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二十三章 许成不许败(三)

第二十三章 许成不许败(三)

作者:恩很宅
    s特国大酒店。

    乔汐莞被顾子臣带回房间。

    乔汐莞一直默默的观察着顾子臣冷峻的侧脸,突然不敢多话。

    “被吓着了。”顾子臣突然转头问她。

    乔汐莞摇头,“只是觉得气氛紧张到,自己根本就插不上嘴。”

    顾子臣没有过多表情的带着她坐在房间内的沙发上,问道,“身体如何?”

    乔汐莞条件发射的摸了摸自己肚子,“挺好的。宝宝很乖。”

    顾子臣点头,然后将她抱到怀里。

    两个人之间没有什么过于煽情的话语。

    乔汐莞顺势的躺在他的胸口上,听着他有力的心跳。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心跳会给她这么心安的感觉。

    两个人这么相拥了一会儿,乔汐莞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的问道,“顾子臣,明天我也会跟着你去参加那个宴会吗?”

    “嗯。”

    “可是我不会说阿拉伯语。”

    “你会说日语和英语就行。”顾子臣说。

    “要是我不会说呢?”乔汐莞扬眉。

    “我查过你以前的档案了,中日韩法英,都会。”

    “……”这个腹黑男。

    “还有问题吗?”顾子臣看着她,问道。

    “没有了,明天反正我都是跟在你的身边,我也不怕。”乔汐莞说。

    “嗯,待在我身边,没有什么可怕的。”顾子臣把乔汐莞抱紧了些。

    能够这么真切的感受到这个男人的温度,真好。

    想想好长一段时间在上海的时候,她总是用她的热屁股去贴他的冷脸,现在能够被他这么相拥,总觉得,已经差不多了。

    她想她还是一个爱情之上的女人。

    经过了上一世的悲剧,还是学不乖,还是想要把自己的全部都风险给自己最爱的那个人。

    不知道这一世的选择如何?

    她想,或许不差。

    两个人这么静静相拥,因为时差和已经补过一觉的关系,都有些睡不着。直到凌晨了,才有了点睡意,倒在床上,两个人也是交织着睡在一起,难得的做了一个好梦。

    梦里面,她们一家四口,幸福美满。

    梦醒后,已经是翌日的上午时分。

    璀璨的阳光透过窗帘照耀在地面上,风吹起,阳光随着窗帘轻轻飘荡。

    乔汐莞伸懒腰起床。

    每次起床似乎都习惯性地见不到顾子臣,她也习惯了。

    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嘴角笑了笑,去浴室洗漱。

    整理完了自己之后,乔汐莞走出卧室。

    客厅中就只有顾子臣和高嵩在。

    乔汐莞左右看了看,顾子臣开口说道,“莫梳身份有变,就另外去了酒店入住。”

    “哦。”顾子臣是她肚子里面的蛔虫吗?!

    “饿了没?”顾子很问她。

    “饿了。”

    “过来吃饭。”说着,顾子臣就带着乔汐莞去饭厅吃东西。

    这家餐厅的东西都是偏西化的,早餐准备得非常的丰富,乔汐莞选了些自己爱吃的糕点,吃得不快不慢。

    顾子臣一直在旁边陪着她。

    说不出来什么感觉,总是希望有人在身边,哪怕一句话不说。

    到了下午时分,酒店的工作人员给他们送了礼服过来。

    顾子臣是一套黑色的燕尾服,款式华丽,这是乔汐莞从来都没见过顾子臣穿过的一种服饰。高嵩就是标准的黑色西装,而自己,一条火红色艳丽四射的长摆晚礼裙。

    三个人换上后。

    乔汐莞不得不说,顾子臣帅得不要不要的!

    顾子臣的头发原本是随意的,零碎的,自然的垂下,而此刻,额头上的头发全部规矩的往上,定型,露出了他好看的额头。英气十足的剑眉下,一双狭长的眼线,低垂着眼眸的时候能够看到双眼皮明显的弧度,抬眸的时候,会有些内双,带着深蓝色美瞳的眼眸闪烁着如星星般璀璨的光芒。挺直的鼻梁,一张完美的唇瓣弧度,微微勾起的时候,唇角上扬,魅惑慑人。棱角分明的下巴,刻意的保留了一点胡渣,让他看上去毫无瑕疵的洁白皮肤增添了一些成熟男人的魅力,如此人神共愤的脸上,一套华丽的黑色燕尾服,他打着黑色的蝴蝶结,挺拔的身高,一眼望去,分明不是泛着铜臭的商人,看上去更像是欧洲贵族。

    那么高贵而典雅。

    这样的男人走出去,就是祸害。

    顾子臣转头看着乔汐莞打量的目光,看着她此刻换上的那套大红色晚礼服,因为裙摆特别长,反而将抹胸处设计得特别低,她傲人的胸围以及深深的r沟就这么暴露在了空气之下,雪白的肌肤在大红色下映衬得仿若可以闪光一般,让人无法转移视线。身材姣好,还未出怀的身姿被包裹得玲珑有致,手上拿着一个红色的手包,头发盘起一个规矩的丸子头,带上满是水钻的皇冠发饰,让她在璀璨的灯光下光芒四射。

    这样的组合走出去,堪比当红明星,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高嵩看着他们的时候,就忍不住的“啧啧”了两声,笑着说道,“看到你们,我才知道原来外貌真的那么重要,这分明就是让人赏心悦目的节奏,可惜了我们这种凡人,只能羡慕的份儿。”

    乔汐莞忍不住笑了笑,“谢谢你的夸奖。”

    心里面不禁暗自庆幸,还好是乔汐莞这么一副身段,换成是当年的霍小溪,别说可以这么自傲的站在顾子臣的旁边,估计顾子臣把她抱在怀抱里面,也没人能够注意到她。

    三个人准备完毕。

    拿上邀请函,在晚上7点钟准时从酒店出发。

    七星级超级豪华酒店,门口停放的都是酒店免费提供的超级豪华轿车,三个人坐在奢华的加长林肯上,看着外面花花绿绿的异国风情。

    车子一路到达目的地。

    这里的人炫富是真的没有底线的吗?!

    乔汐莞一下车,长长的红地毯连接着的就是一栋让人震撼的商业国际大楼,楼层的外墙全部都是玻璃建成,在暗黑的天空下,室内的缤纷多彩的灯光闪烁着异常耀眼的光芒,让人恍惚觉得,这栋楼里面全部都是钻石,璀璨的,简直连城的钻石。

    深呼吸一口气,乔汐莞挽着顾子臣的手走上红地毯,门口处一排排迎宾小姐占得整整齐齐,恭敬有礼。

    顾子臣出示了邀请函,一个帅气无比的阿拉伯小伙子穿着黑色西装有礼的带着他们走向奢华到让人瞠目结舌的玻璃电梯,玻璃电梯外可以俯瞰这个城市的所有美景。

    电梯在顶楼停下,太高的楼层,乔汐莞往下看时,觉得自己的腿都在打颤。

    帅小伙将他们领到一扇偌大的包金门前,门口处占了6个保镖,当然不止,眼眸微微一动,就能够看到这层楼三三两两的,到处都是巡逻的黑色西装。

    “抱歉,我们需要对您搜身。”门口处的黑色保镖,一个人突然恭敬的用流利的英语对他们说道。

    顾子臣耸肩,表示并不在意。

    他抬手。

    保镖熟练的在他的身上,上上下下,里里外外。

    确定没有任何威胁性武器。

    另外一个女性黑衣保镖走向乔汐莞,一样恭敬无比的态度,熟练的手法由内而外。

    高嵩当然也免不了如此。

    三个人检查完毕,6个保镖恭敬的为他们打开大门。

    大门打开。

    里面的热闹非凡让人突然有些应接不暇。

    随处而见的金碧辉煌,随处而见的奢靡璀璨。

    顾子臣带着乔汐莞走进去。

    人已经很多,偌大的宴会厅,来来往往的人群,亚洲人,欧洲人,美洲人,非洲人,各色各样的人聚集在这里,热闹非凡。

    顾子臣随手在服务员手上拿了一杯鸡尾酒。

    乔汐莞伸手的时候。

    顾子臣在她耳边说道,“做好孕妇的觉悟。”

    “……”乔汐莞翻白眼。

    她以前就喜欢美酒,今天这么多花花绿绿的酒摆放在自己面前,居然只能看的份儿?!

    他们三个人这么看上去无所事事的穿梭在人群中。

    准确说是乔汐莞无所事事,顾子臣和高嵩一直在观察这个室的保镖有多少,有些穿着制服的,有些便装。似乎是打量完毕,顾子臣和高嵩心领神会。

    果然不是一个轻易来的地方,如果被发现了什么异动,按照现在的架势,应该是走不出去的。

    眼眸微动,到目前为止似乎还没有看到,基地的其他人员。

    趁着这个时间,顾子臣带着乔汐莞往里面走去。

    现在宴会还未真正开始,至少主人是还没有出现,只是来的宾客较多而已。

    宴会大厅一共有三层,楼中楼格局。

    顾子臣的脚步停在第二层,远远可以看到走廊上黑衣保镖尽头有一扇紧闭的大门。

    乔汐莞想那个所谓的哈森。阿贝德应该就在这里面。

    顾子臣这么看上去只是随意走走的停在那里,眼眸往那边有意无意的打量着,然后又这么随意的带着乔汐莞和高嵩离开。

    乔汐莞是不太懂顾子臣在做什么?!亦或者是他们习惯性的到了一个地方后就会这儿熟悉那个地方的环境,以便应对后面一系列的突如其来。

    回到最热闹的一层,底楼。

    偌大的宴会大厅放着劲爆的音乐,来来往往的宾客不自觉得扭动着身体,还算劲爆的一幕一幕。

    不知道过了多久。

    大厅中的音乐突然消失。

    所有人似乎都突然从兴奋点平静下来,看着2楼红地毯尽头的一个阿拉伯男人,他没有穿阿拉伯的衣服,今天选了一件黑色的西装,他左手身边挽着他的妻子穿了一件黑色的晚礼服,他右手边挽着的女儿穿着一件银白色超低胸后背还镂空的一件紧身的短摆晚礼服。

    三个人在聚光灯下,一步一步走下来。

    现场响起掌声。

    阿拉伯男人的脚步停在宾客之中,很自然的被宾客围成了一圈,成为了一个中心点,他拿起黑色保镖递给他的用纯黄金打造的专用话筒,用阿拉伯语说道,“谢谢各位来参加我哈森。阿贝德的私人派对,今天各位均不需要拘礼,该怎么玩怎么玩,玩得不够尽兴的尽管提出来,高兴最重要。”

    乔汐莞就听着高嵩在他们耳边翻译着哈森。阿贝德说的一字一句。

    就知道他们听得到阿拉伯语。

    只是顾子臣是听不懂吗?!

    看表情是非常认真的在听高嵩的翻译。

    哈森。阿贝德简单得几句讲完之后,就放开他的妻子和女儿,自己拿着专用酒杯盛满他最喜欢的鸡尾酒坐在沙发上,心情似乎很好的打量着宴会大厅的一切。

    每3个月他就要举行一次这样的私人派对。

    他给外人的感觉是,这就是一个简单的比家宴稍微大一点点的party而已,其实这里面隐藏着太多别有洞天的事情,他的请帖一般都是发给全世界比较有钱有势的人,在多认识一些人的情况下,加上现在自己的地位,从而或得更多的利润。

    他漆黑的眼珠突然往上抬了抬。

    “你好,阿贝德先生。”是一个用有些蹩脚的阿拉伯语在对他打招呼的人,身边挽着一个穿着火红色礼服的女人,以及还有一个助理跟在身边。

    哈森。阿贝德看了一眼他,“你好,你是?”

    顾子臣把自己的名片递过去,依然用有些生涩的阿拉伯语说着,“这是我的名片,我叫本,法国人。”

    “本。布鲁克。”哈森。阿贝德重复,“苏伊士集团的ceo。你好。”

    哈森。阿贝德突然站起来,握手。

    “你好。”顾子臣温和的一笑,对着身边的高嵩使了个眼神。

    高嵩连忙恭敬无比的说着,“你好阿贝德先生,我是布鲁克先生的助理兼翻译,布鲁克先生非常荣幸的能够接到您的邀请,并真诚的向您问好。”

    哈森。阿贝德点头,“请坐。”

    高嵩对着顾子臣的耳边翻译者。

    顾子臣带着乔汐莞坐在哈森。阿贝德的旁边。

    “阿贝德先生,都知道s特国是石油大国,对外销售石油较多,是其他国家羡慕不来的上帝留下来的最美的礼物。苏伊士集团现在准备对欧洲地区进行石油贸易销售,不知道阿贝德先生能否有兴趣,让我们苏伊士集团和你合作,从而创造更大的利润价值?”顾子臣用法语说,高嵩翻译。

    “当然,这是我邀请你来的目的。”哈森。阿贝德说道,“我们的石油是富裕的,主要出口给亚洲及美洲,但在欧洲市场的开辟上少了些有利途径,导致现在欧洲市场的涉及贫瘠,反而是让其他阿拉伯国家的资源流入到欧洲这块肥沃的市场。”

    “很高兴您能够想到我来问您打开欧洲这道贸易大门。”顾子臣一直都用着非常恭敬但又不显得地位的口吻表述着,“我们苏伊士集团一定会助力s特国的经济发展之路。”

    “希望如此。”哈森。阿贝德说道,转头四处看了看,又道,“今天是我的私人派对,主要是来让大家玩耍和放松的,合作的事情我们后续再谈。请布鲁克先生自便,玩得开心一点。”

    “谢谢阿贝德先生。后续,我再来预约见您。”

    “嗯。”哈森。阿贝德点头。

    顾子臣嘴角含笑的带着乔汐莞和高嵩离开,离开的一瞬间,顾子臣低头对着高嵩说着,“看看阿贝德用嘴型在和他的手下说什么!”

    高嵩点头,看似面对着顾子臣在汇报工作,眼眸却是有意无意的看着那个在他们刚刚走后,哈森。阿贝德就招来的一个男人,那个男人恭敬的低着头,听着哈森。阿贝德的吩咐,一丝不苟。

    高嵩根据哈森。阿贝德的口型说着,“去查查刚刚那几个人的身份,证实是不是苏伊士集团的ceo,这几天找人盯着他们……”

    哈森。阿贝德吩咐完毕。

    高嵩眼眸一转,“果然是个谨慎的人。”

    “嗯。”顾子臣点头。

    尽管他们顺利的出现在了这里,似乎也不能说明什么。

    “我们现在继续待在这里?”高嵩问道。

    “把宴会参加完。”顾子臣说,“你想办法接近哈森。阿贝德的妻子阿迪莱。阿贝德。他喜欢外国友人,非常喜欢听各国有趣的一些风俗习惯。”

    “是。”高嵩点头,离开。

    乔汐莞看着高嵩走了之后,忍不住问道,“我们现在做什么?”

    “累了吗?”顾子臣低低的嗓音问道。

    “不累,就是紧张。”乔汐莞说,“手心都是汗。总觉得冒充着别人的身份浑身不只在。就怕一不留神被穿帮。”

    “没什么,目前为止我们还是安全的。”

    “哦。”乔汐莞点头,转眸,“莫梳来了。”

    “眼神不要放在他的身上,往这边,我带你去洗手间。”

    “哦。”乔汐莞莫名其妙,跟着顾子臣走出宴会大厅,往一边比较冷清的地方走去。

    眼眸微转,似乎是感觉到一些视线。

    顾子臣表现得非常的淡定。

    “洗手间在里面,进去吧。”顾子臣用法语说道。

    乔汐莞诧异,还是听话的走了进去。

    偌大的洗手间,乔汐莞这才真的是开了眼界。

    以前吧觉得自己生活得也挺好的,也算有钱人,也会享受,却真的没有想到,这么一个小国家这么一栋楼里面这么一个卫生间可以让她震撼到说不出来一句话的地步。

    她实在不敢相信,这个厕所贴着的砖都是用黄金特殊打磨的,洗手台上面的按钮都是钻石切成,她捉摸着随便带走这里面任何一个东西,都价值连城。

    她突然觉得她的屁股比她的人更加有身份。

    故意拖慢脚步的上完厕所,依依不舍的离开这么奢华的地方,刚走出去。

    顾子臣突然大手拉过她,“壁咚”靠在墙壁上,一个火辣辣的吻热情似火的印在了她的唇瓣上,乔汐莞还处于茫然状态时,那双修长的大手已经抚摸着她的身体轮廓,即使隔着衣服,手指也在她敏感的地方不停地打转,激。情昂扬。

    这是什么情况?!

    乔汐莞被顾子臣吻得有些回不过神,现在是根本就反应不过来,只感觉到唇瓣间不停的被他亲吻着,不停的被深入深入,让她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根本就是要窒息。

    远远的地方似乎有黑色保镖走过,意味深长的笑了笑离开他们之间。

    乔汐莞觉得顾子臣此刻肯定又在拿她当诱饵的,做着些什么事情。

    2分钟的激烈拥吻。

    顾子臣离开乔汐莞的唇瓣,看着她原本擦了口红的红颜嘴唇,此刻更是有些微微肿起,有些滑稽,却更是诱人,所以顾子臣忍不住俯身又在她唇上舔了舔。

    乔汐莞心里一窒,心跳加速,“你是在引诱孕妇吗?”

    顾子臣笑得非常的温和,而这样的笑容反而让乔汐莞毛骨悚然。

    最受不了就是顾子臣这么一副腹黑的模样。

    “差不多该走了。”顾子臣说。

    整个过程,他们全部都是用法语在交流。

    “是回酒店吗?”乔汐莞问道。

    “嗯。”

    乔汐莞情不自禁的松了口气。

    总算可以离开了。

    虽然这里豪华得恨不得属于自己,可相对于财富而言,她还是觉得生命诚可贵。

    乔汐莞挽着顾子臣的手臂,往大厅外走去。

    突然。

    “哐”的一声。

    迎面而来的服务员将手上托着的那几个酒杯一下子倒在了地上,似乎是因为他们的突然出现导致了这么一个“杯具”的发生,乔汐莞的晚礼服被鸡尾酒打湿。

    “对不起,客人对不起……”服务员紧张的不停的用阿拉伯语说着。

    乔汐莞脸色微微有些变化,却还是表现出了该有的日本礼节,并用日语回复道,“是我自己不小心,你不用在意……”

    顾子臣拿起服务员手上干净的手帕给乔汐莞擦拭着礼服。

    旁边似乎是有些目光扫过。

    顾子臣将手帕还给服务员,“下次小心点。”

    服务员也听不太懂,只是点头。

    顾子臣带着乔汐莞离开,在她耳边轻咬着,暧昧的说道,“反应很快。”

    “我脑袋很聪明,我说过!”乔汐莞嘴角一勾,自豪的一笑。

    这里的服务员绝对不可能会这么冒冒失失到会和客人相撞,即使撞上了,也绝对不可能把酒水全部都洒在了她的衣服上。所以就算不是谁的指使反正都是故意的,而这样故意的行为无疑就是想要试探一下他们的身份。人在第一时间遇到突发其来的事情时,本能的会条件反射用自己习惯的动作和语言。如果她刚刚突然用中文说了句什么,顾子臣估计会掐死她。

    两个人往宴会大厅外走去。

    高嵩看着他们的身影,非常恭敬的对着面前的阿拉莱。阿贝德欠身一笑,得到那边恋恋不舍的告别词之后,才走向了顾子臣和乔汐莞。

    顾子臣和乔汐莞刚刚在大厅中引起的点点动静只有小部分人注意到,毕竟这里面音响效果太好,大家玩的太嗨,即使有人注意到也没什么兴趣多看,当然,除了有心人。

    离开宴会大厅。

    顾子臣带着乔汐莞和高嵩坐着电梯往下。

    全透明电梯,观赏着整个s特国独有的夜色风情。

    如果只是一次单纯的旅游,她会觉得,顾子臣选了一个让她心意的地方。

    但。

    乔汐莞转头看着顾子臣,看着他高高在上挺拔的身体,看着他似乎是注意到自己的目光,垂眸看着她。

    两个人四目相对。

    缓缓,又离开。

    国际大厦外连着红地毯的地方,那辆超豪华的加长林肯已经在此等候。

    三个人坐在林肯车上,一路上话都不太多,偶尔零星几句话,都是法语交流。

    很快到达7星级大酒店。

    车门打开,顾子臣搂着乔汐莞往他们的总统套房走去。

    高嵩一直跟在后面。

    房门打开,关过来。

    顾子臣的手一松,转头对着高嵩,刚刚那个一脸漫不经心的男人脸色突然一变,“哈森。阿贝德是个谨慎的人,对我们的防备理所当然。我刚刚跟踪了哈森。阿贝德身边的亲信,也就是马上着手查我们的人。我放了一个微型的跟踪器在他身上,高嵩你把接听器拿出来,这几天注意他的一举一动,让叶妩负责执行。”

    “是。”

    “晚上我会出去一趟,今天去参加宴会,只是在小范围的大厅观察,我要再去一次,探探那个地方的虚实,以便之后我们的全身而退。”顾子臣一字一句的说道。

    “你一个人可以吗?”高嵩有些担忧。

    “有些事情一个人更好。其他你不用管,注意跟踪器的动静就行。”

    “好。”高嵩点头。

    顾子臣转身往卧室走去。

    乔汐莞似乎还处于有些愣怔的状态,反应过来时,连忙跑进了卧室。

    此刻的顾子臣开始脱下那件帅气的燕尾服,换上休闲便装,一丝不苟的他专用箱里面配备着自己需要的武器,拿出一顶鸭舌帽,整装完毕之后,看着乔汐莞直直的站在她的面前。

    “放心,我不会出事儿。”顾子臣说。

    乔汐莞咬着唇。

    谁相信。

    如果今天没有去那场宴会,她会相信他说的任何话。

    就因为去了,看到那个地方守卫如此森严,单枪匹马……

    顾子臣又不是神。

    即使他一直标榜自己是神话。

    “我先走了,你早点洗澡睡觉,身体重要。”

    “顾子臣。”乔汐莞突然拉住他的衣角。

    顾子臣看着她。

    “我一直跟你在一起,你什么时候将微型定位器放在别人身上的?”

    “在你上厕所的时候。”

    乔汐莞一怔。

    “带你去上厕所就是为了靠近那个人,你进去之后,他从里面出来,擦身而过的瞬间就放进去了。为了不引起怀疑,所以在你出来那一刻我故意的亲吻了你,就算到时候他发现了这个定位器,一时半会儿也不会怀疑在我们的身上,短时间内,我们不会有危险。”

    短时间内……

    时间一长,就会被发现是吗?!

    毕竟隐藏的假冒身份,总会有露馅的时候。

    乔汐莞放开顾子臣的手,依依不舍的说道,“你小心点。”

    “嗯。”顾子臣低头,亲了亲她的额头。

    乔汐莞看着他离开的背影。

    顾子臣不是一个拖泥带水的人,做事果断,所以走得非常的洒脱。

    顾子臣走了之后,房间突然就安静了,乔汐莞甚至没有脱掉身上大红色晚礼服,躺在大床上,看着头顶上的天花板,她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适应能力特别强的人,但为什么,总是没办法,真的融入到顾子臣的事业中去,总觉得,太危险,危险到她毛骨悚然。

    她这么躺了很久,很久,她觉得她应该卸妆。

    听说不管多好的化妆品,对孩子都是有伤害的。

    她起身,走进浴室。

    那张漂亮妖娆的小脸蛋上,满是疲倦之色。

    她脱掉衣服,看着胸口处那已经结茧的枪伤。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到这个伤口都会有点隐隐作疼。

    她泛着笑,然后转身不在惆怅的,清洗着自己的身体。

    洗漱完,一个人躺在大床上。

    房间留着一盏浅灯。

    偌大的床,她一个人折腾太过奢侈,她强迫自己睡觉。

    听说孕妇需要足够的睡眠。

    她不能想太多的,睡觉。

    睡着。

    努力睡着。

    脑海里面全部都是顾子臣离开她时亲吻她额头,温温热热的触感。

    闭着的眼眸突然睁开。

    有一瞬间是睡着了的,即使游离在现实和梦境中,但有一秒只是精神已经开始恍惚,可就在恍惚那一瞬间,她似乎看到了顾子臣满身是血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她虚汗连连,猛地一下从床上弹坐起来,全身上下不停的呼吸呼吸,紧张的情绪让她整个人都反应不过来,只觉得胸口处一直在不停的疼痛,搅拌着的疼痛,刚刚脑海里面浮现的一眼,太过触目惊心。

    房门突然猛地一下被人打开。

    乔汐莞整个人一顿,甚至是差点尖叫的。

    她转头看着顾子臣,看着他干干净净的脸。

    刚刚是在做梦?!

    还是现在在做梦?!

    她已经分不清楚,什么是真,什么是虚。

    “乔汐莞。”顾子臣叫她。

    乔汐莞看着他靠近自己。

    他猛地一下倒在大床上,倒在她的旁边。

    “乔汐莞,我回来了。”顾子臣说,声音不冷不热。

    乔汐莞点头,猛地点头。

    是真的。

    面前的男人,就是真的。

    她松了口气,狠狠的松了口气。

    “顾子臣你知道吗?刚刚我以为你死了……”声音中,委屈得都有了哭腔。

    顾子臣眼眸似乎是动了动,疲倦的身体从床上坐起来,近距离的看着乔汐莞这么一张焦急又恍惚突然心安的脸颊,“别这么担心我,我会舍不得……”

    “唔。”唇瓣被某人狠狠的封住。

    乔汐莞感受着那唇瓣间传来的温度,他的唇舌在她的唇舌间,交织缠绵。

    这段时间顾子臣似乎是经常吻她,毫无节制。

    他吻了她很久,温温柔柔的从内而外,用唇瓣咬着她,咬着她的唇舌,缠绵不休。

    他们的呼吸在房间持续高升。

    如果不是非常时期,也应该坦诚相待……

    突然。

    两个如胶似漆的人一怔。

    房门被人推开,昏黄的房间有了一道大厅中投射进来的耀眼光芒。

    乔汐莞有些羞涩的推开顾子臣,却感受到顾子臣性感的唇瓣更深入的吮吸,然后再依依不舍的,放开。

    门口的高嵩有些尴尬,脸也有些微红,他表现的无可奈何地说道,“我是觉得你进房间很久了,如果再不出来,尽管子弹在腿上,我想也会对身体有影响吧。”

    乔汐莞转头看着顾子臣。

    现在因为亮光的原因,他看到顾子臣的脸色分明是苍白的。

    她就说,她就说怎么觉得顾子臣回来的时候,那么虚弱。

    她一直以为是,太累的原因。

    “我没事儿。”顾子臣摸着她的头发,“你早点休息。”

    “你现在是要取子弹吗?”

    “嗯。”

    “我陪你。”乔汐莞拉住顾子臣的手,抱在怀里。

    “不用。”

    “顾子臣……”

    “不是说过要注意胎教的吗?!太过血腥的东西,不要让她看到了。”顾子臣一字一句。

    乔汐莞狠咬着唇。

    顾子臣点头,薄唇微扬,“取了子弹,我就来陪你。”

    乔汐莞就眼睁睁的看着顾子臣离开,左腿走起路来分明有些笨重。

    是伤到了哪里?!

    ……

    顾子臣和高嵩回到客厅。

    偌大的茶几上已经摆放好了各种医疗器材。

    高嵩手上拿着手术刀和钳子,消毒水充斥着整个房间。

    “不打麻药?”高嵩问。

    “恩。”顾子臣点头。

    如果不是伤及要害,他们都不会打麻药。

    “确定不让莫梳回来?”高嵩继续问道。

    “嗯。”

    “顾子臣,你为什么会相信我?!我们也就只是这次合作而已,你怎么会相信我帮你取子弹?!”高嵩有些不明白的问道。

    他们这种人,不管是谁都会防备。

    就算是执行任务的时候,突然增加了一个人一起配合你完成,也绝对不会对那个人全盘相信,要不然就是在自掘坟墓,但凡一点点不留意,或许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没什么不可以相信的,只要是我的同伴。”顾子臣说,一字一句说得很轻微。

    仿若这并不是什么值得去深究的话题。

    高嵩眼眸微动。

    他想他那一刻是稍微有些明白,为什么顾子臣身边的人,可以这么的忠恳。

    他拿起手术刀,消毒,往他大腿间。

    “等等。”身后,突然响起一个女性嗓音。

    两个人都转眸,看着突然出现在大厅中的乔汐莞。

    乔汐莞没有停留的快步走过去。

    顾子臣此刻是躺在沙发上的,乔汐莞就这么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看着他苍白的脸上,连唇瓣的颜色都偏白。眼眸往下,看到他血淋淋的枪伤,在大腿外侧部分,很是狰狞。

    乔汐莞咬唇,然后突然弯下腰,抬起顾子臣的头,自己一屁股坐过去,让顾子臣的头枕在她的大腿上,小手主动地抓着他的大手,“我陪你顾子臣。”

    “……”顾子臣看着她,脸色并不太好。

    “反正都是你的孩子,说不一定看多了,生下来就会打架了。”乔汐莞说得没心没肺的嘀咕道,“免得从小被人欺负了,我还得亲自出马。”

    “……”顾子臣剑眉微皱。

    乔汐莞转移视线,对着高嵩说道,“开始吧。”

    高嵩看着乔汐莞,转头看着顾子臣。

    顾子臣眼眸微动,算是默许。

    高嵩才沉默着,重新对手术刀和钳子消毒,然后一点一点靠近顾子臣枪伤的地方……

    顾子臣身体紧绷,隐忍。

    额头上都是汗水,却没有哼一句。

    乔汐莞想起当时的自己,当时自己取子弹的时候,她觉得撕心裂肺,但当时是因为身体不允许,当时是因为她觉得心都死了,所以忍了下来,用平静的方式,却泪流满面。

    而此刻的顾子臣,她似乎只能够感觉到顾子臣大手捏着她的手指,然后有些痛。

    高嵩的手法不生涩,但整个过程却一点都不快。

    子弹埋得有些深,高嵩用了点时间,取了出来,取出来后,又开始进行消毒,清理,这个过程其实很痛,所以顾子臣捏着她的手,又紧了些。

    清理完了之后,缝针,包扎。

    大厅中泛着微微喘息的声音,整个房间充斥着如此强烈的消毒水味道。

    顾子臣整个身体也稍微放松了些,但伤口上的疼痛,让他大腿有些不能控制的,轻颤。

    “我扶你回房间。”乔汐莞看着顾子臣的模样,说道。

    “等会儿。”顾子臣声音有些弱。

    乔汐莞皱眉。

    “你先扶我起来。”顾子臣开口。

    乔汐莞不爽的扶起顾子臣,坐正在沙发上。

    人都要死了,还这么逞强。

    顾子臣转头对着高嵩,口吻严肃,“今天晚上去的时候才发现里面比我想象的还要复杂一些,你帮我拿支笔来,我简单的把里面的平面画出来。”

    高嵩点头。

    面前是一张大大的白纸,顾子臣熟络的拿起白板笔,冷峻着脸进行一笔一笔的勾勒,画完平面图后,顾子臣标注摄像头的位置,每一个位置顾子臣都将那个摄像头能够覆盖的范围进行解说,分析。然后对那栋大厦的巡逻和警报器进行标注,总结哪一个时间段将会在什么地方碰到巡逻人员,因为是晚上,巡逻的人明显比白天少了一半,所以如果是白天的行动,理所当然就要在这个基础上在进行归纳和分析。

    整整用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顾子臣将今晚的全部。留在了这张纸上。

    这就是用生命换来的,线索。

    乔汐莞看着顾子臣,看着他如此严肃的模样。

    是不是每次任务都会这般的,惊心动魄?!

    “乔汐莞。”耳边突然响起顾子臣叫她的声音。

    她回神,看着他。

    “回房间了。”

    “哦。”

    乔汐莞扶起顾子臣,一步一步回房,将他扶在大床上,躺好。

    乔汐莞蹲坐在顾子臣的旁边,看着他疲倦涌现的脸颊。

    “大脑的记忆是有限的,所以我要在第一时间将自己知道的全部记录下来,否则一点点的错位,就有可能成为大家致命的隐患。”顾子臣说,似乎在解释。

    “顾子臣,每一次任务都需要这样吗?”乔汐莞问他。

    “不是。”顾子臣说,眼眸直直的看着乔汐莞,“他们很都聪明,经历了的任务也不少,经验丰富,很多时候只需要配合,就会很顺利。只是……”

    乔汐莞看着他。

    “只是我说过,我不会再让我身边的同伴有任何一人牺牲。所以这次行动,在做任何事情之前,我会先去打探情况。在我能够考虑到且在能力范围内的,提前做一些保险的准备。”

    乔汐莞喉咙微动。

    顾子臣是抱着什么样的决心来执行这起任务的?!

    她其实,不愿意知道。

    ------题外话------

    宝贝哮喘发作,在住院。

    所以断更了两天,亲们原谅。

    么么哒。

    之后会保证稳定更新。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