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三十二章 许成不许败(八)间谍暴露

第三十二章 许成不许败(八)间谍暴露

作者:恩很宅
    电梯一直往下。

    透明电梯外那s特国独有的美景渐渐的消失在自己的眼底。

    电梯到达lg。

    门打开。

    一个男人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乔汐莞挂在嘴角的笑容突然凝固,她直直的看着面前的男人,莫梳。

    看着他堵在他们门口。

    一股不祥的预感,尽管当时的乔汐莞其实想不到那么多。她只听到温特森在他们耳边一字一句的说道,“莫梳是我们的间谍。”

    高嵩眼眸陡然顿了一下,看着莫梳隐藏在袖口中的那把黑色小枪。

    独立的局面。

    莫梳的脸色冷漠,眼神毫无感情的看着他们,而那边黑色手枪渐渐从他衣袖中露了出来

    乔汐莞紧张到那一刻连脚步都迈不开。

    世界仿若都安静了一般,安静到只剩下自己的心跳声,一声一声不停的撞击着自己的心脏。

    是必死无疑了吗

    乔汐莞看着莫梳,看着他冷血的脸。

    莫梳的枪口对着她的脑袋,眉心处。

    手指微动,扣动扳机的那一瞬间。

    电梯门突然关上,迅速到让人咋舌的地步,让人始料不及。

    莫梳立马消失在他们的视线范围内。

    “让你们受惊了。”耳边是温特森的声音,他说,“电梯我做了手脚,目前我只能够帮你们运送到其他楼层,然后你们按照我的提示离开。莫梳的身份也不敢轻易在这里暴露,所以不敢大张旗鼓的找你们,你们注意点,我想办法让你们安全脱险。”

    乔汐莞转头看着高嵩。

    高嵩对着乔汐莞微点了点头。

    电梯突然打开。

    温特森控制的电梯,不仅开门关门速度惊人,连上下也快,有一瞬间乔汐我那觉得脑海里面有股缺氧的感觉。

    高嵩带着乔汐莞走出电梯。

    这一层楼人不多,仔细一看似乎是这栋楼的食堂餐厅,比起一般的公司企业,这里的食堂餐厅太过奢华,堪比高级饭店。而此刻不是吃饭高峰期,大厅显得很空,乔汐莞一直跟着高嵩的脚步,整个过程气氛紧张到让人窒息。

    耳边一直没有了温特森的声音,那么安静。

    高嵩一直带着乔汐莞,往餐厅外的安全楼梯走去。

    高嵩的脚步有些快,乔汐莞穿着高跟鞋,咬着唇,只有小跑才能够跟上。

    “高嵩,莫梳现在在走安全楼梯,你们现在在13楼,他现在在2楼。”温特森突然的声音让本来就紧张的乔汐莞吓了一跳,她尽量的让自己平静,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

    “我刚刚给莫梳简单谈了一下,没能改变要离开我们的决定。”温特森很严肃,口吻真的听不出来任何情绪,他冷冷的声音说道,“到8楼的时候,转进电梯,我会设置电梯在这个楼层等你们。”

    高嵩抬头看了看楼层,加大了脚步。

    乔汐莞甚至觉得,自己再走快点,或许会直接从楼梯上摔下去。

    她一直住着楼梯扶手,跟着高嵩,走得又急又快。

    这个时候半点都不能出错,一个出错,说不定就走不了了。

    8楼刚到,高嵩正准备往右时,“往下。别进去了。电梯里面夏茵和哈森。阿贝德的女儿在。”

    两个人猛地一下怔住。

    高嵩看着乔汐莞。

    乔汐莞也看着高嵩。

    来这里就没有带武器,如果和莫梳正面相对,完全不是对手。

    而此时,耳边又响起了温特森的声音,“莫梳已经到达第5层。”

    乔汐莞心里一紧。

    高嵩似乎那一刻也沉默了一秒。

    “8层是办公楼层,不能进去,所以不能成为你们躲避的地方,以你们的速度这个时候下七层或许就会和莫梳正面相对,所以现在你们只能往上。快速到达9层。”温特森连忙说着。

    高嵩和乔汐莞转身往上走。

    往上走的速度对于乔汐莞而言更加缓慢。

    她一直觉得高嵩走得太快,现在反而觉得,这个男人因为自己耽搁了他太多脚步。

    “转进9楼。”温特森连忙说着。

    两个人连忙拐了进去。

    “这是高级会所,里面有客房。”温特森说,“想办法开个房间,躲避一下。”

    高嵩和乔汐莞走进去。

    前台站着一排排阿拉伯的女士迎宾。

    乔汐莞和高嵩去的时候,那一排人恭敬而整齐的鞠躬。

    高嵩走向吧台,出示了自己的证件,“开个套房。”

    “先生您稍等,我们需要核对你的基本信息。”吧台的小姐有礼的说着。

    这里不是所有人都可以轻易的住进去,没有得到这栋楼的认证,根本就不能入住,而对于他们这种临时认证的身份,其实是没有资格的。

    “莫梳现在上了10楼。”温特森说着,“不过很快就会用排除法,然后到9楼来找你们,你们要迅速。现在前台的系统被我控制,但是一时之间我没办法让你们的证件成为大厦认证的证件,只能拖延验证的时间,你们想办法先开房”

    乔汐莞看着高嵩,整个人突然扶着一边的吧台,身体往下。

    “小姐你怎么了”一个礼仪小姐连忙上前。

    所有人的视线一下子放在了乔汐莞的身上,连那个正准备处于高嵩证件的女人也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看着乔汐莞。

    高嵩眼疾手快的拉着乔汐莞,让她整个身体靠在自己身上,“麻烦你先给我们开一个房间,她怀孕了,马上需要休息。”

    “可是”前台有些犹豫,身份未验证,是不能够入住的。

    而今天也不知道什么情况,系统莫名的一直和在缓冲,半天都反应不过来。

    这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的情况。

    “既然我们都能够出现在这里,你们对我们还有什么怀疑的吗要是她又什么三长两短,我绝对要去找阿贝德先生讨公道”高嵩一字一句的说着。

    前台有些不知所措。

    她眼眸看着乔汐莞,看着她身上那件高档的阿拉伯服饰,这是他们贵族才有资格穿的衣服。

    心里顿然,连忙说着,“对不起先生,您往里面请。”

    然后让礼仪小姐带领太闷先进去。

    高嵩一直搂抱着乔汐莞,两个人这么安静的走在奢华的红地毯上,心跳一直在加速,礼仪小姐将他们带到一间客房,高嵩将乔汐莞扶在床上,礼仪小姐已经有礼的将房门关了过来。

    乔汐莞和高嵩瞬间恢复原来的模样。

    “现在怎么办”乔汐莞紧张的问道,“总不能这么一直躲在这里。”

    高嵩点头,“想想办法。”

    乔汐莞沉默着,她此刻实在想不到,可以顺利让自己脱险的办法。

    高嵩左右看了看,走向大大的落地窗,审视着此刻的高度和地面的距离。

    乔汐莞看着高嵩的眼神,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她忍不住说道,“高嵩,你不会是想让我们从这里直接跳下去吧,这是9楼,会丧命的。”

    “嗯,我知道。”高嵩说着,“这么跳下去,确实会丧命。”

    乔汐莞一直紧张到不行。

    耳边又响起了温特森的声音,“莫梳现在到达9层,哈森。阿贝德的女儿现在也坐着电梯到达9楼,夏茵目前在大厅等候。”

    乔汐莞咬着唇,整个人都不好了。

    “目前我没有找到你们可以逃生的路径。”温特森一字一句。

    乔洗完尽量让自己冷静,冷静。

    她不能死。

    她不想死。

    她真的不能让自己就这么轻而易举的死在这个国度,她要保护好自己。

    她呼吸,呼吸。

    门外突然响起客房服务。

    乔汐莞整个人一惊。

    这么快

    温特森说,“是服务员,可以开门。”

    乔汐莞身体不停的颤抖,再这么多几分钟,她觉得他会灵魂脱壳。

    “高嵩。”乔汐莞平静自己的呼吸。

    高嵩看着她,“你开门,然后”

    高嵩眼眸一紧,然后点头。

    高嵩走向门口,打开房门。

    “先生,客房服务,我是来为您们送”话音还未落,服务员就这么直直的倒在了高嵩的身上。

    乔汐莞已经脱下身上那身高贵的衣服,根本顾不到所谓的男女有别,而此刻的高嵩将服务员拖进来关上房门后,就开始脱服务员的衣服。

    乔汐莞快速的换上服务员的衣服。

    阿拉伯最大的好处就是,在无比正式的场合,不管是男服务员还是女服务员,穿的都是他们的传统服饰,有些会经过改良,比如这里的服务员,依然带着头套和面纱,但下面穿的却是剪裁贴身的紧身服饰,露出了小蛮腰。

    乔汐莞换好之后,看了一眼高嵩。

    高嵩点头,“小心点乔汐莞。”

    乔汐莞咬着唇,然后直接打开了房门离开。

    离开的时候,推着客房服务的糕点车一步一步走在走廊上。

    她心跳很快,是真的很快。

    如果和莫梳正面相对,如果莫梳稍微谨慎一点点,或许她的身份就会曝光。毕竟两个人在一起这么久,就是凭感觉,也会觉得熟悉。

    她推着糕点车一步一步向前。

    耳边是温特森的声音,“乔汐莞,你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目前莫梳和哈森。阿贝德的女儿已经往走廊里面走进来,离你大概25米的样子,你现在还有1分钟的时间考虑怎么不和他们正面相对。”

    乔汐莞心里一紧,她突然停下脚步,转身,走向一扇客房门前,按下门铃。

    “客房服务。”乔汐莞只会这一句阿拉伯语,刚刚学的。

    房门打开。

    一个阿拉伯人上身赤。裸。的出现在她面前。

    乔汐莞将糕点车放在门口,自己的身子往里面了些。

    乔汐莞不会说阿拉伯语,正在有些焦急的时候,阿拉伯男人用阿拉伯语说,“全部放在餐桌上。”

    乔汐莞没听到他说的什么,但看他的表情和动作,几乎知道他的意思。

    以前顾子臣说过,全世界的语言,都可以用表情和动作来完成。

    果不其然。

    她从糕点车上面端着形形色。色的糕点走进去。

    走进去的那一秒,温特森在她耳边似乎重重的松了一口气,“现在莫梳从你身边经过,你尽快离开。”

    乔汐莞将糕点放下,正准备离开的时候,阿拉伯人突然放了一叠钱在面前。

    乔汐莞看着阿拉伯人意味深长的表情。

    大概这是这里的规矩。

    乔汐莞嘴角微微一笑,用标准的英语说道,“先生,我今天身体不适,很抱歉,如果您需要,我马上给您安排。”

    阿拉伯人眼眸一紧,似乎是有些不悦。

    “对不起。”乔汐莞恭敬的说着,然后转身离开。

    阿拉伯男人一直盯着乔汐莞的身段,嘀咕着,“什么时候开始,这里需要说英语了。”

    也没多想。

    乔汐莞走出套房,整个人一直紧绷着。

    还好这里的人都算是比较有素质的,否则来个强上什么的

    她深呼吸,推着糕点往外走去。

    “乔汐莞,你推着糕点车往右转,那是员工专用道,最里面是衣帽间,你换一套衣服,穿着工作服是不能离开的。”温特森提醒。

    乔汐莞根据温特森说的,去了衣帽间。

    衣帽间里面有一个女人,此刻也正在换衣服,似乎是这个点下班。

    “你是新来的吗”那个女人看着她,有些诧异。

    “你好。”乔汐莞用英语交谈。

    “你只会说英语”女人看着她,换上了英语。

    能够在这里当服务员,肯定是精通好几国语言的。

    乔汐莞微微一笑,“他们要求我说英语。”

    “哦。”女人了然的点头,“你可真是敬业的,都快下班了还这么听话。不过倒是,什么时候有规定一定要说英语了”

    乔汐莞笑而不语。

    她开始找衣帽间里面的衣服,这里虽然是员工衣帽间,却都是独立的一个小隔断,她随便走向一个,打开衣橱,里面的衣服很多。

    这里连服务员的待遇都这么高。

    她随便挑了一件,穿上。

    那个女人还未走,看着乔汐莞换上了外出的衣服,“你也是现在下班”

    “嗯。”乔汐莞点头。

    “我记得今天就我一个人这个时候下班啊”

    “临时改的。”

    “哦。”女人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也没多想,“一起走吧。”

    “好。”乔汐莞点头。

    女人带着她直接往员工通道走去。

    温特森看着她出来,说道,“夏茵现在还在大厅,你现在下楼出去,很有可能会被她看到。”

    乔汐莞咬着唇,转头看着身边那个阿拉伯女人,长得很漂亮,还很洋气。

    女人看着她在打量自己,笑着说道,“你新来的,有什么要问就问吧。”

    “我其实”乔汐莞欲言又止。

    “我这个人一向都很热情的,你有话就说,别吞吞吐吐。”女人皱着眉头,豪爽的说道。

    “我其实刚失恋了。”乔汐莞说。

    “啊”女人诧异,为她突然说的话题。

    “而我刚刚上班的时候看到我前男朋友和一个女人在这里来开房。”乔汐莞说着,“所以我本来不是这个点下班,但实在受不了,所以就提前请假走了。”

    “怪不得。”女人点头。

    两个人走进员工专用电梯,然后到达lg。

    电梯打开的一瞬间,乔汐莞突然有些难过。

    女人看着她,“别这样,过去就过去了,你这么漂亮,以后能够找的人多的是别想太多。”

    “我看到我前男友的女朋友了,我不想让她看到自己,认出我来。她是企业千金,而我只是服务员,她会讽刺我,让我体无完肤。”乔汐莞说着,脚步停在电梯口,因为是员工电梯,所以下电梯后,需要拐一个弯才到大厅,但却可以看到大厅的一角,夏茵站在那里,眼神一直放在主电梯的位置。

    “那边那个女的吗”女人顺着她的视线,“长得是挺漂亮的,但是你也不差”

    “可是我家没钱,配不上他。”

    “这种男人”女人似乎是在为她打抱不平。

    “你先走吧,我等她走了再离开。”乔汐莞说。

    女人无奈的摇头,离开的时候,突然想到什么,“你等等,我去帮你把她引开,你快速的离开。”

    “太感谢你了”

    “大家都是同事,不客气”女人毫不在意的说着,然后挺了挺胸直接走向大厅,走向可疑人夏茵。

    夏茵眼眸微转。

    乔汐莞将自己的身体往里面了些,避开了彼此的视线。

    “乔汐莞,夏茵现在被那个女人带着往洗手间走去,你快速走出大厅,门口处有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门口,你直接上车,它会带你回来。”

    乔汐莞深呼吸,从走廊上出来,警惕的四周看了看,脚步又快又急的穿越这栋楼的大厅,大厅很大,不能大声喧哗,连高跟鞋的声音也得控制。

    乔汐莞看上去走得很高雅,实际上脚步是有些乱的。

    “乔汐莞你快点,夏茵已经甩开了那个女人,往大厅走来。”

    乔汐莞咬唇,控制。

    “快”温特森的声音有些焦急。

    乔汐莞看着门口处的黑色保镖。

    “夏茵出来了。”

    乔汐莞脚突然崴,整个人猛地一下扑向了门口,而门口处站着一排排的黑色西装,她直接扑进了其中一个男人的怀抱里。

    黑色西装一怔,脸色一紧。

    但因为是女人,而且还是这么软软的身体,并没有立即推开,也没有做出什么攻击性的动作,所以还未能够引起什么纷争,而她突然这么扑进去的举动,完完全全将自己的脸埋在了黑色西装的身体里。

    夏茵往这边看了一眼,似乎并不觉得异样,眼神终究还是放在了主电梯的位置。

    可能在她看来,他们会离开唯一的途径就是这里。

    “乔汐莞,夏茵的注意力没在你的身上,快点离开。”温特森吩咐。

    乔汐莞连忙站直了身体,对着面前的黑色西装抱歉一笑,然后大步的走出了大厅。

    呼吸到外界而空气,乔汐莞觉得自己似乎经历了一个来世。

    她快速的走进黑色轿车内,车子迅速的离开。

    她看着那栋大厦离自己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可是,高嵩现在怎么样了

    她内心紧张着。

    此时,温特森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似乎是知道她在想什么的说道,“乔汐莞你先回来,高嵩一个人离开会轻松得多,而且我在旁边做他的支撑,不会有太大问题。现在莫梳被哈森。阿贝德的女儿缠住,高嵩有机会可以逃走。”

    乔汐莞微微松了一口气。

    这就是她刚刚所想的。

    她一个人先走,不管如何,高嵩在她旁边,她都会拖累到他。所以她得找准机会先走,走了之后,高嵩一个人或者就能够通过什么只有他们才能够完成的方式离开。

    如果她真的没有走掉,她也不能连累了高嵩。

    真的不能因为她,再死任何人。

    她不能保证如果这次谁还因为她死了,顾子臣会不会真的放弃她。

    她不喜欢挑战任何人的极限,这只会得不偿失。

    对于她真正爱的人,她会选择去主动付出。

    车子一路很快的到达目的地。

    乔汐莞回到酒店,打开房门。

    温特森坐在客厅,一丝不苟,看着她回来时,眼眸动了动,算是打招呼。

    这么严肃的样子,似乎是高嵩还没有顺利脱险。

    乔汐莞快速的走向温特森,坐在沙发上。

    就是这么一部简单的电脑,里面密密麻麻都是视频,都是数据弹屏,那些所有会出现的危机点,那些所有在下一个路口的通道都在这个电脑屏幕上,展现得淋漓尽致。

    乔汐莞看着高嵩此刻正在在大厦外的墙壁上攀岩。

    那样危险的举动,让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高嵩都不会掉下去的吗”乔汐莞惊呼,这是在表演特技吗

    温特森笑了一下,“所以说,你和高嵩分开走是非常明智的选择,你找准机会先走了,高嵩可以想办法徒手离开。”

    “莫梳呢”乔汐莞问道。

    “莫梳现在被哈森。阿贝德的女儿缠住。那个女人的欲。望也强烈,我想现在应该正在房间和莫梳翻云覆雨。”温特森说,“应该是在你们刚刚离开的那个房间翻云覆雨。”

    “所以说如果我不伪装先离开,现在就很有可能成为了莫梳枪口下的灵魂了”乔汐莞说。

    温特森点头。

    所以他是真的有点佩服乔汐莞的。

    乔汐莞眼眸紧了紧,突然想到什么的说到,“不对啊,莫梳这么处心积虑的想要找到我们,就算没有在这个房间看到我们,现在也应该还有心思和别的女人干那种事情”

    “因为莫梳并没有表露自己的身份。”温特森解释,说道,“今天我们去谈合同的时候,莫梳就提前去找到了哈森。阿贝德的女儿。他在你们赶到哈森。阿贝德那里前就已经到了那个地方。在夏茵来了之后,然后我让他找了机会和哈森。阿贝德女儿分开,在莫梳没有暴露前我想夏茵也不会知道莫梳身份,两个人一见面,莫梳立马就会被夏茵识破,当众识破,莫梳解释都来不及,所以莫梳找了借口离开。离开后,为了让你们顺利脱身,我又让他回来了,而这个举动,就真真切切的让莫梳不得不在这个时候叛变了”

    “为什么”乔汐莞实在不明白。

    “他引开夏茵,夏茵和莫梳就相当于见面了,莫梳如果不解释,就会和夏茵互相残杀,如果他杀了夏茵,那么他就成了国家情报局的叛徒,如果他不杀夏茵,夏茵就会杀了他”温特森说得很慢,他其实担心乔汐莞有点接受不过来

    乔汐莞确实沉默了几秒,似乎是在理解温特森的话。好半响,她开口问道,“莫梳为什么会隐忍这么久我可不相信如果莫梳提前通知了艾卿,艾卿会放任我们一直在s特国和哈森。阿贝德谈判。”

    “这就是因为”温特森沉默了两秒,看上去是在组织语言,“我怀疑原因有两个第一是因为老大一直在他身边,我想莫梳应该对老大存在畏惧,所以不敢轻易动手,而且我隐约觉得莫梳是有点怀疑,怀疑老大或许知道他的身份,所以不敢轻举妄动。第二”

    第二什么

    乔汐莞看着他。

    “第二,或许莫梳自己也在隐忍。”

    “你是说,莫梳其实也不想要叛变。”

    “这不是叛变,他本来就是艾卿的人。”温特森说。

    “可他这么多年和你们在一起,既然有了感情,就不应该回到艾卿那边啊”乔汐莞一字一句说道。

    温特森叹气,“乔汐莞,你不懂的,我们的生活很复杂,我们重新就被洗脑,有时候会根深蒂固的觉得某样东西就是正确的。而且低于背叛组织的事情我想出了老大有这么大能耐外,谁都不敢踏出这一步。”

    “顾子臣应该是早就想到了抗衡的力量,才会让你们这么义无反馈的离开。”

    “是啊。但是莫梳没有。或许你说莫梳现在跟着我们,他就有了。但他终究一直以来都是艾卿的间谍,他有他的矛盾。而他的矛盾,也许自己他自己才说得清楚”温特森表现得真的有些惋惜。

    乔汐莞也觉得有些不舒坦,老觉得心里面堵得难受。

    要是顾子臣知道莫梳是间谍,会不会很心寒呢

    她眼眸突然一转,有些抱怨的问道,“莫梳是卧底你什么时候知道的,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们我可不相信你是刚刚那一刻才知道。”

    分明那口吻,非常笃定。

    “我也是才能肯定。”温特森说道,眼眸一直看着屏幕的方向,目前暂时处于安全,所以也可以和乔汐莞聊聊天,排解有些压抑的情绪,他说,“今天下午我们离开时,老大不是给我们打了电话吗他当时让我离你们远些,然后告诉我,他说,莫梳是艾卿的间谍,让我注意点。”

    “什么顾子臣老早就知道了”乔汐莞惊呼。

    顾子臣这个腹黑货

    明知道他们身边有间谍,居然不说,是想要他们送死吗

    “你先别激动。其实我之前也有点怀疑了。”温特森说,“上次我为了去复制哈森。阿贝德的id,就给莫梳一个u盘攻克id当时我给莫梳的那个u盘,莫梳做了手脚。不过还好,之前老大提醒我做一个备份,以防被哈森。阿贝德的安全网反弹,结果真的被反弹了,不过因为做了备份,所以并没有被发觉,那个被反弹的木马程序消失了。不过后来我通过那个备份进去的时候,发现不是被哈森。阿贝德的程序反弹,而是有人刻意的动了手脚。”

    “所以是莫梳做了手脚吗”

    “我怀疑是,但不肯定。”乔汐莞说,“你还记得昨天晚上深夜时刻我们在客厅吃夜宵吗”

    “怎么了”

    “我当时是真的准备出门,然后想要和莫梳谈谈。不管是不是他,但终究而言,我不想要失去伙伴,所以就算明的暗的也好,我想要劝劝他。”

    “然后被我阻止了脚步。”乔汐莞说着,有些抱歉。

    “和你没关系,我当时只是觉得,就算是我去找了莫梳,或许也改变不了什么。之前老大也暗示过我不要做太多的事情。”温特森说,“而今天下午时刻,老大就清清楚楚的给我说了,莫梳就是藏在我们之中的间谍。”

    乔汐莞觉得信息量真的有些大,她惊呼道,“既然顾子臣这么肯定莫梳就是间谍,为什么不提前控制他。为什么还要让他这么来阻止我们,我们差点都死了”

    说起,就一肚子气。

    温特森笑了笑,那个笑容显得有些牵强,他说,“乔汐莞,我们之中,没有谁会有老大这么怕失去同伴,他是在给莫梳机会。我想老大应该也暗示过莫梳,可惜,莫梳还是如此我想如果不是因为今天却是情况到了这般危机的地步,否则他应该会将莫梳是间谍的事情烂在肚子里,只要莫梳不暴露身份。而就算今天这样的情况,老大也只对我说,让我保密。”

    乔汐莞动了动眼眸。

    所以顾子臣回来,肯定会真的很心寒了

    乔汐莞突然也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只是嘴里一直喃喃道,“怎么会是莫梳,觉得他真的不太像”

    温特森无奈的笑着,“真的很可惜,都到了这个地步,莫梳却做了决定”

    乔汐莞微点了点头。

    对于他们的世界,她其实也不懂。

    只是真的觉得有些难受。

    确实如温特森说的,莫梳跟着顾子臣这么多年,顾子臣既然早就发现了莫梳的身份,为什么迟迟没有对他做出什么行动,一直隐忍到现在,也是想要给莫梳一次机会吗

    现在仔细想来,仿若这几次行动,顾子臣都刻意的没有让莫梳参与。

    连这次这么紧张的任务,也是让莫梳单独执行一项,没有跟着他们一起去完成。

    顾子臣一方面在给莫梳机会,另一方面也带着防备,总不能为了一个人,全军覆灭。

    房间突然都沉默了。

    乔汐莞看着视频中,高嵩也渐渐的从9楼爬到了2楼,然后终身一跳,有些踉跄了几步,迅速的坐进了一辆黑色小车,视频中的图像消失。

    两个人都松了口气,算是平安脱险。

    一刻钟后,高嵩回来,出现在大厅。

    “合同呢”温特森直接问道。

    “在这里。”高嵩从西装里面拿出那已经有些皱巴的合同。

    “刚刚老大打来电话,他会在8个小时后赶到这里,然后让我们准备去王宫,和国王面谈。”

    “这么直接”高嵩诧异。

    “老大既然说行,就行。”温特森一口咬定。

    “好吧。”高嵩点头,然后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有些心有余悸的说着,“这个莫梳,居然是间谍,妈的,差点没有把哥吓尿,要不是乔汐莞反应快,先走了,我们就会在那个房间,死翘翘了”

    乔汐莞抿着唇,确实让人始料不及。

    平时的莫梳,真的看不出来半点异样。

    也或许,莫梳真的一直在纠结,纠结。

    乔汐莞身体突然一紧,转头看着温特森,“温特森,你是说顾子臣马上要回来了吗”

    “嗯。”温特森点头。“那边已经处理完了。”

    “这么快救出叶妩了吗”

    “救出来了。因为考虑时间的紧迫性,老大最后没有选择先去基地救叶妩,而是直接让武大用人质进行了交换。乔汐莞,老大真的很信任你,最后将这个生死关头最重要的环节交给你了来为我们实现。”

    “什么意思”乔汐莞并不觉得他们掌握了他们的生死。

    “老大在赌你今天能够顺利签下合同,如果没有签下,那么我们将再没有机会。今天夏茵被派了出来,陆陆续续就会有更多的人出现,我们不能再去找哈森。阿贝德。因为会被他们发现。”

    “这起任务,我们的每一个环节每一个关口都卡得很紧,只要一点点时间上的丢失都会让我们没办法顺利进行下去,所以今天其实是最后一次签订合同的机会,而老大为了赶快回来也不想要和艾卿多做纠缠,于是就选择了直截了当的方式。我想应该也要不了多久,我们就会真的和艾卿正面相对了。”

    “艾卿真的很厉害吗”

    “艾卿在基地,被称为奇才,备受重用不仅是因为他的身份,而是他确实有那个能耐。”温特森说,一字一句。

    “没那个能耐,也不敢做出,叛国的事情了。”乔汐莞瘪嘴。

    心里还是有些紧张。

    那么大一个大人物,她居然就从他眼皮子低下逃走了,现在想来都心惊。

    “不过,我一直觉得我们老大是神。”温特森自豪的说着。

    “神”乔汐莞看着他,“神经病”

    温特森脸色微动,“我说的是真的,老大的能力超出我们想象。比艾卿厉害,如果能够留在基地,或许”

    发展真的无法想象。

    乔汐莞不屑。

    再怎么超出想象,也终究是凡人。

    至少神不会死。

    温特森放下电脑,眼眸一转,“走吧,我们要换地方了。”

    “为什么”

    “等着莫梳和夏茵来杀我们嘛虽然我和高嵩或许可以和他们俩抗衡,但是你不行。有时候21不一定定于三,有可能等于零。”温特森直白。

    乔汐莞脸色不太好。

    温特森这货,打击人都这么文艺的吗

    “但不得不说,今天因为你,我们的21变成了满满十分。我很少佩服一个人,难得你就中标了。”

    “我是该荣幸吗”

    “我曾经还一直觉得,叶妩才适合老大。现在才觉得,古人说得对,要能文能武。”温特森一笑,转头对着高嵩,“走吧。”

    高嵩从沙发上站起来,起身去卧室拿自己的东西。

    温特森早就准备好了自己的行李。

    乔汐莞其实没什么东西,对他们而言,现在没武器,就不算东西。

    所以三个人离开得非常快。

    在他们前脚刚走,莫梳和夏茵就出现在了他们刚开始住的总统套房。

    而他们这次接到的任务是,刺杀乔汐莞

    ------题外话------

    小宅这段时间确实忙。

    忙得差点没时间码字。

    所以都是这么晚了才更新,还希望亲们不要生气。

    小宅9月份后应该更新会比较准时,小宅爱你们,么么哒。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