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二十六章 许成不许败(四)化险为夷

第二十六章 许成不许败(四)化险为夷

作者:恩很宅
    一身精心装扮。

    顾子臣带着乔汐莞以及高嵩坐着酒店奢华的轿车去哈森。阿贝德的私人别墅。

    这是坐落在s特国比较偏远的一栋独立别墅,占地几千亩,在这个以沙漠绿洲为国度的城市,别墅中绿草成荫,一派生机勃勃,欣欣向荣。

    顾子臣一行人到达别墅,门口处早就恭候着穿着阿拉伯服饰的佣人,恭敬无比的为他们来开车门,用阿拉伯语热情的招呼着他们走进了这栋别有洞天的私人豪宅。

    豪宅里面军队站岗,如此大的地方,拥挤了至少不亚于100人的军队,森严到有一种,连只苍蝇都飞不出去的感觉。

    阿拉伯人将他们带到一栋楼前,走进大厅,偌大的大厅中,整整齐齐的站着一圈军队,统一着装,佩戴武器,气势磅礴。而此刻,这支军队正严肃而谨慎的看着他们。

    顾子臣不动声色的打量着这么一个森严的地方。哈森。阿贝德此刻并没有出现,大厅中寂静到似乎要窒息得地步。

    乔汐莞觉得,他跟着顾子臣,也算是什么都见识了。所以今天分明应该很紧张,她现在反而出奇的平静,她想这么多支枪口对着她,到最后也不过就是两眼一闭的节奏。

    这么安静了10分钟,从里面走出来穿着随意的哈森。阿贝德,他脸上带笑,嘴里用阿拉伯语热情的说着,“抱歉,布鲁克先生,让你久等了,刚刚见了一个他国使者,耽搁了些时间。虽然布鲁克先生富可敌他国,但别人都走上门了也不能怠慢了,还希望布鲁克先生不要介意。”

    “阿贝德先生严重了,国家大事更重要。”顾子臣笑得非常高贵,他不动声色的脸上,只有唇角微微上扬,魅力无限。

    “就知道你是通情达理的。”哈森。阿贝德说道,连忙转头吩咐身边得助理,“还赶快上餐,我要和布鲁克先生一起共进午餐。”

    “是。”助理连忙点头,退下。

    哈森。阿贝德今天似乎出奇的高兴,他满脸笑容,对着顾子臣热情无比,“请往这边。”

    顾子臣点头,跟着哈森。阿贝德一起往大厅后面,绕过长长的花径走廊,脚步停在全透明的一件玻璃房里面,里面安装着一张偌大而奢华的餐桌,餐桌边锋有金线勾勒,不用特别详究,也知道价值连城。

    哈森。阿贝德招呼着他们入座。

    正时,哈森阿贝德的妻子和女儿也出现,几个人围成了一大桌。

    饭菜一一陆续。

    整整一大桌山珍海味,以法国料理为主。

    “没想到阿贝德先生家里还有法国厨师。”顾子臣笑着说道,看上去很和谐的气氛。

    “我这里什么厨师都有,宴请全世界各国友人都行。尝尝合胃口不?”哈森。阿贝德骄傲的说着。

    顾子臣用刀叉切了一口牛排,由衷的感叹道,“很正宗,比法国的顶级厨师还要做得美味,只是……”

    “只是什么?”哈森。阿贝德扬眉,饶有兴趣。

    “煎法国顶级牛排,我们法国人都喜欢加白葡萄酒调味,而阿贝德先生的厨师似乎更偏爱红葡萄酒,82年的拉菲?虽然口感醇厚,但却因为过于名贵的酒香,掩盖住了牛排独特的味蕾。”顾子臣优雅得体,一举一动彰显高贵。

    哈森。阿贝德突然一笑,豪爽无比,“听说苏伊士的ceo除了是名高级企业家,还是一名不折不扣的美食家,尝遍世界各国的美食,依然独爱法国料理,这么细微到一般人根本就吃不到的味道,布鲁克先生居然都能够品尝出来,真是不得不服。”

    顾子臣笑着,依然高雅无比,“阿贝德先生过奖了,我也这是味觉比一般人敏锐点而已。反而显得挑剔了些,让阿贝德先生见笑了。”

    “我就喜欢挑剔的人,合作起来收益才会更高。”哈森。阿贝德随意的说着,手微抬。

    门外走进来几个佣人,佣人恭敬的将他们面前的牛排拿走,然后再一一给他们重新上了一份牛排,应该是刻意早就准备好的。

    这是一个计,试探他们真实身份的一个计谋。

    哈森。阿贝德的人应该还没有查到他们的真实身份,在他们的暗自阻挡下。

    而昨晚上突然发生的事故,让哈森。阿贝德这么谨慎的人,对他产生了怀疑,所以今天邀请他来赴宴,他敢肯定,哈森。阿贝德想要试探的绝对不只是这么一点点。

    顾子臣不动声色的,和哈森。阿贝德的一家人吃午餐,饭席上气氛很好,偶尔说几句话,不会让饭席突然冷却或尴尬。

    “对了,昨晚上布鲁克先生说的石油合作,不知道你的计划方案是怎样?”哈森。阿贝德拉开话题。

    “s特国是石油大国,贵国的资源丰富,是欧洲国家羡慕不出来的天然财富。我作为苏伊士的ceo,从很早之前就有想法开辟欧洲市场的石油之路。石油是一笔大财富,我可以通过我们苏伊士的关系,和多个欧洲国家的大型生产工厂提供石油原材料,石油价格按照国际市场价格可适当提高0。1—0。2个百分点,这要看阿贝德先生您的供货量。”顾子臣很认真的谈着生意,让高嵩拿出了一份合作计划书,“这是我们苏伊士和您合作的方案计划,哈森。阿贝德先生可以看看,用法语、阿拉伯语以及英语三种语言共同书写国际合同。”

    哈森。阿贝德拿过合同方案,看了看,随时递给身后得助理,“随后我好好研究。”

    “静候阿贝德先生的好消息。”

    “能够赚钱的买卖,我一般不会拒绝。”哈森。阿贝德说道,“何况我们得天然资源,不用也只是浪费。”

    “阿贝德先生说的是。”顾子臣认同的点头,“现在其他阿拉伯国家均有石油外贸出口,供应量对于欧洲国家而言还是太少了些,并不能入了他们的狮子大口。如果s特国能够专项供应,我负责和其他工厂谈判,提升市场价格,让你们垄断一两个欧洲国家不成问题。如果真的做到垄断,石油的进出口单价,就任由您做主了。”

    “既然如此,先预祝我们合作成功。”哈森。阿贝德提议,举杯。

    所有人都举起红酒杯子。

    醇香的酒味在耳边萦绕。

    顾子臣给了一个眼神给乔汐莞,乔汐莞翻了翻白眼,拿起旁边那杯白开水。

    清脆的酒杯,饭席间的气氛似乎是更好了。

    所有人吃得尽兴,一个黑色保镖突然从外走进来,恭敬无比的走到哈森。阿贝德的身后,弯腰在他耳边嘀咕着什么,哈森。阿贝德的脸色微变,口吻非常不好的说着,“让他进来!”

    黑色保镖连忙点头,走出去。

    不多久,一个依然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就走了进来。

    哈森。阿贝德脸色很不好的怒吼,“没看到我在和客人吃饭吗?这个时候有什么重要事情,不能够等到我吃完饭之后吗?”

    “对不起阿贝德先生。”黑色西装说着,“事情紧急。”

    阿贝德无可奈何,还似乎是朝顾子臣投射了一个抱歉的笑容。

    顾子臣淡笑着,表示不在意。

    他低头吃着牛排和餐点,脸色依然。

    此刻的黑色西装已经走向了哈森。阿贝德的身边,弯腰在他耳边说着什么,眼神却是在这个房间四处打量。

    顾子臣当然不会忘记这个开枪打伤他的男人。

    他当然也清楚的知道,这就是一个局,所谓的汇报重要事情,或许就是来试探什么。

    果不其然。

    顾子臣用着刀叉的手突然一顿。

    哈森。小说/</strong>阿贝德身边那个黑色西装汇报完工作,起身的一瞬间似乎是一个不稳,突然碰到了顾子臣的手臂,有些用力,刀叉瞬间掉在了餐桌下的地面上,大理石的地板,响起无比清脆的声音。

    “对不起,先生,对不起。”黑色西装夸张的惊恐道。

    顾子臣表示不在意,“没关系。”

    “我帮你捡起来。”黑色西装连忙弯腰。

    顾子臣看着他的身影,看着他蹲下身体,捡起刀叉的时候,看上去手忙脚乱的,其实是将手肘直接伸向了他的大腿外侧,那子弹枪口的位置。

    顾子臣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

    他只是淡淡的看着蹲在地上帮他捡起刀叉的男人。

    哈森。阿贝德的视线有意无意的看着他的脸色,气氛突然变得有些紧绷。

    高嵩就坐在顾子臣的身后,充当翻译的角色,看着这么一幕,眼眸微动着,心里一阵紧张。

    黑色西装的手肘往他大腿外侧用力,突然的疼痛让人忍不住皱了一下眉头,顾子臣故意说道,“先生,你碰到我的大腿了。”

    黑色西装更加手忙脚乱了,连忙说着,“对不起,先生,我粗手粗脚的,弄疼了您。”

    顾子臣表示不在意,“没什么,你快起来。”

    “是,是。”黑色西装捡起地上的刀叉,恭敬的说着,“我让人帮您换一份新的。”

    “谢谢。”

    黑色西装无比恭敬的鞠躬,然后转头对着哈森。阿贝德,得到他的指示才离开。

    哈森。阿贝德抱歉地说着,“我的手下就是这么笨拙,布鲁克先生见笑了。”

    顾子臣笑了笑表示不在意,“看得出来,阿贝德对手下还不错。”

    “跟着我出生入死,总不能亏待了他们。”

    “那倒是。”顾子臣笑着说道,“我再敬您一杯。”

    哈森。阿贝德拿起红酒杯。

    饭局很快恢复气氛,说说笑笑中,结束。

    哈森。阿贝德带着顾子臣他们走向会客厅坐着聊天。

    顾子臣一直陪着阿贝德,聊着一些大家都比较感兴趣,又都不会触及到对方利益得事情,整个过程一直非常和谐,偶尔还会传来爽朗的笑声。

    这么一直持续到下午3点多。

    一个佣人恭敬的走进来,对着哈森。阿贝德恭敬的说着什么,哈森。阿贝德点头,让佣人走了出去,他转头对着顾子臣,笑着说道,“我新修了一个豪华游泳池,让日本人给我做了一个超级按摩区,躺进去就不想出去。我每天都会在里面休息一个小时。刚刚佣人说已经准备好了,今天就邀请布鲁克先生去一起去享受一下如何?”

    顾子臣眼眸微动,笑着说道,“当然,非常荣幸。”

    哈森。阿贝德叫来了两个佣人,吩咐道,“带着布鲁克先生去更衣。”

    “是的,先生。”佣人恭敬无比,转身对着顾子臣。

    顾子臣点头,起身带着乔汐莞和高嵩离开。

    顾子臣一走,哈森。阿贝德的脸色就沉了些,这时,刚刚在饭桌上出现的黑色西装也恭敬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开口说道,“经过刚刚的试探,看上去不像是大腿受伤的样子。而且我和那个男人交过手,那个男人的身手很好,就刚刚我突然碰到他手臂的时候,不至于让刀叉掉在地上,而掉在地上后我用手肘故意去触碰我昨晚子弹穿过的地方,他的大腿没有任何反应,看上去只是因为我突然的触碰而有些疼而已。”

    “听说很多国家的高级特工,能够做到很多常人做不到的事情。”

    “是,我会再加强留意观察。”男人恭敬无比,“昨晚能够在我们这么多守卫下全身而退,那个男人绝对不会简单。我虽然没有看清楚他的长相,不过他的身材和体型,都和您现在宴请的布鲁克先生相似,而这么长一段时间,能够怀疑的对象目前也只有他。”

    哈森。阿贝德点头。“这个人确实来路不明,让考赛尔去查的资料到目前为止也没有给我一个回复,不得不去怀疑。不过没关系,等会儿去泳池,大腿受伤没有,一目了然。”

    “是。”黑色西装点头。

    “你先退下。”哈森。阿贝德吩咐。

    “是。”

    哈森。阿贝德脸微沉,招手让佣人给他更衣。

    换好衣服,所有人走向全玻璃室游泳池,顾子臣穿着浴袍已经在那里等候,乔汐莞和高嵩坐在旁边,喝着饮料。哈森。阿贝德出现,看着顾子臣,依然热情,“来来,就是这里,我们两个人一起进去刚好。”

    “荣幸之至。”顾子臣笑着,附和。

    哈森。阿贝德让佣人给顾子臣脱掉浴袍。

    浴袍里面只有一件黑色的泳裤。

    而泳裤下面的大腿位置,那么清楚明了的,没有半点伤口的痕迹。

    哈森。阿贝德似乎是愣怔了一秒,眼神直直得看着顾子臣光滑的大腿。

    “阿贝德先生?”顾子臣扬眉。

    哈森。阿贝德似乎是回神,笑着说,“布鲁克先生的身材很好,一时走神。”

    “谢谢夸奖。您的身材也不错。”顾子臣赞叹。

    “这边请。”哈森。阿贝德说道。

    两个人往按摩泳池走去,此刻泳池里面冒着水泡,看上去确实奢华到让人震撼。

    顾子臣的脚刚刚走进泳池中,还未躺下。

    “布鲁克夫人你怎么了?你怎么了?”泳池边上,突然响起佣人惊恐的声音。

    顾子臣转眸,看着乔汐莞突然变化的脸色,整个人一直搂抱着肚子,看上去难受无比。

    顾子臣连忙上岸,跑过去,用法语温柔的开口,“沙也珈,怎么了?”

    “肚子疼。”乔汐莞突然说道。

    “怎么会肚子痛?”顾子臣看上去紧张无比。

    “我也不知道。”乔汐莞难受无比的样子。

    顾子臣连忙转身走向哈森。阿贝德,“非常抱歉,我妻子身体不适,我想我现在需要急着送她去医院?”

    “怎么这么突然?”哈森。阿贝德有些诧异,脸上浮现得也是一丝起疑的表情。

    “我妻子怀孕了,我怕动了胎气。现在才一个月而已。”顾子臣解释。

    “怀孕了?”哈森。阿贝德眉头一紧,“那是大事儿,不能耽搁了。我这边正好有私人医生,让她为您妻子诊断一下更好,现在赶去医院,时间会不会来不及?”

    “那就麻烦阿贝德先生了。”顾子臣答应着,满脸焦急。

    哈森。阿贝德吩咐着佣人,所有人急急忙忙的将乔汐莞安顿到了一件奢华的大床上,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一声出现在她面前,给她打了点滴,然后抽了她一小管血液。

    顾子臣一直在旁边心疼的看着乔汐莞。

    因为阿拉伯人特别注重男女之别,所以哈森。阿贝德回避的没有进来。

    但是四处。

    顾子臣微微用眼眸瞄了一眼,微型摄像头到处都是。

    “现在怎么样?”顾子臣问道,关心无比的模样。

    “好多了。”乔汐莞虚弱的说着。

    顾子臣拉着她的手,温热的手心给他温暖的触感。

    乔汐莞闭上眼睛,脑海里面浮现了很多。

    刚刚哈森。阿贝德邀请顾子臣泡澡的时候,他们就知道哈森。阿贝德是想要看看顾子臣身上有无伤口,还好的是,他们出门前早就预料到或许会发生这种事情,就用特殊材料绘画出了一块皮肤,然后贴在他的伤口处,就跟人皮面具差不多,顾子臣做得非常完美,几乎是看不出来,但如果一下水,人皮面具很有可能会因此而松弛,亦或者掉落,然后后果……不言而喻。

    这么一个森严的地方,他们区区三个人,插翅难飞。

    所以突然就想到了这么一个计谋。

    第一,让哈森看到了他身上确实无伤,排斥哈森。阿贝德的怀疑。而且他们的目的不只是应付哈森。阿贝德的怀疑,而是让他彻底的相信他们,才能展开下面的合作。

    第二,乔汐莞确实已经怀孕,就算是突然肚子痛也是情理之中。

    所有的一步一环,稍微有丝毫一点点露馅,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乔汐莞沉默的躺在床上,呼吸渐渐平静下来。

    医生拿着血液出去。

    哈森。阿贝德在他私人房间等候,医生敲门而入,恭敬地说道,“布鲁克太太确实怀孕,已通过血液化验。无误。”

    哈森。阿贝德点头,让医生退下。

    这么说,目前这个布鲁克至少百分之八十是真的了?!

    会品尝美食,身上没有伤口,更不会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带着一个孕妇,怎么看,都不可能会是什么特工或者间谍,突然就放松了些,他拿起身边那个合作计划书。

    以前也看过苏伊士集团的方案,手法几乎如出一辙,而且苏伊士集团的防伪标记他也不会认错。

    这么过了大半个小时。

    乔汐莞的点滴也已经输完。

    顾子臣扶着乔汐莞从房间里面出来,让佣人通报了哈森。阿贝德。

    哈森。阿贝德从自己的房间赶出来,看着他们,“我也不留你们了,让你妻子好好回家休息,这么辛苦来到咱们s特国,千万不能出什么事情了。”

    “多谢哈森。阿贝德先生的关心,我妻子基本无碍了。”

    “那也不能怠慢了,我让人送你们离开。”哈森。阿贝德说道,“你的合作方案我看过了,非常满意,过几天我的私人助理回来后,我们详谈细节。”

    “好的。”

    “送客。”哈森。阿贝德叫着身边的佣人。

    佣人连忙恭敬的对着顾子臣他们,一路送他们离开。

    依然戒备森严的私人豪宅,他们穿过,坐在了哈森。阿贝德准备得豪车上。

    乔汐莞一直小鸟依人得靠在顾子臣的胸膛上,看着那如地狱一般的城堡终于离自己越来越远。

    车子到达7星级酒店,顾子臣他们走进去,坐上电梯,回到总统套房。

    顾子臣刚走进大门,右腿突然就弯曲了一下,那么明显到,如果不是乔汐莞搀扶着,几乎摔倒。

    “顾子臣你怎么了?”乔汐莞有些激动的说道。

    顾子臣脸色也有些变化,他额头上的汗水不停往下掉,“伤口可能是感染了。”

    “你先坐下。”乔汐莞连忙扶着顾子臣坐在沙发上。

    高嵩已经从医药箱里面拿出了器材,一丝不苟的开始给顾子臣将那块人造皮撕下来。

    为了防止人造皮不稳,顾子臣将这块皮弄得特别的严实,一点气都出了,而且用万能胶水贴得特别紧,高嵩一点一点撕下来的时候,几乎撕破了顾子臣完好的皮肤,红透到几乎冒出了血珠,而此刻更加狰狞的还是顾子臣大腿上那被子弹打伤的伤口,伤口处都是乌血和烂肉,此刻也有鲜红的血液往外流,烂肉的地方一直在不停的颤抖,应该是不受控制,整个伤口部分,此刻肿得不像话。

    “真的感染了。”高嵩说,看着顾子臣异常红润的脸,“老大,你身体有些烫,是不是在发烧?”

    顾子臣点头。

    从今天去哈森。阿贝德的私人别墅开始就在发烧,只不过当时没有现在这般严重而已,他几乎觉得自己的思想都有些恍惚了。

    “我先给你清理伤口,然后给你打退烧针。”

    “嗯。”顾子臣淡淡的应了一声,整个人靠在沙发上,眼睛闭上,呼吸变得急促。

    高嵩低下头,认真的帮顾子臣清理伤口。

    消毒水的刺痛感,割掉烂肉的锥心之痛,止血,缝针,上药,包扎,整个过程,那么能忍的顾子臣也似乎发出了些细微的声音,他青筋暴露,忍得很辛苦。

    乔汐莞拉着顾子臣的手,握着他紧捏的拳头,咬着唇一言不发。

    高嵩整理好了一切,非常熟练的配好一针药,说道,“老大,我给你加了些抗生素,现在时间危机,必须得快点好起来才行。”

    “嗯。”顾子臣答应着。

    一针下去。

    顾子臣昏昏欲睡。

    乔汐莞用纸巾帮他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水,低声说道,“顾子臣,我扶你到房间里面去休息。”

    顾子臣睁开眼睛看了看乔汐莞,微点头。

    他此刻昏沉无比,乔汐莞基本扶不动他,高嵩帮着乔汐莞,一起将顾子臣放在了床上,然后给他盖上被子。

    高嵩说,“多给他物理降温一下,就是不停的用温毛巾擦拭他的身体。现在他因为伤口感染了细菌导致发烧,可能发烧的温度会特别高,温度计你拿着,只要在耳朵边打一下就能看到温度,如果超过了39。5,一定要马上叫我,我必须马上给他再打退烧针。”

    “好。”乔汐莞连忙点头。

    “我现在去客厅办点事儿,叶妩和温特森应该马上就会到了。”高嵩说。

    “嗯。”乔汐点头。

    虽然真的很不喜欢听到叶妩的名字,但转眸又觉得,这个生死关头,只要是顾子臣的同伴,只要可以让彼此的队伍壮大到能够化险为夷,她真的可以和叶妩和平相处。

    高嵩出去后,乔汐莞就不停的忙进忙出的给顾子臣物理降温,一直不停的帮他擦拭着身体,感觉到他身体依然火热的温度,心里紧张到不行。

    她蹲坐在他的旁边,看着他红的不像话的脸颊,看着他急促的呼吸,眉头紧皱,睡得似乎非常不安稳。

    从来没有看到顾子臣这么虚弱的样子。

    有时候甚至觉得,这个男人绝对不会有倒下的那一天,而此刻,就这么虚弱的,毫无防备的睡在他的身边。

    她弯腰,一个吻轻轻的印在他火热到此刻红得不行的唇瓣上。

    房门突然被人推开。

    乔汐莞抬头,看着门口站着的女人叶妩。

    这么快,就回来了。

    她眼眸微转,看着叶妩非常不友好的眼神,一秒或许不到,她大步走向顾子臣,纤细的手指直接覆盖在顾子臣的额头上,似乎是在用手温感觉他的温度,脸色非常不好拿起放在一边的温度计,朝顾子臣的耳朵打了一下,脸色变得更贱厉害了,“乔汐莞,你知道顾子臣现在多少度了吗?你居然这么无动于衷。”

    乔汐莞狠狠的看着叶妩,“高嵩说的,39。5才叫他,现在就多物理降温。”

    “呵。”叶妩冷笑了一下,转身突然走了出去。

    乔汐莞低头看着叶妩扔在床上的温度计,上面显示着“39。6”。

    心里一窒,她不相信的拿起来看了看,刚刚分明才“39。0”,现在怎么涨得这么快?!她看着顾子臣此刻的脸色也越来越红,嘴唇都已经红的泛紫。

    连忙从床上爬起来,准备出去的时候。

    叶妩已经又走了进来,手上拿着一支针管。

    乔汐莞沉默着,看着叶妩根本就没有将眼神放在她的身上,直接走向睡着的顾子臣,弯腰在他耳边嘀咕了什么,声音不算太小,所以乔汐莞听着叶妩温柔的说着,“子臣,你现在高烧不退,我再给你打一支退烧药。”

    顾子臣似乎是无意识的点了点头。

    叶妩掀开顾子臣一角的被子,然后脱掉他的外裤,以及拉扯着他的内裤。

    乔汐莞脱口而出的话,终究还是咽了咽。

    她沉默着,看着叶妩将那阵打在了顾子臣的臀部位置,她纤细的手指一直按压着他臀部那一点,好久才放开。然后帮他穿上裤子,转身收拾消毒液和针管,离开。

    离开的时候,叶妩看着乔汐莞,冷声说道,“所以说你就是累赘,顾子臣从来没有受伤这么严重过!”

    乔汐莞咬着唇,看着叶妩的背影。

    “叶妩。”乔汐莞突然开口叫她。

    叶妩停了停脚步,眼神非常不屑的看着乔汐莞,一脸不耐烦。

    “如果今天不是我,顾子臣甚至不能回来!”乔汐莞一字一句。

    叶妩满脸不屑,甚至不相信。

    “如果不是因为我怀孕了,顾子臣现在估计就死在了那栋奢华的豪宅里面,你现在看到的,或许连尸体都不是,就是一堆骨灰。”乔汐莞说。

    叶妩眉头紧皱,狠狠的盯着乔汐莞,“你是在诅咒顾子臣吗?!”

    “我只是在告诉你,我不是累赘。我今天配合顾子臣演了很好的一出戏,而且这出戏是我想到的,不是顾子臣。是我用我怀孕的身体让我们三个人平安的走出哈森。阿贝德戒备森严到一不留神我们就会变成马蜂窝的地方。”乔汐莞说,清清楚楚的说道,“叶妩,你没资格说我是累赘。”

    在那栋豪宅里面,哈森。阿贝德让顾子臣去泡澡的时候,顾子臣在和高嵩商量对策,如何全身而退时,乔汐莞提供了解决方案,不能化险为夷,还让哈森。阿贝德对他们多了一份信任。

    她承认她的身体能力不强,在他们的世界她很容易就会一枪暴毙,但是她想要通过自己的强大的脑部神经去帮他们,一个军队都会有军师的存在,她不说自己聪明到可以有诸葛亮的地步,至少,她不会无用到一无是处。

    “你觉得我会相信你吗?”叶妩冷冷的问道。

    “相不相信随便你,我只是告诉你这个事实而已,顺便再说一声。叶妩,我觉得至少我们现在,我们现在在生死关头,在一条战线上时,我们应该是同伴,而不是敌人。希望你认清这个事实。”

    叶妩冷笑着,转身离开。

    乔汐莞看着她的背影。

    不只是叶妩觉得不可能,她自己都觉得不可能。

    估计不管处于什么样的地步,她和叶妩都永远不可能会是同伴。

    转身,走向顾子臣。

    顾子臣依然在发烧,此刻不知道是不是睡熟了,显得平稳了很多。

    她坐在他的旁边,拉着他的手,放在她的脸庞。

    真的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有多久……

    ……

    夜晚时分。

    顾子臣完全退烧,睡了一个下午,此刻睁开眼睛。

    身边躺着一个女人。

    他嘴角微动,看着自己的手还放在她的脸上,此刻正枕着她熟睡。

    嘴角不自觉得拉出了一抹好看的弧度。

    每次都觉得这个女人这么安稳的熟睡在自己旁边的时候,会泛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幸福感。他手指微动,因为已经被她枕得发麻。

    乔汐莞微皱着眉头,抬头。

    声音有些沙哑的问道,“你醒了?还在发烧吗?”

    她迷迷糊糊的撑起身体,摸了摸他的额头,喃喃道,“好像退烧了。”

    顾子臣笑了笑。

    乔汐莞看着他如此魅惑的一张脸颊,笑起来更是倾国倾城。

    “你看看我的手。”顾子臣抬起。

    乔汐莞一怔,回神,看着他手心中,晶莹剔透的口水。

    脸一下爆红,“这不是我吧……”

    “难道是我?!”顾子臣扬眉。

    乔汐莞连忙拿起身边的毛巾擦拭着顾子臣的手心,“你马上给我立刻忘记。”

    顾子臣笑得有些开怀,“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闭嘴,不许说了。”乔汐莞满脸通红。

    顾子臣摸了摸她的脸颊,转移话题说道,“我有点饿了。”

    “我扶你出去吃饭。”

    “嗯。”顾子臣点头。

    乔汐莞扶起顾子臣的时候,突然想到什么的问道,“你真的是美食专家吗?平时看你吃东西一点都不挑剔啊!”

    想起今天在哈森。阿贝德的地方,顾子臣吃饭那个高贵,那个典雅,那个一本正经。

    “不是。”

    “不是吗?”乔汐莞表示不相信。

    “只是观察甚微而已。”顾子臣说,“今天吃法国西餐的时候,哈森。阿贝德让我先试吃,我猜想或许会有蹊跷,然后在上菜的时候我有观察到推盘下那开了封的拉菲,继而思索着法国西餐的做法,并按照臆想的去判断。也算是歪打正着,我对吃的东西,一向不挑。而且也没有那个味觉。”

    “那你还表现得那么的沉着,我还以为你真的有这么牛逼。”乔汐莞翻白眼,亏她还佩服得五体投地。

    “不这么表现,怎么掩人耳目。”顾子臣笑着说道。

    乔汐莞想想也是,忍不住感叹道,“顾子臣,没想到你真的这么聪明。”

    “你也不笨。”顾子臣说,“今天多亏了你,否则现在,也不知道我们落得怎样的下场。”

    “你这是在夸奖我吗?”

    “就当是吧。”

    两个人从房间走出来。

    客厅中,叶妩、温特森、高嵩坐在沙发上,看到顾子臣出来,都恭敬的站了起来。叶妩的眼眸一直看着乔汐莞,看着她亲密无比的站在顾子臣的身边,那么的理所当然。

    “怎么样?”高嵩问道。

    “没什么,我们先吃晚饭,完了我再吩咐任务。”

    “是。”所有人跟着顾子臣一起走向饭厅。

    饭厅中大家都不太说话,晚饭吃得很快,似乎是知道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很多。

    晚饭之后。

    几个人围坐在沙发上。

    顾子臣一字一句的说道,“温特森,你们那边监视到艾卿和m国的私下交易了吗?”

    “暂时没有发现,现在武大和吴飞钦还在那边埋伏。”

    “艾卿应该不会直接去找m国,这个风险很大,基本上可以排斥了。但是哈森。阿贝德倒是和m国一直有私下贸易,预测艾卿应该会在这几天时间内赶到s特国来。所以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情有两个。第一,在艾卿来的之前,打成和哈森。阿贝德的合作,所以要阻止艾卿的脚步。叶妩,我需要你深入虎穴。”

    叶妩看着顾子臣,眼眸微动。

    顾子臣很严肃,不像是开玩笑。

    “你是让我去送死吗?顾子臣。”叶妩一字一句的问他。

    ------题外话------

    小宅其实是有些玻璃心,所以要走的亲们不需要刻意留言,小宅看了反而心情不好。

    小宅的文,会按照小宅的方式写下去,要不然,那就不是小宅的文了。

    我知道也有爱小宅的亲们,也有不爱小宅的亲们。

    小宅在此都非常的感谢。

    另外。

    姚贝迪的剧情本月就会完结,最后会怎样,我想亲们很快就会知道。

    不妨,看到最后。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