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二十八章 许成不许败(六)

第二十八章 许成不许败(六)

作者:恩很宅
    潇夜站在家门口,靠在门口的墙壁上,一动不动。

    20分钟后,姚贝坤急冲冲的赶了过来,额头上还有汗珠,身体上的伤口应该也还没好完,不知道是不是下车后跑得太快,此刻额头上的汗珠明显得很。

    他喘着粗气,看着潇夜,连忙问道,“姐夫,到底怎么回事?我姐为什么要看心里医生?”

    潇夜似乎是调整了很久的情绪,开口对着姚贝坤说道,“从笑笑离开后,姚贝迪的情绪一直都不太稳定,经常会突然暴怒突然激动。”

    “这我知道啊。”姚贝坤接嘴,“遭遇了这么大的打击,这么情况失控一段时间不很正常吗?”

    “我之前也这么觉得,觉得她的性格变了很多,觉得她是因为打击过度。但是连续出现了几次姚贝迪误把其他小女孩当成了笑笑。当然,其实当时我也都没太特别注意,我想是因为‘见物思情’她突然不受控制的,想要寻找到心里安慰而已。可就在刚刚……刚刚我看到姚贝迪做了两份早餐,放了一份在旁边,然后开始有说有笑的对着身边那个位置,那样的神情,像极了她之前对笑笑的模样。”

    “不是吧?!”姚贝坤有些不相信,“我进去看看。”

    “等等。”潇夜一把拉住姚贝坤的手,“你别表现得太明显,我怕姚贝迪会接受不了。”

    “放心,我知道。”

    “另外,我刚刚给心理咨询医生预约了时间,你想办法让你姐去看看,确诊一下比较好。”潇夜说。

    姚贝坤同意的点了点头。

    潇夜按下大门密码,两个人又都走了进去。

    此刻的姚贝迪正在开放式厨房里面洗碗,看着姚贝坤出现时,嘴角笑了一下,“贝坤你怎么不在医院躺着?跑这里来做什么?”

    姚贝坤眼眸微转。

    他姐看上去很正常啊,没有失忆,没有精神恍惚,没有神神叨叨的样子,她看上去就跟平常差不多,就跟当初笑笑还在时的模样差不多。

    越是这般。

    越让人起疑。

    姚贝坤转头看着潇夜。

    此刻的姚贝迪也看到了跟在姚贝坤后面的男人,脸色突然就变了,变得那个彻底,明显到根本没办法忽视。

    所以潇夜看得清楚明白。

    姚贝坤和潇夜走向客厅,坐在沙发上。

    姚贝迪在厨房洗碗,洗完了之后,还将厨房打理了一遍,然后才走向客厅。

    姚贝迪对潇夜是极度排斥的,她的眼神只放在姚贝坤的身上,看着他此刻明显有些紧张的模样,“你怎么了?”

    姚贝坤转头看着潇夜,突然有些不知道所措。

    潇夜沉默着,依然不发一语。

    “姐,你,你……要不要跟我出去走走。”姚贝坤说,小心翼翼的问道。

    姚贝迪眼眸微紧,“去哪里走走,好不容易周末,我想要在家里面休息。”

    “就是我突然想带你出去走走,我在医院待了那么多天了,都快憋死了,你陪我出去走走还不行吗?”姚贝坤死皮赖脸的说着,做得很故意。

    姚贝迪审视的目光一直看着姚贝坤,挑了挑眉头,“姚贝坤,你是不是又在耍什么花招?”

    “我能耍什么花招啊?”姚贝坤说,“我耍花招还不得被你一拳揍死。”

    姚贝迪突然笑了一下。

    这一笑,让姚贝坤更加心惊了。

    是经过了一个月她姐突然好转了很多,放下了笑笑的事情,还是说,其实她内心深处一直藏着一个笑笑……

    他连忙站起来,拉着姚贝迪就想要出门,“赶紧的,姐,我们出去。”

    “等等,你这么急做什么,我衣服都没换,而且我没想过出门,我要在家陪着……”姚贝迪突然就不说了,对着姚贝坤很认真的说道,“我不想出门。”

    “我好不容易从医院溜出来的……”

    “那你就在家里吧,我陪你在家里玩。”

    “姐,家里面潇夜在,你都不会觉得压抑吗?”姚贝坤直白的说道。

    话一说出来,潇夜身体就紧绷了些。

    不知道自己想要得到什么样的答案?!

    他抿紧唇。

    姚贝迪似乎是犹豫了一秒,转头看着坐在沙发上的潇夜,半响,“我去换衣服。”

    所以终究还是,这么一个答案。

    也好。

    至少她愿意跟着姚贝坤出门。

    姚贝迪去楼上换了一套衣服,姚贝坤就带着姚贝迪离开了。

    他们前脚刚走,潇夜也跟着走了出去。

    姚贝坤开车开得不快,看着后视镜潇夜的车子一直稳稳的跟在他们后面。

    说真的,姚贝坤很久没觉得这么紧张过了,但凡一遇到他姐的事情,他就会无比紧张,真心很怕她难受,真心很怕她受伤。

    “我们去哪里?”姚贝迪突然开口。

    姚贝坤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大跳,他觉得他心脏都不好用了,他压惊的转头看了看姚贝迪,尽量用平时的口吻说着,“姐姐,我这段时间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是精神有点不太好,神经有些衰弱,我在医院问了问医生,医生说我这是心理疾病,建议我去看看心理咨询,我捉摸着反正出来都出来了,就去看看。”

    “你还会神经衰弱?你不都是把别人搞得神经衰弱吗?!”姚贝迪有些讽刺的说道。

    “姐,我不也是人吗?!人不都应该有这些失常的时候嘛。”

    姚贝迪不以为然的瘪嘴。

    姚贝坤一直偷偷打量着她姐,深呼吸了一口气,还好没有被发现。

    车子到达王建一心理咨询机构楼下停车场,姚贝坤停车,他觉得此刻的自己比任何时候都要紧张,仿若做了什么天地不容的事情一般,那般小心翼翼,那般备受折磨。

    他的车子停下后,潇夜那辆轿车也停在他们不远的地方。

    姚贝坤带着姚贝迪走进了电梯,上楼。

    姚贝坤觉得那一刻,心跳都不是自己的了。

    姚贝迪倒是没有注意到什么异样,她显得无比的平静。

    两个人到达咨询前台,小姐非常热情的带着他们去贵宾区休息,说是要等会儿,前面还有一个客人在做心里咨询。其实也只有姚贝坤知道,潇夜现在正在找王建一,要提前把姚贝迪的情况说清楚。

    而此刻,也确实如此。

    潇夜坐在王建一的办公室里面,王建一是一个中年男人,带着一副斯文的墨镜,一举一动显得很是优雅而温和,莫名的就给人一种放松感。

    “潇先生,你说说你太太这段时间都有些什么表现,在她失去了女儿之后?”

    “看到同龄的小孩子会完全失控,会突然觉得那是她自己的孩子,情绪瞬间崩塌。这段时间还经常暴怒,因为一直埋怨我,觉得是我害死了我们的孩子,对我脾气特别大,我只要一提到笑笑她就疯了一般的排斥和厌恶,到今天早上,她突然做了两份早餐,一份给了自己,一份给了另外一个空白的位置,她的神情,就像女儿还在时,她陪在女儿身边一样。”潇夜一五一十的说着。

    王建一一边听着潇夜的阐述,一边做着记录。

    他抬头,说道,“你太太很有可能换上了臆想思维症,这种症状的明显特征就是,会臆想自己还处在一个什么样的环境,臆想自己还有可能得到什么,从而表现出了和常人看来比较异样的常态行为。”

    “但是姚贝迪什么事情都能够记得清楚。如果不是今天早上这个举动,我甚至不觉得她有任何心里疾病。她可以正常上班,可以开车,可以自己做饭,生活自理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这就是这个臆想思维症最显著的特征,也或者说,这是心里疾病患者都很显著的特征。在任何一个心理疾病患者没有发病的时候,表现出来的都和正常人一样,一旦发病,就会不受控制。如果一直处于和常人不一样的行为,那就不叫心理疾病,那就叫精神病。精神病患者就应该送去精神病医院,而不是到我这里做心里咨询了。”王建一温和的说着,“所以你要分清楚两种概念。而你太太的心理疾病如果不早点预防和治疗,很有可能就会往精神病发展。”

    潇夜一阵心悸,连忙说着,“麻烦王先生了,姚贝迪现在在外面等候,我让她进来吗?”

    “嗯。”王建一说,“对于我的揣测,我还需要验证。”

    “好的。不过这段时间姚贝迪比较排斥我,我先暂时回避,她弟弟陪着她,而且她弟骗她说是他自己来心理咨询,所以麻烦你配合我们演演戏。”

    “放心吧,很多到这里来咨询的,都是不愿意承认自己心里有毛病的。我也成了演技达人了。”王建一无所谓的笑了笑,说道。

    潇夜不放心的离开他的办公室,然后给姚贝坤发了短信。

    姚贝坤收到短信都一阵惊心,正时,服务小姐也有礼的走过来,带着他们去了办公室,潇夜藏在一边的走廊里,等他们都进去了,他才站在了门口,有些焦急不安。

    王建一办公室内。

    “王医生,我这段时间老是睡不着觉,老是精神失常,老是半夜突然惊醒,我是不是得了什么治愈不了的疾病了?!”姚贝坤乱说一通。

    王建一温和的笑着,“这段时间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比如遭受到什么打击或者什么?!”

    “是的啊,我最爱的侄女坠海,然后……”姚贝坤一边说着,一边看着姚贝迪的脸色。

    姚贝迪安静的坐在那里,没有看任何人,头是微底下的,眼眸垂着看自己抓着衣角的手指。

    王建一的视线也放在她的身上,一点一点打量着她的情绪和她的表现,然后又示意姚贝坤继续说下去。

    姚贝坤咬牙,“我很爱我侄女的,前段时间因为绑架撕票,我们家里面的人全部都陷入了悲伤中,我一直一直都很难受,一直一直都会想起她,想起她笑起来的样子,想起她一声一声清脆的叫我舅舅,那么好听那么……”

    “小姐。”王建一突然开口,对着姚贝迪。

    姚贝迪像是没有听到一般的,一直保持着刚刚的动作,一动不动,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小姐,我看你不太舒服,要不要换个地方休息一下。”王建一温和而动听的声音,在她耳边暖暖的响起。

    姚贝迪有意识的看了看王建一,看着他棕色的眼眸,仿若散发着一种让人不能拒绝的眼神,她木讷的点了点头,她确实想要离开,她不想听到任何话语,什么都不想要听到。

    王建一嘴角淡淡一笑,“你跟我进来。”

    姚贝迪听话的跟上了王建一的脚步。

    王建一指了指一边的沙发,看上去柔软而舒服,他说,“姚小姐,你去上面躺着休息一会儿。”

    姚贝迪靠在那张沙发上,整个人突然就放松了很多。

    她闭着眼睛,似乎真的是想要好好休息一会儿。

    王建一给她倒了一杯温热的牛奶,放在她面前的茶几上,然后自己坐在了她旁边的高脚椅上面,声音轻轻地很柔,“姚小姐,我们说说话如何?”

    姚贝迪皱了皱眉头。

    “不要紧张。”王建一笑着说道,“你弟弟在外面做心里咨询,我们闲着也是闲着,说说话。”

    姚贝迪没有反抗,那一刻也不知道为什么,从走进这个房间开始,整个人就无比的放松,好像也无法激动起来,房间里面的色调让人从内心深处的觉得柔软,让人忍不住想要好好的躺下来,好好的放松。

    “姚小姐,你还记得你有一个女儿吗?”

    “嗯。”姚贝迪睁开眼睛,那一刻似乎是有些激动。

    “你放松,放松。把眼睛闭上。”王建一温和的笑着,笑着说道,“想象一下她的模样,想象一下她笑着的样子……”

    王建一看到姚贝迪的嘴角突然拉出了一抹温暖的弧线,似乎是真的在想象无比美好的好事情。

    “你还记得,她是怎么出事的吗?”王建一引诱的问道。

    姚贝迪突然一下子酒莫名的激动了起来,她猛地睁开眼睛,从沙发上蹦起来,“笑笑没有出事儿,笑笑永远都在,你是谁,你为什么要这么说,你给我滚。”

    “姚小姐你放松,放松,深呼吸,不要激动。来,好好的躺在上面。”王建一一直用语言带动着她的情绪。

    姚贝迪突然就无比的排斥,仿若所有的一切全部都崩塌了一般的,排斥着这里的所有一切。

    她根本不再听王建一说的任何一句话,打开房门。

    房门外,姚贝坤紧张的坐在那里,看着她姐姐如此模样,整个人又愣怔了。

    姚贝迪狠狠地瞪了一眼姚贝坤,拉开外面的大门。

    门口处,潇夜紧张的站在那里,和姚贝迪突然四目相对。

    刚刚姚贝坤说不是才进去吗?!这么快,怎么就已经出来了!

    他根本就是始料未及,所以完全没有躲避。

    姚贝迪猛地推开潇夜,整个人仿若非常生气的,推开潇夜的身体,大步往前走,刚走了几步,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的回神,转头,狠狠的对着潇夜,一字一句问道,“你觉得我有精神病是不是?!”

    潇夜看着她,那一刻突然不知道能够说什么,他语言能力真的不强,很多时候不知道怎么去解释,解释他对她的担心。

    “我就说姚贝坤怎么可能会有心理问题,原来这就是你潇夜联合我弟弟一起来骗我的!你是不是怀疑我有病了?!怀疑我得了精神病?!潇夜,你还真的,什么都做得出来!我要是得了精神病你会怎样?!你会嫌弃我了?!你就终于可以发放手了?!”

    “姚贝迪。”潇夜开口,声音有些大,对于姚贝迪突然失控的情绪,他的声音突然有了那么一丝震慑力,他说,“心理有没有问题,医生会给你做最权威的验证,你不用这么排斥,这只是一时的,可以治愈!而且刚刚医生说了,这根本就不是精神病,如果你真的得了精神病,我就陪你一起疯!”

    姚贝迪似乎是怔了一下。

    什么叫陪她一起疯?!

    她还没有得病呢?!就开始诅咒她的了吗?!

    但是那一刻。

    那一刻,姚贝迪突然什么都没有说,没有说那些讽刺到打击人自尊的语言,她快速的离开了。

    姚贝坤看着他们,有些不知所措。

    “你去陪你姐。”潇夜没有回头,只是默默地说着。

    姚贝坤连忙跑出去,大步追上她姐。

    潇夜看着他们的背影,很久很久,转身。

    王建一站在门口,耸了耸肩。

    两个人依然坐在他的办公室,王建一说,“你太太基本可以断定换上了臆想思维症。她把自己保护得很严实,不让人触碰她内心深处臆想的那一点,我试图这么做的时候,她反抗得非常激烈,然后就出现了刚刚突然离开的这一幕。其实这种心理疾病并不好医治。”

    “为什么?”潇夜问道。

    “因为病人排斥。”王建一说,“我做过很多心理咨询,也为很多心理疾病的患者解决了很多问题。比如精神压力大,比如曾经无法迈过的阴影,很多很多,但凡是病人配合的心理问题,百分之九十五都是成功的。但对于这种因为受伤太严重而自我保护不让外人接触的心理疾病,在我的工作生涯中,成功率不到百分之五十。”

    潇夜沉默着,手指紧紧的捏在一起。

    “你太太这么排斥,第一很难配合我们的治疗。第二,我想也不容易再把她带到这里来。如果用强迫的方式……我并不建议使用。强迫的方式会让你太太更加的反感,也就会更加的封闭自己,打开她的心就会越加的困难。”

    “那怎么办?”潇夜觉得自己那一刻是不知所措的,“任由她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纵容她反常的举动?!”

    “这样当然是不好的。”王建一说,“现在病情还不算特别严重,她至少还能够分清楚什么是现实什么是幻觉,只是一直愿意沉寂在幻觉中而已。可当后期一直这么发展下去,她会觉得幻觉比现实更美好,根据人自我的保护意识,就会按照自我的思想去选择怎么让自己更幸福的方式,也就会渐渐地增加幻想的时间,到最后,就会完全分不清,什么是真实什么是幻境,导致的结果要么就是她一直孤立在自己的世界里,不让任何人走近她,她也不靠近任何人,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人活着。要么……会选择轻声的方式,在当她突然从幻境清醒过来,无法接受现实的残忍时。”

    潇夜看着王建一,听着他一字一句,整个人已经紧绷到,说不出来任何一个字。

    “所以潇先生,我还是建议你要劝说你太太积极来治疗,过程虽然残酷了点,但对她以后至少是好的。”王建一也重重的叹了口气。

    对于这种心理患者,他们也很无奈。

    潇夜看着王建一,“我会尽力让她来,但是她不一定会听我的,我们现在的矛盾很大……”

    “从刚刚和你太太的简短聊天中,隐约感觉到一点她的性格。她应该不是一个特别强势的人,至少在没有发生这起事故前。这么乖巧温顺的女人,应该不喜欢看着别人太难过。当然,如果对你特别恨就说了,比如她的家人呢?!你不能劝,让家里人多劝劝。尽量选择苦肉计的方式,别真的太过极端。”

    “谢谢。”潇夜由衷的说着。

    他想不到那么多,现在觉得心都快要痛死了,真的想不到那么多。

    “不用谢,期待你太太能够再次光临。”

    潇夜点头,起身离开。

    他走出王建一的办公室,拿起电话拨打。

    那边很快接通。

    “姐夫。”

    “姚贝迪怎么样?”

    “还算平静,不过我身上的伤又增加了好多,痛死了快。”姚贝坤抱怨道。

    潇夜抿了抿唇。

    姚贝迪打人还好,如果真的沉默着不闻不问,才更加让他不放心。

    “你陪着你姚贝迪,我去你家里一趟。”

    “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回头给你说,你先陪着你姐。”

    “哦,好吧。”姚贝坤答应着。

    潇夜挂断电话,走进电梯,直接回到自己的小车上,开车,有些快的速度,一路到达姚家大院。

    佣人通报了声,带着潇夜走进了大厅。

    潇夜只来过这里一次,所以佣人其实都并不知道,他是这里的姑爷。

    姚父和姚母是真的很诧异潇夜出现在在这个地方,两老口看着他,突然大家都很沉默。

    “爸,妈。”潇夜恭敬的叫他们。

    姚父和姚母互相看了一眼彼此,然后点了点头。

    姚父开口说道,“潇夜你坐,一家人不用这么拘礼。”

    听到姚父说的,潇夜才坐在了他们对面的沙发上,坐得非常规矩。

    姚母看着潇夜的模样,忍不住问道,“是不是贝迪又出了什么事情?”

    潇夜点头,“姚贝迪这段时间情绪不好,有时候会产生幻觉,就是偶尔会觉得笑笑还在,偶尔会把其他孩子当成笑笑。我今天和姚贝坤一起骗着她去了心理诊所,然后咨询了一下医生,医生说姚贝迪换上了臆想思维症,这种心理疾病就是臆想出一个自己觉得幸福的世界,将自己封闭在那个世界里面。”

    “怎么会这样呢?!前几天看着贝迪不还是好好的吗?!她还能正常上班,是不是老姚。”姚母有些不相信的说着,还想要得到姚父的肯定。

    潇夜摇了摇头,“医生说这是前期症状,当发展到后期的时候,姚贝迪或许就会一直把自己封闭在自己的世界里,不让任何人走进去,而且医生还说……”

    潇夜突然顿了一下,顿了一下之后说道,“医生说这种心理疾病不太好治疗,因为姚贝迪非常排斥。所以我来是希望爸妈能够劝劝姚贝迪。姚贝迪这段时间对我还是很反感,我怕我说得越多,她越是不听。”

    姚母眼眶有些红,整个人也有些难受,“贝迪到底为什么非要受这种苦!这个孩子从小就不让人操心,一直乖乖的,也从来不做坏事,老天爷怎么就这么喜欢折腾她。”

    潇夜抿紧唇,唇瓣已经抿成了一条僵硬的弧度,他沉默了好久,说道,“对不起爸妈,是我不好,我一定会好好弥补,不管姚贝迪变成什么样子,只要不她不执意的让我离开,我会照顾她一辈子。”

    姚母已经有些受不了的,靠在姚父身上哭泣了。

    姚父似乎也是有些难过,喉咙处上下起伏着,一直在调整情绪。

    他摆了摆手,对着潇夜,“你先回去吧,回头我和你妈心情平复了些,就去你们家好好劝劝贝迪。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潇夜是真的很感动。

    他一直觉得所有一切都是自己的错,他们怪在自己身上也是理所当然,却真的没有想到,姚父姚母对他会这么的心平气和,甚至是完全接纳的。

    他站起来,深深的鞠躬,“爸,妈,我先走了。”

    姚父点头。

    潇夜离开,在姚家别墅的大门口处站了一会儿。

    以前的自己,以前的自己,为什么不早早的踏进这扇门……

    ……

    s特国,五星级大酒店。

    叶妩离开了。

    匆匆回来,匆匆离开。

    离开的时候,似乎带着某种说不出来的情绪,有一瞬间甚至觉得是,视死如归。

    所有人都不知道顾子臣最后和叶妩在房间里面说了些什么,叶妩就这么心甘情愿的去执行顾子臣的任务。

    一切仿若又恢复了紧张而有序的状态。

    深夜时分,顾子臣和温特森、和高嵩再好好的核对了这次的任务要点后,才回到房间。

    房间内,乔汐莞躺在那么大一张床上,看上去那么娇小。

    顾子臣走进浴室,简单擦拭了自己的身体,因为大腿上还有枪口,他暂时没有洗澡。

    他轻脚轻手的上床,不想要打扰孕妇休息。

    刚刚一躺在床上,就听到乔汐莞的声音。

    乔汐莞说,“叶妩离开了吗?”

    “嗯。”顾子臣应了一声。

    “为什么突然就离开了?刚刚不是那么排斥?!”乔汐莞睁开眼睛问道。

    她睡不着,刚刚脑海里面想了很多事情,想着想着,就睡不着了。

    “在大是大非面前,叶妩不会丧失理智。”

    “以前不会,现在或许就会。”乔汐莞说着,“我不知道叶妩以前是一个什么性格的人,但是我现在看到的叶妩,绝对不是一个大度一个可以放下成见一个真心想要祝福你的女人。所以顾子臣,不管叶妩说了什么,你都要对她防备知道吗?!我真的很怕她到时候做一些极端的事情。”

    “什么极端事情?”顾子臣眉头一紧。

    “比如故意针对我。我不怕死在敌人的枪口下,但是我怕死在了身边人的手上,那样我会觉得非常不甘……”

    “你想多了。”顾子臣打断她的话,直白的说到。

    “我从来不会多想。”乔汐莞一字一句,“无谓的事情我不会去浪费我的时间,我本来就是一个嫌麻烦的人。”

    “好,我知道了。”顾子臣淡淡的说着,“睡觉吧,很晚了。”

    乔汐莞闭上眼睛。

    顾子臣说的那么的云淡风轻。

    她其实不知道他所谓的“好,我知道了”是不是在敷衍她。

    也或者,有那么一丝,看不起她。

    她隐忍着,翻身。

    不管顾子臣多么冷血的一个人,在对待叶妩的时候,会不会也会有一份怜悯,会不会也会有一丝愧疚?!

    她咬着唇,真的睡不着。

    不是觉得顾子臣会对叶妩怎样,是真的有些担心叶妩会对自己如何。

    她承认她是一个自私的女人,她总是需要防备那些对她而言需要防备的人,她做不到不用有色眼镜去看她。

    而这样的结果就会导致,所有人觉得她小心眼。

    她深呼吸。

    在没有任何人帮助的情况下,她得想办法,自我保护!

    ……

    翌日。

    乔汐莞睁开眼睛,顾子臣依然不在床边。

    这两天没有特别的事情,只需要等哈森。阿贝德作出决定,而现在不能太急功近利,会让人产生极大的反感,反而影响合同的进度,所以这两天就显得闲了很多。

    乔汐莞懒懒散散的起床。

    她洗漱完毕,走出房间,去客厅。

    客厅中大家都在,高嵩依然用他的耳麦一直在监控着什么。

    温特森的手指不停的在笔记本电脑上面跳动着,仿若已经隔壁了外界所有人,他的目光自锁定在电脑屏幕上,相对而言,顾子臣就显得特别的轻松,他穿着运动短裤,将伤口的位置暴露在外面,大腿优雅的放在一边的凳子上,无所事事的看着阿拉伯电视节目。

    她出现时,顾子臣看了她一眼,“吃早饭,吃完之后,我们出门。”

    “去哪里?”乔汐莞问道。

    “去购物。”

    “为什么要去购物,我觉得很累。”乔汐莞有些懒洋洋的模样,“这么多天都是紧绷到不行的情绪,我需要放松一下。”

    “再坚持一段时间。”顾子臣执意的说着。

    “你是缺什么东西吗?何况你腿不是还在受伤吗?!”

    “要给别人做做样子。”顾子臣解释,“我们到这里来,除了谈合同,就不能一直待在房间里面,会让人起疑的。”顾子臣说。

    乔汐莞咬了咬唇,无可奈何的答应着,“嗯。好吧。”

    顾子臣点头,嘴角似乎是笑了笑。

    乔汐莞去吃早餐,顾子臣就去了房间换了一套衣服,就是是一套休闲打扮,看上去就是帅得倾国倾城的。

    乔汐莞吃完饭之后,也去房间换了一套衣服,因为孕妇,所以她穿得更加的休闲,叫上踩得的也是一双运动鞋。

    两个人看上去无比轻快的走出了房间。

    高嵩抬眸看着他们,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感叹的说道,“突然有种结婚的冲动。”

    温特森眼眸微转,笑了一下,“也不见得他们这样就是好事儿。”

    “你不觉得他们看上去很幸福吗?”

    “表面是挺幸福的。只是建议在又第三个人的时候,就不那么美满了。”

    “你是说叶妩?”高嵩问道。

    “嗯。叶妩以前和顾子臣很相爱。”

    “为什么分手了?”

    “当年我们选择离开的时候,叶妩留了下来当你们的间谍。”温特森手指一直跳动着,嘴里还能随意的聊天说道,“现在叶妩回来了,以为可以和老大重新开始,现在却突然出现了一个乔汐莞。你说这段感情,怎么能够走得顺利。”

    “又什么能顺利的,喜欢谁就跟谁呗!眼瞎的人都看得出来,老大现在喜欢的是乔汐莞。至于叶妩,这都过去式了,那妹子还在坚持什么啊?!”高嵩有些不明白。

    “这叫爱得很深,虽然我也不能理解,但每次看到叶妩看老大和乔汐莞的眼神时,都觉得是幽怨的。”温特森无奈的说着。

    高嵩表示不能理解。

    因为以前不知道顾子臣和叶妩的关系。

    他带上耳麦,正准备认真工作时,眼眸微微顿了顿。

    他看着温特森似乎是有些复杂的眼神,原本灵活的手指在那一刻也突然没有跳动了,就这么直直的看着电脑屏幕,沉默着。

    高嵩站起来,往他那边挪动了一点,眼神感想电脑。

    温特森突然关上笔记本,动作非常的迅速,高嵩甚至没有瞄到温特森的电脑屏幕一眼。

    突然的气氛,变得彼此都有些尴尬。

    温特森看着高嵩,“你突然过来做什么?”

    “你对我这儿防备做什么?”

    “我跟你又不熟。”

    “但是现在我们是一个团队。”高嵩狠狠的说着。

    “我不知道,我只听老大一个人的。”温特森一口咬定,“而且我做程序的时候,不喜欢任何人在我旁边。”

    “你这人怎么这么不知道好歹?!我不是看你好像很为难的样子,以为在那个程序上有点卡壳,我虽然电脑方面不是特别厉害,但是我也算全才,几乎每一样我都有在情报局接触过,不就是编一个id隐形代码吗?这又不是难事儿,我也可以帮你。”高嵩不爽得很。

    都是一个队伍了,这个男人还这么来防备他,什么意思啊?!

    他这么努力的融入他们之中!

    真是,气死了。

    温特森已经把笔记本收好,站起来,对于高嵩说得话依然无动于衷,他说,“我不需要任何人帮忙,对于黑客这一方面,我很有自信,我的犹豫只是在考虑用什么程序更好而已。刚刚让你介意了,非常抱歉,我还是回房间去整理。”

    高嵩看着温特森离开的背影,那一刻真的被气得牙痒痒的!

    真是为好不得好!

    什么毛病嘛!

    ------题外话------

    啊啊啊啊啊~

    小宅就是无病呻吟一下。

    因为发现了一个ug!

    居然会出现这么大的漏洞,你们不要拦着我,我要去撞墙!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