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十五章 危险来临(三)失去

第十五章 危险来临(三)失去

作者:恩很宅
    尹翔一步一步靠近那具“尸体”。

    武大和张森达在不远处赤手空拳,难分伯仲。

    所有人的视线就警惕的放在了武大和张森达的身上,隐蔽的人不敢轻举妄动,在你或许指着抢对准其中一个人的时候,子弹迸发的那一秒,对方就找准射击你的间隙,亦或者你躲过一劫,也会在同一瞬间失去你暴露在外的队友。无论怎样的方式都会得不尝失。

    趁着这个微妙的几分钟,顾子臣使眼色给尹翔。

    尹翔警惕着靠近。

    在一步之遥的地方。

    一道身影突然从另外一边以最快的速度迅速跑过去,然后猛地一脚踢在了乔汐莞的身上,身体顺着陡坡滚了下去。

    no!

    尹翔看着面前那一幕。

    他提起手枪,黑色枪口直直的对着面前的那个女人,叶妩。

    叶妩脸色冷漠,同一瞬间也用枪口指着对方。

    尹翔的手指微动,扣动扳机。

    叶妩看着尹翔,“乔汐莞是顾子臣的负担。”

    尹翔的手指在发抖,抖动着,微微用力。

    “我数三声,我们同时离开,我发誓我不会开枪。”叶妩一字一句。

    尹翔一直狠狠的盯着叶妩。

    “一、二……”

    叶妩眼眸一转。

    尹翔也顺着那个方向。

    在所有人始料不及的情况下,一道身影已经跟随那具尸体滚了下去,以惊人的速度,翻滚在如此的陡岩之上。

    顾子臣。

    尹翔整个人怔了一秒。

    他看着顾子臣似乎是抱着那具身体,然后两个人翻滚着,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叶妩咬着唇,看着那一幕。

    她想要杀了乔汐莞,就算是尸体也不要出现在她面前,因为她怕会不会有那么一细小的可能,乔汐莞并没有死,但从这么陡峭的斜坡上下去,没人问津的情况下,必死无疑!

    可是此刻,顾子臣不顾所以的,抱着那具身体,在他们的视线下越来越小。

    尹翔看着叶妩,看着叶妩极力忍耐着身体都在不停发抖的模样……

    “哐。”耳边突然响起了枪声。

    刚刚走神的那一秒,尹翔看到叶妩突然转身,狠狠的对着某个男人,开枪。

    枪法很准,直接打在那个男人的手上,而那个男人手上的枪瞬间滑落。

    是什么情况?!

    同一瞬间,叶妩整个人身体一动,往尹翔这边隐蔽。

    刚刚叶妩射击的对象是艾卿?!

    艾卿刚刚准备射击的对象是远距离下的顾子臣。

    所以叶妩为了顾子臣,还是倒戈了?!

    尹翔看着叶妩,看着她那张毫无血色的脸上,冷漠得吓人的那张脸。

    “叶妩。”尹翔沉声。

    “什么都别问我。”叶妩冷冰的声音,整个人警惕的看着周围,看上去就和每次执行任务一般的,谨慎、冷漠。

    尹翔无语。

    缓缓,耳边听到了艾卿冷得发寒的声音,“叶妩,你确定你要选择这条路?”

    叶妩没有说话,举着手枪,依然小心翼翼。

    “我的救援团队在10分钟后就会赶到。如果你想通了,我可以不和你计较。”艾卿一字一句。

    “对不起艾卿。”叶妩说。

    艾卿那么沉默了一秒,忽又开口道,“追踪器你是不是没有丢?”

    “是。”叶妩说。

    “果然。”艾卿冷冷一笑。

    从乔汐莞身上收到的那个钻石,里面装了定位器,军用卫星定位,他敢肯定那种东西,中央情报局只会给顾子臣一个,而顾子臣把那个东西给了乔汐莞,只能说明乔汐莞在顾子臣的心目中有够重要。

    他把那个带着定位器的钻石给了叶妩,让她扔在别墅,他们则趁黑先行离开,顾子臣追踪的地方只会是山顶别墅,而他们趁着这个时间段离开回到基地绰绰有余,只要回到了基地,顾子臣想要救乔汐莞是天方夜谭,他就可以利用乔汐莞多方面影响顾子臣,最好的方式就是,让顾子臣俯首臣称,重新回到基地。

    这样的方式是有些冒险,因为顾子臣不一定会答应,毕竟关系到的真的不是两人的事,是千千万万或许就是几个国家的事情,但历史上上演了很多朝政悲剧都是源于红颜祸水,他不觉得乔汐莞可以影响顾子臣的决定,但绝对可以影响顾子臣对事物的判断性,就算是细微的一小点改变,也可能成为制服顾子臣的致命点。

    他倒是没有想到,叶妩到了这个时候,还是会站在顾子臣这边。

    他对叶妩的信任,没有想过叶妩会把那个定位器一直放在身边,他甚至在知道顾子臣追来的那一刻,想到的还是乔汐莞身上或许还隐藏了其他可以传递信号的东西,所以他对她全身进行的搜查,在一无所获的时候,就明白了,或许他们之间有内奸。

    而那个内奸。

    他渐渐的开始怀疑叶妩。

    刚刚叶妩出手伤他那一刻,无意已经确定。

    很好。

    艾卿脸色越来越难看。

    汤沉默的待在他的旁边,没有得到指使不敢轻举妄动。

    艾卿手上的血一滴一滴不停的往下掉。

    叶妩的枪法准确,就算是这么一个转身的一瞬间,对准的也是他的手上的骨节,如果不及时医治很有可能落下残疾,对他们他们这种人,右手落下残疾意味着什么……自杀!

    艾卿狠狠的握着自己的手,脸色越来越难看。

    “汤。”艾卿沉默着。

    “还有8分钟时间,杀了叶妩。”艾卿一字一句,冷血到吓人。

    汤整个身体抖了一下。

    “杀了她,不留余地。”艾卿阴森的脸上暴露出残忍的恐怖。

    这次的行动,败在了叶妩身上。

    所以,死是唯一的出路。

    汤恭敬的点头,“是。”

    如果杀不了叶妩,在8分钟救援直升机来临之时,艾卿不会带着他离开。

    这就是他们特工的宿命。

    说直白一点或许就是,杀手。

    杀手杀不了别人,就会被杀。

    汤对着格斗中的那个人,突然一枪过去。

    武大中枪,胸膛。

    与之格斗的张森达突然也停了手脚。

    两个人放开彼此的同时,已经迅速的寻找地方隐蔽。

    武大捂着自己的胸口,就算是穿了防弹衣,枪口的力度也让她有瞬间不能呼吸,似乎连肋骨都被震碎。

    一瞬间,尹翔拿着枪对着汤那边。

    汤迅速隐蔽下来,避过一劫,却发现了尹翔和叶妩的方向。

    汤深呼吸,看着艾卿和他身边的贴身保镖已经开始在往一边撤退,他和张森达作为掩护,而他还有一个任务是,杀了叶妩。

    这么沉寂了两秒。

    汤微冒出头,枪支扫射。

    子弹打在石头上噼里啪啦的响动显得异常疯狂。

    尹翔和叶妩蹲坐在石头上,耳边一直响起枪声,接连不断。

    “汤接到了绝杀令。”尹翔说。

    “我知道,是针对我。”

    “所以汤如果没有杀了你,肯定不会离开,与之,我们也没办法全身而退。”尹翔说。

    “我知道。”

    “所以,我们要杀了汤。”尹翔说,紧捏的手指,手枪微动。

    “汤的身手只微逊于顾子臣。”叶妩提醒。

    “所以我们得谨慎一点。”

    叶妩点头。

    耳边的枪声突然停了下来。

    就是这个时候。

    尹翔从石头隐蔽处滚了出来,从枪声的方向已经知道了汤的方向及距离。

    尹翔一步一步靠近对方。

    叶妩作为掩护。

    所有人呼吸似乎都停了下来,尹翔尽量控制着自己脚上的声音,或许一点点动静都可能被对方听到。

    叶妩握着手枪,看着尹翔,额头上的虚汗从上而下。

    突然,从另外不远处蹦出来张森达。

    张森达直接将尹翔扑在地上,尹翔被张森达狠压着,枪在手上使不出力气。

    张森达用尽全力将尹翔手上的枪打掉,正准备自己捡起来的时候,尹翔脚一用力,枪支往更远的地方踢去,与此同时,张森达和尹翔打了起来,两个人一拳一脚,迅猛而激烈。

    正时。

    汤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了他原来的方位,或许就是让张森达做了诱饵,让所有人视线至少有一瞬间是在张森达的身上,而他趁着这个间隙,已经到了另外一边,正好可以在一瞬间对准还未自知的叶妩,因为在那么短暂的一瞬间,叶妩的手枪还一直对着汤刚开始隐藏的方向。

    “不……”尹翔脸色一紧。

    他一个用力将张森达一脚踢开,身体猛地一下往汤射击的方向。

    “哐。”响亮的的枪声,在耳边起伏。

    “尹翔!”叶妩和武大突然大叫。

    汤开了一枪后,迅速的退向一边。

    叶妩的手枪一直不停的对着汤,一声一声疯狂的扫射。

    汤的手臂中了一枪,整个手臂在微微颤抖。

    头顶上突然响起了引擎的声音。

    张森达对着汤大吼着,“走了。”

    汤看着自己的手臂。

    “走了,汤。”张森达跑向汤,扶着他快速的撤离。

    武大追过去。

    叶妩大叫着她,“武大,别过去。”

    武大的脚步停了停。

    叶妩迅速跑向尹翔,看着他头上不停流着的鲜血。

    子弹穿过了头顶,尹翔的脸色已经变得惨白,白的吓人。

    武大迅速退回来,蹲坐在尹翔的身边。

    “尹翔,我们马上回去,你不会有事儿的。”武大说,声音又快又急,一向都不会怎么表露感情的人,此刻眼眶已经红透。

    “武大……别安慰我了,我知道自己的情况。”尹翔说,声音已经虚弱到不行。

    武大咬着唇,那一刻说不出一个字。

    尹翔看了一眼武大,转头对着叶妩。

    叶妩抱着他的身体,眼泪已经一颗一颗的掉在了他的脸上。

    因为救她,所以尹翔才会变成这样。

    “别哭了,我不是为了你。”尹翔说,“我只是不想要老大内疚而已。”

    叶妩看着尹翔。

    “虽然以前喜欢过你,但是……”尹翔说话有些吃力,他微微闭着眼睛,又强迫自己睁开,看着叶妩那张已经哭花的脸,“叶妩,别让自己过得那么不开心……那么,不开心。”

    ……

    “尹翔!”

    “尹翔!”

    “尹翔……”

    山林中,响起痛彻心扉的声音。

    不!

    叶妩抱着尹翔,整个人哭得撕心裂肺。

    武大蹲坐在旁边,默默的看着尹翔已经没有了任何血色的脸。

    她记得第一次看到尹翔的时候,长得白白净净的,做什么都笨,那个时候大家都喜欢嘲笑尹翔。

    她记得第一次尹翔对她说,他说武大,我发现我喜欢叶妩,可是叶妩喜欢老大,怎么办?!

    她记得第一次和尹翔单独出行任务,两个人被追杀,尹翔开车疯狂一般的往前行驶,后面的人追得紧,武大问尹翔,我们怎么办?尹翔气急败坏的说着,我他妈的就一个司机,你问我怎么办?!模样那么生动,至今难忘。

    她记得第一次他们失去同伴的时候,尹翔一直不停地哭,哭着说,有一天如果我这么死了,你们会为我哭吗?!

    她记得那一次路远死了,她最爱的男人死了,尹翔安慰她说,武大,要是没有人要你,我要你。多年后你若未嫁,我若未娶,我们也可以将将就就……

    尹翔。

    那个最会温暖人的尹翔,现在成了冷冰冰的一具尸体,不会动,不会说话……

    突然。

    头顶上响起了越来越近的引擎声。

    叶妩和武大同时看着那逼近的直升飞机。

    “跑!”

    你不知道是谁开的口!

    为了逃命,两个人疯狂一般的,各自往一个方向跑去。

    直升飞机上扔下来一个手榴弹。

    手榴弹扔在了刚刚她们残忍的放下尹翔而自身逃命的地方。

    一团火球猛地一声在安静的山林中响起,阵阵回荡。

    叶妩和武大被炸药弹飞在地上,趴在地上默默的看着那具烧焦的尸体……

    默默地看着,默默的看着……

    这就是现实。

    这就是,现实!

    这就是为了生存,眼睁睁放下自己同伴的现实。

    这么可悲可泣。

    ……

    痛。

    痛得仿若已经麻木。

    乔汐莞就这么直直的看着头顶上的树林,看着那高高的天空。

    她为什么会在这里?!

    顾子臣为什么会在她身边?!

    她不是应该死了吗?!

    她转眸,沉默着看着顾子臣,看着他脸上似乎被什么刮伤的痕迹,看着他那套她觉得帅得天翻地覆的迷彩服也有好多地方都被刮破了,露出了血森森的痕迹。而此刻,他仿若并不自知一般的,脸色依然冷漠,他在用手撕破她的衣服,撕破那点,被子弹打伤的地方。

    她看不到那个伤口,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

    她只是觉得很痛,说不出来的,撕心裂肺的痛。

    她知道她身上其实还有好多伤,那些伤让她身体无法动弹,但她清楚的知道,唯一可能致命的,就是她胸口上那一颗,顾子臣用他自己的手枪打出来的,那一颗子弹。

    两个人都很沉默。

    天色似乎也到了日落西山的时候。

    心口猛然一痛,她觉得有一种,痛得背气的感觉。

    她看到顾子臣用手指承压在她伤口周围的地方。

    缓缓,顾子臣手指离开。

    他转身。

    乔汐莞看到了一堆小火苗,顾子臣手上有一把小刀,刀子在小火苗上面不停的燃烧着,旁边还放着一瓶饮用水。

    好一会儿,顾子臣手上拿着那把小刀,回到乔汐莞的身边,“我现在给你取子弹,没有麻药。”

    乔汐莞看着他。

    “会很痛。”顾子臣说。

    乔汐莞觉得自己那一刻,连说一个字的力气都没有,她大大的眼眸就这么看着顾子臣,然后眼泪顺着眼眶,不停的往下掉,没完没了。

    顾子臣沉默的看着她,看着她的泪水。

    “子弹离你的心脏很近,如果不及时取出来,很容易危害你的生命。”顾子臣开口,继续说道,“取子弹的整个过程你不能动,如果稍微有一点偏差我就会碰到你的心脏。”

    乔汐莞一直看着顾子臣,就算眼泪模糊不清,还是想要看清楚此刻,顾子臣冷漠的那张脸。

    “忍忍。”顾子臣拿了迷彩服裹成的一坨布放进了乔汐莞的嘴里,“咬着。”

    乔汐莞看着他。

    顾子臣压在乔汐莞的身上,两腿狠狠的压着她的双腿,但是上身他没办法帮乔汐莞禁锢,他的双手要一点一点的划破乔汐莞的皮肤,取出那一刻深埋在她身体内的子弹。

    刀子一点点割着她的肉。

    乔汐莞那一刻真的很想晕死过去。

    她以为她身体已经到了极限的边缘,已经没有了任何力气,不可能动弹一秒,可就在刀子一点点进入她身体的时候,她听到了自己狠狠咬着布时发出来压抑的声音,嘶哑的声音,她整个身体开始绷紧,用力,很用力的绷直着,没有动弹一秒。虚汗已经打湿了她的全身,眼泪疯了一般的,不停流出……

    她感受着刀子,一刀一刀在她身体上,划动,深深的划入她的骨髓里面。

    整个过程不长,但绝对不短。

    顾子臣取出了子弹。

    一颗金色的子弹壳。

    顾子臣把子弹取出来后,用刚刚的饮用水清洗着她伤口的位置。

    她想她应该已经痛得麻木了,麻木到,不会喊叫,只有眼泪,眼泪依然不停。

    清洗了之后,顾子臣拿出了一小盒药水,轻轻的上在了她的伤口处,她身体在不自觉得颤抖,伤口处一直在抖动,因为药水刺激着她破烂的皮肤,痛得撕心裂肺。

    上完药,顾子臣撕破了自己穿在里面的白色背心,一点一点巴扎在她的伤口处。

    做完了所有一切之后。

    顾子臣拿起剩下的饮用水,用手指一点一点的擦拭在她毫无血色的唇瓣上,似乎是想要给她喝点水,在流了那么多眼泪,流了那么多汗水,流了那么多血后,补充一点生理水分需求。

    周围又陡然安静了下来。

    顾子臣将身上的已经破破烂烂的迷彩服盖在了乔汐莞的身上。

    乔汐莞闭上眼睛。

    她不想死。

    所以刚刚顾子臣给她说的话,一字一句她都听了进去。

    不能动。

    动了就会碰到心脏就会死。

    所以她整个过程痛到想要杀人,她依然没动。

    她其实还有很多问题想问,因为知道自己现在非常虚弱,虚弱到一开口说话或许就会呼吸不顺,所以她就不问,她就闭目眼神,如果能够睡着更好,因为伤口那里太痛了,痛得她根本就没办法控制,她甚至现在还能够感觉到伤口那里如刀子一点一点在割,割得鲜血直流。

    周围真的很安静。

    安静到,仿若只能够听到风吹的声音。

    她睁开眼睛,她有一瞬间觉得,顾子臣可能已经离开了。

    她真的不太懂那个男人。

    她不知道他杀她救她是因为什么,她现在周围只有顾子臣,她也会自然而然的觉得,顾子臣或许要回去汇合他的同伴,很显然,她现在就是负担。

    她看着顾子臣坐在她的旁边,看着她应该已经惨白到毫无血色的脸。

    “顾子臣。”乔汐莞说话。

    一开口,伤口就更痛了。

    她咬着唇。

    顾子臣看着她的模样,修长的手指摸着她的额头,顺了顺她有些凌乱的长发,“别说话,等回去后,我会给你解释。”

    “我想问你一句。”乔汐莞说。

    她想她现在应该是很滑稽的,因为从她醒来到取子弹到此刻平静的整个过程中,她的眼泪就没有停过。

    她也不想自己变得这么的懦弱,她想如果是叶妩发生了这种事情,肯定不会像她一样,肯定不会像她这样,显得这么的不堪一击。

    “你不是真的想要杀我,是吗?”乔汐莞问他。

    人都是自私的。

    她甚至觉得她比大部分人都自私。

    刚刚在艾卿手上的时候她说了,她说没想过顾子臣会救她。

    其实心里面一直在呐喊,顾子臣,救我,我不想死。

    真的不想死。

    她只是觉得,电视上不都是这么演的吗?在死的那一刻,都要这么煽情的说着这些看上去是大义凛然的话。

    她说出去后,就后悔了。

    因为顾子臣朝她开了枪。

    枪口对着她的胸口,她没有看到顾子臣任何隐忍的脸。

    她以为自己就这么死了。

    她想那一刻,可能是被吓晕的。

    从小到大,没见过这么劲爆的画面,何况她真的觉得,中了子弹就会死,因为她并没有穿防弹衣。

    她以为自己死了。

    结果还是睁开眼睛看到了祖国的大好河山。

    还看到了这么一张,倾国倾城的脸颊。

    “不是。”顾子臣没有犹豫的,说得很坚决。

    也对。

    如果是真的要杀她,也不会来救她了。

    她其实也觉得自己问了一个白痴的问题。

    周围越来越安静。

    夕阳的余晖快要散尽。

    山林里面的夜晚总是出奇的冷。

    乔汐莞觉得自己真的有些冷,身体在瑟瑟发抖。

    顾子臣似乎也感觉到她了异样,他抱起她的身体。

    轻轻的举动,仿若也拉扯着她的伤口,痛得她不敢呼吸。

    顾子臣将她抱进怀里,贴着他身体的问题,她的脸靠在他的胸膛上,感受着他均匀而有力的心跳声。

    不知道是不是这种心跳会给人安全感,她迷迷糊糊中,就好像睡着了。

    睡着后,就真的不想起来。

    因为胸口那里太疼了。

    她真的受不了。

    耳边听到谁的声音,在喊她的名字。

    不要叫她。

    不要叫她。

    她真的不想睁开眼睛,死了也行。

    死!

    她突然有些惊恐。

    她不想死。

    都经历了这么多了,她不想死!

    她逼迫着自己,开始去感受那个声音,越来越清楚,所以她恍惚看到了顾子臣,看到他那张熟悉的脸,他说,“乔汐莞,别走,别离开我。”

    她站在顾子臣的面前。

    第一次看到那么深情的样子。

    她想她果然是在做梦。

    她咧嘴笑得很开心,“顾子臣,那你说爱我试试?”

    顾子臣看着她。

    “说啊,你说了,我就不离开你了。”

    “我爱你,乔汐莞。”

    我爱你。

    顾子臣说了。

    那么动听的声音。

    乔汐莞觉得自己那一刻心都融化了,管那些神马的她想不通的东西,管那些顾子臣为什么要向她开枪,她认定这个男人爱她,她也爱他就行了。

    她欣然的扑进了顾子臣的怀抱里,紧紧的抱着他,“好啦,我不离开了。”

    “乔汐莞。”

    乔汐莞睁开眼睛,迷迷糊糊的看着近距离下的顾子臣。

    周围已经很黑,其实那一刻她看不太清楚顾子臣的模样。

    “乔汐莞,你身体很烫,你在发烧。”顾子臣一字一句。

    这才是现实。

    刚刚那都是在做梦。

    乔汐莞闭了闭眼睛,随口说道,“发烧就发烧吧。”

    “你现在发烧会非常不好,伤口很容易感染。也有可能是伤口感染了,所以才会发烧。”顾子臣说。

    “然后呢?我就只有等死了是吗?”乔汐莞问道。

    顾子臣看着她。

    乔汐莞也没有再开口。

    两个人沉默了几秒。

    顾子臣说,“你现在不要睡觉。”

    “不睡觉就不能死了吗?”

    “至少可以多坚持一会儿。”

    “顾子臣你觉得我会死吗?”乔汐莞问他。

    “不会。”

    乔汐莞似乎是冷笑了一下。

    顾子臣突然将乔汐莞放在地上。

    乔汐莞看着他,看着他将上身的衣服全部脱掉,又蹲下来将乔汐莞上升的衣服脱掉,将自己的衣服铺在地上,轻脚轻手的把乔汐莞抱上去,然后将乔汐莞的衣服盖在她的身上。做完之后,自己赤身的躺在地上,乔汐莞的旁边。他将她楼抱在自己的怀里,肌肤想贴,有人说,这样才是最保暖的方式。

    乔汐莞靠在他的身体上,两个人睡在一片还算干燥的,用树叶子堆起的地面。

    头顶上的天色很黑,远远地能够看到几颗星星。

    乔汐莞觉得很冷。

    搂抱着顾子臣的身体,依然很冷,冷的瑟瑟发抖。

    她想她是真的在发烧,烧得已经有些迷糊了。

    “乔汐莞,不要睡觉。”顾子臣的话在她头顶上响起。

    乔汐莞那一刻恍惚又清醒了些。

    “嗯。”

    “不要睡觉,睡着了会更冷。”顾子臣说。

    “嗯。”乔汐莞点头。

    但是头真的很重。

    她已经在迷糊的边缘,不停的挣扎。

    “你知道你的心脏和别人长得不一样吗?”顾子臣突然开口。

    乔汐莞诧异,“怎么不一样?”

    “你心脏的位置比一般人偏右了2厘米。”顾子臣说。

    “你怎么知道?”

    “我听过你的心跳。”顾子臣回答。

    “然后呢?”

    “所以我今天下午对你开枪的时候,按照的是平常人的位置。”

    “我才没有死?”乔汐莞说。

    “嗯。”顾子臣解释,“如果不做得逼真一点,艾卿不会相信,就不会放过你。”

    “你现在是在给我解释,为什么对我开枪吗?其实你是在救我!”乔汐莞问道。

    “是,我没想过会杀了你。”顾子臣说。

    “但是你还是对我开枪了。”乔汐莞感叹。

    “这是我能够想到最好的方式。”

    “不会牺牲你的同伴,也不会牺牲你的事业,当然,也不会牺牲我。”乔汐莞总结。

    “是。”

    “可万一我死了呢?”乔汐莞问他。

    如果打偏了一点点,如果她当时稍微动一下,如果现在她走不过这个坎,死了呢?!

    她感觉到顾子臣的手臂似乎是愣怔了一下,然后在不自觉得抱紧她,“乔汐莞,我不会让你死。”

    “可我万一真的死的,你会内疚吗?”

    “会。”顾子臣回答。

    乔汐莞微叹了口气,“有一秒,我真的觉得我是心死了。”

    顾子臣沉默着紧紧的抱着他。

    “但是顾子臣,我爱你。”乔汐莞说,“因为很爱你,所以总是会找各种借口来原谅你对我做的种种,我刚刚甚至在做梦的时候,都还想着,我要和你一辈子,长相厮守。”

    “我知道。”顾子臣说。

    “顾子臣,我真的很爱你。”乔汐莞躺在他的颈窝处,声音有些哽咽。

    真的很爱。

    所以不想要计较。

    就算此刻心都痛死了,身体也痛死了,还是会原谅。

    两个人紧紧相拥,互相交织。

    深邃的夜晚,安宁的环境。

    陡然。

    耳边似乎响起了什么飒飒的声音。

    顾子臣一下子警觉起来,他猛地拿起放在身边随手可以拿到的手枪,对准声音的方向。

    脚步声越来越近。

    “顾子臣,我是武大。”耳边,突然响起武大声音。

    武大应该没有看到顾子臣,只是没有方向的,说着。

    “武大。”顾子臣放下手枪。

    武大听到声音,非常激动的跑了过来。

    武大的身后,还跟着一个女人,叶妩,两个人应该是从上面下来,一路摸摸索索,然后终于找到他们。

    “老大,你没死。”武大眼眶一下子就红了。

    顾子臣眉头微皱,“我没死。”

    “没死,真好。”武大说。

    顾子臣觉得武大有些奇怪。

    平时,从来没有见过她这么煽情。

    而且从上面摔下来,也不是悬崖深渊,他没死,不很正常嘛?!

    “乔汐莞呢?”武大问。

    “在这边。”顾子臣说。

    “死没?”

    “没有。”

    武大转眸,看着远远躺着的一个人影。

    顾子臣已经转身,走向乔汐莞。

    乔汐莞没看清楚来人,只知道有武大。

    武大走过去,叶妩也跟在后面。

    还没死。

    叶妩沉默的看着乔汐莞,看着顾子臣那么小心翼翼的扶着她。

    果然。

    顾子臣不会真的杀了乔汐莞,从顾子臣愿意不顾一切的和乔汐莞一起滚下去,就似乎验证着,乔汐莞根本就没死。

    她冷冷的视线看着乔汐莞,看着顾子臣。

    乔汐莞似乎是感觉到一道不好的视线,她顺着视线的方向,好久,她终于看清楚了那个站在他们不远处的叶妩。

    整个人猛然的怔住了。

    顾子臣似乎感觉到了乔汐莞的心惊,温柔的拍了拍她的背,“别怕,叶妩是我们的人。”

    什么叫做,叶妩是我们的人?!

    乔汐莞不相信的看着他。

    顾子臣,叶妩绝对不会是她的人。

    绝对不会。

    “老大,你是早就知道吗?”武大听顾子臣开口,刚刚还很奇怪,为什么老大看着叶妩和她一起出现,丝毫没有任何异样。

    “才知道。”顾子臣说。

    武大不明白。

    顾子臣一点一点给乔汐莞穿着衣服,说道,“路远死的时候给我说过,在基地的间谍不止他一个,还有谁他也不知道。当然,我也不知道。不过今天来这里的时候,上面给我说隐藏在基地的另外一个间谍会现身帮我们,现在叶妩在你身边,就已经很明显了。”

    顾子臣说的云淡风轻。

    尽管真的没有想到会是叶妩。

    现在想来,其实也一点都不觉得的诧异。

    叶氏家族本来就是情报局的一个门户,以前z国的秘密情报局基地只有一个,也就是他们之前一直待的国家情报局,现在国家情报局的性质已变,叶氏家族想要长存肯定需要依靠z国的其他机构,而很显然,z国也利用这么一个契机,找到了叶氏家族,继而让叶妩成了间谍。当然这一切,在z国没有真正讨伐国家情报局这个秘密基地的时候,都绝对不会暴露出来,自然,国家情报局也想不到叶氏家族会在那么早的时候就已经变了方向。

    何况。

    那么爱顾子臣的叶妩在顾子臣叛变的时候选择回到基地,基地对叶妩的认可,已经超乎了想象。

    自然而然,就绝对不会怀疑到叶妩身上。

    这倒是给了叶妩继续提供情报的机会。

    当然。

    为了叶妩的安全,不可能再让她再待下去,早晚会被发现,而这个时候,中央情报局发了通知让叶妩这次任务后回来。

    自然而然,就发生了后面一系列的,叶妩突然倒戈他们的事情。

    “尹翔呢?”顾子臣突然问道。

    武大沉默了一秒。

    叶妩也没有说话。

    “尹翔呢?”顾子臣脸色一冷。

    武大张了张嘴。

    叶妩说,“我让他在上面待着,你们刚开始来的那辆直升飞机在艾卿离开的时候被炸毁了,我们现在没办法离开,尹翔正在给基地那边联系,我们现在先去上面,等待救援。”

    顾子臣眉头紧皱。

    叶妩没有说话,转身对着武大,“走吧,我们走前面开路。”

    武大看着叶妩。

    叶妩抿着唇,转头又说道,“你抱着她走后面。”

    顾子臣沉默着,弯腰抱起乔汐莞。

    乔汐莞安静的靠在顾子臣的胸膛上。

    刚刚她一直不明白,现在隐隐约约看到前面的两个人终于想通了!

    叶妩现在和顾子臣是一条战线上了吗?!叶妩隐藏了这么多年,其实还是和顾子臣是一起的?!叶妩是不是非常伟大?!为了国家事业,其实放下了很多儿女私情……

    顾子臣会不会因此而感动。

    乔汐莞抬头看着顾子臣冷峻的脸。

    顾子臣这么薄情,绝对不会感动。

    绝对不要……

    她这么一直默默的靠在顾子臣的怀抱里。

    一行人往上攀爬。

    顾子臣把乔汐莞抱得很紧。

    武大偶尔会回头帮顾子臣,毕竟顾子臣两只手都这么抱着乔汐莞,也只有这么抱着,才最不容易拉扯到她的伤口。

    这么一路,知道天已经越来越亮。

    所有人已经爬上了半山坡。

    所有人原地休息。

    顾子臣拿了些使用水给乔汐莞喝,然后摸着她依然发烫的额头,脸色有些紧绷。

    叶妩和武大坐在一起。

    叶妩就这么一直看着他们,然后不发一语。

    武大也这么看着他们,然后依然不发一语。

    休息了20分钟。

    继续前行。

    还未真正的走上去,武大就非常激动的说着,“收到了前方信号,已经有救援人靠近我们了。”

    “嗯。”顾子臣点头。

    所有人似乎又多了点力气一般的爬了上去。

    上方不远处,一辆直升飞机在他们头顶上盘旋。

    顾子臣轻轻的将乔汐莞放下。

    直升飞机上放下软梯。

    顾子臣蹲下身体,“乔汐莞,我现在要爬软梯,所以用背的方式,可能会压着你的伤口,你忍着点。”

    乔汐莞点头

    她想再痛,也不可能会比硬生生取子弹的时候更痛。

    她咬着唇,趴在顾子臣的身上,然后感受着伤口拉扯的痛,坐到了直升机上。

    武大和叶妩也顺着软梯,一个一个往上。

    顾子臣看了看,“尹翔去了哪里?”

    武大和叶妩沉默。

    软梯已经渐渐地收了上来。

    “尹、翔、去、了、哪、里?!”顾子臣冷冷的声音,狠狠的问道。

    ------题外话------

    呼呼呼呼。

    今天好累啊。

    写的好心痛啊。

    我可怜的尹翔。

    默默飘走。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