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三十四章 不是大方到,都可以忍受

第三十四章 不是大方到,都可以忍受

作者:恩很宅
    雨水凄凄漓漓的下个不停。

    天色很晚,除了路灯照耀着的昏黄灯光,只有红绿灯闪烁着的信号。

    警车很快赶到,救火车在第一时间赶了过来。

    车主司机对潇夜道了谢,匆匆忙忙跟着救护车离开。

    潇夜开车,载着姚贝迪回去。

    车子开得更慢了,雨天路滑,即使自己开得好,也不能代表别人也开得好,所以潇夜开车尤其的小心。

    他透过后视镜看着坐在后排,双手一直搂抱着自己身体,有些瑟瑟发抖的姚贝迪。

    刚刚他把她带到车上,她就是一直这般,就像小鹿受了惊吓的模样,即使他现在开着暖气,也似乎没办法让她温暖她冰冷的身体。

    车子,稳稳的停在了地下车库。

    潇夜下车,给姚贝迪拉开车门。

    姚贝迪身体一抖,看着潇夜。

    潇夜有些僵硬的手臂,还是伸手去主动拉着姚贝迪的手,手心里,她小小的手,真的很凉。

    他拉着她下车。

    没有推开他。

    他以为她在刚才没有推开他是因为她当时那一秒,或许就是那一秒的没有反应过来,而现在

    他牵着她走进电梯。

    姚贝迪湿润的身体此刻还若即若离的挨着他的身体,两个人湿哒哒的,沉默无语。

    家里的灯光很亮,潇夜带着姚贝迪直接去了她的卧室,让她坐在卧室的沙发上,然后去浴室里面拿出厚厚的浴巾披在了她的身上。

    此刻的姚贝迪,温顺得就像一只受了伤的小鹿。

    她一直默许着潇夜,为她做的所有一切。

    潇夜严严实实的把姚贝迪包裹好了之后,就去浴室帮她放热水。

    不及时洗澡,真的很容易感冒。

    他放好洗澡水走出来,看着姚贝迪还是那般默默的坐在沙发上,刚刚发乌的嘴唇,此刻渐渐恢复了血色。

    她眼眸微动,看着潇夜,看着他依然全身湿透。

    “姚贝迪,去洗个热水澡。”潇夜对着她说。

    姚贝迪就这么直直的看着他,看着因为被雨水淋湿而有些狼狈的样子。

    潇夜看上去有些紧张,此刻似乎也一直在紧张着,就怕下一秒,她会对他排斥。

    有些事情就是这般的,越是怕发生,越是会发生。

    姚贝迪从沙发上站起来,她说,“潇夜,你出去吧。”

    潇夜低眸。

    姚贝迪从潇夜的身边走过,有些时候不用太多的语言和太多的举动,就能够很深刻的感受到,身边人的排斥。

    浴室的房门关过来,然后上了锁。

    很清脆的声音,所以潇夜听得很明白。

    他也说不出来是什么感受,只是觉得,心有些微痛而已。

    姚贝迪始终将自己的心门,上了一道重重的锁,而他找不到钥匙,去打开。

    浴室中的姚贝迪蹲坐在温暖的浴缸里面。

    这是恒温浴缸,可以持续加热。

    所以她可以蹲坐在里面很久,也不会让自己的身体发凉。

    她狠狠的搂抱着自己的双腿。

    脑海里面总是会浮现很多残忍的画面,然后会一直在她的脑海里面盘旋,让她惊恐崩溃。

    今天下午去和心理医生沟通。

    她觉得很难受。

    她知道身边所有关心她的人都想要让她好好地活下去,可是她真的很累,真的很难受,真的很想要就此封闭自己,封闭在自己的世界。

    潇夜让她很矛盾。

    她很想要屏蔽这个男人,很想要。

    不管事情的经过怎样,不管潇夜有多少难以启齿的隐忍,不管潇夜的内心世界到底在想什么,她真的觉得,笑笑的离开,都是潇夜一手造成。

    都是他,让笑笑离开了他们的世界。

    所以她发誓,她不会原谅他。

    绝对不要。

    可是刚刚,就是刚刚有一秒,当她突然回神的时候,看着潇夜那么小心翼翼的站在她面前,那么高大的一个人看上去那么狼狈,他说,“姚贝迪,去洗个热水澡。”

    分明用的肯定的语气,说出来的话,却像是在求她。

    求她,对自己身体好一点。

    眼泪疯狂的从眼眶中滑落,无声的落在浴缸里面。

    心真的已经够伤了。

    她不想要再这么难过下去。

    她怕,承载不了。

    洗了很久。

    洗完,擦干自己的身体,吹干头发,走出卧室。

    眼眸看着床头上那杯牛奶,牛奶旁边还有一杯白开水,白开水旁边是一瓶药丸,一个便签纸压在药丸下面,姚贝迪走过去拿起来。

    “早晚一颗。”

    字迹不是太好看,但看得出来,写的很认真。

    她将那张纸狠狠的捏在手心,然后,扔进了垃圾桶。

    潇夜回到自己的卧室。

    他也把自己泡在浴缸里面,让自己的身体渐渐变得温暖。

    身体越暖,映衬着的心口就会越凉。

    他疯狂的清洗着自己的身体,有些时候真的很想要把自己清洗干净,从头到尾的洗一洗,洗掉自己的人生,洗干净自己的身体。

    身上已经被他擦得通红,看着偌大落地镜面前,自己那狰狞的皮肤。

    终究是,洗不干净了。

    他躺在浴缸里面,看着头顶上的灯光

    一切,真的不能重新开始了。

    翌日一早。

    天微亮。

    潇夜从床上坐起来,无奈的看着自己身下那一趟水渍。

    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想过这般事情,却身体还是有了男人最本能的反应。

    他起身,想去厕所清理了自己的身体,换了一条内裤。

    然后将床单换了下来,一时之间,突然找不到家里的其他被单在什么地方,以前家里面所有的一切都是姚贝迪在处理,现在这一个月来,他基本都没有想过,还有换被子这件事儿。

    他找了几圈,终究是没有找到。

    他想了想,决定先把床单抱到楼下的洗衣机去清洗,然后再慢慢的找新床单,考虑着如果真的没有找到,就让小弟给他买一套新的回来。

    这么就穿了一条黑色内裤,赤着身体下楼。

    此刻还真的很早,他不觉得姚贝迪会起来得特别晚,所以当他抱着床单走下楼的时候,正准备走进洗衣房时,就看到开放式厨房那里,姚贝迪手上拿着一杯纯净水在喝水,然后两个人突然尴尬。

    潇夜觉得自己这段时间真的很容易在姚贝迪面前出丑。

    两个人这么对视了一分钟,姚贝迪拿着杯子往楼上走去,走过他的身体,他恍惚听到她说,“潇夜,不用这么委屈自己的身体。”

    口吻不温不热,仿若就是在提醒一个,对自己不痛不痒的人。

    他转身看着姚贝迪上楼。

    其实他没有想到姚贝迪这么敏感,他就是抱一床被单下楼而已,她就已经猜到了这么多。

    起身往洗衣房走去。

    他将被单放进洗衣机,低头准备研究用法时,眼眸突然就顿了一下,他看着自己黑色内裤中间位置,如此明显的

    那一刻,整个人都不好了。

    早上发生了那种青春期才会出现的事情他也认了,清洗干净了就行。可是成熟男人生理反应的早上反应他实在是紧张到,都忘记了自己这个东西还这么着,要是早知道,他一定让被单遮住自己的身体

    他觉得他此刻全身都在发烫。

    也不是没有和姚贝迪做过,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么的尴尬。

    以前和那些女人上床的时候,从来都没有这般情况,他自己的身体给别人看不会害羞,看着别人的身体也不会害羞,而刚刚就是那种举动,却让他手足无措。

    他蹲下身体,然后好半响找到了洗衣机的开关按钮,按下之后,洗衣机就开运作。

    他转身回房间。

    回到房间后,那东西稍微安分了些,他又刻意的洗了一个冷水澡。

    按理,遗了之后就不会再挺起,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还这么高高在上,他到底是有多欲求不满

    火速的冲了一个凉水澡,换了一套得体的衣服。

    现在也睡不着了,打开房门,一边拿起电话正准备给小弟打电话买床单时,姚贝迪也突然出现在走廊上,看着他淡淡的说着,“床单在楼下的客房里面。”

    潇夜拿着手机的手有些僵硬,然后缓缓的将手机放在衣兜里面。

    姚贝迪已经越过他的身体下楼了。

    此刻的姚贝迪穿了一套得体的衣服,看上去是准备出门上班。

    今天周一,姚贝迪还是选择了去上班。

    潇夜停顿了一秒,大步的下楼,一把拉住准备出门的姚贝迪。

    姚贝迪脸色有些不好的盯着他的手。

    潇夜放开,“我送你去上班。”

    “不用了。”

    “我送你去。”

    说着,潇夜已经换上了鞋子,比她先一步的走出了大门。

    姚贝迪脸色微微有些变化,终究没有多说。

    两个人在一起一直都很尴尬,气氛还有些紧绷。

    依然是潇夜在开车,姚贝迪坐在后排位置。

    上班高峰期的车辆尤其的堵,潇夜也没有不耐烦,就这么很安静的开着车走走停停。

    车子到达康盛药业的大楼下。

    姚贝迪直接打开车门下车。

    两个人没有说再见,就像出租车司机和客人一般的关系,姚贝迪往大厅走进去,潇夜看着她的背影,准备驾车离开的时候,又看到姚贝迪从里面出来,身边多了一个男人。

    眼眸一紧。

    身边那个男人殷斌,他想就算化成灰他也认识。

    两个人有说有笑的,往外走去。

    潇夜好几次都想要下车,最后还是选择了沉默。

    身后有车辆催促。

    潇夜看着后面那辆车,脸色不好,突然踩了踩踏板,一个急速,一下子就冲了出去,看上去分明就是一副不要命的节奏,搞得后面那辆轿车半天没有反应。

    走在公路人行道里面的殷斌和姚贝迪似乎也注意到了那辆车,殷斌咧嘴笑了笑,从姚贝迪从车上下来时他就就知道车里面做的是谁,眼眸伪装,嘴角是笑着,其实心里是有些说不出来的滋味。

    以为会有点希望,又总是觉得自己,好像怎么都碰不到。

    两个人去早餐店吃早餐。

    姚贝迪话不多,很多时候都是他在说,她在听而已。

    两个人吃完早饭之后,去公司。

    “姚贝迪,你想不想出去走走”殷斌问道。

    姚贝迪一怔,“什么意思”

    “公司有个项目,在西安,要不要像上次去四川那样,一起去就今天下去。”殷斌问道。

    姚贝迪有些犹豫。

    “怎么,这次还怕我吃了你不是”殷斌笑着说道。

    姚贝迪瞪了他一眼,“我现在只是不想出门。”

    “但帮我行吗”殷斌该用苦肉计,“你知道我那助理,前几天不是老婆生了吗我一个心软就放了他2个星期的陪护假,现在我要出差,但一个人去谈事情确实不方便,如果你愿意,当我一个星期助理如何”

    “你胆子可真大的,让老板的女儿办理当助理”姚贝迪扬眉。

    “我不也是被逼急了吗”

    “你可以让别人陪你去。比如,吴雨霖,她一定很乐意。”

    “姚贝迪,做人不能这么落井下石的”殷斌咬牙切齿。

    姚贝迪忍不住笑了。

    殷斌就这么直直的看着姚贝迪的笑容,是有很久了,没有看到过姚贝迪这么开怀的笑过,仿若曾经的笑容,都带着些牵强。

    姚贝迪似乎也觉得自己有些,夸张。

    她收下笑容,“我考虑一下。”

    “姚贝迪,你笑起来的样子,真的很美”

    潇夜是真的有些后悔,来到了这个地方。

    耳边叽叽喳喳全部都是女人的声音,不停的拿着面前五彩缤纷的宣传d在他面前晃悠,说话的语速快得惊人,他甚至听了之后,还要回味一会儿才知道他都说了些什么。

    “帅哥,您觉得塞班岛如何两个人的旅游团绝对是最好的选择。你肯定看过奔跑吧,兄弟,第二季最后一集就是在那里录拍的,现在大家都去那里,那里风景好,海滩又美,两个人在小船上飘啊飘,你想想多浪漫”

    “我不喜欢人太多的地方。”他想,姚贝迪应该也不会喜欢。

    “不喜欢人多的地方也没关系,去日本北海道如何这段时间北海道是淡季,人不多,你看过非诚勿扰吧,当年舒淇和葛优谈恋爱就是”

    “我不喜欢日本。”潇夜说。

    “不去日本我们可以去威尼斯如何,海上城市”

    “也可以去澳大利亚”

    潇夜就一直被旅行团推销员念叨着,仿若就怕他会突然离开一般,一直不停的说,不停的说着全世界各国都出名的旅游景点,说着他们的奢华配套,可以不要导游,也可以让让导游随传随到,酒店,景点门票,交通工具都是提前就会准备妥当。

    潇夜也不太知道旅游这玩意儿到底应该怎么才算好,终究还是答应了旅游团,定了一个旅游点法国,巴黎。

    不知道姚贝迪会不会喜欢。

    他交了定金。

    旅行社说早点把护照和身份证拿给他们为他们订机票和酒店。

    他把那份量身为他们打造的旅行方案拿走,走出旅行社,被热情的推销员搞得头都大了,而推销员甚至是把他送上车后,才离开,那叽叽喳喳的声音才消失。

    果然他觉得自己真的不太喜欢话太多的女人。

    他开车,离开。

    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突然心情有些好。

    现在才知道,有些时候,自己亲手去做一件事情,会比等着别人为你做事情,更加有成就感。

    他开车先去了浩瀚之巅。

    这段时间因为张龙的事情,道上安宁了不少。很多人都不太敢招惹了潇夜,后果会很惨。

    像张龙这种,就明显的做到的杀鸡儆猴的效果。

    潇夜没待太长时间,只让小弟们多听听姚贝坤的,不是特别原则性的东西,都不用给他单独汇报,让姚贝坤解决就行。

    所有人都知道,潇夜的这种举动,分明就是开始提拔姚贝坤了,而姚贝坤也开始渐渐地,在道上崭露头角了。

    潇夜回到家,将那份旅游方案放在茶几上,然后心情还算可以的去楼下客房找出了被单,铺床。

    他不太会做家务的事情,搞了好几个小时后才让被单平平顺顺的在床上,他躺在床上睡觉。

    早上起来太早,上午又做了这么多事情,想着姚贝迪也不会回来,就非常心安的睡了过去。

    睡得有些沉。

    他想他应该是被饿醒的。

    没有吃早饭,也没有吃中午饭。

    潇夜从床上起来,打开房门。

    眼眸顿然一紧。

    他看到姚贝迪搬着行李,从房间出来。

    脸色陡然一下就变了,变得那样彻底。

    姚贝迪看着潇夜,就看了一眼,推着行李继续往前。

    “你去哪里”潇夜看着她,问她的时候,声音有些冷。

    姚贝迪没有回答,拖着行李就走。

    “姚贝迪。”潇夜一把拉住她,手劲很强。

    姚贝迪的行李就在潇夜的蛮力下,一下子倒在地上。

    姚贝迪看着潇夜的手,眼眸动了动,“我去哪里,需要给你报备吗”

    “你去哪里,就不能给我说一声吗”潇夜狠狠的问她,“我本打算我们一起”

    “潇夜。”姚贝迪直接打断他的话,“我昨天的默许,是不是让你得寸进尺了些”

    潇夜一怔。

    “放开我。”姚贝迪动了动手腕。

    潇夜隐忍的脸色,微微松开了手心的力度。

    姚贝迪推开潇夜的手,有些嫌弃的揉了揉,说道,“我现在要和殷斌一起去出差,走一个星期。”

    “不去不行”潇夜问她。

    “告诉你我的行踪只是不想让你去我父母那里说东说西,潇夜,你最好清楚你现在的身份,我们不是正常的夫妻,你要我说多少次”讽刺的说完之后,姚贝迪转身欲走。

    “怎么才算正常的夫妻”潇夜问她。

    姚贝迪停了停脚步,“谁知道,反正我们之间,应该永远都不可能了。”

    “是吗”潇夜突然冷冷的笑了一下。

    姚贝迪不想多说,脚步重新抬起。

    刚走出一步,身体突然一紧,一双大手再次拉着她的手腕,一个用力,猛地一下,她整个身体都被那股蛮力拉扯着,然后后背就抵在了墙壁上,同时,身体被另外一具男性身体狠狠的压在身下,两个人脸靠得很近,近到甚至能够感觉到彼此的呼吸。

    姚贝迪脸上难看了些,她狠狠的看着面前的潇夜,看着他隐忍着的那张脸,看着他的唇靠近她,一点点。

    “又想要用强的吗”姚贝迪问道。

    潇夜的唇瓣在她唇瓣前0。01米的距离,停下。

    “就算我们睡在一张床上,就算我们接吻、zuo爱,我们就是正常的夫妻了吗潇夜,夫妻之间是要交心的。要不然就像两只牲畜一般,为了欲望而交配”姚贝迪清冷的声音,真的让人觉得很讽刺,她说,“我做不到你那么随心所欲,这个世界上我就和同一个男人上过两次床,我觉得已经够脏了。而你,却可以和无数多的女人,上无数次床。我算不算,也是你的其中之一。”

    “姚贝迪,以前的事情我们不提了行吗以后我就上你一个人行吗”潇夜说,真的不想要再说过去。

    过去,他改变不了。

    “我就应该觉得很荣幸吗是不是杀了人,说一句,以后我不杀人了,法官就会叛你无罪”

    潇夜哑然。

    姚贝迪的理论,让他根本就没有词语去反驳。

    姚贝迪推开潇夜,力度不大,但这次真的就推开了。她重新拿起前面几步的行李,“别想要试图感动我,我心肠比你想象的,还要硬。”

    提着行李,姚贝迪走了。

    空荡荡的房间,就剩下空荡荡的一切。

    别想要试图感动她

    他果然,谁都感动不了。

    他木讷的下楼,看着茶几上那份旅游方案。

    他果然是太得寸进尺了,他以为姚贝迪在渐渐对他改观,昨天的所有,似乎都是一个良好的发展,他就有些得意的觉得,姚贝迪或许,变了。

    一切都是梦一般,根本就不存在。

    他将那份方案狠狠的撕裂,然后扔在了垃圾桶里面。

    医生说可以出去走走。

    姚贝迪真的出去走走了,而那个陪在她身边的人,不是他而已。

    他突然想起什么,猛地起身大步往楼上跑去。

    他推开姚贝迪的房门,看着床头上那瓶药丸。

    医生说早晚一次。

    他拿起电话,拨打,“爸,我是潇夜,殷斌的电话是多少”

    “你找他做什么”

    “有点事儿。”

    “那你用笔记记。”

    “恩。”

    潇夜挂断电话,脑海里面浮现那串数字一一按下,犹豫了一秒钟,潇夜按下拨打键,那边接通,很有礼貌,“喂,你好。”

    “我是潇夜。”

    那边似乎是愣怔一秒,笑了笑,“你好。”

    “姚贝迪现在跟你在一起吗”

    “恩。”

    “她有一瓶药忘带了。”

    “我马上回来。”

    “我在楼下等你们。”

    “好。”

    挂断电话。

    这算是第一次和情敌打电话,彼此之间很平静。

    潇夜拿起药瓶,下楼。

    刚走到小区大门口,出租车就停了下来。

    下车的不是姚贝迪,而是殷斌。

    殷斌对着潇夜,友好的一笑,“我帮她拿过去。”

    “恩。”潇夜递给他,“早晚一粒。”

    殷斌点头,“好,我会提醒她的。”

    说完,转身又上了出租车。

    潇夜转眸看着坐在出租车内的姚贝迪,看着她一直低垂着眼眸,根本看不到她的脸色。

    如果是给姚贝迪打电话,后果只有两个。

    第一个是她不接。

    第二个是她接了,但是不理。

    所以,他打了电话给殷斌。

    那句“好,我提醒她”。潇夜承认,有那么一秒有些打击过度。他的妻子,却需要另外一个人男人来照顾

    出租车上的两个人,殷斌将药丸递给她,“你的药。”

    “谢谢。”姚贝迪接过,随手放进了自己的手提包里面。

    “他挺细心的。”

    “我不想说他。”姚贝迪直接开口。

    “好。”殷斌笑了笑,很爽快的答应着。

    刚刚在楼下等姚贝迪的时候,看着姚贝迪下来时脸色并不太好,坐上出租车去机场的路上,而他说的话,她似乎也没有听进去。

    两个人就突然沉默了。

    直到他电话响起。

    潇夜会主动给他打电话,那一刻他是真的有些吃惊,还有些防备。

    没想到,仅仅只是姚贝迪拿掉了东西。

    他还一直以为像潇夜那样背景的人,或许就是来威胁他的也说不一定。

    想着,有些好笑的笑了一下。

    他突然觉得潇夜这种男人,还真的比他想象中,更男人。

    “去多久”姚贝迪突然问道。

    “5天,如果你愿意,我们可以多留两天,去看看兵马俑,去看看华清池,去爬爬华山也行。”殷斌说。

    姚贝迪只是点了点头。

    她眼神又放在了窗外流利的风景上。

    刚刚来的时候

    准确说,刚刚她回去收拾行李的时候就已经看到茶几上的旅游方案了,是一份情侣的旅游奢华团,她拿起随便看了看,里面的内容很丰富,大概是7天时间。

    那一刻心里很复杂。

    说不出来的复杂,带着深深的排斥。

    她做不到和潇夜和好如初,但她也忽略不了潇夜在她身上的改变。她甚至觉得,这样的煎熬让她有些说不出来的难受。

    她宁愿潇夜还是原来那般,她就和他,这么互相折磨着,等哪一天彼此都觉得够了,就分道扬镳。

    所以她那一刻脾气也有些大,看着潇夜,一味地,甚至没有理由的排斥。

    潇夜的反应也有些大。

    两个人就一触即发。

    她说了难听的话,潇夜做了极端的事。

    两个人在两条平行线上,越走越远。

    而她本以为她和潇夜经过今天后,又会这么冷冷很长一段时间,潇夜就算是隐忍,也会这么自动消失一段时间,却没想到,潇夜会给殷斌打电话,只因为,她拿掉了那瓶药。

    不是拿掉了,是故意没有带走。

    她不想吃药。

    她看着窗外的景色。

    她真的没有想到,潇夜会放下身段,给殷斌打电话

    潇夜那么狂妄的一个人

    s特国,依然7星级大酒店。

    乔汐莞、温特森和高嵩三个人入住后,温特森就拿出了电脑开始攻击酒店的系统,把他们三个人入住的资料屏蔽,换上了其他人的身份,以防万一。

    到了晚上时刻。

    房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所有人一瞬间紧绷了起来。

    温特森动了酒店的系统,自然也动了他们的摄像头,他修长的手指在电脑上不停的跳动,脸上保持着平静,很快,酒店所有的摄像视频画面展现在他的电脑上,他截出其中一个屏幕,然后看到了门口外站着的几个人。

    “开门,是老大回来了。”

    乔汐莞那一刻是有些激动地,尽管她没高嵩跑得快,也依然快速的往门口走去。

    就分隔了一天,因为这一天经历了太多时间,所以那一刻仿若隔了一个世纪。

    她兴致冲冲的站在门口等着顾子臣。

    顾子臣他们一行人走进来,顾子臣抱着叶妩,公主抱。

    叶妩温顺的靠在顾子臣的胸口上,半掩的脸上,看得出来无比的虚弱,那一刻咬着唇瓣,呼吸都变得有些微弱。

    “她怎么了”高嵩问道。

    “受了些严重的伤,因为赶时间只是给她做了简单包扎,温特森,我让你们离开酒店的时候把莫梳留在酒店的医药箱带走了的,你现在提着箱子到房间中来,我要给叶妩疗伤。”顾子臣抓头自己对着温特森说,声音又快又急,那一刻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在一边,从兴奋到微微有些失落的乔汐莞。

    乔汐莞就这么看着顾子臣抱着叶妩随便走进了一间房。

    而那间房,是她选定的,她原本准备和他一起住的。

    “叶妩受伤真的很严重。”耳边,突然响起了一个女性嗓音。

    乔汐莞的实现微转,看着武大,微微一笑,“是吗看上去是很虚弱,我一直以为你们都是打不死的小强,没想到也会受伤到跟小兔子一般的可怜无助。”

    口吻中有些讽刺。

    武大眉头皱了皱了,“这个时候就不要再把私人恩怨放在一起了,叶妩也是为了救我和吴飞钦。”

    “恩,我知道,听说了。”乔汐莞笑着,知道现在武大对叶妩或许感情更深了,她笑着说道,“我没别的意思,只是一直觉得你们真的很厉害。那个,你要不要去陪着叶妩”

    “不用了,老大陪着她就行。”武大直白的说道。

    是啊。

    顾子臣陪着,叶妩怎样都行。

    乔汐莞一直微笑着,“对了,叶妩都受了些什么伤”

    “还不是被艾卿给折磨的。”武大说,突然咬牙切齿,“艾卿真的不是男人。”

    艾卿看上去挺男人的啊。

    而且还很绅士风度。

    “我以前一直觉得不管如何,艾卿都是高高在上的,尽管现在和艾卿正面相对,我都以为,我们是光明磊落的拼杀,我真的没见到,艾卿居然这么小人,居然这么的,瑕疵必报太残忍了”

    “怎么了”乔汐莞皱眉。

    武大似乎是气大,也没有顾虑的直白说道,“艾卿对叶妩用刑。”

    “用刑”这个词,总觉得离自己应该是很远。

    “叶妩身上到处都是鞭伤,伤口处还有盐水浸泡过的痕迹,这都不算什么,更禽兽的是,叶妩被艾卿叫了几个基地的人强奸”武大说出来,整个人都在发抖了,“我真的很想杀了艾卿他居然这么对叶妩。”

    乔汐莞突然沉默。

    叶妩遭遇了这么多

    而这次任务是顾子臣让叶妩去执行的,顾子臣是不是欠叶妩更多了

    她承认,她此刻没有武大那么愤怒,她自私的,为自己考虑得更多。

    武大现在身体都在发抖,似乎是气到不行,她对着乔汐莞说,“老大这段时间对叶妩好点,你不要太介意。等叶妩恢复了就好。”

    武大想事情永远都是那么简单。

    不过能够活在简单的世界里面也不见得不是好事儿。

    所以她笑着对武大说,“好。”

    那些勾心斗角和内心阴暗的一面,她不准备玷污了如此纯洁的武大。

    武大得到乔汐莞的答案,似乎是松了口气的,然后找了一个房间进去休息。

    据说这么不眠不休的,已经超过了48个小时,从去挟持,到救人的过程中,顾子臣也应该有24个小时没有闭眼了。

    她看着房门的方向,还是走向了那个房间。

    他推开。

    顾子臣现在在给叶妩上药。

    裸露的全身,就这么在顾子臣的眼底,就这么在乔汐莞的眼底。

    叶妩的身体本来就伤口很多,再加上鞭伤和那些狰狞的血渍,恍惚那一眼,看到的是一块已经腐烂的肉皮,惊恐到吓人。

    顾子臣眼眸一扬,看了一眼乔汐莞,“你出去。”

    乔汐莞看着顾子臣冷漠的脸,看着叶妩一直隐忍着没有叫痛的脸。

    她转身欲走,忽然又停了停,对着顾子臣说道,“我想会不会有什么是我可以帮忙的”

    “没有。”顾子臣直白的说道。

    “听武大说,叶妩被艾卿我想她的私密之处是不是需要清理什么的她这样也没办法自己来,如果不清理对女人应该不太好,染上什么病了而作为医生的莫梳也突然叛变了,你一个大男人总不能做这种事情,以后叶妩还要不要嫁人了。”乔汐莞欲言又止的,又带着些玩笑的口吻说着。

    顾子臣手似乎顿了一下。

    “不用了。”说话的是叶妩。

    乔汐莞看着她,看着她依然忍着头的脸。

    “我不会嫁人的,所以子臣可以帮我,而你我真的不放心。你不是医生。”叶妩一字一句。

    “顾子臣也不是医生。”乔汐莞说。

    “顾子臣会医术。”

    “清理下面,女人比较在行。”乔汐莞开口。

    叶妩眼眸一紧,突然激动无比,“乔汐莞,到了这个时候,你都还不放过我吗我身体都成这样了,你觉得顾子臣会对我有什么想法吗任何男人都不会对我有想法,你放心,我引诱不了顾子臣我只是想要对我最后这个破烂的身体负责而已,我对你起不了什么威胁”

    突然的咆哮,拉扯着她原本就没有愈合的伤口。

    叶妩身体咳嗽了两声,那狰狞的皮肤,更加的鲜红了,血液开始往下流。

    “乔汐莞,你出去。”顾子臣平静的口吻,尤其的冷血。

    乔汐莞看着他,看着他冷峻的那张脸,心里好像是有什么在起伏,微微的带着刺痛感,不过她隐忍得很好,她平静的说道,“顾子臣,我知道我站在这里你会觉得我在无理取闹,叶妩受伤这么严重我还要来让她激动。我马上离开,离开的时候我只是想要告诉你,对待同伴好的方式有很多种,不需要每一样就亲力亲为。有些事情没有我,也可以是武大。而我也想要告诉你,不是每一个女人都真的大方到,什么都可以忍受。”

    “不打扰你们了。”

    乔汐莞离开,还好心的把房门关了过来。

    ------题外话------

    这一章写的心微微有些刺痛。

    不知道为贝迪,为潇夜,为莞莞,还是为子臣。

    总之,一声叹息。

    小宅觉得,结局终究会是好的。

    至少小宅觉得会是。

    另外,推荐小宅的旧文豪门巨星之悍妻养成。

    娱乐圈情感文,过程小虐,结局完美。

    你值得拥有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