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二十五章 医药慈善宴(二)强吻

第二十五章 医药慈善宴(二)强吻

作者:恩很宅
    奢华的大厅。

    引起阵阵波动的声音。

    潇夜抬头,无意识的往门口睨了一眼。

    然后,眼眸顿住,那一刻再也不能移开。

    那个女人,惊艳全场。

    他直直的看着此刻从门口红地毯上缓缓走来的人,她看着绿色衣裳在灯光下璀璨得仿若精灵一般,闪耀无比。全场的视线似乎都是情不自禁的放在了她的身上,她似乎也不太习惯自己的装扮,显得有些局促和不安。远距离下似乎也能够看到她泛红的脸蛋。

    相对于她的羞涩,她身边挽着的那个男人却是一脸自若,不仅如此,嘴角还拉出了一抹自豪的弧度,显得那么的骄傲,那么的刺眼。

    潇夜眼眸微转,看着姚贝迪和那个叫做殷斌的男人走向了一边,和他大相径庭的角落。

    他垂眸,低头继续拿糕点。

    他以前一直以为姚贝迪是一个人参加宴会,她今天打电话他也以为只是一个随口问宴会时间的人,他没有想过姚贝迪会这么“高调”的带着另外一个男人出席,如果早知道,或许他不会来,但现在来了……他又突然不想走了。

    何况,还要捐款。

    他吃着甜食。

    不是他喜欢吃的口感,刚刚以为自己可以将就,现在这一刻却发现自己真的将就不了,不仅将就不了,还会排斥。

    他放下甜点,看了看四周,往外面的后花园走去。

    清高气爽,里面的空气比大厅舒服得多,他不仅深呼吸了一口。

    才发现,原来真的很压抑。

    此刻的后花园特别的安静,圆月当空。

    他坐在一个有些暗黑的长椅上,靠在那里,就这么直直的看着天空上那一轮明月,都说月圆人圆,古人会不会也只是用来安慰天涯人的?!

    他就这么静静的坐着,有一种仿若真的是在逃避的感觉。

    有些时候以为自己逃避了,就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有些时候真的这么自欺欺人的觉得。

    可人生就是如此,越是不想要面对的一件事情,它也是会还这么赤果果的出现在自己面前。

    他眼眸直直的看着不远的地方,从宴会厅走出来的两个人。

    他们在灯光下,而他,在黑暗里。

    很久以前,就算还没有正眼看过姚贝迪的很早之前,他就觉得,他和姚贝迪的生活天壤之别,他生活在阴影下,而她生活在阳光里。

    “殷斌,我说了不穿这套礼服的。”

    姚贝迪拉着殷斌从有些让人窒息的宴会大厅走出来,刚刚一路走过,四处都能够感觉到火辣辣的眼神投射在她的身上,她从来都不是一个出众的女人,别说这么万众瞩目,就算多和几个陌生人讲话,也会羞涩不安。

    刚刚在宴会厅就是这么待了几分钟,也让她整个人浑身不自在,恨不得脱下这身衣服,马上就离开。

    “殷斌,你笑什么,我在给你说事情。”姚贝迪看着殷斌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忍不住再次抱怨。

    “看着你我不笑,难道我应该哭吗?”有些宠溺的,男性嗓音。

    “你就不能严肃点吗?”

    “我觉得你这样很可爱,贝迪。”

    贝迪。

    潇夜想,这么多年,他终究喊不出来亲人之间,情人之间才会叫的称呼。

    她叫他潇夜。

    而他叫她姚贝迪。

    “殷斌,你到底有没有认真听我说什么?!”姚贝迪气呼呼的,脸蛋涨红无比。

    “别这样,你这样会让我忍不住抱你。”殷斌的眼眸深深的看着她,背光下,那双吸黑的眸子深邃无比。

    “……”姚贝迪狠狠的望着他。

    “姚贝迪,你真的很美。你没有发现,你刚刚艳惊四座吗?”殷斌说,由衷的夸奖。

    “我不要什么艳惊四座……”

    “为什么不要?!女人不都是应该这么虚荣的吗?!为什么你非要把自己封闭在自己的世界里,你何不走出拘泥,看看周围的世界,你会发现,其实身边也会有很多精彩的地方。”殷斌一字一句,说得娓娓动听。

    “殷斌,你是在提醒我什么吗?”姚贝迪眼眸一紧,口吻明显沉了些。

    “我只是在告诉你,你的身边还有很多人,比如,还有我……”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姚贝迪直接打断他的话。

    殷斌哽咽在喉咙的话,沉默着没有说出来。

    “虽然我很不喜欢这身衣服,但因为我爸的交代,我必须去大厅,然后参加完这场宴会……”姚贝迪说着,转身离开。

    她隐约是知道什么。

    在隐约不确定的时候,她选择逃跑。

    “姚贝迪。”殷斌突然叫着她。

    姚贝迪停下脚步那一秒,只觉得突然有些天昏地转,她瞪着眼睛看着殷斌,刚刚那一秒突然拉住她的手臂,她还未来得及惊呼,就感觉到自己的后背靠在了墙壁上,而殷斌那张不算太帅但也绝对不丑的脸颊,正近距离的微逼着她,仿若就是微微嘟唇的举动,唇瓣就会相合……

    她屏住呼吸,感受着尹斌带着那么明显的,和平时不太一样的气息,那么近,那么危险……

    心跳加速。

    她记忆中的殷斌应该是温文尔雅,就算在公司的时候偶会也会对他的下属因为工作原因发脾气,但总体而言,他还是温和的,他很幽默,公司所有人对他感觉都很好,公司的聚餐为因为他而变得热闹变得好玩,公司的女同事喜欢他的很多,也有人给他表白,但是他都拒绝了,有些人说他是不是性取向有问题,有些人说他是因为以前经历过一段情伤现在怕了,有些人说,或许他就是下一个何以琛,不能将就。

    “姚贝迪,为什么不往前走一步?”殷斌说,吐出的气息,在她脸上萦绕。

    姚贝迪咬着唇,突然忘记了反抗一般的,只是瞪着他。

    心里还有些说不出来的情绪,五味杂陈。

    “适不适合你的衣服,能够从别人的眼神中看出来。为什么你却要这么的排斥?!”尹斌问她,安静的后花园,似乎就只有他低沉而磁性的嗓音,缓缓而起,“有些时候不是自己根深蒂固的觉得不好就不想要尝试,很多时候尝试了你才会发现,原来你是合适的。原来,你可以走出来……”

    “不会的殷斌。别人看到的只是我穿在身上的模样,却不能够感受到,这件衣服穿在我身上到底舒服不舒服。就如一双漂亮的高跟鞋,不管多美,如果不是自己的尺寸,穿上也会磕脚。”

    “所以……”殷斌突然落魄的一笑,笑着问她,“我这是被拒绝了。”

    “对不起,殷斌,我想我现在并不适合你。”姚贝迪直白的说着。

    殷斌沉默着,沉默着,好久。

    两个人依然这样的姿势,不是他不愿意离开,而是他僵硬着,离不开。

    刚刚有那么一秒恍惚的觉得她不是那么难以靠近,这一刻却觉得,真的距离自己好远好远。

    他眼眸微动,嘴角努力的拉出一抹如平常一般的微笑,看着她那么美得模样,静静的在夜色下绽放光彩。

    对不起,姚贝迪。

    他低头,靠近她的唇瓣。

    他压抑了,也不想用强,也不想让她伤心。

    但是此刻,他却有些不受控制。

    他想,他是需要安慰的。

    心里面真的很空,很空……

    “唔。”姚贝迪发出低吟的声音。

    殷斌的唇却并不没有碰到姚贝迪。

    一双大手突然出现在他们之间,捂住了姚贝迪的双唇。

    殷斌眼眸一抬,身体也与之的站直了些。

    潇夜。

    不只是他,姚贝迪似乎也是诧异的。

    潇夜却就这么理所当然的站在了他们之间。

    他的手还放在姚贝迪的嘴唇上,眉头突然皱了一下,手那一刻似乎也微微有些颤抖,然后放开了姚贝迪。

    姚贝迪对于潇夜的排斥,显而易见。

    三个人安静到,仿若窒息。

    没有谁解释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僵硬的空间,在姚贝迪转身的那一刻,消失不见。

    潇夜看着一前一后的两个人,看着他们离自己越来越远。

    如果刚刚姚贝迪答应了潇夜,他还会不会这么勇敢的走出来……他突然笑了一下,为自己的懦弱,为自己刚刚那一秒的犹豫。

    他想,如果姚贝迪真的找到了其他男人,他应该再也没有勇气出现在姚贝迪的面前,再也不会。

    热闹非凡的宴会大厅,潇夜终究还是走了进去。

    他眼眸往四周看着,然后看到了姚贝迪,以及她身边的殷斌。

    刚刚分明那么尴尬的气氛,此刻的两个人也能够心平气和的聊天,殷斌依然可以让姚贝迪,嘴角上扬。

    他从服务员的托盘上拿了一杯鸡尾酒,站在一个不太引人注目的角落,静静的打量着这一室的喧嚣。静静的感受着,和自己格格不入的环境。

    不知道在自己第几杯酒下肚的时候,大厅突然黑暗,唯有舞台中央高清led屏上突然展现的光芒,还有震撼的声音。这是一个宣传片,宣传片中是先天性心脏病儿童们的合集,他们渴望健康,而又那么无助,他们泛着纯净的笑容,也因为阴霾的天空显得那么的空洞……

    这是一个非常感人的画面。

    现场原本热闹的气息也被这种悲伤所掩盖。

    大厅中间传来一阵阵微微抽泣的声音,很多人为之而泣。

    宣传片结束,一束白色的灯光打亮了舞台最中间的位置,此刻站着一个中年男人,手上拿着话筒,穿着一件黑色西装,规矩到一丝不苟的头发。他表情严肃,脸色凝重,他有些悲切的声音说着,“先天性心脏病的儿童不能和常人一般的生活,他们不能放肆的玩耍,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同伴嬉戏而自己坐在角落,他们不能生孩子,不能成为别人的父母,他们之中很多不超过20岁就会离开这个五彩斑斓的世界……在此,我倡议,对全国各地先天性心脏病儿童进行募捐,还给他们一个美好的生活,还给他们一个,理所当然的人生!”

    全场响起剧烈的掌声。

    潇夜也站在这么多人之中,默默地看着舞台中央。

    他也会动容。

    在他看来,是属于人类的灾难面前。

    他也会有所感动。

    “现在请各位,上台募捐。”主持人话音一落。

    全场的灯光瞬间又亮了起来,只是舞台那点的灯光,尤其的亮而已。

    一个一个人派对有序的往上。

    礼仪人员抱着红色募捐箱,能够出现在这里面的人,募捐的都不是红色的rmb,拿的全部都是支票,主持人根据支票,一一的将数字念了了出来,“xx医药股份公司,150万。xx宏仁医院120万。康盛药业集团500万……”

    主持人停顿了一下,“小姐请等一下。”

    姚贝迪诧异的看着主持人。

    “请问您是……”

    “我是康盛药业的姚贝迪。”

    “姚老是您的?”

    “父亲。”

    “姚小姐您好。”主持人对着她,“很少看你出席活动,是受您父亲所托吗?”

    “嗯。”姚贝迪十指打结,紧张无比。

    “能不能简要说说,您为什么捐款500万?”主持人问道。

    其实这只是为了募捐效果而已。

    总是会找一下代表说话的。

    “为先天性心脏病儿童募捐,全社会都在做的行动,我们康盛药业作为药业公司,也需要担负起这份责任。”姚贝迪说得声音都在打颤,她是没有想过有这个环节。

    主持人似乎也感觉到了她的紧张,说了些客套的话之后,就让她离开了。

    姚贝迪松了一口大气,她直接走向殷斌,殷斌对着她,笑得何其狡诈。

    “你还好意思笑,怎么你自己不上去走一圈?!”姚贝迪没好气的说着,分明就是紧张到不行的模样,现在还依然一副,心有余悸。

    “我觉得你说得很好。”

    “骗谁呢?!”

    “我说的真的。”殷斌一脸认真,“你没看到全场人的视线都放在你的身上,你就算说得不好,这么微微一笑,我想也够了。”

    “你怎么这么油嘴滑舌。”姚贝迪皱着小鼻子。

    “还不是为了,博君一笑。”殷斌说得理所当然。

    姚贝迪翻了翻白眼,眼眸转向舞台上。

    潇夜站在主持人的旁边,主持人刚刚说着,“市中心私立医院,捐款500万。”

    他真的不适合站在这里。

    主持人转头,“先生贵姓?”

    “我姓潇。”

    “潇先生您好,非常感谢您代表市中心私立医院捐款500万,能否简要的说几句?”主持人口吻非常温和。

    潇夜沉默着,沉默。

    下面的人全部都看着他。

    因为偶尔的这个互动环节,就会让捐款行为暂停一会儿。

    潇夜的沉默让主持人有些尴尬,“潇先生?”

    潇夜看着主持人,眼眸看了看下面。

    他看到姚贝迪,姚贝迪的视线是看向他的,却是满脸讽刺。

    他拿过话筒,说着,“市中心私立医院除了捐款500万以外,还会提供一件专门为先天性儿童治疗的手术室,且所有到市中心私立医院做手术的儿童患者,均可以免除所有医药费。”

    王院长是这么给他交代的吧?!

    他记得不太清楚了。

    是免除手术费还是全部医药费?!

    管他的,反正用的也不是他的钱,更何况,他真的觉得,他想要给那些孩子,多做点事情。

    全场响起无比响亮的把掌声。

    他真的不适合站在这么正式的场合,他可以面对刀枪可以和很多道上老大谈判,但是这样的地方,让他从头到脚的觉得不舒坦,很不舒坦。

    他把话筒递给主持人,直接就下去了。

    主持人怔了一秒,很快随机应变的将尴尬化解,持续的进行募捐。

    殷斌站在姚贝迪的旁边,突然叹气。

    姚贝迪转头看着他,“你叹气做什么?”

    “潇夜和市中心私立医院是什么关系?”殷斌直白的问道。

    “你问这个做什么?”

    “是什么关系?”殷斌很坚持。

    “潇夜的父亲是市中心私立医院的董事长。”

    “真是可惜。”殷斌又叹气道。

    “到底怎么了?”姚贝迪莫名其妙。

    “我今天来这里,主要的目的就是来见见市中心私立医院的负责人。”尽管,最主要的目的,还是她。

    当然,他不会在她拒绝了一次之后,还这么冒昧的说出来。

    “为什么?”姚贝迪诧异。

    “我是不是给你说过,我们这段时间的销售业绩不好,市中心医院已经退了很多我们的药单回来,市场一天天被其他医药公司抢占。一直以来我们都是供应给的公立医院,今天上午我给董事长也就是你爸汇报了,现在私立医院越来越正规,收益也越来越好,我们不能局限在一种医院,需要拓展。无疑,现在的私立医院是我们需要开辟的市场,而作为上海最大最权威的的市中心私立医院,原本这家医院是我的目标,现在除了遗憾,还能有什么?!”殷斌说。

    而且他敢肯定,经过今晚上这一出之后,潇夜绝对不可能把单子拿给他做。

    男人也会有自私的共性。

    “潇夜从来不会管医院的事情,我也不知道他今天是不是心血来潮的突然出现在这里。”姚贝迪说,“你可以去找市中心医院的领导层,潇夜和他爸从来不坐班,而且很多事情都是领导层在决策,一般都不会传到他们两父子耳朵里面去,他们关心的只有利润。否则……”姚贝迪讽刺的说着,“一个只会打打杀杀的人,你还会期待他真的好心到,帮扶救民吗?!”

    殷斌看着姚贝迪,眼眸微动。

    他看到姚贝迪身后的潇夜,在听着姚贝迪说的话时,明显的怔了一秒。

    高大的身体,有一刻似乎是僵硬的。

    殷斌突然牵起姚贝迪的手。

    姚贝迪有些排斥的想要推开。

    殷斌说,“想不想要离婚?”

    姚贝迪看着他。

    “如果真的想要离婚,我可以帮你。你知道男人最不能容忍什么吗?”

    姚贝迪皱眉。

    “不知道是吧?!”殷斌笑着说,就知道单纯的姚贝迪什么都不知道,他嘴角一勾,牵着她的手放开,直接换成了搂抱的方式,而他温热的大手就这么搂抱着她的腰间,腰间上,那暴露在外的皮肤。

    “殷斌!”姚贝迪浑身不自在,有些生气低吼着他。

    “只需要坚持5秒。不信你听。”殷斌说,“一、二、三、四……”

    殷斌的手突然放开。

    姚贝迪得到自由,不自觉得离远了一步。

    殷斌看着姚贝迪,看着那个背影,“只坚持了4秒。”

    “什么?”姚贝迪完全是茫然的。

    “你看你身后。”姚贝迪转身。

    潇夜的背影在自己的眼眸下,越来越远。

    “殷斌,你不觉得你很幼稚吗?”姚贝迪有些不爽的说着。

    “是挺幼稚的。感觉就像是小孩子办家家酒,没有吃到糖果一般。可是贝迪,你不得不承认我的方法很好。你现在这么排斥潇夜,可是身边的人却劝你不要离婚,潇夜也不松手离婚。你过得这么压抑,你就没有想过,你想要离婚的方式选择错误?”

    姚贝迪狠狠地看着殷斌。

    “如果身边人知道你离开潇夜之后可以很幸福,他们为什么不让你离婚?为什么要去阻止你的幸福?!如果潇夜知道你爱上了其他男人,他为什么还要死缠烂打?!贝迪,你不觉得你用的方法错了吗?!”殷斌问道。

    “我不喜欢骗人。”姚贝迪一字一句。

    “你当然不喜欢骗人,但你也不需要为了任何谁委屈了自己。”殷斌淡淡的说着,口吻严肃,“贝迪,如果想要离开这段失败的婚姻,我可以帮你。我不说我伟大到对你无欲无求,我只希望我能够通过我的能力,给我自己一个公平的选择机会,而你也可以,彻底的解脱你的人生。”

    姚贝迪沉默不语。

    不是听不到殷斌说的,不是没有心动。

    她现在对潇夜是真的够了!

    她甚至觉得,她现在看到他,除了仇恨,真的没有任何情绪。

    她总是压抑着自己和他生活在一个屋檐下,她其实也可以逼着潇夜离婚,但是她不想和他纠缠,这几天甚至不想和他说话,她总是在等待,等待离婚,等着被离婚。

    就像很早之前,等着被爱,等着被他爱一样。

    她的人生仿若一直都处在被动的状态,不管她现在表现得有多冷漠,终究而言,她就是那么被动。

    舞台上突然又响起了别一般的音乐声。

    募捐结束。

    募捐金额2353万。

    再次创下历史新高。

    主持人非常激动的说着感叹之词,全场都非常安静。

    到了最后结束的那一刻,突然出现了一排小孩子,他们站在舞台那里,看上去那么小,那么可爱。

    他们挂着好看的笑容,那一刻却让全场的人鼻子微酸。

    这是一群先天性心脏病儿童,他们现场鞠躬为他们表示感谢。

    主持人似乎是都有些哽咽,开口说道,“真的是一群小天使,有没有想要和我们小天使上台拥抱的?”

    全场有些蠢蠢欲动。

    “不如,我就现场点几个。毕竟舞台只有这么大。”主持人说,然后看着手上的名单,似乎是设定好的环境,“康盛药业,市中心私立医院,市中心医院,xx药业股份公司……有请。”

    姚贝迪咬着唇上台。

    其他几个医院的代表也跟着上台。

    唯有。

    “市中心私立医院,潇先生在吗?”主持人问道,全场人左右看。

    然后在一个有些阴暗的角落看到了那个人影,看着他靠在墙壁上,手上拿着一杯黄色鸡尾酒。

    “潇先生,请上台。”主持人邀请。

    潇夜沉默着,放下手上的酒杯,上去。

    本来准备离开的,又阴错阳差的留了下来。

    阴错阳差的看着姚贝迪和殷斌,卿卿我我。

    他都觉得自己有些讽刺。

    他站在姚贝迪的旁边。

    他们看上去就像是两个陌生人,姚贝迪没有将视线放在他身上一秒,刚刚在那么多人注目下走上去时,不管是因为什么让人注目,但终究全部人的视线都在他身上的时候,她也不会看他一眼。

    面前有8个小孩子,他们一个人面对2个。

    小孩子鞠躬,深深的鞠躬,嘴里说着谢谢。

    真是一群可爱的孩子。

    潇夜伸手,摸了摸面前那个小男孩的头,小男孩脸蛋上有着非常明显的高原红,是心脏病患者会容易表现的一种色泽,不太好看,让人有些心酸。

    那一刻,他眼眶其实也有些红。

    莫名的突然有些感伤。

    他想起了笑笑,想起笑笑也是和这个小男孩差不多大,笑笑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却……

    喉咙微动。

    他转眸,看着身边的姚贝迪,看着姚贝迪蹲下,拉着面前一个小女孩的手,小女孩长得有些红,笑起来的样子却可爱到不行。

    姚贝迪看着她,紧紧的看着她,然后眼泪突然就不受控制的往下掉。

    “笑笑……”她呢喃着。

    小女孩莫名其妙,以为是让她笑笑,她脸上的笑容浮现得更加明显了。

    “笑笑,我的笑笑……”姚贝迪突然一把抱住那个小女孩。

    小女孩整个人一下就怔住了,她不知所措的被面前陌生的阿姨紧紧的抱在怀抱里。

    “阿姨……”小女孩不敢反抗,但却突然有些害怕。

    姚贝迪抱得太紧太紧了。

    所有人的视线似乎在那一刻也都全部转移到了姚贝迪的身上。

    做戏也不用做得这么逼真!

    有些人暗自讽刺着。

    主持人却抓住机会,用着无比煽情的话语,让整个宴会现场弥漫在一阵淡淡的悲伤中……

    “笑笑……”

    “阿姨,你要我怎么笑都行,但是能够放开我吗?我怕……”小女孩小声地说着。

    因为此刻特别的安静,安静到,隐约已经有人能够听到小女孩的抗议了。

    姚贝迪却一点都不松手,她说,“不放开,放开后,就再也找不到了,笑笑,妈妈以后再也不离开你一步,妈妈以后一定陪在你的身边,再也不离开……”

    “阿姨,你在说什么,阿姨……”小女孩惊吓着,哭了起来。

    主持人也被这么一幕震惊到,连忙走过去,低声对着姚贝迪说,“姚小姐,你先放开她,别这样……”

    姚贝迪依然抱得很紧。

    不。

    以后,以后谁都不能让她放手。

    她的笑笑,她会让她寸步不离的陪在自己身边,寸步不离。

    “姚小姐……”主持人感觉到姚贝迪有些失控的情绪,小声的叫着她的名字,试图让她恢复理智。

    小女孩已经被吓得大哭,大声哭着,“我要妈妈,呜呜,我要妈妈……”

    “我就是妈妈啊,我就是妈妈。”姚贝迪有些紧张的说着,“笑笑你不记得了吗?我就是妈妈,你不要哭,你一哭妈妈的心都碎了……”

    “你不是,你不是我妈妈,我要我妈妈,我要回家,这里好可怕,我想要离开,我要离开……”小女孩嚷嚷着,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不受控制。

    所有人都看着他们,一时半会儿没有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主持人也有些尴尬到不行,他总不能对这个女人用强的吧。

    一时之间,原本非常顺利的慈善宴会到这一刻突然失控了起来,全场其他人也开始沸沸扬扬。

    殷斌站在台下,喉咙微动,他迈动脚步准备上去时,脚步突然又停了下来。

    他看着台上的人,手指微紧。

    “姚贝迪。”潇夜突然蹲下身体。

    姚贝迪当做没有听到。

    “放开她,她不是我们的笑笑。”潇夜说,一字一句,对着她说道。

    不是我们的笑笑?!

    不!

    姚贝迪转头看着潇夜,依然没有松手,“你闭嘴,你没有资格说笑笑的名字!”

    潇夜眼眸转黯。

    “都是你,全部都是你!你给我滚!”姚贝迪怒吼。

    这到底都发生了什么事情?!

    所有人更加茫然了。

    这两个人怎么突然吵了起来。

    这个男人好像也没有说什么吧?!但看这样的情况,两个人应该是认识的,关系还匪浅,只是……

    对了。

    大半个月前报道的一个坠海小女孩,貌似是康盛药业的小外孙,貌似是浩瀚集团的小孙女……

    意思就是,这两个人其实是夫妻。

    夫妻因为小孩子而决裂?!

    大厅中的人从原本的诧异,到此刻的,八卦。

    “姚贝迪,我们回去了。”潇夜突然一把拉起姚贝迪,这次的口吻,有些冷,也有些不容抗拒。

    力气太大,姚贝迪只能放开抱着的小女孩,被潇夜这么冷漠拉着离开。

    “放开我!”姚贝迪怒吼。

    潇夜当做没有听到。

    他高大的身影就这么带着姚贝迪离开,所有人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看着他冷聚的脸,看着那强烈到突然不敢靠近的气势。

    殷斌捏紧着手指,直直的看着那两道身影。

    姚贝迪被潇夜拖着走得很快,很快的走出了宴会大厅,走过红地毯,走出了江皇大酒店。

    外面的冷风让她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了一秒,因为心里的怒火,那一刻似乎是感觉不到的!

    “潇夜,我让你放开我!”姚贝迪嘶吼,用力的一直摔着他抓着她的手,可是不管如何,她都甩不开,怎么都甩不开。

    潇夜像是没有听到姚贝迪的疯狂一般,将姚贝迪带到地下车库,找到自己的车,强硬着把她塞进了副驾驶台,然后准备回到驾驶台。

    可就在潇夜离开的那一秒,姚贝迪就打开了车门,直接下车,转身就走。

    “姚贝迪!”潇夜大步向前,一把拉住她,两只手狠狠的抓着她纤细的收碗,将她狠狠的压在了他的小车车门上,脸上狰狞无比,“别让我对你用强!”

    “那你现在在做什么?!”姚贝迪问他。

    是啊!

    他现在在做什么?!

    他眼眸突然一紧,身体靠近,唇直接咬上了她的唇瓣。

    姚贝迪身体不停的扭曲,紧闭着双唇不让他亲吻自己,头一直往左右扭转,潇夜才吻到的唇瓣,瞬间就转向了一边。

    两个人这么僵持了一会儿。

    潇夜突然放开桎梏姚贝迪的双手,两只手猛地捧起姚贝迪的嘴唇,吻就这么霸道的在她唇上摩擦,狠狠摩擦,为了打开她紧闭的唇,他捧着她脸蛋的手微微的用力,迫使她不得不放开嘴唇,然后就感觉到他的舌头直驱而入,不着痕迹的,疯狂的舔舐着她的唇舌,疯狂到有些不受控制……

    “唔,唔……”姚贝迪扭动着身体,想要摆脱他。

    潇夜的力气大到她根本就没办法推开。

    她的双手一直不停的敲打着潇夜的后背,很用力很用力的反抗,她的指甲几乎已经掐进了他的皮肤里,他却依然,像疯了一般的,不停的撕咬着她的嘴唇,那么不受控制到,仿若下一秒她就会离开自己的身边一样,很想要很想要把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冷清而寂静的地下车库。

    两具身体紧紧的拥抱在一起,即使一个在强,一个想逃。

    姚贝迪觉得自己的唇瓣那一刻都是麻木的。

    她的反抗渐渐地平静了下来,她就这么漠然的感受着他火热的吻,漠然的感受着他的急切。

    那一刻似乎也感觉到姚贝迪的妥协,潇夜用力的手指也微微的放开,放开的那一刻,她却并没有推开潇夜,依然还这么平静的感受着他的舌头,不停的交缠着她的唇舌,气息越来越重。

    过了不知道好久。

    她觉得唇瓣是麻木的,连舌头,连身体也已经麻木。

    她看着潇夜突然离开她的唇瓣,看着他近距离下,那张冷峻的脸。

    两个人这么对视着。

    地下车库的灯光昏暗,这样距离下的两个人,似乎都看不清楚彼此的脸色。

    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摩擦着她的唇瓣。

    她的唇瓣上都是他的唾液,所以他在一点一点的帮他擦拭干净。

    “啪!”突然,一个巴掌,狠狠的甩在了他的脸上。

    此刻真的很安静,所以映衬着那个巴掌,无比的响亮。

    潇夜的脸上,瞬间红了一片。

    那么厚脸皮的脸,居然也会红润。

    姚贝迪讽刺的笑着,然后用力的推开潇夜。

    潇夜顺势的放开姚贝迪,顺势的靠在了他的车门上。

    姚贝迪没有对他说一个字,哪怕是恨也没有说。

    她踩着高跟鞋,穿着那件美得天花烂坠的衣服一步一步走开,一步一步往地下车库外走去,她脚步不快不慢,背部曲线真的很美。

    她的脚步突然停下。

    停在了一个男人的面前。

    灯光有些暗,所以他看不清楚远处两个人都是什么样的表情,只觉得他们很沉默,很沉默。

    沉默着的两个人。

    姚贝迪突然微微踮脚。

    两个人的脸蛋,越来越近。

    心,突然就碎了……

    碎得四分五裂,碎得那么突如其来到无法控制。

    ------题外话------

    告诉我,你们还在爱我。

    小宅好伤心。

    昨天一天,伤心欲绝。

    小宅需要动力。

    大哭……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