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十八章 节 矛盾激化(三)

第十八章 节 矛盾激化(三)

作者:恩很宅
    ;齐凌枫这么疯狂的一生,死的时候,居然这么的平淡。..看本书请到

    叶妩实在是对齐凌枫,有些失望。

    她想,不管如何,齐凌枫应该也有些改变才是。或许将乔汐莞纳为己有,也或许让乔汐莞处的环境混乱不堪结果却是,所有的一切,还是全部都回到了乔汐莞的手上。

    不折手段的齐凌枫,反而为乔汐莞做了嫁衣。

    “你给我说这么多,是为什么”乔汐莞扬眉,看着叶妩。

    声音静静的,问她。

    “为什么”叶妩冷笑,“我也很想问为什么或许就是在为齐凌枫平反而已。”

    “你没这么好心。”乔汐莞一口咬死。

    叶妩脸色一沉。

    “你没这么好心的,叶妩。”乔汐莞重复,“你不就是想要让我心里产生负担而已。你觉得或多或少我应该都会对齐凌枫产生感激或者内疚是吗从而影响这个非常时期,影响这个在你看来我和顾子臣矛盾重重的非常时期。”

    叶妩眼眸微紧,狠狠的盯着乔汐莞。

    “我会明白的告诉你叶妩,你的如意算盘打错了。齐凌枫都是死了的人了,我不会对死了的人产生任何留恋”

    “乔汐莞你真的够冷血”

    “听我说完。”乔汐莞打断叶妩的话,一字一句冷冷的继续,“不对死人产生留恋只是其一。其二,齐凌枫所做的任何一切,我享受得理所当然,这是他欠我的。至于为什么他会欠我,我想我真的没有必要对你这种无关紧要的人解释。我只会告诉你,我得到的东西,我所有拥有的一切我觉得干干净净,我不需要也不会对任何人产生感激和内疚,所以更不可能因为这些我觉得是理所当然的东西而改变我的生活。叶妩,你永远都不会知道我的脑袋里面都装了些什么,我能够承受些什么,所以在我看来,你做的很多东西我都觉得特别的滑稽,特别的好笑,甚至有些,过于的幼稚。”

    叶妩被乔汐莞讽刺的体无完肤,她脸色狠狠的变化着,手上的拳头越捏越紧。

    “孕妇需要静养和休息,如果你想要给我说的话说完了,请你出去。”乔汐莞下逐客令,毫不留情。

    叶妩瞪着乔汐莞,看着她那张她恨不得撕了的平静脸颊,转身,大步的离开。

    乔汐莞分明是平凡人,分明没有经历过任何培训,却每每给人一种大气磅礴的气势,仿若对很多事情都能够用一种他们想不到的角度去看待,去对待,绝对不会让自己走进感情的漩涡。

    在任何时候,哪怕是任何触及她软骨的时候,她也能够以最好的方式调节,不会让情感成为她的负担。

    这个女人

    叶妩狠狠的咬牙,憎恨到极致。

    叶妩离开。

    房间突然就安静了。

    叶妩刚刚给了她很多信息,信息量大到,其实她一时半儿根本就消化不了。

    所以她的冷血只是因为,她还没有时间去深想。

    而在敌对人的面前,不管深想或者不深想,隐藏自己情绪,不动声色才是给予对方最好的打击。

    所以叶妩愤怒的离开了。

    离开后,乔汐莞就压抑着沉默。

    刚刚叶妩说齐凌枫的过去

    过去。

    原来是如此。

    齐凌枫之所以这么对待他们一家人是因为,他一直被顾耀其误引导着他们家杀了他的父母。所以,齐凌枫才会这么不折手段到几乎变态的地步。

    报复了霍氏家族,发现了最后的真相。

    如果换在任何人身上应该都是无法接受的现实。

    所以有某一天,齐凌枫带着她去了霍小溪的坟墓。

    齐凌枫对着坟墓说,爱过。

    爱过。

    乔汐莞努力地让自己平静。

    爱到,隐忍。

    爱到,毁了全部。

    她体会不到当时齐凌枫抱着怎样一种心态在霍小溪的坟前,她只是莫名的有些心酸,为齐凌枫赶到心酸。可终究而言,他还是害死了他们一家人。

    她最爱的父母。

    还好。

    她尽管不相信齐凌枫说的她父母害死了他的父母,但那一刻却还是隐隐有些害怕,因为人在面对利益面对极大利益面前,很多人都会选择残忍而极端的方式,她也因为齐凌枫说的,怀疑过。这一刻,终究是洗干净了她父母的嫌疑,终究是让她父母在她心目中没有了半点瑕疵。

    她咬着唇,这并不能叫做欣慰,因为代价很惨烈。

    只是顾耀其。

    乔汐莞眼眸一紧。

    顾耀其做了那么多丧尽天良的事情,就应该让他这么无法无天下去吗

    她从走进顾家这个大门开始就怀疑齐慧芬对齐凌枫过于的好,听叶妩这么一说,也或许就是齐慧芬对齐凌枫的内疚而已,毕竟是自己亲妹妹亲妹夫被顾耀其害死,她心里面应该多好也有些过意不去。

    听说,齐凌枫之所以跟着母亲姓,也是因为齐凌枫的外公家只有两个女儿,当时成家的时候,他外公就说过,两个女儿生的其中一个儿子必须跟着女方姓,以延续他们齐家的香火。

    这是保守的封建思想,但对那个年代而言,并不足奇。

    齐慧芬嫁给了顾耀其,嫁给了这么固执的男人,嫁给了这么没有发言权的家庭,顾家人肯定不可能让顾家的任何一个子孙跟了父母姓,即使齐慧芬生了个孩子。自然而然,为了让父母辈没有遗憾,齐慧芬的妹妹让齐凌枫跟着姓了齐。这应该也让齐慧芬对自己妹妹产生了个感激,不管如何,作为长女,本应该担当起家里的责任,却还是会将这种事情交给了妹妹去完成。

    所以其实齐慧芬和她妹妹的关系不错。

    齐慧芬家里的条件比她妹妹稍微优越些,平时也很照顾她妹妹,两姐妹关系很好。

    惨剧就在于顾耀其的不折手段

    因为这份不折手段,齐慧芬失去了自己的妹妹。还好,留下了一个侄子。

    当年,齐慧芬是极力的让齐凌枫跟着自己长大,她以为这样是给齐凌枫的弥补,她以为这样可以给齐凌枫一个健康成长的空间,却没有想到,因为顾耀其的自私和不屑导致了齐凌枫这么扭曲的性格。

    她想,顾耀其之所以让齐凌枫误以为霍家人害死了他的父母,也只是想要让齐凌枫离开顾家而已,而这份故意的引导也可以洗脱他的罪名。他应该没有想到,齐凌枫在报复霍家人的时候,齐凌枫爬到了那么高的一个位置。而顾耀其在齐凌枫的事业发展过程中一直对齐凌枫进行打压和阻止,应该也是从内心深处的害怕齐凌枫真的发展到一定位置,或许当齐凌枫知道真相后,会对他进行报复,而那个时候的自己,或许就会不堪一击。

    顾耀其自私到残忍的行为

    毁了几个家庭。

    乔汐莞抬眸,看着顾子臣从门外走进来。

    叶妩在给她讲了那么多关于齐凌枫的事情时,或许没有想过,顾家人和她到底存在的关系,所以应该不知道,作为顾家长子的顾子臣,和她之间的错综复杂。

    整件事故。

    顾耀其成了害死她父母的罪魁祸首。

    真是有些讽刺到可笑。

    而她现在,居然和顾耀其的儿子,恩爱有加。

    她其实也有些想不通的,想不通齐凌枫到已经报复到了这个地步,突然的松手。他是在隐藏这个真相然后让她刻意没有顾虑的和顾子臣相信相爱

    她真的不觉得齐凌枫会这么好心,她真的不觉得齐凌枫爱她到了这个地步,她真的不觉得齐凌枫这残忍到残暴的男人会突然良心发现。但是

    她突然有那么一秒觉得,齐凌枫最后的放弃,真的是为了她。

    为了还给她上辈子没有享受到的,幸福。

    可笑吧。

    齐凌枫这一生真的可笑。

    她眼眸直直的看着顾子臣,看着他的脸,居然五味杂陈。

    自从认定了顾子臣之后,就没有想过会放弃。

    这一刻却莫名有些动摇。

    连带着刚刚她极力想要保护的孩子,也开始动摇。

    “能自己下去吃中午饭吗”顾子臣问她,用平时一般的口吻。

    乔汐莞眼眸微动。

    顾子臣觉得乔汐莞的脸色有些奇怪,眉头皱了皱,“不喜欢去下面吃饭我帮你端上来吧。”

    “顾子臣。”乔汐莞叫着他的名字。

    “嗯。”

    “听说,其实你是把我当成了诱饵。为了引蛇出洞。”乔汐莞问他。

    顾子臣平静的脸色微微有些起伏,“是。”

    “就那么不在意我的安全”乔汐莞问的很平静。

    她想,对不起自己被当成诱饵,其实更不能接受的,是杀父仇人儿子的身份。

    所以此刻,其实她真的很平静。

    “就算没有把你当成诱饵,如果基地会对你采取行动,也会绑架了你,你也会有危险。我只是在又可以保护你,又可以完成我的事业时,选择了两者兼备的方式。”顾子臣说。

    确实。

    她如果已经成为了目标,当然就会有危险。

    顾子臣说的很淡薄,却没有半点可以反驳。

    所以,她不会无理取闹,尽管有些事情理性上可以接受,感性上其实是接受不了的。

    “谁告诉你的”顾子臣问她。

    “叶妩。”乔汐莞说,“她说,你只是在利用我,我只是你的一颗棋子,说我在你心目中,也不过如此云云之类的。其实刚开始是有些心寒,也会觉得被人这么利用而觉得不甘。此刻也觉得没什么了,如果是我,我也会选择和你一样的方式。所以你不需要顾虑我的感受,很多时候我能够想通的事情,比你想象的还要多。”

    顾子臣沉默的看着她,看着她说的理所当然。

    乔汐莞笑了笑,努力的笑了笑,“我真的不想放弃你,顾子臣,即使”

    即使什么

    顾子臣看着她。

    今天的乔汐莞,准确说这一刻的乔汐莞确实有些奇怪。

    嘴里说认可他的行为,嘴里面说可以想通很多事情,现在给人的感觉却是,莫名的有些疏远。

    “顾子臣。”乔汐莞突然叫着他的名字。

    “嗯”

    “如果我说我放弃了很多,放弃了很多的在爱你,你会不会因此而有些感动”乔汐莞问他。

    此刻的乔汐莞这的,更加的奇怪了。

    顾子臣认真地看着她,看着她平静的那张脸。

    “不会吗”乔汐莞有些失落的,喃喃自语。

    “乔汐莞。”顾子臣看着她,薄唇轻启,“不需要你对我付出了多少,不需要你为我放弃什么,不需要你对我做好多好多我对你,从不改变。”

    这样,就够了。

    乔汐莞想,或许这样就够了。

    顾子臣说不管她怎样,他对她都是如此。

    这是不是就是代表着,他其实已经认定她到,不管她是个什么样的人,会为他付出多少,他都已经认定。

    她从一边的椅子上站起来,默默地走向他,轻轻地靠在他的胸膛上,然后突然眼眶有些红。

    还好。

    刚刚有一秒的动摇。

    有一秒的不确定。

    还好,没有做出什么惊人的决定。

    上一辈的事情,就是上一辈的事情。

    齐凌枫因为活在上一辈人之中,所以得到了如此惨痛的下场。

    她不想,重蹈覆辙。

    当她自私也好,当她没心没肺也好。

    顾子臣带着乔汐莞到楼下吃饭。

    饭桌上坐着莫梳、叶妩和武大。

    乔汐莞不知道昨天晚上在这个地方发生了些什么,她只是微微笑着,和他们自然的打着招呼,然后陪着顾子臣坐在一起。

    吃饭的大家都很安静。

    顾子臣一直在帮她夹菜,因为手臂这么抬着胸口处的伤口拉扯着会有些微痛。所以整个吃饭过程中,她只需要低头扒饭就行,菜没有了,会有人帮她主动添加。

    可是。

    是她错觉吗

    总觉得饭席间的气氛很凝重。

    “武大,这么点就吃饱了吗”莫梳看着武大放下筷子,什么都没有说的就走了。

    应该不是错觉吧。

    武大对她有意见

    她眼眸微动,转头看了一眼叶妩,心里面在盘思着什么,默默地一言不发。

    所有人吃完饭之后,顾子臣带着她在客厅里看电视。

    莫梳陪在旁边,叶妩也坐在那边。

    总觉得还是有些压抑。

    她想了想,对着顾子臣说道,“我上楼去休息一会儿。”

    顾子臣点头。

    乔汐莞离开了客厅。

    她转眸,看着叶妩有些不怀好意的目光。

    回头,她直接走向了武大的房间。

    敲门。

    门里面没有回应。

    她等了两分钟,推开了房门,进去。

    武大站在外阳台上,看着窗外的风景,眼眸微动,没有刻意的回头,冷漠的看着乔汐莞站在自己的旁边,和她看向一个地方。

    两个人默默地站了一会儿。

    乔汐莞开口,声音不温不热,但婉转动听,她说,“武大,你还记得我们在上海的日子吗”

    “那是你怀恋的地方,不是我。”武大说,口吻有些冷。

    果然不是错觉。

    武大对她有芥蒂。

    她嘴角微微一笑,“武大,其实我一直觉得,我们还算是朋友。”

    朋友

    武大转头看着她,一言不发。

    “所以,对我的不满,何不直接说出来。这么憋在心里面,不会很难受吗”乔汐莞问她。

    武大敛眸。

    乔汐莞的聪明她早就见识过,所以她的情绪乔汐莞可以感知似乎也理所当然。

    但是她向来不善言辞,所以不想开口说一个字。

    这么等了两分钟,乔汐莞微微叹了口气,“好吧,你不说,就让我猜猜如何”

    武大沉默,不语。

    乔汐莞说,“是觉得我拖累了顾子臣吗”

    武大眼眸微动。

    “我承认我没有你们的身手,也觉得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有你们这般的厉害。但是,我并不觉得我会拖累你们。你看这次的行动,顾子臣不也说了,是因为我做了诱饵才引蛇出洞的吗虽然我不清楚为什么最后失败了,但我总觉得,我其实也不是负担。”乔汐莞微微一笑,“毕竟顾子臣在面对任务的时候,不还是一枪指着我的胸口吗我都没有哭死,你为什么还要这么的计较我”

    “你最后不没有死吗但是尹翔死了”武大字字句句的说道。

    “尹翔的死是因为我吗”乔汐莞问她。

    “我不知道”武大说,口气中还有些赌气的成分。

    “不知道为什么就要怪罪在我的头上”

    “如果不是顾子臣去救你,或许就不会”

    “顾子臣为什么要救我我其实一直很诧异,我记得我晕倒的时候不都是好好的睡在地上的吗醒来后,怎么就滚到了陡坡下面了”乔汐莞问。

    武大皱眉。

    这么一想,当时那么危险的情况下她没有特别注意,后来也自然的忽视了这个行为,突然被乔汐莞一提醒才想起是叶妩当时一脚踹在了乔汐莞的身上。

    她咬着唇,突然说不出来一个字。

    “怎么了”乔汐莞看着武大的神色,确定这个女人对她隐藏了什么

    武大看着乔汐莞,依然没开口。

    “是有人故意推我下去的”乔汐莞试探性的问道,“叶妩”

    “乔汐莞,你是知道,所以故意说给我听的”武大气急败坏的吼着。

    果然是。

    乔汐莞眼眸一动,调整了一下情绪,“没有,我真的只是猜测。巧合的,被我猜中了而已。”

    武大看着乔汐莞,“所以你会乖叶妩了是吗”

    “你能说个理由让我不怪她吗我当时受了重伤,她却还这么临门一脚,是真的想要一脚把我踢进阎王殿吗”乔汐莞有些讽刺的说着。

    “你本来就是顾子臣的负担她只是为了这个团体”

    “然后就可以牺牲别人的性命了。你们的命是命,我的命就是草吗”乔汐莞也有些冒火,冒火的时候,一不注意的就拉扯到了自己的伤口,痛得她抽气。

    武大看着她的模样,忍了忍没有再多说。

    乔汐莞也因为疼痛缓了缓。

    突然又陷入沉默的空间,乔汐莞对着武大冷冷的问道,“如果死的是我,而不是尹翔,你们就会高兴很多吗”

    武大哑口无言。

    “我没想过把尹翔拿来和自己对比,但是我也没有想过让你这么一直误会我。顾子臣是个什么样的人在你们心目中他是你的老大,他理所当然的应该对你们负责。但是对我而言呢他是我老公。他是我老公,我不应该对他产生依赖吗顾子臣对你负责就是负责,对我而言,就不应该又责任吗我现在反而不想为自己平反了,真的,我反而想要为顾子臣说点什么。”乔汐莞原本平静的情绪,又有了些火爆。

    武大怔怔的看着她。

    “顾子臣到底哪里做得不好了顾子臣就不应该有感情就不应该有爱吗武大,你爱路远是什么感受路远死的那一刻,你是什么感受那你想过没有,如果我死了,顾子臣会是什么感受”

    “我”

    “说不出来是吗”乔汐莞说,“武大,我知道或许我的承诺是没有用的,但是就如今天我知道我怀孕了顾子臣姚我把孩子打掉时我给他说的那些话一样。我不需要牺牲你们任何人来救我,即使这么救了我我也会觉得不安我只是这么跟在你的身边而已,我能够陪你们走多久就走多久,走不下去了,死了也行我不怕告诉你武大,我被艾卿绑架前一秒,我就立下了所有的遗嘱,我就没有想过活着回去”

    乔汐莞说得义愤填膺。

    武大听得,目瞪口呆。

    还是那个印象中的乔汐莞,还是那份让人不能忽视的霸气,还是那么的让她从内心深处的觉得震撼。

    “如果对我还存在芥蒂你直接给我说,别给我生闷气,我受不了。”乔汐莞丢下一句话后,就离开了。

    武大就这么一直看着乔汐莞的背影。

    看着她气呼呼的走出去。

    她眼眸不停闪烁,那一刻脑袋也在不停的转动。

    刚刚乔汐莞稀里啪啦说了很大一堆,说了些让她有些无地自容的话。

    尹翔的死

    她理所当然的怪在了顾子臣身上,怪在了乔汐莞的身上。

    但是整个过程,乔汐莞由始至终都是无辜的。

    被顾子臣射击的那一刻,她不也觉得乔汐莞很可怜吗

    她想如果换成任何一个其他女人,乔汐莞此刻应该和顾子臣大闹特闹了起来,哪里还会这么平静的接受顾子臣对她的种种,居然还来给她解释,居然还来开导她的情绪。

    她看着外阳台外更远的天空。

    在上海的时候,她觉得顾子臣和乔汐莞其实很配,因为那个时候不会面临生死危险。到了现在,她却觉得,叶妩才是最受伤的那一个

    她总是自以为是的,去认定别人的生活。

    有时候爱情真的不能够去衡量的。

    当年她爱路远,明知道路远不爱自己,还是那么死心塌地的爱着。

    现在,顾子臣和乔汐莞相爱,她却在做着想要拆散他们的生活

    房门外突然被人再次推开。

    武大转头,看着叶妩笑脸盈盈的出现。

    “武大,你刚刚吃那么少,饿吗”叶妩温柔的问道。

    武大摇头,“不饿。”

    “你一向吃得很多的。”叶妩走过去,亲昵的拉着她的手,“别这样,去吃点吧。”

    “我真的吃不下。”武大说。

    叶妩有些失落的表情。

    武大看着她的模样,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刚刚乔汐莞来找我,和我说了些事情。”

    “是吗”叶妩淡淡的一笑,眼底的恶毒一闪而过。

    “叶妩,当时为什么你要将乔汐莞踢下陡坡”武大问她。

    叶妩咬着唇,静静的看着武大。

    武大沉默的,等着她的回答。

    “武大,你是不是开始质疑我”

    “我从来不质疑我的生死相交。我只是想要问清楚,为什么而已”武大回答她,很坚定的眼神。

    “如果我说是为了顾子臣,你会相信吗”

    武大眼眸微动。

    她就知道,叶妩是觉得乔汐莞是负担,不应该拖累顾子臣。

    可是。

    好吧,她想她也可以理解,毕竟对于并没有和乔汐莞接触过的叶妩而言,他们作为基地职业特工,偶尔这么杀一个人对自己不利的人,其实并不能够说明什么。

    “虽然当时我是这么想的,当时我是真的很想让乔汐莞就这么死了,因为我觉得她拖累了我们太多脚步。可那一刻,我并没有主动要那么做。那个时候,是艾卿下的命令,而那个时候我没有决定是不是在那一秒倒戈,所以选择了遵守命令。”叶妩认认真真的解释。

    武大看着叶妩。

    “我其实做不到伤害顾子臣的事情。”叶妩说,“不管如何,顾子臣喜欢乔汐莞。”

    武大看着叶妩有些自嘲的笑容。

    “我和顾子臣,终究是错过了吧。”叶妩忧伤的说着,眼眶似乎是红了红,红着,又默默的让自己平静了下来。

    “叶妩。其实乔汐莞并不是我们想的那么无能。”武大说。

    叶妩眼眸微动。

    乔汐莞到底哪里来的能耐,就是这么三两下功夫,可以说服这么多人

    她沉默的看着武大。

    “听说,这起事故,是顾子臣故意让乔汐莞做的诱饵,并非顾子臣为了乔汐莞而出行的一次行动。虽然最后失败了,但过程至少是,乔汐莞给了他们近距离接触艾卿的机会。”

    “是吗”叶妩装作不知道。

    心里却恨到要命。

    所以她是那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了

    她给乔汐莞说这么多只是想要打击乔汐莞,却没想到,变成了乔汐莞洗脱罪名的手段。

    真是很能干啊那个女人

    她不仅打击不了她,不仅刺激不了她,反而被这么的利用。

    “所以叶妩,不要再针对乔汐莞了。”武大很诚恳的对着叶妩说道,“我不知道你现在对老大报以怎么样的希望,但是老大终究已经移情别恋了。可退一万步讲,你还是我们的伙伴,我们还可以回到最初的位置上,我们还可以一起为了一个目标,一起并肩作战,这样,不也很好”

    叶妩点头,“不需要你劝慰,我也已经这样了。我没有针对乔汐莞,以后也不会针对她。我现在很珍惜我和你们在一起的时光,你们离开的那年让我真的生不如死”

    “嗯。”武大似乎是松了一口大气的点了点头。

    叶妩一直都表现得非常的大度,两个人再这么互相聊了会儿无关紧要的话题,叶妩走出武大的房间。

    走廊上,迎面看着顾子臣走过来。

    她想顾子臣现在应该再也不会主动叫她的名字。

    她有些自嘲的笑了笑,准备越过他的身边时。

    “叶妩。”

    顾子臣磁性的,熟悉的的嗓音在她耳边,不停的萦绕。

    这个让她心尖都会暖的声音,正这么不温不热的叫着她的名字。

    她手指微动,抬头看着他,那一刻嘴里发不出任何一点声音。

    “叶妩,我们单独谈谈。”顾子臣说。

    “嗯。”叶妩点头。

    即使能够想到,谈的内容绝对不会是她想要听的,她还是心跳加速的带着顾子臣去了她的房间。

    房门关上。

    似乎如隔世一般的,他们很久很久没有这么单独待在一个房间里面。

    她觉得心里是有些酸的。

    酸酸的,让人有些压抑和难受。

    “顾子臣,你想要说什么你就说吧。”叶妩看着他,看着他和自己隔壁的一段距离。

    “叶妩,我们结束了。”顾子臣的第一句话,就让她那一刻,泪流满面。

    叶妩咬着唇,一直紧紧的咬着。

    “从我离开基地那一刻就已经代表着,我们结束了。没有给你这么直白的说过,我想我需要给你一个明确的答案。”顾子臣停顿了一秒,“我们之间已经成为了过去,不可能还会有未来。”

    “所以,不管我是因为什么,因为什么离开你们,因为背负着怎样的宿命,都无法挽留你了是吗”叶妩问他,有些哽咽的声音,轻轻的问道。

    顾子臣点头。

    “真的,很难受。顾子臣你知道吗我真的很难受。”叶妩说,眼泪一直不停,“我以为,至少我当初以为,我是在为国家做出牺牲,我做的事业那么伟大,有一天当真相来的时候,会得到你的怜惜和心疼,如果我没死,如果你还活着,我们还能够实现我们当初的愿望,我们找一个地方,周围都是花的海洋,我们两个人一起,平静的生活一辈子。我真的没有想到,你会对我断的这么干净。”

    “对不起。”顾子臣道歉。

    “不需要对不起,爱情从来都没有对错,只有爱或者不爱。”叶妩说,眼泪不停地的一直说,“你不爱我了,你不爱我了,你爱乔汐莞”

    顾子臣抿着唇,不发一语的看着叶妩此刻哭得疯狂的模样。

    他们是一群感情比一般人淡薄很多的人,但此刻,叶妩哭得那么的崩溃,仿若无法控制的,发泄着自己委屈的情绪。

    曾经。

    到底爱过吗

    也或许是爱过的。

    但那都是过去了。

    至少在他和叶妩分道扬镳的时候,他就已经清楚明白甚至理智的知道,他和叶妩再也不可能。

    所以,他才会让乔汐莞,这么触不及防的走进了自己的心里面。

    现在想来,乔汐莞到底是哪里让他这么动心了

    是偶尔表现出来的坚韧,还是偶尔流露出来的悲伤,是对他的死缠烂打,还是对他的不离不弃。

    到现在,都这么的不离不弃。

    他从来没有给她承诺过幸福,但她却还是一如既往的,不离不弃。

    他抿着唇,冷漠的看着面前的叶妩,转身欲走。

    “顾子臣。”叶妩突然叫着他。

    顾子臣看着她哭得有些抽泣的模样。

    叶妩突然伸出手指,一点一点解着自己的衣服纽扣。

    顾子臣眼眸一紧,转身的脚步很坚决。

    “我不是让你和我上床。”叶妩说。

    顾子臣的脚步停顿。

    “我没有这么无耻的,一次又一次的让你和我上床,我没有这儿无耻的,不停的践踏着自己的自尊,我只是让你看看有些痕迹而已。”叶妩说。

    顾子臣看着她。

    “其实,也就是一些活着的肉而已,顾子臣你见得的也不少。”叶妩讽刺的说着,讽刺的说。

    顾子臣在隐忍着,看着她。

    叶妩脱掉了自己的衣服,解掉文胸。

    她。裸。露的上身就这么直直的出现在他面前。

    他眼眸微紧,看着她如此狰狞的身体。一道一道疤痕,如虫子一般的盘旋在她的身上,密密麻麻都是。

    “是不是觉得很恐怖”叶妩问道。

    顾子臣喉咙微动,压抑。

    “昨天莫梳给我上药的时候,问我为什么身体这么多伤,我告诉他,我说是因为当年你们离开后,其他队的人员不接受我,我独自执行任务的时候留下来的。其实,不完全是。”叶妩说,低着头,一点一点的指着她的身体,指着某些明显的伤疤说道,“这里,这里,这里,还有这里,这里,都不是”

    顾子臣就这么直直看着她,看着她手指划过的地方。

    “这些地方是因为,我想你的时候,自己划上去的。我不止一次的想要逃离基地去找你们,我想要放弃所有的去跟着你,但是每次一有这种想法的时候,有些不受控制有这种想法的时候,我就划破自己的身体,告诉自己,不能这么多,一定要忍耐,一定要忍耐。疼痛会让阻止我的脚步,疼痛会让我看清现在的现实。但是当时,其实我还是抱有希望,我想有一天,或许有一天,你还是会在我身边。”叶妩说,一直默默的说着。

    顾子臣捏紧着手指,脸色变动,隐忍着,狠狠的变动着。

    “其实,多亏了我这么疯狂的举动,才保全了我的清白。你应该知道汤一直对我垂帘已久了是吗当初你们走了之后,我没有任何庇护的时候,汤曾经说过,只要我跟着他,他可以保护我,可以让我在基地拥有该有的位置。然后我拒绝了,狠狠的拒绝了他。”叶妩说。有些讽刺的笑着说,“男人是不是都是那种越是不能够得到越是想的生物,我越是这般的拒绝,汤对我的兴趣就越高,有一次强迫着想要和我发生关系,她被他下了药,身体软软的使不出来力气,即使那一刻我真的很想要杀了汤。他不停的亲吻着我,很猴急的样子,但是在掀开我的衣服看到我的身体的时候,他停下了,他走了,走的时候说他说,叶妩,没有哪个女人会这么的不爱惜自己”

    “那个时候我恍惚看到了汤有些红的眼眶。”叶妩默默的说着,看着顾子臣的眼眸,看着他冷冷的眼神,流着泪的眼眸闪烁着说不出来的悲伤和难过,她说,“顾子臣,我那么辛辛苦苦留下来的清白,最终还是给了别的男人,留给了齐凌枫。我想如果不是下了药,齐凌枫应该也是做不下去的。”

    沉寂的空间,顾子臣突然一步一步靠近叶妩,站在离她伸手可及的地方,修长的手指摸着她锁骨下的那一条差不多有厘米长度的白色疤痕,眼神在微微的闪动。

    “痛吗”顾子臣突然问她。

    叶妩一阵,缓缓点头。

    “痛了,就要记住,这个男人不值得你这么,付出。”顾子臣手缩了回去。

    温热的触感,瞬间消失。

    她以为他或许会感动,也或许会有所隐忍和内疚。

    他却只说,“不值得。”

    她现在其实都有点感觉不到内心的疼痛了,她只是默默地流着泪,默默地看着他,看着那么冷峻,冷峻到就算近在咫尺也觉得远在天涯的脸颊。

    “为什么会是乔汐莞”叶妩问他。

    “没有为什么。也不需要为什么。是她,就是她了。”

    没有为什么。

    她觉得,这个世界上应该也没有比这个更残忍的答案了。

    她眼眸微转,看着门口的方向。

    顾子臣转身。

    然后,就看到乔汐莞站在那里。

    乔汐莞脸上表现得很淡漠,沉默的看着他们,一言不发。

    ------题外话------

    厚脸皮的拉票继续

    年月到月期间订阅vp章节消费达到元的会员都有张选票每个类别仅有票,每个类别的选票仅可投给该类别的作品。所以,请务必在豪门派投恩很宅一票。

    活动地址p。vl

    也可通过首页专题谁是掌门人进行投票。

    备注很多不会投票的亲们也可入群44,热情的群妹子们会教你怎么投票的。

    还未投票的亲们,一定一定务必要给小宅投票一张,小宅万分感谢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