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三十六章 忍到极限,强上?!

第三十六章 忍到极限,强上?!

作者:恩很宅
    潇夜还是去了上岛咖啡。..

    优雅的环境,两个人对立而坐。

    殷斌看着潇夜,两个男人都显得尤其的平静。

    他没多说,直接递给潇夜一个厚厚的牛皮纸信封。

    潇夜拿过,将牛皮纸信封里面的照片拿了出来。

    那是在西安的照片。

    那是姚贝迪在西安,笑颜如花的照片。

    潇夜一张一张的翻阅,兵马俑,华清池,爬上得非常小心翼翼。

    潇夜听得非常清楚。

    而且非常清楚的知道,分开了,就真的会和姚贝迪,彻底分开。

    “好。”潇夜点头,“我明天来别墅接姚贝迪,我和她好好谈谈。”

    “潇夜”姚母似乎是有些难受的,“真的委屈你了。不管你们以后会变成怎样,我都已经把你当我半个儿子,有什么需要妈帮忙的你尽管开口。”

    “嗯。”

    “你自己开车小心点。”

    “嗯。”

    电话挂断。

    潇夜沉默着看着面前的玻璃,看着玻璃外上海街头的车水马龙。

    终究,已经到了旁人都看不下去的地步了。

    他其实真的不怪姚母。

    姚母在他们的事情上已经尽力了。

    终究而言,是他自己得不到姚贝迪的原谅。是自己再也没有了资格,去和姚贝迪生活在一起。

    车子重新启动。

    他开着车离开。

    离开,去了浩瀚之巅。

    上午,人不多。

    姚贝坤也不在。

    潇夜坐在专用包房,不发一语。小弟也不敢靠近,面前的酒杯里面装满他喜欢的酒,他却一点都没看,连烟也没有抽,就这么一个人坐在场子里面。

    有潇夜的气氛变得有些奇怪。

    到了下午的时候,姚贝坤来了,看着潇夜坐在包房里面,惊奇的问道,“你怎么在这里我就纳闷了,为什么我姐在家你却不在,姐夫,你丫的别告诉我,这么快你就厌烦我姐了”

    潇夜转头看了一眼姚贝坤,没有说话。

    姚贝坤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似乎也知道不会是他刚刚说的那样,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把潇夜那个专用被递给他,“是我姐又排斥你了哎,女人心海底针,喝酒吧,我敬你一杯。”

    “不喝了。”潇夜看了一眼,然后拒绝。

    姚贝坤眼眸一紧,“喝点,心情会好点。”

    “不想喝。”

    “你是真的被我姐搞成了良家妇男了。不喝酒不抽烟不泡妞好吧,这样也挺好。”姚贝坤说着,“我自己喝得了。”

    然后就自己一个人咕噜咕噜的喝个不停。

    一个下午也没有什么事儿。

    潇夜拿起账目看了看,然后问了问几个账目上的问题,姚贝坤看上去大大咧咧的,倒是解释得清清楚楚,到了傍晚时分有几个喝醉酒闹事儿的,姚贝坤也再三两下就处理完,整个场子在他的震慑下,井然有序。

    晚上不到8点,潇夜就走了。

    小弟些看着潇夜有些异常的举动,忍不住都问姚贝坤。

    姚贝坤抓了抓头皮,“恋爱中的男人就是这样的,大家当他神经病就行”

    所有人小弟面面相觑。

    他们不敢。

    姚贝坤也难得解释。

    反正爱情的世界,真的太复杂了,他确实兴趣不大。不过,他转头看着阿信,“刚刚潇夜问你要什么了”

    阿信一怔,打死不开口。

    “丫的,你连爷都不说小心爷将你的小弟弟割了。哦对,你没小弟弟的”姚贝坤说着。

    阿信无语。

    明知道是他的痛楚,居然还说得还这么的直白。

    “不过你丫的是同性恋,拿那东西不也是摆设吗话说潇夜刚刚真的问你要什么了”姚贝坤继续问道。

    分明可疑得很。

    阿信吱吱唔唔的,半天才说道,“媚药。”

    “”

    潇夜回到家。

    差不多8点。

    胃里面是有些痛了,几乎一天没有吃饭,喝得也都是些场子里面的白开水。

    他翻找着药箱,找了两颗胃药,正准备吃的时候,突然又想起那天早上姚母说的话,说空腹不能吃药,更伤胃。

    他不是一个很会养自己身体的人,也并不是一个听话的人,但总觉得每每想起姚母对他说的这些,会觉得很温暖。

    他高大的身体从地上站起来,将药丸放在茶几上,然后到开放式厨房下面条。

    下着面条的时候,大门突然被人打开。

    姚贝迪出现在客厅,然后自然看到厨房中的男人。

    本以为不会回来。

    姚母刚刚说会留着姚贝迪在那边住一晚的

    又是姚贝迪强烈要求要回来吗

    姚贝迪总是不希望她父母因为她而担心,但却从来不知道,这样做或许会让他们两老更加担心。

    姚贝迪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开。

    离开的时候似乎是看到茶几上的药丸,那种胃药是她之前专程为潇夜准备的,潇夜胃不好,有一次胃痛,痛得脸色都不好了,却依然没有想过去医院,那次她就问她爸从公司拿回来些进口的胃药。潇夜胃痛的时候,就给他吃两粒,吃了之后没多久就好了,所以一直以来,就对这种药丸有了依赖。

    其实很久没见过潇夜吃了,在之前,家里的医药准备都是她在负责,所以清楚知道每一样药丸的还剩多少。

    潇夜看着姚贝迪的眼神,看着她还是那么自若的转身上了楼。

    姚贝迪的脸色其实不怎么好,但终究而言也比她刚离开心理诊所的时候好太多。

    面已经下好。

    潇夜端着去饭厅吃。

    胃不太舒服,吃着面似乎更加难受了。

    他隐忍着吃了半碗,终究还是没有再吃下去。

    吃完饭后,休息了10分钟,他吃掉那两颗胃药。

    再这么缓和了半个小时,胃里面似乎舒服多了,他起身回到自己的房间,然后洗漱。

    将自己里里外外的洗了很久。

    他看着大大镜子面前的自己,看着眼眸看着腹肌下胡股沟处的那个lei。

    雷。

    其实不是雷蕾的lei。

    蕾也是他母亲的名字。

    他以前那个地方地方受过伤,被人砍过一刀,才10多岁的时候,他父亲后来找人给他那个地方绣了一个纹身,说是为了掩饰自己身上被人动过。

    那个时候他一直以为他父亲是因为怕人笑话,笑话自己的儿子被人伤到这么重要的地方,甚至于差点就是要害,又损他黑道中的地位,现在想来,或许这是他父亲表达对他母亲的爱。

    这一辈子,他想他终究重蹈覆辙了他父亲的路。

    他擦干自己的身体,穿上了白色的浴袍,走出房间。

    他从衣服口袋里面拿出一颗白色的药丸,装在一个二拇指大的透明带里面。

    他的脚步停在姚贝迪的门口,很久。

    他有时候也觉得自己有些卑鄙,到了这个地步,还想要这么恶劣的方式。

    真的觉得自己有些讽刺。

    他转身,准备离开。

    离开的一瞬间,房门突然打开。

    有些触不及防,所以手上的药丸就这么直直的掉在了地上。

    姚贝迪身上也穿着睡衣,手上拿着水杯,似乎是为了下楼倒水。

    两个人就这么四目相对。

    姚贝迪低头,看着地上那用透明袋装着的白色药丸。

    弯腰,姚贝迪捡了起来,对着潇夜,“这是什么”

    潇夜没说话。

    姚贝迪看了看。

    每一种药丸上面其实都是有标记的,或者一个v,或者一个l,或者一个a。

    姚贝迪没有混过夜场,至少不会这么去玩。

    可因为以前很爱潇夜,她也会经常的去场子,有时候场子里面的服务员和她熟悉了,就会告诉她一些,夜场里面私下流窜的东西,就会给她说,什么代表什么。

    而这个字母“l”。

    love。

    她其实很清楚是什么

    “这是准备给我吃的”姚贝迪问他,声音很平静。

    潇夜咽了咽喉咙。

    有那么一瞬间是想的。

    要不然也不会专程让阿信去给他找这种东西。

    “想要和我上床吗”姚贝迪问他。

    潇夜眼眸微动,沉默着,当时默认。

    “潇夜,外面那么多女人,你就不能找他们吗非要来这么折磨我”姚贝迪声音有些大,突然激动,突然暴怒

    “对不起。”

    潇夜说,然后准备离开。

    对不起。

    因为,除了你,其他人都不行。

    “潇夜”姚贝迪大声叫着他。

    “今天我妈给你打的电话我都听得很清楚。我妈以为我睡着,我根本就没有睡着。所以我听得很清楚,你答应我妈要和我分手了是吗”

    “嗯。”

    “潇夜,你真的很小人。口上那么干脆的答应我妈,现在又来对我做这些你还能够再装点吗嗯”姚贝迪问道,狠狠的问。

    真的是受够了

    受够了这个男人的虚伪。

    她以为他真的是决定放手了,所以今晚上她回来了。

    她想离婚前,他们或许还能够好好的谈谈。

    现在真的觉得自己还是那么蠢,愚蠢的总是在被他耍得团团转。

    “是,我很想和你上床。”潇夜突然说道,一字一句,“和你结婚这么多年,我就上过你两次,我不甘心”

    姚贝迪看着他。

    “而且那天早上我的身体反应你也看到了,我是一个正常的男人,我需要正常男人应该有的需求我不想这么委屈了自己的身体”潇夜继续说道,狠狠地看着她,“我知道我如果说和你上床你会推开我,所以我今天专程去浩瀚之巅拿了药,我就准备在你不知不觉中让你吃下去,然后就可以顺理成章的和你上床。我就是这么卑鄙,我就是这么小人,我就是这么无耻”

    姚贝迪咬着唇,脸上暴露到很想要杀了面前的男人。

    “既然被你拆穿了,你也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男人了我也不需要隐藏了。”潇夜说,眼神一紧,“所以不用药了,我今晚就要要你”

    姚贝迪脸色巨变,看着潇夜的样子,突然觉得这个男人有些可怕,有些阴森到可怕的地步。

    她转身,离开。

    她不想在这个男人身上吃亏。

    潇夜一把拉住她的手臂,迫使她离开的身体猛地一下扑进了他的怀抱里,装在他的胸膛上。

    姚贝迪反感的排斥,拼命地反抗。

    潇夜紧紧的把她搂在怀抱里面。

    姚贝迪扭动着身体。

    “哐”

    突然一声。

    姚贝迪将自己手上的水杯猛地一下砸在了潇夜的额头上。

    一瞬间,玻璃杯掉在地上响起破碎的声音。

    伴随着潇夜额头上的血液,一直往眼眶中流去。

    不知道是鲜血染红了潇夜的眼,还是愤怒充红了他的眼,他通红的眼眶狠狠的看着姚贝迪,脸上的狰狞,带着嗜血的味道。

    安静的房间,两个人这么对视着。

    姚贝迪依然在潇夜的怀抱里面,动弹不得,不管手多用力的推开他,依然还桎梏在潇夜的怀抱里。

    “放开我”姚贝迪怒吼。

    姚贝迪涨红的脸颊,是因为她的愤怒吧

    是有多愤怒

    愤怒的事情,应该还在后面

    反正,就这样了

    潇夜想,反正最坏的结果,不也就是离婚。

    应该也没有比离婚更加糟糕的事情发生了

    所以,他突然弯腰,弯腰,亲吻她的嘴唇。

    刚碰上,她就离开,疯狂的排斥。

    他不屈不饶,一直不停的的去亲吻她的嘴角。

    姚贝迪狠狠反抗着,反抗着他的触碰。

    他会觉得很恶心。

    很恶心这个男人的身体,上过那么多的女人。

    潇夜突然一把抱起她,突然走进她的房间,将她放在了床上。

    姚贝迪有些紧张的,看着潇夜此刻的模样,额头上的血已经染上了他的脸颊,看上去狰狞无比。

    潇夜根本没有给姚贝迪多余的时间,直接压在了姚贝迪的身上。唇没有死缠着她的唇瓣,而是直接往下,亲吻着她的脖子。

    “潇夜,你放开我”姚贝迪狠狠地怒吼着。

    不会放的。

    就算是最后一次,也不会放。

    “潇夜,你td是禽兽”姚贝迪尖叫。

    从来不说脏话的,从来都是乖乖女的姚贝迪,终究也被他逼急了。

    他亲吻着她白皙的皮肤,却依然没有因为姚贝迪的撕心裂肺而放开。

    他就是禽兽。

    一只,只会不停和女人上床的禽兽。

    一只肮脏的禽兽。

    他修长的手指扯开烦人的睡衣,甚至是用撕的方式,睡衣被撕成了两半。

    他的头埋在她的身体上。

    姚贝迪疯狂扭动着身体,拼命的在排斥。

    排斥他的触碰。

    排斥他的亲吻。

    排斥他的一切。

    “对不起,姚贝迪。”他的声音很小,小到仿若都只有自己才能够听到。

    他一把扯掉了她的内裤。

    真的对不起,姚贝迪。

    真的已经,到了极限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