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三十九章 逍遥恋结局(一)

第三十九章 逍遥恋结局(一)

作者:恩很宅
    序:笑看漫漫红尘路,求得一生乐逍遥。..热门

    阴沉的天,让上海这座灯火阑珊的城市,也显得忧郁了起来。

    潇夜开车,行驶在熙熙攘攘的街头。

    周围一切似乎陡然都变得好安静,安静到,仿若只能够感受到自己心脏这么默默,默默碎掉的声音。

    车子停在地下停车场。

    潇夜下车,走进入户电梯。

    他回去收拾东西。

    输入密码,大门打开。

    果然,姚贝迪是不在的。

    不在也好。

    他走进自己的房间,开始打包。

    他东西其实不太多,就是些衣服,还有些生活用品,那些衣服他能够带走的就带走,不能够带走的就打包扔了,这么来来回回的扔了很多东西,用了整整半个多小时,才把自己所有的一切收拾妥当。

    他打开房门,提着行李箱离开。

    脚步停了停,看着隔壁房间,看着敞开的房门。

    犹豫了两分钟,他将行李放在门口,转身走进去。

    姚贝迪的东西也不太多,连相片也没有一张。

    想来,他们连婚纱照都没有。

    两个人的合影应该就只有结婚证上面的那张寸照,那个时候他一脸冷漠,她笑的尴尬。

    微微呼了一口气。

    潇夜看了一圈,转身欲走的时候,突然看到注意到里面床头柜上面的那本绘画日记本,那是笑笑的日记。

    他走过去,拿起来,翻开。

    还是笑笑的绘画,大概是姚母帮她写的文字。

    其实,他真的没有想得那么坚强,看着笑笑的文字,也会有些承受不了的崩溃。他想,失去了笑笑,失去了姚贝迪,他的人生也会变成了,将就。

    他拿起那本日记本,转身走出房间。

    刚走到门口,迎面而来的人,正面相碰。

    姚贝迪看着潇夜。

    潇夜看着姚贝迪。

    两个人这么看着彼此。

    这就算是,离婚后第一次见面了。

    少了那层身份,就似乎少了很多东西。

    “我来收拾我的东西。”潇夜说。上午一起去离婚的时候就说了,他会将自己的东西收拾完。

    姚贝迪的眼神放在他手上的那本日记上,声音冰冷无比,“还给我。”

    潇夜手指微用力,“我只是想要留个纪念。”

    “还给我”姚贝迪的声音又冷了些。

    “姚贝迪,我只是想要留点东西,笑笑也是我的女儿。”潇夜说得很平静,他真的只是想要留点什么,就算是自己失败的婚姻也好,所以他想要这么去争取一点点。

    “潇夜,你非要在我们离婚后,也让彼此这么不好过吗”姚贝迪一字一句问他。

    潇夜沉默着,沉默的看着姚贝迪,看着她对他依然如此的排斥。

    有时候很多东西他都不想要解释,比如昨晚上为什么会强迫性的和她发生关系比如自己为什么会突然答应离婚

    他眼眸微动,转身,拿起那本日记,直接离开。

    能够被人这么恨着,至少比被遗忘的好。

    “潇夜。”姚贝迪看着潇夜大步离开的背影,大声的叫他。

    潇夜当作听不到的,直接提起自己的行李,下楼。

    姚贝迪跟着追了上去,跑步追着他下楼,一把拉住他的手臂,想要抢过笑笑的日记。

    潇夜拿得很紧,用力的将那本日记捏在手心,姚贝迪根本就抢不过来。

    “潇夜,你还给我”姚贝迪堵在潇夜的面前,不让他离开。

    “笑笑还有很多东西,我只要这本而已。”

    “你根本就没有资格拥有笑笑任何的东西,你根本就不配不配做她的爸爸,不配为人父”姚贝迪激动的尖叫。

    “是,我不配。”潇夜说,说得很平静,“因为不配为人父,所以以后也不会当父亲了。笑笑是我唯一的女儿,我不想让她在我生命中,什么都没有留下。”

    “你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唯一的女儿”姚贝迪狠狠的看着他,眼眶都已经红了,“谁会对自己唯一的女儿这么残忍不闻不问,甚至从来没有抱过她,还眼睁睁的让自己的情人害死了自己的女儿潇夜,你说这个世界上有比你更加残忍更加恶心的父亲吗”

    估计没有了

    潇夜承认,什么好像都只有,承认。

    他说,“所以也不介意再这么残忍这么恶心一次。”

    “潇夜”姚贝迪尖叫。

    潇夜却非常的平静,平静着说,“我们离婚了。”

    离婚的意思就代表着,从此分道扬镳,从此再不相见,从此就算相见,也是擦肩而过。

    所以,他可以无所顾忌。

    “还给我”姚贝迪看着潇夜越过她身体准备离开的时候,一把抓着他举得有些高的手臂,手指夹几乎都已经掐破了他的皮肤,疯了一般的在他手上抢那本日记。

    潇夜一手提着行李,一手拿着日记本。

    在姚贝迪的疯狂中,基本都只是在防备,防备着被她伤的更重。

    两个人这么扭打在一起,姚贝迪一把抢过日记本,狠狠用力。

    潇夜并未松手。

    “嘶”的一声。

    日记本变成了两半,姚贝迪手上一半,潇夜手上一半。

    两个人都似乎怔住了。

    潇夜看着自己手上的,看着姚贝迪手上的,然后看着姚贝迪通红的眼眶,那么明显的愤怒。与此同时,姚贝迪再次跑过去,直接拉车着他手上剩下的那一半,在他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又是这么疯狂的拉扯。

    日记本在此被扯破。

    潇夜的手上剩得不多。

    姚贝迪看着面前零零碎碎的纸张,薰红的眼眶冷冷的问道,“潇夜,现在满意了这么不停的撕烂我的东西,不停的折磨我,不停地让我的情绪上升到最边缘的地方,你满意了吧”

    “我帮你粘好。”

    “别碰我的东西”姚贝迪怒吼,“我会觉得恶心。就像你昨晚强上我一样,我到现在都会恶心无比,所以不只是你回来收拾东西,我也会带着我的东西离开这里,离开这个有你曾经呼吸过的地方。潇夜,我真的受够了,受够了所有的一切,我恨你,恨到真的想要杀了你。我盼着离婚,离婚后和你再不相见,可是离婚了又能怎样,我还是恨你,我还是走不出死去笑笑的阴影中上辈子,我到底都欠了你什么,这辈子让我恨不得去死”

    姚贝迪撕心裂肺的哭着。

    真的好难受。

    以为可以把恨全部都放在潇夜的身上,自己就会好受很多。

    原来离婚了,还是那样。

    离婚了,自己也还是那么难受的,走不出任何阴影之中。

    潇夜看着跪坐在地上的姚贝迪,看着她崩溃的样子。

    不知道上辈子不知道你欠了我什么,这辈子,我欠你太多太多。

    房门外突然响起门铃声。

    潇夜转头看了一眼,姚贝迪像是没有听到不一般的,只是静静的看着地上的碎片。

    潇夜蹲下来,将手上那剩余的碎片放在她的面前,“我以为我可以带走点什么,却没想到带给你这么大的伤害。日记本还给你。”

    姚贝迪根本就没有看他。

    潇夜喉咙微动,看着姚贝迪这么难受的模样,看着她的眼泪就像疯了一般的不停的往下掉,掉在地板上的日记本碎片上。

    “以后就当从来没有见过我这个人,以后就当我从来没有出现过你的世界。”

    如果真的有脑海中的橡皮擦,他真的希望将她脑海中所有有关他的一切全部都擦掉。他手指抬起,想要靠近她哭泣的脸庞,又陡然的收了回去,“姚贝迪,以后好好过,找一个真的爱你的男人,别再为我这样的渣男哭泣了,真的不值得。”

    姚贝迪的眼泪似乎掉得更加厉害了。

    潇夜起身,站起来,就这么高高在上。

    姚贝迪那么脆弱,脆弱到,他好想要将她狠狠的保护起来。

    可是,不能保护了。

    这个女人,不属于自己。

    哪怕自己想要带走点彼此共同的回忆,也变成了奢侈。

    他只能这么离开,这么“不动声色”的离开。

    深深的看了一眼姚贝迪,转身走向大门,门铃的响声已经变成了敲打房门的声音,那个焦急的男性嗓音一直在叫着“姚贝迪”的名字。

    他拉开房门。

    那个怕打房门的男人顿了顿,脸上的焦急显而易见。

    他转眸看着客厅中蹲坐在地上,即使背对着他,也似乎能够清楚地感觉到她在狠狠的哭泣。

    从接到潇夜的电话后,他就打了电话给姚贝迪,然后在她楼下的小区门口等她。姚贝迪从出租车下来,说要回去收拾点东西,却迟迟没有动作,而是在下面站了很久,刚开始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恍惚知道,姚贝迪在给时间给潇夜收拾。

    当姚贝迪上去收拾的时候,他在下面等了好久都没见姚贝迪下去,想了想,怕姚贝迪东西太多就上来帮她提,却没想到,怎么敲门都敲不开。

    而敲开后,居然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幕。

    “你对她做了什么”殷斌问道,脸色很难看。他眼神一直上下打量,看着他似乎被扯烂的衣服,看着他手臂上,留下的一道一道鲜红的指甲印。

    “做了很多。”潇夜说,“昨晚上还强奸了她。”

    “哐”殷斌一个拳头过去。

    潇夜躲都没有躲,嘴角的血渍擦都没有擦一下。

    殷斌愤怒无比,狠狠的看着潇夜,“好聚好散,潇夜你真是不是男人。”

    潇夜看着殷斌,看着他脸上那么明显的狰狞,动了动嘴唇,声音很轻很淡,“好好照顾她吧。”

    大步走了。

    殷斌一直紧捏着拳头,那一刻他甚至都做好和潇夜干一架然后会输得很惨的准备,他转头看着潇夜,有一瞬间觉得,潇夜是故意让他打的

    是在对姚贝迪说对不起吗

    他回眸,什么都不想的,大步走向姚贝迪。

    姚贝迪面前都是零零碎碎的纸片,好多都被姚贝迪的眼泪打湿。

    殷斌蹲下身体,“我帮你粘好。”

    “不用了,殷斌。”姚贝迪说,声音很轻,“很多东西破碎了就破碎了,怎么缝怎么粘都还是会有痕迹。就像笑笑一样,怎么留住她的东西,其实她都已经离开了我,我怎么就接受不过来,这个事实”姚贝迪似乎是笑了一下,笑着的时候,眼泪流得更多了。

    “我们处于一个高科技发展迅速的时代,现在已经有了很好的还原技术可以让撕碎了的东西毫无痕迹,相信我,我可以帮你重新缝上,包括你心口的伤”殷斌一字一句的说着,说得很认真。

    姚贝迪抬头,看着殷斌的脸。

    “相信我。”殷斌重复。

    姚贝迪看着他,看着他说,“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因为我爱你。”殷斌说得很直接,嘴角拉出一抹好看的微笑,微笑着说,“以前不敢这么直白的告诉你,因为不想要做小三,现在你自由了,而我觉得我有权利追求你。还是那句老话,爱不爱我没关系,只要我知道我爱你就行了。”

    姚贝迪眼眸垂下。

    她看着地上笑笑笨拙的绘画,看着她母亲帮笑笑写下来的一字一句,她说,“那我们试试吧。”

    殷斌一怔。

    “如果不嫌弃我的身体,我们就试试吧。”

    “在我心中,你永远都是最干净的。”

    可是,在我心中,已经很不干净了。

    姚贝迪将那些碎片一点一点收拾了起来,然后放在客厅的茶几上,她起身上楼,去楼上忙碌着收拾自己的行李,收拾的东西不多,她提着一个小的行李箱下来,殷斌自然的接过来。

    手指相碰。

    殷斌看着她的表情。

    姚贝迪显得很淡定,没有丝毫的排斥。

    两个人离开这栋奢华复古式公寓。

    姚贝迪关上大门,然后反锁。

    锁门清脆的声音,从此以后,这里就成为了历史,再也不会有人打开,直到死亡。

    两个人一起坐着电梯,走向小区门口。

    殷斌将姚贝迪的行李放在后备箱,转身走进驾驶台,开车,行驶在公路上,“是回姚家别墅吗”

    “不了。”姚贝迪说。

    “那去哪里”殷斌问,反正去哪里,他都决定送她去,外太空也行。

    “去酒店。”

    “好。”殷斌点头。

    去酒店也好,回到姚家别墅,父母的关心此刻或许对姚贝迪而言更是一种精神枷锁,让她心里面放松一下,慢慢来,才好。

    他还想着,最好能够再次带着姚贝迪出去走走。

    去哪里都行,只要她喜欢。

    当然,去云南最好,他父母在那边,虽然没有到可以见父母的地步,让她去看看他的家乡也好。

    开着车,殷斌不得不说,此刻的他是愉悦了。

    现在没能够撼动姚贝迪的心,以后一定就会了,以后一定会让姚贝迪,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车子一路到达目的地,江皇五星级大酒店。

    殷斌给姚贝迪开了一间奢华套房,房间很大,偌大的落地窗面前,就是黄浦江,对面就是东方明珠,夜晚的美景,尽收眼底。

    姚贝迪走进房间,“我想要睡一会儿。”

    昨晚,几乎一夜未眠。

    现在真的很困。

    殷斌点头,“晚上我来找你吃晚饭。”

    他知道,或许现在的姚贝迪更想要一个人。

    一个人处理一些自己的事情。

    “殷斌,你在旁边陪着我吧。”姚贝迪说,看上去并不是在看玩笑。

    殷斌有些诧异,还是点头,“你睡吧,我一直在这里陪着你。”

    姚贝迪点头,掀开被子,躺在那足足可以容纳5个人的大床上,头话。

    姚贝坤爷觉得和阿彪这种闷葫芦聊天也没什么兴趣,转头对着潇夜,似乎陡然是想起什么,一屁股坐在他旁边,一本正经的问道,“你和我姐是不是离婚了”

    潇夜拿着酒杯,看了一眼姚贝坤,“嗯。”

    “我就说嘛,我妈一大早就在碎碎念。我还以为她神经出了问题,赶紧的就溜走了。不过话说,你和我姐怎么就离婚了呢你不是昨天问阿信拿了那啥,媚药吗没起作用我姐不喜欢被人啪啪啪啪啪还是说,你丫的技术很差”

    潇夜没说话。

    阿彪忍不住使眼色给姚贝坤。

    姚贝坤那货当看不到,继续饶有兴趣的说着,“你其实应该对我姐温柔点,我姐那小身子,经不住你这么折腾。不过算了,离都离了,说再多也没用,我姐那么保守的人,肯定不会再和你上床了。不过倒是,今天我妈给我姐打电话问她什么时候回来,我姐好像是说了不回来的,貌似在酒店开房”

    潇夜喝着酒的手顿了一下。

    姚贝坤咽了咽喉咙,看着潇夜讪讪的笑了笑,“我姐或许就是不想要回家,应该也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潇夜依然面无表情。

    姚贝坤随手拿起个杯子,倒了一杯酒,“别说那些不开心的事情了,恭喜你又回到了我们的单身的行业,你知道单身可以做很多快乐的事情的。”

    潇夜面目表情毫无所动。

    姚贝坤也不觉得尴尬,拿起杯子主动的碰了一下,然后大口咽下,脸色一下就变了,猛地咳嗽出声,不停的哈着气,“卧槽,潇夜,你丫的是在整我吗这度数是有多高,呛死大爷了”

    潇夜默默地喝着。

    想要把自己喝醉,喝了这么多,就是醉不了。

    姚贝坤放下酒杯,决定不和这个男人一起自我折磨。

    他躺在沙发上,无所事事。

    其实潇夜和姚贝迪这么离婚了也好,两个人现在都到了一个极端,一个爱的极端,一个恨得极端,这样的明显分化,并不适合两个人在一起,或许这么分开一段时间,对大家都好。

    也许还能和好,也许不再和好,至少,比现在这么强硬着把彼此撮合在一起,更好。

    包房中的三个人,各自沉默。

    夜色来临。

    晚上的人稍微多了些,泡吧的,吃饭的,喝酒的,寻找刺激的。

    姚贝坤出去招呼场子去了。

    阿彪一直陪着潇夜,看着潇夜已经喝了大半瓶。

    阿彪觉得,大哥不把这瓶酒喝完,应该也不会离开。

    包房中一直很安静。

    不知道要多久,才会恢复以往。

    一觉醒来,已经是晚上了。

    天色已经黑了,大大的落地窗外,只有上海这座灯光璀璨的城市夜景。

    她动了动身体,起身。

    “醒了吗”身边,响起一个男性嗓音。

    房间的灯光点亮,一点微弱的灯光,不至于让她才睡醒的眼眸感觉到刺眼。

    她转眸,看着坐在一边沙发上的殷斌,看着嘴角似乎还挂着笑。

    “你一直都在这里”姚贝迪问他。

    “嗯。”殷斌说,“除了上洗手间,一直陪着你。”

    姚贝迪咬了咬唇,似乎想要说什么,终究还是直接掀开了被子,下床。

    “吃饭吗”殷斌动了动自己有些僵硬的身体,随口问道。

    “嗯,我去洗漱。”

    殷斌看着姚贝迪的背影。

    其实这么陪着她,就真的很满足了。

    他心情很好的走向落地窗,上海的夜景,总觉得今晚,尤其的美丽。

    姚贝迪洗漱完,换了一条裙子,裙子不算太厚,她穿了一条黑色的丝袜,面上传了意见黑色的修身皮衣,有那么一瞬间也会觉得这个女人,其实很漂亮,不是那种恬静的美,也会有她独有的风情。

    “不好看吗”姚贝迪看着殷斌的眼神,问他。

    “谁说的”殷斌扬眉,嘴角一勾。

    姚贝迪笑了一下,“那出去吃饭吧。”

    “嗯。”

    两个人走出套房,直接走向5星级大酒店的vip餐厅点餐。

    服务员恭敬的递过菜单。

    “贝迪,你想要吃什么”殷斌问道,开玩笑地说着,“还不太知道你的口吻,以后怎么养你”

    “我不挑食,牛排就行了。”姚贝迪说。

    “那我也吃牛排。”殷斌点餐,笑着说道,“看来以后得练练煎牛排的手艺了。”

    姚贝迪微微一笑。

    两个人坐在环境优雅的餐厅。

    以前从来没有感受过这种如此浪漫的环境下,两个人这么舒适的一起用餐,曾经的奢望,就算是换了一个人,也算实现了。

    他们紧紧的吃着饭菜,殷斌很会调节气氛,两个人的饭局一点也不会显得尴尬,就算姚贝迪的话很少,也会觉得气氛很好。

    “我去上个洗手间。”姚贝迪放下餐具。

    “嗯。”

    姚贝迪离开。

    殷斌看着姚贝迪的背影,看着这个女人,终于离自己,这么近。

    很快,姚贝迪回到位子上。

    两个人喝了红酒。

    鲜艳的红色,在璀璨的灯光下,闪闪发亮。

    好一会儿,两个人都放下了餐具,殷斌问道,“吃好了吗”

    “嗯。”

    “服务员,买单”

    “不用了,我刚刚已付过了。”姚贝迪笑着说道。

    “什么时候”殷斌纳闷。

    “上厕所的时候。”

    殷斌皱眉,分明现在不算,却还是用了玩笑的口气,“你是怕我请不起吗咱们第一次确定关系吃饭,就算是破产我也得,“不是嫌弃你的身体,而是不想这么快。我怕你后悔。”

    “不会后悔。”姚贝迪很肯定,没有可以后悔的时间。

    殷斌看着她,狠狠的看着,似乎一直在压抑和克制,“姚贝迪,我是一个正常的男人,我真的会把持不住,你别这样站在我面前。”

    姚贝迪笑着,一步一步走向他,站在他面前,很近的距离,“帮我抹去昨晚上潇夜在我身上的痕迹”

    声音很轻很轻,轻的仿若是幻觉一般。

    姚贝迪是有多想要摆脱潇夜

    就算是被利用。

    就算是知道被利用

    殷斌弯腰,把姚贝迪狠狠的搂抱在怀抱里。

    从此以后,我会照顾你一生一世

    夜色正浓。

    浩瀚之巅真是激情燃烧之际。

    潇夜抬眸,看着姚贝坤带了一个小姐进来,小姐身材身段脸蛋各种都不错。

    这个房间偶尔他们也会带小姐进来解解闷。

    不过,至少很久了,没有再出现过。

    姚贝坤让小姐坐在他身边,然后转头对着潇夜,“新来的,你觉得如何”

    潇夜没说话。

    “据说是第一次,你要不要尝试一下”姚贝坤说着。

    潇夜眼眸微转,看着姚贝坤。

    姚贝坤笑了笑,笑着说道,“开玩笑的,我也知道你现在没兴趣。我只是告诉你,场子里面女人很多,哪天需要了,哪种类型的都会有。这个女的是才来场子驻唱的,不过急需钱,说是要找个金主,我捉摸着不贵,也就20万,就给你买下来了,你不要,我就享受了。”

    潇夜摆了摆手,表示没有兴趣。

    “真的不要”姚贝坤说,“她真的是第一次,不信你问她,喂,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阿丽。”女人开口,“我今年18岁,我没谈过恋爱。”

    “才18岁,多么貌美如花的年龄。而且唱歌真的挺好听的,指不定jiao床也不错。”姚贝坤继续说道。

    “姚贝坤。”潇夜说,“我没兴趣。”

    “我担心你只对我姐有兴趣,我姐现在又不会给你上,怕你憋坏了,算了,你不要拉倒,阿丽,咱们走,逍遥去。”姚贝坤带着女人就离开了。

    姚贝坤一走,房间又清净了。

    潇夜放下酒杯。

    一杯酒已经喝完。

    他起身,准备离开。

    安静地空间,突然响起短信铃声。

    潇夜拿出手机,点开。

    点开后,很久,一直保持着那个僵硬的动作。

    阿彪看着潇夜的模样,看着他仿若石化了一般。

    “潇夜,那晚是两次吗和雷蕾。”短信上面的字样,让他整个人已经呆滞了。

    那晚。

    对,两次。

    他手指紧捏,修长的手指疯狂的敲打,编辑短信“姚贝迪,别做。”

    短信在发送的时候,突然停顿了。

    他到底还有什么资格要求她不做。

    他重新坐在沙发上,看着那些鲜明的字样,如针刺一般的,好像插在了胸口。

    “大哥”

    “阿彪,你出去。”潇夜开口。

    阿彪一怔。

    缓缓,起身离开。

    大哥的表情,毫无掩饰。

    那样毫无掩饰的,仿若被谁伤害了。

    包房中只有他一个人,一个人,这么感受着,那疯狂的滋味。

    原来,原来当他这么和其他女人上床的时候,姚贝迪是这种感受,这种仿若天都塌了一般,却找不到任何可以,突破的方式,就这么一直强忍着,强忍着

    姚贝迪是有多恨他

    姚贝迪到底有多恨他

    他重新从柜子里面拿出一瓶酒,狠狠的倒了一杯,然后大口的咽下,喉咙剧烈的灼热感让他眼泪都呛了出来,他狠狠的咳嗽了两声,整个身体似乎都在发抖。拿着酒杯的手,也在疯狂一般的,颤抖着。

    他突然放下酒杯,抓起电话,拨打。

    没有犹豫的,不停拨打姚贝迪的电话。

    那边响了,但是没有人接通。

    他一个又一个拨打,一个有一个拨打,没完没了的,一遍又一遍的听到里面的女声说着,“你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

    稍后,继续播。

    不知道打了多少个。

    不会接,终究不会接。

    潇夜坐在沙发上,其实打通了电话,也不会有任何改变,他只是在给自己一个台阶而已。

    他只是在给自己一线希望而已。

    所有,他累了。

    所以,他放下了电话。

    夜已经很晚了,凌晨2点。

    全世界仿若都安静的沉睡了一般,潇夜还一直握着酒杯,然后一口一口,偶尔大口,偶尔小酌。

    短信铃声再次响起。

    潇夜眼眸微转。

    “曾经我觉得我可能不只想要给你打102通电话。潇夜,加上昨天晚上的1次,一共3次,够了。”

    然后一张图片,就狰狞的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那是姚贝迪照的,照片中那个男人睡着了,而她靠近他的脸,自拍。

    被子盖住了他们的身体,却依稀能够感觉到,被子下光裸的身体。

    所以。

    就是发生了。

    “哐”的一声

    手上的酒杯突然就碎了,玻璃渣刺进了他的手掌心里面,血直流。

    阿彪推开房门,本来有事儿要对潇夜说,但是面前的一幕让他整个人怔住了,他沉默了两秒,然后默默的又为他关上了房门。

    第一次看到,大哥哭眼泪颗一颗,没有掩饰。

    终于天亮了。

    昨晚经历的一切,就应该如雨后天晴一般的,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

    潇夜从沙发上站起来。

    他应该回去睡觉了。

    应该让自己的身体,好好地得到休息。

    他起身。

    起身,离开。

    电话突然响起。

    他看着来电。

    他手机只有10的电量了。

    还好,还能够接到最后一通电话。

    他接通,“喂。”

    声音很沙哑。

    “潇夜。”是姚贝迪的电话,却不是姚贝迪的声音,那边传来一个又急又快的声音,“姚贝迪自杀了”

    自杀

    潇夜整个人一怔,“你说什么”

    “姚贝迪在酒店自杀了,满浴室都是血,到处都是血,姚贝迪的脸色很白,全部都很白,我用手捂着她的血管,可是可是,血都已经不流了”那边的声音,已经在哭了,哭得撕心裂肺。

    “你们在哪里”

    “江皇酒店,姚贝迪好像真的不能再睁开眼睛了,不能了”

    潇夜赶到江皇大酒店。

    救护车也去了。

    姚贝迪死了,还未送进医院,就已经宣告了死亡。

    这才算真正的结束吧。

    潇夜看着姚贝迪苍白的脸色,看着她那么平静的样子。

    这才叫,结束。

    原来姚贝迪的要的结束,是这样的。

    用自己的方式报复了他,就结束了全部。

    整个医院都是撕心裂肺的声音,姚母哭得很伤心,哭得几乎要死了过去,一连失去了两个生命中重要的人,是谁应该都接受不了,那一刻,连他都觉得,上帝果然是心狠的。

    殷斌还穿着酒店的浴袍,白色的浴袍上面去全部都是姚贝迪的血,映衬着此刻姚贝迪的苍白。

    姚母抱着姚贝迪再也不会动的身体,不停的摇晃着,口中不停的说道,“贝迪,贝迪,我的贝迪”

    姚贝坤看着自己的母亲,看着自己的父亲,看着躺在那里真的再也不会动的姚贝迪。

    笑笑死的时候,大家都没有看到尸体,所以不知道,原来面对尸体的时候,会这么崩溃。

    整个医院,就这么一直笼罩着,这里的悲惨。

    所有人都去碰了碰姚贝迪,因为舍不得她离开,因为医生说,要送去太平间,然后会埋葬。

    潇夜没去碰她。

    他是真的怕了姚贝迪,是真的怕了。

    怕她死了,都会嫌弃他的肮脏。

    怕真的玷污了,她轮回的路。

    半个月后。

    姚贝迪突然自杀的消息渐渐在上海的街头消失下去。

    人死,会被外人记住的就是这么长一段时间而已。

    而自己的亲人朋友和爱人呢

    姚家据说一直都弥漫着悲伤,姚贝坤已经很久没有来过场子了。

    潇夜每天都在浩瀚之巅,规律的时间,规律的来,然后也会处理一些场子上的突发事情,他没有那些所有人想象的,那么颓废。

    半个月后的某一天。

    姚贝坤来到场子。

    他坐在潇夜的旁边,两个男人静静的在喝酒。

    “我姐留了一封信给我。”姚贝坤说,“你想要知道内容吗”

    “不了。”潇夜摇头。

    姚贝坤沉默了几秒,缓缓,“那我就不说了。”

    “嗯。”潇夜应了一声,“我妈和我爸这段时间伤心过度,医生说建议我爸爸妈妈去旅游,我准备带着他们出去,明天就走,或许一周后回来,也或许会更久,也或许,会一直定居在其他任何我爸妈希望住的地方。”

    潇夜点头。

    去吧,离开这个伤心的城市,挺好的。

    “潇夜,你自己保重。”姚贝坤就简单的说了这么几句话,然后就走了。

    房间突然又安静了。

    他看了看时间。

    下午。

    他起身。

    阿彪在门口一直守着,看着大哥要离开,连忙跟上。

    “你不用跟上了,阿彪,照顾好场子。”

    “”阿彪看着他的背影。

    大哥这段时间的行为举止,分明正常得有些让人诧异。

    潇夜开着车,驶出浩瀚之巅。他开得很稳,自己一个人也可以,这么生活下去。

    车子停在咖啡店,下车,将车钥匙给小厮。

    在服务员的带领下,走进一个环境优雅的小包房,里面那个男人已经在等候了。

    潇夜坐在他的对面。

    殷斌手上拿着那几张照片,那是姚贝迪在西安的照片,真的笑得很美。

    “我一直以为我会成为姚贝迪的归属,我会给她疗伤,我会让她走出你的阴影可那天早上起床看到姚贝迪满身是血的睡在浴缸里面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一个人的内心真的封死了,是打不开的。”

    潇夜认同的点头。

    “这是姚贝迪的手机,和她的一些东西,我想这些东西,交给你会比较好。”殷斌说。

    潇夜默默的拿过来,默默的看着面前的相片,看着她的手机,看着她的钱夹

    殷斌说,“这几天精神有些失常,去看了看心里医生,恰好去了王建一那个地方,无意中听说姚贝迪也去治疗过,然后就听说,王建一最后一次给你的建议是和姚贝迪再生个孩子。”

    潇夜像是什么都没有听到一般的,连眼眸都没有动一下。

    “潇夜,我看过姚贝迪的短信了。”殷斌说,“我和姚贝迪之间,清清白白。”

    其实清白不清白真的不太重要。

    很多时候,伤害真的不是来自身体。

    姚贝迪恨他,这一点,就够了。

    殷斌离开了。

    潇夜拿起姚贝迪白色的手机,点开。

    没有上锁,只需要轻轻的滑动一下。

    手机屏幕上是笑笑的模样,乖乖的,那么乖乖的。

    他点开短信。

    他看到姚贝迪发给他的短信,然后也看到姚贝迪给殷斌发的短信,“殷斌,我想我是真的走不出心里的那一个坎,你是优秀的,以后会有更好的女人陪着你,陪着你一辈子,永别。”

    简短的几句话。

    潇夜不知道姚贝迪写下这句话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心情。

    姚贝迪应该在想,如果有下辈子,一定要先遇到殷斌,而不是遇到他。

    他准备退出短信,眼眸突然顿了顿。

    一条未发出的短信,却是她所有短信中,最后编写的那一条。

    他点开。

    “潇夜,对不起。”

    5个字,被困在了草稿箱里面,没有被发送出来。

    潇夜觉得面前的一切真的很模糊,模糊到,什么都看不清。

    他感觉不到眼泪的痕迹,却看到面前的餐桌已经湿润了一遍。

    他放下手机,默默地让自己的内心平静。

    默默的让眼泪,无声。

    他拿起姚贝迪钱夹。

    打开。

    里面一张照片。

    那是他们的合影,那是他们结婚照上面的合影,画质不是特别清楚,看得出来,那是照的照片然后洗出来的,而且照片似乎很久了,显得模糊不清。

    潇夜微闭眼,将唇瓣紧紧的贴在合影照中,姚贝迪的脸上。

    姚贝迪。

    姚贝迪

    潇夜觉得自己应该很久没有回到过这里了。

    他以为他这辈子都会主动的想要来到这里。

    他出现在客厅。

    潇老爷子坐在客厅的木质沙发上。看着潇夜出现在这里,似乎也是有些诧异。

    潇夜直接站在他的对面,“爸。”

    潇老爷子眼皮微动。

    “这多年,辛苦了。”潇夜鞠躬。

    潇老爷子严肃的脸上似乎有些动容。

    “你保重身体。”潇夜说,说完,就离开了。

    潇老爷子看着潇夜的背影。

    “潇夜。”潇老爷子突然叫住他,“是准备再也不来这里了吗”

    潇夜顿了顿脚步,“嗯,再也不来了。”

    潇老爷子沧桑的眼眸动了动,说道,“对你母亲,我给你说一声对不起。”

    “她一直都很爱你,我没资格恨你。所以不用对我说对不起,你不欠我,欠的是我母亲。”

    潇老爷子沉默着。

    “我走了。”潇夜离开。

    潇老爷子看着潇夜的背影,眼眶那一刻似乎是红了。

    浩瀚之巅宽敞的豪华套房。

    潇夜站在大大的落地窗面前。

    他其实已经记不太清楚,那一年,姚贝迪在这里,第一次爬上他床的时候,到底是怎么一副模样了,他刚刚试着去躺了躺那张床,记忆也依然模糊不清。

    依稀记得那具小身体,好暖,暖暖的,抱着很舒服。

    他嘴角似乎是笑了一下。

    从姚贝迪选择自杀到现在,他从来没有笑过,到现在,仿若什么都已经释然了。

    他拉开一扇落地窗,走向外阳台,这段时间上海的天空都很沉,似乎是接近初冬了,天气开始有些变冷。

    风吹着他的头发,他揉了揉自己的身体,然后长腿迈上了外阳台上的护栏。

    姚贝迪,其实我也没有想象的那么坚强,真的没有。

    身后似乎想起了什么脚步声,以及急促叫他的声音。

    耳边的风声很大,听不清楚。

    而且瞬间,一切都消失了。

    阿彪呼吸急促的扑在护栏上,眼睁睁看着高高阳台下的那模糊不清的身体

    他手上拿着手机,一直在颤抖,手机上面还显示着一条短信,“如果姚贝坤没有回来,你来打理场子,如果他回来了,你协助他。潇夜。”

    “不”

    阿彪怒吼

    眼眶红透

    “大哥,你没事儿吧”

    一个有些熟悉的嗓音,潇夜摇晃了一下头,直直的看着面前的阿彪。

    阿彪看着大哥的表情,很诧异,“大哥,你怎么了刚刚虎娃一个急刹,你被撞到了头,没事儿吧”

    说着,还狠狠的对着开车的那个虎娃说道,“开车开得这么不好,拿驾照有什么用以后别给大哥开车了。”

    “我”虎娃欲哭无泪。

    潇夜看着面前的一切。

    阿彪看上去那么青涩,而且说话声音,穿着打扮。

    他记得前一秒他从和姚贝迪第一次发生关系的房间跳下去,现在是什么情况

    “大哥,你是撞倒头了吗是不是哪里不舒服”阿彪看着潇夜的模样,忍不住急切的问道。

    “阿彪,现在是哪一年”潇夜一字一句的问道。

    阿彪诧异,还是认真地回答道,“今年是xx年4月16日。刚刚大嫂生下了女儿,今天就是你女儿的生日。”

    “”

    原来,真的存在,脑海中的橡皮擦。

    未完,待续

    ------题外话------

    明天还会有一章贝迪的剧情,完结篇。

    呼呼,小宅说到做到,说本月内完结逍遥就一定完结了,么么哒。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