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二十九章

第二十九章

作者:恩很宅
    s特国的商场奢华到让人嗔目结舌的地步。【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800】到处富丽堂皇。

    实在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小国家,就因为出口石油能够富到这个地步。乔汐莞真心觉得,有时候上帝的雨露果然分配得不够均匀!

    顾子臣带着乔汐莞游走在商场,无比亲密的挽在一起,肆无忌惮的逛街。

    乔汐莞没有发现有谁在监控着他们,尽管顾子臣说周围都是眼睛。

    他们随便走进一间店铺,服务员热情的招呼着。

    对于这种国际商场,英语可以作为国际语言进行全场交流。

    乔汐莞兴致缺缺,她总觉得自己肚子马上就要大了起来,实在没必要再买衣服,倒是顾子臣这么被店员的吹捧下买了好几套衣服。

    乔汐莞看着站在大大穿衣镜面前的顾子臣,有时候也会觉得这个男人那么近,近到触手可及,就如此可一般,她只需要招招手他就可以过来。可有些时候,她又会觉得他特别远,特别远……

    耳边似乎还听着服务小姐不停的赞美声,口中一直说着,先生你好帅,先生你穿上这件衣服就是量身定做的一般……

    “怎么了?”顾子臣转眸,看着乔汐莞似乎突然表现得有些黯淡的眼神。

    乔汐莞摇头一笑,“孕妇都是这样,情绪波动特别大。”

    “是吗?”顾子臣宠溺一笑。

    “嗯。”

    “我还以为你是因为我买了衣服而你没有买衣服而不高兴。”

    “我才没这么小气好不好?!”乔汐莞翻白眼。

    顾子臣笑了笑,付完账,搂着乔汐莞离开。

    “累吗?”顾子臣在她耳边问道。

    “还好,我到现在都没有所谓的孕反。”乔汐莞说,有些庆幸。

    “那就好。”顾子臣搂着她的腰间,低喃着。

    两个人的脚步突然停在了一个店铺面前。

    两个人似乎都有些说不出来的情绪,五味杂陈。

    “进去看看吧。”乔汐莞提议。

    顾子臣沉默了两秒,点头,“嗯,进去看看吧。”

    两个人的脚步走进了这一间店铺,育婴店铺。

    里面形形色.色好多又可爱又让人惊奇的东西,刚刚还有些萎靡的乔汐莞突然就兴奋了,她在店员小姐的介绍下,兴致昂昂,甚至已经不自觉的放开了顾子臣的手,和店员走向了一边,对每一样东西似乎都好奇无比,从跟着他一起经历过这么多事情以来,很难看到的如此真心到毫无掩饰的笑容。

    顾子臣就这么远远的看着乔汐莞,看着她拿过这样小东西,拿过那样小东西,眼眸微微一转,面前有一张粉色的婴儿床,上下两层,像迪士尼主题的房子一般,富丽堂皇又满是童话色彩。他修长的手指自然的拿起放在床上的那个小小的玩偶,脑海里面似乎也会无意识的浮现一些说不上为什么,就是会让嘴角莫名上扬的场景,他拿着那个木偶,眼神一直看着那张粉色的婴儿床,突然有些走神。

    “顾子臣。”乔汐莞的声音突然拉回了他的意识。

    他转头,看着乔汐莞似乎是在店员的介绍下,一路到了这里。

    他不着痕迹的将布偶娃娃放在婴儿床上,浅笑着,没有说话。

    “太太,看来您先生喜欢女儿。”店员突然玩笑的说着。

    乔汐莞一怔,皱着眉头看身边那个粉色的儿童床,眼眸微紧,“你是喜欢女儿吗?”

    “都可以。”顾子臣说。

    “那你为什么看着粉色婴儿床发呆?还一副好像很甜蜜的样子。你是在想你的小情人长什么样子吧!”乔汐莞狠狠的说道。

    顾子臣觉得乔汐莞的思维果真是比一般人犀利。

    “面前就是一张粉色的婴儿床,我没刻意喜欢男孩和女孩。”

    “那你旁边这张是什么?!”乔汐莞指着旁边那张蓝色的婴儿床,有些咄咄逼人。

    “……”顾子臣觉得他已经完全没办法和乔汐莞交流了,“我在外面等你。”

    乔汐莞看着顾子臣离开的背影,嘴角突然笑了笑。

    每次都觉得顾子臣厉害得要死要活的,但每次只要一遇到她的强盗逻辑,就会弃械投降,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每次都会觉得,心里暖暖的,暖暖的觉得,顾子臣真实的在自己身边。

    店员小姐介绍了很多很多婴幼儿的东西,乔汐莞最后什么都没有买。

    不想要给顾子臣压力。

    她来这里只是为了满足好奇心而已,没想过逼迫顾子臣一定要保证她和孩子的安全。

    她既然都已经到了这里,心里面尽管有很多美好的梦想,但终究而言也会接受接下来所发生的一切突发事件,或者孩子不在,或者自己不在,也或者,顾子臣会不在……

    在门口处等候他的顾子臣,手上不知道何时多了一个拨浪鼓。

    他似乎是饶有兴趣的轻轻摇了摇,拨浪鼓响起无比清脆的声音。

    “你买了这个?”乔汐莞诧异的问道。

    顾子臣抬头看着乔汐莞,将拨浪鼓递给她,“不知道为什么,就顺手拿了一个。”

    乔汐莞咬唇看着顾子臣,低头看着这个红色的拨浪鼓,小小的样子。她一直以为只有z国才能股做得出来如此有民族底蕴的东西,这个小小拨浪鼓做得无比精致,拨浪鼓的手柄似乎都是名家雕刻,看上去价值连城。

    “我一直以为你会排斥……”乔汐莞的视线从拨浪鼓上,转移到顾子臣的脸上。

    顾子臣拉起她的手,“为什么要排斥?虽然不能够给你承诺,也并不是要让你压抑希望。”

    乔汐莞咬唇,看着他。

    顾子臣宠溺的笑了笑,牵着她的手,往前走去。

    乔汐莞手上的拨浪鼓还响着细微的声音,在偌大的商场里无比的清脆悦耳。

    沉默了好长一段时间的两个人,乔汐莞突然开口很认真的问道,“顾子臣,你到底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顾子臣皱眉。

    女人果然都是得寸进尺。

    他虽然说了不压抑希望,但也没想过要和她讨论这种实质性的问题,他会有压力和负担!

    “你告诉我,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如果我说我喜欢女孩,你生了男孩怎么办?”顾子臣一字一句问道。

    “……”乔汐莞瞪着眼睛看着顾子臣。

    所以这本来就是一个不值得深究的话题。

    顾子臣正欲开口。

    “我给我儿子做变性手术……”乔汐莞狠狠地说着,说得咬牙切齿。

    顾子臣觉得冷汗掉了一地,“乔汐莞,你别给我开玩笑!”

    “那你干嘛要说你喜欢女孩!”

    “那我说我喜欢男孩,你也可能生女孩啊!”顾子臣气急败坏。

    实在是三言两语就会被这个女人逼疯。

    “顾子臣!你就不会说只要是我们的结晶你都喜欢吗?!你怎么这么木头这么笨!”乔汐莞欲哭无泪。她笨啦就似乎想要撒娇的,反而被顾子臣差点气死。

    这个一点都不懂风情的男人。

    “我刚刚这么说的时候,你不是不相信吗?!”顾子臣真的不知道,女人为什么会在这种小问题上,这么纠结!

    男孩女孩,还不都一样。

    尽管。

    他眼眸微动,眼神往左上方飘了一秒。

    女儿似乎真的更好……

    “顾子臣,你居然在对我撒谎!”乔汐莞怒吼。

    顾子臣被乔汐莞的声音震得耳鸣。小说/</strong>

    “你刚刚那一秒眼神往左飘,心理学说这是在意识的逃避问题找借口撒谎,而往右飘这是在回忆事实。你老实说,你到底喜欢什么?!”乔汐莞不爽透了。

    顾子臣被乔汐莞搞得心烦,“女儿,女儿!我喜欢女儿!我就是在你想你肚子里面我的小情人到底长什么样子,应该也会比你更漂亮。毕竟我觉得我的眼光一向很挑。”

    “……”果然。实话比较打击人。

    乔汐莞明显的被打击过度。

    顾子臣看着乔汐莞的模样,忍不住一笑,“你还真的和你肚子里面的孩子吃醋?”

    “我一定要生一个带把的,绝对不做变性手术。”乔汐莞一字一句。

    顾子臣眼眸微动。

    “哼。”乔汐莞小孩子气的大步往前。

    顾子臣嘴角一笑,眼眸往四周看了看,一个意味深长,他大步跟上了乔汐莞的脚步,乔汐莞依然气呼呼的,不准备搭理他。

    逛了一个上午,两个人吃饭。

    一间奢华的法式西餐厅。

    两个人对立而坐。

    乔汐莞还一直处于一种气呼呼的状态,不搭理顾子臣。

    顾子臣只是好笑的看着乔汐莞,他其实是真的有些想不明白为什么会为这样的事情生气,但莫名的那一刻也不觉得反感,反而觉得乔汐莞难得这么可爱。

    他点了两份情侣套餐。

    等着上菜的时候,邻座的几个外国女孩子似乎对顾子臣表示了极度热情的兴趣。几个女孩子拿起手机拍照,笑得特别的欢快。

    乔汐莞眼眸一紧,狠狠的看着那几个金发碧眼的外国妞,身材火辣,活泼可爱。

    似乎是商量了一番,邻座的几个女孩子中的其中一个,鼓起勇气走向他们,对着顾子臣用英语说道,“先生,可以和你合影吗?我们都觉得你长得太帅了。”

    顾子臣本想拒绝的。

    乔汐莞突然一口说着,“当然可以了。我帮你们拍吧。”

    “可以吗?”女孩兴奋无比,单纯得要命。

    乔汐莞笑得无比的腹黑,“嗯,可以啊。我老公长得这么帅,不能浪费了资源。”

    “是老公吗?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吗?”女孩口无遮拦的说着,有些失望,嘴里还嘀咕道,“我们还想让他跟着我们一起玩,这里晚上有特别棒的夜场……”

    “即使如此,也可以去玩。我和我老公都是各玩各的。”乔汐莞说,说得那么像。

    “真的吗?”女孩突然又喜笑颜开,“先生你给我留一个电话号码行吗?晚上我们约你一起喝酒?”

    “你等等啊,我马上给你。”乔汐莞说着,从包里面拿出便签和笔,熟练的写下一串数字,“拿好,别丢了。”

    “肯定不会丢的。”女孩将便签纸放进超短的牛仔裤兜里面,然后兴致冲冲的将手机给乔汐莞,“麻烦你帮我照一下。”

    “好。”乔汐莞接过手机。

    女孩已经非常热情的缠上了顾子臣。

    乔汐莞咬牙切齿,脸上却还是表现出了非常可亲的笑容,她拿起手机正准备拍的时候,“你不叫你们的朋友一起吗?我看她们好像都在看着你。

    “哦,对了。”女孩突然像是反应过来似的,她连忙招呼着那几个女孩子,说明了情况后,几个女孩子都疯狂了,一瞬间就把顾子臣围在了中心,几个女孩摆出无比夸张的动作,等着拍照。

    “三、二……”乔汐莞突然放下手机,对着其中一个女孩,“你手挡着我老公的脸颊了。”

    “哦,对不起。”女孩立马放下手。

    “ok。三、二、一……笑一个。”乔汐莞按下卡门前一秒,又突然说道,“你靠得太近了,我老公的脸都扭曲了。”

    “啊,是吗?”女孩有些尴尬的抬了抬身体。

    “三、二……”乔汐莞有些无奈,“你低得太下去,整个胸出来了三分之二,没问题吗?”

    所有女孩都转头看着其中一个女孩。

    女孩拉扯了一下衣服。

    其他几个女孩不爽的说着,“心机婊。”

    “喂,你们……”那个女孩不爽。

    “要拍照咯。”乔汐莞让她们瞬间安静,所有人看着她的方向,“三二一!ok!”

    这次迅速而快捷。

    几乎让人没有反应过来。

    “我刚刚照好了吗?感觉太快了,能不能重新再多拍两张。”其中一个女孩说着。

    “放心吧,大家都美美的。不信你们自己看。”乔汐莞把手机递给刚刚那个女孩。

    那个女孩急切的想要接过来,在她还未挨到手机的时候,乔汐莞的手突然一松。

    手机直直的掉在了水杯里面,完全淹没在柠檬水里面。

    “哦!不!”女孩激动无比。

    乔汐莞似乎也没有想到会如此,惊叫道,“怎么会这样!”

    她连忙手忙脚乱的从水杯里面拿出来,手一滑,瞬间就掉在了地上,然后只听到“啪”的一声,屏幕碎掉的声音。

    女孩看着自己的手机,已经目瞪口呆。

    乔汐莞表现得很无措,“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我的手机里面好多好多相片,里面好多好多美男……”女孩欲哭无泪。

    “里面还有我的相片呢!”另外一个女孩说着,忿忿不平。

    “还有我的。”

    “真是抱歉,我刚刚分明是放在她的手上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她没有接住……”乔汐莞继续装无辜。

    其他几个女孩看着那个女孩,口吻都不太好,“你怎么能够这么不小心,明知道我们这次出来就是来照相的,你居然让手机进水,烧了主板什么都没有了……”

    “我难道是故意的吗?!这里面我的相片最多。”女孩本来就不爽,现在这样,更是气急。

    “谁知道你是不是嫉妒我胸比你大,里面好几张相片你都想要删掉,你就是故意的!”

    “心机婊,你说谁故意的!”女孩突然怒火冲天。

    “难道不是吗?!每次我们照相你都故意挡在我的前面,就是不想要我露胸,你就是嫉妒我胸长得比你好……”

    “妈的,臭婊.子!我忍你很久了!”女孩突然冲过去抓住另外一个女孩的头发,两个人就打了起来。

    乔汐莞就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服务员连忙过去劝慰,到最后甚至是强行的把她们赶走的。

    赶走之前,乔汐莞让服务员把他们这顿饭钱算在了那几个女孩的头上,女孩付款的时候诧异多出来的费用,店员解释说,那是拍照的小费。

    几个女孩回头找乔汐莞他们的时候,他们已经换进了包房。

    在这个陌生的国度,也只有咬牙认栽,然后气冲冲的离开,本想着还有电话号码,拨打的时候,就是一个永远都打不通的忙音……

    ……

    少了大厅的繁杂。

    乔汐莞和顾子臣正在无比优雅的享受法国最高级的料理。

    两个人吃得很香。

    大大的落地窗面前,就是s特国这座繁华的城市。

    “居然这对几个小女孩!”顾子臣说。

    乔汐莞眼眸一抬,“当然,也不看看招惹到了谁的老公。莫非,你还真的喜欢那种女人,看上去就一副只会卖肉的样子。”

    顾子臣没有说话,低头吃着牛排。

    他甚至连他们长什么模样都不知道。

    “顾子臣,我刚刚还在生你的气,你现在别以为给了吃了好吃的就让我原谅你了,我可是一个记仇的人。”

    “知道了,记仇小姐。”顾子臣无奈。

    乔汐莞翻了翻白眼。

    “吃完饭我们就回去了。”顾子臣说,看上去漫不经心。

    “不逛街了吗?”

    “不逛了,有点累了。”

    “是不是伤口的位置……”乔汐莞声音很小。

    “嗯,有点。”

    “那吃完饭我们就回去吧。”

    “不用紧张,不太严重。”顾子臣笑着说道。

    乔汐莞点头。

    即使这么说,她还是觉得顾子臣一直在忍耐。

    两个人吃完午餐后,坐着奢华的轿车回到7星级大酒店,回到他们的总统套房。

    客厅中只有高嵩在。

    高嵩在看电视,躺在沙发上,别提多放松了。

    “你们回来了。”高嵩从沙发上坐正。

    “嗯。”顾子臣点头,然后坐在沙发边上,卷起裤脚,将伤口漏了出来,伤口处似乎有点点血渍,并不是特别多,他对着高嵩说道,“帮我重新换一下药。”

    “好。”高嵩拿起医药箱,熟练的操作着。

    “今天有什么发现没?”顾子臣随口问道。

    高嵩一边包扎着,一边说道,“通过监控,调查我们的人今天已经去了法国,应该是等待无获后,想要自己亲自出马。监控器在他出国后就没有了作用。不过之前我早就给情报局报备过,让他们对我们进行支援,现在情报局的同事告诉我,他们正在暗中盯着这个人,但凡有一点点威胁他们就会想办法帮我们除掉,不过为了不引起哈森。阿贝德的怀疑,暂时还在观望阶段。那边还说让我们放心处理手上的事情。”

    顾子臣微点头。

    这就是有后盾的好处。

    这就是为什么他需要隐忍这么多年的原因。

    如果真的单凭他们几个人,想要彻底的摆脱基地,天方夜谭。

    上了药,顾子臣让自己的大腿放松,休息。

    乔汐莞这个时候也自觉地回到房间清晰自己的身体,然后很有孕妇觉悟的,躺在床上睡觉。

    顾子臣看了看大厅,“温特森呢?”

    “谁知道那个怪物是不是在房间里面发霉。”高嵩有些不爽的说道。

    “怎么了?”顾子臣扬眉问道。

    “今天早上你们前脚刚走,那瘟神就抱着电脑去了自己的房间,说不习惯有人在旁边,也不习惯我去看他的屏幕。”高嵩瘪嘴说道,“果然是科学怪人,比平常人的行为举止都要奇怪。一个上午在房间,中午吃过午饭之后,下午继续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面。不就是一个简单的程序嘛,我都会,需要这么花时间吗?!”

    顾子臣眼眸微动,没有说话。

    “我不就是觉得作为同伴,至少是这次任务的同伴,互帮互助才是中华名族的传统美德,这蹲瘟神真是不好伺候!”高嵩继续嘀咕着,很是不满。

    他这个人一向都比较喜欢扎堆。

    不管和任何人合作执行任务,都想要融入其中。

    这一次被赤果果的排斥,让他整个人浑身不自在,而今天温特森突然的表现也让他至少有那么一点点内疚,他好几次都想要找话题说开,化解这份尴尬,每次都被温特森屏蔽,给他的感觉完全就是一副我和你不熟你不要靠近的表情。

    “好,我知道了,我给温特森说说。”顾子臣平淡的开口。

    高嵩也没有什么多余的情绪,淡淡的点了点头。

    顾子臣看了看温特森房间的方向,起身走了过去。

    敲响房门。

    一分钟,温特森打开房门,“老大。”

    “程序怎么样了?”顾子臣直接问道。

    “已经弄好了,我正在找机会给莫梳。”

    “给我,我拿去给他。”顾子臣直接的说道。

    温特森笑着说道,“不用了,我刚刚给他联系过,已经商量好了计划,天黑就碰面。”

    “那注意点。”顾子臣看上去没什么特殊的表情。

    温特森点头,“放心吧老大。”

    “嗯。”顾子臣微点头,转身离开的时候,突然又说道,“温特森,我们在一起很多年了,有时候我都记不太清楚我们到底多少年就在一起生死与共了。”

    温特森附和着,“大概是很多年了。”

    “所以我们之间关系这么好也是理所当然。”

    “嗯。”温特森点头。

    “高嵩是新来的,但既然我们已经在一条战线上了,高嵩就是我们的同伴,我不希望谁去排斥他。所以这个时候,不管是任何谁对我们而言都特别重要,一个不留神,或许就全军覆没,这都不是我们想要的结果,我们在这条路上已经辛苦了很多年。不能功亏一篑。”

    “嗯。”温特森继续点头,宝蓝色的眼眸闪闪发光。

    “忙完了就出来,别把自己闷在房间里面。”顾子臣丢下最后一句话,离开了。

    温特森看着顾子臣的背影。

    看着这个男人云淡风轻的模样。

    刚刚说的一切……

    他沉默着,深思。

    真的只是表面上的意思,还是在提醒他什么?!

    ……

    顾子臣回到房间。

    乔汐莞已经睡着了。

    孕妇是真的比较嗜睡吗?!

    他嘴角一勾,扬起的唇瓣在那一刻似乎突然因为什么事情而显得有些僵硬。

    有些事情……

    似乎在明了。

    他眼眸一紧,从乔汐莞熟睡的手上拿过那个红色的拨浪鼓。

    男孩女孩。

    他看着乔汐莞呼吸均匀的脸颊。

    像你,就好。

    ……

    上海。

    潇夜开车回到住处。

    他坐着入户电梯,却在玄关处停了很久,很久才转身走向客厅。

    客厅中姚贝坤一直陪着姚贝迪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两个人仿若是在笑着说什么,在看到潇夜出现时,气氛一下子就变得僵硬了起来。

    姚贝迪眼眸微微一抬,眼底有些讽刺。

    潇夜默默的坐在沙发旁边,虽然离他们很远的地方,但终究还是让自己,沉默的融入他们之中。

    姚贝坤看着潇夜回来,显得比姚贝迪热情得多,他嬉皮笑脸的说着,“姐夫,这段时间阿彪在医院修养,你是不是突然就累了些?!”

    潇夜微点头。

    很多时候是真的有些感谢姚贝坤,这个看上去没心没肺的男人,似乎每次都能够化解他的尴尬,快要窒息的尴尬。

    “你这么忙,又要照顾我姐,不如我帮帮你如何?!你看我现在身体也好得差不多了,虽然刚刚又被我姐揍了,但还是这么活蹦乱跳的。”姚贝坤一本正经的说着,“你作为咱们的大哥,就不能什么事情都亲自出面,否则多没有气魄。我都决定了,在阿彪不在这段时间我去帮你管理场子。你放心好了,我绝对把场子弄得好好的,不让你操半点心。”

    “好……”

    “姚贝坤。”姚贝迪突然开口。

    潇夜沉默无语。

    “你什么事情不做,非要去做野蛮人做的事情!”姚贝迪有些生气,声音还很大,“你让爸知道了,爸不打断你的腿!”

    “爸现在不把精力全部都放在了你的身上吗?!他注意不到我。”姚贝坤依然没心没肺。

    “……”姚贝迪气得咬牙切齿。

    潇夜低沉的嗓音淡淡的说道,“姚贝坤挺适合这条路的,所以不妨……”

    “你觉得适合就适合吗?”姚贝迪问他,“潇夜,在你看来你的生活理所当然,但是你想过外人的眼光没有!外人只会觉得,打打杀杀,丧尽天良。”

    “姐,你说的什么话!这怎么能说是丧尽天良呢!我们做的都是正经生意。不就是有一个帮派而已吗?!那也不是为了自我保护!我告诉你姐,没有我们来维持治安,上海早就乱套了!”姚贝坤说得理所当然。

    “你当警察是吃醋的吗?!”姚贝迪讽刺无比,“警察都是国家养来的闲人,你们才是地球的和平使者?!”

    “你怎么能这么极端!怪不得医生说你有什么臆想思维症,你果然就是很会自我想象!我告诉你姚贝迪,政府如果没有我们来支撑,就凭那几个三脚猫功夫的警察想要维持道上的治安,除非就是血流成活,让民众不得安稳,引起动乱不安,否则就只有靠我们。要不然你真的觉得,在你们看来都知道我们不是什么正道,我们可以一直存活到现在?!政府不是吃素的,他这是在平衡一股势力,平衡一个政策,平定一个城市,平定一个国家!”

    姚贝迪被姚贝坤说得哑口无言。

    她狠狠地看着姚贝坤,那一刻说不出一个字。

    姚贝坤也觉得自己是不是说得太过了,他将眼神看向潇夜,然后弱弱地说道,“我现在是不是该走了?”

    好像,这里的两个人都对他有莫大的意见。

    没有得到任何人的恢复,安静的房间,姚贝坤默默地站了起来,然后默默地离开。

    房门开了,关上。

    房间似乎更加寂静。

    窒息的空间,连呼吸似乎都受控制。

    “潇夜,你觉得我真的有病了是吗?”姚贝迪突然冷静的问他,声音不高不低,不冷不热,“所谓的,臆想思维症。”

    潇夜看着她,点头。

    姚贝迪突然讽刺的笑了一下,“我刚刚在网上查了一下这个病症,说如果发展严重了就会成为精神病!真是很可笑,有一天我居然也会成为精神病。”

    “你配合医生治疗,不会发生这种事情。”潇夜一字一句说道,“医生说了,你现在病情非常轻微,你只需要按时去治疗,过程虽然痛苦点,不过很快就会好了。”

    姚贝迪笑着,淡淡的笑着,“我说我不去呢?”

    “姚贝迪,其他你做任何事情我都可以默许,但别伤害自己的身体。我想不到什么更好的方法来弥补你,只要你不要伤害自己,让我做什么都行。”

    “我让你离开你为什么不离开?!”姚贝迪直接问他。

    “如果你好了,我就离开。”潇夜说,甚至是脱口而出,“如果你病情好了,如果你愿意好好的配合医生治疗,当医生告诉我,说你完全康复了,我就离开。”

    姚贝迪直直的看着他,看着他认真的脸颊。

    “是吗?这就是你和我谈的条件?!”姚贝迪开口问道。

    潇夜点头。

    就当是吧。

    他没有什么资本给他谈任何东西。

    “果然是很诱人。但是我为什么,要为了你去看病!看这种所谓的精神病?!臆想思维症?!怎么可能!潇夜,我甚至清楚明白的知道我对你的恨,不是臆想是现实。”

    “我知道。但是笑笑呢?你对笑笑是不是在臆想,笑笑已经离开我们了,离开了,可是你为什么还要相信,笑笑还在你身边,你为什么要把其他小朋友当成笑笑,你为什么要给笑笑做早餐……”

    “闭嘴!”姚贝迪突然怒吼,随手拿起一个沙发垫子,狠狠的扔下潇夜,直接砸在了他的脸上。

    其实不痛。

    因为垫子是软软的。

    但是那一刻,却让他突然冷静了下来。

    他看着已经暴怒的姚贝迪,看着她不受控制的情绪,身体一直在发抖发抖,“潇夜,你非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在我的伤口上撒盐吗?!”

    潇夜喉咙微动,一直在动,“我只是想要让你明白,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笑笑了……”

    “有!”姚贝迪一口咬定。“潇夜你给我闭嘴,闭嘴!我说有就有!”

    “姚贝迪,我们去看医生吧。医生会告诉你,你现在到底怎么样!”

    “我不会去!”姚贝迪激动得眼眶通红,她声音很大,甚至撕心裂肺,“我不会去,就算和你这么互相折磨一辈子也好,我不会去那个什么狗屁的心理医生那里!我没病!”

    说完,姚贝迪就大步的跑了,跑上了楼。

    耳边都是姚贝迪的脚步的声音,非常急促。

    潇夜坐在沙发上。

    看着客厅突然的冷静,响起刚刚姚贝迪的种种暴怒。

    总是不能好好的交谈,总是不能好好的说完一句话,他们之间就会莫名其妙的爆发,一发不可收拾。

    潇夜靠在沙发上垫上,突然就真的不知道还能够做什么。

    他甚至是无力的,无力到,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

    这么一动不动的靠在沙发上,眼神呆滞,沉默。

    时间流逝,一点一点。

    有一瞬间,真的很想突然变老,老到再也动不了。

    他默默地起身,准备回房。

    大门外突然响起门铃的声音。

    潇夜走向大门,透过视频看着门口站着的那两位老人。

    心里是真的有些感动。

    他以为至少要等到明天之后才会来,没想到这么快他们就到了,亲自到了他的家。

    他快速的打开房门,恭敬的叫着他们,“爸,妈。”

    两老口微点头。

    潇夜从鞋柜里面拿出拖鞋。

    两老换上之后,姚母有些心急的问道,“潇夜,贝迪呢?”

    “在楼上房间。”潇夜说着。

    姚母急切的想要上楼。

    “妈。”潇夜突然叫住她。

    姚母看着自己的女婿,停了停脚步,脸上还是浮现着焦虑。

    “刚刚我和姚贝迪吵了一架,她很排斥很排斥去医院。现在可能还没有平复。医生说尽量不要用强的方式,这样会让姚贝迪更加反感。所以还请妈不要太逼她,慢慢等她接受。”潇夜说着。

    姚母似乎是僵硬了一秒。

    她一直觉得潇夜是个粗狂的野蛮人,考虑事情绝对不会有这么细致,对姚贝迪肯定也是大大咧咧。这一笑,她反而对潇夜有些刮目相看。

    “嗯,我知道。”姚母点头说道。

    潇夜真心感激,“谢谢妈。”

    姚母点头,就急急忙忙的上了楼。

    姚父停顿了一秒,还是跟着姚母去了楼上。

    房间紧锁。

    姚母敲门,“贝迪,开门,是妈。”

    至少过了整整2分钟,姚贝迪才打开房门,眼眶是红的,嘴角却还是故意拉开了一抹温顺的笑容。

    姚母看着姚贝迪的样子,鼻子一酸。

    从小就听话,从小就乖巧,从小就不会让大人担心,从小就会别人着想……这么这么乖巧的女儿,为什么上天会让她遭受这么大的折磨。

    姚贝迪看着她母亲突然红润的眼眶,心里一痛。

    这段时间是不是总是让他们这么来担心自己?!

    刚刚姚贝坤说得没错,他父母这段时间把精力都放在了她的身上,而她还总是让他们这么难过……

    觉得自己真的,好不孝。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