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三十七章 许成不许败(十)

第三十七章 许成不许败(十)

作者:恩很宅
    分明应该是火热的空间,此刻却显得尤其的冰凉。

    潇夜的不停的的印在姚贝迪的身上。

    姚贝迪的反抗渐渐变得没有了力气,渐渐,开始认命一般的,只是这么静静的躺在那里,看着面前那个疯了一般的男人。

    她以为自己不会在心痛了。

    至少在经历过笑笑的事情后,就不会再心痛了。

    原来心的伤痛是不会麻木的。

    “潇夜,这就是你曾经对我说过的,不会碰我”姚贝迪问他。

    问那个,那一刻仿若已经失去了理智的男人。

    而那个男人在听着她的声音的时候,依然无动于衷。

    女人和男人的身体不一样。

    至少和她潇夜不一样。

    她不会把身体和心分开来和他上床,她做不到。

    潇夜的唇依然印在她的身体上,布满全身,那样的吻一点都不热,反而每经过一点,都留下一片冰凉,内心深处的冰凉,透彻心扉。

    水晶灯照耀着的房间尤其的明亮,所以她能够非常清楚的看着潇夜此刻的模样,他可以一点一点深深切切的记下,他在她身体上留下的伤害,大概是永远都抹不去的。

    她和潇夜是永远都过不去这道坎了。

    她微眨了眨眼睛,眼泪就顺着眼眶流了出来。

    有时候她是真的很羡慕莞莞,羡慕她不管任何时候,仿若都在主宰着人生,那么的骄傲。而她自己,就这么一直,一直的承受着,人生给她带来的伤害,从不曾反抗,也反抗不了。

    身体上的触碰暂时消失。

    姚贝迪转眸,看着潇夜突然起身,关灯。

    空间一度黑暗。

    黑暗到那一刻根本就看不清楚房间的人。

    她只感觉到潇夜的身体又靠近了她,唇瓣不在印在她的身体上,他的身体开始那么明显的,进攻。

    “为什么要关灯”姚贝迪身体微动。

    身上的男人没能顺利。

    “为什么要关灯呢潇夜。”姚贝迪问他,一字一句深深切切的问他,“把灯开上吧,我就是想要看看,你在我身上,到底可以有多爽”

    “而我,看着你那张脸,到底会有多恶心。”

    彼此僵硬的空间。

    他没动。

    她也没动。

    两个人就这么僵持着。

    时间一秒一秒,其实也或许不超过5秒。

    灯突然就亮了。

    他们彼此的脸又在彼此的眼眸下,清楚明了。

    “姚贝迪。”潇夜的手指摸着她的脸,一点点。

    即使她很排斥,即使他看出来了他的排斥,他还是这么一点一点的去描绘着她的五官。

    “心很痛吗”他问她。

    “我说很痛,你会放过我吗”姚贝迪说。

    “不会。”

    不会。

    她感觉到了一丝紧绷。

    眼底的泪水,涌出。

    面前的人也变得有些模糊不清。

    身体承载着他的侵犯。

    有点痛。

    是真的很痛。

    因为身不由心,感觉似乎是被强奸,所以很排斥。

    潇夜其实也不爽,因为,太干。

    不管他刚刚怎么卖力,依然对他无动于衷。

    可是最后,他还是做了。

    就是这么贪婪的,最后还是强迫性的和她发生了关系。

    夜色正浓。

    房间里面的两个人都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仿若只有床畔的声音,显得那么的孤独。

    不知道多久。

    反正就是结束了。

    潇夜抱着她去了浴室,放进浴缸里面,帮她洗澡。

    水很温暖,淹没着她的身体。

    他修长的手指一点一点将她身上的污渍清晰干净,这么干净的身体,终究是被他这么染脏了。

    姚贝迪没有再反抗他对她任何亲密的举动,不管是清晰她的任何地方,她仿若都已经麻木了一般的看着他的模样,麻木的感受着,内心是世界那似乎要杀人的疯狂。

    将她的身体里里外外的洗了洗,洗了又洗。

    不知道洗了多少次,反正,就是一直的在想,或许洗洗,就干净了。

    “洗不干净的,潇夜。”姚贝迪涣散的眼神突然聚焦着他,“再怎么洗也洗不干净了,就像你一样,怎么洗,还是那么脏。”

    潇夜的手指停顿了一秒。

    他说,“洗洗,总比没有洗的好。”

    姚贝迪讽刺的一笑。

    这就是自欺欺人。

    可惜,她已经不会愚蠢到,这么来自欺欺人了。

    潇夜拿出大大的浴巾,将姚贝迪裹着抱了出去,他帮她擦干了身体,吹干了头发,然后将她抱进了她的床上,轻轻地给她拧好了杯子,他去她的衣橱里面随便找了一间白色的睡衣,帮她床上。

    整个过程,姚贝迪一直都是这般,不反抗,却满身的刺。

    仿若只要挨近了,就会遍体鳞伤。

    做完了左右一切,潇夜转身走进浴室。

    浴室里面响起淋浴的声音。

    哗啦啦的声音,听得很清楚。

    潇夜看着自己的身体,他搓着身体,很用力,比起刚刚对姚贝迪的温柔,他对自己真的显得太粗暴了些,很快,全身就已经红透了,有些地方甚至已经破皮,显得尤其的狰狞。

    有些东西,真的就永远都洗不干净了。

    他关上水,吹干了头发,擦干了身体。

    他转身走向卧室。

    姚贝迪并没有睡,透亮的房间里面,姚贝迪的眼神还是这么直直的看着他,明显的恨意,想要忽视都很难。

    他关了灯。

    他想,关上灯后,看不到,可以想象。

    刚刚整个过程彼此看着彼此的脸姚贝迪应该已经记住,他刚刚的龌龊不堪了。

    他走向她的床,睡在了她的身边。

    床其实很大,睡下4、5个人都行。

    那一刻,他却选择了紧挨着她的地方,很近很近。

    空洞的房间。

    彼此之间也许只剩下一阵呼吸声。

    夜色正浓,窗外的月光也透着窗帘,染上了斑驳的影子。

    “姚贝迪”

    “能不说话吗潇夜。”排斥得非常彻底。

    “我身上的纹身,不是雷蕾的lei,而是我母亲的名。是我父亲以前找人帮我纹上的。”潇夜说,“我父亲其实很爱我的母亲,但是到我母亲死的那一刻,都没有告诉过她。我当年觉得我父亲很愚蠢伤害了自己,伤害了我母亲,还这么直接给了我这么不愉快的人生。”

    “现在,我似乎也已经踏上了他原来的路。”

    姚贝迪已经不说话,安静到仿若没有听到他在说什么。

    “我想这么多年,终究应该给你说一句,对不起。”潇夜转身,突然抱着她,把她狠狠的楼抱在怀抱里。

    姚贝迪没有反抗,经过今晚上的事情后,仿若就不会反抗了。

    他抱着她,他觉得很暖。

    她却觉得很心寒。

    两具身体这么交织在一起。

    不知道是谁先入眠。

    呼吸就这么,变得均匀。

    s特国。

    乔汐莞一直坐在温特森的旁边,眼眸看着电脑屏幕中,这么惊心动魄的一幕。

    有时候觉得自己似乎是在看007,电视上的那些她一直觉得是虚构夸张的东西,就这么眼睁睁的在自己眼底呈现。

    将近4个多小时的时间,顾子臣终于逼近了王宫最重要的位置。

    乔汐莞一直压抑着心跳,看着突然消失在他们面前的顾子臣。

    顾子臣一个人去面见国王了,用了这种极端的方式。

    温特森和他一样紧张。

    气氛让人觉得有些窒息,安静到仿若掉颗针都能够听到声音的大厅中,突然响起了脚步声。

    乔汐莞眼眸一转,看着叶妩从她的房间走出来。

    温特森似乎是也抬头瞄了一眼,下一秒就把精力放在频幕上,即使此刻相对而言,并没有什么特别事情要做,总得一直这么预防着,或许某个瞬间的突如其来。

    叶妩一步一步靠近他们。

    她的身体还是显得那么虚弱,每走一步似乎都喘了口气。

    这么破败的身体,到这一刻都还是想要杀了她。

    叶妩的脚步终于坐在了他们的身边。

    麻药之后,应该还有晕眩的,此刻眼神却那么清楚明了,甚至带着恨,带着仇恨看着乔汐莞。

    一副那么想要杀了她的表情。

    可能没有想到,会被乔汐莞这么反将一军。

    可能没有办法忍受,总是被乔汐莞这么一而再再而三的打压到压抑着内心无法爆发的情绪。

    对她的恨,以及想要杀了她的冲动,越来越明显。

    两个女人这么对视了一秒。

    安静的空间,所有人突然一顿。

    房门外似乎响起了什么不寻常的声音,连对外界一向都不太敏感的乔汐莞似乎也感觉到了门口处传来的异样。

    温特森眼眸一紧,转对着叶妩。

    叶妩点头。

    刚刚似乎还把所有情绪都放在她身上的叶妩立刻就恢复了她的冷静,她站起身,慢慢的,慢慢的靠近门口,动作比起以往缓慢很多,但却终究而言,不是平常人能够有的能力。

    叶妩躲在门后,面前的视频影像已经模糊,似乎是被人动过手脚了。而就是这么一个动作,就基本可以肯定,来者不善。叶妩打开了大门的猫眼,左右,依然一无所获,仿若是故意躲开了猫眼能够看到的位置。

    叶妩比了一个手势给温特森。

    温特森心领神会。

    他捂着话筒,以防自己的声音被顾子臣一行人听到,他对着乔汐莞说道,“躲起来。”

    乔汐莞一怔。

    “我现在不能死,所以我会想尽办法的保护自己。顾子臣说我们不会为了你而牺牲我们团队,所以乔汐莞,今晚能不能撑过去,就要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说完,温特森已经抱着电脑离开。

    脚步很快很急,乔汐莞在那么一瞬间,似乎就看到温特森消失了。

    乔汐莞看着叶妩谨慎的模样,看着她脸上变化越来越明显,像是突然才反应过来一般的,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不能连累任何人,不能因为她让这个团队有任何牺牲。

    她只有靠她自己。

    在他们的世界里面,力量那么虚弱。

    乔汐莞把自己隐藏在窗帘后面。

    其实她也不知道可以躲在什么地方,好像躲在任何地方,应该都会被发现。

    身体缩成一团。

    她手上那串手链,她一直紧紧的握在手心中。

    她其实还有一把黑色手枪,是顾子臣给她防身的,刚刚躲进来那一秒,她也把它带在了身上,但是她不确信自己真的敢开枪,她不确信自己会把枪口对向别人,她做不到杀人。

    心跳加速,很快。

    快到自己不能呼吸。

    房间很安静,安静得听不到任何声音,所以她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陌生人走进了这个地方。

    她只感觉到心跳在自己的频率下不停的起伏,不停的起伏。

    不知道多久,仿若或许只过了两分钟。

    她似乎听到了打斗的声音。

    从房门外穿了进来,动静很大。

    她不知道是谁在和外面的人打斗

    是叶妩吗

    叶妩身体那么差,应该坚持不了多久。

    会不会是温特森吗

    温特森还要帮顾子臣他们,否则一个不留神的瞬间,就会全军覆没。

    这个时候的自己该出去吗

    但是出去了,又能有什么作用,她会帮到谁,还是成为谁的负担。

    一直这么徘徊,犹豫不安的时候。

    她的房门突然被人打开,她感觉到一个轻微的声音,小心翼翼的走进了她的房间。

    心跳猛地加速,很快。

    乔汐莞屏住呼吸,手心都在发抖。

    那个轻微的声音在似乎是用眼神在打量着房间,一点一点。

    乔汐莞那一刻觉得自己都快要被憋死了一般,她根本不敢出气,就像在深山野林遇到了熊一般,也许装死就可以逃过一劫。

    房间中好像没有了声音。

    突然就没有了任何声音。

    是走了吗

    乔汐莞的思维才刚起,面前突然一亮。

    她的窗帘瞬间被人拉开,那么快。

    乔汐莞身体猛地抖动,很快很快的抖动着,全身都在瑟瑟发抖。

    那一刻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本能的举动,在窗帘拉开那一秒,她按下了手上的暗器,一股麻药射出,却被面前的人,轻易躲开。

    对于这种伎俩,他们应该是经常训练。

    否则应该不会这么游刃有余。

    而她之所以可以算计叶妩,也只是因为天时地利,和她这么笨拙的手法没有任何关系。

    面前的女人看着她如此发抖的模样,嘴角似乎是拉出了一抹好看的笑容,“上次让你在我眼皮子底下逃走了,这次我应该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你就这么溜走了吧”

    乔汐莞依然蹲在地上。

    面前的女人拿着一把黑色的手枪,枪口就这么对着她的眉心,笑得那么的云淡风轻。

    “乔汐莞,你好,我叫夏茵。”女人自我介绍,“你应该不会陌生我的名字吧其实我们在拉斯维加斯还有过一面之缘,可惜,你认不出我。”

    乔汐莞咬着唇,狠狠的咬在一起。

    “我一直很好奇,顾子臣为什么就会把一个平凡的女人带在身边,你说说你到底有什么能耐可以把顾子臣迷得神魂颠倒的,还可以将叶妩从顾子臣的心里抽出来我其实不是一个爱情之上的人,但现在都莫名的觉得很好奇。在我们的世界,我们一直觉得顾子臣和叶妩很配,天生一对的。”女人饶有兴趣的看着乔汐莞,似乎并不在意她此刻吓得都快死了的样子。

    “我说了,你就可以放过我吗”

    “你当我们在办家家酒吗”夏茵忍不住的一笑。

    “那你凭什么要我对你说关于我的事情。”乔汐莞问她。

    “这样你就可以多活两分钟。”夏茵直白的说到。

    “夏茵。”乔汐莞叫住她的名字,“我想要站起来,但是你先别杀我。”

    夏茵看着她的模样。

    这个女人倒是谨慎得很,谨慎得有些好笑。

    “你想站着死。”

    “”乔汐莞看着她,“就当是吧。”

    “那你起来吧。别耍花样,我看到你身体后面的手枪的,你只要敢拿起,在还没有扣动扳机的时候,你就已经死翘翘了。”

    “你也知道我是一个平凡的人,我敢在你们面前耍什么花样我还有自知之明的。”乔汐莞说。

    夏茵冷冷一笑。

    乔汐莞慢慢的从角落站了起来,然后对着夏茵,“你一定要杀了我吗”

    “当然。”夏茵说,“这是上头的命令。”

    “为什么要杀了我”

    “谁知道上头说杀就杀呗。”夏茵表现得无所谓,口吻也是这么淡淡的,慢条斯理。

    “夏茵。”乔汐莞突然叫她的名字。

    “嗯”夏茵眼眸一抬。

    “你别杀我。”

    “那不行。”夏茵很肯定。

    “我活着的用处或许比你杀了我的用处更多。”乔汐莞一字一句,“你相信我,你们现在在和顾子臣作对,你也知道顾子臣很爱我,如果你把我交回去,然后利用我威胁顾子臣,这样不更好。”

    “那是你觉得而已。”夏茵冷笑着说道,“莫梳给我说过了,顾子臣对所有人都说得非常清楚,你成为不了他们的威胁,而且貌似还说了,如果这次事故有人要死,那么第一个死的就是你。”

    乔汐莞看着夏茵,脸色在微微的变化。

    “有点接受不过来是吗其实我们这类人就是这样的,很多时候同伴的感情比身边任何人的感情都要深,我们被麻木一样的训练着,除了同伴是生死依靠,其他什么都是浮云。乔汐莞,你终究而言还是会成为炮灰。”夏茵一字一句的说道。

    乔汐莞咬着唇看着夏茵。

    夏茵看着乔汐莞的模样,扣动扳机的手微动,“不够乔汐莞,作为平凡人能够走到今天,也算是你的幸运了,我也不想给你太多死前折磨,我一向不是这么残忍的人,永别了,乔汐莞”

    话音一落。

    扳机一动。

    “哐”枪声突然袭来,无比响亮。

    乔汐莞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真的要死了,死亡就在自己面前,0.01米的距离。

    而面前的夏茵突然倒了下去。

    乔汐莞不相信的看着门口的男人,看着温特森拿着手枪,对着夏茵,一枪暴毙。

    夏茵就这么直直的倒在地上,然后一动不动。

    她看到那颗黑色子弹穿透这夏茵的头,然后开始有血往黑色的头发上往下流。

    乔汐莞整个人就这么呆滞着。

    刚刚前一秒还说要杀了她的女人,此刻就这么躺在了地上,没了呼吸。

    “乔汐莞,快过来”温特森叫她。

    声音又快又急。

    乔汐莞猛地回身,大步的走向温特森。

    此刻房门外,似乎还有打斗的声音。

    是莫梳和叶妩之间的格斗,很明显,叶妩已经处于下风。

    温特森拿着手枪,瞄准莫梳。

    手似乎是颤抖了一下,眼眸已经,准备开枪的一瞬间,莫梳突然一个翻身,一把将叶妩扑到。

    子弹就这么的打在了墙壁上。

    于此同时,莫梳从衣袖里面滑落出来的锋利的刀面,直接抵触在了叶妩的喉咙处,叶妩猛地咳嗽着,被莫梳这么危险着。

    双方僵持不下。

    莫梳拖着叶妩起身,动作很粗鲁。

    他对着温特森一字一句的说道,“温特森,你放下枪。”

    温特森眼眸一紧,手在颤抖。

    “温特森,别管我了,顾子臣他们还等着你。”叶妩有些虚弱的声音,“我们这一行的,总是会莫名其妙的就死去了,没什么。”

    温特森听着叶妩的话,握着的抢又用力了些,瞄准。

    “温特森。你的队友死伤得差不多了,你就真的忍心叶妩就这么死了”莫梳问他,一字一句的问道。

    是的。

    前段时间才死了一个,尹翔。

    如果又死去。

    他喉咙微动。

    不知道是不是离开基地太久,久到已经开始有了不该有的,七情六欲。

    他身体在微微颤抖。

    不停的颤抖。

    “如果是我杀了叶妩,会不会你们就会好受点。”乔汐莞突然问道。转头对着温特森。

    温特森整个人一顿。

    乔汐莞的手上有把黑色的手枪,她转头看着叶妩,“现在这个时候是不是一定要牺牲,如果是的话,就让我来开枪。”

    温特森的手指一直在颤抖,颤抖着,额头上的汗水一直往下掉。

    叶妩的眼神狠狠的看着乔汐莞。

    狠狠的看着她。

    莫梳似乎也把视线放在了乔汐莞的身上,看着这个女人,突然拿着黑色手枪,停在他们不远处,。

    “我枪法不好,所以我怕打偏了。”乔汐莞说,站在了莫梳的面前,“莫梳,你和我也接触过一段时间,我想你也应该清楚我是个什么样的人。所以就应该知道,在不威胁到我利益和我生命的情况下,我或许还算一个有良知的好人,但凡只要威胁道我的一切,我就会变得自私而残忍。”

    莫梳桎梏着叶妩的手劲似乎是越来越用力。那薄薄的刀片就这么叶妩的喉咙处,在稍微一用力,一用力

    “叶妩,我真的没有想过,我们会在这样的情况下永别。但我终究是知道,我们之间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看来,老天爷还是厚待我的,最终给你选择了一条阴间道路。”乔汐莞说着,就准备扣动扳机。

    因为扳机有些重,她其实有些吃力。

    所以动作有些缓慢。

    温特森、莫梳、叶妩三个人都这么静静的看着乔汐莞,看着她就算是在这么一个陌生的世界里,也能够做出惊天动地的举动。

    “对了莫梳。”乔汐莞准备开枪的一瞬间,又突然开口说话了。

    莫梳眼眸一转。

    “其实你还有一个很好的选择可以做的。”乔汐莞说,“放开叶妩,回到我们的队伍中来。顾子臣很早之前就知道你是间谍了,却一直这么任由你在他们的队伍中,就是在给你机会,就是不想要失去你。其实我不太知道同伴对你们意味着什么,想象,却还是觉得应该好好的劝劝你才行。

    莫梳沉默着没有说话,那一刻脸色紧绷。

    “我给你十秒钟时间,如果你不决定,我就开枪了。我真的会开枪,之所以还会给你这么点时间考虑,那是因为我觉得我应该给顾子臣一个交代。交代的时间十秒钟就够了,他既然也说过在这么危险的环境下我只能自我保护,那么我就会真的选择对自己最好的保护。”乔汐莞说,不像是在开玩笑。

    “十、九、八”乔汐莞数数。

    莫梳的表情有些变化,手指都在微微的颤抖。

    乔汐莞握着手枪,一直对准莫梳,“五、四、三”

    “砰。”

    子弹喷发枪口发出的强烈声音。

    乔汐莞狠狠的握着手枪。

    瞬间,猛地一下,拉扯着叶妩,突然跑向另外一边。

    耳边持续响起“砰砰砰”子弹的声音,紧接着,一颗接着一颗。

    房间里面到处都被子弹打坏的痕迹。

    温特森的手枪不停的跟着莫梳的身影。

    莫梳最终还是逃出了酒店。

    温特森赶到门口。

    莫梳已经快速离开。

    不知道是不是故意放走莫梳的,当时太惊心动魄,当时心跳太快,整个人仿若都处于要死了边缘,所以乔汐莞就真的不知道,温特森是不是对莫梳其实也有些隐忍。

    房间突然安静了。

    乔汐莞的手一直抓着叶妩。

    刚刚那一秒,她其实是在分散莫梳的注意力。

    她当时一步一步走近莫梳的时候,转头看了一眼温特森。

    或许特工都特别会看透别人的心思,温特森似乎是明白了乔汐莞的暗示。

    然后两个人配合着,在莫梳突然分神的一瞬间,温特森开枪对准了他的手,手突然一痛,刀片滑落,乔汐莞在那一瞬间拉着叶妩离开,然后温特森就开始不停的射击莫梳。

    整个过程不超过1分钟。

    1分钟后,世界就都安静了。

    手突然被人狠狠的推开。

    乔汐莞转头看着叶妩。

    叶妩狠狠地说着,“别以为我会感谢你,如果不是温特森,你一样的会杀了我。”

    乔汐莞难得搭理她。

    对于这种女人,对于这种不知感恩的女人,她其实就是不屑一顾。

    温特森现在跑进房间,将笔记本拿了出来。

    手指飞速的跳动。

    然后很快锁定了顾子臣他们的位置,声音渐渐恢复平静,“ok,我们这边已经处理,没有任何伤亡。对方夏茵死了,莫梳逃了。”

    乔汐莞坐在温特森的旁边,看着视频中顾子臣一行人都是完好的。

    狠狠松了口气。

    只不过,温特森为什么会突然放下电脑来救他

    刚刚分明各种躲藏的时候,温特森提醒她自己保护自己。

    心里有些疑惑,但在这个时候,似乎都显得不太重要了。

    顾子臣他们现在已经开始从王宫离开。

    顾子臣怎么安全的从国王面前走出来的,她也不知道,她其实是真的预测不到,顾子臣到底有多大的能耐,他到底都厉害到什么程度

    一切危险解除。

    温特森将笔记本放下,深呼吸了一口气。

    他转头看着乔汐莞,嘴角拉出一抹笑,“多亏了你。”

    “我也是自救而已。”

    温特森点头,转身看着乔汐莞的房间,“我去帮你把那具尸体处理了。”

    “等等,等顾子臣他们回来了再说吧。”乔汐莞看了一眼另外一边的叶妩。

    指不定温特森一离开,叶妩又开始跳起来杀她。

    温特森以为乔汐莞是心有余悸,也没有多想的,点了点头。

    三个人就坐在客厅里面,周围都是一片狼藉,刚刚打斗后的狼藉,也没有人去收拾,时间滴答滴答,房门外终于再次响起了声音。

    三个人均是一怔,然后温特森小心翼翼的靠近大门,透过猫眼,打开。

    顾子臣一行人出现在门口。

    那个时候天色已亮。

    朝霞已经照耀在了酒店的地板上,照耀在了顾子臣有些疲倦的脸上。

    他转眸看了看四周,看着一片狼藉,然后把视线放在了乔汐莞的身上。

    乔汐莞脸色不太好。

    但是,看上去并没有受伤。

    “老大,怎么样”温特森急切的问道。

    和国王的谈判,如何了

    顾子臣让所有人坐在了沙发上。

    乔汐莞自然的,又被他们挤到了角落。

    她抿了抿唇,准备离开,突然又想起自己房间里面还有一具尸体,她想她是没有这么大的胆子,去再次看那具尸体的。

    所以她还是默默地坐在了沙发的旁边。

    “我们要刺杀哈森。阿贝德。”顾子臣突然一字一句。

    所有人一怔。

    “今天晚上我去见了国王后,将我们调查到的哈森。阿贝德这些年在利用自己s特国大臣的身份做了多少暗地阴谋,一并递交了我们签订的合同。国王过目后,只是脸色微动,笑了一下。我甚至于将哈森。阿贝德的地下军队也也给他说了,他还是如此,想来,国王其实是早就知道哈森。阿贝德谋反之心。”顾子臣说得不快不慢。

    “然后呢”温特森问道。

    “既然国王知道,一直不动哈森。阿贝德,那么说明什么,说明,他现在不能去动他。动了,或许真的哈森。阿贝德反抗起来,国家的政权就真的毁了。何况,现在哈森。阿贝德和国的关系友好,指不定哈森,阿贝德就联合国造反。”

    “所以,国王就让我们去暗杀哈森。阿贝德”高嵩扬眉。

    “国王已经不只是派一次去杀哈森,阿贝德了,不过都以失败告终。据说,国王已经等了很久,等着我们这样的人出现,为他解决掉他最大的隐患。”

    “妈的”高嵩突然咒骂了一声,“意思是我们之前那么千方百计的得到哈森。阿贝德信任和签下的合同,经历了那么多的生死,都他妈的做的是无用功丫的那国王也真够腹黑的,他丫的就等着我们自投罗网”高嵩暴怒。

    顾子臣耸了耸肩,“之前的所有,也算是和哈森。阿贝德打打交道,至少摸清楚了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而且既然国王是要让我们去刺杀,我也谈了条件。”

    所有人都有些惊讶。

    那种危险而紧迫的情况下,顾子臣居然还和国王谈了条件。

    这种男人的思维,总是他们不一样。

    考虑得永远都比他们周全,比他们深远。

    “什么条件”

    “要了一支24人的军队。”顾子臣说,“以及一辆直升飞机和两辆轿车。”

    一听有军队,所有人都有些兴奋了。

    “先别高兴。国王可以给我们这么多东西,就代表着他把信任给了我们,但如果我们失败了,绝对会赶尽杀绝,我们就走不出s特国了。”顾子臣很严肃,严肃的声音说道,“所以这次刺杀任务,许成不许败”

    “是。”所有人连忙点头。

    “温特森。你这边用哈森。阿贝德的id攻克国的安全网,有结果了吗”顾子臣转头问道。

    “嗯,今天之内可以搞定。”

    “好。”顾子臣点头,“至少不能让国来协助哈森。阿贝德。”

    “是。”温特森严肃的点头。

    顾子臣转眸,看了看叶妩,看着她依然虚弱的模样,“叶妩,这次行动你好好休息,就不要参加了。”

    叶妩咬着唇,好久,“嗯。”

    “我送你回国养伤。”

    叶妩抬头,看着他。

    “我已经让高嵩和中央情报局那边对接了,明天会给你一个新的身份回到z国。从此以后你就正式成为了z国中央情报局一员。”顾子臣说,嘴角似乎还笑了一下,“据说,会升职,不能回去帮你庆祝,提前恭喜了。”

    “为什么一定要撵我走”叶妩问他。

    “没有撵你走。”顾子臣看着她,“只是在保证你的平安。”

    “我不需要,我想和你们在一起。”叶妩狠狠地说着,“我不回国去,我不回去。”

    “叶妩,你冷静点。你现在身体不好,待在这里,也无济于事。”

    “你是在嫌弃我不能帮你吗”叶妩问他,“所以就要被这么撵走。”

    “叶妩,老大只是想要让你回国休息,你不要这么想。”武大劝慰。

    “那么乔汐莞呢她能够帮你们什么,为什么要把她带在身边”叶妩狠狠的问道,心里是极恨的。

    凭什么乔汐莞可以这样,凭什么她不能

    “她用处很大。”顾子臣说,很平静的口吻,“尽管我没有料到,但是这次的行动,她起了很大的作用。”

    “如果是刺杀,她就起不到任何作用。”

    “就算如此,乔汐莞除了待在我的身边,我不知道还有哪里适合她。”顾子臣一字一句说得非常清楚,“所以她会一直在我身边。”

    乔汐莞看着顾子臣。

    尽管,顾子臣的眼神一直没有放在她的身上。

    她承认了那一秒,她有些被感动。

    房间很安静。

    安静了很久,大家似乎都在等待叶妩的答案一般。

    叶妩说,“顾子臣,如果我坚持不走呢”

    “那么我会强行送你离开。”

    就是这么冷血。

    叶妩知道的,顾子臣一直都是这么冷血。

    不管是对任何人,在大是大非面前,他从来都,不近人情。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