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三十四章 许成不许败(九)自救?

第三十四章 许成不许败(九)自救?

作者:恩很宅
    乔汐莞带过房门。

    转身,就看到客厅中大家都看着她。

    刚刚叶妩的突然咆哮应该是引起了他们的注意,所有人的眼神都有些说不出来滋味的放在她身上,有那么一瞬间,她真的觉得,她在他们的世界其实是有些多余。

    她半途而进,似乎是很突然。

    在她还没有彻底搞清楚他们的世界到底是一个怎样血腥的世界时,她就已经处在了这么危险之中。而其他人,大概不会知道作为平凡人的她要多努力,才能够这么冷静的接受这里的一切。他们只会觉得,她的存在,或许会拖了他们的后腿。

    她不太会把自己的情绪表露在外,也似乎不愿意做一些无谓的解释。

    这就是一种习惯的保护之色,在自己也觉得自己好像不够那么强大时,会伪装着不会任何人看穿她的脆弱。即使偶尔被气得抓狂,她也只是扬起她高傲的嘴角,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离开。

    她走向了外阳台,脚步轻盈,面带微笑。

    她将落地玻璃拉过来,把自己暂时的和其他人分开。

    他们都有着10几年的交情,她想她怎么应该也是比不上的。

    所以她不怪任何人对她产生的不理解。

    她理解自己就行。

    s特国的夜已经静到仿若整个城市都已经沉睡了过去。

    她就这么静静默默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看着这个无比陌生的地方。

    说真的,有点想要回到上海了,似乎有点想姚贝迪了,有点想古源了,还有点想小猴子……

    她深呼吸。

    深呼吸,让自己慢慢的调整有些忧伤的情绪。

    落地窗的玻璃突然被人推开。

    她眼眸微转,看着走向她身边,和她一样看着外面夜景的男人温特森。

    “还不睡觉吗?今天累了一天。”温特森问她,在静静的夜晚,反而觉得他的声音带着磁性。

    “睡不着。”

    “孕妇不应该还这么操劳自己。”

    “你说得对,但是就是睡不着。”乔汐莞笑着说道。

    是真的睡不着,所以不想要委屈了自己。

    “叶妩的事情……”

    “我知道你会劝我什么。”乔汐莞打断他的话,“在我心里面已经非常排斥的时候,我希望你们不要让我觉得,所有一切,都是你们在逼我。”

    温特森似乎是沉默了一秒,没有多说。

    乔汐莞也觉得此刻没有什么是推心置腹的东西可以给他们这群生死同伴可说,毕竟,她是外来者,毕竟不管她说什么,对他们而言,她都是在破坏,都是在不理解。

    晚风吹拂着面,有些燥热不安。

    “老大是一个有原则的人。”沉默的空间,温特森再次开口说道。

    “我也是一个有原则的人。”乔汐莞说,仰望着这片陌生的天空。

    听说宇宙很大,所以大家看到的,其实是同一片天空。

    所以那一刻她也可以非常煽情的想着,也许姚贝迪,也许古源和她在一片天空下,她想这样,或许自己就不会觉得那么孤独,那么的被人深深的排斥在外。

    “所以温特森。”乔汐莞说,“我很多时候比你想象的理智,理智的知道,这个世界上,其实离开谁都能够生活下去。”

    温特森那一刻似乎是张了张嘴,最后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有些事情,也许说得太多,反而不好。

    夜色更浓。

    温特森陪了乔汐莞一会儿,就回到了大厅。

    她依然这么趴在外阳台上,让自己渐渐的恢复平静。

    恢复到一种,应该不太容易被人伤害到的平静。

    她拉开外阳台的落地窗,往里面走的脚步,突然和来人,正面相对。

    两个人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彼此。

    大厅中所有人都已经不在了,整个套房里面显得尤其的安静。

    “乔汐莞。”他叫她的名字,还是那么低沉而磁性的嗓音,在夜色朦胧下,他整个人都显得那么虚无缥缈到,若即若离。

    “嗯。”她看着他。

    “该睡觉了。”顾子臣说,然后伸手去拉她。

    乔汐莞身体微侧了一下。

    顾子臣修长的手指在空气中,有些尴尬。

    两个人仿若都有些尴尬。

    没有想过,有一天,她也会这么的去排斥顾子臣,排斥他那双刚刚摸过其他女人的手指。

    她有点记不清楚,当初自己恨不得爬上他的床和他缠绵不休时的心情了。

    她仰着头,看着顾子臣的眼睛。

    他还是显得这么平静。

    应该也没有什么特别大的事情,可以让他变得激动。

    她嘴角突然拉出一抹笑,“听温特森说,不是回来后就要直接去王宫吗?”

    她用了很平静很自然的语调和他说话。

    “明晚去,今晚大家都需要休息。”

    乔汐莞点头,忽然说道,“这次应该不会安排我去吧,其实我挺怕死的。”

    “你不用去,我带着吴飞钦、高嵩和武大去。”

    “嗯。”她点头,一笑。

    两个人好像突然,又变得冷静了。

    时间滴答滴答的流逝。

    大厅中不知道是谁走了出来,响起了些声音。

    乔汐莞和顾子臣顺势看着大厅的方向,看着武大拿着一个水杯,似乎是出来倒水的。眼眸也自然的看到了外阳台的他们,她倒完水,离开的时候说道,“不早了,你们还不睡觉吗?”

    乔汐莞说,“正准备睡觉。”

    “哦。那早点休息。”武大看着他们的模样,又离开了。

    乔汐莞眼眸微转,“去睡觉吧。”

    说完,就大步的走到了前面。

    这么多个房间,还剩下一间是没有人住的,所以她直接走了进去。

    顾子臣跟在她的身后。

    两个人一前一后。

    一前一后的洗漱,然后躺在了一张大床上。

    昏暗的房间,安静到出奇。

    乔汐莞背对着顾子臣,想要闭上眼睛,终究是睡不着。

    但是顾子臣太累了,她还不会无理取闹到,到了此刻还要去这么的打扰他的休息,也或许就是一个没有休息好的瞬间,就会让她们所有的致命。

    所以她即使一点睡意也没有,还是没有发出任何一点点声音。

    她说自己是一个理智的人,理智的知道,不能让别人伤害了自己,当然,也没必要去伤害那些不是故意伤害自己的人。

    她静静的看着窗帘,看着窗帘也是静静的。

    身后,一只修长的手臂将她整个人圈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有点点排斥,但还能够忍受。

    她装作睡着了的样子,没有任何反应。

    两个人的距离很近,近到她能够感觉到他热热的呼吸在她的颈脖处,如此暧昧不清。

    “我知道你没有睡着。”顾子臣磁性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

    终究瞒不过这个男人。

    乔汐莞觉得自己在他面前,真的没有任何成就感。

    “我没有碰叶妩。”顾子臣说,“即使你不提醒我,我也不会碰她的私密处。”

    乔汐莞眼眸微动。

    “我帮叶妩治疗她身上的伤口只是为了稳定她的内心而已,她这两天经历的,很容易让她整个人崩溃。而她是我的同伴,我没办法丢下她。”顾子臣解释。

    其实身体已经非常疲倦的,意识还是那么清楚。

    他想如果他不解释,这个女人应该会恨他一辈子。

    “乔汐莞。”顾子臣把她更紧的搂在怀抱里,“今天一切,谢谢你。”

    乔汐莞身体微怔。

    谢谢?!

    “听温特森说,你很勇敢。如果不是你,我们不会这么顺利。也或许早就已经功亏一篑。”顾子臣说,然后似乎是突然起身,低着头看着把自己几乎快要捂在枕头里的女人。

    他手指轻轻地抬起她的头,让她整张脸就出现在他的眼前。

    乔汐莞有些倔强的脸蛋,就这么清清楚楚的在他的眼眸下,一点点,聚集得这么真实。

    他的手指一点一点描绘着她的五官,薄唇拉出一抹好看的弧线,然后低头,亲吻在了她的唇瓣上。

    四瓣嘴唇贴合在一起,紧紧的贴合在一起。

    心在那么一刻,突然是动了一下。

    很明显的触动。

    乔汐莞眼眸直直的看着近距离下的顾子臣,感受着他温柔的舔舐,一点一点,在她的唇齿间燃烧。

    微微闭上眼睛,回应着他的热情。

    这不是一个太激。情的吻,但却是一个,让人温暖的触感。

    吻持续了很久,彼此已经气喘吁吁,两个人还是那般相拥着彼此,让呼吸渐渐平静下来。

    乔汐莞终究还是睡着了。

    顾子臣看着乔汐莞静静的躺在自己的怀抱里,看着她如此恬静的模样,眼底闪现出了,一丝心疼。

    不能给她承诺,却还一直把她带在自己身边,明知道她会害怕,却不给她任何选择的权利。

    乔汐莞。

    你不会知道,今天当我回来的时候,看到你这么健康的在我面前,我的心情是怎样?!

    他低头,吻再次释放在她的唇边。

    第一次有一种,再也不想要分别的感觉。

    真的不想。

    ……

    翌日。

    天色已经透亮。

    昨晚是太晚睡觉吗?!今天醒来,就已经是这么晚了。

    她迷迷糊糊的起身,顾子臣也不在了。

    她也没有多想的,走进厕所洗漱。

    她坐在马桶上,还有些昏昏沉沉,昨晚上的一切她承认她或许会耿耿于怀,但她并不是一个会把什么情绪都表露在外的人,而且顾子臣作为给她解释了,有些事情就算理智上可以接受,感性上是怎么都接受不了的,还好,她觉得自己是一个理智的人。

    她上完厕所,准备起身。

    眼眸突然一紧。

    她看到内裤上那抹暗棕色血渍。

    一点点,却那么明显的渗透在自己的内裤上。

    她心里突然一阵紧张,整个人那一刻是有些不知所措的,脑袋一片空白。

    怎么会这样?!

    怀孕这么久以来,一直都是干干净净的。

    出血意味着什么,流产吗?!

    她整个人突然有些怕。

    她提着裤子,连衣服都没有换,直接跑除了房间。

    大厅中,其他人在,顾子臣不在。

    其实不用想也知道顾子臣在什么地方。

    所以她想都没有想的,直接去了叶妩的房间,猛地推开房门。

    房间里面在做什么?!

    顾子臣在喂叶妩吃早饭,一小口一小口。

    顾子臣什么时候喂过她吃早饭了?!

    她想这个时候确实不应该计较太多,何况武大也在房间里面,看上去是无所事事的,在陪着他们。

    而她这个有些不太礼貌的举动,三个人的眼神都放在了她的身上。

    气氛突然就变得紧张起来。

    所有人都沉默着,眼神在彼此之间,流窜。

    乔汐莞突然转身,离开了。

    算了。

    有些事情,也不见得给谁说了,就有用。

    她曾经就说过,这孩子能不能留到最后,看她自己的造化,她不能为难了谁。

    乔汐莞走了之后,好一会儿。

    顾子臣转头对着武大,“武大,你来喂饭。”

    “子臣……”叶妩有些虚弱的声音,那么的依依不舍。

    “乔汐莞不会这么冒冒失失。”意在说明,乔汐莞肯定是有事情找他。

    叶妩咬了咬唇,没再多说。

    武大接过顾子臣的饭碗。

    顾子臣起身离开。

    叶妩的眼神狠狠的看着他们离开的方向,狠狠的看着。

    “叶妩。”武大叫她。

    叶妩转眸,眼神瞬间恢复。

    “其实乔汐莞一点都不笨。”

    “我没说过她笨的。”叶妩拉出一抹笑。

    “这次的合同多亏了她。”武大说。

    “我知道。”叶妩微微一笑,“武大,你别告诉我,你是怕我针对乔汐莞?”

    “没有,我只是随口说说。”

    “武大。”叶妩情绪似乎是有些低沉的,叹气,忧伤的说道,“以前对顾子臣都没有了希望,现在这么破烂的身体,还能有什么期待,放心吧,我不会破坏了他们的感情。”

    “嗯。”武大点头,笑了笑,喂她吃饭。

    她总是单纯的想着,只要大家都好,就行。

    ……

    顾子臣回到房间。

    乔汐莞半躺在床上,看了一眼顾子臣。

    “你找我什么事儿?”顾子臣直接问道。

    乔汐莞摇了摇头,“没什么,就是心血来潮,你当我突然抽筋。”

    “……”顾子臣眼眸微紧。

    “你不陪着叶妩吗?”乔汐莞随口问道。

    顾子臣看着乔汐莞。

    “没什么。你不是昨晚给我解释了吗?你放不下你的同伴,现在叶妩是非常时期。放心吧,我不会这么无理取闹。”乔汐莞说得淡淡然。

    顾子臣的脸色依旧还是如此的对着她。

    乔汐莞也不想再多说什么。

    内裤上的血渍让她整个人也没有什么好心情。

    两个人这么沉默了好一阵,“醒了就去吃早饭。”

    “我等会儿去吃。”

    “乔汐莞,你在怀孕,你知道孕妇应该有些什么觉悟吗?”顾子臣狠狠地说着。

    “那你又知道吗?”乔汐莞问他。

    顾子臣脸色一沉。

    “算了,我不想和你吵架了,你说吃早饭,我就去吃早饭。反正在你的世界里,你什么都是对的,我那么无能。”乔汐莞掀开被子起床,走出房间。

    顾子臣站在房间,脸色紧绷到不行。

    他转头,走向洗手间,狠狠的洗了把冷水脸,似乎是想要借此浇灭心里的愤怒。

    不是任何谁,都可以让他气到这个地步。

    顾子臣抽了一张纸,擦了擦脸颊和手,然后扔进垃圾桶。

    眼眸突然一顿。

    他走过去,捡起自己那张纸,然后看到垃圾桶里面一条女式内裤,内裤上面那点棕色痕迹如是明显,心里突然一紧,他转身大步的走出房间。

    鹰眸转动,锁定目标大步走向饭厅。

    乔汐莞在吃着早餐,吃着面包,胃口并不太好。

    “你内裤上有血怎么不给我说一声?”顾子臣问,声音有些大,带着责备的口吻。

    乔汐莞漫不经心的嚼着面包,“不想说。”

    “乔汐莞!”顾子臣声音又加重了些。

    此刻客厅中有些人,饭厅和客厅连在一起,而且没有遮挡物,顾子臣的暴怒让所有人都不自觉得转头看向那边,看着顾子臣被乔汐莞气得,火冒三丈的样子。

    顾子臣一般不发脾气,只会用阴冷的眼神瞪你,瞪得你毛骨悚然。

    但是此刻的顾子臣,分明差点被乔汐莞气得跳了起来。

    “我听得到,你想说什么你就说,我能够做到的我就做,做不到的你吼我也没用。”乔汐莞依然表现得很淡定,对于顾子臣的暴怒半点都不畏惧。

    “把手给我。”顾子臣沉声。

    乔汐莞不耐烦的伸出手。

    顾子臣一把握着她的手腕,然后把脉。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心跳太快,把脉把的那么不安静。

    乔汐莞其实也有些紧张,看着顾子臣严肃的脸,面包放在嘴边,似乎都没有开口咬下去。

    这么过了至少10分钟。

    “顾子臣,你到底会不会?!”乔汐莞真的不耐烦了。

    她真的紧张到,要命的节奏。

    顾子臣放开乔汐莞的手,“我给你输点水,吃点安胎药。”

    这是当时从z国边境离开时,特意的带了些乔汐莞要用的东西。

    不管口上怎么说,内心里面也希望,这个孩子能够……

    他默默的呼吸的一口气,说道,“你先吃早餐,吃了我帮你输水。”

    “是不是还在?”乔汐莞问他。

    顾子臣点头。

    乔汐莞也也不知道当时是什么感觉,其实鼻子有些酸酸的。

    顾子臣那一刻似乎也看到她的情绪,温柔的摸了摸她柔顺的头发,“她很坚强。”

    乔汐莞咬着唇。

    她很坚强。

    可是,她怕,她自己不够坚强。

    顾子臣坐在乔汐莞的旁边,顺势的把乔汐莞抱在怀里。

    客厅中的其他人已经隐形的消失了。

    老大的情绪反常让他们觉得狰狞。

    狰狞到不敢多待,就怕殃及鱼池。

    这个世界上估计没有谁能够在一瞬间让老大气得跳脚,又在另外一个瞬间,让老大突然温柔得跟水一般,而这么极端的两种情绪,都不是他们看到的,老大正常的情绪……

    所以还是,自动隐身为好。

    早饭后。

    乔汐莞就躺在床上输水。

    这是安胎水,顾子臣还给她挂了氧气瓶。

    她觉得有些无聊,一个人在房间,顾子臣估计去陪叶妩去了。

    而且到了晚上,他们还要去王宫。

    去那么危险的地方,也要商量对策。

    她就这么静静的躺在床上,显得真的有些孤独。

    她突然低头,摸了摸依旧平坦的小腹。

    她嘴角拉出一抹淡淡的微笑,笑着说道,“你说你叫什么名字呢?”

    当然没有人回答她。

    但她却依然乐此不彼的继续说道,“你哥哥叫小猴子,你如果是个男孩就叫小小猴子吧。如果你是个女孩儿,就叫小兔子乖乖怎么样?”

    乔汐莞突然响起那首儿歌,轻轻的声音柔和的哼唱着,“小兔子乖乖,把门儿开开,快点看看,我要进来,不开不开我不开,妈妈没回来,谁来也不开……小兔子乖乖,把门儿开开,快点开开……”

    眼眶突然有些红。

    鼻子酸楚到,好像唱不出来。

    小兔子乖乖,一定要乖乖。

    妈妈没回来,不要把门开。

    房门外,顾子臣不知道何时已经走了进来。

    乔汐莞抬头,红着眼眶看着顾子臣。

    顾子臣坐在她的旁边,让她的头靠在他的肩膀上,似乎是在给她依靠。

    “怎么哭了?”顾子臣问她。

    “我也没你想的这么没心没肺。”乔汐莞说。

    顾子臣似乎是笑了一下,笑着揉了揉她柔顺的头发,“我一直都知道。”

    乔汐莞突然坐正了身体,对着顾子臣,“我刚刚在想我们孩子的名字。”

    顾子臣看着她有些兴奋的样子。

    “你说叫什么好?”乔汐莞问道。

    “你都想了些什么名字?”顾子臣扬眉问道。

    有些时候会回避这样的事情,因为总觉得会存在很多不定的因素,而这些不定的因素,会让希望越大的人,越失望。

    但此刻,他却突然很有兴趣的,想要和乔汐莞,继续这个话题。

    “如果是个男孩,我准备叫他小小猴纸,如果是个女孩,就准备叫她小兔子乖乖。”乔汐莞一本正经。

    顾子臣觉得整个脸都黑了,“你就不能想点正常人的名字。”

    “哪里不正常了?!”

    “她至少也应该姓顾。”顾子臣一字一句。

    “顾大少,没想到你这么传统。”

    “这不是传统,这是应该的事情,我的孩子,不跟着我姓跟着谁姓!”顾子臣说得咬牙切齿。

    乔汐莞那一刻突然就安静了一秒。

    安静的看着顾子臣这么激动的样子。

    那个曾经说不想要这个孩子的男人,却在这个孩子身上,也有了为人父的期待。

    顾子臣似乎也感觉到乔汐莞的情绪,依然把她抱在怀里,“乔汐莞,你知道吗?我其实很感谢你。”

    “嗯?”

    “你总是给我意想不到的惊喜。”顾子臣说。

    乔汐莞躺在他的怀抱里,嘴角一勾,“顾子臣,我能够给你惊喜,也能够给你惊吓。所以别试图真的惹到我,你知道我一点都不好惹。”

    “我知道。”

    两个人这么紧紧的楼抱在一起。

    好像在这个陌生的国度,因为身边人而变的,又那么一点温暖。

    点滴还在一点点不停的往下流。

    顾子臣也这么陪着她躺在了床上,乔汐莞依然靠在顾子臣的身上,她甚至能够看到她和顾子臣的脚丫子,就这么无所事事的,交织在一起。

    有时候反而觉得,就是这么平常的举动,也会让人从心里面觉得幸福。

    “昨天去签合同,吓到没?”顾子臣突然问她。

    “你说呢?”乔汐莞翻白眼,“还好我聪明,要不然你现在见到的就是一尸两命。”

    “你怪我吗?”

    “相对而言你让我去帮你完成你的目的,我更介意你去爱抚叶妩那女人。”乔汐莞说得一本正经。

    “我没有爱抚她。”

    “那你昨天晚上在她身上做什么?”

    “上药。”

    “你敢说你没有碰到她的身体。”

    “那只是伤口。”

    “顾子臣,你什么时候这么口齿伶俐了!”

    “我说的只是事实。”

    “你一定要这么来气孕妇吗?!”乔汐莞带着哭腔。

    “好吧,我碰到她的身体了。”

    “顾子臣,你给我滚!”乔汐莞咆哮。

    “……”

    这个世界上,能再有除了女人,更加难以伺候的生物吗?!

    会有的。

    不久就会知道,有个叫做“小孩”的生物,更加难伺候。

    “莫梳叛变了。”顾子臣突然叹气。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乔汐莞问。

    “有点时间了。”

    “那你为什么不说出来,我们差点被你害死了。”乔汐莞埋怨。

    “我有提醒过温特森。”

    “但你没有提醒我。”

    “我怕说出来后,你就不会签合同。”

    “顾子臣你可以再阴暗点吗?!”乔汐莞狠狠地说着,“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顾子臣笑了笑,“我是怕你紧张。”

    其实,不管怎样,只要是他交给她的,就算她排斥,就算她害怕,他想她也会帮他完成。

    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自信,但是在乔汐莞身上,他能够看到她的勇敢。

    “莫梳叛变了,你难过吗?”

    “嗯。”顾子臣大方的承认,“不过人各有志,我给了他足够的时间让他做决定,现在既然他做了决定,那就是他自己的事情了。”

    “好吧,你们果然都很冷血。”乔汐莞唧唧歪歪的说道。

    顾子臣也不多解释,有些事情,其实没必要追根究底。

    输完水。

    乔汐莞觉得困,就躺在顾子臣的怀抱里面睡着了。

    醒了之后,也到了半下午时刻。

    顾子臣已经在和他们商量对策了,今晚上会偷袭王宫,然后直接面谈国王,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举动,可顾子臣胸有成竹的样子,让她觉得,好像什么都能够成功。

    这就是头儿应该有的魄力吗?!

    至少军心不能乱。

    吃过晚饭之后,顾子臣和高嵩、武大以及吴飞钦准备出发。

    乔汐莞就这么一直看着他们。

    顾子臣他们离开的时候,乔汐莞站在门口送他们。

    大家似乎都很沉默。

    顾子臣给了乔汐莞一个眼神,似乎是在让她放心。

    也不会期待顾子臣在离开的时候,会主动的给她一个大大的吻。

    所以乔汐莞非常自觉地,拉着顾子臣的手。

    顾子臣看着她。

    所有人都这么诧异的看着她。

    乔汐莞踮脚,吻印在他的唇瓣上。

    似乎是那一瞬间,顾子臣的耳朵一下子就红透了。

    那么明显,如此迅速。

    原本有些严肃的气氛,吴飞钦突然没有忍住的笑了笑。

    武大有些害羞的把头转向一边。

    高嵩也带着些起哄的成分,笑得意味深长的。

    “你小心点。”乔汐莞说,对比起顾子臣的拘谨,她显得很大方,还很自若。

    顾子臣微点头。

    然后大步离开。

    其他几个人也跟上了他的脚步。

    一行人在她面前一会儿就消失不见。

    她关上房门,转身。

    心里还是会有些怕和紧张。

    她默默地调整着呼吸,然后转头看着温特森坐在客厅。

    温特森做内勤支撑,目前已准备完所有的程序,只需要等待他们将他的木马程序连接到王宫的互联网端口,他就可以像上次给他们做支撑一般的,去支撑顾子臣他们的行动。

    乔汐莞静静的坐在温特森的旁边,看着他此刻靠在沙发上一言不发,眼眸一直放在了电脑屏幕上。

    安静的房间,突然响起了什么声音。

    乔汐莞和温特森都转头,看着叶妩突然从床上起来,此刻正扶着门,有些摇摇欲坠。

    “叶妩,你应该多休息。”温特森站起来,走向她。

    “这个时候,休息不了。”叶妩说道,一步一步想往前走。

    “你慢点,我来扶你。”说着,温特森就走过去,扶起她。

    也不知道她身体哪里伤口多,温特森弄得特别的小心翼翼。

    乔汐莞就看着叶妩苍白到毫无血色的脸上,一直有些焦急的看着电脑还未有任何反应的屏幕。

    大厅中突然又安静了些。

    时间等了很久,都没有等到电脑的任何动静。

    想来王宫,果然也不是一个轻易可以进去的地方。

    乔汐莞突然起身。

    她想再这么等下去,她会变得神经衰弱。

    所以她起身,突然回到了房间。

    离开的那一秒,她似乎看到了叶妩有些讽刺的眼神。

    在他们的世界里,或许她就是那个“孬种”,什么都怕!

    她也难得和这个女人计较。

    她躺在大床上,闭目。

    睡不着,也不能让自己太劳累。

    顾子臣说了,前三个月真的得小心,很容易动胎气,所以尽量多卧床休息。

    她就听话的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这么不知道躺了多久。

    房门反而被人推开。

    她转眸,当然不会相信顾子臣会这么快的就回来了,所以看着叶妩这么虚弱无比的站在她面前时,她也没觉得惊讶。

    总是要找机会给她下马威的。

    她都习惯了这个女人的所有章法。

    她从床上坐起来,靠在床头上。

    “就我们两个人,你不用表现得这么虚弱!”乔汐莞直白的开口。

    “你觉得我是装的?”叶妩讽刺的一笑。

    “我不觉得你是装的,但是也不觉得,你会虚弱到这个地步。”乔汐莞一字一句,“不是吗?叶妩。”

    叶妩脸色一沉。

    是的。

    她身上伤口很严重,但没有严重到,她表现出来的这般。

    她微微站直了些身体,一步一步走进乔汐莞的房间,然后关上了房门。

    乔汐莞看着她的举动,看着她嘴角那邪恶的笑,“乔汐莞你果然是聪明的,所以应该也聪明的知道,我现在如果想要杀了你,也不会是很难的事情。”

    “杀了我对你有什么好处?”

    “至少顾子臣就是我的了。”

    “你明知道,杀了我,顾子臣只会杀了你。”乔汐莞说。

    “乔汐莞!”叶妩冷声,叱喝。

    乔汐莞很平静的看着叶妩,“我听人说,女人可以为了自己喜欢的人犯贱,但不能让自己变得下贱。顾子臣都不爱你了,你还在这么死皮赖脸的缠着他,你说你是不是下贱?!”

    “你是真的很想要刺激我到,杀了你吗?”叶妩狠狠的问道。

    “我知道你不会杀了我,因为你不会这么愚蠢的,在温特森还在的时候来杀我,除非你真的很想和我一起死。”乔汐莞很平静的说道,“叶妩,有时候我真的觉得,就算是身手再好,外在再美又有什么用。人活在世界上,不是要去追求那个触不可及的东西,而是要明白所谓的自知之明。”

    “自知之明?!”叶妩冷笑。

    “顾子臣对你什么感情你比任何人都清楚,我承认,你这么耍心机和顾子臣这么纠缠在一起,我看着会心烦,也会有一种,成全你们狗男女,劳资自己去潇洒的冲动,但终究而言,你的手段还是太过低微,真正高明的人不会做这种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的把戏,我如果如了你的愿,只会让人觉得,我乔汐莞够蠢而已!”

    “乔汐莞!”叶妩真的很想要杀了这个女人。

    这个女人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可以轻易的刺激到让人要疯了的地步。

    乔汐莞摆摆手,“叶妩,你出去吧。我们既然互相看不惯彼此,就不要这么频繁的出现在彼此面前,这样只会让彼此对彼此更加痛恨而已,而这份痛恨最直接的影响就是,让我们心情很不爽。人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时间也不长,何必这么的折磨自己?!”

    叶妩就这么看着乔汐莞,看着她一脸平静。

    她说不过她。

    不管任何时候都说不过她。

    她想尽了办法想要拆散她和顾子臣,但似乎对这个女人都不起任何作用。

    昨天顾子臣给她上药,昨天顾子臣的冷漠让她以为乔汐莞终究会因此和顾子臣产生芥蒂,如果换成是她,换成是任何一个女人也许就和顾子臣大吵大闹了,如果乔汐莞真的那么做了,那才真是上了她的道!

    她就会煽动其他人,让其他人觉得乔汐莞在无理取闹,乔汐莞是一个自私的女人。

    他们是一个团队,在一起10几年的交情,他们的感情会自然而然的倾向她这边,所以自然会排斥乔汐莞。

    到那个时候,她再装装,乔汐莞和顾子臣的感情就会爆发,结果会怎样……

    她咬着唇。

    现在什么结果都不会有。

    她狠狠地看着乔汐莞,看着她躺在床上,那般自若的模样。

    “叶妩,其实你能够想到的,我都能够想到。你想要他们排斥我,然后影响顾子臣?死了那条心吧,我绝对不可能这么愚蠢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为了你和顾子臣大吵大闹!”所以她就算是气疯的了时候,也会理智的隐忍着。她抬眸一直看着叶妩,字字句句的说道,“蛊惑人心的事情,我比你更在行!否则你以为,我就短短半年时间,可以成为三个集团最大的董事,真的只是靠运气吗?!”

    叶妩咬牙,拳头紧捏“是吗?!”

    “何尝不是?!”乔汐莞冷静的对着她。

    “那你知道我现在要做什么吗?”叶妩残恨的眼神一紧,紧紧的盯着乔汐莞那张她恨不得撕烂的平静脸颊,然后眼神往下,放在她的小腹上。

    乔汐莞后背一凉,一阵毛骨悚然。

    “你这么聪明,你应该怎么自救?!顺便提醒你一句,如果温特森离开电脑一秒钟,顾子臣一行人就会,全军覆没!”

    ------题外话------

    呼呼,昨天群里的妹子那句话太棒了。

    可以为了爱的男人犯贱,但不能让自己变得下贱。

    我觉得特么太适合咱们霸气的莞莞了。

    那啥,小宅爱你们,你们总是给小宅无限灵感。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