前晃动晃动,她现在想不了那么多,她一直在让自己平静下来,身体不要扭动,眼眸不要转移,让自己的内心处于一个最最平和的状态。

    慢慢的,她觉得世界似乎安静了下来,身体虽然无力,但头至少清醒了。

    她无意的动着自己的身体……

    “醒了?”耳边,突然响起一个陌生的男性嗓音。

    原本还有些慵懒的神经,猛地一下仿若醍醐灌顶,她转头,近距离下看到一张陌生的脸颊,只离了自己不到几厘米的距离,此刻正眼对眼,鼻对鼻的看着她。

    “你是谁?!”乔汐莞身体本能的往后退,拉开了彼此那过于暧昧的距离。

    陌生男人嘴角上扬着,然后优雅站直了身体,漫不经心的走在偌大的房间里面,说道,“我叫艾卿。”

    “我管你叫什么东西?你是谁?!你抓我到这里来做什么?!你有什么目的?!”乔汐莞疯狂的尖叫,眼神狠狠的看着面前这个,她似乎一时之间分辨不出来他到底多大岁数的男人。

    30有余?40未满?!

    还是40多一点?!

    当然,肯定不年轻,但也不老。

    穿着一件黑色风衣,头发梳得非常规矩,东方人的脸型,却有一双墨绿色的眼眸。

    这个男人长得不帅,但也不丑。五官独立,棱角分明。

    就是这份让人无法具体形容的相貌,莫名给别人一种说不出来的震慑感,不能忽视,仿若是情不自禁的会将视线放在他的身上,然后内心深处会胆颤,止不住的胆颤。

    他的言行举止带着一份说不出来的优雅,仿若是一种礼节,又仿若是他给人的一种气质。

    他整个人看上去属于很高偏瘦的类型,仔细一点就会发现他风衣里面那件略微紧身的墨绿色针织衣撑起了他的肌肉线条。这就是传说中的脱衣有肉穿衣显瘦?!完美的衣服架子。

    “打量够了吗?”艾卿薄唇轻扬,磁性的嗓音一点一点就像是腐蚀灵魂般的,传入她的耳膜。

    “我打量你个鬼!我在问你,你找我来做什么,你个死变态!”乔汐莞怒吼。

    莫名其妙被抓了起来,莫名其妙来了一个陌生的地方,莫名其妙的见到了这么个神经质的男人,她不是心智一向比一般人强大,她估计这个时候,已经崩溃!

    “死变态?”艾卿摸着自己的下巴,墨绿色的眼眸微动,那一刻似乎是发出了什么危险的信号,眼眸紧紧的盯着他,薄唇微动,“长这么大,还没人形容我,形容得这么贴切。”

    “……”乔汐莞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她知道,她真的遇到变态了。

    艾卿嘴角一勾,“来,让我做做变态的事情。”

    “你干什么?!”乔汐莞尖叫。

    她看着艾卿突然的逼近,整个人不自觉得抓着床上的被单,往后退,一只退,直到整个身体抵触在床头上,整个人依然惊恐的看着他,看着他长腿跪压在床上,一点一点的靠近他。

    “做什么?”艾卿将乔汐莞逼到死角,高大的身躯将她困在他的身体内,“你说,变态会做什么?!”

    “你敢碰我,我马上就死给你看!”乔汐莞狠狠的说着。

    “还是贞洁烈女,我喜欢。”艾卿笑得很夸张,“不过变态是不会这么容易让人死的,你放心……”

    “你……你做什么,你别过来,我会杀了你的……啊……”乔汐莞疯狂的尖叫。

    现在是什么情况她完全不知道,她只知道她被人强奸了!

    不!

    不能!

    她不能接受这种事情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不……

    顾子臣。

    顾子臣……来救我。

    她觉得她那个时候,或许就10秒钟的时间,她经历了人生最惨烈的精神折磨,她脑海里面浮现了很多,惨痛的事实,那些以为即将会发生的事情。

    然后。

    10秒钟后。

    她瞪大眼睛看着面前的男人,看着男人突然一紧离开了自己身边,站在了床下,手上拿着一刻偌大的钻石,漫不经心的欣赏着,似乎是在打量,细细的打量。

    乔汐莞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觉得她的精神已经到了崩溃的地步。

    这个男人就是逗她玩的吗?!

    她摸了摸自己脖子上的位置,艾卿手上那颗钻石显然是她的东西。

    “还给我!”乔汐莞说。

    那是顾子臣送给她的,原始雨林里面捡的,价值连城。

    她一向贪财。

    艾卿似乎是欣赏够了,一把将那颗钻石放在手心,“没收了。”

    “为什么?”乔汐莞不爽透顶。

    “因为值钱。”

    “你看上去不像是缺钱的人。”乔洗莞观察了四周,不适土豪,绝壁的土豪,住不起这样的房子。

    “钱不嫌多。”

    “变态!”乔汐莞咒骂。

    “谢谢你对我忠恳的评价。”

    “……”她竟,无言以对!

    “叶妩。”艾卿突然对着门口的方向。

    乔汐莞猛地看着那边。

    房门推开,叶妩出现在她的面前,毫无掩饰。

    整个人突然的惊恐和惊吓,让她看上去,无比扭曲。

    她想她落在了叶妩的手上,真的是凶多吉少。

    她耳边似乎还记得叶妩曾经一字一句的威胁,她说乔汐莞有一天别落在我的手上,否则我会让你死无全尸。

    现在,就这么的落在了她的手上。

    “送你一个东西。”艾卿说。

    叶妩自然的走过去,站在艾卿面前。

    不是错觉,即使叶妩没有表现得特别的恭敬,那一刻也能够感觉到,叶妩在这个男人面前,低人一等。

    所以说,叶妩就是这个男人的手下了?!

    她抿唇,默默的调整情绪,让自己尽快的平静下来,然后理一下现在自己的处境,以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而这些人的目的是什么?!

    她不笨,只要静下心来,就会想明白。

    “谢谢。”叶妩拿过那条链子。

    乔汐莞就眼睁睁的看着顾子臣送给她的东西,到了叶妩的手上。

    这是不是,很讽刺?!

    “给他们说一声,不用等到明早了,马上起程!”

    “是。”叶妩点头。

    叶妩转身离开。

    艾卿似乎也准备离开,离开的一瞬间,回头说道,“准备好,我们又要走了。”

    “去哪里?”

    “旅游如何?”

    “你没这么无聊。”

    “变态都这么无聊。”艾卿说着,然后直接走了出去。

    乔汐莞狠狠的看着艾卿离开的方向,整个人还未反应过来,房间里面突然出现了一个男人,似乎是有些熟悉,又说不出来在哪里见过。

    “我叫汤。”男人说,“和你有过一面之缘,在上次阿斯维加斯附近……顾子臣用抢指过我的头。说来我还应该感谢你,不是你,或许我早就见阎王了。”

    乔汐莞心里一阵冷惊。

    这哪里是感谢,分明就是来报仇的。

    她咬着唇,防备的看着她。

    “实在不想扛你了,如果你可以自己走,麻烦请跟上我的脚步。我其实是一个绅士,从来不喜欢用强……”

    “我能自己走。”乔汐莞说着,就从床上爬了下来。

    汤冷冷的笑了笑,什么都没,大步走在前面。

    乔汐莞走在后面,跟着他的脚步。

    门口处,除了她刚刚才认识的艾卿外,还有叶妩,以及两个不认识的男人。现在加上她和汤,一共6个人。

    门口处停了2辆加装越野轿车。

    叶妩给艾卿打开车门,艾卿坐了进去,似乎是对叶妩说了什么,叶妩转头看着乔汐莞,使了一个眼神给汤。

    汤带着乔汐莞,让她坐了进去,坐在艾卿的旁边。

    待他们坐定之后,其他人迅速的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乔汐莞他们这辆车上,后排坐的她和艾卿,前排是叶妩,以及开车的汤。

    其他两个陌生人坐在后面那辆车内,一直紧跟着,往前开着。

    车子仿若一直都在树林的公路上穿梭,乔汐莞完全不知道这是个什么地方,这么陌生,这么偏僻……

    天色很黑。

    乔汐莞也不知道车子开了多久,只感觉周围出奇的黑,如果不是车灯,几乎是伸手不见五指,天空上也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周围出奇的安静,乔汐莞总是觉得,身边坐着的男人,安静得连呼吸都没有。

    “饿了没?”艾卿突然开口。

    在如是安静的夜晚,吓了她一大跳。

    乔汐莞瞪着眼睛看着他。

    艾卿突然笑了一下,转头对着前排,“叶妩,车上有什么吃的吗?”

    “有面包和牛奶。”叶妩说着。

    “给我一份。”

    “是。”

    叶妩拿出一个面包一盒牛奶递给艾卿。

    艾卿拿过来后,递给乔汐莞。

    乔汐莞防备的看着他。

    “不吃?”艾卿问她。

    乔汐莞咬着唇。

    其实肚子早就饿了,从被绑架到现在,她一点东西都没有吃过,连水都没有喝一口。

    “怕有毒?!”艾卿问她。

    乔汐莞不说话,就是这么瞪着他。

    艾卿撕开面包,咬了一口。

    又撕开牛奶,用吸管吸了一下。

    昨晚这一切后,“看吧,我没死。”

    乔汐莞觉得这个男人,真的就是一变态,超级大变态。

    “拿着,如果真的饿死了,浪费了我这么久的苦心。”说完,就把面包和牛奶强硬的塞在了她的手上。

    乔汐莞狠狠的看着艾卿。

    艾卿似乎是已经将视线放在了车窗外。

    乔汐莞低头看着手心上的牛奶和面包,她一向都知道,不管面临什么样的局面,最不能和自己的身体过不去,如果没有了体能,什么希望都没有。

    她拿起面包准备啃咬时,看着那个被咬掉一口的地方,她嫌恶的将那口周围的面包扔掉,确定没有了那个男人的口水后才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吃完之后,准备喝牛奶,想起习惯也被那个男人这么用过,直接扔掉后,猛地挤出来喝,有些滑稽的样子。

    “哈哈……”身边,突然传来爽朗的笑声。

    乔汐莞放下牛奶盒,没搭理一边看笑话的艾卿。

    “乔汐莞,如果我说,我其实刚刚喝牛奶的时候,把喝进去的又吐了进去呢?”

    “……”乔汐莞看着他。

    艾卿笑得更加夸张了,一边笑着,还说道,“没想到,你比我想象的还要好玩,怪不得顾子臣对你这么的,依依不舍。”

    乔汐莞捏着拳头,一副真的很想杀了艾卿的表情。

    叶妩坐在前排,眼眸往后看了一眼,又沉默着,一言不发。

    “你是为了顾子臣,所以绑架我的是吧。”乔汐莞突然开口,口吻一下自己就严肃而平静。

    艾卿那一刻似乎也是笑够了,整个人似乎也严肃了很多。

    “然后呢?”

    “其实我没有你们想的那么重要。”乔汐莞说。

    “怎么说?”艾卿扬眸,似乎是非常感兴趣。

    “你应该是大人物吧?”乔汐莞突然问道,用的问句,却用的肯定语句。

    “大人物?”艾卿觉得有些好笑,好笑的点了点头,“算是吧。”

    “所以其实你应该清楚很多事情是不是?”

    “大概吧。”

    “所以你也应该知道顾子臣是个什么样的人对不对?”

    “总觉得自己被你绕了进去的感觉。”

    “所以你知道的,顾子臣很聪明,如果顾子臣真的很在乎我,肯定不会让我离开本来已经非常安全的地方,他既然让我离开,就说明我根本没那么重要。至少不会重要到对他产生什么威胁。”乔汐莞说,一字一句。

    艾卿点头,“果然很有说服力。”

    “不管你相不相信,在我离开顾子臣身边的时候,顾子臣就给我说过,他不会为了我,牺牲他,牺牲他的伙伴。所以我离开那个地方的时候,是一个人,没有任何人在身边保护我。”乔汐莞对着艾卿,“我给你说这么多并不觉得你可以放了我,我只是觉得……或许你想通了,就真的放了我。”

    艾卿又笑了一下,仿若是因为乔汐莞这么滑稽的语言。

    乔汐莞也没在乎艾卿的情绪,直直的,有些咬牙切齿的说着,“我作为一个平凡人,我真的只想要过我平凡的人生,我真的不想在你们这种极端人群中,受到我自己根本就没必要受的伤害。”

    “还真是好无辜。”艾卿感叹,总结,显得那么的漫不经心。

    “所以……”

    “所以,我还是不会放过你。”艾卿说,很直白。

    乔汐莞咬牙,狠狠的瞪着艾卿。

    亏她刚刚那么苦口婆心。

    “乔汐莞。”艾卿对着她,“本来我也觉得以顾子臣的性格应该也不会对你产生什么感情,毕竟当年顾子臣和叶妩也有一段生死不渝的爱情,结果来临的时候也可以来得那么痛快,那么彻底。所以我其实没有对你抱什么希望,试试而已。”

    本来只是试试而已。

    现在反而觉得,或许这条路走得不错。

    艾卿笑了笑,没有再多做什么解释,转移话题说道,“你睡一会儿吧,还有点远。”

    “我不睡。”乔汐莞说,然后嘀咕道,“谁知道睡着后会发生什么事情。”

    艾卿耸肩,然后突然非常冷漠的,看着车窗外,面无表情。

    再次恢复了死寂一般的安静。

    叶妩坐在副驾驶台,看着车灯打得昏黄的公路。

    这条路准确说是基地打通的一道穿过几座未开发的大山脉公路,刚刚落脚的那个地方是艾卿的私人别墅,而这条公路自然而然,就是他的私人道路,一般的人根本找不到,也进来不到。

    这条路可以直接达到基地的一个重要港口,港口会有专用飞机送他们离开。

    他们很少时间回到z国,这次回来,出动3个精英特工,1个特技保镖以及他们的boss,果然是有些兴师动众。

    她沉默着,透过后视镜看了看后座上的两个人,光线非常黑暗,其实看不怎么透彻,那一刻似乎也感觉到了乔汐莞的目光,一直放在她身上的目光。

    她是真的没有想到,乔汐莞居然有了这么大的能力,一个不小心,就会成为战争爆发点,一发不可收拾。

    为什么乔汐莞可以?!

    她捏着手指。

    为什么乔汐莞可以变成这样的人?!

    她分明就是一个平凡人,平凡到,就是微微动动手指就可以捏死的平凡人。

    现在反而到了这么重要的位置上。

    顾子臣。艾卿。

    两个男人仿若都不受控制的把视线放在了她的身上。

    怎么会这样?!

    她眼神飘过一闪而逝的杀意,拳头紧捏。

    车子一路向前,穿过一个一个山脉。

    破晓的天空开始有了红彤彤的光芒,天色亮了起来。

    乔汐莞看着山脉上如此壮丽的美景,默默的发呆。

    坐了一个晚上,在车上一直颠簸着一个晚上,她觉得很累,全身就跟散架了一般,身体僵硬到不行。她有偷偷的观察艾卿和叶妩,看着他们分明就是面不改色心不跳,半点都没有她脸上的疲倦。

    这些人都是怪物吗?!

    乔汐莞暗自咒骂。

    车子突然停了下来。

    乔汐莞诧异的左右看了看。

    叶妩先下了车,然后转身走向艾卿,为他打开车门。

    艾卿理所当然享受着下车,下车的一瞬间,对着乔汐莞说,“你不下来活动活动筋骨。”

    乔汐莞犹豫了一下,走下车。

    此刻车子停在一个山脉上,脚下就是万丈深渊,却因为如此开阔的视线,让人从身到心的觉得舒坦,此刻正是日出的时候,漫天的炫彩朝霞映衬着大好江山,好一副美好画卷。

    “吃点东西。”叶妩拿着面包和牛奶,递给艾卿。

    艾卿结果,又拿给了乔汐莞,“还需要我先吃吗?”

    “不用了。”乔汐莞一把拿过来,然后大口大口的吃着。

    叶妩又给艾卿拿了一份。

    相对于乔汐莞的粗鲁,艾卿显得斯文得多。

    “还有多远?”乔汐莞一边咬着面包,一边问道。

    “不耐烦了?”

    “废话。”乔汐莞翻白眼,“这么一顿一顿都吃面包,谁受得了。”

    艾卿又笑了,“乔汐莞,你倒是没有把自己当人质看待?”

    “我没觉得自己不是人质!但是我总觉得,你这种身份的人,不应该亏待了我。”

    “那倒是。”艾卿点头。

    乔汐莞睨了他一眼,没说话。

    在外站了约一刻钟后,所有人又回到车子。

    天色越来越亮,乔汐莞也越渐的看清楚了周围的环境。大山深处,她甚至是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么一条笔直的公路,仿若突然从山脉上出现的一般,那么的唐突,那么的不和谐。

    日晒当空。

    车子的速度开得并不慢,却依然似乎是看不到头的,还在大山深处不停的穿梭。

    乔汐莞看着叶妩蹲下身体,似乎又是在找面包和牛奶。

    她真的是吃得要吐了。

    正时,车子突然响起了什么劲爆的声音。

    所有人仿若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气氛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怎么回事?”艾卿脸色一沉,和原本她看到的模样,分明大相径庭。

    乔汐莞咬着唇,陡然不敢翻出任何声音。

    “信号灯现实,上方10公里外有一辆直升飞机驶来。通过信号现实,不是我们的人。”汤冷静的说道。

    艾卿脸色一下就黑了下来。

    所有人都沉默着,等待吩咐。

    “停车。”艾卿说。

    车子停下。

    艾卿突然转身,冷冷的看着乔汐莞。

    乔汐莞有些紧张,身体不自觉得往后仰。

    她什么都没做。

    艾卿一步一步靠近她。

    “你做什么?!”

    “你老实点,我不会对你用粗!”艾卿一字一句。

    乔汐莞咬着牙,狠狠的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男人。

    艾卿的手直接往她身上摸去。

    乔汐莞一怔,就这么直直的感觉着他的大手在她的身体上,从上往下,不留痕迹。

    “你个死色……”狼!

    乔汐莞的话在艾卿的眼神下哑然,失声。

    这个人突然的散发出来的戾气让她毛骨悚然。

    她实在不明白,一个人怎么可以变化得这么天翻地覆。

    “boss,最多5分钟,直升飞机会出现在我们上空位置。”汤提醒。

    没有得到吩咐,所有人不敢擅自行动。

    “下车!”艾卿开口。

    所有人谨慎的下车,手上早就不知何时拿起了重型武器。

    乔汐莞被艾卿拉在身边。

    后面那辆车的两个人也同时警惕的出现,在艾卿的一个眼神下,所有人往丛林深处走去,脚步一路疯狂,乔汐莞几乎是被拖着走的,身体被树林中到处支出来的树枝挂得到处都是伤,痛得她咬牙切齿,却真的在这个时候,不敢说一个字。

    一行人走了很久。

    乔汐莞觉得腿都瘸一般,麻木到不行。

    直到,面前突然出现一个陡坡,非常陡的一个斜下坡,对于乔汐莞而言,她估计只能够滚下去。

    “boss。”汤对着他。

    艾卿手微动,让他们不要轻举妄动。

    周围一阵安静,耳边恍若只能够听到风飒飒的声音。

    远处,似乎发现了几个人影,以惊人的速度。

    乔汐莞那一刻才发现,自己拼了老命的奔跑,对于这些人而言,还是拖了极大的后腿吧。

    渐渐,人影越来越近。

    乔汐莞看清楚人的时候,眼眶猛地一下就红了,还未来得及开口,就感觉自己整个人猛地一下被桎梏住,一双冰冷的手直接掐着她的脖子。

    面前的几个人突然就停了下来。

    警惕的看着彼此。

    一阵一阵从他们身边刮过,树叶从上而下,不停的掉落,落在地上,响起飒飒的声音。

    “好久不见,顾子臣。”艾卿突然开口,“没想到你还真的来了。”

    顾子臣沉默不语。

    艾卿眉头一抬,“还是这么不爱说话,乔汐莞你到底喜欢他哪里?”

    乔汐莞眼眸直直的看着顾子臣。

    看着这个,其实也就大半个月没见的顾子臣而已。

    这是他第一次看到顾子臣穿着迷彩服,马靴,手上拿着的是重型武器,就像平时在电视上看到的特种兵那般威武,帅得天翻地覆。

    他此刻脸色很沉,直直对着艾卿,眼神并没有放在乔汐莞的身上。

    “艾卿。”顾子臣开口,“差不多了,放手吧。”

    艾卿眉头一扬,“此话怎讲?”

    “如果不是被逼到了一定程度,你也用不着耍这种下三滥的手段!”顾子臣说,“基地的性质早就变了,本就该解散,你何必这么执迷不悟。”

    艾卿讽刺一笑,对于顾子臣说的只是露出了一丝不屑,“还未到最后一刻,谁都不知道结果如何。”

    顾子臣眼眸一紧。

    “顾子臣,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你放下武器,跟我回基地,我会保证你和乔汐莞的安全。第二,你和我们正面相对,我会杀了乔汐莞。”艾卿说,冷冷的一字一句,“然后杀了你。”

    “你觉得你能杀了我?”顾子臣脸色一冷。

    “别忘了,你是我教出来的。”艾卿眼眸一紧。

    顾子臣紧捏着手指。

    “我给你10秒钟做决定。如果你选择第一种方式,你放下武器。如果你选择第二种方式,我会马上杀了乔汐莞。”艾卿脸色一冷,眼神中散发出嗜血的光芒。

    顾子臣冷冷的看着艾卿,眼眸转向乔汐莞。

    艾卿低沉的嗓音冷冷的开口,“十。”

    “九。”

    “乔汐莞,我是不是给你说过,我不会为了你放弃我的事业,牺牲我的同伴。”

    “八。”

    “所以现在,你知道我的选择。”

    “七。”

    乔汐莞咬着唇,沉默着看顾子臣,看着他冷冷的那张脸。

    “六。”

    “顾子臣。”乔汐莞看着他,声音有些冷哑,“我其实也没想过你会救我。”

    顾子臣微点头。

    乔汐莞闭上眼睛。

    “五。”

    “四。”

    “三。”

    “对不起,乔汐莞。”顾子臣拿起枪,直直的对着乔汐莞的心脏处。

    “砰!”

    子弹脱离枪支响起的剧烈的声音。

    乔汐莞只感觉胸口一疼。

    耳边似乎还听着艾卿冷冷的声音说着,“二……”

    然后子弹就已经穿透了她的身体,来自顾子臣的手枪。

    乔汐莞身体一软,眼眸就一直看着顾子臣,看着他冷血无比的那张脸,渐渐在自己的视线下消失,她觉得身体已经完全失重般的,没有了知觉。

    死在了顾子臣的抢下……

    “顾子臣,你果然冷血。”艾卿冷血无比的声音,将乔汐莞放开,任由乔汐莞的身体直直的摔在地上。

    同一瞬间,两边人开始拼命的厮杀,此起彼伏的枪声,惊响了整个山脉。

    所有人将自己隐蔽起来。

    乔汐莞的身体暴露在外,躺在地上,无人问津。

    武大看着顾子臣,看着他冷冷的脸色,看着他一点一点如往常一般的,有条不紊的在用手势给他们指使。

    这是一次很难得的机会,如果这次可以把艾卿一并拿下,摧毁基地就成了轻而易举的事情。

    所以顾子臣才会这么冷血无情。

    她咬着唇,在顾子臣的手势下,一步一步往前。

    她是前锋,通常都是走在最危险的边缘。

    她小心翼翼的靠近对方,耳边一怔,一个转身,手上的枪猛地一下被一双黑色皮靴踢掉,身边的人拿起枪支正准备开时,武大一个后踢,对方的手枪同时落在地上,两个人赤手空拳的打了起来,一拳一拳,拳拳致命。

    武大拼命的和对方搏斗,力图将所有人的视线放在面前的两个人身上。

    顾子臣用眼神让尹翔靠近另外一边。

    尹翔心领神会,一步一步靠近那具,躺在地上的“尸体”。

    脚步在不远处,一道身影比他更快的出现,同一时间,那道身影将那具身体猛地一下踢了下去,“尸体”瞬间翻滚到了陡坡以下……

    ------题外话------

    哇哇,周末小宅都是有些懒懒的。

    所以,所以。

    么么哒。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