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二十四章 医药慈善宴(一)

第二十四章 医药慈善宴(一)

作者:恩很宅
    阿拉伯,s特国的夜晚特别的安静。

    乔汐莞躺在顾子臣的旁边,静静的靠在他的身体上。

    她真的不愿意也不想去思考顾子臣这起任务抱着什么样的决心,可有时候,人的意志也不一定能够控制住自己的思想,反而越是这般的排斥,越是想的更多。

    顾子臣说不会让他身边任何一个人再有牺牲。

    那么他呢?!

    他会为了他的任何一个同伴而牺牲吗?!

    心理一阵紧张,紧张到,手心发汗,心跳加速。

    她微挪动着身体,让自己靠得更近了些。

    顾子臣似乎是已经熟睡,耳边传来他均匀的呼吸声,却就是因为她刚刚那么不经意间的一个举动,他就醒了,清醒的口吻开口说道,“还没睡着吗?”

    “打扰你睡觉了吗?”

    “早点休息。”顾子臣说,然后顺势的将她更紧的搂进了怀抱里。

    他的怀抱异常的微暖,和他给人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她曾经一度庆幸,这样的温暖只属于她一个人,现在反而越是害怕,有一天这种温暖也会变冷,而她会崩溃……

    她强迫自己睡觉。

    很多时候她都知道,很多事情想的越多,越是没有任何意义。

    越是让人,心惊胆颤。

    夜晚越来越沉。

    两个人相拥而眠,沉沉睡去。

    翌日的朝阳来得特别的欢快,早早时刻,璀璨的阳光就已经照耀在落地窗的窗帘上,随着风漂浮摇摆,露出斑驳的影子。

    乔汐莞是被顾子臣叫醒的。

    顾子臣一般不会叫她起床,意外的,尽早顾子臣在叫她。

    “很晚了吗?”她有些疲倦。

    这段时间总是失眠。

    失眠的后果就是,早上起床非常的痛苦。

    而且她怀孕了,孕妇总是比一般的人嗜睡的。

    “很早,但是得起床了。”顾子臣说,不像是在开玩笑。

    “怎么了?”乔汐莞问,一股不详的预感。

    “刚刚接到哈森。阿贝德的电话,他邀请我们中午的时候去他家吃午餐。所以要早点起床准备。”

    “他主动邀请的吗?”

    “嗯。”

    “这么突然。”乔汐莞问道,此刻瞌睡也应清醒了一大半。

    “昨天晚上的事情,引起了他的警觉。”

    “所以他其实是来试探我们的?”

    “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一定得去吗?”

    “不去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顾子臣说,“所以,必须去。”

    乔汐莞咬唇,从床上爬起来。

    她一身软绵绵的,一点力气都没有,但因为顾子臣说的话,有些事情,明知道不是自己所愿,但终究还是要,必须去做。

    这就是人生。

    从一生下来,就存在太多的无可奈何。

    这是第一次和顾子臣一起去浴室洗漱。

    大大的镜子面前,就是他们一起拿着牙刷一起漱口的画面。

    眼眶有些红。

    很快的让自己恢复平静,故意刷得很是卖力。

    顾子臣看着乔汐莞,看着她的模样……

    淡笑,沉默。

    洗漱完毕之后,顾子臣和乔汐莞走出卧室。

    客厅中,高嵩已经在那里坐着了,面前是一个乔汐莞以前没有见过的设备,高嵩头上戴着耳麦,很认真的表情,看到他们出来,将耳麦放下。

    “有什么发现吗?”顾子臣问。

    “嗯。”高嵩恭敬的说着,“昨天晚上这个人就吩咐了手下去法国查我们的身份,我已经给上头打了电话,让他们协助帮我们解决那些去法国的人,解决完了会给我们回话。”

    顾子臣微点头,说道,“刚刚我接到哈森。阿贝德的邀请电话,中午去他的私人别墅吃午饭。”

    “我要一起吗?”

    “嗯,我需要一个翻译。”顾子臣说。

    “好。”高嵩没有犹豫的一口答应。

    他们都清楚得很他们现在的环境,真正的已经在刀锋上了,一不小心就万劫不复。

    “给叶妩他们打电话,让叶妩和温特森马上赶回来。”

    “是。”高嵩连忙点头。

    顾子臣交代完了之后,带着乔汐莞走向饭厅吃早餐。

    乔汐莞一直处于沉默的状态,她看着顾子臣冷峻的脸颊。

    顾子臣抬头看着乔汐莞,修长而温暖的手指帮她顺了顺她的长头发,“不用担心。”

    “我是真的有点怕死。”乔汐莞喃喃的说着。

    “嗯,我知道。”顾子臣回答。

    那般的云淡风轻。

    ……

    上海。

    天色很好,阳光璀璨。

    姚贝迪开车上班。

    今天难得的拥挤到不行,从早上开始就一直在堵车,堵得她心情有些烦躁。

    这两天潇夜不常在家。

    准确说,昨晚上又是一夜未归。

    她其实没什么特殊的情绪,她早早就说过,她希望他过他自己的生活,而她也过她自己的生活。两个人互不相干的生活在一起,当身边所有人都觉得,他们是在心平气和的离婚时,就离婚。

    分开,是她现在能够想到的唯一选择。

    拥挤的长龙走走停停。

    姚贝迪到达康盛药业的时候,几乎已经迟到。

    她匆匆忙忙的走进去,坐电梯。

    她是康盛药业的大小姐,却似乎并没有大小姐的觉悟,也或者说,从上班开始她就不太会商场上的所有,所以她爸才会说,没有想过把这份家业留给她和她弟。

    想来,实在是很不孝。

    如果可以,她其实也愿意给他们父母分担一些。

    姚贝迪走进自己的办公室。

    财务这一块的工作她已经做得非常熟练,她的能力也不差,只能说是处理自己的事情,她不太会对外,每次一对外,就会莫名的紧张。

    她深呼吸,将视线放在电脑屏幕上,处理自己的工作。

    半上午的时候电话突然响起。

    姚贝迪看着来电,接通,“爸。”

    “贝迪,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好。”

    姚贝迪放下手上的工作,坐着电梯往上走去。

    推开她爸的办公室门,走进去自然的问道,“爸,你找我什么事儿?”

    “坐。”姚父说。

    姚贝迪规矩的坐在他父亲面前。

    “我这里有一份请帖。”姚父拿出一张金色的贵宾邀请函,“今天晚上在江皇大酒店宴会大厅举行医药业慈善宴会。邀请我参加。”

    “爸是不想要去吗?”姚贝迪问道。

    其实她也不算笨。

    “今天是我和你妈的特殊日子。”姚父说着,自然流露出来的好心情不言而喻。

    姚贝迪深思,突然想起,“是你和妈妈的结婚纪念日。”

    “嗯。”姚父说,笑容也在他脸上浮现。

    每年的这个时候,他爸不管多忙都会抽时间来陪她妈,从很小很小的时候她就开始羡慕他们之间的感情,他爸看上去对他妈也就马马虎虎,其实真的当他妈不开心的时候,他爸比谁都紧张。而他们的结婚纪念日,硬是从他们结婚到现在,这么多年没有哪一次忘记过,尽管有些时候没有心意的就单独的吃一顿晚餐,也算是一种庆祝。

    “爸,你放心的去陪妈吧,这个宴会我帮你参加。”姚贝迪一口答应着。

    “嗯。”姚父似乎是有些欣慰。

    从笑笑发生事故到现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姚贝迪能够这么快坚强起来,说实在的,其实让他有些超出了想象,他一直以为她的女儿会这么颓废下去,很久很久,三年五年,在短短一个月时间能够有如此表现,他真的已经无比欣慰。

    “慈善宴会募捐的时候,你代替我们康盛药业捐500万。这是一个先天性心脏病慈善机构,我们作为药业公司,还是要拿出我们的一份诚意。”

    “做慈善,我们家一向大方。”姚贝迪笑了笑。

    姚父点头。

    姚贝迪拿着请帖出门。

    她一边走一边看着烫金色的贵宾邀请函,看着里面的时间和地点,因为低着头,迎面就撞进了一个男人的怀抱里。

    她惊吓的“啊”了一声,连忙往后退。

    “小心点。”头顶上响起一个熟悉的男性嗓音。

    姚贝迪抬头,看着殷斌笑得很好看的模样,“是你啊。”

    “难道你希望是其他人?”殷斌眉头一扬。

    两个人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就变得这么熟悉了,连说话的方式也变得随便得多。

    这在以前,姚贝迪除了对自己家人如此外,只会对古源和乔汐莞这样。

    所以尹斌已经开始慢慢的跻身在她好朋友的行业了。

    “你上来找我爸?”姚贝迪随口问道。

    “嗯,来汇报工作,这段时间我们的市场业绩不太好。”殷斌直白的说着,“上海兴起的医药公司,接踵而至,我也有些应接不暇,我们已经被市中心医院退了百分之五的营业单,这确实是一个不太乐观的数据。”

    “那怎么办?”姚贝迪紧张的问道。

    “怎么办?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总得想办法把营业额做上去,要不然我就只有喝西北风了。”殷斌有些无奈的耸肩。

    姚贝迪看着他看上去吊儿郎当云淡风轻的模样,其实眼底深处的疲倦依还是显而易见,她开口说道,“你辛苦了。”

    除了这句话,她想她也帮不上什么忙。

    殷斌笑了一下,“还好,不算太辛苦。”

    “那个,我不耽搁你工作时间了,我先下去了。”姚贝迪说着,就准备走进电梯。

    “贝迪。”殷斌突然叫她。

    姚贝迪转头看着他。

    “你手上的东西是今晚医药机构的慈善邀请函?”殷斌问道。

    “嗯。”姚贝迪诚实的点头。

    “你去还是董事长去?”

    “在我手上当时是我去。我爸今晚有事儿。”

    “介意带上我吗?”殷斌问道。

    姚贝迪沉默了一下。

    她以前也会参加一些宴会活动,他爸偶尔有事儿的时候,就是她去,有时候他爸为了让她接触更多人的时候,也会叫她去,她都习惯一个人去,尽管很多时候看起来有些孤独,还有些格格不入。

    “不好意思,我想既然是医药业的慈善宴会,去的肯定都是和医药有关的医院或者企业单位,我本来是觉得或许我可以多认识些人,然后助力我的市场营销。让你为难了,这样的宴会,是应该自己亲密的人才能够陪同参加的。”殷斌笑着说道,看上去并没有异样,说话的口吻也是平常的样子。

    “殷斌,你知道我没什么亲密的人,平时都是我自己一个人去,如果你要去,晚上6点半,你到江皇大酒店门口等我。”姚贝迪觉得真的没什么可以犹豫的。

    以前都是一个人,那是因为潇夜根本就不屑参加这样的宴会。

    “那就说定了。”殷斌的脸上自然的弧线欣喜之色,“晚上6点半,我们不见不散。”

    “嗯。”姚贝迪点头,离开。

    殷斌看着姚贝迪的背影,嘴角的笑容浮现得更加的明显。

    就算是以工作之名,就算是在爱情的路上耍了小心思,他希望……他能够成功。

    ……

    姚贝迪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快速的处理完手上没有处理完的工作。

    中午在公司吃过午饭之后,她就先开车回去了。

    她要回去准备点东西,既然要去参加宴会,也不能让自己马马虎虎,毕竟这关系到的不只是她一个人的事情,是康盛药业的事情。

    一般政治层面上升的事情,就不能够随随便便。

    她按下家里的大门密码,大门打开。

    她其实也没想过潇夜此刻会在家里,当然也没有觉得潇夜此刻不该在家里面。准备说,她心里面就没有想过潇夜这个人。

    所以看着他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时,眼眸都没有闪烁一秒的,自己换下鞋子,进去。

    她没有给潇夜一个眼神,转身就往2楼上走去,回到自己的房间。

    回到房间后,她就去浴室洗了个澡。

    其实礼服都是去商场挑选,她只需要找出一个自己觉得不错的小包就行。

    她的奢侈品很多,只是有钱人的专利。

    她不拜金,但生活在这么一个环境,这些东西都是司空见惯。

    这么折腾了一个小时左右,姚贝迪走出卧室。

    下楼的时候,潇夜还在沙发上坐着,看着她的时候,也只是沉默不语。

    姚贝迪打开大门准备离开,电话突然响起。

    她看着来电,接通,“喂。”

    “我第一次参加宴会,有好些紧张,我该穿什么衣服啊?”那边传来殷斌真的有些不知所措的事情。

    “你下午有事儿吗?”姚贝迪问道。

    “我现在手上的事情可以缓缓。”

    “那你到茂森商场等我,我马上过来。”姚贝迪直接说道。

    “哦,那我马上去等你。对了,今晚上宴会是7点钟开始吧。”那边再次问道。

    “你可以再啰嗦点吗?!对的,今天晚上的医药慈善晚会是晚上7点,现在这个时间还早得很。”姚贝迪说得有些无可奈何,偶尔还翻了翻白眼。

    “人家不是,第一次嘛!”说的,那个羞涩。

    姚贝迪嘴角笑了笑,“我马上出门了,一会儿见。”

    “嗯。”

    挂断电话,就直接走了出去。

    根本没有回头看过一秒。

    他看到的就是她的背影,然后房门关过来那一秒,连背影都已经消失了。

    其实姚贝迪打电话的时候是背对着他的,他看不到她的表情,但是那一刻他却真的可以非常肯定非常深刻的感觉到,姚贝迪放松的心情。

    记忆中,姚贝迪只会对古源和乔汐莞如此。

    他转眸,将视线放在电视屏幕上。

    其实他什么都没有看,只是这么木讷的拿着遥控板,无所事事。

    这两天阿彪不在,很多时候都是他自己亲自在打理,因为场子上这段时间也不太太平,需要在那里蹲着,免得发生些不必要的打架事件,所以这两天,他回来的时间特别少,昨晚上更是一夜未归。

    今天上午回来的时候,家里面就已经没有人了

    他没想到姚贝迪下午会突然回来。

    但是回来了又能怎么样?!

    他们之间连一句交流都没有,别说交流,眼神都没有。

    他抿紧唇,耳边浮现着刚刚姚贝迪打电话时说的那些话,她说,医药慈善晚会。

    他突然拿起手机,拨打电话,电话接通那一秒,他一向冷冷的声音说道,“我是潇夜。”

    “我不会连我儿子的电话号码都不储存。”那边的声音,也是这般的不冷不热。

    “你收到今天晚上的医药慈善邀请函没有?”潇夜直截了当。

    “医药慈善的邀请函不会在我这里。”那边说着。

    潇夜直接挂断了电话。

    那一刻也觉得自己很白痴。

    他又拨打了另外一个电话,“王院长,我是潇夜。”

    “潇少爷你好。”那边恭敬无比。

    “你收到今天晚上的医药慈善邀请函没有?”

    “收到一份。”那边恭敬的问道。

    “半个小时帮我送到家里来。”

    “……是。”那边恭敬的说着,又突然开口道,“潇少爷是要亲自去参加这个慈善宴会吗?”

    “不可以?”

    “不是的。因为关系到慈善募捐,我问了问您父亲的意思,是捐款500万,我将支票一并的送到您的府上,可以吗?!”

    “可以,都送来吧。”潇夜有些不耐烦。

    那边连忙说了些恭维的话,这才挂断了电话。

    对于上海的医药慈善宴会,他们家的市中心私人医院在上海医药界举足轻重,所以不可能会少了他们的份儿,而他……突然就有点想去了。

    没怎么参加过所谓的正规上流宴会,以前倒是跟着他父亲去过一两次,那都是在他还没有真正接受场子后去过,自从自己独当一面之后,他就再也不屑参加,那些人的虚伪,他看着会恶心。

    但是这次。

    他抿着唇,心跳突然微微有些变化。

    他想,总得会有些改变才好。

    以前的姚贝迪总是不停地适应他,现在的他,也或许可以去适应她。

    半个小时。

    门铃响起。

    潇夜打开房门。

    王院长50几岁,对着他确实恭敬无比。

    他没说过让他亲自送过来……

    但是。

    他接过来,也没有说一声谢谢。

    “潇少爷。”在房门关过来那一秒,王院长又开口了。

    “嗯?”潇夜眉头皱了皱。

    “您父亲还说过,除了捐款以外,还会捐献一个手术室专程为这部分先天性心脏病儿童做手术,安排在我们医院的儿童,手术费均全免。到时候您不要忘了说出来。”

    “知道了。”潇夜不耐烦。

    怎么这么多事情。

    捐钱就捐钱了,还捐什么手术室。

    王院长似乎有些不放心的看了看潇夜,然后鼓起很大的勇气,“潇少爷,如果如果你不介意,我可以跟着一起……”

    “你觉得我介意吗?!”潇夜眼眸一紧。

    王院长心颤,然后离开。

    潇夜拿着那张请帖,左右看了看。

    然后起身走向2楼,自己的房间,打开衣帽间,整整齐齐的衣服,一排一排。

    穿什么衣服才叫合适?!

    潇夜看着那一柜子的衣服纳闷了。

    以前是参加过,但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他实在记不清楚他当时穿的是什么?!

    黑色西装吗?!

    里面怎么搭配?!需要打领带吗?!

    一想起要打领带,他就开始皱眉。

    他一件一件挑选,然后试穿,换下,试穿,换下。

    总觉得和自己想象中的不一样,也或者说,他完全没有底,甚至有点怕出丑。

    他就说他一向讨厌那种虚伪的上流社会。

    有些暴躁的将衣服全部扔在地上,他突然转身走出房间,直接出了大门。

    他开着车出门,然后随便找了一个商场。

    他很少逛街,但有一次雷蕾回国的时候带着他来逛了一次,凭记忆找到这个商场,走进男士专区。

    他还从来没有自己买过衣服。

    以前总是阿彪给他量身订做,现在突然要自己去挑选衣服,他抿着唇,手心有些冒汗,他甚至不太清楚自己适合穿什么,应该怎么挑选?!是付现金还是刷卡?!

    他有些拘束的直接走进了一间店面。

    服务员看着他无比热情,带着他不停的介绍着她们的新款,然后一直不停地夸奖他的身材多好,长得多帅,穿她们家的衣服,什么都会好看。

    是真的什么都会好看吗?!

    潇夜突然转头对着叽叽咋咋个不停的服务员说道,“我晚上要参加一个宴会,你帮我搭配一套。”

    “没问题的。”服务员胸有成竹。

    “要好看的。”潇夜强调。

    “放心吧,先生。”服务员热情无比,“您现在休息区坐一会儿,我帮您挑选好了衣服,就让您去试穿。”

    “嗯。”潇夜转身走向一边。

    其他服务员热情接待,端茶递水。

    刚开始招呼他的服务员走向衣服区,挑选潇夜的尺码。

    边等着拿衣服,边和一边的服务员笑着说道,“刚刚那个男人太可爱了,看上去冷冷冰冰的,说话硬是可爱到不行,他还专门强调让我给他拿好看的衣服。我似乎看到他脸都有些红。你说是不是太纯情了点?!”

    “你都是有夫之妇了,还想要占人家便宜不是?”另外一个服务员附和着。

    “你想哪里去了,就是觉得好玩而已。”服务员说着,又惆怅道,“来这里买衣服的,哪里是我们随便高攀得上的,只是觉得在这里待的时间也不短了,富人见得太多,有些人就是不屑一顾,仿若整个世界都是他的,有些人就自以为是,觉得有几个臭钱就唯我独尊……反正,很难还会有这么干净的男人出现。”

    “那倒是。”

    干净?!

    纯情。

    潇夜知道了,估计会吐血。

    他无所事事到拘谨不安的坐在那里,然后左右看了看。

    他似乎是看到了一个人影从他面前走过,他眼眸一紧正准备出去时,服务员拿着衣服挡在他面前,“先生,您的衣服找好了,我带您去试穿。”

    潇夜有些毛躁,这么一会儿功夫,人影就已经不见了。

    “先生?”服务员再次开口。

    潇夜看了看衣服,转身跟着服务员走向试衣间。

    而此刻的店铺外面,姚贝迪和殷斌正在一起逛街。

    殷斌身上已经穿上晚宴的正式黑色西装,西装的领口处又一道绿色的撞色,据说是今年最流行的款式,而西装又不同于其他传统剪裁,线条之间比一般的稍微浮夸了一点,出席宴会是最好不过的选择。

    买完了殷斌的,姚贝迪和殷斌一起去了礼服专区。

    服务员人情的介绍着她们的新款,当然口上不停的赞叹着姚贝迪的身材,穿什么都好看。

    这里的口头禅仿若都是,先生/小姐,您穿什么都很好看。

    殷斌将脚步停在一间绿色的晚礼服面前,上面有些零碎的水钻,在灯光真的耀眼到不行,他转头对着姚贝迪,“这件如何?”

    姚贝迪还未开口。

    服务员就一口接过,“先生您真是好眼光,这是我们今天才到的新款,而且是我们xx品牌设计师花费了将近半年时间设计出来的镇店之宝,一个品牌店只有一件,而上海就只有我们一个品牌店,所以穿出去绝对不会撞衫!另外,绿色本来就是一个非常吸人眼球的颜色,加上我们设计师在上面加了一些碎钻,在灯光下更是耀眼夺目,我敢保证,小姐您穿上之后,绝对会成为整个宴会的焦点。”

    “算了,我不喜欢这么高调的颜色。”

    “小姐,这种颜色一点都不高调,它其实是冷色系,就因为是冷色系,才会在那么多高调的眼神中,脱颖而出。”服务员极力解释。

    姚贝迪有些排斥。

    她平时的礼服都是那种比较小家碧玉型的,黑色,短摆,在出席任何宴会的时候,总是那么轻微的,毫无存在感。

    她不喜欢这么夺目的颜色。

    “我不喜欢。”姚贝迪直接说道。

    “那……”服务员有些尴尬,刚刚说了那么多,居然就换来三个字。

    “先试试再说。”殷斌劝道。

    “不用了,我习惯黑色……”

    “姚贝迪,你才25岁,你真的想要把自己打扮成52岁吗?”殷斌口无遮拦的脱口而出。

    姚贝迪眼眸动了动。

    “让你去试试,又不是会少块肉。”殷斌直接说道,又转头对着服务员,“你拿下来给她试试。”

    “好的,先生。”服务员连忙点头,然后小心翼翼的取下礼服,恭敬的对着姚贝迪说道,“小姐,请往这边。”

    “殷斌,我是来给你挑衣服的,不是让你来给我挑衣服的。”姚贝迪有些生气。

    殷斌倒是毫不在意,嘴角还笑得很灿烂,“我喜欢看你看穿得像个女王的样子。”

    “关我什么事……”

    “小姐,你就听听你男朋友的意见吧,这件礼服真的很好看,上身效果真的很好。”服务员连忙又说道。

    “……”两个人同时转头看着服务员。

    服务员诧异的看着他们,“我说错什么了吗?”

    “没……”说错的话还未说完,姚贝迪直接说道,“他不是我男朋友。”

    “小姐是在赌气吧。”

    “我没赌气,他真不是我男朋友。”

    “小姐果然是在赌气,不过两个人之间,偶尔这么拌拌嘴,听说还能够增加感情……”服务员喋喋不休。

    姚贝迪实在受不了了,也难得去反驳,“你还要我试衣服吗?”

    服务员干净收嘴,恭敬无比,“小姐这边请。”

    殷斌笑着看着姚贝迪离开,心情一阵好的的坐在休息室等候。

    男朋友。

    男朋友……

    ……

    殷斌其实也有想象姚贝迪穿上那件晚礼服会有多漂亮,但是真的没有想到,会这么漂亮,他甚至惊叹着合不上嘴,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个有些害羞有些缓慢走出来的女人,她雪白的肌肤在绿色晚礼服下,在灯光照耀的碎钻反射下,仿若可以发光一般,美得让人不能呼吸。

    礼服是长摆的,后背镂空,露出她不足一窝的小腰,那c型的弧度让人都不得不感叹上帝的宠爱。

    姚贝迪身材真的不错。

    凹凸有致。

    他以前一直觉得姚贝迪偏瘦,所有按理某些地方也应该……

    但这么看她的胸部……

    他咽了咽喉咙,那一觉得自己有些口干舌燥,连忙转移了视线。

    “好看吗?”姚贝迪问道,声音有些小。

    “美得天花烂坠的。”殷斌毫不掩饰的夸奖。

    “但是好像有些太暴露了。”姚贝迪说着,指了指后背。

    后背的曲线真的很美。

    美得让人心动。

    殷斌一步一步走向她的身边,站在她身边,透过大大的穿衣镜看着他们。

    服务员突然开口笑说着,“你们今晚的礼服好配。”

    这么一看。

    殷斌黑色的西装配搭着的那点撞色系,正好和姚贝迪的绿色晚礼服相得益彰。

    “我还是换其他的。”姚贝迪说。

    “别换了,我觉得不错。”殷斌开口。

    “不想让人误会。”姚贝迪一口说道。

    “那也是我换不是你去换。”殷斌有些失落,一点点而已,他想,不能操之过急。

    “你的不是已经付款了吗?”

    “再买一件也行,你们家给我的工资不低。”

    “那也浪费。”

    “那就都不要换了。”殷斌笑着说,“这件晚礼服真的很适合你。”

    虽然。

    真的有些暴露。

    可有些时候,为了让姚贝迪真正的走出自己的世界,真正的打开自己的心门,偶尔的大胆行为,他觉得不能够因为一己私欲,而放弃。

    “……”姚贝迪看着他。

    殷斌转头对着服务员,笑着说道,“帮她上妆吧,我们就这件了。”

    “好的先生。”服务员喜笑颜开,“小姐请往这边,我们有专门的化妆师为您悉心打扮。”

    姚贝迪犹豫了一下,还是跟着服务员离开。

    在没有真的违背自己原则的时候,姚贝迪其实很听话。

    殷边远远的看着姚贝迪,看着她坐在化妆台前那么乖巧温婉的模样……

    这个女人,就应该好好的,圈养着,不应该受伤。

    ……

    潇夜穿上一件黑色的西装。

    果然还是黑色。

    系了一条宝蓝色领带。

    不得不说,他都觉得镜子中的人不像自己。

    身边的服务员却一口劲儿的夸奖,说他帅得人神共愤。

    他其实长得不算帅。

    五官都还好,组合在一起也就是,将将就就。

    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女人这么喜欢自己,也不知道当年的姚贝迪怎么可能看上自己?!

    他摸了摸脸上那块还贴着纱布的伤口。

    服务员看着他的举动,忍不住问道,“先生您脸上是受伤了吗?”

    “嗯。”他冷漠的应了一声。

    其实医生说,伤口在结茧,最好不要用纱布包着,很容易因为不透气而感染。

    他也扯过那块纱布,扯下来后看着那破烂的肉时,终究还是贴上了。

    他怕吓着谁。

    怕吓着姚贝迪。

    怕她更嫌弃。

    就算是姚贝迪现在根本就不会看他。

    他总是想让自己,能够最好的出现在她面前。

    付钱,刷卡。

    潇夜离开了商厦。

    他一个人还是会觉得拘谨,仿若自己真的不应该这么出现在这个地方,周围都不是他所熟悉的环境,他偶尔也会因此而恐慌。

    他开车离开。

    现在还早,还不到5点。

    现在去什么地方?!

    他打了个电话问了我问场子情况,然后吩咐了人将场子先照看着,他晚点去。

    参加完宴会,也应该不超过12点。

    那个时候他再去场子,也不算晚。

    这么想着,就直接去了江皇大酒店,他把车子停在车库,自己就坐在上面无所事事,等待,等着晚宴时间开始。

    这么也不知道待了多久。

    他突然看到了姚贝迪的车子。

    整个人是有些紧张的,紧张的看着那个下来的人。

    眼眸顿了顿,还伴随着微微的失落。

    是酒店的小厮,专程为客人停车的。

    不过。

    姚贝迪是已经来了吗?!

    现在6点40,7点开始的晚宴,提前半个小时,这算是正常的礼仪吗?!

    他似乎是微微的调整了一下心情,下车。

    从车库直接坐着电梯往上,到达宴会大厅大门外。

    门口处有长长红地毯。

    看上去倒像是星光大道。

    他抿着唇,控制情绪的走在红地毯上,一个人。

    “先生,请出示您的请帖。”礼仪小姐恭敬的说着。

    潇夜将请帖递给礼仪小姐。

    礼仪小姐看过请帖之后,非常恭敬的弯腰,“先生请往里面。”

    潇夜点头。

    跟随着礼仪小姐的脚步,走进了最里面的宴会大厅。大厅此刻人已经很多,各色千秋。大厅里面的装潢奢华无比,不同于一般的晚宴,大厅中央搭了一个2平方米的台子,led高清屏上写着“上海第5届大型公益医药慈善宴会”。

    这是上流社会的晚宴。

    所以自然,气势磅礴。

    礼仪小姐将潇夜带到大厅后,就有礼的离开了。

    潇夜四处看了看,没有看到姚贝迪。

    是还没有入场?!

    眼眸微动了动,看着不远处的食品区,看着一些花花绿绿的糕点。

    肚子是有些饿了,今天几乎没有吃什么。

    他走过去,正准备拿点来吃,宴会厅似乎响起了什么波动。

    他无意识的抬头,看着门口的方向,眼眸就再也没有移开。

    ------题外话------

    不知道说什么好。

    总之觉得你们都是小宅的心尖肉。

    爱你们。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