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十九章 我不会为了你糟蹋自己

第十九章 我不会为了你糟蹋自己

作者:恩很宅
    乔汐莞就静静的站在门口,看着房间中两个人。

    顾子臣脸色微动,沉默了一秒,正欲迈步走向乔汐莞,却看到乔汐莞的脚步已经走了进来。

    她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就冷漠的走过顾子臣,停在叶妩的面前。

    她打量着叶妩。裸。露的上半身,看着她身上无数的伤疤痕迹,狰狞的身体上,还是那么明显的能够看到她凹凸有致的身段,至少能够看清楚,女人才有的傲人胸部。

    她和叶妩四目相对。

    两个人似乎都不动声色的,看着彼此。

    只是叶妩那脸上还未干涸的痕迹让人觉得,楚楚可怜。

    乔汐莞眼眸微动,打量着四周,然后从叶妩身体不远处找到似乎是刚刚叶妩脱下来的那件外衣,她捡起来,自然的披在了叶妩的身上,然后一点一点的帮她系上扣子。

    叶妩眉头一紧,看着乔汐莞奇异的动作,那一刻却忘了去反抗。

    乔汐莞纤细的手指慢慢的帮她扣着衣服,唇瓣微动,“叶妩,中国的传统告诉我们,女人不应该在不是自己丈夫的面前脱下衣服,你没有在中国长大,也没有父母教你,但你要记住。”

    口吻不温不热,恍惚听着似乎是乔汐莞在好心提醒。

    仔细一听会觉得,讽刺无比。

    乔汐莞在讽刺叶妩的不知廉耻。

    叶妩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那种羞耻和难堪以及对乔汐莞的愤怒让她整个脸上扭曲无比。

    乔汐莞似乎没有感觉到叶妩那杀人般的眼神,她将叶妩的纽扣系完,微微的松了口气,仿若是完成了一件大事情,她抬眸看着叶妩,微笑而温柔的说着,“否则。中国人会将这种女人命名为,下贱。”

    叶妩拳头一紧,脸上的杀意瞬间膨胀。l;

    乔汐莞转身离开。

    仿若再看她一个眼神,也会觉得无比的浪费。

    她走向顾子臣。

    顾子臣整个过程就一直看着乔汐莞,看着她漫不经心的态度,看着她看似好心却处处“致命”的举动,他眼眸一动,正对着叶妩愤怒到极致的脸颊。

    叶妩身体在发抖,想要迸发的动作也一直在压抑着,没有施暴。

    手心突然一暖。

    顾子臣转头,看着乔汐莞主动拉着他的手。

    乔汐莞拉着他,离开了叶妩的房间。

    两个人还这么沉默着,看上去还是和平常一般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房门关上。

    乔汐莞整个脸色一下就变化了,她甩开顾子臣的手,狠狠的看着他。

    “顾子臣,你懂不懂有句话叫做非礼勿视你不怕长针眼吗”乔汐莞怒吼。

    分明前面一秒还觉得这个女人处事不惊,颇有大将风范,此刻突然的狂躁让顾子臣不自觉得皱了皱眉头,似乎是适应不了乔汐莞人前人后的改变。

    “都看光了是不是”乔汐莞问他。

    顾子臣沉默。

    “麻痹,真的好想杀人”乔汐莞狂躁的,不爽透放弃,不要那么轻易的说离开。

    她希望她的小生命,一直和她,同在。

    上海。晴。

    潇夜在看守所待了天,现在从看守所出来。

    从头到尾,狱警对他恭敬无比,虽然一直坐在里面,却享受着至高的待遇。

    阿彪到看守所来接他。

    两个人坐在黑色轿车内,阿彪开始汇报这两天发生在外面的事情,特别是张龙那边的情况,海洛因的事情已经被查实,但张龙找了人。

    潇夜一怔,才发现姚贝迪脸上又化上了有些浓艳但真的很妖娆的妆,头发自然的放了下来,卷卷的大波浪让她看上去女人味十足,而此刻,她穿了一件白色紧身裙子,妖娆的身段淋淋尽职,裙摆处依然很短,胸前的v领依然很深。

    “我要出去,你挡着我的路了。”姚贝迪重复。

    “现在很晚了”

    “你曾经不也是这么晚的出门吗”姚贝迪问他。

    潇夜哑然。

    “让开。”姚贝迪说,口吻冷漠。

    “姚贝迪,你穿成这样,这么晚了出门并不安全。”潇夜忍不住,说道。

    “是吗”姚贝迪讽刺的一笑,“我倒是想要试试。”

    “姚贝迪”

    “潇夜。”姚贝迪看着他,“除非你用强的,否则,请让开。”

    潇夜手指微紧,却依然未动。

    “不让是吗”姚贝迪问他,“你是想让我从楼上跳下去你才安心”

    潇夜隐忍着的身体,在微微发抖。

    姚贝迪推了一下潇夜。

    潇夜顺势的让了一步。

    姚贝迪讽刺的笑了笑,然后大步的离开。

    离开的一瞬间,突然停了停脚步,回头说道,“你肯定很好奇我为什么还会回到这个地方来我只是不想听到我父母在我耳边说你的好话。我实在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有这种能耐,分明是杀人凶手,却还能够得到世人的原谅。所以干脆,我就搬了出来。其实我们不离婚也没关系,大家各玩各的。”

    潇夜看着她,看着冷冷的脸上,满脸的讽刺。

    “对了,房间的门我上锁了,如果你不想让我砸了这扇门,就不要试图把锁给我弄掉。”说完,似乎再也不想啰嗦一句的,离开了。

    摇曳着的身姿,每走一步都是那么的妖娆。

    潇夜就这么沉默着的,沉默着的看着姚贝迪离开,走得那么潇洒。

    曾经无数个夜晚,姚贝迪是不是也是站在这里,然后眼睁睁的看着他离开的背影

    这种感受,原来真的很不好。

    真的很不好。

    他回到房间,躺在床上。

    一直有折床的习惯,所以在看守所的时候睡得并不好,出来的那一秒也想着睡完澡后第一时间让自己放松的睡一会儿,到了此刻,折腾了大半个晚上,却一点睡意都没有。

    他就一直看着头上的天花板,出神发呆。

    姚贝迪口中的“玩”,是怎么玩

    他心里突然一窒。

    那种突然不能呼吸的感觉,原来就是这般。

    不知道过了多久,电话突然响起。

    他看着来电,接通,“阿彪。”

    “大哥,大嫂现在在场子”阿彪欲言又止。

    潇夜突然从床上坐起来,捏紧着,“你说什么”

    “大嫂现在在场子里面,开了一个包房,然后叫了几个牛郎,在玩”

    “我马上过来。”潇夜挂断电话,什么都没有想得,大步的走了出去。

    不管怎样,是在浩瀚之巅就好。

    他下楼,开车,速度快到惊人。

    一路疯狂的到达浩瀚之巅,出现在阿彪面前的时候,阿彪以为自己看花了眼。

    这么快,这么快

    “在哪个房间”

    “钻石区。”阿彪说。

    那是浩瀚之巅最奢华的一个区域,全上海城能够在那里消费的不超过个人,而姚贝迪就指定了姚那个房间,很显然,作为这里的老板娘,没人敢拒绝。

    所以就给她开了。

    钻石区的包房有标配,标配时两个小姐,两个牛郎,还有很多奢华的赠品,比如上等的红酒,奢侈的糕点,还比如,如果客人有需要,还有各种各样的情趣药丸,以及情趣用品。

    潇夜一路自己走向姚贝迪所待的包房。

    这里的隔音效果好到出奇,里面不管疯狂到什么地步,外面一点声音也不会有。

    他沉默着,沉默着,手指在微微颤抖。

    阿彪第一次看到大哥露出这样的表情,仿若想要打开,又怕面对什么的,一直沉默。

    好半响。

    潇夜推开了房门。

    里面刺耳的影响声音让人不自觉得皱起了眉头。

    里面几个穿着无比奔放的男人在跳舞,唱歌,疯狂的扭动着自己的身体,一副完全忘我的样子,看着来人,看着来的是潇夜和阿彪,几个人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然后非常规矩的站成一排,一动不动。

    “姚贝迪啦”潇夜问,脸色很冷。

    “谁”一个牛郎弱弱的问道。

    “让你来的那个女人”潇夜声音有些火爆。

    牛郎惊吓住,连忙颤抖着指着里面,“在,在,那里面”

    钻石区的包房不仅仅只是吃饭和唱歌的地方,完全是按照一个奢华套房设计的,对外连着的第一间是kv室,紧接着的是宴会厅,宴会厅的尽头是豪华卧室,里面配备着偌大的按摩浴缸以及舒适的大床。

    潇夜转身往里面走去。

    房门推开,关过来,那吵闹到不行的音响就被隔壁,一点声音都听不到。

    潇夜走过宴会大厅,推开卧室的门。

    卧室大床上,坐着一个女人,她穿着白色的浴袍,盘坐在床上,看着电视。

    眼眸微转,看着潇夜出现在门口的时候,淡淡的睨了一眼,没有说话。

    她浴袍松松垮垮的套在身上,纤细而性感的香肩就这么暴露在所有人的面前,那一刻却不自知,也仿若是不在乎。

    阿彪闪烁着眼眸,让身后跟着的几个小弟连忙一起离开了。

    潇夜走进卧室,拿起被姚贝迪扔在地上的衣服,一言不发的准备给她换上。

    姚贝迪身体一转,拒绝了他的触碰。

    潇夜有些尴尬,开口说道,“你自己来”

    正时。

    连着卧室里面的浴室门突然被推开,一个男人,只系着一条浴巾的男人兴高采烈的走出来,脸上原本浮现的笑容在看着潇夜那一秒瞬间僵硬,整个人连忙捂着自己胸前的两点,又惊慌失措的捂着自己的裤裆,“我,我,我”

    潇夜眼眸一紧。

    “大,大嫂说的,我,我,我什么都没做,大哥”男人紧张到不行。

    “滚。”潇夜一字一句。

    男人惊吓着,衣服都没拿,连忙跑了出去。

    这是什么情况

    不是大嫂说的,大哥是允许的吗

    现在分明,不是那个样子啊

    大哥一副想要杀了他的表情是什么意思

    他怎么这么倒霉

    奢华的空间。

    寂静到不行。

    姚贝迪讽刺的笑了笑,笑着拿起自己脱下的衣服,然后脱掉身上的浴袍,浴袍里面一丝不挂,姚贝迪就当着潇夜的面,穿上了来时的衣服,然后直接走了出去。

    kv的房间,那几个被她叫来的牛郎还规矩到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看着他们出现,连头都不敢抬。

    姚贝迪也没有多说一个字,走了出去。

    潇夜跟在姚贝迪的后面。

    姚贝迪走出浩瀚之巅。

    一路走过,因为清凉而火辣的打扮,引来围观,但又因为潇夜的原因,所有人不敢大肆的打量。

    浩瀚之巅的门口处停了一排排的载客轿车。

    姚贝迪随便挑了一辆,坐进去。

    潇夜开着车一直跟在后面。

    姚贝迪下车,潇夜也下车,一前一后的回去。

    整个过程,两个人没有一点眼神的交集,也没有说一个字。

    回到家里面。

    姚贝迪依然冷漠的上楼。

    潇夜一把拉住她。

    姚贝迪有些厌恶的表情,甩开潇夜的手。

    潇夜感受着她对他的排斥,沉默了一秒,“姚贝迪,你没必要这么糟蹋自己。”

    “我也觉得。”姚贝迪说,看着潇夜,“我也觉得,我没必要为了你这样的人糟蹋自己。但是,我突然就是有些好奇,好奇你以前为什么会玩得这么开心。我就叫了几个牛郎,问他们平时客人来都怎么玩的,他们就陪我玩。玩了一会儿,就觉得无趣了。”

    潇夜无言以对的看着姚贝迪。

    “潇夜,你真的不嫌脏的吗”姚贝迪深深的问他,“当他们的手碰到我身体的时候,我真的觉得有一种想要吐的冲动。然后我就想,或许上了床就好了。结果真的到了上床那一刻,不管你来不来,其实我想我也是做不下去的,我也不会和那个男人这么上床,我不想委屈了自己。” :\\阁

    “姚贝迪”

    “行了,其他的我都不想要再听,也不想要再说了。潇夜,你想要怎么过就怎么过吧,别影响了我的生活。”姚贝迪转身离开。

    潇夜就看着她的背影。

    你想要怎么过就怎么过吧

    潇夜默默的往楼上走去,回到自己的房间。

    现在已经过了凌晨,周围一片雅静。

    有些感情真的错过了就错过了吗不管自己怎么努力,也不行了吗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