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三十章 是我不知好歹吗?

第三十章 是我不知好歹吗?

作者:恩很宅
    姚贝迪和姚父姚母一起坐在她的房间内。

    姚母和姚贝迪坐在床上,姚父坐在一边的沙发上。

    姚父没有说话,就是静静的看着她们母女。

    姚母拉着姚贝迪的手,和蔼可亲,她一直用暖暖浅浅的声音娓娓道来,她小心翼翼到怕刺激姚贝迪的情绪,她说,“贝迪,我和你爸都好好商量了一下,你和潇夜搬回咱们家里面去住如何我和你爸也老了,你弟弟是靠不住的,家里面越来越冷清,我回来陪陪妈如何”

    “我可以搬回来,但是潇夜不会跟着一起。”姚贝迪一口说道,“我回来陪你,妈。”

    “贝迪。”姚母叹了口气,“笑笑的事情你不能一直怪在潇夜身上。其实我们大家都很难过,我也知道这么多年你心里面受的委屈,但笑笑的事情真的不能完全的怪在潇夜的身上,他也不想笑笑出这个事情。而且我听你弟弟说,说潇夜当初知道笑笑坠海的时候,根本什么都不顾的跟着跳进了海里面,大风大浪,第二天才被浪水给冲了回来,如果不是运气好,说不定也跟着笑笑去了在笑笑这件事情上,潇夜尽力了。现在他对你的好,我们也都看在眼里,浪子回头金不换,当初你不是一直在等着他吗现在为什么等到了,还这么去排斥傻贝迪,别把自己走进感情的漩涡里面,有些幸福现在能够抓住就好好的抓住,错过了就真的会后悔莫及。”

    姚母的口吻真的很温柔,她一直拉着姚贝迪的手,握着她发凉的手心,是真的想要给她一丝温暖,是真的想要让她幸福。

    姚贝迪眼眸微动,嘴角是笑了笑。

    她不想要发脾气,对着她的父母,她真的发布出来,所以她尽量用平稳的声音开口说道,“妈,潇夜对你们做了什么,让你们来给他当和事老”

    姚母一怔,她看着自己女儿眼中闪过的一丝讽刺。

    这个时候的贝迪会不会觉得,全世界的人都不理解她。

    姚母有些着急,她连忙说着,“潇夜没有做什么,妈只是觉得你和潇夜这么多年,到饿了现在,就不能好好的过下去吗妈没有别的意思,贝迪你想要怎么样妈都只是支持的,妈说的都是妈的想法”

    “妈。”对于姚母的急切以及有些语无伦次的紧张,姚贝迪真的表现出了惊人的平静,她摇了摇头,“我和潇夜在一起6、7年时间,笑笑长到这么大,你看到潇夜抱过笑笑一次吗你看到潇夜尽过一次父亲的责任吗你想过笑笑离开的时候,人生会不会有遗憾”

    姚贝迪咬着嘴角,那一刻似乎是在控制无法压抑的情绪,她有些哽咽的声音再次说道,“当初事故的发生,我可以不完全怪在潇夜的头上,但我却真的没办法原谅他曾经做的所有一切。如果他不执意的要和雷蕾在一起,后面也不会发生这么惨烈的事情。如果他把心思多放一点点在笑笑的身上,或许笑笑不会被绑架。如果我知道其实没有如果的”

    姚贝迪的眼泪真的已经不受控制的,不停往下掉。

    一说起笑笑,姚贝迪从来都可能真的平静得了。

    她在努力控制,身体一直在无法压抑的抽泣。

    姚母紧紧的拉着姚贝迪的手,整个人也有些哽咽不清。

    姚父看着他们母女,苍老的眼眶,红透。

    姚贝迪深呼吸,深呼吸,她努力让自己笑了笑,说道,“潇夜真的错过了笑笑好多,从出生到成长,然后在那么小,在还没有好好感受过这个世界时,就突然的离开。妈,就算事故发生的起因慢慢在我的脑海里面消失,淡化,但笑笑那份孤独我永远都无法忘记,我是真的无法原谅潇夜留给笑笑的伤害。我现在依然可以很清楚的记得,记得笑笑仰着头问我,妈妈,爸爸是不是不喜欢我”

    “当时我告诉她的是,爸爸只是很忙。”姚贝迪鼻子红透,酸楚到不行,“如果可以重新来一次,我会告诉笑笑,爸爸不是不喜欢她,而是不喜欢妈妈。我不会让笑笑跟我一样,自私的跟我一样,对潇夜抱有希望,我不会一直骗着笑笑,把自己的意愿强加在笑笑的身上。妈,我真的很后悔,在这段失败的婚姻上,最后牺牲在了笑笑的身上。”

    “所以。我怎么可能和潇夜重新开始,我看着他,就会想起他曾经带给笑笑的冷漠,就会想起他对笑笑的不闻不问,想到这些,我会真的很生气,我会觉得笑笑很惨,很惨而这份惨烈,会让我对潇夜更加的仇恨,我真的好后悔,我真的好难受,没有给笑笑一个完整的家庭,没有让笑笑感受到一家人出去吃饭,出去旅游,出去游乐场玩”

    房间中,压抑着极度悲伤的气氛。

    不只是姚贝迪哭得眼泪停不下来。

    姚母坐在那里,也跟着姚贝迪一直在哭。

    脑海里面想起那个古灵精怪的笑笑,想起她偶尔会傻傻的问道,外婆,爸爸的肩膀是什么样子的,坐上去会不会特别的高大威武

    那个时候他会让笑笑去坐她外公的肩膀,亦或者让姚贝坤当笑笑的马来骑。

    笑笑会特别开心特别幸福,似乎是会忘记对爸爸的想象

    却终究,成了遗憾。

    遗憾的应该不只是他们,其实还有潇夜。

    姚母眼神看到门口处的身影,站在半掩过的门旁边,就这么僵硬的默默的站在那里,脸色的血色,并不比其他任何人的好。

    姚母突然叹了口气,叹气的时候,觉得心都痛了。

    这个家的一切,为什么会建立在那么惨痛的“失去”上

    为什么老天爷不给他们早一点认清彼此的机会。

    弥漫悲伤的房间内,姚贝迪突然淡淡的说着,“妈,我知道你们那辈人的思想,宁拆十座庙不拆一桩婚。可是我和潇夜是真的过不下去了。”

    “贝迪,你听妈妈一句劝好吗我知道你心里面的难过,妈妈能够感受到你的难受,妈妈也不是老顽固,在妈妈的心目中,别说你离婚一次,就算离婚一百次,你也是我最纯洁的女儿,没有谁家的女儿比得上妈这么做,真的只是想要你生活得更好你说的那些遗憾,妈知道,你爸也知道,你知道,其实,何尝潇夜不知道。”姚母让自己尽量的平静的说着,“可是人都是往前走的。那些过去,有一天就会随着时间而风化。而你,也会随着时间而放开,也渐渐忘记”

    “妈,我不会忘记,我永远都不可能忘记。”

    “贝迪,你听妈说。人的记忆都是有限的,受伤的时间段也是有限的。小的时候你因为有一次成绩没有考好回家哭泣,你还记得吗你或许记得,但是你还会难过吗或许你会说这是小事情,只需要伤心一段时间。同理,就算是大事情,你可以伤心很长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终究是有限的。”姚母一把擦拭着姚贝迪的眼眸,一边温和的说道,“你和潇夜都还年轻,以后你们还会再有孩子,即使不是笑笑,你们也可以组成一个好好家庭,我想就算笑笑真的在天上看到你们这么幸福,也会心安”

    “不。”姚贝迪摇头,不停的摇头,情绪变得有些激动,“妈,我不会再有孩子,我只会有笑笑。我不可能还能够接受其他孩子出现在我的世界里,我不可能会让任何孩子取代了笑笑的地位,那样只会让我觉得更加对不起她,对不起我的笑笑”

    “贝迪,你别哭,也别激动。没有人可以取代笑笑,笑笑在我们每个人的心目中都是最重要的,最最重要的。你不要激动,妈妈只是说等你和潇夜感情稳定了,还可以要一个孩子”

    “不会要孩子妈,我真的不会要孩子,我只会要笑笑”姚贝迪一字一句狠狠地说着,“你们说的不会取代笑笑的位置,可终究当那个孩子出生后,你们所有人的注意力都会放在那个孩子身上,你们渐渐就会觉得笑笑,可有可无”

    “为什么要想的那么极端”姚母有些着急,口吻也激动了些,“这不是你平时的样子。你平时不会把一件事情想成这个样子。贝迪,我们所有人都会难过,但是我们所有人都在试着走出来,试着不要让身边的人难受。你看看现在,你让我和你爸这么大把岁数了还一直来这么担心你,你看看潇夜,你把他都折磨成了什么样子,我虽然不知道潇夜以前怎样,但绝对不会看不出来,潇夜现在对你的真心,以及在你的阴影下,不停的隐忍”

    姚贝迪咬着唇。

    “贝迪,失去笑笑的人不只是你,是我们大家”姚母狠狠地说着,眼泪不停的流着。

    之前从来没有敢好好的和姚贝迪聊过,因为那个时候大家都知道她还在伤心之中,大家都不想要去让她难过,重提伤口。今天突然和她对话,她才知道姚贝迪的思想是真的已经偏离了正常人的轨迹。

    她把一切都往最极端的方式想着。

    她甚至把自己逼到角落,不让任何人去触及笑笑这一刻的伤痛,不让任何人破坏她对笑笑的偏执。

    姚贝迪狠狠的咬着唇,咬得唇瓣发白却不知道痛一般。

    “贝迪。”姚母的难受显而易见,“别让身边人都为你这么难过好吗妈希望看到一个就算遭受了打击,也可以积极向上生活下去的姚贝迪,妈希望看到你能够勇敢的走出自己的阴影,妈是真的只是想要你幸福而已”

    “幸福一定要建立在别人的身上吗”姚贝迪放开唇瓣,问她。

    嘴唇瞬间通红,红的滴血。

    “我知道我这段时间给你们带来了伤害,我知道我不好,可是幸福真的一定要建立在别人的身上吗妈,我不再想要孩子有错吗我不想和潇夜继续的生活在一起了真的有错吗”姚贝迪问她,心里真的很难受。

    她觉得她对不起她的父母,她让他们那么伤心。

    当年要一意孤行嫁给潇夜的人是她自己。

    现在变成了这样的下场,她从来没有想过得到任何人的理解。

    她只是想过自己的生活,她只是想要按照自己的生活方式生活下去,真的有错吗

    “我们人类是群居动物。你可以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你可以将自己的幸福建立在自己的身上,但是你想过你这样给别人带来了什么伤害了吗”姚母问她,“贝迪,别这样极端了,先试着回到我们身边,先试着按照我们觉得好的方式去做,如果真的不快乐了,如果真的觉得难受了,再按照你自己的方式如何贝迪,就算是妈妈求你了,别让妈妈这么难过这么伤心,妈妈真的老了。你想过你失去笑笑的时候什么感受,妈妈失去你,就会死同样的感受”

    “对不起,妈。”姚贝迪看着自己的母亲,那一刻觉得她脸上似乎皱纹都多了,连脸色也不太好。

    “没关系的贝迪,只要你好好的,妈妈什么都行。”姚母说着,“所以,贝迪,我们去看看心理医生吧,别把自己逼近了死胡同里,让心理医生给你开导开导,让心理医生来帮你,早点走出阴影,我们需要一个健健康康的,精神向上的贝迪。”

    姚贝迪突然沉默了。

    沉默了很久。

    她就这么直直的看着自己的母亲,看着她那么焦虑的模样。

    原来,如此。

    她其实很诧异她母亲和父亲为什么突然会出现在这里,原来是因为,有人通风报信,有人在耍心机的用了第三方的力量

    她突然觉得很讽刺。

    这么一而再再而三的逼她,潇夜你真的觉得这样很好玩吗

    “贝迪”姚母看着姚贝迪突然变换的神情,小心翼翼的叫着她。

    “妈,是潇夜告诉你的,我有臆想思维症是不是是潇夜告诉你的,某一天或许我会成为精神病,成为疯子。是吗”

    “贝迪,潇夜是为了你好。”

    “我知道。不只是潇夜,你们也是为了我好,而我在不知好歹。”

    “贝迪”姚母拉着她。

    “我真的不觉得我得病了。但是既然你们都说我有病,就当我有病吧。”姚贝迪讽刺无比的说着。

    是不是周围的人,都把她当怪物在看待了。

    连自己的父母也是。

    “贝迪,妈真的没有这个意思。心理病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病,你不要这么反感好吗现代人压力那么多,看心理医生的比比皆是,没有人会用异样的眼光看你。我们不觉得你有病,我们只是希望你能够通过心理医生,早点走出阴影而已。”姚母极力的解释。

    “是这样吗”姚贝迪问她母亲,那一刻觉得姚贝迪真的离自己很远,她清淡的声音说着,“妈,今天归根结底的目的,就是让我去看心理医生是吗”

    姚母张了张嘴,最后还是会沉默着默认。

    姚贝迪点头,狠狠的点头,“好,我去。什么时候去都行。”

    “贝迪”姚母有些激动,湿润的眼眶中,露出欣喜的神色。

    她没想到姚贝迪突然这么配合。

    “妈刚刚说了,我在让你们难过。让你,让爸让潇夜难过”姚贝说,说得清清淡淡,“这样真的不好,所以我按照你们的意愿去看心理医生,所以我为了你们好好活”

    姚母喉咙微动。

    就算是如此。

    就算姚贝迪现在无比极端,能够让她去看心理医生,怎么被曲解都可以。

    所以姚母不在做任何解释,她说,“我陪你去看心理医生。”

    “嗯。”姚贝迪点头。

    难道还怕她跑了吗

    姚母看着她的模样,摸着她柔顺的长头发,“贝迪,以后你就会知道我们的用心良苦。”

    “嗯,我一直都知道。”姚贝迪笑着说。

    一直都知道,你们对我很好。

    是我,不知好歹而已。

    房间中,姚母和姚父再多陪了姚贝迪一会儿,在姚贝迪说累了,想要休息时,姚父姚母才离开。

    那个时候潇夜在楼下客厅。

    有时候知道得越多,并不见得是好事儿。

    他看着两老下来,恭敬的站了起来。

    “贝迪答应去看心理医生了。”姚母松了一口气的说道。

    “谢谢妈。”潇夜那一刻的紧绷突然似乎也放松了些。

    “潇夜,贝迪这段时间让你辛苦了。”

    “”潇夜不知所措的看着姚母。

    姚母似乎也知道潇夜的不善言谈和不会表露的性格,她也不再多说其他,“明天早上我来接贝迪去看心理医生,终究不放心,现在贝迪对你太过排斥,我怕我不在,她又反悔。”

    “嗯。”潇夜连忙点头,答应着。

    “贝迪睡觉了,你也好好休息一下,我们先走了。”

    “爸,妈。”潇夜叫住他们。

    两老都看着他。

    “你们慢走。”潇夜恭敬的说着。

    姚父姚母互相看了眼彼此,嘴角笑了笑,点了点头,慈祥的离开。

    潇夜看着他们的背影。

    他真的很想多叫叫他们。

    10岁之后,似乎就不太记得有人这么关心过自己。他父亲从来不会给他这种关怀,而姚贝迪的父母,却让他感受到了,说不出来的温暖,那一刻真的觉得,有他们很好。

    潇夜调整着内心的情绪,转身走向2楼。

    他的脚步停在姚贝迪的房间。

    房门没有关得太过严实,所以他可以透过缝隙看到似乎是已经沉睡的姚贝迪。

    他抿了抿唇,想要推开的手还是默默的收了回去,转身欲走。

    “潇夜。”里面突然传来了姚贝迪的声音。

    潇夜一怔,心跳那一刻似乎都漏跳了一拍。

    “潇夜。”姚贝迪再次叫他。

    潇夜看上去不动声色的,推开了房门,看着从大床上坐起来的姚贝迪。

    她刚刚并没有睡,只是想要让她父母离开而已,所以她假装累了,假装睡觉

    她对不起她的父母,所以不想让他们一直这么担心自己。

    “现在,你如愿了吗”姚贝迪问他,深深切切,又似乎好不带感情的,冷冷冰冰。

    潇夜原本有些起伏的心跳频率,在那一刻仿若瞬间冻住一般,然后渐渐,恢复平稳,没有一丝可以起伏的平稳。

    他只是沉默的,看着大床上的她,看着她对自己的厌恶和排斥。

    “不仅让我父母成功的把我劝去看精神病,还让他们对你这么认可。我妈可是从头到尾的都在夸你,我妈可是从头到尾的都在让我和你重新开始,还劝我再生一个孩子”

    姚贝迪的声音讽刺得,让人体无完肤。

    潇夜就这么直直的看着姚贝迪,似乎是看不出来什么情绪变化,他喉咙不停的上下起伏,好久他才开口问她,“贝迪,我也有遗憾。”

    姚贝迪看着她。

    “不只是你的遗憾。我也遗憾我没有抱过笑笑,我也没有让笑笑枕过我的肩膀,我也遗憾我没有陪着你们一起吃饭,一起去游乐园,一起去旅游,一起一家人”潇夜说,那一刻似乎是有些说不下去的。

    有些伤口真的很痛,他在尽量的让自己克制,克制不让自己走进去。

    因为他还有人要照顾。

    如果连他也这般的任由自己悲伤下去,他不知道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子。

    所以即使很多时候,他都在用着残忍的方式让自己不去想,不去深想。

    此刻,却还是这么血淋淋的展现在了自己的面前,他有些哽咽的声音恢复着平静,“贝迪,我对笑笑的亏欠很多,多到我有时候真的觉得自己是十恶不赦,是万恶之源。到现在我落得这样的地步终究是我在咎由自取。我其实知道我是配不上你的,我甚至觉得,我这个人就不配拥有幸福。可,我确实是自私的,我希望我可以弥补。真的很希望,弥补过去对你的所有一切”

    “别说了潇夜。”姚贝迪突然打断他的话。

    那么平静,那么毫无所动。

    潇夜咽了咽喉咙,果然再也不说。

    “你说再多,我也不会感动。所以,不要说了。”姚贝迪一字一句。

    他知道。

    但是他以为,或许说出来,她就会知道他在想什么

    他点头,什么都不需要再说了。

    “你早点休息。”他转身离开。

    姚贝迪看着房门的方向,看着空荡荡的房间。

    心真的好累。

    她靠在床头,木讷的看着天花板。

    她真的觉得好累,活在这个世界上,不停的感受着心里的煎熬,不停的和自己的内心做着抗争。

    即使一直排斥着自己的心理问题,却真的会突然出现幻觉,幻觉笑笑就在自己面前,幻觉她一口一口,活泼的叫着她妈妈,还是那般可爱伶俐。

    每当出现这种幻觉的时候,她会觉得自己的世界很美好,不会再有痛苦,可以好好的爱着笑笑,可以不用去现实感受那个冷冰冰的世界

    可要不了多久,要不了多久,她就会从那个幻觉中走出来。

    她会在幻觉里面产生矛盾,她自己也知道,所有一切都不是真相,所有一切都是自己臆想的一个世界,她不知道为什么要矛盾着挣扎出来,而每次出来的时候,都会觉得天崩地裂,都会觉得难受到崩溃。

    所以她会极端的反抗这个现实,而反抗的直接结果就是,她对潇夜产生了自己都想象不到的仇恨和排斥。

    她活得很累,很痛苦。

    她甚至也不知道,就算是和潇夜离婚了,这份恨意这份痛苦会不会消失

    她想,或许只要潇夜这个人还存在,只要自己还活在这个现实社会中,她的痛苦,永远都消失不了

    s特国。

    夜色正浓。

    乔汐莞从睡梦中清醒过来。

    这段时间的睡眠很不规律。

    比如分明到了晚上该睡觉的时候,她却别任何人都清醒。

    她从床上起来,顾子臣也不知道何时躺在了她的旁边。

    她摸摸索索的下床,去简单的洗漱了一番,打开房门决定去外面找点吃的。

    她小心翼翼的走向开放式厨房,来开冰箱,看着里面密密麻麻的食材,她其实也不太喜欢一个人吃饭,就找了些面包和牛奶,打热后自己一个人默默的吃了起来。

    她吃得正想,突然看着温特森出现在客厅,温特森看着乔汐莞在的时候,也有些诧异,那一刻乔汐莞似乎还看到了温特森的尴尬。

    两个人这么看了一秒。

    乔汐莞突然问道,“你要出门吗”

    看上去是真的穿着外出的衣服。

    “没有,就是饿了,出来找点东西吃,在房间待久了,一身都不自在。”温特森说,嘴角似乎还拉出一抹好看的弧度。

    温特森是外国人吧或者是混血儿。

    至少眼眸是蓝色的。

    “如果不嫌弃,吃点面包和牛奶如何我都是眼睛饿,其实吃不了这么多。”乔汐莞指着自己面前满满的一大堆面包片儿,有些不要意思的说道。

    温特森一笑,“那我帮你消化点。”

    乔汐莞感激的点了点头。

    两个人坐在饭桌上,大口小口的啃着面包。

    此刻已经很晚了,早就过了凌晨时分,所以两个人这么不说话,就显得房间安静得出奇。

    乔汐莞有点受不了这种窒息,她拉开话题,“温特森,你跟着顾子臣在一起好多年了吧”

    “是挺多年的。从我们第一次成立小队开始,到现在分别这么多年,算起来差不多也有10多年了。”温特森回忆着说道。

    “顾子臣到底都是怎样一个人呢”乔汐莞托腮,看着温特森,“真的不怕你笑话,我其实和顾子臣看上去结婚很多年,我们真正相处也就半年时间,而且这半年中的一大半时间,顾子臣还不鸟我,我压根就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当我恍惚觉得我看懂了一点点顾子臣的时候,我就又被他弄到了这么一个水深火热的地方”

    乔汐莞越说,越是叹气。

    怎么都觉得自己很惨的样子。

    温特森没有笑话她的情绪,蓝色的眼眸在饭厅的灯光下泛着耀人的色彩,他似乎也是在回忆着,顾子臣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从他们认识,到组队,到一起完成危险的任务,再到分别,联系,又合为一体原来他们真的经历了很多很多。

    “怎么了,你也不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吗”乔汐莞问道。

    温特森一笑,“他确实让人看不透。”

    “有这么看不透吗”乔汐莞简直觉得自己心都塌了。

    这么和顾子臣相处了十几年的兄弟都说看不透顾子臣,她这么一个下虾米,还不被顾子臣算计得体无完肤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温特森突然又开口说道。

    “什么”乔汐莞有些激动的看着温特森。

    “老大是一个,让人可以信服的人。”

    “幸福”乔汐莞诧异,温特森的普通话真的不太好,“幸福快乐的幸福”

    “就当是吧,幸福。”温特森笑了笑,那一刻觉得这个男人好像也不是特别的不易亲近。

    毕竟以前确实和这个男人接触得特别少,当真正接触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发生天翻地覆的事情了,哪里有时间谈感情,这么真的是很难得机遇,两个人可以这么平和的聊聊天。

    她以前一直以为作为什么特工,间谍的都是些冷血之人,现在想来,除了顾子臣,他其他的兄弟分明还是热情似火的,当然,她觉得不会承认叶妩这个女人。

    有这个女人,她觉得她的世界都不得安宁。

    叶妩估计会觉得,有乔汐莞这个女人,她的世界都在灰飞烟灭。

    安静的夜间。

    两个人还算和谐的一起吃着夜宵。

    顾子臣的房门突然打开。

    乔汐莞看着顾子臣从房间里面走出来,半点没有熟睡后突然醒来的朦胧,显得异常的清醒。他鹰眸微动,看着乔汐莞和温特森坐在一张桌子前,眼神放在温特森身上一秒,转头又看了一眼乔汐莞,突然说道,“我现在要去阿拉斯维。”

    “什么”乔汐莞比较激动,所以叫得比较大声。

    温特森也很惊讶,但表现的比较淡定。

    “温特森你去把高嵩叫出来。”

    “是。”温特森连忙起身,似乎是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

    高嵩被突然叫醒,也没有正常人的睡眼朦胧,即使还穿着睡衣,也表现得无比的精神。

    顾子臣叫着他们两个去沙发。

    乔汐莞感觉到事情可能有些严重,但想到自己也不能帮什么,同时也怕打扰到他们,就在自己觉得肚子也饱饱的情况下,转身往房间走去。

    “乔汐莞你过来一起听。”顾子臣突然叫住她,甚至连眼神也没有给她一个。

    乔汐莞咬了咬唇,点头。

    四个人坐在沙发上。

    顾子臣、温特森、高嵩都是无比严肃的。

    乔汐莞坐在顾子臣的旁边,心里紧张到要命。

    顾子臣开口,“叶妩、武大和吴飞钦去阿拉斯维国家情报局基地去执行任务,在他们把人质绑架带走之后,叶妩为了掩护武大和吴飞钦离开,现在被艾卿带了回去。刚刚武大给我打了电话,有点无措。”

    “你怎么安排的”温特森又快又急的问道。

    “我让武大带着安格达尔博士先离开。吴飞钦在基地附近埋伏,我现在马上过去支援。”

    “但是叶妩被艾卿带走,会很容易救出叶妩吗”温特森问道。

    “我答应过叶妩,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会去救她。这是当初我给她的承诺。”顾子臣说道,“我会尽快回来。”

    “老大,你考虑清楚。既然艾卿把叶妩带走了,也许就会考虑到我们会去救叶妩。到时候基地肯定射了埋伏等着我们,这个时候回到那个地方,我并不觉得是最好的方式”

    “不,温特森。”顾子臣直接反驳道,“这个时候才是营救的最佳时期。现在安格达尔博士被我们绑架,我们可以通过人质换人质。对比起安格达尔博士对基地的重要性,叶妩不算什么,所以艾卿会同意这个交易。而且此刻最是基地防备最薄弱的时候,艾卿会花更多的精力去找安格达尔博士,我会先趁机去救叶妩,再无果的情况下,我会让武大来交换人质。”

    温特森无力反驳。

    高嵩忍不住问道,“那这边怎么办哈森。阿贝德随时都有可能让我们去谈合同。”

    “我知道。”顾子臣说,“如果真的这么巧合的在我离开这段时间哈森。阿贝德让我去谈合同,就只有你陪着乔汐莞去。”

    “我”乔汐莞一直处于非常压抑的阶段,此刻突然提到自己的名字,转头看着顾子臣。

    所有人的视线都看着顾子臣。

    “谈合同是你的强项。”顾子臣一字一句的说道。

    乔汐莞看着他,“可是打架不是我的强项。”

    “乔汐莞,我相信你的脑力可以战胜武力。”

    “是吗”乔汐莞反问道。

    得到表扬,此刻恍惚觉得,并不是一件开心的事情。

    “而我会尽量的赶回来。”

    乔汐莞咬着唇没有说话。

    顾子臣也似乎没有想过得到乔汐莞的回答,他转头,又对着高嵩说道,“高嵩,现在我身份的苏伊士ceo父亲病危。你们如果被召见去哈森。阿贝德那里的时候,肯定会问道我的去处。而哈森。阿贝德是一个警惕到有一点点异样就会无比排斥的人,单单说我在法国他肯定不会相信,我需要做一个视频,背景是哈森。阿贝德父亲的病房,然后和哈森。阿贝德进行视频通话。你能够让情报局那边帮我做到吗”

    “我试试。”高嵩说,“应该不难,现在情报局有人在法国那边,录一段视频,然后加上你的人体影像,不是一件难事儿。”

    “那你马上联系,以防万一。记得白天和黑夜都要录一次,我们要做好细节。”

    “是。”高嵩连忙点头。

    “温特森,我走的这几天,你一定要攻破黑客系统,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好的。”温特森连忙点头。

    顾子臣回头看着乔汐莞。

    乔汐莞的眼神也直直的看着顾子臣。

    顾子臣似乎是沉默了一秒,就一秒的隐忍和犹豫,“乔汐莞,保护好自己。”

    乔汐莞就这么看着他。

    顾子臣嘴角似乎是笑了一下,手指摸了摸她的脸颊,然后起身。

    乔汐莞看着顾子臣回到房间,换了一套衣服,提着箱子,走出了房间,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下。

    她眼眸垂暗。

    顾子臣居然走得这么潇洒,这么果断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