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二十二章 许成不许败(二)

第二十二章 许成不许败(二)

作者:恩很宅
    别墅大厅中,顾子臣和莫梳坐在那里,两个人都很沉默。..

    隐忍了8年,终于走到了现在。

    莫梳看着顾子臣,看着他也这么沉默着,似乎在思考什么。

    “消化了吗”顾子臣突然问他,很平静的声音。

    “我是”莫梳说着,又犹豫,“老大,我真的不希望是任何人。”

    “嗯,我也不希望。我说过这只是怀疑。建立在信任上的怀疑。”顾子臣说。“而且,我比你更不希望,我们之中有这样的人。”

    莫梳点头,“好,我知道了,我会调整我的心情。我不会拖累你。”

    顾子臣点了点头,站起来,拍了拍莫梳的肩膀,然后往楼梯上走去。

    这就是他们最后一次的机会。

    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顾子臣的脚步突然停了停。

    叶妩站在他的面前。

    顾子臣又漠然的抬起脚步,往叶妩的身边走过,没有多余的表情。

    叶妩就这么感受着顾子臣冷冷的身影走过身边

    她心里是真的痛的。

    痛得有点不能呼吸。

    为什么就变成了这样。

    曾经,不都是他们。

    他们一起相拥在夕阳下,享受着任务完成后的平静,享受彼此在身边的温度,享受彼此给彼此的力量和安抚

    情人后,就会变得还这么的心寒吗

    她觉得很心寒。

    她咬着唇,一步一步的下楼。

    莫梳在楼下。

    她走过大厅,然后走向外面的后花园。

    她坐在了刚刚顾子臣和乔汐莞坐的地方,闭着眼睛,想象着,曾经仿若幻境一般的,美好。

    顾子臣推开乔汐莞的房间。

    乔汐莞非常安逸的睡在贵妃椅上面,潇洒的吃着葡萄。

    感觉到有人推开房门,她就是眼眸抬了一下,然后继续她悠然自得的动作。

    顾子臣也没多余的表情,径直的坐在了乔汐莞对面的沙发上,然后看着她。

    乔汐莞眼眸微动,“你要吃”

    顾子臣看了一眼葡萄,摇了摇头。

    “那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乔汐莞翻白眼。

    这个男人真是莫名其妙。

    “乔汐莞,这么平静的日子不长了。”顾子臣说,说得很平淡,但隐约似乎有些感概,还有些惆怅。

    很难得,顾子臣的一句话里面有这么丰富的情绪。

    乔汐莞吐出葡萄籽,用餐巾纸擦了擦嘴和手,漫不经心的说道,“我们会死吗”

    “我不知道。”顾子臣第一次,用了模棱两可的答案。

    所以代表着这次的任务,并不可以掌控。

    乔汐莞想了想说道,“顾子臣,我真的很期待我们的未来,我你顾明路还有肚子里面的宝宝。但是我知道,在国仇面前,家和算不上什么。我不是一个伟大的人,但我绝对不会怪你,不管最后结果如何,我都不会怪你,我只认命,认命我爱上你。”

    顾子臣眼眸似乎是微微在闪烁,薄唇微动,“我知道你不会怪我。我只是觉得这几天很好。”

    “这样就够了顾子臣。”乔汐莞慢悠悠的站起来。

    分明身体还没有任何变化,就已经有了孕妇的觉悟。

    她走过去,径直的坐在顾子臣的大腿上,双手搂着他的脖子,很近很近的看着他,“这样就好。能够知道你愿意这样的和我待在一起,就够了,其他的我真的不会多想。”

    顾子臣好看的唇瓣微微拉出一道弧度,那么性感,那么有魅力。他磁性的嗓音在她耳边说道,“乔汐莞,谢谢你。”

    “嗯。”乔汐莞将头埋在他的脖子里。

    两个人这么相拥。

    房门突然被人推开。

    两个人怔了一秒。

    有些尴尬的看着门口。

    门口处的人似乎更加尴尬,她眼神闪烁,“那边,让我们过去。”

    顾子臣将乔汐莞横抱起轻轻地放在贵妃椅上,“乖乖等我。”

    “嗯。”乔汐莞微微一笑。

    站在门口的武大眼神转向一边。

    顾子臣对乔汐莞的温柔和爱,叶妩是怎么都触碰不到的。

    她安静的站在那里,然后跟着顾子臣离开了房间。

    两个人一前一后,加上已经在客厅等他们的莫梳和叶妩。

    四个人走出别墅。

    门口处停了一排车。

    其实他们四个人只需要坐一辆车。

    离他们最近的那辆轿车下来了两个人,非常恭敬的对着他们说道,“抱歉,冒犯了。”

    四个人皱着眉头,看着面前军装革履的人,看着他们突然拿出了眼罩。

    顾子臣眼眸一转,其他三个人等他的指示。

    顾子臣微点头。

    其他三个人才平静的让面前的人给他们利索的带上了眼罩。

    眼前一片漆黑。

    “请走这边。”恭敬的声音继续在耳边响起。

    四个人就这么感觉被他们引到了一辆轿车内,然后车子开得不快不慢的,非常平稳的一直行驶。

    约20分钟。

    车子停下。

    他们依然蒙着眼罩,然后被人带领着,走过几道门,几道弯,5分钟左右似乎是停下来。

    这么站了半分钟后,他们的眼罩分别被取下。

    迎面站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50来岁的男人,穿着军绿色军装,脸上已经有了岁月的痕迹,身材却异常的挺拔,精神抖擞,强大的气息让人不能忽视。

    男人的周围整整齐齐站了两排拿着重武器穿着军装毫无表情的人,奇葩慑人

    房间里面的气息变得凝重而庄严。

    顾子臣眼眸微动,眼神一一扫视着男人的肩章,臂章,胸章。

    他敢肯定,这个人是他在情报局待了这就以来,他见过军权职位最高的人。

    对面的男人看着顾子臣,嘴角似乎是笑了笑,对于顾子臣的打量也显得很淡定,他说,“我犯不着将自己所有的徽章都带出来见你们,你们知道,这是国家领导人才会享受到的待遇,亦或者,出席无比重要的国家行为活动。”

    顾子臣谨慎的看着他,看着他的一举一动,然后不动声色。

    “我这么出现,让你们看到了我的军衔,你们这么聪明,也会知道我的职位在什么地方。我不是为了炫耀,我只是为了提醒你们,这次的任务对我们国家而言的重要性,而我是代表国家来见你们。”男人说,看上去只是平铺直叙甚至有些温和,但军人天生具备的震撼力让人自然而然的认真而严肃起来。

    “您有什么指示您请讲。”顾子臣表现得无比恭敬。

    作为情报局的特工,说直白一点也是军队的一员。而这个人的作为军队的领导者,他们的身份,自然该对他恭敬无比。

    男人笑了一下,说,“你们这次的任务我听说了,而且非常的认可。我没有什么特别的指示,我只希望你们这次的行动,站在国家的立场上。一切以大局为重。”

    “是。”顾子臣点头,很肯定。

    “顾子臣你跟我进来。”男人突然开口,带着他往内。

    顾子臣给了个眼神给其他三个人,让他们安静的等在那里,他跟着男人离开。

    走进里面的房间。

    房间里面只有他们两个人。

    顾子臣想,如果有点点风吹草动,这里应该也会突然就冲出来一群人,然后他会瞬间成为马蜂窝。

    “不用对我这么谨慎,我这里没有你想的这么厉害。”男人开口。

    顾子臣看着他,带着恭敬的姿势。

    “我之所以可以这么单独的和你站在一起,我只是想要告诉你我对你的信任。”男人说,嘴角一直带着温和的笑容。“从很久以前,我就注意你了。”

    顾子臣内心也有些微微的震撼。

    他只是基地一名特工,能够让他留意,他心里也会有被人认可时压抑的激动。

    “我一直在等你回到这里来,果然没有让我失望。”男人脸上都是欣赏的表情。

    顾子臣微低头恭敬无比,“谢谢您的夸奖。”

    “顾子臣,我也不拐弯抹角了。我想要留下你。”男人说,“但听说,你这次任务后是选择离开,带着你的全队人员。”

    “是。”

    “我打算把这个情报局交给你。”男人承诺,“相当于你原来待的国家情报局艾子荣的位置。”

    艾子荣,艾卿的父亲。

    情报局最高领导者。

    情报局只受中央直接管辖,只听z国不超过5个人的指示。

    顾子臣抿了抿唇。

    男人脸色变得严肃了些,他一字一句的说道,“顾子臣,你能力很强,我看过你的简介,不管是从技能、思维、管理还是其他各方面都很优秀,我非常诚恳的希望你可以留下来。国家的这份事业,需要你们这样的年轻人。”

    顾子臣静静的看着面前的男人,他能够感受到他说出话的认真和对他没有掩饰的欣赏。

    但是。

    他说,“对不起,让您失望了。”

    男人眉头动了动。

    “我想我并不适合这里。”

    “顾子臣你考虑清楚,我给你的这份权利,如果你错过了,是用你这辈子或许下辈子所有的时间都没办法达到的人生高峰。”男人一字一句,在挽留。

    顾子臣嘴角一笑,“之前有人已经给我提过了,他说只要愿意留下来我会得到意想不到的收获。当时我一口拒绝了。我不知道那个意想不到的收获是什么”

    “就是我给你说的。”男人重复。

    “对,我现在知道了。”顾子臣点头,“我承认这个收获超出了我的想象,也有过一刻的动摇。但真的非常抱歉。我不是不给您面子,也不是不想要为国家尽职尽力。我只是不想我曾经对国家的付出加在了权利上,我希望我走的时候,还很干净。”

    “而更重要的是,我答应了我的伙伴,我不会食言而肥。”顾子臣一字一句说得非常清楚,很坚决。

    男人有些惋惜的叹气,“既然如此,我想我今天的到来还是白走了一趟。”

    “当然不会,您给了我们极大的勇力,鼓舞我们这次的任务出行。我们从小接收到的任务都是在命令,也渴望会有您这样的人出现,给我们鼓舞,让我们明白我们做的事情,是真的有意义。”

    “顾子臣。”男人看着他,“对你,我真的很不舍,但既然你心意已决,我也不便多说。”

    顾子臣恭敬的鞠躬,转身欲走,离开的一瞬间,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回头。

    男人以为他有所改变,脸上表现出毫无掩饰的期待之色。

    “我有个不情之请。”顾子臣对着他。

    男人微点头,“你说。”

    “这次任务我和我的伙伴都是抱着必胜的决心,但是这次我们不只是针对国家部门下的一个基地,有可能还会牵扯到一个国家,两个国家的事情。任务是危险的。所以我希望,如果我们这队人有任何人死了,我希望您能够给他们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比如烈、士。”

    男人眉头微动了动,似乎是在犹豫。

    顾子臣也没有催促的,静静的等待。

    男人说,“不是不愿意给你们身份,而你们做的事情,虽然关系着国家的安危,但并不适合让外人知道。不是你们的事情见不得光,而是不想要公众引起恐慌,我们能够带给公众人民的只有国泰平安。那些水深火热是我们军人的义务所以你们只能默默地牺牲,这是宿命。”

    顾子臣沉默着。

    他也知道。

    所以他从来没有对任何人提过要求,可有时候他也会觉得非常不值得。

    比如以前的abc,路远,现在的尹翔。

    他们都只是被人默默的埋葬,没有人记得,这个人曾经做了些什么伟大的事业。

    顾子臣转身,欲走。

    “顾子臣,我答应你。”男人突然说。

    顾子臣一怔。

    “不会是这个名目,但总会找到牺牲的理由,我答应你,你的伙伴不会白白牺牲。包括你之前的,或者你之后的。”

    “谢谢。”顾子臣真心感谢。

    这是一份感动。

    男人摆手,说道,“这是对你们的公平。”

    顾子臣点头。

    “去吧,但愿一切顺利。”

    “是。”

    顾子臣离开。

    走向外面的大厅。

    莫梳、武大和叶妩都谨慎的看着周围,然后看着他。

    顾子臣对旁边站得整整齐齐的军队说道,“我们要离开。”

    其中的两个人走向前,敬礼,然后开始用原来的方式,蒙蔽双眼,带着他们离开。

    一路上所有人都安静到不行。

    车子停在了别墅大门口。

    还是一行车队,敬礼后,离开。

    大门口处已经站着一个男人,似乎是在等候他们。

    “老大,我现在正式编排在你之下。我重新介绍一下我自己,我叫高嵩,主要擅长近距离射击,50米之内的,百发百中。我是从部队直接转到情报局,目前在情报局的时间15年,执行过的任务13件,没有失败过。我今年32岁,单身,也没有喜欢的对象,我的梦想是一辈子待在情报局,为国家事业而献出我的生命。”高嵩一本正经的,说得严肃无比。

    顾子臣一行人就这么目瞪口呆的看着高嵩。

    高嵩看着他们诧异的样子,忍不住问道,“我说错什么了吗”

    “你说得很好。”顾子臣很严肃,伸手,“欢迎你的加入。”

    “谢谢老大。”高嵩热情的握住。

    顾子臣放开高嵩的手,大步走进了别墅。

    高嵩看着顾子臣的背影,面对其他三个人。

    “你们好。”高嵩伸手。

    “欢迎。”莫梳说,握手,离开。

    “欢迎。”武大说,握手,离开。

    “欢迎。”叶妩说,握手,离开。

    高嵩看着他们一个一个离开的模样,有些莫名其妙的摸着自己的脑袋。

    他刚刚那番话应该说得很好吧。

    没说错什么吧

    这么想着,他也跟着走了进去。

    客厅中,除了顾子臣,其他人都在,坐在沙发上已经打开了电视。

    高嵩走过去,很想要融入他们的,开口道,“听说你们刚刚是去见了大人物。”

    莫梳转头看着他,“你怎么知道”

    “我们这里偶尔也会有八卦。”

    莫梳也觉得理所当然。

    不管多么严谨到冷血的机构,私底下也会有那么几个,消息灵通的人。

    “话说很羡慕,据说那样的大人物就从来没有主动的来这里见过谁。他一定很欣赏你们。”高嵩说道。

    谁知道那个大人物来是不是为了让他们可以死的更加英勇一点

    莫梳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武大突然有些好奇,“刚刚那个人物很大牌吗”

    莫梳和叶妩转头看着她。

    “你们怎么看出来的就是旁边有两排保安一样的人站在那里吗”武大瘪嘴。

    “武大,这么多年,你是怎么过来的”莫梳翻白眼。

    武大脸色不好。

    “你不会看肩章的吗”莫梳问。“全z国有那样军衔的人只有32个,而且根据国家军方规定,有如此军衔且可以随意出现在基地内部核心地方的人,他的职位或许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那不就是太监吗”武大说。

    所有人顿时哑口无言。

    偌大的别墅里面似乎是飘过几只乌鸦,嘎嘎的飞过。

    冷空气直逼的节奏。

    “那他来做什么”武大询问。

    “我怎么可能知道。”莫梳翻白眼,他还不是一样的,就在大厅站了一会儿,那个大人物根本就没有给他们说什么。

    只不过。

    老大被叫进去了那么久,他们之间谈了些什么

    他总有种错觉,老大一定会为了他们放弃很多东西。

    不知道放弃了些什么,总是会有那样的错觉。

    错觉。

    顾子臣回到房间。

    贵妃椅上面的人已经睡着了,手上还有一颗葡萄,似乎是未来得及放进嘴里的。

    这是有多困,会困到这个地步

    他拿走她手上的葡萄,正准备放进一边的盘子里的时,又突然放进了嘴里。

    是真的很甜。

    甜甜的,味道很好。

    他嘴角拉出一抹笑,横抱起她。

    乔汐莞不舒服的挪动了一下身体,瞬间又安静无比的靠在他的胸膛上。

    顾子臣把乔汐莞放在床上,帮她盖好被子。

    转身欲走的时候,一双手拉着他的衣角。

    顾子臣看着那张睡眼模糊的小脸,看着她迷迷糊糊的眼眸,小嘴有些低估不清的说着,“顾子臣你要是没事儿就和我睡会儿”

    说完,又闭上眼睛睡着了。

    顾子臣其实是想要去阳台抽抽烟。

    刚刚给他的信息是有点多,他也没有想到,那样军衔的人会来亲自见他,并给了他这么多的肯定,以及诱惑。

    他深呼吸了一口气,转头看着熟睡的乔汐莞。

    心里是有些暖暖的,这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感受。

    他也会有很多情绪,尽管平时表现得很冷漠。比如,在失去同伴时的压抑和伤心,在取得一次成功时的喜悦,在曾经和叶妩相恋时候偶尔一瞬间的加速心跳所有很多人都有的七情六欲,却还从未有一种,所谓的温暖。

    就好像习惯了这儿的冰天雪地,突然有人给你送了一颗太阳。

    而那颗太阳你原本是不奢望的,真的到了你的身边的时候,就再也不愿意放手。

    他抿着唇,顺势的躺在了床上,将乔汐莞抱在怀里。

    他修长而有些温热的手指自然的摸着她平坦的小腹。

    是一个小生命在里面默默地成长吗

    会长成什么样子像他还是像她

    他把头埋在她的颈脖之间,将她抱得更紧了些。

    乔汐莞,我有没有告诉过你,其实,我很感谢你的坚持和勇敢。

    十天时间。

    乔汐莞能说这十天她过得其实一点也不快乐吗

    顾子臣这厮也不知道是不是脑袋发神经,非要叫她组装手枪,这货是闲的蛋疼吗

    一个破手枪,有什么好组装的,反正她也确信自己开不了枪,她干嘛要对枪支这么熟悉啊她是良民好不好,良民是不需要接触这种暴力的危险武器的。

    她的咆哮顾子臣当成了耳边风。

    依然乐此不彼的,每天叫她玩手枪,组装完了之后又叫她设计,让她看准点位。

    她不要开枪好不好

    她怕杀人偿命的

    每次一听乔汐莞这么抱怨,顾子臣就是一脸黑透,“乔汐莞,你到底做好了跟我在一起的觉悟了吗”

    “我不是被你逼的吗”乔汐莞一本正经。

    顾子臣每每被她气得吐血。

    但这并不代表顾子臣会放过她,依然执着的教她开枪教她射击。

    教完她开枪之后,顾子臣还教她所谓的催眠。

    她从来不相信催眠,但有些时候又不得不去相信这种没有流传在市面上的一门“高科技”。

    顾子臣说这是从很久远的西域传过来的,说俗气一点也就是外国人的东西。他说这门技巧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掌握,这得要慧根,而且整个情报局,除了他和艾卿,其他人都不会。顾子臣非常自大的说着,艾卿是情报局的一个神话,而他创造了第二个神话,有过之而无不及。

    乔汐莞翻白眼,自以为是。

    不过比起学什么拿枪,她倒是对这个比较感兴趣。

    所以她非常认真的听着顾子臣磁性的嗓音娓娓道来,然后根据他的方法,运用所谓的感知,一股缥缈的如风一般捉摸不透的感知去感染别人的情绪,然后通过情绪的调控让被催眠的人陷入脑袋的真空之中。

    具体解释得直白一点就是,人的大脑神经可以通过两种东西来调控,一是药物,二是思想。

    平时人们吃药,有些药物的药性可以通过物理的方式控制人的神经,然后处于突然昏迷的状态,比如麻醉药,还比如一些毒品。

    而他们现在说的催眠就是第二种,通过思想的原理来腐蚀大脑。

    这确实需要慧根,因为这种东西没有实物,而没有实物的东西就是要靠感觉,感觉到了那个点上,一切皆有可能。

    乔汐莞通过顾子臣的方式试过催眠顾子臣,显然结果是失败了。

    顾子臣就是一副,一般人真的不行的表情。

    乔汐莞瞪着顾子臣。

    这么去刺激一个孕妇,真的有意思吗

    然后顾子臣非常不屑地说,不能用思想,只能用实物了。

    乔汐莞不明白。

    顾子臣就拿了一个有些夸张的手链给她,然后一一的告诉了些蹊跷的地方,手链里面有些被压缩的液体,液体里面装着麻醉剂,只需要按下其中的按钮,麻醉剂就会通过针头迸射出来,直接穿透人的身体,不超过2秒时间晕过去。

    乔汐莞看着那根项链。

    麻痹的,有这么好的东西不早说,非要给她弄什么催眠,顾子臣分明就是在炫耀是不是

    不过话说回来,上次那个绑架她的男人,似乎就是用的这种手段,轻而易举的把他们一网打尽。

    看来是一个非常厉害的武器,所以她收下了。

    屁颠屁颠的,还挺高兴。

    这么一直在顾子臣强迫下学习了一些她意想不到的东西后,10天就这么真的过去了。

    要执行任务的那天晚上,乔汐莞感觉到了别墅中凝重到要窒息的呼吸声。

    这十天时间,所有人都在反复的不停的准备着自己的装备,连顾子臣这么谨慎到一丝不苟的人,也对自己的行囊进行了三次检查。

    相对起他们的紧张情绪,乔汐莞只觉得自己真的好无所事事,她除了研究她手上那条手链以外,其他好像什么都不能做,手枪她拿了一把在身上,但总觉得那种东西,她不一定会真的用上。

    那晚上他们吃得很好。

    尽管平时也吃得很好,但是那晚上是有史以来吃得最好的一次,满满的一大桌子菜,应有尽用。

    所有人却吃得非常的沉默。

    顾子臣突然拿起酒杯,里面装的是白开水。

    不是红酒,不是饮料,不是香槟,只是白开水。

    “这不是我们最后一次晚餐。为我们下一次的聚餐,提前干杯。”顾子臣说。

    其他人连忙端起杯子。

    偌大的饭厅响起清脆的碰杯声。

    放下酒杯,顾子臣说,“明天早上6点,直升飞机在门口等候。高嵩你负责驾驶。”

    “是。”高嵩连忙点头。

    “所有人的护照在我这里,你们的名字都有所改变,明天早上的时候我会将护照放在你们的手上,千万不能遗失。”

    “是。”所有人答应着。

    “到了s特国,我们按照计划分头行动。武大、叶妩去汇合温特森以及吴飞钦,其他人跟着我去参加s特国贵族的一个私人宴会。宴会中可能会碰到国家情报局的人,到时候大家警惕一点,见机行事。”

    “吃完晚饭之后,大家好好休息。这次行动只许成功不许失败。”顾子臣一字一句。

    “是。”气势很强烈。

    顾子臣微点头,“大家吃饭。”

    所有人才重新拿起筷子,吃得不快不慢。

    乔汐莞一直看着他们,默默地看着他们。

    她这么误打误撞的参加过他们两次的真枪实战,但是这次,明显比她其他几次都要惊心动魄,她咬着唇,默默地摸着自己的肚子。

    宝贝,勇敢不勇敢,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顾子臣眼眸微转,就看到乔汐莞这么一个不太引人注意的举动,他抿着唇,没有表露任何情绪。

    晚饭结束后,各自回房。

    早早的躺在床上,乔汐莞各种睡不着,却不敢动弹一秒,她怕影响到了顾子臣。

    “睡不着吗”耳边突然听到顾子臣有些低沉的嗓音。

    乔汐莞吓了一跳,有些抱歉的说着,“我打扰到你了吗”

    “没有。我也没睡着。”

    “可是明天不是还有很重要的任务吗你不好好休息”乔汐莞诧异的问道。

    “我不是神,我也会紧张。”顾子臣的口吻,不温不热。

    乔汐莞咬着唇,“我以为你们都应该是司空见惯。”

    “所有司空见惯的东西,也不会包括面临生死。就算再无谓的人,也会有精神上的触动。我也不例外。”

    “哦。”乔汐莞似懂非懂的点头。

    两个人就这么又沉默了一会儿。

    以后可能再也不会这么安心的睡觉了,到了其他地方,到了一个不知道还能不能见到明天太阳的地方,就再也不可能睡得这么的毫无防备。

    乔汐莞把头埋进顾子臣的怀抱里面。

    今晚过去,到底会如何

    她真的,不知道

    不知道的事情,很快就会来临。

    翌日一早。

    说好的早上六点,所有人全部已经整装待发。

    顾子臣将护照一一的放在他们手上,然后坐在直升飞机。

    飞机盘旋在上空,降落在国际机场。

    乔汐莞看了看自己的护照,名字叫沙也珈,日本户籍。

    顾子臣叫本。布鲁克,法国户籍。

    其他人也相继的对自己的真实身份进行了更改,一行人坐进了h国的飞机,然后在终点站转机,经过将近18个小时时间到达了s特国的国际机场。

    这是一个炎热的国度,刚走出飞机场,迎面而来的干热气息让人有些接受不了。

    因为属于阿拉伯国家,这里的男男女女却都习惯穿着白色长袍,并将自己的头部进行武装,只剩下一双漆黑而有神的眼睛。

    当然也会有很多开放点的当敌人或者外国人随意的穿着些简单的服饰,或者比基尼,或者超短,或者长裙,这本就是一个旅游业比较发达的城市,外国友人较多,这里的人也习以为常,所以也渐渐的被同化。

    同时,s特国是阿拉伯国家中石油产出最多的国家,人民富有。

    政体是由皇室掌控,最高领导人是国王,属于半君主立宪制。

    顾子臣一行人到达地方后,走出机场时就已经分道扬镳。

    顾子臣带着乔汐莞、石嵩和莫梳坐着豪华的出租车到达指定的酒店,开了一个总统套房,所有人全部都住在里面。还好那个高级贵族晚宴是明天晚上,所以所有人入住之后就有了时间整理自己的时差,解除自己的疲倦。

    乔汐莞一挨着软软的大床就沉睡了过去。

    她真的支撑不住了,何况她确实也不折床,一瞬间就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偌大的客房里面顾子臣已经不在。

    她觉得一身软软的,看着外面黑暗的天空,走进浴室去洗澡,清理自己这一身的疲惫。

    枪伤的位置还是不能碰水,即使已经感觉不到特别的疼痛了,不过医生怎么说就怎么说吧,所以洗澡的时候她非常的小心,洗完之后,换了一套舒服的家居服打开浴室的房门。

    客厅外,饭厅中已经摆放好了一桌子的饭菜,饭香让她开始不自觉得流口水。

    客厅中的人看着她醒来,都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然后一起走向饭厅吃饭。

    不是中国的饭菜,偏西餐,对于乔汐莞饿得要命的人来说,简直是人间美味。所以她毫不客气的真的吃了很多,吃完了之后,乔汐莞又无所事事的坐在客厅看电视,顾子臣在打电话,似乎是武大和叶妩已经和温特森他们汇合,顾子臣在严肃的交代一些事情。

    莫梳和高嵩也坐在沙发上。

    这里的官方语言是阿拉伯语,她曾经学的语种很多,但是阿拉伯语她确实听不太懂。

    她不知道顾子臣他们听不听得懂,但看莫梳和高嵩看电视那么认真的模样,大概也知道他们会这个国际的语言。

    顾子臣打完电话,从落地窗外走过来,口吻严肃,“武大和叶妩已经联系到温特森和吴飞钦,他们大概会在3天后回来和我们汇合。”

    莫梳和高嵩很认真的看着顾子臣。

    顾子臣继续说道,“明天晚上我们去参加的宴会,目标人只有一个。s特国的大臣,掌控者重要的军权,是目前国王最信任的人之一。他这段时间和有着私底下的频繁接触,接上头的指示,这个人和最有可能是艾卿想要拉拢的势力,因为通过他可以和攀上关系,是否插手国家情报局的事情,就要看艾卿最后在这个人身上下的功夫。”

    所有人都很认真听着顾子臣的分析。

    顾子臣将手上的几张相片拿出来,一一指着说道,“这就是我口中刚刚说的那个人,哈森。阿贝德。这位是他的妻子以及这个是他们唯一的女儿。当然,还有他和其他妻子生的儿女,都会在明天的宴会上出现。不过我们的目标目前就只有这三个人。而我们刚好三个人,一个盯一个。我盯哈森。阿贝德。高嵩盯他妻子,温特森盯他女儿。这里有他们这三个人的习惯性格爱好等,大家马上熟悉一下,想想明天怎么套近乎。”

    “我们盯他的目的是什么”

    “根据之前的调查和猜疑,哈森。阿贝德势力强大,对s特国的政权有着极大的威胁。现在s特国的国王信任他,任由他为所欲为。为了阻止哈森。阿贝德和艾卿联合,我们就是需要找出、或者是制造哈森。阿贝德的叛变证据,从而揭露后给s特国国王,阻止哈森。阿贝德的行为,让艾卿的如意算盘落空。哈森最信任的就是他的正妻和女儿,所以除了从他身上拿到线索以外,也要从其他人的手上找蛛丝马迹。”

    “是。”高嵩和莫梳连忙点头。

    “记住我们伪装的身份。我是跨国集团的石油贸易商,只是为了和s特国谈石油的出口。乔汐莞是我的妻子,高嵩是我的助理。而莫梳你是亚洲最大的军火头目,你见到哈森。阿贝德后,你和他谈的就是关于枪支供应的事情,我已经将你要谈的内容全部整理在了这张纸上面,你记住了,明天晚上一个数字都不能够出错。”

    “好的。”莫梳拿过那张纸,快速的看了起来,心里一直在默念。

    “大家记住马上消化自己的身份。”

    “是。”

    “早点休息,明早我会让酒店送参加晚会的礼服。莫梳,这是你的邀请函,你单独的,也就意味着明天是你自己一个人出行,小心点,但凡一点点你没有把握的事情你都要找话题跳过,不能让对方产生一丁点怀疑,宁愿不这么急切的靠近,也不能打草惊蛇。”

    “放心吧老大,我知道怎么做。”莫梳很认真。

    “ok。”顾子臣点头,转头对着乔汐莞,“乔汐莞,回房。”

    乔汐莞还处于有些恍惚中,她看着顾子臣。

    顾子臣径直的拉起乔汐莞的手,带着她往房间内走去。

    乔汐莞总觉得顾子臣又回到了那个有些冷漠的样子,不管做任何一举动说任何一句话都是认真而严肃。

    可拉着他的手心手。

    还是这么温暖。

    明天到底会怎么样

    她不期待。

    此刻,也不想去畏惧了。

    ------题外话------

    推荐红粟古言新文栽下梧桐招来鸟

    简略版:

    凤凰鸣矣,于彼高岗。

    梧桐生矣,于彼朝阳。

    栽下梧桐树,不愁凤凰鸟

    这个,一只凤凰是惊喜,那两只凤凰是什么三只更多只

    话说,那招来的不是凤凰,是苍蝇吧

    文艺版:

    小小梧桐壮志未酬,死于非命乱世重生,

    无亲无故乞讨街头,衣不蔽体肚中空空,

    幸得老汉好心收留,孝心绵绵相依为命,

    乱世为人不及蝼蚁,兵匪重重民不聊生,

    一朝平定乾坤重置,桃源双溪浴火再生,

    隐忍多时终得安康,自力更生丰衣足食,

    置家置业富贵可期

    终究不知何去何从,

    更不愿见,相杀相伤

    情深不寿,爱极必伤

    罢了,罢了

    随心所愿,或释或忘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