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三十一章 许成不许败(七)莞莞的能耐

第三十一章 许成不许败(七)莞莞的能耐

作者:恩很宅
    顾子臣的离开,至少在那一瞬间让乔汐莞是真的有些不知所措。

    不知所措到,甚至心有些微痛。

    他把她带到这个陌生的国度,他把她带进水深火热之中,而他就这么的离开。

    偌大的客厅。

    气氛变得有些尴尬不清。

    高嵩和温特森似乎都有意无意的看着她,是怕她突然崩溃到大哭吗

    她其实不会哭泣。

    至少在自己觉得没有必要的事情上不会哭泣。

    “时间很晚了,我们回房间休息吧。既然老大这么安排,肯定有他的道理。”温特森开口,似乎是为了缓解大厅中有些让人说不清的压抑气息。

    乔汐莞转眸看了一眼温特森。

    温特森笑了笑,“老大是相信你,才会这样安排。”

    有些笨拙在安慰,说出来的话,其实也并不是那么肯定到很有说服力。

    乔汐莞看着温特森,“我没事儿。”

    温特森反而一怔。

    乔汐莞从沙发上站起来,“我回房了。”

    两个男人就这么看着乔汐莞离开,面面相觑。

    顾子臣他们是看不太透的,但知道他做的每一件事情,走的每一步都是他的深思熟虑。至于乔汐莞,他们是真的不知道这个女人此刻在想什么,分明有一秒天都塌了的感觉,此刻看上去却如此沉着冷静。

    乔汐莞回到房间。

    空荡荡的奢华房间,床上似乎还有顾子臣的气息。

    眼眸看着床头上的拨浪鼓,看着它静静的躺在这里。

    顾子臣如此的若即若离,连温暖也会,突然变得冷却不堪。

    她顺势的拿起拨浪鼓躺在床上,手轻轻地摇动,响起拨浪鼓独特而清脆的声音

    夜色越浓。

    翌日。

    昨晚上的失眠让乔汐莞沉睡了过去。

    房门外突然响起敲门的声音让她从梦中惊醒,她甚至是从床上弹跳起来的,那一瞬间有些模糊不清,又想到自己怀孕刚刚的动作会不会太大,摸着自己的肚子起身,看准房门的方向,打开。

    高嵩出现在她门口,看着她才起床时有些乱糟糟的模样,说道,“哈森。阿贝德召见。”

    “什么”乔汐莞看着他,似乎是想要看清楚他说的是不是真的。

    高嵩无奈的耸肩,“确实让我们有些始料不及。今天下午2点,哈森。阿贝德约我们去他那里,谈石油出口的事情。”

    “我需要准备什么”乔汐莞木讷的看着他,有些无措。

    “准备谈合同,其他事情交给我去办。”高嵩说。

    乔汐莞点头,谈合同倒是没问题,她也简单看过那份合同的内容,大概是知道这次合同的精髓,她只是还是有些怕

    “别担心。好好调整心态,我们会没事儿的。”高嵩安慰她,“在我们没有被戳穿身份的时候,我们都是安全的。”

    话是这么说。

    万一被戳穿了呢

    乔汐莞咬着唇,“嗯,我洗漱一下出来。”

    高嵩点头。

    有些事情,越是不想要让其发生,越是这般的让人触不及防。

    乔汐莞刷牙洗脸换好衣服走出房间。

    高嵩和温特森一起在合计着什么,乔汐莞出现的时候,高嵩指了指饭厅的方向,示意她先吃早饭。

    她吃了几口,有些没有胃口,尽管知道这有些对不起她肚子里面的孩子,却终究是吃不下的。

    她走过去,坐在他们之中。

    高嵩看着她,说道,“所有一切在刚刚都准备好了,老大的视频影像,我们的合作方案,我们的计划安排。下午我们去哈森。阿贝德那里谈合同时,温特森会提前去埋伏,而莫梳也会想办法拉拢哈森。阿贝德的女儿,从而出现在我们周围,不出意外,一般情况下,我们不会有事儿。”

    乔汐莞点头。

    他们总是这么安慰她,说一般会没事儿。

    她也想没事儿。

    可

    她尽量让自己不要多想的,深呼吸深呼吸。

    高嵩给她简单说完了之后,又和温特森在商量着计划的具体细节,很多需要注意的地方,又比如在被揭穿的情况下,用怎么样的方式逃脱,那些乔汐莞不太愿意听到的细节让她整个人处于无比紧张的状态,心跳也随之而加速,她默默的离开。

    高嵩和温特森看着乔汐莞的背影,两个人那一刻突然都沉默了一秒。

    “老大真的那么放心让怀了身孕的乔汐莞留下来”高嵩不禁感叹。

    虽然一直安慰乔汐莞,但也终究觉得太残忍。

    温特森眼眸微动,看着大大落地窗外s特国独特的高楼大厦,漫不经心地说着,“听武大说,在任务出发之前,老大还说过,如果这次他们之中会有人死,那么第一个就会是乔汐莞。”

    “真的有这么说吗”高嵩实在是不相信,“老大看上去对乔汐莞很好,难道不是爱吗”

    温特森摇头,显得有些无奈,“在大是大非面前,爱显得太渺小了。”

    渺小到,可以牺牲。

    高嵩虽然理智上是认同这种做法

    总觉得太过残忍。

    但愿,这次的任务是顺利的。

    还未到中午时刻,三个人就提前吃了午饭。

    吃完饭之后,酒店给乔汐莞送了衣服,高嵩也换上了笔直的西装。

    温特森准备提前出门的那一秒,高嵩的电话突然响起。

    所有人都很紧张的看着高嵩。

    高嵩也有些紧张,尽管没有特别表现,他接通的电话,“老大。”

    “高嵩,基地有人来到了s特国,具体是谁不太清楚,我怀疑是夏茵。夏茵最擅长的就是伪装,她的假面很容易混淆人的视线,你今天下午和乔汐莞去谈合同的时候,让温特森在酒店给你们做黑客支撑。夏茵既然来了肯定就是找准哈森。阿贝德的。温特森攻克视频系统后可以帮你们查找夏茵的位置,别和她正面相对,否则夏茵会想尽办法将你们的身份曝光,或者杀了你们。”

    “是,我知道了。”高嵩点头,“老大,你们那边情况怎么样”

    “我现在已经和吴飞钦汇合,武大现在在一个比较隐秘的地方,再晚一点点我和吴飞钦会深入基地。”

    “你小心点。”

    “你们也是。”

    “老大,需要把电话给乔汐莞吗”高嵩体贴的问道。

    “嗯。”

    高嵩将电话拿给乔汐莞。

    乔汐莞咬着红艳的唇瓣,将电话放在耳边。

    “乔汐莞。”那边传来顾子臣低沉的男性嗓音。

    乔汐莞“嗯”了一声,没有说话。

    “我会很快回来。”顾子臣说。

    乔汐莞依然只是“嗯”了一声。

    那边似乎是感觉到乔汐莞有些排斥的情绪,他说,“靠你了。”

    乔汐莞整个人一怔。

    顾子臣的意思是在拜托她,而不是她从昨晚上到现在一直觉得的,命令。

    她咬着唇,耳边是顾子臣磁性的嗓音。

    那一刻突然有些不一样的情绪,也不知道为何突然就有了那种,她其实很重要的错觉。

    她在他们的世界仿若不是那么没用。

    顾子臣是真的在需要她。

    “顾子臣,我不会让你失望的。”乔汐莞一字一句。

    就是顾子臣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却可以让她的情绪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说不出来为什么,总觉得被顾子臣这么依靠着,很好。

    总觉得顾子臣这么需要她,很好。

    总觉得自己可以助顾子臣一臂之力,就好

    而她,很容易满足。

    “把电话给温特森。”时间很紧,所以没有那么多缠绵的话语。

    乔汐莞有些不舍,还是在下一秒将电话给了温特森。

    温特森拿过电话后,眉头是紧锁的,他似乎是听着顾子臣的吩咐,往一边走了去。

    乔汐莞和高嵩有些诧异的看着温特森,不明白顾子臣为什么会突然叫他这样,也不明白温特森脸上那凝重的气息到底是什么意思,总觉得气氛怪怪的。

    没说几句话,温特森几乎没有开口,应该只是在听着顾子臣吩咐。

    他挂断电话,将电话还给高嵩。

    高嵩看着他有些五味杂陈的脸颊,忍不住说道,“老大给你说什么了,让你表情变成这样。”

    “没什么,就是让我好好的协助你们。”温特森说的云淡风轻。

    当然,高嵩和乔汐莞都不太相信。

    高嵩正准备又说什么时,温特森直接开口道,“我不能提前去埋伏了,我在酒店给你们攻克视频,尽量避免你们和基地的人直接碰面。”

    高嵩盯着温特森看。

    总觉得这个男人一直在排斥他,总觉得这个男人就是不太相信他。

    乔汐莞也似乎觉得温特森有些冷漠,但她比高嵩会想,在她看来,每个人在每个时间段在每一个不同的那一秒,都会有不同的情绪,理所当然。

    她平复自己的紧张,准备好一切,高嵩走出酒店房间。

    耳洞里面装了一个微型的耳麦,有什么异样,温特森会通过耳麦传达给他们。

    乔汐莞第一次戴那个东西,觉得很高级。

    两个人一路到达哈森。阿贝德的私人办公室,在上次他们参加他私人宴会的楼上。

    出示了自己的身份之后,黑色西装带着他们上楼,走进电梯。

    电梯内,乔汐莞和高嵩看上去都特别的淡定,及时此刻耳朵里面已经响起了温特森的声音,他说,“安全网已经攻破,现已连接到整栋大楼的视频上,并对陌生人进入做了警报提醒。你们小心点,有什么异动我会通知你们。”

    今天上午温特森通过莫梳的关系已经找到了哈森。阿贝德的id,现在有了这个id想要攻破整栋楼已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两个人被黑色西装带到了一扇偌大的象牙白大门前。

    门前站了6个保镖,保镖恭敬的对他们鞠躬,然后开始搜身。

    一个保镖拿过高嵩的电脑,插上u盘,在用最快的速度检查这个电脑似乎有任何木马程序,这么折腾了至少10分钟,大门才缓缓打开。

    乔汐莞觉得,眼前这个办公室,应该是全世界最奢华的办公室,没有之一。

    她眼眸微动,让自己看上去特别的平静。

    哈森。阿贝德坐在办公室内最尊贵的位置上,看着他们出现,主动从位置上站起来,热情的打着招呼,然后诧异的问道,“布鲁克先生呢”

    “非常抱歉,哈森。阿贝德先生,我们总裁因为父亲病危此刻已经赶回去了法国,没想到他刚离开,您就让我们过来,他真的很遗憾,所以让我们在见到您之后,想要通过视频向您问好。”

    “你们布鲁克先生真是客气了。来吧,我也好久没有上镜了。”哈森。阿贝德看上去非常有兴致的样子。

    “阿贝德先生上镜绝对是帅极了。”高嵩由衷的说道,拿出手机,点开视频通话。

    电话频幕上瞬间就显示了顾子臣的头像,然后用法语开口。

    高嵩在旁边翻译。

    “很抱歉,阿贝德先生。”顾子臣说道,“父亲病危,急着赶了回来,错过了和您的商业合作谈判。我希望我的妻子不会让您太失望。”

    “当然不会。你妻子是一个美丽而端庄的女人,我会和她好好谈的,相信会非常愉快。”

    “能够得到您的认可,真是万分荣幸。”顾子臣说道。

    “布鲁克先生,你父亲病重,方便我对他说几句问候的话吗”

    “当然。”顾子臣开口,然后将视频转向一边。

    那是一个奢华的高级病房,病房中央躺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老人闭着眼睛,呼吸特别重。

    “你父亲看上去情况真的很不好。”哈森。阿贝德有些忧伤得感叹道。

    “是的,医生已经下了几次病危通知书,但愿上帝会恩赐。”

    “会好的。”哈森。阿贝德说着,“听说法国的月亮特别圆。”

    “今晚没有月亮,不过夜色很美。”顾子臣说,拿着视频往前走了几步,然后停下来,将视频旋转,通过视频,能够看到偌大的落地窗前,踩在脚下的那一片浪漫的法国夜景。

    哈森。阿贝德感叹道,“真是好一个让人向往的国家。布鲁克先生,你好好照顾你的父亲,祝愿早日康复。”

    “谢谢您。再见,阿贝德先生。”

    “再见。”

    电话挂断。

    高嵩将手机放下,对着哈森。阿贝德恭敬的鞠躬。

    哈森。阿贝德将视线放在乔汐莞的身上,“你好,布鲁克太太。”

    “你好,阿贝德先生。非常抱歉,因为丈夫临时有事儿而耽搁了和您的合作,希望我的到来不会让您太失望。”

    “当然不会,听闻苏伊士的妻子沙也家族,在日本是出了名的大企业,资产富可敌国。”

    “那是父亲的产业。”乔汐莞恭敬的说着。

    “有什么样的父亲,我相信就会有什么样的女儿。”哈森。阿贝德说道,“这边请坐。”

    “谢谢。”乔汐莞跟着哈森。阿贝德坐在他的办公桌前,和他对立而坐。

    高嵩恭敬的站在她的旁边,为她翻译和准备材料。

    “阿贝德先生,这是这次我们和您合作的合同内容,相信阿贝德先生已经看过了。我主要给您讲讲我们的苏伊士集团对石油的计划销售。目前和我们苏伊士合作的其他欧盟国家大型工厂有5家,分别坐落在不同的欧洲国家。苏伊士集团现在得到国家的大力支持,且石油的计划方案也得到国家的鼎力相助,这是总统曾经给我们苏伊士的亲笔写下的企业愿景。”

    说着,高嵩就递过一张相片给哈森,阿贝德。

    阿贝德看了看,没有说话,等着乔汐莞的继续阐述。

    乔汐莞严肃的继续说道,“在来这里见您之前,我们苏伊士就对我刚刚说的这五家大型工厂做了初步的了解,他们对石油的需求量很大,但碍于石油的产量有限价钱昂贵而影响到他们部分工业的生产。他们希望能够有更加丰富的石油产业注入他们的领域。”

    “而我们将我们的计划给他们谈了之后,他们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这些工厂负责人联名递送了一份需求给我们苏伊士集团,希望我们能够为他们找到更加丰富的石油资源。”

    高嵩又递给了哈森。阿贝德一份文件。

    “对于s特国而言,最不缺的就是石油。石油的出口现在是国际性的趋势,目前国际石油的价格大概在x美元,我们苏伊士的计划是,如果s特国的石油出口,根据石油的纯度进行不同的价格定位,而我们苏伊士为了表达诚意,将免费为s特国提供价值上千万的先进设备,以过滤石油让其纯度更高,从而增加石油在国际上的价格。”

    哈森。阿贝德听着乔汐莞的娓娓道来。

    这个女人果然和传闻中的一样,沉着冷静,谈合同的时候一丝不苟,且商业头脑并不比她的丈夫布鲁克逊色,所以布鲁克才会走得这么放心所以他也愿意给这个女人一次机会和他一起谈事情。

    “阿贝德先生。”乔汐莞将合同大体讲完之后,“这是一份我们苏伊士私底下给您的协议。”

    哈森。阿贝德眼眸一抬,接过乔汐莞亲自递在他手上的协议书,翻阅。

    “我们苏伊士提供的先进设备会全部以您的名义赠送,且经过过滤后石油的价格和国际价格的差值,就是您能够得到的个人利润。”乔汐莞一字一句说道。

    这笔利润绝对不低。

    且相对而言,绝对是比大买卖,长期的合作,会让哈森。阿贝德更加暴富。

    哈森。阿贝德沉默着没有说话,似乎是暗自的在算一笔数字。

    乔汐莞也不推脱的,就坐在他的对面,依然保持着最原始的冷静,即使手指偶尔会不自主的轻微颤抖。

    正时,耳边突然响起温特森的声音,不缓不急的在他们耳边说道,“发现了可疑人出现在了这栋大楼,目前正跟着大楼的黑衣保镖往楼上走来。”

    乔汐莞一直保持着淡淡的笑意,高嵩的表情也没有变化,两个人的眼神只是对视了一秒。

    哈森。阿贝德还处于沉思的状态。

    “可疑人到你们的楼下,暂时解除警戒。”

    乔汐莞微松了口气。

    哈森。阿贝德似乎是看完了合同,放下那份合同,说道,“果真是很有诚意,谈了这么多笔生意,难得的遇到第一份合同就能够让我如此满意的。你们稍等一会儿,不介意我叫我女儿进来吧。”

    “当然,阿贝德先生请随意。”

    哈森。阿贝德拿起电话,然后用阿拉伯语说了几句话,挂断。

    乔汐莞和高嵩都不动声色的一直保持着冷静。

    耳边突然又响起温特森的电话,“现在可疑人和哈森。阿贝德的女儿一起上楼。”

    乔汐莞手心开始冒汗。

    冒汗。

    办公室的大门突然打开,乔汐莞转头看着大门的方向,看到哈森。阿贝德的女儿就这么一个人的出现在门口,走进来,门关过来的一秒,乔汐莞似乎看到门口外站着一个女人,女人的视线是往内的,但因为自己在高嵩的身后,那个女人应该没看清楚她的长相。

    大门关过来。

    乔汐莞站起来,对着哈森。阿贝德的女儿礼貌一笑。

    哈森。阿贝德的女儿回笑了一下,走向哈森。阿贝德。

    哈森。阿贝德将合同递给她女儿。

    她女儿在s特国是除了莫名的“高级妓女”,玩男人比谁都玩得多。但不得不常人,也是一个商业奇才,要不然哈森。阿贝德也不会如此的器重她,什么事情都会让她看看。

    沉默的空间,乔汐莞觉得连呼吸都会让人窒息。

    耳边听着温特森说,“现在可疑人一直在门口,你们尽量拖住里面的时间,我现在尽量想办法让莫梳吸引可疑人的视线离开,对于莫梳现在的身份而言,比较容易摆脱可疑人的视线,他现在得到了哈森。阿贝德女儿的完全信任。所以。在我没有让你们离开之前,一定不要出来。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夏茵,身段很像。而听顾子臣说,夏茵曾经见过乔汐莞,所以乔汐莞不能和夏茵碰面。”

    乔汐莞暗自调整呼吸,转眸看了一眼高嵩面不改色的样子。

    哈森。阿贝德的女儿将合同反反复复捉摸了好一会儿,对着他父亲恭敬的说了些话,哈森。阿贝德微点头,对着乔汐莞说道,“我女儿非常满意你们的合同方案,但是有一点她觉得需要改进的地方。”

    “阿贝德先生但说无妨。”

    “我们希望在合同签订之前,苏伊士集团能够提前支付3000万美元作为市场保证金,如果本次合作顺利,在我们s特国赚钱到3000万美元的时候,我们将原原本本的归还。”哈森。阿贝德说道。

    乔汐莞眼眸微动,似乎是在思考。

    其实这个合同签订之前,利润率和利润点都被他们早就核算到一清二楚,合同能够短时间赚钱的金额基本是在莫梳贩卖军火给他需要的价钱,差异不大。至于为什么要多家3000万美元,乔汐莞觉得,或许这是为了贿赂谁,或许就是国王。

    哈森。阿贝德的势力都已经发展到了这个地步,s特国的国王却还是对他放任如此,不是狼狈为奸,就是各有所求,而这种私底下的买卖,谁都会做。

    “怎么了会很为难”哈森。阿贝德问道,“既然如此,我们的合作就先暂时搁浅,我想等你们想清楚了,再来谈也无妨,反正我们s特国的石油丰富,不只是苏伊士集团一个公司来找我们合作”

    “不是的,阿贝德先生,您误会了。”乔汐莞恭敬地说道,“我们苏伊士集团对此次合作真的是尽心尽力,且是非常诚心想要和你们合作。合同我们考虑不周是我们的失职。但是现在,为了不再次耽搁阿贝德先生的时间,请允许我现在给布鲁克打个电话,我需要和他商量。”

    “你随意。”哈森。阿贝德点头。

    乔汐莞拿起电话,然后礼貌的笑着,往一边走去。

    她站在大大的落地窗前,看着居高临下的街道。

    哈森。阿贝德果然比一般人更会享受。

    她拨打电话,那边并没有接通。

    她看上去在很认真的讲着电话,表情很严肃,偶尔皱眉,偶尔抿唇,沉思。

    耳边响起的一直都是温特森的声音,他说,“刚刚和莫梳对接,他最多能够引开10分钟,所以你们要抓紧时间,在10分钟内,离开这栋楼。听着我下一个指示前,就要准备撤退。”

    乔汐莞放下电话,走过去。

    “抱歉,阿贝德先生,让您久等了。”乔汐莞恭敬的说着。

    “不妨。谈生意,大家仔细谈才行。”

    “是。”乔汐莞点头,微笑,“刚刚和布鲁克商量,布鲁克非常抱歉,说我们在这方面考虑不周,我们毕竟是第一次合作,需要市场保证金是理所当然。布鲁克为了表示自己的歉意,愿意追加到5000万元美金作为保证金,其中分为两次到账,第一次在签订合同7个工作日内,第二次在合同满一个月内。”

    “布鲁克先生果然是大企业家,做事如此果断。”

    “您过奖了。”乔汐莞笑着说道,“还希望这个小插曲,不会影响到阿贝德先生对我们苏伊士集团印象。”

    “当然不会。”哈森。阿贝德说道,转头对着她女儿吩咐了几句,女儿连忙点头,拿着合同离开。

    乔汐莞看着她女儿离开的方向。

    “我让她根据我们的谈的内容重新完善一份,我也不是一个喜欢拖沓的人,早日签订合同,大家共同赚钱。”哈森。阿贝德说道。

    乔汐莞点头一笑,“早就听闻阿贝德先生是一个爽快的人,果不其然。”

    哈森。阿贝德爽朗的笑了笑。

    两个人趁着这个空隙,聊了一下随意的话题。

    耳边再次响起温特森的声音,“10分钟时间,你们马上想办法离开。”

    乔汐莞眼眸微动。

    嘴里还一直和哈森。阿贝德说着话。

    5分钟过去。

    哈森。阿贝德的女儿还未出现。

    乔汐莞眼眸转动,看着墙壁上的大钟。

    5分钟,从合同拿回来,再到核实,再签字,再寒暄,肯定是不够的了。

    时间滴答滴答过去。

    还剩2分钟的时候,哈森。阿贝德的女儿出现了,她拿着新弄好的合同,笑脸盈盈的出现在他们面前。

    乔汐莞接过合同,然后低头仔细的看着。

    “你们错过了时间,可疑人已经回到了门外。”温特森说,“我再想想办法,莫梳刚刚找了借口离开,现在不可能再次回来,那样会引起哈森。阿贝德女儿的怀疑。”

    乔汐莞依然仔仔细细的看着合同。

    “我想是没问题的。”乔汐莞说。

    “没问题就好,我这边也没问题。签字吗”哈森。阿贝德绅士的问道。

    乔汐莞点头,转头对着高嵩,身体是背对着哈森。阿贝德的,所以眼神稍微放肆了些。

    高嵩知道乔汐莞的暗示,此刻走不出去,只能拖延时间留在里面。

    但总不能,一直不走,这更让人怀疑了。

    乔汐莞拿过高嵩递过来的笔,洋洋洒洒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当时为了模仿沙也珈这三个字,差点没有让她吐血。

    两份合同签订。

    哈森。阿贝德让她女儿用手机核对了一下字迹,谨慎到让人想象不到的地步。

    他女儿对他微微点头,他似乎才放心的笑着说道,“布鲁克夫人,既然合同已经签订,为了庆祝,晚上我们一起吃饭如何”

    “当然。一直以来都是哈森。阿贝德先生在招待我们,今晚我来邀请哈森。阿贝德先生吃饭怎么样s特国我不太熟悉,由阿贝德先生您来定地方。”

    “既然布鲁克夫人如此说,那我也就不推脱了。”

    “不需要推脱,这是应该的。”乔汐莞笑着说道。

    “晚点我让我的助理联系你们地点,晚上不见不散。”很明显的逐客令。

    乔汐莞不是懂不起。

    但是现在门口处。

    她身体微转,看着哈森。阿贝迪放在办公桌上面的相片夹,忍不住问道,“阿贝德先生这是你的全家福吗”

    哈森。阿贝德看了看桌子上的相片,拿起来说道,“这是去年照的全家福。”

    “看上去您们家很幸福。”乔汐莞说道。

    “是挺好的。”哈森。阿贝德笑了笑。

    哈森。阿贝德的女儿不爽的皱了皱眉头。

    哈森。阿贝德似乎是看到了,笑着对着她女儿安慰了几句。

    乔汐莞看上去一直没有什么异样,其实心里面已经开始有些焦急了,现在哈森。阿贝德下了逐客令,她不能一直待在这里,门口处那个可疑人又不离开

    “阿贝德先生,你们照全家福的时候,是不是都要穿阿拉伯的的服饰。”

    “这是当然。”哈森。阿贝德说,“重要的场合,都必须穿我们的服装。”

    “一直以来都对你们的服装有着浓厚的兴趣,可惜上次和布鲁克出门逛街的时候一直没能够买到合适的衣裳,想着明天就要回国,有些惋惜没有在贵国买到正宗的衣服就要离开。”

    “这有什么难的。”哈森。阿贝迪说道,“我这里多得是,全部都是我们贵族的衣服,比你在外面买的更加有价值,我送你一套又何妨”

    “真的可以吗”乔汐莞惊奇的问道。

    “当然可以。”哈森。阿贝德康概的说着,转头对着他女儿,交代了一下。

    她女儿打开房门,出去。

    乔汐莞想象着可疑人或许会跟着哈森。阿贝德的女儿离开。

    事实却是,那个可疑人一直站在门口,温特森说一直没有离开过

    等了半刻钟,她女儿手上捧着一套黑色的阿拉伯服饰,这是他们对伊斯兰教的信仰,阿拉伯人在成年后,出现在公共场合不但以黑袍包裹全身,还需要带上黑纱。

    这在现在的阿拉伯国家已经不多见,不过在贵族的传统服饰里面,却还是秉承了古老的流传。

    哈森。阿贝德的女儿非常热情的说着,“我看你和我身高差不多,这是上次我让人给我量身订做的一套,还未穿过,就送给你了。”

    “太感谢您了。”乔汐莞兴奋的说着,有些激动的起身。

    哈森。阿贝德的女儿递给她。

    两个人交手的一瞬间,乔汐莞突然撞倒了面前的水杯,水杯里面的水一下子全部倒在了乔汐莞的身上。

    乔汐莞惊叫,“啊”

    “对不起,布鲁克夫人。”哈森。阿贝德的女儿抱歉的说道,看着乔汐莞身上已经湿透。

    “哦,没关系,没关系。”乔汐莞一边拿过高嵩递过来的餐巾纸,一边回答道,精致的脸色微微有些变容。

    “真的非常抱歉,布鲁克夫人。”哈森。阿贝德的女儿有些无奈的说着,“把您这么漂亮的衣服弄脏。”

    乔汐莞笑笑,笑容明显的有些牵强。

    “对了。”哈森。阿贝德的女儿突然说道,“如果不嫌弃,您可以在这里把这套衣服换上,我父亲里面有换衣间。”

    “可以吗”乔汐莞脸上突然浮现高兴的神色。

    “当然可以。”哈森。阿贝德的女儿说道,“您这么漂亮,穿上去一定很美。”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乔汐莞站起来,欣然的和哈森。阿贝德女儿去了连着偌大办公室的豪华衣帽间。

    高嵩看着乔汐莞的背影。

    这个女人真的比她想象中沉着,冷静,且更加聪明。

    乔汐莞换上阿拉伯服饰。

    女人的服饰和男人有所不同,不仅带上头套,还会带上面纱,黑色长袍到脚踝的位置,整个人仿若就只剩下一双灵动的大眼睛。

    “一直以为只有我们和服才会这么将就,没想到s特国的服装那么有内涵。”乔汐莞由衷的感叹道。

    哈森。阿贝德笑着说道,“你喜欢就好。”

    “我很喜欢。”乔汐莞说着,“真的不打扰哈森。阿贝德先生宝贵的时间,我们就先告辞了,后续合作执行我会让我的助理和您的助理对洽。另外,今晚的晚宴,我等您的通知。”

    “好。”哈森。阿贝德点头。

    乔汐莞有礼的一笑,穿着阿拉伯衣服走出去。

    门口处,那个女人一直都在。

    她眼眸看着乔汐莞看,顿了顿,然后看了一眼高嵩。

    高嵩是中央情报局的人,她肯定是没有见过的。

    而乔汐莞穿成这样,一时半会儿也看不出来。

    乔汐莞带着高嵩往电梯走去。

    哈森。阿贝德的女儿直接走向可疑人。

    乔汐莞在关电梯的那一刻,和她们正面相对,因为有点距离,所以听不清楚她们之间在说什么。

    然后乔汐莞听到高嵩在她耳边低着头说,“哈森。阿贝德的女儿在说,他们都是我父亲的贵宾,不会是你想要找的人。”

    乔汐莞嘴角一勾。

    电梯关过来,一点点往下。

    温特森在他们耳边说,“乔汐莞,你比我想象的更聪明。”

    乔汐莞抿唇,淡笑。

    笑容突然在嘴角凝固。

    电梯门口站着一个男人,在电梯打开的时候,就这么站在他们面前,纹丝不动。

    ------题外话------

    亲们七夕快乐。

    抱歉抱歉,今天更新晚了。

    小宅加班呢。

    么么哒。

    明天就会揭秘谁是间谍了。

    有没有很期待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