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十七章 矛盾激化(二)

第十七章 矛盾激化(二)

作者:恩很宅
    偌大的独立别墅。..

    乔汐莞无所事事的坐在大床上。

    胸口处还是会有些疼,她不敢动弹一秒,所以就这么无聊到爆的一直打量着这个和上次离开时其实没有什么改变的房间。

    顾子臣说吃完饭就上来陪他,也不知道在忙什么,吃了这么久还不上来。

    因为身体疼,她也不想起床走楼下去,这栋别墅的隔音效果又好到惊人,她什么都听不到。

    总觉得自己被遗弃了一般,这种感觉真不爽。

    这么一个人无聊到爆的的至少待了40来分钟,房门被人推开。

    她欣喜若狂的看着顾子臣从外面走进来,看着他冷峻的脸上,依然毫无血色。

    乔汐莞脸上的笑容渐渐隐退,注意到他手上缠着的白色绷带,诧异地问道,“顾子臣,你手怎么了”

    “没什么。”顾子臣没有做任何解释。

    乔汐莞看着他。

    看着他直接走向外阳台,然后拿出一支烟,静静的抽了起来。

    烟雾弥漫。

    外面的天色已经黑尽。

    估计是要下大雨的节奏,天色沉得让人心慌。

    顾子臣就远远地站在那里,远远地背对着她。

    乔汐莞看着他的背影,安静得让人窒息的空间,她突然开口说道,“是不是尹翔的死,让你很内疚”

    顾子臣僵硬的身体似乎是怔了一秒,一秒后,狠狠的吸了一口烟,没有转身,但微微的点了点头。

    是很内疚。

    这次是自己的预估失败,这次是自己太自以为是,这次是自己太粗心大意,所以造就了无比惨痛的事实。刚刚武大的质疑是对的,尹翔的死怪不到任何人的头上,怪的只有自己。

    他很狠狠的抽着烟,烟雾在四周,不停的扩散,扩散。

    “我不知道尹翔具体是怎么死的,听说是为了帮叶妩挡子弹。尹翔救了自己的同伴,他死的很伟大。”乔汐莞想要找话题安慰顾子臣,但发现,说出来的话,也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

    是啊。

    毕竟,死的是一条人命。

    毕竟,死的是他们一起同生死的伙伴。

    她不知道顾子臣给了他的同伴怎样的承诺,但至少,最基本的,不会让他的同伴这么死去。

    尹翔的死,将会成为一道很深很深的隔阂吧

    再次陷入沉默的空间。

    顾子臣站在阳台很久很久,乔汐莞看不到他的脸色,只看到他的背影如石化了一般,除了抽烟的举动,再也没有任何其他,看上去如此的遥远,就仿若感觉,自己和他并不是一个世界的一般。

    她一直都觉得自己和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但因为爱相交到了一起也可以试着融合,此刻却莫名觉得,顾子臣已经把她排出了之外,留在他的身边,却感知不到,他的内心。

    阳台外,果然下雨了。

    倾盆大雨,疯了一般的往下掉。

    也不知道是不是在为谁这么哭泣。

    乔汐莞抱着枕头,闭上眼睛。

    顾子臣现在不需要她,所以,她不应该去打扰他。

    让他这么静静,静静。

    她睡觉,强迫自己睡觉。

    而变得雨声很大,雨滴落在下面的树枝上,响起哗啦啦的声音,此起彼伏。

    过了不知道多久。

    她似乎感觉到顾子臣从外阳台走了过来,还狠狠的拉上了落地窗,落地窗隔壁了雨水的声音,她顿时觉得耳边清净了很多,她此刻在睡着与清醒的边缘,脑袋有些迷糊不清。

    她似乎是感觉到顾子臣有些薄凉的唇轻轻的印在了她的唇瓣上,那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被雨水打湿的手指,冰冰凉凉的抚摸着她的脸颊,他呢喃的声音,很小声很小声的穿过她的耳膜,他说乔汐莞,对不起。

    对不起

    为何给她说对不起

    是觉得她这么一个平凡人,因为他而走进了这么复杂的一个世界

    可是她从来没有怪过他而且从这里离开失去了安全保护的决定是她自己下的,这次受到的伤,她虽然有那么一秒真的觉得很心寒,但顾子臣说了,是为了救她才会如此,所以她原谅了他。

    顾子臣为何还要给她说对不起

    是其他什么吗

    她当时太困了,困到,已经将声音过滤般的,沉睡了过去。

    别墅中,另外一个房间。

    两个女人坐在一起。

    武大一直不说话,不管叶妩开口说什么,都不说话。

    叶妩实在有些无奈,叹气,“武大,你还是这么固执。”

    武大依然不开口,就这么一副,生着闷气的样子。

    “尹翔的死大家都很难过,顾子臣可能是最难过的,你还这么的去骂他,你想过他心里面的感受吗他作为我们的老大,同伴突然牺牲,不管是因为谁,不管是不是他的责任,他从来都只怪在自己身上。当年路远的死,顾子臣下决定让大家离开基地,不就是为了保护同伴的安全,不就是为了让同伴可以过上平常人的生活他一直这么努力,隐忍了这么多年,在一边和基地斗智斗勇的保护着你们的安全,一边在寻找契机找到外界力量让基地彻底的不能成为大家的威胁,他这么用心,这么努力,可你却这么的去质疑他”叶妩说,看着武大有些动容的样子,继续说道,“说真的,虽然是因为我才引起的这场纷争,我却还是会站在顾子臣那边。”

    武大紧咬着唇。

    到了现在,到了所有的硬脾气都冷静下来,其实武大自己也有些后悔刚刚的冲动。

    刚刚她确实太冲动了。

    她其实没有嘴上说的那么恨顾子臣,她只是觉得顾子臣对叶妩太冷漠了,她只是有些想不通顾子臣为什么在那个时候会义无反顾的去救乔汐莞而造就了尹翔死的事实,她总觉得,顾子臣为了乔汐莞拖累了他们太多的脚步

    其实想来,如果没有乔汐莞,他们现在也终究还在止步不前。

    “好了,我知道我们武大就是外柔内刚,有口无心。”叶妩主动拉着她的手,“别生气了,明天好好和顾子臣说说,别让我们同伴之间产生隔阂。”

    “不。”武大坚决的说着,“我不会给顾子臣道歉。”

    “你终于舍得开口说话了。”叶妩微微一笑。

    “我不会原谅顾子臣,因为他才让尹翔牺牲。”武大继续坚持。

    “口是心非。”叶妩说。

    武大脸色微动。

    “行了行了,我不说了。”叶妩看着武大的样子,耸肩说道,“我走了,累了一天一夜,早点休息。”

    “叶妩。”武大突然叫住她。

    叶妩看着她,“怎么了”

    “你是不是对老大还是放不下”武大问。

    叶妩沉默了很久,很久后说,问道,“我是不是特别傻。”

    “嗯,特别傻。”武大给予肯定的答案。

    “爱情就是如此,只要认定了,就谁都替代不了。你不是也喜欢路远吗路远死了这么久了,你有移情别恋吗”叶妩说。

    武大默默地摇头。

    这辈子,她只会爱路远。

    “但是,老大已经有乔汐莞了。我从来都看不透彻老大的脾气,但是老大对乔汐莞的爱,却清清楚楚根本就没办法掩饰。叶妩,如果你再把心思放在老大身上,受伤的会是你自己。”

    “我知道,我只是就这么默默地喜欢就行,我没想过得到顾子臣,只想要看着他过得好就行了。我想从当初我选择背弃你们回到基地那一刻开始,就注定了我和顾子臣,不会再有结果。”叶妩有些难过地说着,默默地说着。

    “你是身不由己”

    “却这就是现实。爱情应该是经不起折腾的,最经不起的就是不坚定。我很后悔曾经的一切,但是如果再次选择,我想我依然会选择这条道路,因为这似乎就是我人生的宿命,一个从生下来,就不太好的宿命。”叶妩有些自嘲,眼眶那一刻是真的有些红。

    多么可悲的宿命。

    武大不会安慰人,她只是这么看着叶妩,看着她好像真的很伤心很伤心的样子,却没有撕心裂肺的哭,只是这么默默的,眼眶泛红而已。

    这个女人真的很隐忍。

    从他们离开后,一个人在基地,隐忍着这么多年。

    她应该也没有想过,当真的有一天再次和顾子臣相间的时候,看到的是他对另外一个女人的温柔和体贴。

    两个人这么沉默了好久,叶妩故意拉出一抹笑容,“武大你好好休息,我回房了。”

    “嗯。”

    叶妩离开,为她轻轻的关上了房门。

    走出武大的房间,叶妩脸色微变。

    她真的没有想过利用武大,对她而言,武大还是最重要的同伴,她可以为了同伴牺牲。

    但是。

    她承认,今晚上所有一切都是她故意引起的,她知道她对顾子臣的讨好只会激起武大对顾子臣的愤怒,因为从出事的整个过程中,她总是把自己放在了最受伤的那个位置,武大看到的全部都是顾子臣对乔汐莞的保护有加,而自己,默默地承受着不停的伤害。

    人总是会不自觉地的站在弱者这一边,武大也不例外。

    其实,她是真的很了解顾子臣,她甚至知道顾子臣这么对她只是为了让她死心,只是为了让她不要抱任何希望。对于顾子臣而言,她无论如何都是他的生死同伴,所以顾子臣不会害了她,只会用他的方式,选择对她最好的方式。

    今晚上的矛盾点,让武大对顾子臣爆发了。

    顾子臣对同伴的付出其实大家有目共睹,在他心目中或许除了同伴,其他都可以不在乎,当然,除了乔汐莞乔汐安成了顾子臣的肋骨,这让她真的很不爽。

    所以,她引导着武大,把所有的矛盾都指向了乔汐莞,让顾子臣知道,乔汐莞就不应该出现在他们的世界。乔汐莞就是负担,乔汐莞让大家同伴之间产生了隔阂。

    她不自己出面,她通过武大来传递所有的信息。

    武大在他们之间最单纯,总是单纯的认定着,同伴就是要对彼此毫无保留的付出。很显然,她的故意让武大觉得,顾子臣因为乔汐莞,而并没有对他们真心付出,甚至因为乔汐莞,害死了尹翔,害死了比亲人比朋友比爱人更加重要的伙伴。

    这在武大的世界里完全是接受不了的事实。

    当然,做了那么多事情之后,她还得充当好人的角色,她安慰武大让她不要计较顾子臣,从而让自己处于更加弱者的那一方,让武大误以为,就算到了这个地步,她依然对顾子臣无怨无悔,她依然愿意默默地去付出。

    拿下武大真的很轻松。

    只是能够顺利的拿下顾子臣吗

    对。

    她就是爱顾子臣,还爱着。

    就算得不到。

    顾子臣这种男人,也轮不到乔汐莞捡了便宜

    翌日,一早。

    乔汐莞睁开眼睛,看着周围的一切。

    顾子臣已经不在房间,身边那个位置的温度早就已经冷却。

    昨晚上顾子臣是在这里睡觉的吗

    她想应该是吧。

    她支撑着自己起床,从床上坐起来。

    外伤的伤口总是比想象的更容易恢复,昨天还痛得连呼吸都会觉得难受,今天明显就感觉好了很多,如果不拉扯着,几乎感觉不到特别强烈的疼痛感了。

    她望着外面已经晴朗的天空。

    昨晚上的一夜雨水洗涤,今天的天空看上去格外的干净。

    她觉得一生软绵绵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睡得太多。

    她掀开被子,准备起床站站。

    房门突然被推开,顾子臣端着一份早饭进来。

    “醒了”顾子臣问。

    “嗯,一身觉得很酸痛,就想起来走走。”

    “不痛了”

    “没那么痛了,感觉是可以忍受的范围内。”乔汐莞说。

    顾子臣微点了点头,“先吃饭。”

    “好。”乔汐莞走过去。

    顾子臣依然一口一口喂她。

    她吃得不快不慢,因为怕被呛着,只要一咳嗽,胸口上就会撕心裂肺的痛,她一向都很会爱惜自己的身体。

    这么吃了满满一大碗,乔汐莞非常满足的站起来走动着。

    “对了,我还没洗脸刷牙”乔汐莞突然惊呼。

    她居然就吃了早饭了

    她是有多不爱干净

    顾子臣对于乔汐莞突然的大惊小怪没有特别的反应,或许在他的世界里,乔汐莞纠结的永远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小事情。

    这些小事情,让乔汐莞看起来很真实。

    他说,“我帮你吗”

    “嗯。”乔汐莞点头。

    这段时间也习惯了顾子臣的贴身服侍,感觉挺好。

    洗完脸漱完口。

    顾子臣和乔汐莞就坐在房间里沙发上,大眼瞪小眼。

    今天顾子臣不忙吗这么陪着她。

    她有些诧异,又觉得房间里面好像有些小尴尬,所以拉开了话题,“艾卿是不是就是你口说的,另外一个团队的老大,就跟你原来的身份差不多”

    顾子臣似乎是怔了一秒,为乔汐莞突然开口的话题。

    他看着乔汐莞,摇了摇头,“艾卿是我们的boss。”

    “boss”乔汐莞扬眉。

    “就是给我们下达命名的人,整个基地,他上头就只有一个人。”顾子臣说,“艾卿的父亲。”

    乔汐莞目瞪口呆。

    她一直以为艾卿的身份也就是以前顾子臣的身份而已。

    没想到,真的是大人物。

    “所以如果能够真的捉拿艾卿,对我们摧毁基地是个非常有利的帮助,很显然,失之交臂。”顾子臣说,话语分明有些失落,表情看上去却真的只是在平铺直叙,仿若这件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

    “是因为我吗”

    “和你没关系。”顾子臣说。

    乔汐莞点头。

    顾子臣说没有关系,她就当没有关系。

    房门外突然响起敲门的声音。

    乔汐莞转头。

    莫梳手上端着一个杯子,说道,“吃药了。”

    乔汐莞点头。

    莫梳将一颗药丸递给乔汐莞,杯子一并递给她。

    乔汐莞对着莫梳挤眉弄眼,表情就是在说,你知道我可能怀孕的,你给我吃的,不会对胎儿有影响吧

    莫梳眼眸微动,似乎是没有懂起乔汐莞的意思,没有给予任何回复,反倒是眼神往顾子臣那边看了看。

    顾子臣冷峻着脸,没有说话。

    乔汐莞觉得有些诧异,想想莫梳应该也不会粗心大意到,给她吃激素类药物,拿起药丸正准备往嘴里喂的时候,她似乎看到了顾子臣有些隐忍的手指,在微微发抖。

    顾子臣为什么会发抖

    是对她隐藏了什么事情还是身体偶尔那一秒身体紊乱但正常的自然抖动。

    “顾子臣。”乔汐莞看着他,突然将那颗已经放在嘴边的药丸放在了顾子臣的面前,“这是打胎药吗”

    顾子臣直直的看着乔汐莞,沉默着,身体似乎一直在压抑压抑。

    乔汐莞很平静的,转头又问着莫梳,“是不是”

    莫梳没有回答。

    两个男人的沉默,答案似乎就已经不言而喻。

    很好。

    她突然笑了一下。

    原来昨晚上顾子臣给她说的对不起,就是这个意思。

    她让自己尽量平静。

    刚开始莫梳给她说,不确定,她想或许自己还没有怀孕。

    但是此刻,打胎药都放在她面前了,只能证明,她确实怀孕了。

    听说怀孕后,情绪就不能太波动,太波动会影响胎儿的发展。

    所以她没有发脾气,她只是把药丸狠狠的扔进了垃圾桶,一字一句对着他们说道,“我不会打掉他。谁都不行。”

    “乔汐莞”

    “顾子臣,你不需要给我讲什么大道理,大道理我听了很多,这辈子上辈子,我从来都不信古人用所谓的血的代价总结出来的经验和教训,我只听我自己的,我只过我自己觉得对的生活方式,你没权干涉我。”乔汐莞说,在控制情绪的说。

    顾子臣隐忍着的脸上,显得如此的冷血。

    莫梳很自觉地离开,她想这个时候,他们需要独立的他们空间。

    但不得不说,乔汐莞真的很聪明。

    就是一个细微到那么不轻易的举动,就已经猜出来了,她手上握着的那颗药丸是什么东西

    以前总是听尹翔说乔汐莞是个聪明绝的事实来得猛,所以有时候很多情绪是没办法在一瞬间就收拾好的。

    “所以,叶妩,你觉得就这样就可以离间我和顾子臣了吗”乔汐莞问她。

    叶妩扬眉。

    “你只是提醒了我,多防备这个男人而已,并不能改变,我会一直跟他在一起。”乔汐莞很认真的说着。

    叶妩拳头紧握,“乔汐莞,你就不觉得自己很下贱吗这么不要脸的跟着顾子臣,成为他的负担和累赘”

    “我不觉得。”乔汐莞一字一句,“你刚刚不是还说了,我是顾子臣的一颗棋子。能够当棋子,不都是有用的吗我到现在反而庆幸,至少我真的不是一无所有,至少我也给顾子臣提供了机会,而那个机会,只是你们没有好好把握而已。”

    “乔汐莞”叶妩被乔汐莞这种不温不热的情绪气得身体发抖。

    似乎每每和这个女人,都会这般的,气得不受控制。

    “叶妩。”乔汐莞叫着她的名字,“你说不过我的,我的内心很强大,比你们的身体还强大。所以别奢望能够靠语言来刺激我,没用的。”

    叶妩狠狠的看着乔汐莞,看着她如此云淡风轻的模样。

    是真的没有用

    她不相信乔汐莞会真的还这么没心没肺。

    她冷笑着,冷笑着转身欲走,突然又像是想起了什么的,对着她说道,“你还记得齐凌枫吗”

    乔汐莞眼眸微冷。

    “听说,当时在你面前跳下的悬崖,尸骨无存。”

    “所以你想要说什么”乔汐莞眼眸一紧。

    “齐凌枫最后把什么都留给了你,把所有的恨藏在了心里,把世人对他的误解全部拦在了自己的身上我一直以为他是个残忍到冷血男人,却没有想到,最后为了你,牺牲了他自己的所有。”叶妩说,冷冷的说。

    乔汐莞狠狠的看着她,看着这个女人脸上浮现的那么讽刺的神情。

    “你知道齐凌枫和顾家的关系吗”

    “我知道。”

    “不,你只是表面,不知道内在。”叶妩说,恶毒的表情一览无遗,“因为你一直在调查齐凌枫,所以我让我母亲帮我查了一下齐凌枫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你这么有兴趣,然后就查到了一段成年旧事。”

    乔汐莞沉默的看着她。

    有些故事她知道不听更好。

    但此刻,她却沉默着,听着叶妩娓娓道来。

    她说,“齐凌枫的父母当年有一个钢材公司,合作伙伴是环宇企业。当时两个企业都是才在上海不太入流的小公司,但因为互相扶持和互相信任发展得还算稳定。突然有一天,齐凌枫的父母遇害,从黄浦江大桥上翻滚了下去,当时警方确定为意外交通事故。事实却是,一起人为原因。我们叶氏从来只了解真相,从来都只储存真相,所以当我们叶氏调查出来这起事故的真正原因后,也只是做了封存。封存在了我们叶氏的古老藏书里面。”

    “而那起事故的人为原因是顾耀其造就。当年的顾耀其正处于顾氏竞争继承权最激烈的时候,当时顾耀其负责顾氏的一个建筑修建,因为一个失误而导致钢材严重缺货,甚至是面临工程的搁浅。那个时候的顾耀其急切的想要做出点成绩,所以找到做钢材生意的齐凌枫的父母,也就是顾耀其的妹妹妹夫。齐凌枫的父亲是典型的义气商人,那批钢材是为环宇准备的,死活也不愿意拿出来。后果就是,顾耀其找人暗算了齐凌枫的父亲,致使齐凌枫的父母双双坠江死亡。齐凌枫的父母死亡之后,公司就无人管理,顾耀其自然就通过各种渠道,接下了齐凌枫公司的企业,继而得到了那批钢材,从而完成了他的工程,并顺利得到了顾氏。”

    乔汐莞咬着唇,狠狠的咬着。

    “顾耀其的可恶之处不仅仅在于他害死了齐凌枫的父母,更恶劣的是,他将齐凌枫父母的死让齐凌枫误以为是来自于环宇企业的霍氏夫妇。所以齐凌枫把所有的仇恨都报复在了霍小溪的身上,他亲手安排杀了霍氏一家三口,用车祸的方式,死的很惨烈。”

    “齐凌枫报复完后,将目标锁定在了顾氏企业。他刚开始并不知道顾耀其暗地里做的种种,只是因为当年寄人篱下时所受到的非人待遇而进行象征性报复而已。而那个顾耀其才是真正杀死他父母凶手的事实,是在我离开上海的时候给他的。我想齐凌枫肯定会拼了命的毁掉顾氏集团,就算是用玉石俱焚的方式也会这样做因为这是他对自己父母,以及对霍氏家族的一个交代。我实在没有想到,是真的没有想到,齐凌枫最后把选择权交给了你也或者是为你了,他放弃了对付顾氏,放弃了自己一直隐忍着这么多年的仇恨。只因为,你现在是顾氏的长媳,他给了你在顾氏立足的机会”

    叶妩说完,整个人是有些讽刺的。

    她其实对齐凌枫还有些期待,却没想到,终究也毁在了这个女人身上。

    齐凌枫这么疯狂的一生,死的时候,居然那么的平淡。

    平淡到,没有做出任何改变,没有引起任何波澜。

    ------题外话------

    厚脸皮的拉票继续:

    2015年1月到6月期间订阅vip章节消费达到30元的会员都有9张选票每个类别仅有1票,每个类别的选票仅可投给该类别的作品。所以,请务必在豪门派投恩很宅一票。

    活动地址http:iges。huodong2015voteindex。ht

    也可通过首页专题谁是掌门人进行投票。

    备注:很多不会投票的亲们也可入群378414307,热情的群妹子们会教你怎么投票的。

    还未投票的亲们,一定一定务必要给小宅投票一张,小宅万分感谢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