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二十七章 许成不许败(五)情感爆发

第二十七章 许成不许败(五)情感爆发

作者:恩很宅
    气氛严肃到甚至有些紧绷的大厅。

    叶妩看着顾子臣,一字一句问他,“顾子臣,你这是让我去送死吗?!”

    声音中,透着些讽刺,更多的是凄凉。

    顾子臣正欲开口。

    “你明知道我是基地的间谍,你明知道艾卿最不能容忍的就是叛变,何况当初我离开的时候差点毁了他的手,你现在让我回去?!”叶妩冷笑着,冷冷的笑着,“你这么不待见我,直接可以让我滚,犯不着拐弯抹角的让我离开。不就是影响到你和乔汐莞的感情了吗?!我知道我叶妩现在在你的世界里面什么都不是,甚至于你恨不得我不要出现在你面前,你看着我心烦了是吗?!”

    顾子臣脸色变化,沉着脸看着叶妩,那一刻不知道是不是在极力压力,没有说出一个字。

    叶妩看着顾子臣沉默的样子,似乎是更加不受控制怒吼着,“不过顾子臣,不管你怎么对我,不管你多讨厌我我都会听你的,你让我去死,我马上就去死,你让我做什么我都做!不就是一具空空的皮囊而已,我的死活对你而言又有什么了不起?!你想要怎么样都行!”

    说完,叶妩突然就站起来跑进了自己那个卧室,猛地一下关上的房门,响起剧烈的声音。

    大厅中仿若要窒息了一般。

    所有人屏住呼吸,然后看着顾子臣,看着顾子臣的太阳穴,青筋暴露。

    没想过突然就变成了这样,这么多年来,大家一起配合着完成任务,从来没有哪个时候会变成这样。当年就算有成员牺牲,也有可能是某个人细微的一点失误导致,所有人也不会争吵到这个地步,何况,还是在质疑他们的老大。

    面面相觑。

    温特森突然开口道,“老大,我去看看叶妩。”

    “先让她静静。”顾子臣冷漠无比。

    温特森转头看着房门的方向,还是听从了顾子臣的指示。

    “我们继续。”顾子臣变现得出奇的平静,仿若刚刚叶妩的闹腾他根本不在乎一般,依然严肃,依然一丝不苟,依然条理清楚的分配着工作。

    “阻止艾卿是一件无比重要的事情,这关系到我们现在隐藏的身份以及现在暂时被哈森。阿贝德信任的有利条件。而这直接决定了我们能不能谈成合同。合同一谈成。我们就可以拿到哈森。阿贝德用国家的资源谋取私利,同时,莫梳如果拿到对方私下购买枪支弹药的事实,再给s特国国王汇报,不管s特国国王以前对哈森。阿贝德有多信任,现在这些事实摆在面前,绝对是不能容忍,因为这直接关系到以后的政权在谁手上。所以,这是我们要做的,也是必须做的第一件事情。”

    “第二件事情。”顾子臣似乎是沉默了一下,也或许是在给他们时间消化,顿了两秒钟后,又开口说道,“哈森。阿贝德是s特国有史以来最棒的外交使者,这是s特国为什么一直钟爱于他的一个方面。特别是哈森。阿贝德现在和m国友好关系,让s特国国王对他甚至满意,毕竟现在,能够得到m国的庇护,在国际上就有了立足的资本,s特国也引以为傲。所以我们现在需要破坏哈森。阿贝德和m国相关外交使者的关系。”

    “怎么做?”高嵩急切的问道。

    看似无比复杂的一件事情,居然就被顾子臣着简短而精湛的分析下,一目了然。

    最开始到s特国的时候,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去完成那个看似复杂到捋都捋顺的任务。毕竟牵扯到几个国家,牵扯到几个国家重要关键人!原本天方夜谭的事情,被顾子臣这么轻而易举的找到突破点,甚至是一针见血的突破点,瞬间似乎就觉得胜利在前方。

    怪不得,当年在顾子臣还很风靡的时候,国家情报局很多人都会议论起这么一号人物,即使没有正面见过,依然觉得这个人很厉害。就算是后来顾子臣突然隐退,所有人惋惜的同时,还是当他为神话一般的存在。

    高嵩以前本来对这个人也不太感冒,他一直觉得如果真的能力够强,就不应该离开情报局,就应该将自己的能力奉献给国家,奉献给伟大的事业,顾子臣的做法,分明就是孬种的行为。

    现在接触久了,渐渐的感觉到他对待同伴的不离不弃,渐渐感受到他们团队的不离不弃,默契真诚,渐渐地让自己不知不觉的融入其中,渐渐地对顾子臣佩服得五体投地。

    “温特森是黑客高手。”顾子臣继续说道,“所以这件事情交给温特森来处理。”

    “我怎么做?”温特森问道。

    “你只需要通过哈森。阿贝德的id去攻克m国重要外交使者的id,进而到达m过的国防安全网,当然这一层我们不需要攻破,花时间不说,也会真的引起m国的注意,反而得不偿失,我们就只需要引起他们的恐慌和对哈森。阿贝德的怀疑就行。”

    “好,我知道了。”温特森一口答应,“目前我需要攻克哈森。阿贝德的id,如果用我们酒店的id去攻克,之后会很快被查出来,就算我加密,改码,黑客高手终究会破解,而且不会花太多时间。”

    “想办法直接拿到哈森。阿贝德的id互联网。”

    温特森看着他,“最好的办法就是,我可以做一个程序装进u盘里面,然后这个u盘可以放进哈森。阿贝德的电脑里,完成一个程序的编排,约需要一分钟时间。这样我就可以直接通过他的id联网,这样不管多牛逼的黑客高手,都没办法查到我真正的id”

    “好。”顾子臣沉默了会儿说道,“让莫梳和你配合。”

    “莫梳现在在哪里?”温特森问道。

    “在另外一个酒店。”顾子臣说,意味深长的嘴角突然上翘,他拿出手机,点开email,一张图片出现在他们众人面前。

    “这不是哈森。阿贝德的女儿吗?”高嵩突然开口,惊奇的说道。

    “这封邮件是莫梳发给我的。”顾子臣说,“目前他在和这个女人共进晚餐。”

    “这小子倒是艳福不浅。”高嵩玩笑的说着。

    “一不小心就丧命的事情,这种温柔乡不要也罢。”温特森也笑了笑。

    “莫梳发这张照片给我就是在给我传递信息说我们可以通过这个女人完成些事情。目前,正是时候。哈森。阿贝德最信任的人除了他的妻子就是他的女儿,甚至是宠爱有加,他女儿在s特国的名声并不太好,甚至有人称她贵族妓女,一向好色。莫梳看来是恰好对了她的口。”

    “我知道怎么做了。”温特森听着顾子臣的点头道,“我会找机会把我的u盘拿给莫梳。”

    “凡是小心点。哈森。阿贝德是个非常谨慎的人,现在就算对我们产生了信任,也不一定会彻底的相信我们,何况他还在派人一直打探我们的真实性,这段时间周围也会有他的人出没,不能露馅。”

    “放心吧,老大。”温特森和高嵩异口同声。

    顾子臣点头,眼眸微转。

    温特森注意到顾子臣的视线,说道,“叶妩那里怎么办?”

    “我来解释。”说着,顾子臣就站了起来。

    温特森有些不放心,“叶妩现在对你意见这么大,你去找她,会不会反弹得更厉害?”

    “现在我们的处境不允许我们互相猜疑和埋怨。”顾子臣说,“解铃还须系铃人,我去给她解释。”

    温特森点头,眼神似乎是看了看坐在他们旁边,一直安静地不打扰他们的乔汐莞。

    乔汐莞注意到温特森的视线,嘴角淡淡一笑,没有什么特别的情绪。

    顾子臣转身走向了叶妩的房间。

    乔汐莞眼眸回转。

    温特森和高嵩都觉得现在有些尴尬,找了借口就回房了。

    乔汐莞打开电视,她确实听不懂阿拉伯语,完全不知道电视上面都演了些什么。

    她靠在沙发上。

    她承认她在他们的世界真的没有太大的作用,甚至于对他们而言,可以没有她,但是绝对不能没有叶妩,叶妩可以独当一面可以单独去执行一项任务,但是她不能,她只能默默的依附在顾子臣的身边。

    其他人怎么看她她其实也不知道,没人会像叶妩那样表现得极端。

    她深呼吸,也从客厅回到了房间,躺在了床上。

    很多时候都不想为难了顾子臣,但更多时候,却真的不愿意离开他。

    ……

    叶妩的房间内。

    两个人站在房间中央,一步之遥的距离。

    叶妩是背对着顾子臣的。

    看上去是在排斥顾子臣。

    顾子臣也没有太多煽情的话语,口吻不冷不热,听不出来什么过多的情绪,他说,“叶妩,我之所以让你去,是因为你在我们之中,在基地的时间最长。我们有8年时间没有在那个地方了,哪些地方有了新的暗器,哪些地方有了新的的陷阱,哪些地方有了新的摄像头监控器,我们统统都不清楚。”

    “所以就可以让我去送死了?!”叶妩冷冷的说着,依然背对着她,讽刺无比。

    “不会让你去送死。武大和吴飞钦都会跟着你去。我也没让你去杀了艾卿,我只是让你做一件事情,拖住艾卿的脚步。”顾子臣说,“基地里面有一个实验室,里面记载着很多对基地而言有用的实验记录和信息资料,那个地方除了艾卿及他的父亲外,就只有一个人能进去,就是安格达尔博士。安格达尔博士住在基地内部戒备森严的一套豪华洋房里面,每天早上7点出门,晚上11点回去,随时都有专人保护。而我给你的任务就是,将安格达尔博士绑架,从基地带走。对比起和s特国的联盟,基地数据的走失对艾卿而言更重要,所以他会将注意力全部放在寻找安格达博士的行动上从而耽搁到s特国的脚步,而你们带走了安格达博士之后,不需要和艾卿硬拼,将安格达尔博士带去m过,y国任何一个国家的角落,让艾卿慢慢去找。完成之后就趁机回来,全力的攻克s特国,打消中央情报局的顾虑,从而拿下国家情报局。”

    顾子臣说得很详细,把他的计划和安排都解释得很清楚,他只是想要让叶妩明白,他做的所有安排都只是站在大家共同完成任务的角度上,没有半点偏袒了谁,也没有半点针对任何人,他们现在在统一的战线上,是生死同伴,也正在为彼此的生死做最后的拼搏。

    但是叶妩似乎并不这么认为。

    她转身,看着顾子臣这么认真的脸颊。

    顾子臣真的很帅,不管任何时候任何地点任何环境下。

    她第一次看到顾子臣的时候,那个时候大家都很小,即使很小很小,当时的小心脏也砰砰砰的不停跳动,她想她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个严肃的小男孩,长得仿若雕塑一般的,漂亮。

    “顾子臣,如果任务失败了呢?”叶妩问他,“你也知道对艾卿而言安格达尔博士很重要,那么艾卿对安格达尔的保护会不会比一般人都要用心呢?!我们这种深入虎穴的做法,你不觉得就是在将自己送进老虎嘴里,让他咬碎吗?!你现在对我而言,只会考虑任务的有效性,从来不会考虑任务的可行性和危险性了吗?!我如果真的死了,你是不是就觉得,一切都好了!”

    “叶妩,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偏执和极端?!是因为我吗?”顾子臣问她。

    叶妩沉默无语。

    刚刚的气愤依然还在,呼吸很重,似乎是在控制情绪。

    “如果是,我想我会让你离开。”顾子臣说,很冷漠,“如果你真的觉得我对你存在意见,我故意针对你,我不待见你,那么你现在可以直接回去,到中央情报局,你本来就是他们的间谍,回到他们的队伍中去,而对于你而言,我们是叛变的队伍。道不同不相为谋。”

    叶妩不相信顾子臣会说出这样的话,她大大的眼眸突然泛起了水花,眼神中的悲伤那么清楚明了,“顾子臣,你这是在威胁我?!你的意思就是,如果我这次不听从你的安排,你就要把我赶出去,你就让我离开这个队伍!顾子臣,你还真的什么都做得出来!”

    “我不是威胁你。”顾子臣说,“但就是你说的那样,我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我没理由留下一个对我们队伍而言,一无是处甚至是妖言惑众的人。”

    “所以你对我的容忍已经到了极限了是吗?”

    “我对任何人的容忍都会到极限。”顾子臣一字一句。

    叶妩狠狠的看着他,眼泪再也不受控制的一直往下掉。

    她承认她今天说的做的全部都是她在发脾气,她在任性,她在无理取闹。

    但是她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吸引顾子臣的注意,他奢望着顾子臣给她解释更多,不是解释为什幺要去执行这个任务,而是解释,他对她而言,真的不是她以为的那么冷漠,她对顾子臣而言,还有那么一丝不舍的留恋。

    她一直放不下顾子臣,一直放不下。

    她看到顾子臣就算只是和乔汐莞站在一起的画面,也会让她整个崩溃到疯狂的地步!

    她这么爱他,而他却对她这么冷血。

    怎么会这样?!

    她望着顾子臣,看着他问道,“怎么会这样?你怎么会这样对我!”

    “叶妩,我是一个理智的人,我理智的知道我现在要实现的目的!”顾子臣依然没有任何情绪,只是一点一点清清楚楚的说着冷冰的话语,“我们现阶段在执行的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任务,任何谁出了半点差错就会让我们团队全军覆灭。而我曾经对同伴们的承诺,比如我会让他们过上平凡人的生活也会瞬间变成泡沫。我们的叛变,我们隐忍的8年以及我们现在的努力,统统都会消失无踪。”

    “叶妩,我从来不做得不尝失的事情。”顾子臣冷冷的一字一句,“所以想清楚了,给我回话。”

    “顾子臣!”叶妩突然叫着他。

    叫着他离开的身影。

    顾子臣停下脚步,看着她,看着她疯狂的模样。

    “顾子臣,你为什么不爱我?!”叶妩问他,问得撕心裂肺,“你为什么不爱我,要爱上乔汐莞,乔汐莞到底是什么值得你这么去爱。你到底不喜欢我哪里?我都去改行吗?我真的忍受不了你和乔汐莞这么出现在我面前,我真的要崩溃,我还一直盼望着你能够重新给我怀抱给我温暖,我一直期盼着你可以回心转意。这个世界上如果真的连你都没有了,我还能有谁?!我的亲人吗?那都不算我的亲人!”

    “所有都只是我的宿命而已,我从生下来开始我妈就告诉我,说我们叶氏家族和其他家庭不一样,我们肩负着国家的重任,我们是国家信息网的窗口,我们是一个伟大的家族。可是没有人给我选择的权利,我从5岁开始就在基地了,没日没夜的培训,回来的时间少得可怜,而每次回来的时候,我妈只会关心我在基地的发展,从来不会问我,累不累,辛苦不辛苦!”

    “我妹妹一直埋怨我,以为我抢了她所有的风头。因为在家里面我妈只关心我,对于我妹而言,我妈一直都是让她自生自灭,几乎不闻不问。我妹妹以为我妈只爱我一个人,可是她并不知道,我妈不是爱我,只是想要让我肩负起她的欲。望而已,我就是一个傀儡,我的发展得好坏直接关系到我妈的发展,所以我妈才会把注意力全部放在我的身上。可就因为这样,我和我妹妹感情一直不好,很不好。尽管很多时候我都羡慕那种可以相亲相爱的两姐妹,有些时候我甚至想要和妹妹亲热点,都会被我妹妹冷冷的拒绝。到后来,我们就真的,仿若陌生一般。”

    “我妹妹死了。我知道不是乔汐莞,尽管我很想要怪在她的头上,可所有一切除了是我妹妹的咎由自取,还是我妈逼迫的,我妈容忍不了家里面有这么一个有损家族名誉的人存在,我妈逼死我了我妹妹!这就是我的家庭,赤果果的,让人恨透的,冰冷的家庭。”

    “我一直隐忍着隐忍着,我想终究而言我们家族是在为国家办事情,而且我们家族那么多年,一代一代传承,终究是要落在我的身上,我也不敢做让家族毁灭的事情,我怕我内心不安,我怕百年之后没办法去见列祖列宗!所以我只能容忍着生活下去。而我这么容忍着活下去的最大动力就是你顾子臣,我一直盼望有个人可以一起和我分担我的烦恼,分担我的痛苦,安慰我,给我温暖,给我帮助。我一直都没有放弃过你,为什么你要这么的把我推开?!”

    叶妩哭得很难受,她真的是受够了,受够了顾子臣的冷漠,受够了顾子臣离自己越来越远,远到真的再也拉不回来。

    她真的好难过。

    真的,好难过。

    顾子臣沉默了很久,脸上似乎也有些动容,对于这么一个一向坚强的女人,此刻哭得这么伤心这么的绝望,也会有些动容,他说,“叶妩,感情的事情真的不是我能够控制。我一直以为没有人能够左右的情绪,就算是左右,也绝对不能影响我的决定,但是在乔汐莞的身上,我承认我动摇了,我对她毫无招架之力。”

    “毫无招架之力……”叶妩哭着,眼泪直流。

    乔汐莞到底为什么,会这个能耐,会让顾子臣这么的喜欢上她?!

    乔汐莞到底做了什么,能够这么吸引这个男人,到这个地步。

    她望着他,眼泪模糊到看不清楚他的脸颊,她哽咽无比的说道,“顾子臣,我真的爱你。”

    “我知道,但是……对不起。”顾子臣拒绝,那么严肃的拒绝。

    心真的很痛。

    痛得仿若不能呼吸。

    她说,“我去基地,我去绑架安格达尔博士,我会努力的完成你分配的任务,哪怕觉得很难,哪怕最后结果不好,其实结果不好又能够怎样,真的死了,心也许就不会那么疼了,活在这个世界上也许就不会这么累了。顾子臣,我马上就走。”

    “叶妩。”顾子臣突然拉住她。

    叶妩看着他修长的手指。

    “我不想你死。”顾子臣说得很认真,“我不想你死,也不想任何一个同伴死。如果你死了我会很内疚。就算任务失败了,艾卿抓住了你,别硬碰硬,艾卿不会马上杀了你,不管遇到什么事情不要轻生,我会想办法来救你,一定会来救你!”

    叶妩看着顾子臣,看着他那么严肃的样子,听着他那么诚恳的话。

    如果换成以前,她会感动。

    现在的她突然就感动不起来了,因为在顾子臣的心目中,她的份量,他对他的感情,都和他对任何一个同伴一样,不会再多一点点。

    她点头,“嗯,我不会自杀。”

    顾子臣放开她,“祝你成功,我马上给武大和吴飞钦打电话,和你一起去完成这项任务。”

    “嗯。”叶妩说,显得那么的平静。

    顾子臣转身,离开。

    叶妩就默默的看着他的背影。

    她不会自杀,但是心死了,会怎么办?!

    她冷眸微动,忍受着内心的各种无法压抑的情绪起伏。

    心死了,光剩下一具空壳,应该就会,肆无忌惮吧!

    ……

    夜,很静。

    灯光昏暗。

    潇夜甚至都想不太清楚自己怎么回到这里的。

    他晚上喝了很多鸡尾酒,酒精让他整个人有些眩晕,他居然还这么开车,一路到了家里的停车库。

    到了停车库,他突然不知道该做什么了?!

    本来说好的去场子看看情况,现在也突然没有了心情,连动都不想要动一秒。

    他靠在驾驶台的椅子上,默默的看着停车库中昏黄的灯光,看着那偶尔聚焦偶尔有模糊的视线,响起了很多很多不太开心的事情,想起刚刚那一秒都发生给些什么。

    姚贝迪扇了他一巴掌,很用力。

    然后,姚贝迪离他而去,走向了另外一个男人,然后和那个男人,亲密相吻。

    吻了吗?!

    不知道,自觉地他们的脸好近,只看到姚贝迪踮起脚尖,靠近对方的嘴唇。

    那一瞬间,整个世界仿若只有心碎的声音,其他什么都不存在,眼前的一切也变得模糊不清,他木讷的看着前方,却看不清楚前方的一切。

    不知道多久,他们离开了。

    男人脱下西装外套,穿在姚贝迪瑟瑟发抖的身体上,两个人相拥着离开了,在自己模糊的视线下越来越远。

    后来,他也走了。

    开着车,走得很恍惚,脑海里面已经没有了什么片段是他开车离开的,回神过来时,就已经到了这里,漫无目的的坐在车上,周围很静,静到能够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一下一下……他甚至很长时间都在数着自己的心跳,有快有慢。

    夜,更晚了。

    他僵硬的身体突然动了一下,然后打开车门,下车,走向入户电梯。

    电梯直接到达玄关处,他脱掉鞋子进去。

    他不习惯穿西装,更不习惯打领带,他会觉得这些在束缚他的身体,憋得难受。所以他刚走进玄关处,脱鞋的时候就开始解自己的领带,他不太会打领带更不会解领带,他这么一直不停的拉扯着,导致领带系在他的脖子上越来越紧,心情变得也有些毛躁。

    他拉扯着,狠狠的拉扯,有一种很想要把领带拉成碎片的冲动。

    “不习惯吗?”一个女性嗓音,突然从客厅中响起。

    潇夜的手一顿,看着她,看着昏黄的客厅中,沙发上坐着的女人姚贝迪,她已经换下了今晚那件绿色的晚礼服,穿了一件保守的家居服坐在那里,冷冷清清的脸上,看不出来什么特别的情绪。

    他以为发生了今晚的事情,姚贝迪应该是不会回来的。

    无论如何,他对她用强了。

    可如果知道她会回来,或许他不会让自己在车库待那么久。

    他放下手上烦人的领带,看着姚贝迪。

    姚贝迪突然从沙发上起来,走向他,停在他的面前。

    姚贝迪也不算矮,但也不高,没有穿高跟鞋站在他面前时,还不到他下巴的位置,显得特别的娇小。

    她突然伸手。

    潇夜手指微动,似乎是在控制,身体在那一瞬间也变得紧绷无比,连呼吸都好像没有了一般,他直直的看着姚贝迪,不敢动弹。

    姚贝迪纤细的手指抓住他已经勒到紧紧的领带,脸上没有什么特殊情绪,只是手指在熟练的为他解开领带,很快,那勒人的感觉消失,身体的紧张却更加明显。

    他就默默的看着姚贝迪,看着昏暗的灯光下,她长长的睫毛扑闪着的影子,那么灵动美好。

    姚贝迪把领带从他的脖子上取下来,然后放在他的手心里,抬眸看着他,说道,“潇夜,不适合你的东西,怎么都不适合,别人会刺眼,自己会难受。”

    潇夜喉咙微动,上下起伏,却不发一语。

    “你说是吗潇夜?”姚贝迪突然笑了一下,问道。

    潇夜抿唇,抿成了一道僵硬的弧线。

    两个人的空间,近距离下,变得有些沉默,沉默到窒息。

    姚贝迪似乎是够了,不想再浪费时间在这个男人身上,转身欲走。

    “你爱上其他男人了吗?”潇夜突然问她,安安静静的房间,传来他有些低沉的嗓音。

    姚贝迪停顿着脚步,沉默着。

    爱?!

    倒是没有爱。

    只是不想再执着了而已。

    只是爱情好像已经变成了仇恨。

    她摇头,摇头说着,“没有爱上。”

    潇夜不敢大声呼吸,心里那一刻,即使就一秒,也闪过心安。

    姚贝迪看着潇夜,冷冷清清的话语,她说,“在你的身上,我其实已经不太相信还有爱情这件事情,但是我觉得,没有爱情,反而可以天长地久。”

    原来,如此。

    没有爱情,也可以和别人长相厮守。

    姚贝迪已经不再相信爱情,但是却可以相信,另外的男人!

    他曾经对姚贝迪的伤害,是再也弥补不了了吗?!

    “姚贝迪,可以给我一次机会吗?”潇夜问她,很认真的问她。

    那么认真的脸,对着那么清冷的她。

    她笑了,笑得非常讽刺。

    他说的话他做的一切,就这么在他讽刺的脸上显得那么的可笑。

    “潇夜,你觉得呢?”姚贝迪反问他,“你觉得,我应该找什么借口,来给你一次机会?!或者说,找什么借口来说服自己,说服那个让我失去女儿的男人,一次机会?!”

    “我们以后还可以有另外的孩子……”

    “可是没有了笑笑。”姚贝迪原本还算冷静的样子,突然就激动了起来,“没有了笑笑,你还想要有其他孩子!潇夜,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你就想要用其他孩子来忘记笑笑,来忘记笑笑曾经出现在这个世界里是吗?!我告诉你潇夜,不可能的!没有任何人可以代替笑笑在我心目中的地位,没有任何人能够做到!我也不会再生孩子,我的人生里只会有笑笑一个人,只会有她!”

    声音很大,歇斯底里的,几乎在咆哮。

    每次一说到笑笑,姚贝迪就会额外的激动,甚至是不受控制的激动。

    不仅仅是说到笑笑,就算是看到任何一个和笑笑同龄的孩子,姚贝迪也会失控……就像上次在姚家别墅区的游乐场,就如今晚的宴会上,也或者还有其它他没有看到的时候。

    姚贝迪吼完之后,突然就转身上楼了。

    脚步很快,似乎是想要逃避什么的,急促无比。

    潇夜就这么看着姚贝迪的背影,看着她疯狂的脚步,一会儿就消失在了他的面前。

    他是不是应该庆幸,姚贝迪这一刻没有逼着他离婚,没有逼着他离开,如果不是姚贝迪突然的情绪失控,也或许下一句话就是,潇夜,我们离婚吧。

    而他不知道自己会不会答应。

    或许,就会答应了。

    他一步一步上楼,紧紧的握着手心里的领带。

    不适合自己的东西,别人刺眼,自己难受。

    果然是这样吗?!

    他把领带规规矩矩的放进了衣橱里面,挂上,看着那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讽刺无比……

    ……

    翌日一早。

    潇夜睁开眼睛,起床。

    他想他早点离开。

    因为今天是周末,姚贝迪不用上班。

    他尽量的让自己避开她的视线。

    他虽然答应过姚贝迪尽量不出现在她面前,但终究还是想看到她,终究还是相信古人的一句老话叫做“日久生情”!他想或许时间久了,两个人也许还可以慢慢的和平相处起来,所以他甚至昨晚上那么自不量力的去参加了那个上流社会的慈善宴会,他以为他可以试着融入她的生活……

    而现在,他似乎是无意识的拉动着嘴角,有些难堪的笑容在唇边互相。

    现在他明白,那是刺眼。

    他换上了他平时穿的衣服,打开房门下楼。

    刚到客厅的脚步突然停了一下,他似乎是看到了姚贝迪在厨房里面忙碌,忙碌着做早饭。

    姚贝迪已经很久没有在家里面吃吃过任何东西了。

    他这么沉默了一会儿,默默地站在那里,有些失神。

    很早以前的姚贝迪是不是就是这么一个人,一个人做着早餐,一个人等待着他的回眸。

    终究有些内疚,终究后悔到不行。

    他转眸,准备离开的一瞬间,他似乎看到了姚贝迪突然端了两份早餐走向饭厅,放在饭桌上,心跳莫名有些加速,他其实不奢望那一份早餐属于自己,真的不奢望,即使很期待……

    他的拳头不自觉的捏紧,有些紧张,紧张的看着姚贝迪坐在饭桌前,然后自己一个人拿起吐司吃了起来,边吃似乎还对着旁边那个空空的位置说了点什么……

    潇夜整个人就木讷的看着那一幕,看着姚贝迪突然反常的一幕,看着她脸上浮现的笑脸盈盈以及一脸温情,而这份温情和宠溺,分明是对着笑笑才会如此。

    他看着那么一副画面,心跳突然就消失了一般。

    他脚步有些不稳的走出了客厅,走出了房间,整个人重重的靠在大门外的墙壁上,脑海里面一直在回想刚刚看到的那一幕,他手似乎都开始在发抖,不停的发抖,他拿出手机,拨打电话,拨打了好多次,才找准那个人的名字,电话打通,他说,“姚贝坤,你过来,过来带你姐,去看心理医生……”

    ------题外话------

    好吧,小宅尽量调整心态,尽量平静。

    无论如何,小宅终究而言,还是真的很感谢一直都在支持的亲们。

    小宅爱你们。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