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三十三章 让我保护你,姚贝迪。

第三十三章 让我保护你,姚贝迪。

作者:恩很宅
    今天的天气意外的有些阴沉。

    秋天的气息让原本清爽的上海,有了些说不出来的压抑。

    车内很安静。

    所有人都很安静。

    车子不缓不急的在上海街头行驶。

    阴沉的天色,随时都可能会下雨的节奏。

    “贝迪。”姚母突然开口。

    姚贝迪眼眸转向车内,看着自己的母亲。

    “别怕。”姚母拉着她的手,“妈妈陪着你。”

    姚贝迪微微一笑,笑容其实是有些苍白的。

    她看着远远就能够看到的心理咨询机构。

    其实,不怕。

    这是有些说不出来的不自在而已。

    眼眸微转,她看到坐在前排的潇夜。

    她其实是抗拒他跟着一起,但是她母亲说,让潇夜跟着。

    家里面所有人都开始认可潇夜,这是她在不久前,还一直奢望的事情。可是现在,她只是觉得讽刺,还有些心寒,为什么在潇夜让她失去了笑笑后,她家的人还要这么去原谅他

    她低垂着眼眸,不想把心里的情绪暴露出来。

    在她母亲面前,她真的不想要让他们太担心她。

    车子停下。

    目的地已到。

    潇夜先下车,为姚母打开车门。

    姚母对他点头一笑,下车后,弯腰拉着姚贝迪出来。

    又是这个地方。

    姚贝迪脸色依然。

    潇夜看着姚贝迪,眼神中那隐忍的担心,若隐若现。

    姚贝迪根本没有看潇夜一眼,和姚母一起走进大厅,走进电梯。

    电梯内,三个人,姚贝迪和姚母站在后面,潇夜站在电梯数字旁边,电梯不大,姚贝迪似乎都刻意的和他保持了一段距离。

    电梯打开。

    王建一心里咨询几个,泛着淡蓝色的logo就这么浮现在她的眼眸上。

    在服务前台的带领下,他们走向王建一的私人办公室。

    一行人刚走到门口,正好迎面碰到两个人,一个女人一个男人,女人几乎无力的被男人搂抱着,满脸泪痕,声音仿若已经嘶哑般,小声的对男人说着,绝望的声音说着,“放过我吧,我求你了,我真的不行,我真的不行”

    “你可以的,你要勇敢,我们家在等你。”男人一直安慰着,整个人其实显得也有些憔悴不堪。

    两个人这么搂抱着越走越远。

    潇夜的视线就一直这么紧紧的盯着那两个人的背影,一直这么看着

    “小吕,你怎么这么冒冒失失的,我的病人都还没有走,你怎么就带着其他病人进来了”王建一突然声音有些严厉的苛责。

    因为此刻已经到了王建一的门口,所以王建一可以清楚看到门口的一切。

    那个叫小吕的服务前台低着头,“对不起,王医生,我以为你这边已经完了,我”

    “你难道不知道,病人的隐私对我们有多重要吗”王建一脸色依然不好。何况,心里学本来就是一个意识流的学派,很容易被其他情绪感染到,所以他是严格要求,病人之间不能碰面。

    小吕咬着唇,整个人都快哭了。

    王建一并没有心软,却也知道这个时候不应该去苛责下属,一个眼神让小吕先离开了。

    潇夜他们三个人才这么坐在了他的办公室。

    王建一依然带着那副斯文的眼镜,谈吐间,温文尔雅。

    “姚小姐,你好,我们又见面了。”王建一微微一笑,打着招呼。

    姚贝迪点头,没有表现出过多情绪。

    王建一也不觉得尴尬,自顾自的又说道,“我们去里面交谈。”

    姚贝迪站起来,跟着王建一进去。

    姚母看着姚贝迪的背影,整个人很紧张,紧张到有些不知道怎么呼吸。

    “妈,我们去休息室坐坐吧。”潇夜说。

    “不,我怕贝迪出来会怕。”姚母摇头,“我陪着她。”

    “贝迪要出来的时候,会有人通知我们。”潇夜提醒,“或者我在这里等着,你去那边休息休息,王医生说,贝迪的情况,需要循序渐进,所以时间会特别长。”

    “不了潇夜,我知道你为我好,但是现在我一刻都不想离开。”姚母说着,眼神还看着卧室门的方向。

    “嗯。”潇夜也不多说。

    两个人就这么坐在王建一的办公室静静的等候。

    墙壁上的始终“滴答滴答”,仿若让房间更加凝固。

    半个小时后。

    姚母忍不住问道,“潇夜,还要多久啊这么久了,怎么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

    “这里隔音效果很好的。放心吧妈,王医生是整个上海最有名的心理医生,他可以好好的帮贝迪。”潇夜说,“妈不要紧张。”

    姚母点了点头,一直保持着紧张,眼巴巴的一直看着房门的方向。

    时间滴答过去。

    整整3个小时。

    房门突然打开,那一刻觉得整个世界仿若都突然打开了一般,两个人的眼眸就直直的看着房门的方向。

    姚贝迪和王建一从里面走出来。

    姚母连忙站起来走过去拉姚贝迪。

    潇夜身体动了动,最后还是,一动不动地看着脸色无比苍白的姚贝迪,看着她勉强想要对姚母拉出的笑容,也变得那么的苍白无力。

    眼神微动,他转眸看着王建一。

    王建一点了点头,看了看旁边两母女。

    “妈,你带着贝迪先去休息区坐一会儿,我和王医生聊聊。”潇夜说道。

    姚母连忙点头,带着虚弱的姚贝迪离开。

    办公室的房门被带过来。

    潇夜看着王建一,声音有些急切,“怎么样”

    “并不特别顺利。”王建一说。

    “你们不是在里面待了3个小时吗”潇夜说,“你不是告诉我,能够在里面和你待得越久,就代表病情越好恢复吗”

    因为姚贝迪要来看心理医生,潇夜提前找到王建一,基本了解了所有这里的流程。

    王建一叹气,“一般情况是这样,但是你妻子还是很抵触。”

    “怎么抵触”

    “这个世界上,我们从粗狂点而言,分为两种人,一种急性子人,一种慢性子人。这两种人的区别就在于,急性子人噼里啪啦做事情风风火火,慢性子人小心翼翼做事情循序渐进。这两种性格的人,急性子会突然大吵大闹大哭大吼,慢性子人永远都是温温吞吞不骄不躁。而这两种性格的人,急性子人会很自然的将自己的情绪表露出来,不管是朋友、情人、亲人还是陌生人,但是慢性子人却都是将自己的情绪隐藏,封闭,然后渐渐潜移默化中就形成了一种对自己的保护,我们心理学上称这种慢性格的人,叫做敏感性人群。顾名思义,他们对外界的敏感度很高,外界的一点点事物就会引起她的警觉,从而形成一个脑部神经循环,末梢神经会条件性反射对外界打扰的分析和排斥。而你妻子作为典型的敏感型人群,而且是属于比较高危的敏感人群,我已经用非常微妙的方式和她交谈,却都遭到她的反弹,对于我说的话,她的防御性很强,我基本不能深入,而稍微深入一点点,她就开始排斥,整整3个小时,我和你妻子几乎没有过多的进展。”

    潇夜听着王建一的话,脸色凝重。

    王建一叹气,“一般遭受打击不能从心里内心世界走出来的人,多半都是敏感型人群。因为他们不管对任何东西的敏感系数都太高,伤害也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伤痛指数是10,那么她们,或许就只有5。所以得精神病的人,多半都是这种类型的人。”

    “坚持治疗,会有效果吗”潇夜问道。

    “这个只能看情况。我昨天和你妻子第一次 见面的时候,我觉得她病情并不严重,实际上按照症状来评判确实不严重,可却就是因为你妻子的性格原因,导致她的治疗会比一般人更加困难,而且不得不说,你妻子依然不太配合。但你们也不要太急,我现在先开点安神药给你,每天早晚服用一次 ,可以让她的内心平静下去,不太会极端的想一些事情。然后慢慢的,我们再配合着治疗。”

    “下次多久来”潇夜询问。

    “一周后吧。”王建一说,“一周后再来,在此期间,我建议你可以带着你的妻子去外面散散心,或者去哪个地方旅游一圈也行,有些时候看得多了,或许心境就宽了。”

    “好的。”潇夜点头,“麻烦你了,王医生。”

    “不客气。”

    潇夜离开王建一的办公室,随着工作人员去拿了一盒药丸,然后走向休息区。

    他站在姚贝迪休息的专用vip室门口,似乎是默默的调整了一下情绪,才走进去,然后说道,“我们可以走了。”

    “好。”姚母站起来,扶着姚贝迪。

    姚贝迪现在脸色好了很多,眼神却还是没有放在潇夜的身上。

    潇夜觉得这样也好,至少他能够好好的看她。

    三个人离开心理机构。

    潇夜开车,姚贝迪和姚母坐在后排,车内空间依然很静。

    “潇夜,今天回我们那儿吃饭。”姚母突然开口说道。

    “嗯。”潇夜点头。

    姚母继续说道,“潇夜你以后经常到家里去,你爸一个人在家闲得慌,周末的时候想找人下下棋。”

    “好的,妈。”潇夜说。

    姚贝迪眼神似乎是闪过一丝讽刺,转瞬即逝。

    车子很快到达姚家别墅,三个人走进去。

    大厅中,姚父在大厅沙发上等他们,看着他们回来,连忙站起来,眼神看着姚母,似乎是在问情况,姚母微摇头,让他不要多话。两老口在一起这么多年,自然心有灵犀,姚父转头对着潇夜说道,“厨房正在准备午饭,还有半个多小时才吃饭,我们下盘棋怎么样”

    “好。”潇夜欣然答应。

    “妈,我去楼上休息一下。”姚贝迪直接说道。

    姚母看着女儿,“你就陪妈在下面坐坐不行吗”

    姚贝迪看着她妈眼神中的那丝难过,微点头,“嗯。”

    姚母一笑,仿若是松了好大一口气。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会让家里面的气氛变得,这么的紧绷。

    她和姚母坐在沙发上。

    潇夜和姚父在大厅连着的落地花园阳台上下棋。

    棋盘放好。

    两个男人对立而坐。

    “贝迪如何”姚父先走一步棋,问道。

    “医生说多治疗看看。”潇夜回答道,陪着姚父下棋。

    “贝迪还排斥吗”

    “有妈在,她比较温顺。”

    “那就好。”姚父微微叹了口气,“贝迪能够好好的,就是我们两老最大的心愿了。”

    “爸,是我不好”

    “潇夜,你不用自责了。”姚父说着,“我和你妈都不是刁蛮不讲理的人。当年和你贝迪结婚时也不到20岁,谁都有年少轻狂不懂事的时候,浪子回头金不换,以后你对贝迪好好的就行了。”

    “谢谢爸。”潇夜由衷的感谢。

    “嗯。”姚父点了点头,将注意力放在棋盘上。

    他深思,锁眉。

    半响,突然声音大了些,“潇夜,你刚刚是在分散我的注意力吗”

    潇夜一怔。

    他做了什么。

    “这盘不算,重新开始。”姚父直接说道。

    潇夜眼眸一顿,姚父是在耍赖吗

    潇夜沉默着,看着姚父重新摆棋。

    摆好,开始。

    依然姚父先走一棋。

    两个人非常安静的,气氛甚至有些紧张。

    姚父拿起棋,又放下,放下又拿起,或许没有想到,潇夜的技术这么好。上次无意中和潇夜说了句,有空到家里面来陪他下棋,他当时本想着就是随便陪潇夜玩玩,还得不让潇夜太尴尬的输的太惨,现在

    他拿起“車”举步不定。

    潇夜也很安静的等着。

    姚父考虑了很久。

    潇夜也不说话。

    姚父突然看着潇夜,“你看到哪步棋了”

    潇夜淡淡然的说着,“还需要三步,将军。”

    姚父脸色微动。

    潇夜很安静的看着他。

    姚父将“車”放下。

    “只需要两步了。”潇夜说,然后“马”走日。

    姚父看着这步棋,悔不当初,差点就喊停了。

    姚父那个不爽透顶,却碍于当着晚辈的面没有发作。

    潇夜也很淡定,仿若没有感觉到姚父的情绪。

    姚父看着这盘棋几乎是没有回转之地,有些不悦的说着,“我们重新开始,你先走。”

    “哦。”

    潇夜放下棋子,也没多说,配合着姚父重新下棋。

    这一盘。

    潇夜依然大获全胜。

    姚父脸都绿了,额头上甚至还冒出了汗水,整个人分明是有些紧张,还有些控制着的愤怒。

    “吃饭了。”耳边突然听到姚母的声音。

    “别吵,我们这一盘还没有下完。”姚父口吻不好的说着,正好此刻没地方发泄。

    姚母不爽,“下棋能够当饭吃吗”

    “你别打断我的思绪。”姚父对着姚母吼着。

    姚母翻了翻白眼,是早就习惯了姚老头的性格,所以也不去计较,口吻又温柔些的对潇夜说道,“早点来吃饭。”

    “好的,妈。”潇夜点头。

    姚母招呼完他们,就走向了饭厅。

    潇夜继续和姚父下棋。

    姚父的棋极慢,潇夜似乎是想都没有想的,在姚父放好棋子时,潇夜就放下自己的棋,仿若不用思考。

    突然。

    一个声音有些惊奇的吼着,“姐夫,你怎么到我家里来了”

    是姚贝坤的声音。

    潇夜抬头,看着姚贝坤乱糟糟的头发,穿着睡衣就下楼了,看上去懒懒散散的。

    “臭小子说什么话,潇夜来这里,就是回自己的家。”姚父眼神一瞄。

    姚贝坤瞬间就变成了小兔子乖乖,声音也正常了很多的,连忙说道,“姐夫,欢迎回家。”

    “”潇夜竟,无言以对。

    姚贝坤手上拿着一杯热牛奶,在旁边看他们下棋。

    姚贝坤一直说说自己是爷,却有着还未长大孩子的习惯,早晚必须喝牛奶。据说这也是被姚母惯出来的,小时候吃奶硬是吃到了快2岁。

    当然这是姚贝坤永远都不想要任何人提起的尴尬事儿。

    他优哉游哉的看着他们。

    看着即将结尾的时候,他爸突然两手一摊,“算了,你妈让我们吃饭,我们再耽搁点,老婆子又要发飙了,我们吃完饭再来。”

    “不用了,爸,你再走一步我就将军了。”潇夜直白的说着。

    姚父脸上绝对是青一块红一块。

    姚贝坤真的觉得潇夜的情商不太高。

    分明老头子现在在找台阶下。

    他摸了摸脖子,有股毛骨悚然的感觉,于是慢悠悠的喝牛奶压惊。

    姚父被潇夜这么直白的说着,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

    刚放下棋子。

    潇夜直接将军。

    一盘结束。

    姚父一直以来都喜欢下棋,技术吧也就一般稍微好一点,不过喜欢耍赖,所以他那几个老朋友都不喜欢和他下棋,导致现在找不到棋友,估摸着好不容易想要潇夜来下一盘,还被虐得这么惨

    姚贝坤转身准备先开溜。

    姚父突然开口,声音听上去还很温和,“潇夜,你是不是经常下棋,技术还不错。”

    分明是很好

    “不太经常下。”潇夜说,“小的时候陪着我爸下过几次,长大后就几乎不下棋了。”

    “你不经常下”姚父有些吃惊。

    “我想有些东西可能就是需要天赋吧。”潇夜直白的说道。

    “噗。”

    一股白色液体,直接从面前三个人的眼前飙了出去。

    姚贝坤捂着自己的嘴,心想完了。

    果不其然,姚父一巴掌打在姚贝坤头上,那个响亮。

    姚贝坤痛的哇哇大叫,“爸你轻点你轻点。”

    就知道,就知道他随时随地都是受伤的那个。

    潇夜看着他们,嘴角笑了笑,真心觉得这样的家庭,才真的叫一个家庭。

    这么在姚贝坤的尖叫声中,一家人围坐在一张桌子上,面前满满一大桌的饭菜。

    一家人吃得还算安静。

    潇夜面前的餐盘里面全部都是菜,姚母坐在旁边不停地给他夹菜,口里还说着,多吃点,不要客气。

    姚贝坤唧唧歪歪不爽的看着他妈对潇夜的无微不至,不是滋味的说道,“妈,我碗里面什么都没有”

    “你这么大个人了,不会自己夹啊。”姚母瞪了一眼姚贝坤,然后又夹了一块红烧肉在潇夜的碗里面,“潇夜,你多吃点,我们家厨师最会做的就是这道菜。”

    “谢谢妈。”潇夜有礼的笑了笑。

    姚贝坤在旁边翻白眼,白眼差点都没有直接给翻晕过去。

    妈的,不是潇夜的低情商他也不会被他爸揍。

    现在他妈居然也无视他了。

    怎么都觉得这个男人在抢他的风头呢

    心里有些愤愤不平的吃着饭菜。

    姚母一边吃着,依然一边不停的照顾着潇夜,又热情的夹了一块胡萝卜放在潇夜碗里面,“多吃点胡萝卜,维生素高”

    “他不吃胡萝卜。”一直安静到仿若是空气的姚贝迪突然脱口而出。

    所有人的视线都放在了姚贝迪的身上。

    姚贝迪眼眸微动,没有再说话。

    潇夜就这么看着姚贝迪,气氛在这个时候突然好想就变了些,变得有些微妙

    谁都知道姚贝迪这段时间对潇夜的排斥,有时候他们也都是故意的在凑合他们,没想到,今天姚贝迪会有这样的反应。

    这么安静了两秒钟,姚贝坤实在有些受不了这种完全是要起皮疙瘩的氛围,开口打破局面,“姐你今天去医院怎么样”

    姚贝迪随口答应着,“还好。”

    “哦。你记得坚持,咱们都是你的后盾。”

    “嗯。”姚贝迪点头。

    姚贝坤也不再多说,知道他姐不喜欢说这些。

    一家人在气氛平和中吃完。

    吃完之后,姚母随口说道,“老姚,你不是要和潇夜下棋吗去吧。”

    话一出,姚父的脸色就变了变,好半响憋出几个字,“我中午要睡会儿午觉,晚点再说。”

    说完,就直接上了楼。

    姚母讪讪的看着姚父上楼,嘀咕着,“这老头子,平时就盼着人来家里下棋,这好不容易找到了,居然还这么高傲”

    姚贝坤看着他爸离开,才小声说道,“妈,那是咱姐夫的技术太好了,我爸怕输。”

    “是真的吗”

    “你又不是我不知道我爸那德行,一输棋就不痛快。关键是我姐夫那人”姚贝坤看了一眼潇夜。

    所有人也都看着他。

    潇夜蹙眉看着他们。

    “哎,我只能说情商太低。”姚不坤摇头无语,默默离开。

    潇夜也有些茫然。

    他做什么了啊他可是一直都很认真的在陪着姚父下棋的

    是你太认真了

    姚贝坤走后,楼下就只剩下姚贝迪、姚母和潇夜。

    三个人在客厅沙发上。

    明显的,有些不太自然的气氛。

    姚贝迪看了看自己的母亲,沉默了一会儿,“潇夜,你陪我上楼吧。”

    潇夜一怔。

    姚母似乎也有些惊讶。

    “有些困了,想要上楼休息。”姚贝迪说,然后就起身上楼了。

    潇夜看着姚贝迪的背影,转眸对着姚母。

    姚母慈祥的一笑,“去吧。”

    “嗯。”潇夜起身,跟着姚贝迪上楼。

    姚贝迪的闺房。

    上次来过一次 。

    说不出来什么感觉。

    姚贝迪坐在房间外阳台上的秋千上,静静的摇曳着。

    潇夜默默的走过去,坐在一边的藤木椅子上。

    天色已经很沉很沉了,却依然没有下雨。

    “潇夜。”姚贝迪开口。

    “嗯。”

    “潇夜,我只是不想让我父母太为我担心。”

    “嗯,我知道。”

    “我随意吧。”姚贝迪从秋千上起来,然后转身走进房间,躺在舒适的大床上,以背对着潇夜的方式,睡觉。

    潇夜就这么默默的看着姚贝迪,然后起身坐在了刚刚姚贝迪坐的秋千上。

    秋千摇曳。

    潇夜看着头顶上的天空。

    秋千其实很宽。

    他似乎还能够幻想着,笑笑和姚贝迪坐在秋千上,嬉戏的样子。

    真的错过了很多很多

    天空突然下起了小雨。伴随着风,吹在了外阳台上。

    潇夜起身,走进卧室,关上外阳台的落地窗户。

    床上的姚贝迪似乎是已经睡着了。

    静静的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这几天他也有些累,总是在紧绷的情绪中,然后失眠,总是在没看到姚贝迪的时候,惴惴不安。

    他坐在姚贝迪房间中的沙发上,然后躺在上面,本来只是在闭目养神,却恍惚好像闭上眼睛,就睡着了。

    睡着后,似乎感觉到身边有什么异样。

    他睁开眼睛,看着姚母抱着一床被子很温柔很仔细的搭在他的身上。

    姚母看着潇夜睁开眼睛,温和的说道,“吵醒你了吗”

    “妈”潇夜声音有些沙哑。

    “我看你睡在沙发上,身上什么都没有盖,会感冒的。”

    “妈,谢谢你。”

    “一家人,别这么见外。”姚母笑着说道,“你这几天辛苦了,好好睡一觉。”

    潇夜听话的闭上眼睛。

    姚母再帮他拧了拧被子,才小心翼翼的出门,给他们关上门。

    潇夜搂抱着被子,将自己几乎要捂进去了。

    从来没有觉得,被子会温暖到这个程度。

    姚母走出姚贝迪的房间,迎面就看着姚贝坤穿戴整齐的准备出门。

    “你走哪里去”

    “嘘。”姚贝坤赶紧捂着他妈的嘴,“别让爸听到了,爸会打断我的腿。”

    “既然知道你爸不开心,你爸在家的时候就不能安分点吗”

    “妈,我这么大一个人了,一天都被你们这么管着我还有自由吗我连谈恋爱都不行。”姚贝坤抱怨。

    “我不管你,你也不给我待过女朋友回来。”姚母说着,“真不知道你好久才会收心,你姐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孩子都生了。”

    “但我姐过得也不幸福啊”姚贝坤抱着自己被姚母打通的头,瘪嘴嘀咕道,“我也没有说错什么”

    “别乱说话,你姐这辈子这么长,总会好的。”

    “我也知道。姐夫看上去冷冷冰冰地,对人真心不错。”姚贝坤不仅感叹,“可惜我姐现在不领情,不过别担心了,我总觉得我姐这个人心也不硬,慢慢就会被感动的。何况我姐现在不是有心理病吗,等好了就会和姐夫愉快的生活在一起了。”

    “你说你姐就怎么不能像你这么没心没肺。”

    “妈,你这句话到底是在夸我还是在贬我啊,我没多少文化,你别骗我啊”

    “滚滚。”姚母有些宠溺的骂着,“要出去早点出去,你在我面前头都被你吵大了”

    “谢谢妈,我马上走了,绝对让你老人家耳根子一下子就清净了。”

    说完,姚贝坤嗖的溜走了。

    姚母无奈的摇头。

    转身回到房间。

    姚父坐在房间的床上看电视,转头对着姚母问道,“贝迪睡了吗”

    “嗯,睡了,潇夜陪着的。”

    “贝迪没有怎么样潇夜吗”

    “哎,年轻人的事情,让他们慢慢来吧。”

    “我也知道逼不得。”姚父说着,“就怕贝迪这孩子死心眼,以前爱潇夜的时候也是什么都不顾,现在出了事情,我也是真怕她一直想不通。”

    “慢慢来吧,儿孙自有儿孙福。不过倒是老姚,我们就真的放任贝坤如此吗”姚母问道。

    “贝坤又走了”

    “嗯。”

    “这个兔崽子。”说着,姚父就有些动怒。

    “行了行了,这么多年,你对贝迪和贝坤的区别对待,也就是贝坤那没心没肺的不计较,换一个人早就翻浪了”

    “他敢”姚父吹胡子瞪眼睛。

    “你看看你,贝坤年龄也不小了。你总不能把他当孩子。什么都要压抑着他,贝坤这孩子在外面调皮捣蛋的,也不就对你不敢多说一句话。”

    “他要是敢,我不打断他的腿。”姚父狠狠的说着。

    “算了,一说到贝坤的事情就根本没办法和你好好交流。你不是要睡午觉吗还不赶紧睡。”

    “我睡不着,要睡你自己睡。”

    姚母忍不住笑了笑。

    这个死要面子的老男人。

    一觉醒来。

    潇夜睡得真的有些久。

    他看着外面下着凄凄漓漓的小雨,眼眸转动着,好久才回想起来这是什么地方。

    猛地一下从是沙发上站起来,看着大床上已经没有了姚贝迪的痕迹。

    他有些焦急的打开房门,然后跑下来。

    大厅沙发上,姚母和姚贝迪坐在那里,两个人似乎在说着什么,气氛还挺好。

    他微松了口气。

    总是这般的患得患失。

    姚母转头,看着潇夜,看着他此刻的样子。

    姚贝迪顺着她母亲的方向,转头。

    此刻的潇夜,头发完全是耸立的,左一根右一根,张牙舞爪,说不出来的凌乱,还很搞笑。一身皱巴巴的不说,叫上还打着光脚。

    潇夜被他们的视线看的有些奇怪。

    他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丫子,有些尴尬的抓了抓头发,头发被他扯得更加乱七八糟了。

    “醒了吗”姚母似乎是为了缓解尴尬,问道。

    “嗯,睡了好像很久了。”

    “是有点久了,不过没事儿多睡会儿也行。贝坤就是,每天不睡到中午绝对不会起床。年轻人瞌睡多,我们理解的。”姚母一直温和无比。

    “嗯。”潇夜依然还是有些尴尬,总觉得自己这般衣衫不整的样子很难为情,他脸那一刻似乎也有些泛红,“我去洗把脸。”

    姚母点头。

    潇夜转身上楼。

    姚贝迪看着潇夜的模样,眼眸动了动,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

    到了晚上,雨就真的越下越大。

    吃过晚饭后,姚母极力的挽留,让他们今晚就在这边睡。

    姚贝迪拒绝了。

    姚母其实知道姚贝迪的顾虑,家里面床有很多,可终究不好主动说出,让两口子分房的话,即使也早就知道,他们是分房睡。

    潇夜和姚父姚母道别,然后开车离开。

    姚贝迪坐的后排。

    黑暗的天空,透过后视镜也看不清楚姚贝迪真切的样子。

    车内的空间很静,静到似乎能够听到呼吸的声音。

    前面的雨刮一直不停的刮着雨水。

    下雨天开得稍微慢了些。

    潇夜很认真。

    突然前面一个急刹。

    姚贝迪也被惊了一下,身体连忙扶着前面的桌椅。

    前面出了车祸,一辆私家车和一辆摩托车相撞,摩托车被甩出了很远,摩托车上的人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一瞬间的时间,鲜血和雨水混杂在了一起,流在整个街道上。

    潇夜把车子停好,对着姚贝迪说道,“你在车上,我去看看。”

    姚贝迪只是沉默着,看着潇夜就这么连雨伞都没有打的下了车,然后走向了车祸现场,私家车主有些六神无主,看着地上躺着的人那一刻慌张到不知道说什么。

    潇夜似乎是对着车主说了什么,车主连忙打了电话。

    潇夜和车主都蹲下身子看了看那个躺在的人,因为不是医生不知道伤势,两个人不敢轻举妄动,私家车主从车上打伞给伤者,两个人在等着救护车。

    身后,似乎多了一道人影。

    潇夜转头,看着姚贝迪打着雨伞站在他的身后。

    姚贝迪的眼神一直看着地上那名伤者,看着他闭着眼睛呼吸很重,表情很难受。

    潇夜从地上站起来,走向她,“你去车上。”

    姚贝迪的眼神还是看着那个人,看着他的模样,看着他周围的血

    她咬着唇,身体在微微发抖。

    “你先到车上去,他不会有事儿的,已经打了急救电话,警方马上就来了。”潇夜说道。

    姚贝迪的身体一直在发抖。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怕见着这样的画面,每次一见到这种画面就会特别的怕,听说笑笑在坠海前,也是这般,满身是血

    她脸色越来越白,越来越白,那一刻似乎连雨伞也握不住。

    “姚贝迪,我送你去车上。”说着,潇夜就去拉她。

    姚贝迪躲开。

    潇夜的手在雨中,然后眼眸一紧,他拉着她的手臂,“你先去车上。”

    “放开我”姚贝迪眼神还看着那个人,喃喃的说道。

    “别这样,姚贝迪,你没见过这样的场景,不要看。”听说,人的眼睛是不能见太多残忍的东西,这是人性本然。

    “可是就算没见过,我也想见见笑笑最后一面的”

    潇夜喉咙微动,他拉着姚贝迪,直接往车上走去。

    姚贝迪突然反抗,将手上的雨伞扔掉,两双用力的推开潇夜。

    潇夜因为姚贝迪突然的举动,往后踉跄了好几步。

    姚贝迪狠狠地看着潇夜。

    为什么他总是阻止她做任何事情。

    潇夜也这么沉默着。

    两个人对立着,雨水让他们的身体瞬间就湿透。

    突然。

    潇夜长腿一迈,他走过去一把将姚贝迪抱在怀里。

    姚贝迪一怔,反抗。

    潇夜抱得很紧。

    身体是湿润的,身体却莫名的很温暖。

    潇夜很用力的把姚贝迪圈在自己的怀抱里,他对着姚贝迪一字一句的说道,“让我保护你,好吗”

    姚贝迪捂在他的胸膛上。

    她在摇头,很明显的摇头。

    但是那一刻,她去没有推开他

    没有推开。

    ------题外话------

    会不会有进展呢

    往后往后。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